温馨提示

选择或填写下载券数量必须是整数

首页 试婚成瘾-究竟是谁想害她?

试婚成瘾-究竟是谁想害她?

1人阅读 5 15KB
is_695823
2020-11-11上传 侵权/举报

究竟是谁想害她?

“救命啊,快来人啊,救命啊……”女人声音乞求的喊道。

夏暖顺着声音看到在小吃街左边不远处有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女人拳打脚踢,女人发出惨烈的哀叫声,周围的人都远远的看着,露出同情之色,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帮忙制止。

因为有了太多做好事反被污陷的案倒,导致现在的人情都很冷漠,大家都怕惹祸上身,就算是很同情,也不敢轻易上前帮忙。

作为一名医生,夏暖的人生宗旨是救死扶伤,没有亲眼看到这种事情就罢了,现在被她看到了,她就不能坐视不管。

“几个男人打一个女人真是太过份了,我一定要去制止他们。”夏暖说着就风风火火的往打架的地方冲去,被陆奕寒一把拉住。

“小吃街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我们还是不要去管闲事的好,那么多男人打那一个女人,可见那个女人也未必是好人,我们就不要去插手了。”陆奕寒表情淡漠的道。

对于这种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陆奕寒是不会流露出任何同情之色,在他的观念里,认为凡事必有因有果,你种下什么因,就要接受什么果,别人没有义务为你买单。

看着陆奕寒那冷漠如冰的表情,夏暖的心怔了一下,有些失望,在她心里,她觉得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是应该拥有一腔正义热血的,而陆奕寒那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表情,和她理想中的铁血男儿相差甚远!

“陆奕寒,我没有想到你的心竟然是如此的冷漠,我是一名医生,救人是我的职责,你不去救人我管不着,但你也别拦着我!”夏暖此刻是固执的,也是倔强的,从她决定学医的那一天起,她就觉得她的使命是救人,让她做到冷眼旁观,她觉得那不是她自己。

看着夏暖风风火火跑去的背影,根本就忘了自己是一名孕妇,陆奕寒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性格太冲动了,看来还需要他好好调教一翻才是。

“臭女人,敢偷老子的钱,老子今天就把你打残,看你以后还有没有本事偷钱!”一个染着黄毛的男子声音恶狠狠的道。

“大爷,请你饶了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的老伴生病了,为了给他治病,我才偷你的钱,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女人哭得悲伤不已的道。

“你老伴病了关老子屁事,你拿老子的钱就是你的不对,老子现在把你打残,你正好可以用你的身体乞讨给你老伴治病,你还要谢谢老子才是。”黄毛说着一脚踩在女人的手上,狠狠的辗压,女人发出晚加惨烈的叫声。

“住手!”夏暖声音冰冷的大喊一声。

顿时,周围看热闹的人目光都看向夏暖的身上,见她身材娇弱纤细,却敢去管几个男人的闲事,钦佩她勇气的同时,心里也为她的冲动捏一把汗。

听到夏暖声音的几个男人停下来,目光充满不善的看着夏暖。

“哪来的漂亮小姑娘,敢来管小爷的闲事,就不怕小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黄毛男子说着抽出一把明亮的水果刀,在手里有节奏的拍打着手掌。

“你们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我敢来管这个闲事,就做好了万全之策,在我来的时候,我已经打了110,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对于刀子夏暖再熟悉不过,所以在看到男子手中的刀威胁她时,她并没有觉得有多么慌乱。

黄毛男子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对着身后的小弟道:“你们听到了没有,她说她报警了,怎么办?我好怕怕啊。”

“小姑娘,你也许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这里可是咱们九爷的地盘,臭条子他敢来,也待有命回。”一个小弟一脸不屑的道。

“九爷,这个小姑娘看起来水灵灵的,长得可以会所那些姑娘白皙漂亮多了,不如咱们把她收了,怎么样?”又一个小弟目光色眯眯的看着夏暖。


“你们说的没错,小美女,今天你要是陪兄弟们乐呵乐呵,侍候得我们满意了,我们或许可以卖你一个人情,放了这老太婆!”叫九爷的男子朝夏暖走了两步,伸手想要去摸夏暖白皙的脸蛋。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夏暖的脸时,一只手从后面握住男人的手,痛得男人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

“哪个不长眼的人敢管我九爷的闲事?”男人声音阴戾的说着抬向陆奕寒,却在看到陆奕寒那双充满寒冰的眼眸时,心里猛得一惊,好俊美的男人,好强大的气场。

“我的女人也敢亵渎,我看你是不要命了!”陆奕寒说着用力一捏,男人听到自己手腕碎裂的声音,疼得他一张脸扭曲变形。

“好汉饶命,请好汉饶命!”男子痛苦的求饶。

陆奕寒冷哼一声,将男子推倒在地上,男子被自己的几个小弟扶起来,看着陆奕寒目光恶狠狠的道:“谁把他的手给我剁了,九爷我赏金十万!”

几个小弟被陆奕寒身上强大的气场给震的不轻,又想到那诱人的赏金,一个个磨刀霍霍向陆奕寒走去。

看着那几个充满杀气的男子,夏暖心里有些后悔,她像是一只倔强的老鹰一样挡在陆奕寒面前,目光凌厉的看着几个正欲靠近的男人,“你们不要过来,要是你们敢伤他一根汗毛,我就和你们拼命。”

看着夏暖单薄的身体挡在自己面前,像母鸡护小鸡一样,陆奕寒心里划过一抹暖流,将夏暖拉到自己身后,目光温柔的道:“我陆奕寒还没有懦弱到躲在女人背后,快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待着,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一个男人见陆奕寒和夏暖说话分神,挥舞着砍刀朝陆奕寒跑去,看着他跑过来,陆奕寒却无动于衷,夏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看那些人就要靠近,只见陆奕寒身体像是像是吊了威亚一样飞在半空中,几个利落的旋风踢,踢在男人的胸口和下巴上,那个男人发出痛苦的声音,摔倒在地上,吐了几口鲜血。

其他几个男人见同伴的惨状,不敢再轻易上前,九爷火气也上来了,愤怒的道:“还愣着干什么,你们几个给我一起上,我就不信他一个人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

几个人也觉得陆奕寒双拳难敌四脚,便向对方使了一个眼色,一起涌向陆奕寒,只见陆奕寒动作利落,三两下便将男人手中的刀子踢落在地上,几个人扭打在一起。

夏暖看着陆奕寒漂亮的出招,招招伤及小混混的软肋,一颗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想看看她的伤势如何,便朝她走了过去。

女人被打的不轻,浑身是血,根本就看不出本来面目,蓬松的头发将她的大半张脸遮住,那画面,如果夏暖不是见惯了各种病人惨状的模样,一定会被她吓得不轻。

“你,你怎么样?还醒着吗?”夏暖说着伸手去触摸女人带知的鼻子,想知道她是不是还有呼吸。

“这位小姐,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就在夏暖的手刚要触碰到她的鼻子时,她突然发声,把夏暖吓得不轻,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你还清着就好,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把你送医院?”夏暖声音温柔的问。

“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大好人。”女人充满感激的道。

夏暖伸去去扶女人,那女人身体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才将她扶坐起来,夏暖在她满是鲜血的脸上看到她一双泛着光芒的眼睛,差点被吓得跌坐在地上。

“我还是先把你脸上的血擦一擦吧,你这个样子去医院会把人吓坏的。”夏暖说着低头在包里找纸巾。

在夏暖低头找东西的时候,女人带血的脸上露出一抹阴冷,按动手里的刀子,目光凶狠的朝夏暖的肚子刺去。


刚把最后一个小混混解决在地上的陆奕寒一回头,看到女人手中的匕首朝夏暖刺去,刹那间,一颗心冲到嗓子眼。

“小心!”陆奕寒大叫一声。

迅速飞快的朝夏暖冲了过去,在刀子即将落在夏暖身上的那一刻,一把将夏暖紧紧抱在怀里,只感觉到身后一阵钝痛,他迅速一脚踢到女人的胸口上,将女人踹得在地上滚了几个圈。

女人看到刀子插在陆奕寒的左肩膀上,吓得也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动作迅速的就上了路边一辆黑色的面包车里,紧接着,那几个小混混也都迅速逃跑,而且是方向一致的逃跑。

夏暖看着那个动作矫捷,一点也不像是刚被痛揍一顿的女人离开的背影,顿时明白了什么?

一回头,看着陆奕寒肩膀白色的衬衫被染红一片,紧张的眼泪都落了下来,“你受伤了!”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这一点小伤不碍事。”陆奕寒对她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

看着他受了伤还对自己强颜欢笑,夏暖心里自责极了,“对不起,都怪我太固执,我应该听你的话,不该来管闲事的,害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真是个大笨蛋。”说着在自己脸上狠狠煽了一巴掌。

在她还要煽第二掌的时候被陆奕寒握住她的手,声音心疼又隐忍的道:“如果你不想你老公我流血而亡,就不要再自责,赶紧送我去医院,车子会开吗?”

夏暖这才意识到当务之急是将插在陆奕寒肩膀上的刀子拔出来,连忙点点头,“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夏暖工作过的第一医院离这里比较近,就直接开车朝第一医院走去。

看着夏暖一边开车一边目光紧张的看着自己,陆奕寒对她微笑道:“你不要紧张,这点小伤真的没有什么,休息两天就可以了。”

夏暖眼里含着泪花,声音哽咽的道:“都怪我,怪我一意孤行,否则,你也不会受伤了。”

她真的好自责,好后悔。

“你不要自责,就算你今天不管这个闲事,他们还会有其他方法引起你的注意,与其躲避,倒不如现在面对,至少,这些天,他们不敢再猖狂。”陆奕寒声音淡淡的道。

夏暖目光一凌,“你的意思是今天这一切都是他们故意安排的?他们的目标人物是我对不对?”

陆奕寒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阴冷,轻轻的点点头,“在我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时,我就觉得很奇怪,那女人的叫声虽然很凌厉,但却中气十足,一点也没有那种惊慌害怕到极致的感觉,还有,她身上虽然有很多血,但地上却没有血,所以我猜测她身上的血是假的。”

“既然你知道他们是在演戏,为什么不揭穿他们,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冒险打架?”想到那些人都是拿着刀子,把人往死里砍的架势,夏暖心里就一阵后怕,那些人演戏演的未免也太真了吧?

夏暖心里后怕不已,究竟是谁想置她于死地,居然想出这么一招苦情戏。

是林以沫?是夏心?还是慕烨,又或者是污陷她杀死慕爷爷的幕后凶手?

很快,夏暖将后面的几个猜测推翻,这几天她一直在家休养,根本就没有见过夏心和慕烨,他们不可能会知道她和陆奕寒的行程。

唯一的可能就是林以沫。

可是林以沫又不像是这种会做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在刚刚犯了事没有多久之后,又找人买凶暗害自己呢?

而且她那么爱陆奕寒,不可能在有陆奕寒的时候买杀,若是陆奕寒真的出了意外,她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白白浪费?

夏暖迷茫了,究竟是谁想要她的命呢?

仿佛是看出她的疑惑一般,陆奕寒微微一笑,“一开始他们确实是在演戏,但后来我将那个老

大的手捏碎后,他们就没有在演戏,而是真的想砍掉我的手,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配合演戏的女人身上也有匕首,差一点酿成大祸,还好你没有受伤,否则,我一定会自责死。”

听着他那句‘还好你没有受伤’,夏暖心里感动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来。

“陆奕寒,我总是给你惹麻烦,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夏暖声音哽咽。

“因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好,你既不是倾城倾国的大美女,也不是性感惹火的尤物,可是我就是喜欢你,这或许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什么‘王八看对豆,对上眼了。’”陆奕寒忍着肩膀上的疼痛调侃道。

看到他还有力气开玩笑,夏暖知道他伤得并不是很重,但还是心急如梵的加快油门,朝医院开去。

陆奕寒的伤不及要害,医生将刀子拔出来止血,包扎了一下便看到陆奕寒穿好衣服走出手术室。

“你怎么走出来了?怎么不在病床上躺着把你推到病房去?”夏暖关心的问。

“这点小伤休息几天就好了,住什么医院,还是不要让爷爷奶奶他们担心,我们回家吧!”陆奕寒无所谓的道,现在家人对夏暖的态度刚刚有所缓解,他不想因为和夏暖出去受伤,而让爷爷觉得夏暖是不详之人。

“你的意思是不让爷爷奶奶知道你受伤的事情?虽然你的伤不是很重,但是也不轻,能瞒得下去吗?”夏暖道。

“爷爷奶奶他们年事已高,经不起刺激,如果被他们知道有人蓄意要伤害我们,他们一定会每天都提心吊胆不安的,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陆奕寒不想让夏暖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后会更加内疚自责,随便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夏暖觉得陆奕寒说的有理,便不再劝说他留下来住院观察,她自己就是医生,家里的医药箱配备齐全,有什么事情她完全可以自己处理。

“好吧,就依你说的,我们回家吧!”

···

“你说什么?奕寒哥受伤了?严不严重?是谁让你自作主张的?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能随便出手吗?万一前功尽弃怎么办?”林以沫听到曹玉香说陆奕寒受伤了,一张脸上满是紧张之色,同时,眼底又流露出满满的恨意。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阴友!

听到林以沫生气的声音,曹玉香委屈的道:“以沫,你不要生气,妈也是想让你尽快做上陆家少夫人的位子,所以才会在小吃街无意中看到陆奕寒和夏暖那小贱人时找人演了这么一出戏,我事前和他们说好了,不让他们伤害陆奕寒,谁知道陆奕寒那么狠,一上来就把那个九爷的手给捏骨折了,所以他们才把陆奕寒给伤了,现在人家不仅不让我和你爸走,还让我赔他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女儿啊,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可不能不管妈啊,他们说了,不给一百万就把我和你爸的手脚打断,你快救救我们。”

她可不敢说陆奕寒身上的刀是她捅的,否则林以沫一定会和她翻脸。

林以沫偷偷的做了一份亲子鉴定,证明了何平和曹玉香他们确实是她的父母后,林以沫就无比厌恶自己的出身。

听到曹玉香的话,林以沫第一万次憎恨自己有这样一对父母,她咬着下唇,声音恨恨的道:“管好你的嘴,不要乱说,钱我会转帐给你,还有,下次再敢擅自作主,别怪我不念母女之情也要和你决裂。”说完恨恨的将手机扔在床上。

如果可以,她宁愿那些流氓将他们弄死,可是她知道,他们知道了她太多的秘密,只要有她这个摇钱树在,那些人就不会弄死他们。

而她虽然没有和何平相处过,却也知道她这个父亲根本就不会念在血缘情份上放过自己,他

评价资料得爱问币

已收藏至个人中心

点击个人中心可查看

  • 一键转PDF
  • 资料格式转换
评价有礼
1/5

最多预览50页

VIP
权益

我看
过的

上传
资料

工具箱

联系
客服

在线客服

工作日:10:00-18:00

联系客服

下载
APP

扫码下载APP

资料同步不丢失

投诉
反馈

关注
领奖

会员权益

欢迎来到爱问共享资料

开通VIP 立即尊享会员权益
  • 专享
    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
    8折起

  • VIP专区
    免费下载

  • 千万文档
    免费下载

  • VIP
    悬赏通道

  • 专属客服

  • 会员
    尊贵标识

  • 上传文档
    扩容

  • 优选内容
    推荐

  • VIP
    专享活动

  • 上传内容自定义
    预览

  • 多终端互通

  • 办公频道
    无广告浏览

开通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