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选择或填写下载券数量必须是整数

首页 5dca96ea356d556472367820_妈咪宝贝:

5dca96ea356d556472367820_妈咪宝贝:总裁爹地超给力_586441_第45章 情定七日,折磨(3)

1人阅读 2 8KB
Summary
2019-12-06上传 侵权/举报
“林墨歌!”
  璃爷的脸黑到了极致,终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呕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该死的女人,你再敢说这么恶心的笑话试试!我不介意让你亲自体会一把……”
  话还没说完,又干呕了几声。
  看着璃爷的反应,林墨歌笑的那叫一个满足啊。
  今天受的一肚子委屈瞬间灰飞烟灭了。
  不过她还是知道见好就收滴,要不然真的惹怒了这尊杀神,她连哭都来不急。
  擦了把笑出来的眼泪,拍拍摔疼的屁股又坐回沙发上,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好了好了,这次讲正经的。”
  “哼,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可以继续挑战我的耐心!”
  璃爷冷哼一声,脑袋里面那副让人恶心到胆颤的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 但是冷静如他,还是强忍了下来。
  璃爷是万能的,没有什么能打败他。
  如果一个恶心的笑话不行,那就两个。
  但是林墨歌迫于璃爷的威严,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再次冒险,只能忍痛放弃这个将璃爷秒杀的绝好机会。
  平复了心情以后,眼珠子一转,又想起另一个笑话来。
  “有一只鸟,每天都会飞过一片苞米地,它能看到地里的苞米从一株株小小的嫩苗,经过农民伯伯施肥,浇水,除草等一系列辛勤的工作后,历经炎炎夏日,又挨过凉爽的暖秋,终于,到了收获的日子。但是就在收获的前一天,苞米地里失火了,是一场大火,将所有的苞米全都烧毁了。”
  这个故事用她细软的嗓音讲出来,倒是娓娓动听,似乎,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璃爷的心情再次被吸引了进去…… “大火后的清晨,这只鸟再次从苞米地上空飞过的时候,突然掉下来死了……你知道为什么么?”
  林墨歌说完,便把目光望向了病床上认真听着的男人。
  璃爷动用了所有的脑细胞,想出了无数种可能。
  被猎人射杀了?对苞米地有感情,所以伤心死了?
  要不然的话,就是大火过后温度太高,把鸟烤熟了?
  但是都被林墨歌一一否决了。
  璃爷把手一摊,表示放弃,“说吧,为什么死了。”
  林墨歌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吐出一个答案来,“因为苞米被大火烧了以后变成了白色的爆米花,那只鸟飞过的时候以为是下雪了,就给冻死了。”
  以为是下雪,就给冻死了…… 冻死了…… 嘶…… 璃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冷!
  真是好冷的冷笑话。
  “哈哈哈……”
  林墨歌再次仰天大笑起来,不过这次是被璃爷的表情逗笑的。
  俊美无双的脸上,竟然也能做出如此纠结的表情来,简直太好笑了!
  璃爷的脸色越来越暗沉,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啊。
  本来是让这个女人讲笑话逗乐的,怎么好像反了过来?
  现在这个女人笑的花枝乱颤的,反而是他倍感折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墨歌的冷笑话课堂还在继续…… 一直说到她口干舌燥,把小脑袋里的存货都搬完了,这才算结束。
  只不过结束的时候,早就已经夜深了。
  原来说冷笑话不光是个技术活,还是个体力活啊,她这副小身板,都快要被拆散了。
  尤其是肚子,现在一动就传来一阵酸疼,显然是笑的太过头了。
  璃爷则是脸颊太过酸痛,今天晚上面部表情丰富到,把这几十年来没做过的表情全都做了一遍,真是“多亏”了这个女人啊。
  罢了,来日方长,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定会有向璃爷求饶的一天。
  因为璃爷不允许她离开他的视线,所以她只能抱着毛毯窝在沙发上睡觉。
  还好房间里足够温暖,这个沙发也足够舒服。
  再加上刚才真是笑的太辛苦了,以至于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连房间里还有一只色狼也忘记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一声隐忍着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林墨歌……”
  肯定是做梦了,梦里的人在说话。
  她拱了拱身子,继续睡觉。
  “林墨歌!扶我去洗手间!”
  那个声音却不依不饶,催命似的。
  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继续假装没听见。
  不就是洗手间么,他白天的时候还可以自己去的啊。
  喔不对,白天的时候好像有岳勇在帮他。
  那又怎么样,他璃爷不是什么都可以做到,没有什么能难得倒他么?上洗手间这种小事,肯定也不在话下了。
  璃爷深吸一口气,语气冰冷的让她一个激灵。
  “我数到三,你要是再装死,我不介意再让你洗一次胃!”
  洗胃!
  一想起上次洗胃前在洗手间被他“糟践”的一幕,林墨歌一咕噜起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到了病床前。
  正所谓女汉子能屈�
�伸,这一次,她还是忍了!
  用纤瘦的身子当人体拐杖,扶着他站起来,一步一步艰难的向洗手间移动。
  林墨歌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一脸不满,“我还以为权总你可以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呢,怎么上个洗手间都要人伺候……”
  璃爷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要不是他刚才起来时头有些发晕,他也不会叫醒她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大半夜的话还这么多。
  她的身高刚好给他当人肉拐杖,架着他的手臂。
  这个男人的身材,比看到的还要更高大挺拔,尤其是这重量,简直比泰山还要重啊重,压的她肩膀生疼。
  “权简璃,你该减减肥了吧?重死了!跟死猪一样。”
  “闭嘴,我的身材是最标准的。不像某些人,瘦的皮包骨一般,真没看头。”
  璃爷面无表情,随随便便一句,就把她噎个半死。
  撅起了小嘴,不满的嘟囔,“反正也没让你看!”
  打开洗手间的门,她正要功成身退,却被他有力的手臂一勾,径直滑进他怀里。
  两个身子挤进狭小的洗手间里,总觉得有些别扭的感觉。
  “你自己可以了吧?让我出去!”
  她挣扎着就要往出挤,同时他的身子也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吓了她一跳。
  赶紧又扶着他站稳,却也不敢再乱动了。
  罢了罢了,看在他现在腿残脑残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计较了。
  大不了闭上眼睛不就好了。
  想到这里又嘟囔起来,“你……你快点啊,我就忍那么一小下。”
  看她紧闭着眼的样子,璃爷的俊美脸颊又微微抽搐了几下。
  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就这么嫌弃他么?
  狭窄的空间里,两个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瞬间,有种暧昧的因素在发酵。
  林墨歌紧紧闭着眼睛,许久,却听得从头顶传来一声沙哑的低沉,“扶好……”
  啊?
  扶好?
  林墨歌忍不住一阵惊颤,但是转念一想,今天一天他不都这样的么?
  从吃早餐开始,明明有手,还要让她喂。
  看来现在又开始折磨她了。
  罢了罢了,就当他全身瘫痪外加脑残好了,反正闭着眼,她什么都看不见的。
  恩对,她只不过是在照顾一个患者而已…… 这么一想,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璃爷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个死女人,想到哪去了。
  “我让你扶好我!”
  “啊?你……你是这个意思啊?那……那你不早说……”
  她支支吾吾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发烫。
  赶紧把小手缩了回来。
  还好还好,没有碰到,要不然今天非得先上几百遍手才行啊。
  该死的男人,摆明了就是在整她!话不会说的清楚点么。
  看着她羞红了脸,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璃爷的心情也好了起来,阴云散去,凤眸里再次璀璨生辉。
评价资料得爱问币

已收藏至个人中心

点击个人中心可查看

  • 一键转PDF
  • 资料格式转换
评价有礼
1/2

最多预览50页

VIP
权益

我看
过的

上传
资料

工具箱

联系
客服

在线客服

工作日:10:00-18:00

联系客服

下载
APP

扫码下载APP

资料同步不丢失

投诉
反馈

关注
领奖

会员权益

欢迎来到爱问共享资料

开通VIP 立即尊享会员权益
  • 专享
    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
    8折起

  • VIP专区
    免费下载

  • 千万文档
    免费下载

  • VIP
    悬赏通道

  • 专属客服

  • 会员
    尊贵标识

  • 上传文档
    扩容

  • 优选内容
    推荐

  • VIP
    专享活动

  • 上传内容自定义
    预览

  • 多终端互通

  • 办公频道
    无广告浏览

开通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