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选择或填写下载券数量必须是整数

首页 全息玫瑰碎片

全息玫瑰碎片

3323人阅读 5 8KB
KeiraMetz
2017-08-12上传 侵权/举报

很老的cyberpunk小说,因为在读,顺便翻了。发现这个组就贴过来了。


---------------------------------


这是个令Parker难以安眠的夏日。


停电,时常地。睡眠引导器突然地失效,清醒的过程痛苦不堪。


为了避免这些,Parker用胶布、夹子和黑色的带子把引导器连接到一台电池驱动的外部感官体验终端上。一旦引导器断电,终端的回放电路就会被触发。


他买了一盘睡在宁静海滩上的外部感官卡带——一个视力很好却有一种不正常尖锐色感的白人年轻瑜伽者录的,这家伙只为打个盹就飞到了巴巴多斯,然后在连绵美丽的私人海滩上进行他的晨练。透明外壳包裹的带基里记录着这个瑜伽者在没有引导器的情况下沉沉睡去。然而,Parker对此甚至不敢相信。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没有睡眠引导器的帮助他就无法入睡。


现在Parker已经记住了体验中前5分钟里的每个细节,不过只有那么一次,他完整地体验了整卷带子。在他看来,整卷带子里最有趣的部分就在复杂细致呼吸练习的开头,这儿有个小的剪辑分支——顺着白色沙滩的一瞥,可以看清那个胳膊上挂着黑色手枪沿着铁丝网巡逻警卫的模样。


Parker睡觉的时候,城市电网又一次崩溃了。


暂时性的失明,黑暗扫荡视野——伴随着从深度睡眠进入外部感官体验的过程,而醒来的时候,意识已经在另一句躯体之中。熟悉之后这个切换就不会再令人惊讶。他感到了肩膀下面凉意的沙。晨风中,做旧的牛仔裤脚蹭着他裸露的脚踝。过一会儿这个年轻人就会醒来并开始他的半鱼主式(1)练习。黑暗中Parker摸索着外部感官体验终端。


凌晨3点。


在黑暗中为自己冲一杯咖啡,在电筒的光亮中倒着开水。


体验中晨曦的梦境正在消散,那是透过别人的眼睛看到的——古巴货车上深色的羽毛装饰物隐没在地平线下,然而这一切却引出你灰色的回忆。


凌晨3点。


昨日的场景像幻灯片一样环绕着你。你的语言,她的言语,看着她收拾行囊,打着电话叫着出租。无论你多么想摆脱这些情景,它们却依然把你围在中间,你和那些场景就像从中心点伸展出的象形文字一样,无法分离。你,在雨中,朝着那脚踏出租车司机尖叫。


酸性的雨,颜色就像小便一样让人恶心。“你妈B!”出租车司机嚷起来。你仍然要负担两个人的费用,即使她带走了三个皮箱的行李。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的出租车司机看上去像一只蚂

蚁。他蹬着车子消失在雨里,而她甚至没有回头。


于是你最后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也像一只蚂蚁,巨大的蚂蚁,朝你竖着中指的蚂蚁。


Parker的第一次外部感官体验是在德州那个叫朱迪之森的贫民窟里。嵌在廉价塑料铬合金里宽大的控制板。只要塞张十美元的钞票到卡槽里,即使你身处这个买枪比洗个热水澡还容易的鬼地方,也可以在一张可以把人弹到20米高的蹦床上进行5分钟的自由落体体操——而且是在瑞士轨道温泉疗养中心,和一个让人血脉贲张的16岁的时装模特一起。


一年后,他怀揣着伪造的文件出现在了纽约。而这正值圣诞期间,两家龙头企业在大型百货商场推出了第一代便携式终端,于是加州的成人外部感官体验影院风光不再。


全息技术也是同样的命运——成片的Fuller(2)风格的球形建筑群,Parker儿时那里曾是全息技术的圣殿,如今已经沦为多层超市或者直接被废弃了。在那些积灰掩没的娱乐走廊里,透过稀薄的蓝色烟雾,你仍能发现老化的氖光外部感官体验机上的老式控制板。


到如今,Parker三十岁,他已经在为公映的外部感官体验绘制分镜头,同时也为工业级的人眼摄影机编程。


还没有来电。


卧室里,Parker轻触他那张仙台床的铝制前面板。指示灯闪烁一下然后熄灭了。端着咖啡,踱过地毯,来到壁橱前——几天前就被她腾空了。电筒的光在空空的架子上搜寻着爱的痕迹,断掉的女式凉皮鞋带、一盘外部感官体验磁带、一张明信片——上面是一朵白光反射出的全息玫瑰。


他把那跟凉鞋带扔到了厨房洗涤槽的清理器里。尽管停电让它工作不畅,但它还是将鞋带吞噬消化了。轮到那朵全息玫瑰了,他用食指和拇指小心翼翼地捏着,然后放到清理器那看不见的正在咀嚼的铁嘴里。钢牙嚼碎薄薄的塑料,一点细微的嘶呜,玫瑰瞬间化为万千碎片。


做完这一切,他坐回那乱糟糟的床上。点燃一支烟。她的那盘磁带已经装到了终端里,随时可以回放。虽然曾有一些女性视角的卡带让他不知所措,不过他怀疑这是否是他此刻犹豫不决的原因。


大约有1/4的使用者无法与异性视角的体验顺利同步。为了争取这部分的使用者,这些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外部感官体验明星变成双性人。


Angela原先的带子从来没有使他害怕。(但如果这是她和她的情人录制的呢?)不!不会是这样的!然而,事实是,这是一盘完全未知的带子。


十五岁的时候,Parker的父母和一家日本塑料集团的美国分部签订协议将他送去做培训生。那时他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在所有申请者中真正能签订协议的比例很低。之后的三年里,他和管理他的干部住在同一间宿舍里,早上排着队唱公司的赞歌,而每个月还能有那么一两次机会被允许走出公司——去找个女孩,或者玩玩全息体验。


评价资料得爱问币

已收藏至个人中心

点击个人中心可查看

  • 一键转PDF
  • 资料格式转换
评价有礼
1/5

最多预览50页

VIP
权益

我看
过的

上传
资料

工具箱

联系
客服

在线客服

工作日:10:00-18:00

联系客服

下载
APP

扫码下载APP

资料同步不丢失

投诉
反馈

关注
领奖

会员权益

欢迎来到爱问共享资料

开通VIP 立即尊享会员权益
  • 专享
    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
    8折起

  • VIP专区
    免费下载

  • 千万文档
    免费下载

  • VIP
    悬赏通道

  • 专属客服

  • 会员
    尊贵标识

  • 上传文档
    扩容

  • 优选内容
    推荐

  • VIP
    专享活动

  • 上传内容自定义
    预览

  • 多终端互通

  • 办公频道
    无广告浏览

开通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