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选择或填写下载券数量必须是整数

首页 陈华-那一曲军校恋歌

陈华-那一曲军校恋歌

215人阅读 50 1MB
shjlsh1
2009-06-11上传 侵权/举报

《那一曲军校恋歌》

作者:陈华



第一卷 雏鸟


第一章 去日苦多


重庆作为中国西南部的重镇,也是著名的四大火炉之一.八月份正是最热的时候,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柏油路面反射着耀眼的白光,犹如灼热的铁板,人走在上面,好似在薰笼中,刚跨一步,汗水就泉涌而出,弄湿衣裤,不一会儿,就耗尽了身体的全部能量.在这样的高温天气下,大多人都选择呆在家中.


一双脚浸泡在凉水中,我看着电视,心中却并不轻松.双手好似有千万根针剌,又痛又痒.单我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眼角余光扫视着门虚掩着的父母的卧室,心中充满歉意:因为自己不小心,双手被开水烫伤,已经折腾了父母近一周时间,好不容易才休息一会,又怎忍心再惊扰他们.


这是一双血红的双手,尽管已经涂满了烫伤药,仍然触目惊心,平时细小的毛孔变得异常粗大,不停地向外分泌着体液,好似喷着岩浆的火山口。有些地方皮肤已经破裂,腥红娇嫩的内膜暴露在空气中,每一次体位的变动,都会激起它的反应。脸贴近双手,能感到灼人的热气不断的扑面而来。


“唉”!我轻叹一声,现在是正午时分,气温已经高达38摄氏度。家中又没安装空调,炎热的气候更助长了热毒的气焰,它在我的体内肆虐,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我的神经。


我觉得每一秒都非常难熬,“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


“先放松,意守丹田,缓缓的吸气,吐气。” 我慢慢的做着.小学时,因为被武侠小时吸引,曾看过父亲订阅的《气功》杂志,练过一段时间,因为无老师指点,没有一点效果,但我却将这作为缓解心理紧张的方法,用于学习之中,却是屡见成效。


“好象有点效果。”我感到疼痛似乎轻了点。


“你一定能战胜它!” 我继续给自己心理暗示,“来,忘记疼痛,忘记它!”


我闭目靠着沙发。五分钟过去了,这次,真的感到疼痛变轻了。


…………


“晓宇,上面传来消息,这次军校考试,你好象没被录取。”母亲一边喂我吃面,一边轻声说道。


“没考上也没关系,有了这次经验,相信高考对你来说就不是什么难事了。”父亲在一旁安

慰我。


尽管他们都显得那么轻松,但敏感的我仍能从中体会到一丝失望.是啊,家中两个儿子,弟弟小我三岁。我考大学,他就考高中,负担本身就很大,偏偏母亲的单位效益不好,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工资,父亲又是孝子,每个月都要往山区的爷爷奶奶家寄钱.因此,高二下学期时,父母就婉转的劝我考军校,我打心底不愿考军校,但也知家里情况,因此勉强同意,在高二结束,拿到高中毕业证后,就参加了军校考试。


知道这个消息,心中半是失失望半是喜悦,失望的是,自己这半年一面学习高二课程,一面复习军校考试教材,付出比同学双倍的精力,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喜悦的是又可以和同学共度一年时间,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脑海中一一闪过,最后定格在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瓜子脸,灵动的双眼,笑起来就变成弯弯的月牙,挺而翘的小鼻子……五官搭配得如此和谐,是她!许杰!


一想起她,心中就涌起一阵喜悦,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


在这暑假期间,她可曾有想过我?由于手被烫伤,太过难看,没敢打电话告诉她,可心中又想听到她关切的声音,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确非旁人所能体会。


“你应该到基地去,让你的老部下帮帮忙。”母亲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种事怎么好去麻烦人家。”父亲说着,面带歉意的望着我。


“你总是这样,这是你儿子的大事,这次你一定要去,你要是不去,我跟你一起去。”母亲的声音骤然加大。


“这个…这个…”父亲坐不住了,低头不敢与母亲对视。


“妈!你就不要让爸为难了。”我望着父亲几近秃顶的头发,夹杂着几丝白色。“爸也老了。”我感叹道。


小时候,父亲的身影是那样的高大,70年代初,他从重点军校毕业,却被分配到重庆县郊的山区里当了一名战士.通过他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升上去,最后当上了当地驻军的第一把手.尽管他不善言谈,不爱交际,但战士们一提他,无不竖起大拇指.他关心战士疾苦,不问亲疏,大胆提拔贤才。我记得有一名战士喜欢跟小学生开玩笑,一次扔石头将我的鼻子砸破,知道我是谁后,惶惶不可终日,结果,父亲知道他善长种植磨菇。并且摸索出一套方法,一转眼就被提拔为农场主管,就这样,驻军的管理和军事素质在他在任的那几年,名列全市第一,他也因此获三等功,入选军人代表。


父亲既不收受贿赂,也不拍领导马屁,后被宵小之辈用阴谋诡计弄下了台,调到重庆市区总后勤部,当上一名计算机高级工程师,他毫无怨言,很快熟悉了业务,多次发表论文,并被请到成都军区作技术交流。


在这个大院里,谁的家不是装修得富丽堂皇,只有我家不堪入眼;上至领导,下至士兵,谁

不偷偷捞一把,只有我父亲让人无话可说.我有时也羡慕别人家的富有,埋怨父亲当初太过廉洁,但父亲说:“我没干过亏心事,才能一辈子心安。”


“为了一辈子心安吗?”我想着,瘦小的身影就在眼前,我透过它,看到那一颗坚定不屈的心,几十年都有为军队事业而跳动。


“可是你―”母亲急切的想对我说。


“妈!”我打断母亲的话,“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要强求。”


我扭头向父亲望去,父亲也望着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欣慰和歉意,默默对视中,父子之间的理解又进了一层。


这一刻,我感到自己又成长了不少……


第二章 春花秋月两茫然


再过两天,就要上学了。


我看着刚刚痊愈的双手,长长吁了一口气,尽管它还泛着微红,毛孔也较烫前粗了许多,但至少不会惊世骇俗。


回想这二十多天来,与热毒的搏斗,自己终于还是占了上风,到最后阶段,竟然可以完全忘却疼痛,倒是大大的磨炼了我的忍耐力.


一想到很快就要与许杰见面,心顿时加速地跳起来。


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兴奋的我。


刚开门,一冲而进的母亲险些撞倒了我。


“儿子!儿子!”母亲手舞足蹈,异常兴奋。


“什么事这么兴奋?”我不解地问。


“快…快…快看!”急性子的母亲一激动,常常词不达意,她将手中的东西猛地放在我手中。


我心中一阵狂跳,“录取通知书!”


薄薄的一张纸在我掌中,却是沉甸甸的.长达两个月的等待,当它真的来到时,我却没有一丝兴奋的感觉,老师、同学、还有她,难道就要远离了么……


######



站在操场上,当所有同学在倾听校长的开学典礼讲话,我却环顾四周,想要将这一切都印脑海中。


目光穿过无数人的背影,她就在那里,醒目的浅黄色的衣裳,那样的娇小可爱。


想起昨晚给她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被录取的事。


电话那端顿时沉寂下来,半晌才听到她故作兴奋的声音:“恭喜!恭喜!这是好事呀!你可要请客哟!”


“那是当然。”我故作轻松的回答。


那边又是一次沉寂下来,而我乱糟糟的心情,却又不知该怎么说起,就这样一直无语。(本文章转自:http://moreDocs.com/)


不知道她现在想什么呢?


许杰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猛地回头,向我嫣然一笑。


我心中一怔,忙向她招招手。


就在这时,我们班的队列忽然骚动起来,原来校长正在朗读原高三考上大学的同学名单,竟然将我也算入其中。


“周晓宇!校长说的是你吗?”


“南方军医大学,那可是名牌大学啊!”


“不用再苦熬一年,真羡慕你!”


……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说着,目光充满了羡慕,我也不知该先回答谁的好。


“解散!”校长终于结束了其冗长的发言。


我迫不急待的拔开众人,想上前去叫住许杰。


“周晓宇!”班主任叫住我。


“跟你商量件事。”向来严肃的刘老师,今日怎么这样低声下气的,一定没什么好事。


“刘老师!什么事?”



已收藏至个人中心

点击个人中心可查看

1/50

最多预览50页

VIP
权益

我看
过的

上传
资料

联系
客服

在线客服

工作日:10:00-18:00

联系客服

下载
APP

扫码下载APP

资料同步不丢失

投诉
反馈

关注
领奖

会员权益

欢迎来到爱问共享资料

开通VIP 立即尊享会员权益
  • 专享
    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
    8折起

  • VIP专区
    免费下载

  • 千万文档
    免费下载

  • VIP
    悬赏通道

  • 专属客服

  • 会员
    尊贵标识

  • 上传文档
    扩容

  • 优选内容
    推荐

  • VIP
    专享活动

  • 上传内容自定义
    预览

  • 多终端互通

  • 办公频道
    无广告浏览

开通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