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历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选集

历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选集.txt

历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选集

紫玉麒麟2015
2018-01-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历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选集txt》,可适用于领域

历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选集目录《败节草》李佩甫《北京人在纽约》曹桂林《哺乳期的女人》作者:毕飞宇《厨房》作者:徐坤《大厂》作者:谈歌《第十二夜》作者:铁凝《第一人称》作者:史铁生《二十年前的一宗强奸案》石钟山《烦恼人生》作者:池莉《分享艰难》作者:刘醒龙《凤凰琴》作者:刘醒龙《伏羲伏羲》刘恒《过程》作者:方方《孩子王》阿城《厚土》作者:李锐《黄连middot厚朴》叶广苓《坚硬的稀粥》作者:王蒙《来来往往》池莉《懒得离婚》谌容《狼行成双》作者:邓一光《绿化树》张贤亮《埋伏》作者:方方《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张贤亮《你没有理由不疯》张欣《你是一条河》作者:池莉《你以为你是谁》作者:池莉《年月日》阎连科《牛》作者:莫言《炮打双灯》冯骥才《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刘恒《妻妾成群》苏童《亲亲土豆》作者:迟子建《青衣》毕飞宇《清高》作者:陆文夫《情断西藏》摩卡《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作者:池莉《生活秀》池莉《生命通道》龙凤伟《石头说话》作者:冯骥才《俗世奇人和市井人物》冯骥才《太阳出世》作者:池莉《桃花灿烂》作者:方方《天下无贼》赵本夫《通腿儿》作者:赵德发《夏之波》作者:王蒙《乡村情感》张宇《向上的台阶》作者:周大新《新兵连》作者:刘震云《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方方《有了快感你就喊》池莉《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张欣《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作者:方方《遭遇爱情》作者:徐坤《制造声音》作者:贾平凹《醉也无聊》叶广芩《败节草》李佩甫  败节草  (中篇小说) 李佩甫 著  第一节第二节第三节第四节第五节第六节  第七节第八节第九节第十节第十一节第十二节  败节草              第一节  儿时他的记忆是从一株草开始的。  那时候他没有正经名字。  只知道:爷叫捆爹叫绳他叫辫儿都是喉咙喊出来的。  记得娘上地时常把他捆在一根绳子上一头拴在娘身上一头拴在他身的娘在前边割豆子他在后边的豆地里爬活活一个土孩子。娘割得太远时也会把绳子解开让他带着一根绳子爬绳长也落不太远不会出事的他就这么爬着爬着站起来了。他走路并不是人教的而是在田埂上摔出来的。他在田野里爬来爬去爬着爬着就走起来尔后他栽倒在高粱地里就摔在一株小草的跟前。他趴在那里像气肚儿蛤蟆似的很久很久站不起来。眼前晃着那么一株小草整整一个上午他就一直趴在那里望那株草。那草曾给他打下了强烈的记忆以至于成人之后他仍然记得那株小草的状态。那是一株很瘦很弱、细线一样的小草秆是青色的微微泛一点灰泛一点点白草节上还有一些麻麻淡淡的小黑点让人看了心寒。他说不出为什么害怕可他就是怕那么弱的一株小草他怕。后来也是到了后来他慢慢地伸出小手抓了那草。当他把草抓在手里时他发现那草已经散了草是自动散的草散成了一节一节的他抓在手里的只是一些碎了的小节节helliphellip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散呢?这个疑问也许只是一个讯号一个存留在小小脑海里的讯号完整在一刹那间分解了脑海里却存活了一个疑问。一直到很久大些了当他成为一个割草孩子的时候他才知道那叫ldquo败节草rdquo。这时候ldquo败节草rdquo成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记忆信号他就这样记住了ldquo败节草rdquo。  然而记忆是延伸的与ldquo败节草rdquo有关的是一段声音如果没有这个声音他也不会是如此深刻。那其实是一个字。  就在那片高粱地里他还拾到了一个字他听见有人说:ldquo脱!rdquo  那个字像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带一种不容置疑的果决很突兀。那个字很干很硬是哑声迸出来的那像是夹板一样一下子夹住了什么夹出了一片橘红色的恐怖。那个字还甩出了一股簌簌的声响一股甜腻腻臭腥腥的气味helliphellipldquo脱rdquo很生动就这么ldquo咚rdquo一下打在了他的耳膜上!尔后他的记忆曾不断地对这个字进行修饰一次一次地增补删改。在以后的很多日子里他曾无数次地重复过这个ldquo脱rdquo字他曾经一个人偷偷地躲在麦秸垛里默念ldquo脱rdquo、ldquo脱脱脱helliphellip脱!rdquo那个字太生动了他念了就笑念出了很多愉悦也念出了五光十色的润味于是就有了ldquo白亮亮rdquo的感觉。这个字跟ldquo白亮亮rdquo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联系出了更多的内涵。在时间中ldquo白亮亮rdquo有了无限的扩展直至定位。于是在一片青色的高梁地时他看到了麻子五爷和幺婶。这是记忆的重复还是那么一个ldquo脱rdquo字helliphellip这个ldquo脱rdquo字终于跟ldquo白亮亮rdquo勾在了一起。  就这样ldquo脱rdquo字成了他几时的第一个玩具。他是在心里玩的。  ldquo二脱rdquo和ldquo一脱rdquo是有差别的。一脱仅仅是一个字是嘎巴脆二脱却是一组字是阴阳声在那片青色的高粱地里高粱叶子哗啦哗啦响着那些字就像是炸豆一样一个个迸落在他的头上。  ldquo脱。rdquo  ldquohelliphellip桂生helliphelliprdquo  ldquo草。rdquo  ldquo红叶他爹helliphelliprdquo  ldquo草。rdquo  ldquo红叶他爹helliphelliprdquo  ldquo草!rdquo  这些字是需要时光来翻译的。他看到的是情景在情景中麻子五爷肩上搭着一件土色的汗褂光脊梁站在那里歪着一张汗浸浸的麻脸幺婶身上背着一捆草头上蒙着蓝花格格头巾头深深勾下去尔后是草捆慢慢地坠落在了地上。接着幺婶蓦地摘下蒙在头上的蓝花格可靠头巾只见她半弯着腰一双手ldquo唰、唰、唰、唰helliphelliprdquo眨眼之间在四周的高粱棵上刷出一抱叶子来随手铺在了地上接着她一件件地脱去身上的衣服赤条条地躺在了高粱叶子上夕阳照着一片白亮亮的沉默helliphellip  后来在时光中经过一次次的咂磨一次一次的把玩、他隐隐约约地明白了那组字的含意。他先是在语气上感觉到了ldquo脱rdquo字的深刻。他觉得那不是一个字那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为什么说脱就脱呢?为什么别的人就不能让幺婶脱呢?在村街上他亲眼看见幺婶把一碗饭泼在了石磙身上因为石磙趁她不备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石磙那样壮可石磙还是吓跑了helliphellip当然等他认了一些字之后他首先懂的就是这个ldquo脱rdquo字他认为ldquo脱rdquo的真实含义就是脱了衣服用肉体说话。很生动啊!接下来他又逐渐明白了那组字的外延在特定的环境里他在那组字里品出了对抗的意味ldquo脱rdquo是命令ldquo桂生rdquo是抗拒那抗拒是一步一步的。他在第一个ldquo草rdquo字里品出了低贱在第二个ldquo草rdquo字里品出了不屑在第三个ldquo草rdquo字里品出了带有威胁成分的鄙夷。他曾经有很长一段不明白ldquo红叶他爹helliphelliprdquo是什么意思不明白ldquo红叶他爹helliphelliprdquo跟这件事的关系。慢慢慢慢他才品出了对抗的剧烈在那片高粱地里这是幺婶最为强烈的一次反抗!桂生是幺婶的男人而对应却是ldquo草rdquo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幺婶抬出了ldquo红叶他爹rdquo红叶肯定是一个女娃却有这么一个好听的官名:红叶。红叶是谁?而红叶她爹又是谁呢?这是一个语码是一个暗号分解后他得出结论这不是大李庄人helliphellip可是她的力量仍不能抗拒麻子五爷她的对应还是一个ldquo草rdquo字看上去虽筒简单单可幺婶无奈了她再强调了ldquo红叶他爹rdquohelliphellip而麻子五爷最后喊出的那个ldquo草!rdquo字的含义极为丰富那里边包含着在平原上可以做视一切的东西helliphellip可那又是什么呢?  在一个时期里他看见幺婶的三个儿子在茁壮成长。幺婶的三个儿子大国二国三国全都长得虎头虎脑的一个比一个壮实:而那时候他却像麻秆一样瘦小他的腕也小他只是个小木瓯他饿。  在桂街里幺婶的三国曾气势势地对他说:ldquo辫儿你过来。rdquo可是待他一走过去小小的三国一下子就把他推倒了摔他一个满脸花!  他反抗过他曾经把幺婶家的三国引到一块埋了草蒺棘的地里尔后把他一下子推倒让三国滚了一身草疾棘helliphellip可是大国。二国、三国一齐来了他们把他按倒在地上差一点就把他卡死了helliphellip大国说:ldquo让他喊爷!rdquo他不喊他实在是不想喊。二国说:ldquo不喊让他吃屁!rdquo于是三个国一个个褪下裤子来坐在他的脸上一人放了一个响屁!屁很臭一股子红薯味。他哭了。  后来他把这次反抗的失败归结于红薯。这是关于屁的总结从三个国放出的屁里他闻到了足量的红薯味那就是说幺婶家的红薯多!三个国有足够的红薯可以吃而他却从没吃过一块完整的红薯。  时间仅仅过了三年在这三年里他看到幺婶一次次地上地割草。而割草的幺婶却一次次地躺倒在田野里像败节草一样分解开来让麻子五爷用肉体说话helliphellip麻子五爷嘴里喊出的那个ldquo脱rdquo字已经失去了那旧有的霸气而变成了一种浊力的絮语。那字后边也常加上一个ldquo吧rdquo那ldquo吧rdquo肉肉的带一股黏黏糊糊的气味。每到最后麻子五爷总要捏着一个地方说:凉粉豆。  什么是凉粉豆呢?  当麻子五爷又一次说ldquo凉粉豆rdquo之后就再不见幺婶上地割草了helliphellip  突然有一夭他看见麻子像死灰一样蹲在桂街的一个墙角处他像是眨眼之间老了。他蹲在那里手里哆哆嗦嗦地捧着一只老碗正在ldquo吱吱喽喽rdquo地喝面条这时候幺婶走了过来。幺婶挺身从麻子五爷身边走过就在她将要走过去的时候她却突然勾下头ldquo哑!rdquo一下朝麻子五爷碗里吐了一口唾沫而五爷连头也没有抬。他只是缓慢地动着筷子木然地望着那口吐在碗里的唾沫。久久他像是终也舍不了那碗面条竟然把那带有唾沫的面条吃下去了  在那一刻他简直是目瞪口呆!  于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凭着那一株草和一个字的启示在无意间接近了平原的精髓。  败节草               第二节  辫儿到了八岁才算有官名那官名是一位当过私塾先生的小学老师起的先是唤做李金斗后又改成了李金魁。  关于这个官名他们全家曾有过一次认真的讨论。  日光晃晃的捆坐在门坎上眯细着眼儿.一边捉虱一边摇着头说:ldquo怕是太贵了吧?草木之人只怕压不住。rdquo  绳是站着的绳说:ldquo人家没收钱。rdquo  捆说:ldquo驴性!我说钱了么?我是说这名儿贵气了。rdquo  绳说:ldquo那弄具石磙压压?rdquo  捆气了说:ldquohelliphellip你下地去吧!下地去!helliphelliprdquo接着他看了儿媳妇一眼说:ldquo我看还是叫狗蛋吧名贱人不贱。rdquo  女人正在纳鞋底子女人说:ldquo娃大了狗蛋不好听别叫狗蛋rdquo捆说:ldquo还是叫狗蛋吧。rdquo  女人很坚决他说:ldquo不叫狗蛋。rdquo  这家一向是女人说了算的。捆就说:ldquo去吧绳再跑一趟去领教领教。rdquo  于是绳颠颠地又去找了老师尔后拎着一张纸回来了说:  ldquo老师说就加个鬼吧!rdquo  捆有点疑惑他说:ldquo加个鬼。rdquo  绳瓮声瓮气他说:ldquo老师说的加个鬼。rdquo  捆说:ldquo我看看。rdquo说着就把那张纸拎过来拿在手里颠来倒去地看了好几遍说:ldquo那lsquo斗rsquo还在呢。加个鬼就镇住了。rdquo  绳说:ldquo人家说能镇住。rdquo  于是就叫了李金魁。往下讨论的就是大事了。捆说:ldquo我看就让金魁跟他舅去学木匠吧好孬是门手艺。rdquo  女人说:ldquo大小了吧?rdquo  捆说:ldquo起根学是门里滚大了就失灵气了。rdquo  捆说:ldquo成一个张瓦刀也就十年的光景。rdquo  捆又说:ldquo成一个张瓦刀就可以坐酒席了净吃好莱。rdquo  女人也没再说什么。女人只说:ldquo虽说是他舅也得封刀礼吧。rdquo  捆说:ldquo那是礼不能缺至少得封刀肉。rdquo  女人说:ldquo一刀血脖也得五块钱也别说后腿了helliphelliprdquo  家里没钱连五块钱也拿不出来。捆就说:ldquo这事我办了我去办。rdquo说着就把手里的旱烟一拧半弓着腰很大气地走出去了。  那时候刚有了官名的李金魁正在地里捉蚂蚱。捉了蚂蚱可以用火烧着吃很香。李金魁满地扑蚂蚱捉一只就用毛毛穗草串起来已串了两串了helliphellip这时才听见有人叫他:ldquo辫儿辫儿。rdquo他抬起头看见爷一颠一颠地走过来对他说:ldquo娃子你有了大号了记住你叫个李金魁。rdquo  李金魁说:ldquo爷我有名了?rdquo  捆说:ldquo有名了两鸡蛋换的。这名儿不赖吧?好好记着你叫李金魁。rdquo  听了这话不知怎的他的腰就有些直一个小人硬硬地站着说:ldquo知道了我叫李金魁。rdquo  于是捆说:ldquo走跟我进城去。rdquo  李金魁从没进过城眼一亮说:ldquo爷你真带我去?rdquo  捆说:ldquo真带你去。rdquo  李金魁说:ldquo是去我表姑奶家吧。rdquo  捆说:ldquo城里人规矩大去了也别动人家东西。rdquo  李金魁说:ldquo我不动。rdquo  到了城边李金魁突然伸手一指万分惊奇他说:爷爷你看那是啥?那是啥?!helliphellip只见ldquo呜rdquo的一声巨响两条亮亮的铁轨上游动着一间间绿色的小房子眨眼之间小绿房子一扭一扭地游走了  捆说:ldquo火车那是火车。rdquo  李金魁呆呆他说:ldquo还会叫呢helliphelliprdquo  到了城里路就宽了很宽爷说那是油路。油路两旁还立着一根根的高杆杆子用线连着每根杆子都伸出一个草帽样的东西看上去很光滑。爷说那叫电灯不喝油喝电电在线里裹着helliphellip城里楼很多也很高多是两层也有三层五层的人上去是一坎台一坎台走的helliphellip商店里摆满了一管一管的东西爷得意他说那是牙膏城里人刷牙用的所以城里人牙白。还有糖果点心好像卖啥的都有商店里的人都戴着蓝袖子女人一个个都自helliphellip爷说别看你可别看那东西勾人。李金魁的眼不够用了迟迟地走人傻了一样像是满地在找眼珠子helliphellip  后来爷带着他七拐八拐来到了表姑奶家表姑奶家住的是红瓦房一排一排的表姑奶家住在第三排进门后表姑奶就说了两句话一句是:ldquo来了?坐吧。rdquo爷嘿嘿地笑着说:ldquo娃子要进城看看我就带他来了让他看看他姑奶家阔不阔helliphelliprdquo停了一会儿表姑奶又说:ldquo这是谁跟前的孩子?rdquo爷说:ldquo绳家的。也不会说个话。rdquo表姑奶轻轻地嗯了一声就再也不说什么了。尔后是一片沉默很久很久的沉默那沉默像锁一样一下子把爷的嘴锁住了。爷就干干地笑着可他笑着笑着就笑不下去了一个人也不能总笑呀?他在那儿坐着手就像没地儿放似的一会儿放在胸前一会儿把他的旱烟杆拿在手时烟锅一直在烟布袋里挖着挖着helliphellip城里的表姑奶就那么高高在上地坐着穿着很好的衣服板着一张干干的柿饼脸一句话也不说。有很长时间李金魁望着爷他发现爷就要哭了爷的脸非常难看爷脸上的血丝一条一条胀了出来像是陡然间爬满了蚯蚓helliphellip一直到很久之后李金魁每每想到他第一次去表姑奶家的情景就深刻地体味到了两个字的含意那就是ldquo尴尬rdquo。ldquo尴尬rdquo二字是他先有了体验才有了认识的。那是一种叫人死不得又活不得的一种滋味。坐得太久了坐得人都有些发木了那可沉默却一直没有打破。这时李金魁把小手伸进了裤腰他是想抓痒的。可他的手刚一贴进裤腰处立时就感觉到了什么在那一刹那间他脑海里轰了一下那也许是他生命中的第一次顿悟立时有了醍醐灌顶之感!他慢慢、慢慢地从裤腰里掏出了小手小手里高擎着那两串蚂蚱helliphellip他举着那两串蚂蚱 由于紧张用略显嗑巴的童音说:ldquo姑、姑奶也、没啥拿。rdquo立时表姑奶那高扬着的头垂下来了她吃惊地望着这个乡下小人儿望着那一双黑黑的小眼睛接着她又望了望那两串串在毛草上的蚂蚱大张着嘴好久说不出话来helliphellip这时只见里屋跑出一个年龄跟他差不多大小、花蝴蝶一般的女孩女孩一脸欣喜地跳出来顿着脚高声说:ldquo我要!我要helliphelliprdquo顿时表姑奶笑了。表姑奶的脸像松紧带一样弹回了一抹笑意也弹出了一抹慈祥她笑着说:ldquo这孩子你看这孩子helliphellip好好。拿着吧。rdquo爷的脸也松下来了他讪讪地笑着说:ldquo你看也没啥可拿的helliphelliprdquo表姑奶淡淡他说:ldquo来就来了还拿啥?rdquo接着又说:ldquo这孩子怪机灵的叫啥名呀?rdquo爷慌忙说:ldquo小名叫个辫儿大名叫李金魁。rdquo表姑奶看了他一眼说:ldquo这名儿好哇。rdquo爷说:ldquo胡起的草木之人就是个口哨。rdquo表姑奶摆了摆手说:ldquo孩子你过来。rdquo爷赶忙推他一把说:ldquo去吧见见你姑奶。rdquo李金魁慢慢走上前去站在那城里老太大的跟前表姑奶把手伸进兜里从兜里掏出三块钱来放在了他的小手时说:ldquo拿去吧。rdquo李金魁勾着头一声不吭就那么站着。爷又赶忙说:ldquo还不谢谢姑奶helliphelliphelliprdquo  出了门。李金魁默默地掉了两滴眼泪。  在回去的路上爷默默的他也默默的谁也不说话。那仿佛不是人在走是城市的街道在走街面在眼前一闪一闪的可他什么也看不见helliphellip那两串蚂蚱一直在他的眼前晃着而爷常挂在嘴上的ldquo城里的表姑奶rdquo却在他的眼前匐然倒下了两串蚂蚱成了ldquo城里表姑奶rdquo的ldquo祭品rdquo。小小的两串蚂蚱成活了一个思想那味道是许多个日日夜夜之后才咂摸出来的。  当爷俩路过一个集市的时候爷才开始活泛了。他停住步子突然小心翼翼他说:ldquo金魁爷喝二两吧?rdquo小人儿停下来诧异地望着爷他发现爷脸上竟有了一丝巴结的意味。爷说:ldquo要不一两也行?rdquo俗话说麦熟一晌人的成熟也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李金魁从兜里掏出钱来默默地递给了爷。爷接过钱拿在眼前看了讪汕地说:ldquo我只喝二两。rdquo于是爷俩在街边的小摊坐下来爷要了二两散酒一小碟花生ldquo吱、吱rdquo地喝着爷的脸红了一小块那红像补丁一样。爷说:ldquo酒是人的胆呢。rdquo尔后又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说:ldquo要盘煎包吧我的孙子还没吃过水煎包呢。rdquo说着他站起身。要了两盘水煎包一盘放在了自己跟前一盘放在了李金魁的眼前他先伸出二个指头捏了一个塞进嘴里嚼了又咂了咂指头上沾的油咽下去后才说:ldquo吃吧香着哩。rdquo煎包太香不顶吃这么三下五除二地就吃完了。爷看了看他他看了看爷爷又说:ldquo罢了一不做二不休既吃就吃好它我孙子还没喝过肉胡辣汤呢。rdquo说完他站起身又一人盛了一碗胡辣汤helliphellip仍是爷先嘬了一口问:ldquo尝尝辣不辣。rdquo他赶忙也尝一口说:ldquo辣。rdquo尔后爷小声吩咐说:ldquo金魁回去可别给你娘说。rdquo  可是一回到家爷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进门就一蹿一蹿地嚷嚷道:ldquo他姑奶亲着哪这回可让咱金魁见世面了!helliphelliprdquo娘问吃饭了么?爷就说:ldquo哪能不吃饭?不让走啊他姑奶死拉活拉就是不让走。看看都看看吃一嘴油!rdquo爷进屋后就像个小磨似的转着身子吹嘘道:ldquo闻闻都闻闻。叫咱娃说吧叫娃自己说他姑奶亲着呢!helliphelliprdquo  爷仅喝了二两酒却又一次生动地叙说着城里的见闻滔滔不绝他讲述ldquo他表姑奶rdquo家的ldquo神话rdquohelliphellip这可以说是他们家的保留节目了爷百说不厌。可是当爷说出一嘴白沫子的时候却见孙子独自一人在院子里站着。娘探头朝外看了说:ldquo这娃咋啦?rdquo爷说:ldquo轻易不进回城他姑奶亲怕是受不住了helliphellip临走时还塞给他两块钱呢。快拿来让你娘看看。rdquo  可是李金魁就是不进去。他站在空空荡荡的院子里像个小木桩似的立着一句话也不说。后来爷出来了爹出来了娘也出来了三个转着圈问他问他是怎么了?可李金魁仍然一声不吭地在院子里站着两眼呆呆地望着天空人就像傻了一样helliphellip爷摸了摸他的手说:ldquo不烧啊。rdquo  最后他慢慢地嘘了一口气还是说话了。他说了一句让三个大人都莫名其妙的话他站在院子里望着眼前的茅屋说:ldquo窗户大小了。rdquo  败节草           败节草                第三节  只有两块钱。  也正是那两块钱改变了李金魁的命运。  两块钱不够封一刀礼所以李金魁最终也没有成为ldquo李瓦刀rdquo。然而就是这两块钱加上六个鸡蛋使李金魁成了大李庄小学的一名学生。  那时上学便宜学费才一块六毛饯书费五毛加起来一共两块一还是不够爷去代销点里卖了六个鸡蛋三个鸡蛋一毛算是交上了书费剩下的三个鸡蛋爷死缠活缠的跟代销点的洪昌费了半天嘴才换了五支铅笔和一块橡皮橡皮是饶头。洪昌不了洪昌骂道:ldquo舅?俺舅你又来了?把帐清了吧。你欠的帐还没清。rdquo爷说:ldquo鳖儿不救你你死牛肚里了!helliphellip这是这那是那两码子事。rdquo爷又说:ldquo饶一块吧饶一块。rdquo洪昌板着脸说:ldquo你今天赊一两明儿赊一两一两一两可都在帐上记着呢helliphelliprdquo说着他又骂起来:ldquo嗑爬子嗑出个臭虫你算个啥球仁!也敢来一回回蹭rdquo爷脸上红了一小块爷说:ldquo饶一块吧。哄昌将来你瓜子不定结个果要是helliphelliprdquo洪昌哈哈大笑洪昌说:ldquo三岁看大就这两筒鼻涕helliphelliprdquo爷趁他说话的当儿伸手抓了一块橡皮helliphellip洪昌赶忙去夺见夺不过来就在爷的头上狠狠地捋了三下爷仍然笑着说:ldquo又跟你叔乱哩?helliphelliprdquo说着扭头就跑到底把橡皮赖下了。  就要开学了他还没有书包。上学的书包是娘连夜用碎布头缝的作业本是他自己用捡来的烟盒纸缉的。烟盒纸有的太皱娘给她在石头下压了一夜总算平展了。第二天背上书包上学时老师点到李金魁时他愣了片刻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匆忙站起身来说:ldquo我、是我。rdquo老师为此多看了他两眼说:ldquo你就是李金魁。rdquo他小声说:ldquo是。rdquo老师ldquo哦rdquo了一声说:ldquo李金魁同学你坐下吧。rdquo  上学了知识是可以出思想的在以后的日子里李金魁总是想起爷逃跑时的情景。为了二分钱一块的橡皮爷拧着身子一蹿一蹿的跑起来像夹了尾巴的狗一样那样子引得村人们哈哈大笑代销点的洪昌没有真去追赶洪昌只是做出一种要追赶的样子那得意洋洋的神情使他刻骨铭心。以后爷每次撞见洪昌那眼神总是躲躲闪闪的像偷了他什么一样。这种感觉是从物质渗到精神的是一种时间中的升华是从一次次的咀嚼和品味中得来的。在时光中他发现了给予和索取的奥秘那就是无论多么小的事物给予都是高高在上的就像是洪昌的那张脸而索取是低贱的索取在心理上永远处于劣势。你给了人家一点什么和拿了人家什么。那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这种关系有一种本质上的差别。这个烙印伴着他读完了六年小学在这六年里他一边认字一边用这些字来体味和丰富感觉。他是蘸着感觉来认字的所以他认字认得很快学字的能力也是超常的。  在这六年时间里他一共用了一万八千三百四十六张烟盒纸香烟的气味伴着他度过了许多个日日夜夜。他的烟盒纸作业本在大李庄小学是独树一帜的他的绰号在大李庄小学也几经变换有一段时间学生们都叫他ldquo红锡包rdquo又有一段又叫他ldquo白抱rdquo还有人叫他ldquo白河桥rdquo也有人叫他ldquo哈德门rdquo还有人称他ldquo飞马rdquo都是香烟的牌子。因此所有的老师都认识他都知道本村有一个叫李金魁的学生。他的烟盒纸作业本因为不合尺寸常常摆在一摞作业本的上边每个老师批改作业的时候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先是翻过来看一看烟盒纸上的图案然后才去批改写在烟盒纸上的作业改的时候也格外的细致。如有错处老师第二天是一定要在课堂上讲一讲的每到这时老师就显得格外兴奋老师站在讲台上ldquo哗、哗rdquo地扬着那由烟盒纸缉的作业本高声说:ldquo同学们看看这道题是怎么错的?为什么会错呢二个小数点啊?!helliphelliprdquo同学们望着那些在讲台上空飞舞的花花绿绿的烟盒纸不由得又一次哄堂大笑!就这样烟盒纸使他在大李庄小学成了学生们的笑料烟盒纸也使他在小李庄小学出了大名。毕业的时候整个大李庄小学独有李金魁一人考上了县一中。  这是烟盒纸的胜利。  那一年的夏天发通知的时候李金魁正在田里割草。捆一蹿一蹿地走来说:ldquo娃子中了咱考中了。rdquo李金魁正赤条条地在玉米地里蹲着手里握着一把小铲一身的汗水。他拾起头看了看站在田边上的爷而后才从玉米棵上取下那条烂裤子匆匆穿在身上腰一拧欢欢地跳出来说:ldquo爷是县中吧?rdquo捆扬着手里的那张纸说:ldquo是。光彩呀!就你一个。走进城给你表姑奶报喜去!rdquo李金魁愣了片刻却又慢慢地把那裤子脱下了依然挂在玉米棵棵上往地里一蹲说:ldquo爷我不去。rdquo  捆手搭凉棚看了看孙子的下身笑着说:ldquo咋?鸭娃儿大了?rdquo  李金魁脸一红不由得又嗑巴起来说:ldquo不、不去。rdquo  捆说:ldquo你看这娃你看你这娃helliphelliprdquo捆只说了两句就再也不说了孙子的眼正望着他呢。阳光下地边上一个黑黑的小泥人。眼很毒那光蜇人看着看着就把爷看小了。捆挠了挠头讪讪他说:ldquo不去就不去吧。rdquo过了一会儿他又说:ldquo头前队上出了咱两棵树作价八十还没给呢helliphelliprdquo  在那个夏天里捆一直跟在新任队长李大牙的后边絮絮叨叨他说:ldquo队长那树那树可是好树还不该给哩?rdquo  李大牙最喜欢的事就是敲钟他每天都站在村头那棵挂有一口旧钟的老槐树下用力敲响那口锈迹斑斑的大钟让人们下地干活。李大牙敲完钟只给了他一个字李大牙说:ldquo虫!rdquo  捆说:ldquo结了吧那树你给结了吧。rdquo  李大牙还是一个字:ldquo虫!rdquo  捆巴结地笑着磨着身子给队长说好话再敬上一支烟说:ldquo明明说好的说是麦罢给那树helliphelliprdquo  说急了李大牙就龇着一口黄牙说:ldquo虫!!闹什么?队里没钱。rdquo  捆急了说:ldquo不是有烟款么说过要给钱哩咋就不给呢?rdquo  李大牙扔下一句话:ldquo你告我去吧!rdquo说了扭头就走。  捆仍笑着跟在队长的屈服后helliphellip  就在那个暑期里割草娃子李金魁一直不敢在村街里走。他背下草捆回家时总要绕一个很大的弯他是怕在村街上跟爷爷碰面。他自从碰上了几次之后就再也不从村街里过了。他不只一次看到队长李大牙在捋爷的头爷总是像孩子一样弓身站在身材高大的李大牙跟前而队长一次一次地捋爷的头一边捋一边说:ldquo捆你个老虫!你个酒眯瞪。我还不知你么?你欠洪昌的酒帐结了么?rdquo爷个儿小爷被他捋得像陀螺一样在他身前转着可爷仍然笑着爷总笑着说:ldquo别乱别跟你叔乱helliphellip那树还是结了吧。rdquo  后来他才知道爷的确欠着洪昌代销点里的酒帐。他总是偷偷地在洪昌那里赊酒喝是那种五分钱一两的红薯干酒他一两一两地赊着喝喝出了脸上的那一小块红也欠下了一笔一笔的酒债。洪昌跟李大牙是儿女亲家洪昌不说话李大牙是不会给的。  在夏日的村街里李金魁眼前一片刺痛。他眼前总是出现爷的那白苍苍的头爷的头一垂一垂的就像是一蓬乱划helliphellip他觉得李大牙捋的不仅仅是爷的头李大牙捋的是他的眼泡。他眼疼。他不敢去看。可为了那八十块钱爷仍然不屈不挠地跟在李大牙的身后:爷总是不厌其烦地说:ldquo这是两码事洪昌是洪昌队里是队里helliphelliprdquo  于是:李金魁哭了一个人儿因为没有办法在偷偷地哭泣。他躲在麦场上默默地想了一个晚上满脸都是伤心的泪水头上有月亮不一样的月亮月亮很大很圆可月亮一点儿也帮不了他月亮离他太远了。一直到了后半夜他悄悄地掉到了爷住的牲口棚里对正起夜撒尿的捆说:ldquo爷那钱你别再去要了。咱不要了。rdquo  捆背对着孙子一边撒尿一边说:ldquo咱不要?树是咱的咱凭啥不要?rdquo说着他系上腰带转过身来很自信他说:ldquo金魁你放心爷能要回来误不了你开学。鳖儿答应过的就是拖拖helliphelliprdquo  李金魁轻轻地吐了口气默默他说:ldquo爷我去要吧。rdquo  捆诧异地看了看孙子:ldquo你?rdquo  李金魁说:ldquo我去。rdquo  捆怔了怔说:ldquo要不让你娘出面?娘们家好说话。rdquo  李金魁重复说:ldquo我去吧。rdquo  捆说:ldquo你想试试?试试也成你已是县中的学生了对不对?rdquo  捆又说:ldquo他要骂就让他骂两句骂骂也长不到身上。他要打你就哭打滚哭helliphelliprdquo  李金魁不语他垂下眼皮像个小鬼魂似的飘出去了。  三天后的一个早晨风凉凉的当队长李大牙趿拉着鞋大声地咳嗽着匆匆赶到村口敲钟时却见老板树上绑着一根绳子绳子上吊着一个小人儿人下是一双脚脚尖下点着一摞碎碎那砖头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倒了helliphellip李大牙吓了一一跳定睛一看那人竟是捆家孙子mdashmdash李金魁!  李大牙吓坏了忙说:ldquo金魁娃子你、你你你helliphellip这是干啥呢?!下来快下来吧。rdquo  李金魁苍白着一张小脸轻轻地吐一口气说:ldquo给我树钱。rdquo  李大牙说:ldquo娃子有话好说你先下来helliphellip队里确实没钱。rdquo  吊着的李金魁喉咙里ldquo咕勾rdquo了一下两手拽着绳套再吐一口气默默他说:ldquo我知道你不想给helliphelliprdquo说着只见他脚尖一踢脚下那摞碎砖头ldquo忽啦rdquo一下倒下去了一个人整个吊在树上helliphellip  这时李大牙的脸都白了!眼看就到了上工的时候村人们马上就要涌出来了到了那时候一村人都会说是他在逼一个小娃上吊!真到了那时候他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helliphellip他忙扑上去抱住了李金魁的两条腿连声说:ldquo我给我给我给helliphellip我立马给!rdquo  李金魁身下有了依托又吐了一口气喃喃说:ldquo你真给?rdquo  不料李大牙竟哭起来了他张着大嘴一把鼻涕一把泪他说:ldquo我真给。我不给我是孙子你是爷你下来吧!rdquo  李金魁又说:ldquo你别捋我爷的头helliphelliprdquo  李大牙说:ldquo我不捋我再也不捋了你只要下来helliphelliprdquo  李金魁说:ldquo你要再捋我爷的头我就死在你家大门口。你信不信?rdquo  李大牙忙说:ldquo我信。我信了!rdquo  此刻李金魁呆住了。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事情竟然解决了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解决了?!helliphellip  事后使他感到惊讶的是一根绳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爷跑了整整一个夏天都没把钱要回来眼看着没有办法了他没有任何办法。天不能帮他地也不能帮他爹、娘、爷谁也帮不了他他已无路可走了。其实他是非常怕李大牙的他怕他已经怕到了极限他的心也已经抖到了极限。李大牙野得就像得红头牛一样。在村里没有人是他不敢骂的没有人是他不敢收拾的。在大李庄所属的十个队里他是最厉害的一个队长啊!可是可是呢一根绳子就产生了一个办法。那只是一根草绳是捆草用的绳绳在这里好像是没有一点用处绳是无势的绳也仅仅是圈成了一个套挂在了树上helliphellip于是没有办法也就成了办法。这个梦幻一般的过程是他一生都受用不尽的只是在事过之后他才发现一根绳子可以产生一种定力一根绳子也可以产生一种办法这是一种从无到有的认识也是一种从死到生的体验。于是十三年的时光十三年的感觉在这一刹那串了起来串出了一种对人和对自然的再认识串出了一种生的顿悟。那时他一口气跑到田野里躺在草地上眼望蓝天满含热泪地高声喊道:ldquo草啊那生生不灭的草啊!rdquo  夏天过后当李金魁背着铺盖卷兜里揣着他自己要来的八十块钱兴冲冲地到县城中学上学去的时候他也背走了一种无畏的豪气。  一路上捆唠唠叨叨地对孙子说:ldquo到城里要小心些城里人怪哪要是有难处就去找你表姑奶你姑奶家阔着呢helliphelliprdquo  李金魁一声不吭只默默地走着。来到了城里的集市上李金魁突然说:ldquo爷你坐下歇歇脚吧。rdquo捆说:ldquo我闻不得香味那味烧眼。rdquo李金魁拽了他一下说:ldquo你你坐。rdquo捆说:ldquo歇歇也干歇歇。rdquo说着他就在一个饭铺前坐下了。只见孙子堂堂地走过去片刻时光就端来了两盘水煎包两碗肉胡辣汤四两烧酒一碟花生米捆愣愣地望着孙子正要说什么只见孙子重新背上铺盖卷说:ldquo爷你慢慢吃吧我去了。rdquo  捆呆呆地望着孙子眼里泪汪汪地叫道:ldquo金魁呀helliphelliprdquo  李金魁回过头来说:ldquo爷钱我给过了你吃吧。rdquo败节草           败节草                第四节  李金魁略显口吃的毛病是上中学时才开始明朗化的。  那是因为一个叫做李红叶的女同学。  在记忆时红叶首先是一种声音童年里的声音。那声音是从三国的娘幺婶嘴里吐出来的带有一股高粱米的气味。在夕阳的红烧里高粱地像一蓬铺天盖地的火焰火焰在风中ldquo哗哗rdquo响着忽红忽绿飞舞着一个橘红底镶金边的声音helliphellip尔后在漫长的时光里ldquo红叶rdquo逐渐地幻化成了一个符号一个淡化了的印象。  印象的重叠是在县城中学里完成的。开学的第一天李金魁坐在教室里的第五排第四个位置上听到手拿花名册的老师高声喊道:ldquohelliphellip李红叶。rdquo只见坐在他前边位置上的一位穿橘红短袖衫女同学应声站了起来:ldquo到。rdquo  ldquo到rdquo字像珠儿一样打在了他记忆的神经上那声音脆生生地敲开了岁月的闸门有一种东西像水一样漫出来了于是记忆中童年里的ldquo红叶rdquo与坐在教室里的红叶重合了。重合产生的猜测那么那个ldquo红叶rdquo与这么一个红叶是不是一个人呢?  红叶就坐在他的前边李金魁不由得想看一看她的脸想看一看她长得什么样子可他看不到。他看到的只是乌黑的剪发和脖子上的一小块白那一小块白上还长着一颗紫红的小痞子那个小痦子在她的衣领处时隐时现他每一次勾动脖颈那小痦子就醒目地跳了出来倏尔就又不见了。在一段时间里这个诱人的小痦子弄得李金魁心烦意乱它就像虱子一样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叫人忍不住想去捏一下一下子把它捏下来!李金魁自然不敢。  后来李金魁为此骂过自己他说你他妈的是来上学的还是来看人家脖子的?你也不想想你是个啥东西?!看黑板!  此后他就再也不看她的脖子了。  然而在李金魁的内心里仍然存着这样一个念头他很想知道这个红叶与童年里听到的那个ldquo红叶rdquo是不是一回事。可是开学很长时间了他一次也没有跟她照过面他甚至不知道她到底长得什么样。这个叫李红叶的女同学并不住校(那么她一定是城里人了)她一下课背上书包就走了。按说平日里也是有机会的可他坚持着不去主动看她这样一来机会也就失去了这似乎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也是一个深藏在内心里的向往。  有一段时间李金魁经常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废品收购站去。他偶然发现那家废品店里有许多收来的旧作业本那些写过的作业本是论斤称着卖的。上中学了作业太多不能再用那种烟盒纸当作业本了再说他也没时间去捡烟盒了。于是这些很便宜的旧书纸就成了他的作业本。那个管废品收购站的人是个歪脖人家都叫他歪叔他也跟着叫歪叔开始的时候歪脖收二分一斤的废书纸卖给他五分钱一斤待买过两次后有些熟识了他知道这个歪脖也爱喝两口就给他买了两瓶散酒掂去了说:ldquo歪叔你看整天来麻烦你。rdquo歪脖非常高兴就说:ldquo学生你说哪儿去了你叔是一个收废品的哪值得你这样?这、这、太不像话了helliphelliprdquo可此后待李金魁再去废品店时歪脖就说:ldquo学生你进来挑吧随便挑你叔一分钱都不收你的。rdquo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他跟歪脖成了忘年交的朋友了。有一天他刚从废品店里出来迎面碰上了三国。于是一个久远的谜语就此解开了。  那天三国肩扛着一布袋红薯叶胳膊上还挎一篮子红薯像逃荒似的在路上走着一边走一边四下看一下子撞在了李金魁的身上。看见李金魁时他愣了想说话又有点不好意思。李金魁说:ldquo三国你干啥呢?rdquo三国见李金魁不记仇就咧嘴笑了笑说:ldquo我娘让我给我大伯送点红薯叶。我大伯爱吃红薯叶。rdquo李金魁见他累出了一头汗就说:ldquo三国我帮你拿点。rdquo说着他走上前去从三国手上取下了那篮红薯这样一来三国轻松了许多。三国甩着手说:ldquo你知道我大伯是干啥的?rdquo李金魁说:ldquo不知道你大伯干啥?rdquo三国说:ldquo我大伯是校长我大伯是县一中的校长啊。rdquo李金魁ldquo噢rdquo了一声再没说什么。三国说:ldquo我大伯戴的眼镜一圈一圈的!rdquo李金魁笑了三国忙说:ldquo真的真的骗你是孙子!rdquo校长家就住在县一中的后边是一个小院。来到小院门前时李金魁站住了他对三国说:ldquo三国到地方了你去吧。rdquo三国说:ldquo走吧你帮我拿了这么远一块去吧也认识认识我大伯。rdquo李金魁本也想去看三国那语气就把红薯篮往地上一放说:ldquo你自己去吧我还有节课呢。rdquo  过了大约有一个星期有一天轮到李金魁值日打扫卫生他正在教室扫地时突然发现门口一黑有一个女同学匆匆走了进来这位女同学在门口处站了一下而后快步走到他跟前突然说:ldquo李金魁你为什么不理我?咱们是老乡啊!rdquo李金魁一怔慢慢直起身来他先是闻到了一股香丝丝的气味看见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秀气椭圆脸姑娘穿一身米黄的格格衫脸儿白白两眼大大的嘴角处汪着两个浅浅的酒窝helliphellip片刻之间他脑袋里ldquo轰的一下像有什么东西炸了个洞似的积存了很久的东西重又漫了上来helliphellip他的心岭岭跳着人却一下子被激住了!他干瞪着两只眼睛就是说不出活来那句话在喉咙里卡住了很久很久最后才勉强地、结结巴巴地说出来:ldquo你、你、你helliphellip你就是、是红、红叶?rdquo  李红叶有点吃惊地笑着说:ldquo是啊我就是李红叶。怎么了?你不知道?一个教室坐这么久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rdquo  李金魁心里积存的东西大多了那旧有的印象也太深刻了他仍然没有转过弯来:ldquo你、你你helliphellip就是、是helliphellip红叶?rdquo  李红叶当然不明白他心里曾经有过两个ldquo红叶rdquo看他急得说不出话来脸都憋红了就转了话题说:ldquo那天你不是跟三国一块到我家去了么?你为什么不进去呢?rdquo  李金魁这时才有点缓过劲来他说:ldquo三国?helliphelliprdquo  李红叶说:ldquo三国是我二叔家的孩子。rdquo  李金魁说:ldquo噢噢。也、也没什么事helliphelliprdquo  李红叶说:ldquo没事就不能坐一坐了?我早就听同学们说有个人整天不说话光啃干饼子菜也不舍得吃竟考了第一原来是我的老乡啊!rdquo  李金魁脸红了helliphellip  李红叶忙说:ldquo好好你扫吧。我爸说让你有工夫到家去玩。rdquo说完就快步走出去了。  李红叶走后李金魁仍然呆呆地立在那里手里拿着那把苕帚一直愣了很久很久helliphellip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重复说:ldquo她就是红叶原来她就是lsquo红叶rsquo呀!rdquo  ldquo红叶rdquo由声音还原成了一个鲜活的人这是他始料不及的。那童年里的印象在无限地扩大织出了一个稠密的联系在高粱地里飞出的两个字竟然在现实中化成了校长的女儿这是多么大的惊喜呀!这时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从这天起他居然变得口吃起来他总也说不好第一句话越是激动越是说不出话来一到说话的时候他就不由得紧张一张嘴就卡壳非得过上一会儿才会逐渐地缓过劲来。他为此非常沮丧说话时就更加的注意谁知越是注意越坏事嗑巴得就更厉害了。于是从这天起他又成了学生们的笑料。  红叶就在他的前边坐着。每当同学们哄堂大笑的时候她总是不由得要转过脸来朝他投来同情的一瞥。怎么说呢?人在人眼中是会变的。红叶初看他时他不过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家伙穿得破破烂烂的脖子脏得像车轴一样也不知道洗身上还有一种很难闻的气味。可是看着看着他在她的眼里就发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变化。也许是可怜他的处境也许是熟悉产生了一种亲情。她总是越来越多地注意到他的眼神她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光那光是别的男孩身上所没有的。每当他的口吃引起同学们哄堂大笑时他总是默默地、孤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一声不吭。这沉默又激起了她更多的同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她陡然产生了要帮他一把的愿望。  一天临上课时有个绰号叫ldquo大嘴rdquo的同学突兀地把他拽住了。ldquo大嘴rdquo是县公安局长的儿子平时就有些霸道说话横横的。他一把拽住李金魁说:ldquo结巴我那支蓝杆笔找不到了是不是你拿了?!rdquo  李金魁一怔说:ldquo啥、啥、啥helliphellip笔?rdquo  ldquo大嘴rdquo学着他的结巴语气说:ldquo你说啥helliphellip啥helliphellip啥笔?mdashmdash钢笔!rdquo  ldquo哄rdquo的一下同学们笑了立时都围了上来他们都望着他那眼光很复杂。于是李金魁沉默了片刻说:ldquo是是我拿了。rdquo  ldquo大嘴rdquo得意洋洋他说:ldquo哼我想着就是你!操下课给我拿回来!rdquo  人们的目光像箭一样在李金魁的身上射来射去可他却一声不吭他再没说什么helliphellip  第二天上午李金魁迟到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匆匆走进教室把一支蓝杆钢笔放在了ldquo大嘴rdquo的课桌上。ldquo大嘴r

VIP免券下载文档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451

历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选集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