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榆林窟宋代题记中最早出现的“婆姨”称谓

榆林窟宋代题记中最早出现的“婆姨”称谓.doc

榆林窟宋代题记中最早出现的“婆姨”称谓

月夜陌路重逢
2019-06-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榆林窟宋代题记中最早出现的“婆姨”称谓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榆林窟宋代题记中最早出现的“婆姨”称谓摘要通过对瓜州县榆林窟题记中的“婆姨”一词的追根寻源,可以看出“婆姨”一词是对已婚妇女称谓的代名词,从最初的尊称到后期的蔑称,再发展到近现代中性的称谓,从时间上可看出它的发展变化过程。从甘肃到陕西地区,直至全国不少地区都有使用这一称谓的现象。关键词榆林窟题记婆姨优婆姨中图分类号K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在我国北方尤其在西北五省中,民间通常把已婚女子称为“婆姨”,最著名的莫过于陕北的民谣,有一条称作“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使得“婆姨”一词流行于大半个中国。《汉语大词典》里举例不少,如陕北民歌“信天游”唱道:“好马不喝沟渠水,好婆姨不交倒灶鬼。”李若冰著《陕北札记》载:“两个年轻婆姨走了出来。”葛洛《卫生组长》记有:“婆姨养娃娃,到牲口圈里去养。”马可《夫妻识字》有:“有人问我是谁,我就是刘二他婆姨。”马健翎《十二把镰刀》道:“他言说王二的婆姨实在好,劳动工作占了先。”抗战时期的年月日《解放日报》登载的某村民公约上也有:“婆姨们,多纺线、不买布匹,自织自穿。”世纪年代,甘肃农村也有顺口溜叫作:“二亩土地一头牛,婆姨娃娃热炕头。”年代还出现《黄土坡的婆姨们》的电视剧。同时代的南方报纸上也登载有对妇女通称为“婆姨”的事迹报道。“婆姨”称谓可能与佛教称呼女清信士“优婆姨”的称呼有某些联系。敦煌莫高窟第窟东壁门北侧五代供养人北向第九身题名“大乘优婆夷画氏……供养”。瓜州县榆林窟宋代第窟甬道口西侧第二身女供养人像题记“清信弟子马婆姨张氏一心供养”。这则题记可以认为是迄今为止所知最早称“婆姨”的资料,需要说明的是,该条题记的抄录者是敦煌研究院的万庚育先生,时间是在世纪年代末。现在此题记已经漫漶,根本看不清楚。据题记看,“马婆姨”①和“清信弟子”是并称的,可否如此理解:马婆姨乃马氏的妻子,而马氏妻子姓张。这种推测若正确,就目前所知它可证明“婆姨”的称谓使用在宋代已经存在,实际存在的时间或者更早,只是那时倒不是非常普遍使用,而且仍与“优婆姨”佛教专用名词有关联。因为这个“婆姨”一词很可能是把“优婆姨”的“优”(u)字头简略成“婆姨”二字。有些题记资料中也有把“优婆姨”省略或漏书作“优姨”的。《佛学大辞典》“优婆姨”词条中解释说:“(术语)upāsikā旧称优婆夷、优婆斯。新称邬婆斯迦、邬波斯迦、优婆赐迦、优婆私柯。译曰:清净女、清信女、近善女、近事女。近事三宝之义。总称受五戒之女子、四众之一、七众之一。净名疏曰:优婆夷,此云清净女。玄应音义二十一曰:‘邬波斯迦、或言优婆赐迦,此云近善女,言优婆夷者、讹也。’同二十三曰:‘优婆,此云受。私柯,此云女。’受者五戒之义。慧琳音义十三曰:‘邬波斯迦,唐言近善女,或言近事女。’西域记九曰:‘邬波斯迦,唐言近事女,旧曰优波斯。又曰优婆夷。皆也。’华严疏六十二曰:‘亲近比丘尼而承事故(在俗之信女也)。’”“优婆夷”实际上与“优婆塞”是相对应的,后者是男性信徒、清信士、男居士。优婆夷和优婆塞同为佛教七众之一,亦即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净名经集解关中疏卷上》说:“优婆夷俱来会坐,夷者女也。”优婆夷之“夷”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很自然地由“夷”转化为加“女”字旁的“姨”字。关于“优婆塞”这个与“优婆夷”相对应的名称首见于《后汉书传第三十二》其载曰:“楚王(英)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其还赎,从助伊蒲塞桑门之盛馔。”此事发生在公元年。该处的“伊蒲塞”也就是“优婆塞”②最早的一种音译法。反之“优婆夷”可能最早当是译作“伊蒲斯”或者“优婆斯”。根据《出三藏记集》卷《正法华经后记》题记:“太康七年(),敦煌月支菩萨沙门法护手执胡经,口宣出正法华经二十七品,授优婆塞聂承远……”可知在西晋初“伊蒲塞”译音已经转化为“优婆塞”的读音和写法,发音有些微妙的变化。晋惠帝的永安时代()也还写作“优婆塞”。从西晋初开始或者更早“优婆塞”的汉文音译再未改变,一直延续下来。而女信徒“伊蒲斯”或“优婆斯”很有可能也在此时期转化写作“优婆夷”,直到唐、五代仍然有人将女信徒写作“优婆夷”,不加“女”字旁。唐不空译《北方毗沙门天王随军护法仪轨》仍写作“优婆夷”,敦煌莫高窟初唐第窟东壁门北上方发愿文题记:“垂拱二年()五月十七日净信优婆夷高奉为亡夫及男女见在眷属等普为法界众生造阿弥陀二菩萨兼阿难迦叶象一铺妙□真容相好具足卅二圆满百福□□……”还有诸如初唐第窟佛坛前发愿文作“优婆夷”(据伯希和笔记补)、盛唐第窟东壁门北侧贤劫千佛下缘中唐供养人题记作“优婆夷”、中唐第窟西壁龛下北坛南壁供养人西向列第二身题记作“优婆夷”、晚唐第窟东壁门南侧供养人列北向第一身题记则作“优婆姨”、晚唐第窟南壁菩萨像第八身下方女供养人题记作“优婆姨”、晚唐第窟前室北壁供养人西向第二身题记作“优婆姨”、第窟北壁龛下五代供养人像西向列第二身题记又作“优婆夷”、第窟东壁门北侧五代供养人像北向列第九身题记也作“优婆姨”。从以上所列莫高窟供养人题记看,晚唐“优婆夷”的“夷”已经开始逐渐转化成“姨”字,后来(宋代之后)才逐步定型。再看敦煌藏经洞出土文书写本题记有关“优婆夷”称谓发展到“优婆姨”的变化,譬如S号、、、、、P号等均为同一个人发愿敬造《华严经》写经,题记作:“开皇十七年()四月一日,清信优婆夷袁敬姿谨减身口之费敬造此经一部……”③S号《佛说金刚般若经》尾题作:“大隋大业十二年七月廿三日,清信优婆夷刘圆净写此经……”天津艺术博物馆藏敦煌遗书津()号《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尾题为:“天宝十二载()五月廿三日优婆夷社写。”唐代优婆姨还建有自己的社邑组织“优婆夷社”,用以保护社员自己的利益等。敦煌研究院藏“开元十三年()发愿文幡”上载:“开元十三年七月十四日康优婆姨造播(幡)一口,为己身患眼,若得损日还造播(幡)一口,保佛慈啵ǘ鳎,故告。”④另伯希和劫敦煌《千手眼观音》绢画下部榜题中有:“于时天福八年()岁次癸卯七月十三日题记”、“亡妣三界寺大乘顿悟优婆姨阿张一心供养。”⑤据上所引资料看“优婆姨”称谓,从目前文字记录知河西地区最早是在隋代,最晚为宋代。“夷”字,隋代、盛唐、中唐加“女”字的不多。优婆姨一词是梵文音译,汉文义译即“清信女、近善女、近事女”等,亦即在俗之女信徒、女居士,且又是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佛教七众之一。沙弥、沙弥尼、清信士、清信女等称谓等从南北朝直到明清都一直使用,而“优婆姨”、“优婆塞”,从时间上讲,此称谓应当也从未间断,只是某些地方称清信女、信女有些地方称“优婆姨”而已。从广义上说,“优婆姨”是佛的近事女从狭义和性别上说,“优婆姨”为“比丘尼”的近事女或侍女,据这一概念引申出冠于人妻头上就是近事和侍奉丈夫的女人。在宋代之所以出现女性的称谓“婆姨”专称,与宋代理学的发展有相当的关系,中国历来就是皇权、夫权至上的国度,女性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女性从小即开始接受这样的教育,而这些桎梏都是限制和扼杀女性自主、自立、自尊的渊薮。根据莫高窟和榆林窟洞窟中的供养人像,我们明显可看出,早期供养人画像均画得矮小,唐宋时代供养人画像均大幅度增高,有的比真人高,譬如莫高窟晚唐第窟、五代第和第窟、宋第窟榆林窟五代第窟、五代第窟、中唐第窟、五代第窟、唐第窟、唐第窟、唐第窟敦煌西千佛洞晚唐第窟、中唐第窟等,当然地位很高的皇后、天公主、节度使夫人等供养像也画得比真人高。人的价值提高了,神佛等至高无上的地位无形中相应下降。但是普通下层女性、受压迫的女性在封建社会里是男性的附属品、侍奉者乃至玩物。“优婆姨”在黑暗的封建社会用在人妻名下的确是再恰当不过了。而用在这里其词义、内涵等多发生改变。笔者以为,“婆姨”只不过是“优婆姨”的俗称或是简称而已。从梵文字头发音来看,似乎可以把“upāsikā”的“u”音节省略。西北有不少地方把“婆姨”的音还发成“婆耶”,尾音也有变化。一般而论,读音发生变更,字词的写法也会变化,或省略或增加音节。“优婆姨”一名词从女性佛教徒的尊崇地位,发展变化沦落作“婆姨”人妻的代称,称谓倾向于贬义成分。“婆姨”一词,在其他资料中出现的时间尚未早过榆林窟宋人书写题记的时间。“婆姨”名称的传播是相当缓慢的,金代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称老妇人为“老婆娘”。《西厢记第三本》张君瑞害相思杂剧中有女子自称为“婆娘”的。目前笔者尚未见到元代有用“婆姨”的,元代的文学作品中柯丹邱《荆钗记遣仆》中称自己的妻子为“我那婆子”元杂剧《陈州粜米》第折中称妻子为“老婆”,第折则称“婆婆”。元石宝君《秋胡戏妻》第折称别人家的妻子为“婆娘”。宋代《水浒传虔婆醉打唐牛儿宋江怒杀阎婆惜》中称阎婆惜为“婆娘”。明代的《金瓶梅词话》第回有“张四在旁瞅了婆子一眼”第回称呼或泛称妻子为“婆儿”。在明末清初人的小说中才又真正看到“婆姨”的称谓。清初有位叫艾纳居士的明末遗民编著的一本很特别的话本小说叫做《豆棚闲话》,在其第则“党都司死枭生首”一节中讲道,明末农民起义军中的部分头领和喽攻城掠地,杀戮平民百姓,开始破城“只掳财帛、婆姨”,大头领后来下令,“凡牲口上带银五十两,两个婆姨者,即行枭示。”义军中的个别害群之马很害怕,“只要抢些吃食婆姨,狼藉一番。”⑥从这则抢劫“婆姨”事实的行文看,还是在陕西地区,小说中的“婆姨”一词,包含的面较广,不但是已婚的女子,未婚大姑娘或许也包括在内,词性可能还是中性成分,可见在明代“婆姨”一词使用的范围已经很宽泛,因为《豆棚闲话》的作者据《出版说明》猜测可能是杭州人士,江浙人也如此使用该词语,故而不排除其他地区也偶尔存在这一称谓,只是目前我们尚未看到这类资料。从“婆姨”称谓发展变化的顺序看,此称谓似乎应是由西向东传播,因为首先是在甘肃的最西端发现的“婆姨”题记。这则史料可更正笔者认为明代不见“婆姨”称谓的错误论断。⑦“婆姨”一词,目前仅知始于宋代的西北甘肃,在明代三秦大地受影响和使用最为显著,使用最为普遍的当属清末民初,而且依然集中在大西北,始终以陕西为重要和普遍使用的地区范围,当是一个辐射中心,并且一直延续到当代。陇右“婆姨”称谓自宋代后则很少出现。“婆姨”一词,从开始的尊称褒义词到明代的中性词,再到清末民初贬义词性成分的加重,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和新中国建立后由于妇女解放、男女平等思想的宣传和教育,又逐渐失去贬义词性而成为中性名词。一种称谓的演变,是会随着社会发生变革而变化,有的是读音转化、有的是意义变更、有的是字词的褒贬性发生转变。“婆姨”称谓的变化是词性、词义等在社会发生变革时期产生嬗变的有力证明。榆林窟的“婆姨”称谓题记,可谓弥足珍贵,虽然它仅仅是一个孤证。注释①④姓与优婆姨合写的有北图今国家图书馆奈字《佛说八阳神咒经》题记有“冯优婆夷”又,国图麟字《八阳神咒经》题记有“冯优婆夷”,此二经书写时间约为世纪。②梁启超:《中国佛教研究史》,三联书店上海分店年版,第页引用此条资料并加注“(伊蒲塞)(即优婆塞)(桑门)(即沙门)”。③此优婆姨另外还有几卷经存世,日本藤井有邻馆藏的《华严经卷四十七》,见池田温《中国古代写本识语集录》,年,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刊行,第~页又,日本书道博物馆藏的《华严经卷四》,见上书页又,日本大谷家二乐庄藏的《华严经卷十五》,见上书页。⑤《シルクロ`ド大美术展》。⑥《豆棚闲话》,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版,第页。这条史料是笔者校友和师兄黑维强博士提供,谨此致谢。⑦杨森:《“婆姨”与“优婆姨”称谓刍议》,《敦煌研究》,年第期,第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

榆林窟宋代题记中最早出现的“婆姨”称谓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