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川剧变脸真相

川剧变脸真相.doc

川剧变脸真相

郭水善
2017-09-25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川剧变脸真相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川剧变脸真相川剧“变脸”的历史真相(转)蒋维明,文由于具有新、奇、快、爽的特点川剧变脸近年来炙手可热蔚然成风。那么变脸特技当初是如何出现、如何丰富起来的呢,清末民初川剧进入一个兴盛时期名角辈出。其中以扮演文武小生而享盛誉的有康子林(公元年年)和曹俊臣(公元年年)。追溯起来当今风靡演艺圈的”扯线变脸”绝技便是在他两人艺术竞赛与交流中催生出来的。《三变化身》又名《归正楼》是川剧高腔戏。描写富家子弟邱元顺抽鸦片、赌博将家产荡尽卖绝走投无路之际“打烂条”逼妻子苏月娘去接客卖淫。苏月娘幸遇侠士贝戎相救义结兄妹逃离苦海……由武生扮演的贝戎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善于乔妆改容他在戏中有次变脸神秘莫测。据康子林的幺徒弟刘宗林回忆:以前扮演贝戎需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纸脸壳出场一亮相扯去壳子再开唱这便是“化身”最初的萌芽。后来曹俊臣改用草纸蒙在脸上涂上色彩。演出时撒上一把粉火(松香等物做成)用手一抹脸抹去纸脸谱现出原形然后开板起唱这是很大的改进。康子林是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他在曹俊臣的启发下先是放弃纸脸壳也不用洒粉火只是扯草纸变脸。后又反复琢磨将草纸蒙脸法加以改进。变草纸为韧性较好的夹皮纸变一层为三层连揭三次变换容貌。在实践过程中揭纸常有差错不能得心应手后来突然从“拉洋片”中得到启发于是设计扯线将线头一扯便揭开一层脸谱他获得了成功:借一丝拉线之助力收瞬息万变之功效。还有一种抹脸变色也经常运用于舞台。有个突出的例子:上个世纪年代“悦来茶园”演《白蛇传断桥》演得最好的是萧楷臣(继康子林之后任“三庆会”会长)扮的许仙、周慕莲扮的白娘子、谢国祥扮的青儿。川剧白蛇传故事青儿原是男身因被白娘子收服才变为婢女。他在狂怒时要现出原形故《断桥》由男武生扮演。谢国祥在此剧中运用了“耍獠牙”与“变脸”特技。当青儿与负义的许仙狭路相逢时他愤怒已极顿时现出青面獠牙、张口吃人的鬼怪形象。谢国祥演出前便要为“抹脸”作准备。他用当时的纸烟盒内的锡箔纸包了三团鸽蛋般大小的白、红、黑釉彩开口的一方向上。演出时青儿由下马门上场站在脚箱上面面对负心的许仙怒斥。左手虚晃衣袖一抖突然用右手从额间往下一抹“白彩”先已夹在“包额”之下开口朝下方脸便抹成白色意即“脸都气白了”。接着青儿与白娘子“对式口”白娘子求他不要鲁莽行事护住许仙。青儿伺机将左手夹着的“红彩”往脸上一抹于是红色盖住了白色。青儿又追赶许仙下场去。谢国祥迅速在盆里洗手楷干又夹着“黑彩”追赶上场在扑向许仙、抓拿之际将脸抹黑同时口中獠牙伸出左右翻动表现其青面獠牙的狰狞。人们在突然遭遇出乎意外的、惊心动魄的变故的刹那间往往会“大惊失色”、“变脸变色”。艺术反映生活。川剧正是从实际生活中加以提炼、夸张从而独创了川剧特技之一的变脸。四论《山海经》中猴类形象与金沙遗址金面罩三星堆金面罩共有四件年分别出土于三星堆一号和二号祭祀坑是目前中国发现的同时期形体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金面具其作用可能与古蜀人的祭祀活动有关。三星堆出土的面具可能与祭祀活动中巫者的表演有关在历史早期人们相信戴上假面跳起巫舞可以驱除恶鬼消除瘟疫。这种思想意识在古老的黄帝和尧舜时代即已出现并且一直延续到现代社会。在南方的某些地区依然流行着的傩戏也具有同样功能。西历公元年月号进入中国农历丙申年“丙申年”为中国传统的干支纪年法“丙”为十天干之一“申”为十二地支之一而“申”在十二生肖中属“猴”所以中国民俗称本年为“申猴年”。关于“生肖”与“干支”的关系渊源笔者已有专文《生肖与干支起源考》论述感兴趣者可搜索一下《尚古玉博客》年月日的博文。此博文有一重要观点:生肖名字源于动物形象。因为中国造字主要方法就是象形看甲骨文中的十二支文字形象便可约略看出字源:“子”肖“鼠”形“丑”为歪头“牛”形“寅”为正面“虎头”“卯”为双“兔耳”“辰”为卷曲“虫龙”“巳”为弯身“蛇”形“午”为正面“马头”“未”为正面“羊”形“申”为侧面“猴身”“酉”为“鸡头”“戌”为侧面“狗身”“亥”为侧面“猪身”。今天主要说说“申”之为“猴”。先看“申”字体的演变搜索“百度图片”有《“申”字演变图》(见图)。图“申”字演变图“百度”图后解说:“‘申’是‘電’和‘神’的本字。甲骨文‘申’像神秘而令人惊恐的劈雳、朝各个方向开裂的闪电。造字本义:雨天的闪电。金文‘申’承续甲骨文字形。有的金文‘申’写成双手有所持‘申’的形状一竖指事符号‘申’代表一切表示掌控一切的天神闪电形象消失。篆文‘申’承续金文字形。隶书‘申’基本承续篆文字形。有的隶书‘申’则误将相对的两个“爪”连写成“曰”至此‘申’的字形面目全非。当‘申’的‘闪电’和‘天神’本义消失后篆文再加‘雨’另造‘電’、加‘示’另造‘神’代替。”“百度”将“申”解为“霹雳闪电”估计来自当代某位文字专家若追根溯源大概来自东汉的文字专家许慎先生的《説文解字》:“申神也。”“神天神引出萬物者也。从示申。”笔者以为“百度”的说法属于对《説文解字》的延伸误解。许慎的“申神也”似应理解为:“神申也”因为从文字演变史看甲骨文的“申”为早期初文后期的“神”字则为“示申”之意所以“申”乃“神”的本字。“示”在甲骨文中为“祭台”或“祭祀”之意应先有祭祀对象“申”而后才有祭祀“申”的“示申(神)”。当然后来的“神”字由动词变为名词性的“神”也包括最初的“申”义。因甲骨文出土于清末民初东汉的许慎可能只见过篆文而没见过甲骨文现在看来篆文的“申”字基本沿袭了甲骨文的形象许慎根据“神从示申”而说:“申神也”也不算错我们因此可理解为名词性的“神申也”。但他又说“神天神引出萬物者也”就有点偏颇了。原始社会初民崇信“万物有神灵”凡目之所及的天、地、山、水、动物、植物皆有神灵尤其是与人类特性接近的动物类往往被认定为部族的先祖神灵即“部落图腾”。所以远古时的“神”并非单指“天神”而许慎说出“神天神”之后便将“神”的范畴狭义化了最终造成了“百度”将“申”解读为“天上的霹雳闪电”这可能是许慎先生始料而不及的。那么“申”应作何解呢,如果没有“天神”的偏见我们看“申”的甲骨文和金文的多种字形(见图、图)实在都看不出“霹雳闪电”的形象因为多种甲骨、金文“申”字的笔划基本为曲线形而“闪电”形状则为直线形。图甲骨文“申”字图金文“申”字看金文“申”字与后期的甲骨文非常接近大概是源自甲骨文的“申”字。而遍查与“申”字形状较为接近的甲骨文却是甲骨文的两种“人”字而“申”字的不同之处只是比“人”字多了一条尾巴而已(见图)。图甲骨文两“人”字与“申”字图甲骨文“尾”、“引”、“化”查甲骨文中也有“尾”字即在“人”字屁股上加上了条尾巴(见图)。而甲骨文中另有一个“人”后带尾巴的字一般都解作“引”字(见图)。此“引”字与“申”极为相像这可能就是后来“引申”一词的来源吧。所以说“引”、“申”都是“人”的“引申”之义实为“人”形的转化。比如甲骨文“化”字(见图)就是一个正体的“人”与一个倒置的“人”组合而成。倒置的甲骨文“人”字可理解为“死人”也就是说“人”死后便会转“化”。我们若将甲骨文“化”字的左右两部分再紧密连接使正反两个“人”字无缝联接而合体便可形成一个“申”字了(见图)。由此便可理解甲骨文“化”字的意义:“人”死后可“化”为“申(神)”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化神”或“神化”。远古先民心目中的“神”本来都是人格化的模拟虚构所谓“天公”、“地母”包括天上的“霹雳闪电”也是拟人化的“电公”、“雷母”。所以“神”的原型应为“人”或“人”的变形而绝非“百度”所说的“霹雳闪电”的形状。图“化”合变“申”图甲骨文两“申”、金文两“申”我们再度审视甲骨文与金文的两个“申”字(见图)字体形态基本一致若不带偏见的直观印象明显为“猴子”的侧面形象剪影:猴臂弯挠猴尾卷翘活泼顽猴跃然纸上。按照过去文字专家的说法甲骨文中似乎没有“猴”字但现在搜寻“十二生肖”时也有甲骨文的《十二生肖图》(见图)。图甲骨文《十二生肖图》图康殷《文字源流浅说》史上“十二生肖”的正式形成大概在秦汉时期而此《十二生肖图》实为现代人所为因为甲骨文直到清末才被发现而解读甲骨文则是民国以后的事了。此《十二生肖图》中甲骨文“猴”字史上曾被文字专家们释为篆体的“夒”字是商朝王族远古祖先的名字在商代甲骨文中称为“高祖夒”。一般人解释“夒”为商族人的先祖图腾即一种神性动物。至于“夒”究竟为何类动物古来有多种解说:一为“夔龙”二为“夔牛”而更多的说法为“獿”即“猱猴”。关于“高祖夒”应为“猱猴”的解释当代古文字专家康殷所著《文字源流浅说》讲得比较明白。为便于理解甲骨文的演变康殷先生特在书中画出“猴”字的演变图形并作附注:甲骨文“猴”字曾被前人误解为《说文解字》中的“夒”后又作“獿”、“獶”、“猱”(见图)。如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说文•夊部》:夒贪兽也。一曰母猴似人。从页巳止夊其手足。谓夒一名母猴。《犬部》曰:猴夒也。玃大母猴也。单呼猴累呼母猴其实一也。母猴与沐猴、猕猴一语之转母非父母字。《诗•小雅》作猱。毛曰:猱猨属。《乐记》作獶隶之变。郑曰:獶弥猴也。”“《夊部》夒今作獶作猱獿则别一字、别一义。”根据以上学者的解释“夒”、“獿”、“獶”、“猱”、“玃”、“猨”等不管解为“母猴”、“沐猴”、“猕猴”还是“猨(猿)猴”都属于“猴”类。而“猴”类在商代时被尊崇为“高祖”的神性图腾所以“猴”实乃“神”也。关于“猴”之为“神”徐江伟先生的《猴是神的起源》说:“‘神’的本字是‘申’甲骨文和金文中都写作‘申’。‘申’原本就指猴子。当表示猴子的‘申’被‘天干地支’借用之后古人又用形声方式造出了这个‘神’字但这已经是很迟以后的事了。„„‘申’的本义与造字方式都在告诉我们华夏古人一开始是以猴为神的象形的猴子就是古人心目中的天神。”“古代中国东北地区始终存在一种叫‘诸申’的族类。从本义上看就是‘众猴子’。这个称呼显示古代东北的女直人都是以猴子自称的。古代满洲人曾以‘诸申’自称是明白无误的这可以从《满文老档》得到印证。”关于中国古代“猴神”崇拜徐江伟先生在论文《猴崇拜的源流》中作了诸多考证:“猴川剧“变脸”的历史真相(转)蒋维明,文由于具有新、奇、快、爽的特点川剧变脸近年来炙手可热蔚然成风。那么变脸特技当初是如何出现、如何丰富起来的呢,清末民初川剧进入一个兴盛时期名角辈出。其中以扮演文武小生而享盛誉的有康子林(公元年年)和曹俊臣(公元年年)。追溯起来当今风靡演艺圈的”扯线变脸”绝技便是在他两人艺术竞赛与交流中催生出来的。《三变化身》又名《归正楼》是川剧高腔戏。描写富家子弟邱元顺抽鸦片、赌博将家产荡尽卖绝走投无路之际“打烂条”逼妻子苏月娘去接客卖淫。苏月娘幸遇侠士贝戎相救义结兄妹逃离苦海……由武生扮演的贝戎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善于乔妆改容他在戏中有次变脸神秘莫测。据康子林的幺徒弟刘宗林回忆:以前扮演贝戎需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纸脸壳出场一亮相扯去壳子再开唱这便是“化身”最初的萌芽。后来曹俊臣改用草纸蒙在脸上涂上色彩。演出时撒上一把粉火(松香等物做成)用手一抹脸抹去纸脸谱现出原形然后开板起唱这是很大的改进。康子林是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他在曹俊臣的启发下先是放弃纸脸壳也不用洒粉火只是扯草纸变脸。后又反复琢磨将草纸蒙脸法加以改进。变草纸为韧性较好的夹皮纸变一层为三层连揭三次变换容貌。在实践过程中揭纸常有差错不能得心应手后来突然从“拉洋片”中得到启发于是设计扯线将线头一扯便揭开一层脸谱他获得了成功:借一丝拉线之助力收瞬息万变之功效。还有一种抹脸变色也经常运用于舞台。有个突出的例子:上个世纪年代“悦来茶园”演《白蛇传断桥》演得最好的是萧楷臣(继康子林之后任“三庆会”会长)扮的许仙、周慕莲扮的白娘子、谢国祥扮的青儿。川剧白蛇传故事青儿原是男身因被白娘子收服才变为婢女。他在狂怒时要现出原形故《断桥》由男武生扮演。谢国祥在此剧中运用了“耍獠牙”与“变脸”特技。当青儿与负义的许仙狭路相逢时他愤怒已极顿时现出青面獠牙、张口吃人的鬼怪形象。谢国祥演出前便要为“抹脸”作准备。他用当时的纸烟盒内的锡箔纸包了三团鸽蛋般大小的白、红、黑釉彩开口的一方向上。演出时青儿由下马门上场站在脚箱上面面对负心的许仙怒斥。左手虚晃衣袖一抖突然用右手从额间往下一抹“白彩”先已夹在“包额”之下开口朝下方脸便抹成白色意即“脸都气白了”。接着青儿与白娘子“对式口”白娘子求他不要鲁莽行事护住许仙。青儿伺机将左手夹着的“红彩”往脸上一抹于是红色盖住了白色。青儿又追赶许仙下场去。谢国祥迅速在盆里洗手楷干又夹着“黑彩”追赶上场在扑向许仙、抓拿之际将脸抹黑同时口中獠牙伸出左右翻动表现其青面獠牙的狰狞。人们在突然遭遇出乎意外的、惊心动魄的变故的刹那间往往会“大惊失色”、“变脸变色”。艺术反映生活。川剧正是从实际生活中加以提炼、夸张从而独创了川剧特技之一的变脸。川剧“变脸”的历史真相(转)蒋维明,文由于具有新、奇、快、爽的特点川剧变脸近年来炙手可热蔚然成风。那么变脸特技当初是如何出现、如何丰富起来的呢,清末民初川剧进入一个兴盛时期名角辈出。其中以扮演文武小生而享盛誉的有康子林(公元年年)和曹俊臣(公元年年)。追溯起来当今风靡演艺圈的”扯线变脸”绝技便是在他两人艺术竞赛与交流中催生出来的。《三变化身》又名《归正楼》是川剧高腔戏。描写富家子弟邱元顺抽鸦片、赌博将家产荡尽卖绝走投无路之际“打烂条”逼妻子苏月娘去接客卖淫。苏月娘幸遇侠士贝戎相救义结兄妹逃离苦海……由武生扮演的贝戎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善于乔妆改容他在戏中有次变脸神秘莫测。据康子林的幺徒弟刘宗林回忆:以前扮演贝戎需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纸脸壳出场一亮相扯去壳子再开唱这便是“化身”最初的萌芽。后来曹俊臣改用草纸蒙在脸上涂上色彩。演出时撒上一把粉火(松香等物做成)用手一抹脸抹去纸脸谱现出原形然后开板起唱这是很大的改进。康子林是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他在曹俊臣的启发下先是放弃纸脸壳也不用洒粉火只是扯草纸变脸。后又反复琢磨将草纸蒙脸法加以改进。变草纸为韧性较好的夹皮纸变一层为三层连揭三次变换容貌。在实践过程中揭纸常有差错不能得心应手后来突然从“拉洋片”中得到启发于是设计扯线将线头一扯便揭开一层脸谱他获得了成功:借一丝拉线之助力收瞬息万变之功效。还有一种抹脸变色也经常运用于舞台。有个突出的例子:上个世纪年代“悦来茶园”演《白蛇传断桥》演得最好的是萧楷臣(继康子林之后任“三庆会”会长)扮的许仙、周慕莲扮的白娘子、谢国祥扮的青儿。川剧白蛇传故事青儿原是男身因被白娘子收服才变为婢女。他在狂怒时要现出原形故《断桥》由男武生扮演。谢国祥在此剧中运用了“耍獠牙”与“变脸”特技。当青儿与负义的许仙狭路相逢时他愤怒已极顿时现出青面獠牙、张口吃人的鬼怪形象。谢国祥演出前便要为“抹脸”作准备。他用当时的纸烟盒内的锡箔纸包了三团鸽蛋般大小的白、红、黑釉彩开口的一方向上。演出时青儿由下马门上场站在脚箱上面面对负心的许仙怒斥。左手虚晃衣袖一抖突然用右手从额间往下一抹“白彩”先已夹在“包额”之下开口朝下方脸便抹成白色意即“脸都气白了”。接着青儿与白娘子“对式口”白娘子求他不要鲁莽行事护住许仙。青儿伺机将左手夹着的“红彩”往脸上一抹于是红色盖住了白色。青儿又追赶许仙下场去。谢国祥迅速在盆里洗手楷干又夹着“黑彩”追赶上场在扑向许仙、抓拿之际将脸抹黑同时口中獠牙伸出左右翻动表现其青面獠牙的狰狞。人们在突然遭遇出乎意外的、惊心动魄的变故的刹那间往往会“大惊失色”、“变脸变色”。艺术反映生活。川剧正是从实际生活中加以提炼、夸张从而独创了川剧特技之一的变脸。川剧“变脸”的历史真相(转)蒋维明,文由于具有新、奇、快、爽的特点川剧变脸近年来炙手可热蔚然成风。那么变脸特技当初是如何出现、如何丰富起来的呢,清末民初川剧进入一个兴盛时期名角辈出。其中以扮演文武小生而享盛誉的有康子林(公元年年)和曹俊臣(公元年年)。追溯起来当今风靡演艺圈的”扯线变脸”绝技便是在他两人艺术竞赛与交流中催生出来的。《三变化身》又名《归正楼》是川剧高腔戏。描写富家子弟邱元顺抽鸦片、赌博将家产荡尽卖绝走投无路之际“打烂条”逼妻子苏月娘去接客卖淫。苏月娘幸遇侠士贝戎相救义结兄妹逃离苦海……由武生扮演的贝戎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善于乔妆改容他在戏中有次变脸神秘莫测。据康子林的幺徒弟刘宗林回忆:以前扮演贝戎需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纸脸壳出场一亮相扯去壳子再开唱这便是“化身”最初的萌芽。后来曹俊臣改用草纸蒙在脸上涂上色彩。演出时撒上一把粉火(松香等物做成)用手一抹脸抹去纸脸谱现出原形然后开板起唱这是很大的改进。康子林是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他在曹俊臣的启发下先是放弃纸脸壳也不用洒粉火只是扯草纸变脸。后又反复琢磨将草纸蒙脸法加以改进。变草纸为韧性较好的夹皮纸变一层为三层连揭三次变换容貌。在实践过程中揭纸常有差错不能得心应手后来突然从“拉洋片”中得到启发于是设计扯线将线头一扯便揭开一层脸谱他获得了成功:借一丝拉线之助力收瞬息万变之功效。还有一种抹脸变色也经常运用于舞台。有个突出的例子:上个世纪年代“悦来茶园”演《白蛇传断桥》演得最好的是萧楷臣(继康子林之后任“三庆会”会长)扮的许仙、周慕莲扮的白娘子、谢国祥扮的青儿。川剧白蛇传故事青儿原是男身因被白娘子收服才变为婢女。他在狂怒时要现出原形故《断桥》由男武生扮演。谢国祥在此剧中运用了“耍獠牙”与“变脸”特技。当青儿与负义的许仙狭路相逢时他愤怒已极顿时现出青面獠牙、张口吃人的鬼怪形象。谢国祥演出前便要为“抹脸”作准备。他用当时的纸烟盒内的锡箔纸包了三团鸽蛋般大小的白、红、黑釉彩开口的一方向上。演出时青儿由下马门上场站在脚箱上面面对负心的许仙怒斥。左手虚晃衣袖一抖突然用右手从额间往下一抹“白彩”先已夹在“包额”之下开口朝下方脸便抹成白色意即“脸都气白了”。接着青儿与白娘子“对式口”白娘子求他不要鲁莽行事护住许仙。青儿伺机将左手夹着的“红彩”往脸上一抹于是红色盖住了白色。青儿又追赶许仙下场去。谢国祥迅速在盆里洗手楷干又夹着“黑彩”追赶上场在扑向许仙、抓拿之际将脸抹黑同时口中獠牙伸出左右翻动表现其青面獠牙的狰狞。人们在突然遭遇出乎意外的、惊心动魄的变故的刹那间往往会“大惊失色”、“变脸变色”。艺术反映生活。川剧正是从实际生活中加以提炼、夸张从而独创了川剧特技之一的变脸。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3

川剧变脸真相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