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关于1967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的两份传单(上)

关于1967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的两份传单(上).doc

关于1967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的两份传单(上)

受伤勒-
2019-06-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关于1967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的两份传单(上)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关于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的两份传单(上)关于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的两份传单(上)卜伟华按:下面这两份传单,是原二十八中学生李红旗先生提供的。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是当时北京中学运动中很轰动的一件事。北京二十八中坐落于天安门西侧,与中南海仅一墙之隔,校舍是过去清朝的升平署的一部分年春,在经过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镇压“联动”以后,北京中学的“老红卫兵”在学校中的主导地位已经普遍被造反派红卫兵所取代。年月,北京中学生造反派中又发生了分裂,形成了所谓“四三派”和“四四派”相对抗的局面。二十八中“八一八红卫兵”是“四三派”形成初期的一支骨干队伍。它在二十八中校内的几个组织中人数最多,力量强大。它还与附近一些学校的“四三派”组织联系密切,有一定的号召力。“五一”武斗事件中,二十八中“八一八红卫兵”联合其他几个学校的“四三派”组织强势出击,大获全胜,打出了威风,显示出这个新崛起的派别的勃勃生机。但是,“四三派”的崛起未能持久,由于它与主持中学运动的军训团的关系紧张,且与人数众多的“四四派”始终处于对抗状态,半年多以后,随着几个“四三派”的风云人物(如二十八中“八一八红卫兵”负责人王宇、侯瑛六中“红旗”负责人康典、李锋)被军训团打成“坏人”、“坏头头”以后,“四三派”组织的遭到很大的打击,从此风光不再。这两份传单为我们了解当年发生的这场武斗前前后后的具体情况,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当然,这还只是一家之言,我们要掌握全面的情况,还需要了解“八一八红卫兵”方面的材料。年月日铁的事实将谣言击的粉碎二十八中“八一八”红卫兵等一小撮人制造流血惨案罪责难逃五月一日晚六点半,二十八中“红旗”陈少楼、张亚军,红卫兵汪春平在学校里找到“八一八”红卫兵负责人侯瑛,对质问题(侯瑛曾说过:陈少楼讲汪春平的父亲说“八一八”是反动组织)对质时,侯瑛嘻嘻哈哈,很不严肃。(侯瑛同“红旗”陈少楼、张亚军等关系很密切,互相吃吃喝喝,打打闹闹)陈少楼用手扒了一下侯瑛,要他严肃一些,侯瑛回手一拳,打了陈少楼。张亚军抱着侯瑛,把侯瑛压在石阶上,侯瑛掏出刀子,将汪手划破,陈抢刀手刺破,陈将刀子夺过来了(据量刀长二十三公分近八寸)。解放军团长闻讯,跑步赶到,此时陈少楼见裤子上、地上有伤口流的血,急了,举手给侯瑛一嘴巴,张亚军打了侯瑛一拳。再经阻止,双方就散开了。陈、汪上完药后,同“红旗”红卫兵十余人去“八一八”总部辩论,“八一八”总部已有约四、五十人,有的持木枪、棍棒,他们和“红旗”红卫兵的人相对,辩论起来。“红旗”红卫兵有人说:“侯瑛把人扎了要负责。”“八一八”负责人王宇说:“扎了你们‘红旗’活该!”就吵起来了。双方一拥,王宇拿起木枪朝“红旗”的人一枪,混战就开始了。双方乱扔废桌椅、棍棒、石头,“红旗”红卫兵将“八一八”的玻璃窗砸坏。解放军韩参谋闻讯跑步赶到,高喊:“不要武斗,立即住手!”由“八一八”总部劝阻到校门口。王宇等人说“打我们的时候,你们到哪里去了,现在出来了,不要听他的,让他滚蛋。”“红旗”红卫兵已放下武器,主动撤离。韩参谋受到“八一八”众人围攻。此时,解放军团长也赶到现场。同时,王宇就去向其他学校打电话调人,此次武斗伤了“八一八”三人(王宇头部究竟被谁打伤,尚未弄清)。“红旗”红卫兵撤到校内后院,解放军规定了界线,设置了岗哨,双方不得越过。外校支持“八一八”的人员,以调查为名,越过界线逼近“红旗”。九点四十五,“红旗”撤至后院房上。十点至十一时,支持“八一八”的二十多个学校集结在二十八中,来时大都带着木枪木棒。北航和清华当时也有人在场。据悉,六中“红旗”准备了石灰和六六六粉。“八一八”包围“红旗”,先后召集各校组织负责人的会,上不止下四次(原文如此)安排、布置。第一次五月一日二十三点左右,团长、政委和公安局分别与红卫兵红旗,与“八一八”了解情况并协商解决办法,提出三点建议:一、立即停止武斗。二、外校撤出。三、进行协商解决。“八一八”要求解放军:一、坚决支持“八一八”。二、五一武斗是反革命事件。三、严惩凶手。对解放军三点建议不表态。红旗:一、将侯瑛扭送公安局。二、尽快澄清事实表态。三、双方谈判解决。第二次五月二日点,师部派人到现场。北航带领各校代表到团部问:“你们解放军怎么办”当时师部人提出三点要求:一、立即停止武斗,捍卫十六条,要文斗,不要武斗。二、双方撤离现场,外校调离二十八中。三、经调查,双方协商解决。六中××说:“解放军是标准的折中。”“现在是地主打贫农,你们什么态度”“八一八”的马×说,“造反派的血就是比他们高贵。”这时北航的××往北航打电话,找张××,要求清华、北航支持“八一八”。六中“红旗”××接电话要求北航派一千人声援。第三次。五月二日二时左右,卫戍区来人主持召开外校与负责人组织会议,重申三点建议。第一、立即停止武斗,双方放下手中器械,第二,外校人员一律撤出二十八中,要相信本校革命师生能处理好本校的事,第三,双方协商解决。“八一八”没表态接受,并强烈要求解放军表态支持“八一八”并要求交出凶手,双方僵持。三次会议不了了之。为了捍卫十六条,阻止武斗发生,大力宣传要文斗,不要武斗。解放军派军人三次去广播室与“八一八”交涉。王宇当时说,“我们就要宣传无产阶级专政。”师长请王宇谈关于防止武斗问题,王宇对解放军说,“我反复考虑过了,我是总司令,我的身份不相称。”当即拒绝。这时,“八一八”红卫兵招骗来参与此事的各学校所谓“四三派”(因为他们自己仍这样称呼)越来越多,据当时统计大约二十多个学校,近四、五百人。最引人注目的是女八东方红、三十一东方红、女一红旗、六中红旗手持木枪(操练用的)木棒,杀气腾腾地,确实在当时在重重围困下红旗、红卫兵的处境更加危险,“八一八”红卫兵欲再次挑起武斗的气氛更加浓了。……五月二日清晨两点,“八一八”红卫兵与其他许多个学校组织对红旗、红卫兵下了“最后通谍”:必须让红旗、红卫兵承认“五·一”事件是一小撮联动分子蓄谋已久的反革命事件,勒令红旗、红卫兵无条件缴械投降,必须在凌晨五点钟之前交出红旗的陈绍楼、张亚军二人,红卫兵的陈和忠、汪春平二人,否则产生的一切严重后果由红旗、红卫兵负完全责任。此时,红旗的×××问我校东方红公社红卫兵应怎样对待此事。东方红公社红卫兵当时指出()要坚持文斗,反对武斗,坚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

关于1967年“五一”二十八中武斗事件的两份传单(上)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