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贺新郎by林笛儿

贺新郎by林笛儿.doc

贺新郎by林笛儿

何来地老天荒_
2017-09-2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贺新郎by林笛儿doc》,可适用于经济金融领域

贺新郎by林笛儿【内容简介】他是神童是才子是当今皇帝的智囊骨干。二十四年来才冠全国孤独求败。他是一把隐形的剑黑暗里在剑销中发出刺耳的战栗声朝堂之上的政客闻之色变。他有一支写尽人间悲欢离合的神笔举手投足令你笑、令你忧为追逐他的脚步偌大的京城满城空巷。他是战场上的一个传说英勇俊伟如战神一般。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呼:京城四杀手。某天四杀手齐聚到一个叫做龙江镇的地方遇见三位蓝姓佳丽。七月的秋阳下眩丽的桃花漫天飞舞令人心悸。。。令人摄魂。。傲慢与偏见爱情与阴谋。情场本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胜了又如何败了又怎样,【正文】《贺新郎》作者:林笛儿第一章恨君不似江楼月(一)龙江镇是个不算大也算小的城镇距离京城西京三四百里有官道、运河直接到达。小镇位于山陵起伏的盆地之上。一条壮丽的运河在这里放慢了流速形成了一个美丽的港湾。港湾里停了许多首尾相接的船只。而通住龙江镇的官道之上则是终年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这里即不是达官显贵聚集的京城也不是文人墨客钟情的江南胜地何至于如此喧闹,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小镇有宝便全国闻名。龙江镇面南背北镇北有一座山山上出产一种高岭土烧烤出来的瓷器光滑圆润像发着光的宝石薄如纸片轻轻敲着瓷面竟然能发出如乐器般的声音。自然而然许多有名的烧瓷工匠便聚集在此。傍晚时分站在山峦之上望着城里无数往上蹿升的烟云这个小镇仿佛正处于战火之中奇特的氛围和壮丽的景观美得令人屏息。龙江镇的镇南也有一座山那座山夹于几座高峰之间有一面的山坡得天独厚的雨水充沛、阳光直射层层叠叠的梯田上植满了上百年的茶树。这种茶用龙江镇里出产的白瓷冲泡口感极好如百茎素兰同雪涛并泻真正的色香味俱全故取名“兰雪茶”。龙江镇这一瓷一茶不谈在这南朝相近的领国达官显贵已拥有龙江镇的瓷器为傲非兰雪茶不喝。龙江镇一年上缴给朝廷的税收便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这样一块风水宝地当今天子还不视若心肝一般珍着。朝中六大部门在龙江镇都设有分部。每年的春季龙江镇会举行茶展秋季有瓷器集会这两次活动都是当今天子亲自来主持。工部为此特意修了运河与官道方便官员和各地的客商往来。龙江镇这弹丸之地俨然成了南朝第一花团锦簇之地。一早龙江镇的城门徐徐打开瑟瑟的秋风从山涧里吹进城中带着些许凉意。太阳刚在山头上露了个脸城门口的集市就热闹了起来。街角处挑着豆腐担子的老头扯开嗓门吆喝着一边恨恨地以瞪着对街和他比着嗓门叫的炒瓜子的大妈。卖鱼的往水桶里加着水新捞出来的大尾鲤鱼在水桶里起劲地扑腾着溅得水花老高把地面都打湿了好大的一片。那一边的早点铺支好了油锅伙计麻利地将捏好的油条下在沸油中随着“哧啦”声响那油条眨眼间便炸成了金色。集市间不时有挑着扁担、上面摆放了好几层瓷器的挑夫们熟稔自如地在人群中快步走动一点儿都不担忧人们的冲撞别人瞧着他们倒了捏了把冷汗。不远处的来福茶馆早已燃火煮茶了。厅堂中坐满了老客和外来的商人这几天议论的话题就是十天后将要举行的瓷器集会。四个伙计跑进跑出忙得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这时门外一阵銮铃轻响三匹骏马一先一后飞奔而来当先那人着一袭描金盘云的长袍腰板笔挺容色如玉眉目间透着股傲气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个名门公子后来跟的显然是两位佣仆面容一模一样只是衣衫一蓝一黑以示区别。三人齐跳下马茶馆掌柜忙迎上去早有伙计上前接过马绳。掌柜一斜眼瞧见两位佣仆均手捧一个大的包袱腰下佩长剑。“公子”这边请。掌柜可是多年的老江湖了识人无数脸面堆满笑地领着三人往里走找了个临街的雅座。他拿下搭在肩头上的布巾擦拭着桌子问道:“公子小店有包子、干丝、面条、茶水你要点什么,”那公子背着手面无表情象是没有听到他在说话一般不发一言。蓝衫佣仆拍了下掌柜的肩头示意他让开。“来壶滚烫的山泉水就可以了。”说完蓝衫佣仆解开手中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一块雪白的垫子放在椅中另取了一块雪白的方巾铺在桌上恭敬地立在一边那位公子方才撩开袍摆款款坐下。茶馆掌柜瞅着那绣着暗花绢丝的方巾心疼得直咧嘴。来福茶馆可是龙江镇上数一数二的干净的老店面厨子手艺好伙计手脚麻利来客无一挑剔。这到底是谁家公子爱洁得如此奢侈。佣仆的包袱象仙人的神袖掏掏里面什么都有。不一会桌上已放了一只茶壶、一只茶碗。雨过天晴般的青色纹路像鱼鳞般闪闪发亮。掌柜的在龙江镇开店多年知道这种色泽的瓷器极其罕见似乎只有向皇宫进贡的贡品中才会有这样的。他不禁多瞧了锦衣公子几眼。公子眉头一挑俊容一凛瞟了下茶壶。掌柜的忙哈下腰。。。不“公子息怒茶。。。水马上就到。”他转过身不敢怠慢到炉灶上亲自端去了。他猜测这位公子不是皇室子弟必然就是高官公子。他蹙蹙眉头这般讲究到苛刻、好洁倨傲的公子前一阵子好象茶客们提到过一位。“那是文轩公子。”锦衣公子的古怪行径也惹起了厅堂中其他茶客的注意不知谁低语了一句。“贺文轩公子,那个当今第一才子,”目光纷纷转向临窗的雅座。锦衣公子手摇折扇旁若无人地打量着窗外的街景。掌柜的一拍额头想起来了就是这位贺文轩公子。贺文轩乃当今极受皇上器重的贺丞相之子。他自幼聪慧知识面极广经史百家稗宫杂谈佛典道藏可谓无书不读。写文章也是下笔如神迅速成风。不象别的书生要闷上半月才能写出来。他写文的速度也惊人百韵长诗顷刻之间就能写成。他十二岁时便舌战群儒无人可敌。他的才气不仅表现在才学上他的书法与字画也是令南朝众文人高山仰止。他的书法粗犷有力擅长行草很有男子豪情气概。对于山水、花鸟等各种画体他都驾驭得非常娴熟。难得他还有一手绝妙的棋艺。当今乃太平盛世才子辈出但从没有一人在诗词书画围棋上胜过贺文轩的。二十四年来他孤独求败。皇上钦赐他“天下第一才子”的匾额。偏偏这天下第一才子无官瘾疏钱财真是把爱才惜才的皇上急坏了。人若有官瘾必结党营私若贪财则以权谋私。这么个清高雅洁的才子才是真正的国之栋梁。皇上是走前门走后门来硬的也来软的才说服了贺文轩在朝廷制定国策、发生大事时进宫为国家效力。贺文轩在朝中虽无一官半职却是真正的无冕之王。皇上对他那是个言听计从满朝文武是羡煞莫名。看了这些别以为贺文轩就是天一第一完美男人。其实不然。贺文轩非常傲慢他没什么朋友不是他交不到朋友而是他不屑于与一帮他所认为的俗人交朋友。一般的达官贵族也不在他的眼下纵是你金山银山堆在他面前想请他写幅字、画幅画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还有一个怪癖也是他与人疏离的原因。贺文轩爱洁成癖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与人不同毛巾、脸盆、碗碟洗头要换水十几次穿上衣服要掸十次上灰尘。他的两位佣仆贺东贺西换着班给他擦文房四宝等杂物他看的书别人更是碰不得。他有一间书房里面装满了藏书。有一次他的一位为数不多之一的好友过来看他他恰巧不在朋友便进他书房坐了会随意翻了翻书。从那以后书房他就再也没进去过。他如此的爱洁自然对女色也极少沾染。但他毕竟也是热血男子也是有生理需要的。他难得看上一位著名的卖艺不卖身的歌女让他留宿家中。月上中天烛光摇曳两人携手上床。可是他总是疑心歌女不干净于是让她反复洗澡到了凌晨时分他把她从头摸到嘴一边摸一边闻闻到歌女的私密处觉得有异味于是又让她去洗澡结果洗了三四次贺文轩还是觉得不干净最后天亮了所有的激情也消褪了这桩韵事不了了之。关于贺文轩的传说那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的。在南朝人的眼中贺文轩是个另类才子怪胎是千金小姐与皇室公主们的温柔“杀手”让人又敬又爱。任何女子不管你身份有多尊贵在他面前均柔如一江春水。只是贺文轩如远山只可仰观无法亲触。闲暇之余南朝人以谈论他为快。茶馆掌柜也是听一京城商人说起贺文轩轶事的想不到今儿还见着了真人。真是名不虚传哦~掌柜受不了的摇摇头去后面的厨房找了个看上去特干净的白瓷壶注上满满的滚烫的山泉水。穿蓝衫的贺东接过茶壶根本不让他靠近贺文轩。贺西已掀开自家携带的茶壶盖子里面放上一层上好的云雪茶泉水一倒进去立时一股清香满溢出来。贺文轩摇了摇折扇装似满意的微闭下眼嘴角勾起一缕轻笑。掌柜的拭了把汗脸上的笑方自如了点。。。。”街上突然响起一阵密集的锣鼓声惊得提壶的贺东把水都倒偏了滴“咣咣。。。。了几滴在桌上。“明日辰时”蓝家小姐在蓝荫园外抛绣球招亲喽~锣声过后一个锃亮的嗓门接着响起。喝茶的茶客纷纷拥出茶馆问那敲锣人“蓝家三位小姐呢是哪位小姐,”“这嫁娶长幼有序自然是大小姐。”“哦哦是丹枫小姐呀~”茶客颔首。贺文轩皱着眉睁开了眼端正的容颜上浮出一丝讥诮的神情。对面桌上一位身穿道袍的清秀小道士恰好从茶碗中抬起头对视上他的视线把他眼中的讥诮尽纳眼中。贺文轩冷漠地挪开视线。小道士眼眨了眨耸耸肩对着他施下礼“这位公子你对这抛绣球招亲似乎有不同的看法,”第二章恨君不似江楼月(二)七月天气风清云淡碧纱窗外飞进一片花瓣沾在雪白的方巾上。贺文轩吹了口气冷眼瞅着那浅粉色的薄片忽忽悠悠落在青色的砖地上鞋尖狠狠一碾顿作粉泥。他嫌恶地抬起脚贺西跪下地替他解开长靴另取一双白鹿皮靴换上。他缓缓地抬起眼打量着目不转睛看着他的小道士半新的道袍身子清瘦肌肤胜雪鼻梁挺秀嘴唇凉薄一派清心冷情的样貌但那股子出尘之气难掩骨子里的风神灵秀看了让人不觉心神一荡。“我还不知出家之人对这些红尘之事会如此关注。”贺文轩冷冷一笑。“我是暂住道观的俗家子弟现已离开道观也就是一红尘中人。公子刚才听到那锣声露出的笑意似乎对蓝家抛绣球招亲极为不屑。公子是觉着这举动好笑还是认为蓝小姐貌丑见不得人,”小道士一句紧似一句语气咄咄逼人。贺文轩听了他的话脸色不由一僵没好气地说道:“这类蠢事我向来不感兴趣。那蓝小姐我没见过不过想也想得出不会好到哪里去。”“此话怎讲,”贺文轩静静审视着小道士脸露不耐烦之色半晌才说道:“若是才貌双全的千金如同佳酿一般酒香不怕巷子深哪怕是在这边远的龙江镇自然也有公子良人上门求亲。现在一闺阁女子抛头露面搞什么抛绣球招亲必是嫁不出去了才来这一招吸引别人的眼球。”“公子未免太武断了吧~”道士淡然一笑拎起桌下的小包裹站起身来“也许那蓝小姐是想自己选夫婿不屑于媒妁之言呢~”“那这样的女子更娶不得了。”贺文轩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碗优雅地抿了口茶“在家从父出家从夫一个女儿家敢自已选夫婿还懂不懂三从四德,”道士清眸一眯语带嘲讽“不懂又如何,只怕那样的女子你想娶她还不嫁你呢~”说着他解开包裹掏出几文铜钱放在桌中扎包裹时贺文轩眼尖地看到里面放着一只棋坛。“不嫁更好这是本公子的庆幸。”贺文轩也不恼道士的话与他计较只会自降身份“小师父也会下棋,”他随意问道。小道士斜睨了他一眼没有理睬转过身去。“你敢不敢与我下上一盘,”向来只有贺文轩对别人鼻子朝天很少有人对他这般不屑一顾、冷言相讥的。他不禁有点发恼想戳戳这小道士的锐气。小道士身子一怔转过头挑衅地看着他“如果你输给我怎么办,”贺文轩阖上眼帘微微一笑傲然道:“如果本公子输了我就去把那位蓝小姐娶了。但是小师父你若输了呢,”小道士白皙的面容突地胀得通红他狠狠地瞪着贺文轩“我若输了给你端茶磨墨三个月。”贺文轩抬眼瞧瞧忍着笑的贺东贺西“听见没有人抢你们的饭碗哦~”他又把目光移向小道士上上下下扫了几眼轻笑一声“不过多一人本公子也养得起。”小道士后退一步秀眉微拧“公子的话说得未免太早了。”“早吗,”贺文轩一挑眉“其实早和晚都一样的。你去净手至少十次。”“呃,”小道士一时没弄明白。出门看热闹的茶客们折身回到厅堂刚巧听到了贺文轩与小道士的一席话一个个忙拥上前继续观看第二场好戏上演。“小师父贺公子嫌你脏要你洗了手再与他对弈。”茶馆掌柜凑过头附在小道士耳边低声道。“嫌我脏,”小道士低头看了下自已白皙纤细的双手一甩袖子“我还嫌他恶心呢~这棋不下了。”“是输不起吧~”贺文轩凉凉的嘲讽声从后面吹来。小道士阖上眼帘睫毛蠕动如扇他缓缓转过身咬牙切齿地说道:“好我去净手。”贺文轩朝贺东一挪嘴贺东跟上小道士监督他足足换了十次水直把一双小手洗得又红又白这才让他过来。贺文轩嫌厅堂杂乱让掌柜的把桌子搬到了后院。后院里的一株海棠正在谢落梁柱和砖的缝隙里飘荡着让人昏昏沉沉的海棠味。小道士过来时贺西已经在桌中摆好了棋盘和棋子。围观的茶客一见那棋子与棋盘不约而同齐发出一声赞叹。黑子漆黑一点无任何杂色在阳光下一照棋子通透晶莹呈碧绿或宝蓝之光而那白子刚温润如羊脂美玉微有淡黄翠绿色泽悦目和谐呈静美之态。这应该就是传说中云南永昌所产的“云子”了颗颗价赛珍珠。这子结实高抛落地而不碎拍于纹枰之上声音脆而不浮若与香榧木棋盘与之相配可以说是双绝。那棋盘不正是香榧木所制的吗,茶客们齐竖大拇指今日算是长大见识了。也只有文轩公子才配得上这般珍贵的。“云子”小道士面对贺文轩坐下仰起脸来淡漠的清眸对上贺文轩倨傲的眼睛“身体的污垢清水可以洗之。若心有污垢只怕是穿再干净的衣衫也是枉然。心洁则体洁体洁未必心洁。”“什么意思,”贺文轩合起折扇漆黑的眸光一暗。“希望公子棋品如衣品。”贺文轩冷哼一笑“你想用言词扰乱本公子的心绪,”“不敢~只是有些丑话先说为好。公子你要黑子还是要白子,”“本公子执白再让你十子。”贺文轩缓缓地展开折扇。“不必我输得起。”小道士一点都不领情。“好~”贺文轩朝贺东使了下眼色。贺东挥挥手让众人往后退退。小道士不再说话捏起一颗黑子放在棋盘左下角上的一点。贺文轩弯起嘴角长指夹起白子堵住了黑子的去路。四周鸦雀无声一阵秋风吹过花瓣如细雨纷纷而落落在两人的肩头膝间。爱洁的贺文轩破例动都未动。真看不出这小道士的棋艺还真是不错虽然不能与他抗衡但也要凝聚心力应付。这是他最近几年来遇到的最好的对手了。贺文轩心中对小道士不禁高看了几份。两柱香之后小道士的清丽的面容不知是因为阳光直射还是因为急躁比那枝头上的海棠花红得还要艳丽秀巧的鼻尖上悄然渗出密密的细汗。贺文轩瞧了暗自发笑。小道士拧着眉扫视着布满棋子的棋盘叹了口气面前这位狂傲的公子狂得原来是有几份资格。他的棋风慎密有无数引人入胜的型式和聪明绝顶的策略稍不留神便令对手成万劫不复。“我输了。”他沉吟半晌放下手中的棋子抬起头目光平直。贺文轩收起扇子很欣赏小道士的坦然与直率。他好整以暇地站起身有意捉弄道:“那月茶墨。。。”三的端磨。。。。小道士正色道:“我言而有信说到做到。但我今日输给公子他日不一定会输给公子。我呆在公子身边仨月到时候谁输谁赢很难知道。”贺文轩真想拍手叫好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输的比赢的还横的人。这孩子真是有个性他本意是整小道士一下当然不会真的要他为自己端茶磨墨。但现在被小道士一激他兴趣来了。“是吗那我真的要拭目以待了。不过小师父你到时再输了该怎么办呢,”“你要如何,”“终身在本公子身边为奴。”他到要好好教育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道士让他见识下什么叫真正的高手。“公子输了呢,”“听凭小师父发落。”小道士冷冷一笑举起手贺文轩抬手迎上一记巴掌发出轻响。“我离家多日请公子容我回家知会下爹娘免得他们牵挂。三日后还在这里我将跟随公子身边三月。”小道士又说道。贺文轩一双冷眸淡淡朝他扫去“是找个借口开溜,”。。。“你。。。”小道士紧抿成双唇眼中象是射出两道火来“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三日后我是会来的你来不来随你的便。掌柜的可以做个见证。”说完小道士拂开人群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你还告诉你姓甚名谁呢,”贺文轩瞪着那纤细的背影凉凉地问。“我姓萧。”一声清脆的嗓音传来人已出了茶馆。贺文轩轻挑长眉俊容掠过一丝讥讽。“公子时候不早了咱们走吧冷王爷怕是等急了。”贺西收拾好桌上的一切恭敬地禀道。“本公子就爱让他等他敢拿本公子怎样,”贺文轩口气不悦脸上却无恼色。贺西象是习惯自家公子这态度只是笑笑。贺文轩话虽那样说腿还是往外迈了。“掌柜的这龙江镇附近有几家道观,”茶馆掌柜忙上前一步“龙江镇附近没道观的离此五十里有座白云山上到是有一座。”贺文轩喔了一声对贺东使了下眼色贺东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扔给茶馆的。“那小道士三天后来了你好生留着他。”掌柜的眼都发光了一壶泉水换一锭银子也太赚了吧~他以无比诌媚的眼神目送着三人送马直到消失在街尽头方才转身。第三章恨君不似江楼月(三)那个时代制瓷还是一项高超的技术有许多技艺都是最高机密为了防止居心不良的人偷艺皇帝特批龙江镇不设旅舍。城里来的官员大部分留宿在行倌中有些经常往来的客商则在镇上置了房。朝中设的行倌根据官级不同档次也不同。三品向上的官员有自已的独立行倌三品向下的就住公共行倌。贺文轩三人在街上转了几条巷在一栋富丽堂皇的院落前停了下来门厅里守着的家人忙出来迎接另一个家人扭过身正要进去禀报贺文轩叫住了他。“不必了我自己进去。”家人知道贺公子与冷王爷私交甚好点点头照应贺东贺西去了。贺文轩走进正厅一位身着锦色丝袍、浑身散发出阴冷气息的男子坐在桌边。才刚入秋别人最多只穿一件夹衣这男子的领襟袖口却都缀着轻裘这身衣服换个人穿恐怕就显得累赘了但穿在他身上却说不出的妥帖舒服。他听到脚步声抬起头一双冷眸深邃得仿佛要溺死人似的。他其实面相不恶但不知怎的平常人见他不由自主地就会打个冷颤。贺文轩不是平常人。”“你笑一下会死人呀~他大大咧咧地走过去玩味地弯起嘴角拍了下冷炎的肩头“人如其名你名唤冷炎冷得名符其实为啥我从没见过你热火如焚的一面。”“我怕把你烧死皇上会拿我治罪。”明明是在说笑冷炎的表情和语气平淡无波。“你是皇上最疼爱的外孙、最信任的禁卫军总领不受任何部门束缚皇上直接钦管他舍得治你的罪,”“为了你他会的。”冷炎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贺文轩站着不动。冷炎皱皱眉多年的老友了知道他是个怪胎也不再多语爱站就站着呗。“别抬举我。”贺文轩扫了下桌上一堆制作精美的瓶瓶碟碟。“我可不是什么精英、栋梁之才让皇上如此青睐。”“这可不象大才子讲的话只有你抬举别人别人只能仰望你。怎么到现在才到,”“本想好好地品下龙江镇的兰雪茶不曾想遇到件趣事滞留了会。怎么你改行啦不研究百官改研究瓷器了,”冷炎名为禁卫军总领实际上的工作是暗中监督百官操行、节守。他就象是皇上插在黑暗之中的一柄利剑在西京城的上空飞旋着发出阵阵的犀利之声百官稍不经意就会被刺中。一旦刺中将是祸从天降。有了冷炎朝中的贪污、拉帮结派等一些歪风邪气到是好多了但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满朝文武谈起这位极少露面的冷王爷个个神色俱变只得夹着尾巴做人穿着小鞋小心翼翼地走日日夜夜祈祷千万别撞上冷王爷的剑上。冷炎私下被官员们悄”。贺文轩幼时与冷炎同在皇家学府读书两人一冷一傲比真正的皇谓百官“杀手子、公主们还多几份气派。英雄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贺新郎by林笛儿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