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论“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的影响课件资料

论“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的影响课件资料.doc

论“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的影响课件资料

李清越
2019-05-0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论“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的影响课件资料doc》,可适用于求职/职场领域

论“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的影响清代是中国历史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在康雍乾三世的发展下,到了乾隆时期,全国的人口突破了三亿的大关。由于人口的激增,人多地少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这使得大量内地贫民迫于生活的压力纷纷向外扩散。因此,形成了“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三大移民浪潮。其中的“走西口”,是包头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对包头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产生了很大的作用。走西口与包头方言概述包头与走西口走西口相关概述“走西口”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三次人口迁徙”之一,从明朝中期至民国初年四百余年的历史长河中,无数山西人背井离乡,打通了中原腹地与蒙古草原的经济和文化通道,带动了北部地区的繁荣和发展。造成“走西口”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恶劣的生存环境迫使农民考迁徙谋求生存。山西多沙漠和贫瘠的土地,常年受自然灾害的困扰,迫于人口和土地的压力,许多农民开始向内蒙地区迁徙以谋求生计。二是日益严重的土地兼并促使了农民的贫困化,农民自身缺少土地无法耕作,贫困日益加剧。清光绪三年至五年,山西等省大旱三年,出现被称为“丁戊奇灾”的近代最严重的旱灾,甚至部分地区寸雨未下。自然灾害引起的人口流迁,以忻州、雁北等晋北地区最为突出。三是内蒙古优渥的地域环境为“走西口”者提供了良好的谋生市场。内蒙地区地广人稀、土地肥沃且资源丰富且缺少政府的经济管制。这种宽松的社会环境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自然吸引了一批劳动人民背井离乡去内蒙开荒。走西口与包头阐述人口的流动,带动了文化的传播,而文化的传播又拉近了地区间的距离,增强了各民族人们的认同感。“走西口”这一移动浪潮大大促进了内蒙古地区与内地的交流,进一步增强了蒙汉之间的民族感情,同时也促进内蒙地区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发展。()促进了包头地区经济贸易的发展包括包头在内的内蒙地区一直以来的经济形式都很单一,而且游牧经济又带有很大的依赖性,所以对农耕经济的依赖性很大。一直以来,包头地区与中原地带都保持了互市贸易。而走西口的移民对于包头地区和中原的贸易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乔家大院的主人乔贵发即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原为山西祁县贫苦农民,因生活所迫,约在乾隆元年左右,“走西口”来到了萨拉齐厅老官营村,起先经营豆芽、豆腐等杂货,后在包头开设“广盛公”字号,经营粮食等货物,发家致富。包头地区与汉族地区的贸易活动,既丰富了包头人民的物质生活,加快了包头牧区与内地经济的一体化,也推动了归化土默特地区重要城镇的形成。()晋文化的扩张与传播大批“走西口”者将山西等地的文化因子及模式移入他们在包头的新居留地,使当地文化打上了晋文化特色的烙印。侯精一先生之所以在《晋语的分区》一文中,把包头方言划入晋语,就是看到了包头方言与山西方言在诸多方面的共同点。但由于在包头地区定居的山西移民,来自山西省的各个地区,所以它的方言又不完全等同于山西方言,而是在漫长的历史中,在继承和发展了山西方言的基础上,在吸收了当地少数民族语言后,融会贯通,最终形成的具有“西口”特色的新方言。包头方言的特点包头方言地理分布特征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包头的语言使用情况根据移民来源的不同而各有不同。包头当地人认为包头方言指的的是包头话,当地人称其为“此地话”。此地话主要是融合了部分蒙古语、满语的晋方言,通行于市区东河区、九原区的大部分和昆都仑区、青山区一部分和及各下属旗县。包头地区晋方言的形成归功于清末的山西“走西口”移民,山西移民将大量的山西文化带入到包头后与当地语言相互碰撞、摩擦、渗透和交融,最终形成了这种基本上以山西方言为基础,在音、形、义方面均有其特色的包头晋方言。包头市内大部分地区通行普通话,主要是建国初期京津冀等地区移民使用。由于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推行普通话,使用范围在逐渐扩大。通行于昆都仑区部分地区的东北话也是建国后援助建设包钢时,从东北工业基础移民来包头的东北人带来的方言。蒙古语是官方承认的正式语言之一,在全市机关单位和商店的招牌上均有使用,但民间使用人数很少。总的来说,包头方言的形成与其移民的历史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各个地方的移民不仅改变了包头的经济和政治状态,还与包头地区的蒙古族文化相互渗透相互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自己地方特色又有民族融合元素的方言。包头方言特点(一)包头方言语音的特点()声母:新派的包头话共有个声母,它们分别是z、c、s、b、d、g、p、t、k、l、m、n、ng、z、h、f、j、q、x、v、y、w,这与普通话出入比较大。而老派的包头话除了个声母外还有个卷舌声母zh、ch、sh、r,但是它们出现的频率比较低,并且分别不与z、c、s、z对立。包头话中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一些字会依照其语法作用的不同而读不同的音。如“去”字,读音两分,作动词时读keq(新派为qv),作助词时读geq。这在语言学上这叫屈折现象,多见于英语、法语等印欧语系的语言。()韵母:包头方言的韵母有个,分为单元音韵母、复元音韵母、带鼻音韵母和塞韵尾韵母。包头话保留了古代“入声韵”和“入声调”的特征,包头话有两套共八个入声韵母:aq、iaq、uaq、üaq和eq、ieq、ueq、üeq。两套入声韵母间多数情况下不对立,只在少数情况对立(如“吃ceq”和“擦caq”)。基于以上事实,多数入声字在包头话中都相互押韵,这在汉语的各种方言中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现象。包头话中的入声字和《广韵》中的入声字并不完全对应,出入十分大,这一点在各种汉语方言(保留入声者)中极其罕见,甚至绝无仅有。如《广韵》中,“六玉肉亿乙爆续冒”是入声字,而在包头话中是舒声字,一般认为这是入声舒化现象。另外包头话中有极其多的舒声促化现象,很多字都有舒促两读,如“指处子提才也依把下时”。包头话还存在丰富的鼻化元音。ingengong三个后鼻音韵尾在包头话中要带鼻化元音,实际发音为ie~nge~ngo~ng。()声调:包头方言的单子调有个,即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人声。普通话只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个调,没有人声。两者相比较,包头方言除了基本保留了古代人声字外,其余四调基本上与普通话呈对应状态,只是调值不同。包头话也有轻声,但是出现频率很低。相比起来,与包头话比较相近的包头近郊地区、鄂尔多斯、巴盟的方言中轻声则很多。另外,可能是受晋语五台片走西口的移民影响,在很多情况下会出现阴平与上声混同。例如:“昆”字为上声。(二)包头方言词汇的特点()重叠式丰富在重叠式中,包头方言的重叠式名词是最丰富的,数量也最多,主要有“AA式”、“ABB式”和“AAB式”三种。在普通话中,一般都是对于亲属的称呼使用AA式的表达,如“爸爸、妈妈、弟弟”等。但是,在包头方言中,AA式的组合普遍存在着,如“调调(小曲)、谜谜(谜语)、娘娘(祖母)”。包头方言的ABB式组合主要有四种结构,一是偏正型,前面的单音节语素与后面的重叠语素之间是修饰与被修饰的关系,如雪片片(雪片)和铁索索(铁索)。二是动宾型,前面的单音节语素与后面的重叠语素之间是支配与被支配关系,如插手手(裤兜儿)。三是同位型,前面的单音节语素与后面的重叠语素所指的是同事物,如头首首(第一胎生下的孩子)。四是“讫”头词重叠词根语素,重叠后与不重叠时的区别是重叠式多含有较小或可爱之意,感情色彩更浓重,如屹权权(树杈)、屹蛋蛋(小而圆的东西)。如《立春》里面王彩玲教她女儿唱的童谣就大量使用了重叠式:眼眼梅花点点鼻鼻油瓶匣匣脸蛋蛋粉罐罐嘴唇唇梅红红头发发观音菩萨萨腿肚肚,刘二圪梁火柱柱脚板板,油麻花花握散散()保留了一些古汉词和蒙古语借词对于包头方言中的蒙语借词,张清常先生在四十多年前就曾指出:“这一地区的方言里有较多的蒙语借词,这是此地词汇的特点之一”。后来,他在《漫谈汉语中的蒙语借词》中又说:“在元明戏曲小说里,在《元典章》、《元史》和元代白话碑里,都保留了不少借自蒙语的词,而且今天在内蒙西部方言里还有”。蒙古语词的大量吸收,不仅丰富了包头方言的词汇量,同时也使包头方言具有了明显不同于山西方言的地方特色,从而确立了其在晋语中的特殊地位。“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语音的影响保留了入声音调晋语中,普遍存在着某些古入声字今读舒声的现象。在晋语还没传入包头地区时,包头地区的方言受内蒙方言读音影响,连调模式复杂,并且在连读变调中往往显示出更多的单字调调类。入声是古汉语的四声之一,由三种不同的塞音韵尾p(b)、t(d)、k(g,h)构成,读音短促,一发即收。古代的入声字,在包头方言中绝大多数还读入声。由于包头方言和晋语一样,都保留k韵尾,所以具有入声音调是包头方言被划入晋语的主要考量指标。包头方言的入声韵多以喉塞音形式保留,并且相当一部分地区有舒声促化现象。如苏轼《水调歌头》词中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在古代本应该押韵的,但是由于普通话失去入声不押韵。在包头话中,这两句读作:“engyoubahueliha,quakyyoudyingdingcuequa”,通过对比可以知道,“合”ha和“缺”qua这两个字由于保留了入声所以可以很好地押韵。保留了上古读音现象上古汉语指的是商朝至汉朝时期的汉语。周祖谟先生曾指出,春秋时代的官话“雅言”,是以晋语为主的。秦汉时普通话则是晋语和秦语相互交融的产物。上古没有“知澈澄娘”这组四个知组声母,存在这将舌上音读作舌头音的语音现象,“走西口”的移民,将这一读音现象融入到了包头的方言之中,这在包头方言里也有确凿的反映。如“生火”为“凳火”,“鞋”发音为“嗨”。继承和发展了古代的分音词现象包头方言对于古代的分音词现象的表现即为把一个表示意义的字或者词,读成两个音,读法是按照反切的读音来表示。宋洪迈《容斋三笔·切脚语》曰:“世人语音,有以切脚而称者,亦间见之于书史中。如以篷为勃笼,盘为勃阑,铎为突落,叵为不可,团为突栾,钲为丁宁,顶为滴宁页,角为矻落,蒲为勃卢,精为即零,螳为突郎,诸为之乎,旁为步郎,茨为蒺藜,圈为屈挛,锢为骨露,窠为窟驼是也。”包头方言与山西方言一样,继承了这种“切脚语”现象,而且又发展出了大批的分音词。比如:棒子的“棒”,木棒的“棒”,包头方言是“不浪”麻杆的“杆”,麦杆的“杆”,包头方言是“圪榄”大街小巷的“巷”,是“黑浪”,等等,这些都是非常独特的。与山西方言不同的是,包头方言中使用的分音词并不仅仅是以单纯联绵词的形式存在,而是有多种形态。在包头方言中,分音词可以组成多字格的俗语,如丢跤跌骨拢、骨拢泡蛋、拨脚不烂手等。此外,还有一些较为特殊的构词形式。如圪溜料欠,其中包含了圪溜和圪料两个分音词,但是却只用了一个圪字,极其独特。“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词汇的影响晋语词汇,以其特有的词缀、古老的语汇、别样的结构,彰显着它的与众不同。侯精一在《现代晋语的研究》曾指出,内蒙古晋语词汇,在用词上与山西晋语比较,同多异少。受晋语构词的影响,包头方言的词汇保留了许多古代成语和古语词,同时还存在着大量特殊的附加式。保留了许多古代成语中国古代成语数量众多,包罗万象。据统计,常用的汉语成语就有多条,且四字成语占了。包头方言保存了许多不为普通话所继承的古代成语,这些成语的表达能力都很强,但是由于缺少使用已经逐步被人们给忘却。包头方言就对这些成语给予了大量的保留。如“梦生生雨”,在唐朝是较为通行的成语,延至宋代,诗词中也有很多的使用者。但是到了现在就很少有人会将其当做成语使用。包头方言保留了这一用法,代表朦朦细雨的意思,这与晋语的用法一致。“梦生生雨”这个词的使用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走西口对包头词汇的影响。“梦雨”来源于唐李商隐《重过圣女祠》诗曰:“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是典型的汉族文化,而“生生”是晋语当中叠词的使用。这一类的古代成语还有碍口识羞、远路风尘、散诞逍遥、守孤恋寡、手迟脚慢、四马攒蹄、抿耳攒蹄、同年仿岁、愁容苦相、铜钟亮瓦、防贼避鬼、坊邻左右、惜情护面、知脾合性、三回九转、灯笼火把、少调失教、尸山血海、一惊一乍、掏心挖髓等等。古语词的频繁使用除了保留许多古代成语,包头方言还保留了大量的古语词,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古语单字的大量保留。包头方言的日常话语中保留了很多古语单字,甚至有一些在现代汉语中已经不适用的单字。这些古语单字大多由中原地区传入包头,在日常生活中得到普遍的应用后得以保存下来,如将推说为揎,这在很多古代小说中都有体现,如《水浒传》里的“怎敢在娘子跟前揎衣裸体!”《东周列国志》第七十五回:“孙武乃揎起双袖,亲操枹以击鼓,又申前令二姬及宫女无不笑者。”以及龚自珍《书叶机》的::“叶君则揎臂大呼。”又如佯,在包头方言当中可以单用,假装的意思,“他就佯答应你的事儿了”(他就是假装答应你的事情)。佯还可以当成副词来用,是故意的意思,如“你甚也知道了,还佯问甚了”(你什么都知道,还故意问什么啊)这与汉语的使用存在很大的差别,汉语只有当动词用,而且还常与“装”组词使用,是假装的意思。包头方言古汉语的使用,是与晋语一脉相承的,或者说是走西口的移民将这些古语单字带入包头。这类单字还有瓯、钵、缀、粜、滗、嗾、拙等单字。()古语词的频繁使用。在包头方言中,许多古语词都可以在古代典籍中找到依据,而且这些词在汉语中已经很少使用了。如称星星为星宿,见于颜之推《颜氏家训·归心》的“天地初开,便有星宿”,将举止轻佻的人称为佻达,唐罗邺《蒋子文传》“嗜酒好色,佻达无度”也能找到这种用法。可以看出,古语词的使用,多数来源与古代诗歌和词赋,“走西口”移民在对古代典籍的理解中与包头原始民族文化相融合,在包头日常用语中保留了古代典籍中的古语词。存在大量特殊的附加式重叠式是汉民族极具民族特色的构词方式,与普通话相比,晋语的重叠词数量庞大,形式多样,表义丰富。重叠式构词法体现了包头方言与晋语构词法相同的又一重要特色。附加式由词根和词缀构成,而根据词缀所在的位置又可以分为前加式、后加式和中加式。在包头方言中,常用的前缀和普通话差别较大,而且大多都是用入声字,比较典型的就是“屹”字的用法。“屹”作次词头可以构成名词、动车、形容词、量词和语气词,如讫丁(高出表面的硬处),丁为单音节词,加了词头“讫”后构成了双音节词而且与不加之前的意思完全不同。包头方言的后缀相当丰富,除了和普通话一样常用的“子”、“儿”、“鬼”等,还有极具地方特色的如“的”、“屹蛋”、“马爬”、“外外”等。如侃外外,形容的是不明事理做事莽撞的样子,它是侃字加上外外为后缀构成三音节词,在词性上则是形容词。包头方言常用的中缀有“屹”、“忽”和“不”,其中,“屹”和“忽”既可以做前缀,又可以做中缀,而“不”则只能做中缀。“屹”作中缀既可构成名词,如“窑屹匠”、“实讫筒”,也可构成动词,如“洋屹装”,还可构成形容词,如“软坛筋”和“乱屹糟糟”。中间嵌入一个“不”构成的词中,以形容词为主,这一点上,中缀“不”不及“讫”的构词范围广。此外,由中缀“不”构成的词,多带有贬义色彩。如灰不滩是形容一片凄惨的样子,苦不外外表示愁苦的样子。结论方言是一种相对稳定的文化形态,包头方言不仅使包头地区人们交流的一种工具,更是包头地区文化历史变迁的见证。“走西口”将晋语带入包头,同时包头又吸收了当地蒙古族的语言和文化,造就了现今既有晋语特征又有自身特色的包头晋语。外地移民对于包头的发展,不仅是在经济上,在文化上的推动也是举足轻重的。立足于“走西口”这样的移民活动来研究包头方言,既可以窥知其窥知其源所自来和演变发展的轨迹,尤其是在方言词语本字的考证上,能够正本清源,释疑解惑,避免妄自猜测的错讹。包头方言会一直存在下去,而且会随之演化出新的语言、单词、字,这些都属于民间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对研究当地的社会文化风俗有很大的帮助。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论“走西口”对包头地区方言的影响课件资料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