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

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doc

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

李一琴
2017-11-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论W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朱刚“隐含的读者”是德国接受美学家伊瑟尔六十年代末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伊瑟尔是接受美学的主要代表他和HR姚斯在当时同时对统治德国文学研究和大学课堂的形式主义文本研究方法发起批判由于他主修的是英美文学使他得以很快把自己主要的学术著作在美国出版并长期活跃在美国理论界所以学术影响比姚斯更大。“隐含的读者”这个概念一经提出便受到文艺理论界的注意此后二十年里美国批评家对它的争论一直不断国内对这个术语也广泛使用但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属于误用。本文首先讨论这个概念的确切含义然后对它在理论上的得失作出评判。一“谁”是“隐含的读者”接受美学兴起于六十年代的德国在当代西方文艺批评理论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它对主导西方文论界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形式主义文评批判最为有力并最终结束了它的使命开当今“读者时代”之先河而“隐含的读者”所针对的正是形式主义的文本自足论。但接受美学对形式主义的批判却最终导致了自身的危机引发出后结构主义对“形式主义”进行新的本体思考对西方形而上传统展开更加深入的批判“隐含的读者”也因此不断受到挑战。从这个意义上说接受美学承上启下是当代西方文论发展的一个主要阶段而“隐含的读者”在其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尽管“隐含的读者”这个概念在批评界影响很大伊瑟尔本人并没有对它作多少解释他的一部重要著作的书名就是《隐含的读者》但书中对此根本没有细谈。比较完整的描述大概是《阅读行为》里下面这段话:如果我们要文学作品产生效果及引起反应就必须允许读者的存在同时又不以任何方式事先决定他的性格和历史境况。由于缺少恰当的词汇我们不妨把他称作隐含的读者。他预含使文学作品产生效果所必须的一切情感这些情感不是由外部客观现实所造成而是由文本所设置。因此隐含的读者观深深根植于文本结构之中它表明一种构造不可等同于实际读者。要理解这段话的含义首先必须了解伊瑟尔的现象学方法论。在现象学中意向性活动依赖于意向主体(cogitan)和意向客体(cogitatum)的存在通过双方的意向性互动最终揭示出意向客体的本质。文学创作与阅读中存在大量意向性活动因此胡塞尔创立现象学之后,把现象学应用于文学批评者不乏其人,英伽登、海德格尔、萨特、杜夫海纳、布莱、梅洛庞蒂及日内瓦批评学派等。伊瑟尔现象学阅读理论的独特之处在于他对文学阅读中的主要因素一一做了现象学阐释建构了一套最为完整的现象学阅读理论体系“隐含的读者”就是其中的一个现象学构造。由此可见以上的引文表明)隐含的读者是伊瑟尔用现象学方法对读者进行现象学透视的结果表达的是一个现象学读者模型一种理论构造不可把它混同于实际读者)但是在建构这个读者模型的过程中实际读者是伊瑟尔的意向客体该模型揭示的也是真实读者的现象学意义所以它和真实读者关系密切)隐含的读者说明的又不仅仅只是读者因为伊瑟尔最终的意向客体是文学阅读本身即读者文本的互动过程所以该“读者”必然要隐含文本的存在这也是它的现象学特征这个特征体现在隐含的读者独特的构成上。隐含的读者由两个部分组成:对应于“文本设置的情感”的是“作为文本结构的读者作用”对应于“读者的存在”的是“作为结构化行为的读者作用”。前者是一个现象学文本结构包括由各种文本视角交织而成的视角网、这些视角相互作用后形成的视角汇合点(即通常所说的文本意义)、以及外在于文本、供读者透视文本视角的“立足点”。从现象学角度看文本的视角汇合点与读者的立足点都是虚在的要靠读者的“结构化行为”即阅读行为来加以实质化。由此可见通过隐含的读者伊瑟尔至少想说明两点:文本的存在对任何阅读行为都是必不可少的离开了文本脱离文本读者的相互作用就不足以揭示读者的本质。八十年代读者批评家的特征之一便是纷纷建构读者模型用来说明各自的阅读理论较为著名的有姚斯的“历史读者”J卡勒的“理想的读者”M瑞法代尔的“超级读者”,G普林斯的“零度听众”C布鲁克罗斯的“代码读者”N霍兰德的“互动的读者”及W布斯后于伊瑟尔使用但含义完全不同的“隐含的读者”。伊瑟尔读者模型的独特之处在于它超出了普通读者的界限不仅依靠现象学在读者模型中设置了读者反应“投射机制”(即读者的结构化行为),而且还在其中设置了引起读者反应的“召唤结构”使得召唤投射互为依托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后结构主义曾抓住伊瑟尔上文中的一句话(“隐含的读者观深深根植于文本结构之中”)对隐含的读者观提出过尖锐批评说它过分依赖文本形式主义色彩太浓但这种批评显然有些断章取义因为他们忽视了这个读者模型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即“作为结构化行为的读者作用”。当然伊瑟尔本人出于某种需要在谈论读者时也很少提及存在于隐含的读者中的这个读者反应投射机制。其实正是读者的积极介入才激活了文本自身的“召唤结构”也才为伊瑟尔建构读者的现象学阅读模型打下基础。由此可见本节的标题“谁是‘隐含的读者’”并不恰当应当问的是“什么是‘隐含的读者’”因为隐含的读者说明的是伊瑟尔的整个现象学阅读理论以及读者在这个理论中的位置与作用正如伊瑟尔曾以同样的方式建构了他的现象学文本即由艺术极与审美极融合而成的“文学作品”以及由不同的读者文本交流模型构成的现象学文学交流理论。因此我们不妨把“隐含的读者”作为真实读者的一种现象学表现说明的是一般读者的一种本体存在方式。二对隐含的读者的误解如果说“隐含的读者”实际上是一种现象学建构表现的是伊瑟尔对读者“本质”的思考说明的是整个阅读活动中读者、文本及双方不可避免的相互作用“隐含”在阅读活动的整个过程及伊瑟尔整个阅读理论之中可见这个“读者”其实与实际读者没有直接的联系主要说明的也不是他的实际阅读而常见的误解就是把它等同于真实读者及其阅读体验尤其是把它误解成作者在创作时“隐含”于文本中的那种读者有意让实际读者在阅读时加以实现并让批评家以这种实现的程度作为阅读有效性的依据。如PJ拉宾诺维奇就把隐含的读者理解为“执行某些阅读活动的读者这些阅读活动是由特定文本采纳的策略所要求的”TF博格也把隐含的读者等同于文本所要求的读者并认为伊瑟尔相信“阅读的最终目的就是争取做隐含的读者当时的读者如此此后的读者也如此。”T伊格尔顿的解释同样是误解:“每一部文学作品都基于其潜在的读者而作包括该作品为谁而创作:每部作品都把伊瑟尔称之为‘隐含的读者’囊括在它的代码中在它的每一个行动里都暗示着它所期待的那位‘听者’。”这种读者的较早版本是W吉布森五十年代初提出的“模拟读者”(themockreader)。他认为真正的作者“既费解又神秘”重要的倒是文本中“虚拟的叙述者”。吉布森的主张有些近似于新批评的“意图谬误”论不同的是他同时为这个虚拟的叙述者安排了一个听众这位“模拟读者”“主动采纳文本语言要求他采纳的那一套态度具备文本语言要求他具备的品质”因此可以积极介入文本和虚拟的叙述者形成对话。吉布森断言真正的读者只有成为模拟读者才可能进入读者的角色从阅读中得到愉悦。“模拟读者”明确地提出了读者的作用这在新批评仍然占统治地位的年代的确难能可贵但更重要的是真实作者虚拟叙述者之分导致W布斯在十年后提出真实作者隐含的作者之分后者通过文本中表露的信念与价值观得到表现而且布斯还根据隐含的作者提出了一个与之对应的读者:“简言之作者(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自己的形象与一个读者的形象在塑造第二个自我的同时塑造了自己的读者所谓最成功的阅读就是作者、读者这两个被创造出的自我完全达到一致”。此时布斯并未给这个由作者创造的读者冠以什么称谓但伊瑟尔在提出“隐含的读者”时显然受到布斯的影响同时却没有考虑到这两类读者会如此风马牛不相及。更糟糕的是布斯在《小说的修辞》年修订版中明确地把这个读者称为“隐含”的读者即文本或作者要求真实读者必须成为的那类读者给后来的评论家造成理解上的混乱。造成这种混乱的另一个原因是当代评论家对这个术语的滥用正如后人滥用“期待视野”这个术语一样随意赋予它各种含义使它离姚斯初次使用时的本意越来越远。对“隐含的读者”的另一种误用是把它等同于真实读者的一般抽象模式。如I麦克林就把它作为一个真实读者说它代表文本中各种视角点游离于其中从事着一致性建构并在文本的引导下归纳出一种文本阐释。麦克林可能并非真的认为伊瑟尔的现象学读者就是真正的读者但这种描述却偏离了伊瑟尔的本意:隐含的读者并非“做”这些事情而是所有这些的抽象概括。S麦娄则断言伊瑟尔的读者“其功能在某些方面类似于费希的‘有知识的读者’。”费希的这个读者拥有三种能力即文本语言能力语义能力以及文学能力实际读者只要拥有了这三种能力就能成为“有知识的读者”来实现文本中蕴含的一切潜在意义。由此可见费希的读者是现实读者的理想化形式虽然他也是一个读者模型却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另一类读者模型。以上对伊瑟尔“隐含的读者”的误解在国内也屡见不鲜原因之一是这个术语的汉译。原文“implied”首先是被动态其次该词在这里的确切含义是“蕴含”、“隐寓”在伊瑟尔现象学语境中它的实际主语(使动者)应当是“伊瑟尔现象学阅读理论”因此正确的理解是:这是一个由伊瑟尔现象学阅读理论所蕴含的读者模型阐明的只是读者、文本的相互关系和真正的读者并没有直接联系。尽管由于习惯的缘故本文仍然使用“隐含的读者”但必须指出的是把“implied”译成“隐含的”不仅会模糊这个词的准确含义而且会导致理解上的误差。三隐含的读者观的理论局限伊瑟尔在总结前人的读者模型的基础之上并结合自己的阅读理论提出了“隐含的读者”因此这个读者模型具备了某些独特的理论长处。首先它不再直接对实际读者本身进行理论概括而把关注点放在读者所具有的交流“潜势”上因此既摆脱了因实际读者具有异质性而极难概括这个理论困境也避免了因此而对读者进行理想化处理使隐含的读者可以用来阐释一切读者及其阅读行为。其次它以现象学为理论基础在建构读者模型时从文学阅读的整体出发使读者成为阅读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同时也使交流过程成为读者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此外由于它的这种独特构造使得读者的地位得到空前的突出因此对形式主义的评判也显得尤为有力。但和伊瑟尔的其它主要理论一样隐含的读者观本身也含有明显的理论局限。伊瑟尔虽然想竭力避免使隐含的读者带上诸如费希的读者那样的理想化品质实际上却也赋予它一种特殊的性质即不定性。在伊瑟尔所有的现象学模型中不定性在隐含的读者身上表现得最含糊却同样对这个读者模型造成了危害。不定性首先表现在隐含的读者所包含的文本结构里这个结构依靠对文本内容的选择(即“保留内容”)和对所选内容进行视角安排构成文本的“召唤结构”这个结构的基础就是不定性。文本中的“空白”越多否定越强文本视角段间的活动便越激烈对读者的吸引力也越大读者的“结构化行为”就越强文本读者间的交流也就越活跃。但是文本空白本身其实是无法确定的虽然作者创作时可以有意识地安排一定量的不定点但在具体阅读中这些不定点不一定会得到填补。如李白诗《忆东山》:“不向东山久蔷薇几度花,白云还自在明月落谁家,”诗中的“东山”“蔷薇”“白云”“明月”皆双关语隐喻地理、建筑名不作说明很难看出这些“空白”。其次不定点填补活动的减少并不意味作品审美效果会减弱。曾有读者回忆中学时代读这首诗的情景当时大部分同学都对诗中的隐喻不甚了解但都被诗所深深打动后来了解了诗的背景读来反觉趣味大减。此外很大一部分文学作品(如古典作品儿童文学宗教文学)并不靠伊瑟尔所谓的空白来吸引读者的兴趣。实际上伊瑟尔本人也把此类作品排除在“优秀”作品之外因为他的“空白”有特定的含义即专指对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意识形态进行颠覆后造成的不定状态。但是以作品“否定”与否作为其价值判断的标准无疑站不住脚因为在很多情况下否定和肯定相辅相成无法截然区分。弥尔顿写作《失乐园》的目的是要“证明上帝对人类的公正”说教性质显而易见但这部史诗又明显不属于“肯定文学”因为其中不乏作者对社会、宗教、政治的大量反思。中国的禅理诗要表达佛教教义说教性也不言而喻但优秀的禅理诗其说教性往往被艺术性所掩盖而且在说教的背后也时常有对时政的针砭。伊瑟尔在现象学读者模型中强调文学的颠覆性自然有其历史原委:为了冲破形式主义的藩篱挽救在德国已濒于“死亡”的文学研究伊瑟尔必须呼应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使自己的研究和当时西方激进的文化运动相一致。但是把文本中空白的数量和读者体验到的颠覆性的强弱作为自己理论的基础并以此为据来衡量文学作品价值的高低则无疑走到了极端使伊瑟尔的现象学阅读理论在应用上有很大的局限性“隐含的读者”也由一切读者的普遍模型变为特定情境下特定读者的特定模型这显然违背了伊瑟尔的初衷。有意思的是尽管伊瑟尔竭力要把社会历史拉进他的现象学理论但这却和现象学本身的要求不符所以不少批评家指责伊瑟尔陷入现象学的牢笼。根据胡塞尔现象学理论意向性主体在对意向性客体进行现象学观照时应当用括号法把一切个人情感、他人先见、社会规约“存而不论”这样在意向性活动时才不会扭曲被观照物的“实质”。因此在建构“隐含的读者”时伊瑟尔一方面以“保留内容”等方式使它具有社会性一方面“又不以任何方式事先决定他的性格和历史境况”但问题是这样的读者是否真正具有社会性。伊格尔顿曾指出:“伊瑟尔的确意识到阅读的社会维面但却有意主要集中于‘审美层次’”因此他的读者并没有立足于历史。苏莱曼也认为伊瑟尔的读者“不是具体历史境况下的个体而是一个超越历史的思考者他的思维活动不论何地都千篇一律。”她承认伊瑟尔想把历史拉入现象学模型之中但结果隐含的读者仍然只是“隐含”的而非具体环境里的实际读者。应当承认这些批评是中肯的。伊瑟尔阅读模型中反映的社会现实至多只是现象学意义上的现实并不能反映真实的历史境况隐含的读者虽然具有一定的历史维面但并不能表现现实中千变万化的读者对文本的不同反应。《隐含的读者》是伊瑟尔当时一部重要的论文集除一篇理论文章外都是利用现象学批评原理分析具体的文学作品或者说都是对“隐含的读者”的一次次实现(这也是该书书名的意义所在)。但这些批评实践几乎千篇一律:不论什么人物形象不论怎样的具体描写也不论处理的是什么主题伊瑟尔看到的只是同一件事物即对社会传统意识形态的否定。鲁迅先生说过:“文学虽然有普遍性但因读者的体验的不同而有变化”(《花边文学看书琐记》)因此基于隐含的读者模式之上的批评实践难免机械化、程式化之嫌。在一次采访中曾有人问伊瑟尔:“你认不认为自己太过于专注美学而不顾政治或政治性不够,”伊瑟尔辩解到关注审美本身便是一种政治投入因为“我一向把它(审美)当成暴露缺失、颠覆僵化、揭露掩饰的利益的一种方式。”实际上伊瑟尔在这里并没有直接回答对他的提问因为他的现象学方法论使他很难关注文学接受中的具体社会政治因素以及读者在这种接受中的具体社会存在。注释:但伊瑟尔本人并不喜欢“接受”(reception)一词因为这个词实际上概括的是姚斯的阅读理论伊瑟尔本人更愿意用“effect”(作用、效果)来描述自己的理论见Iser“ReaderResponseCriticisminPerspective”ChangesandChallenges:TheRoleoftheFutureUniversitySeoul:HanyangUP,据S费希说伊瑟尔的两部主要著作(《隐含的读者》和《阅读行为》)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的销售榜上仅次于德里达的《论书写》,见SFish“WhyNoOne’sAfraidofWolfgangIser”DiacriticsVol。“形式主义”在后结构主义理论中指涉相当宽泛但这里的“形式主义”主要指囿于对文本本身进行细读的批评理论如俄苏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及与此相似的种种批评流派。八十年代初的伊瑟尔费希之争便是一例它起于读者批评理论内部通过审视接受美学深刻地思考形式主义在更深层次上的各种表现见Fish,StanleyE“WhyNoOne’sAfraidofWolfgangIser”andIser,Wolfgang“TalkinglikeWhalesAReplytoStanleyFish”ibidVolIser,WTheActofReading,ATheoryofAestheticResponseBaltimoreandLondon:TheJohnsHopkinsUP,pp为了表现文本的开放性伊瑟尔对文本进行了现象学透视从中发现了文本的“召唤结构”。这个结构由两部分构成:文本的“保留内容”(repertoire)指文本取自于现实的社会文化现象尤指在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思想体系、道德标准、行为规范以便对它们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召唤”读者对此予以否定而文本“策略”指的则是作品对其保留内容进行艺术加工即安排文本视角以便更好地吸引读者。由此可见在伊瑟尔的现象学文本中不仅有文本结构还包含有读者的存在。这里所说的本体存在指的是现象学意义上的”本质存在”对应于“表象存在”。胡塞尔曾对此有过解释:”一件独立存在的物体不是简单地或宽泛地独立物一个独一无二的‘某处某物’般的东西而是有它自己恰当的存在方式有它自己的本质属性这种属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它因为它正是如此这般被‘自我建构’的(这就是‘事物自身的存在’)”见Husserl,EdmundIdeas:GeneralIntroductiontoPurePhenomenologyTransWRBoyce,NewYork:TheMacmillanCompany,p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伊瑟尔的隐含的读者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