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doc

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doc

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

上传者: 再也感觉不到你de温柔 2017-09-2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主题内容包含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向蒙(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湖北武汉)符等。

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身份危机下的救赎试论汪精卫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外交活动向蒙(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湖北武汉)摘要:年初重庆国民政府宣布和英美等国达成协议收回诸国之治外法权以及租界这是中国外交史上的大事件。我们似乎刻意忽视了中美两国签订条约的前两天当时汪精卫组织的南京国民政府同日本政府也达成了类似的协议恢复中国政府对于租界的各种权利。本文试图从分析当时一些外交档案出发以一个更加客观的角度去探究汪氏政权这一外交活动的意义及考虑。关键词:治外法权汪氏政府日本和平运动中图分类号:K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汪精卫组织之南京国民政府从它成立的那一天起就与卖国政府、汉奸政权、伪政权等称号联系在一起历史也证明了这一政权的非法性。但是当我们抨击汪氏政权之时断不能全盘否定其所有政策或者行为这一点是我在探讨问题时所秉承的出发点以客观之态度尽量还历史之原貌。民国三十二年一月九日日本政府与南京汪氏政权签订《中日关于交还租界及撤废治外法权之协定》规定将日占区公共及日本租界早日交还汪氏国民政府日本所享受之治外法权也予以取消。随后汪氏政权在日方的的协助下亦和意法等国达成协议废除租界及治外法权。这一事件连同后来的重庆国民政府与美英等国签订的相关协议构成了中国近现代史上极具转折意义的外交突破。对于这一里程碑式的事件笔者有诸多的疑问比如说为什么这一事件会发生而且还集中在年这一时段上又是为什么完成这一外交壮举的政府竟然包括我们口中的汉奸政府日本方面又为什么能给予当时的中国以这些权利。这些问题笔者在下面的文章中将一一探讨。一、同盟与订立新约汪氏政府收回租界和治外法权是日本战时对华外交政策的关键部分这一政治筹码早在日方对国民政府劝降时就已经出过:“中国承认日本人在中国国内居住、营业之自由日本承认废除在华治外法权并考虑归还日本在华租界。”(P)在筹建汪氏南京政权之时日方与汪精卫集团又签订了《日支新关系调整纲要》纲要称:“考虑租界及治外法权等之交还。”(P)于此可以发现日本意图同中国达成新约的意图并不是出于年到年的偶然事件下的应急举措而是其长期对华战争策略中的一部分日本政府发动对华对东南亚地区的侵略时所打出的旗号便是“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即在日本的领导下彻底摆脱英美等国的影响力建立一种新的东亚各国之间的秩序。自然如果日本政府想要获得东亚地区各国的支持就必须在征服一些不合作政府的前提下给予合作政权以一些实惠以表明日本政府建立秩序之决心。而治外法权与租界权是国家间不平等的标志性符号日本政府知道废除这些特权对于帝国的损害较之东亚各国的合作显然是微不足道的加上此举亦可有攻击欧美之外交政策之实效。汪精卫政权外交部长褚民谊曾在收回上海公共租界之后致电日本外务大臣称:“上海公共租界向为英美侵略敝国及大东亚之最后大据点此次收回足使盘踞租界内置英美侵略势力完全肃清回复其本然之姿态此于敝国自主独立之完成大东亚战争有极大之裨益。”又如陈公傅在年月日发表告市民书称:“上海公共租界的收回毁灭了英美侵略东亚和中国的前哨……不只廓清英美的残余势力尤在于廓清英美的残余思想。”可见很早以前这项外交计划就出现在日本对华策略之中。年月日日本中途岛战役失败丧失太平洋上主导权。面对日益困难的战局日本政府开始寻求更大程度上的、被占领国给予的支持。日本意图将汪精卫政权拖入到其大东亚圣战中去利用中国之人力物力资源去换取对英美战争的延续。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也为了缓和被占领地人民的抵抗情绪年月日日本大本营和政府联席会议通过了《以,完成大东亚战争处理对华问题的根本方针,为基础的具体策略》日御前会议通过相关文件正式实施“对华新政策”。这一政策一重要内容就是涉及到治外法权问题:“对于在中国的租界、治外法权和其他特殊的各种形态应以尊重中国主权和领土的精神为基础设法尽速予以撤销或者予以调整……加强国民政府的政治力量……以坚定的决心和信念在各方面讲求自强之道广收人心。”(P)日本提出对华的新政策从其自身利益考虑应该是为了换取同汪氏政府在二战中的同盟同时这也是日本政府对于美英等国同重庆国民政府商讨新约问题的回应意图表明自己才是中国人民的盟友的姿态更加重要的一点考虑可能在于意图否定重庆政府的合法性因为“废除治外法权等问题”是双方为合法代表政府的前提下才能进行之谈判。所以和汪精卫政府的签订新约也是其年初颁布的《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政府声明》外交态度的延续。我们从日本国同汪政府订立之《日本国与中华民国同盟条约》第一条:“中华民国及日本国为永久维持两国间睦邻友好之关系应互相尊重主权及领土及领土并于各方面讲求互助敦睦之方法。(P)中可以看出日本如果想建立同汪精卫政府的同盟关系不只是傀儡国与宗主国之间的双簧因为同盟条约的制定必须以尊重对方的主权为基础当我们对比日本同其他占领国之间的同盟条约(P)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汪氏国民政府之地位要大大高于其他占领各国在此同盟条约中没有一些明确的掠夺性、殖民性条款。所以日本国对待汪政权至少从表面上是平等的姿态而给予诸如“废除治外法权”之类的恩惠是日本当局认为合适的筹码。二、合作与权益争取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汪精卫政权有着太多的情绪化评价对于汪氏所提之“曲线救国”“和平运动”等政治理论嗤之以鼻但是当我们站在一个更加客观的角度去考察汪氏政府在日占时期的一些外交政策虽然其出卖国家主权和利益的特征十分明显但是我们也同样可以发现一些不同于我们传统印象的东西。在与日本商讨废除治外法权和租借地的问题上我们从今天的一些记载上看显然可以看出汪氏政府的积极姿态据此我们有必要探讨汪氏政府持这一积极姿态背后的因素。首先我们必须明确这样一个事实汪精卫曾多次强调其另建南京国民政府之目的是在日本第三次近卫声明以及重光堂会谈的基础上谋求中日之间的和平就笔者看来汪氏之动机未必是为了出卖中国之主权其组建南京国民政府以及后来一系列的政府行为都是在其“和平运动”的理论下开展起来的。不论汪精卫政府在后来的政府行为中出卖了多少国家权益但是至少我们应该明确其无故意卖国之祸心甚至主观上是求国之大义。在明确了这样一个前提后笔者认为汪氏政权同日本签订新约不能单纯的认为是日本单方面的宗主国对于傀儡政权的外交双簧行为这也应该是汪精卫政权对于“和平运动”理念的坚守和扩展和平不是最后的目的汪氏政权还想通过在日本的控制下谋最大之国利。虽然其想法在今天看来有些肤浅但是这样的外交行为确实是其所谓的“曲线救国”“和平运动”之外在表现在收回上海的公共租界之后周佛海说:“百年来英美等国经营中国之根据地从此消失…和平运动是否成功固属将来问题但历史总可算有一笔交代矣~”(P)在周佛海口中可以清楚的看出他将收回租界看做是和平运动之组成部分。其次这样的外交行动是其展现给国人以及世界不承认其政权合法性诸国的外交秀其目的就是表明其政权之合法地位与重庆国民政府争夺影响力。年到年这两个国民政府都不约而同地将外交的砝码压在了同自己盟国争取“废除治外法权以及租借地”上在得知“中美平等新约”将要公布之时为了抢在重庆政府之前实现“国父之遗愿”汪氏政权同日本方面提前签订条约蒋介石在当日的日记中写道:“日汪先行发表伪废除不平等条约殊为遗憾。一般人士虽明知伪约为儿戏然而中美新约继其后发表未免因之减色。”汪氏政权抓住英美放弃之权益为虚权而自己从日本方所“争取”到的是实实在在的国家主权这一政治噱头抓紧自己的宣传攻势收买人心这是汪氏政府所非常看重的。此外我们不能否认汪精卫等人对于中国命运之责任心这一点我想从汪氏等人以前之行为可以清楚看到就像周佛海在签订新约之后感慨道:“所谓不平等条约大部已由吾人手中取消矣。和平运动至此有一交代居心之苦某国之忠天下后世或可见谅矣。”(P)与重庆政府的斗争在汪氏政权眼中还不是最为艰难的最难得是要和扶持自己的日本政府较劲从前面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汪精卫政权从其诞生之日起其自身就不是以傀儡政权为定位的这也决定了他与日本占领者之间是一种微妙的合作以及对抗的关系这一点我们从两者之间签署的一系列条约以及一些谈判记录中可以清楚的得见。所以当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遭遇逆转之后南京的汪氏政权便理解为这是扩大其自主权力之良机对于汪氏政权而言日本不能战败但是自己也必须在日本手中获得完全之独立。在这种方针的指导下汪氏集团提出了一系列扩大自主行政权力、回收国家主权的要求并以此为条件参与到与日本的同盟中去。如果我们比较日本同汪精卫政府签订的《日本国与中华民国间关于基本关系的条约》和《日本国与中华民国同盟条约》可以明显地看出汪氏政府争取到了更大的独立权利。在日本急于利用汪氏政府力量控制中国占领区去支援其战争时汪氏政权便利用这一资本督促日本实现其之前“废除治外法权”等承诺。三、汪氏政权收回“治外法权”及“租界”之影响日本政府与汪氏国民政府签订的这一新约其“宣传价值不可低估。通过放弃租界、转让‘敌国’财产的办法,日本人达到了一定的目的,能持之以理地辩解,放弃了一些实实在在具体的东西。而英美在其新条约中,只不过放弃了不再属于他们的东西。“这确实奏效,……对华新政策的成功并不取决于中国得到多少好处,或给汪精卫多少实权,而取决于该政策赢得占领区利益集团支持的程度。”从英国外交官的这一番评述中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日本政府以订立新约为核心的的对华新政策显然取得了一些宣传效果。但是由于日方所处的战争状态以及其对于中国之野心使得日本放弃这些特权显得不是那么彻底汪氏政府和日本政府所希望看到的政治局面并没有出现即“获得占领区利益集团的支持”。从更大的角度去考察的话我们可以将汪氏政权收回租界权利以及废除治外法权的行为连同同期的重庆政府和英美等国签订的类似条约联系到一起我们可以说不论是汪氏政权还是重庆国民政府都利用与盟国之间的合作关系成功的实现了中国外交史上的最大突破废除了诸多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虽然随着日本的战败汪精卫政权的覆灭这一影响力并没有持续下来但是这样具有意义性的外交行动毕竟是真实存在于汪精卫政府的外交行动中的。虽然历史没有假设但是我们可以大胆想象一下如果二战中德日意大利取得了胜利那么汪精卫政权所做的上诉努力是否具有一定意义呢,汪精卫政权所展开的收回“租界”以及废除“治外法权”的外交活动是其实现其政治理念“和平救国”的外在表现不能否认汪氏政权在这一问题上所作出的努力但是也绝不能因为这样就对汪氏政权做过大的正面评价。我们必须看到这一外交活动是建立在二次世界大战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外交策略性政策不论英美还是日德都将其作为政治筹码来巩固与中国(蒋、汪)之同盟。在中国方面由于分属两大阵营的两个政府的存在其内部的合法性身份的斗争决定了在订立新约过程存在一种微妙的刺激性作用。此外在考察汪氏南京政权的相关问题时需要注意到他与日本政府之间的双重身份关系以及战争状态下的控制与反控制斗争我们不能因为民族情绪错失探清历史真相之机会。参考文献:〔〕黄美真张云汪精卫集团投敌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复旦大学历史系日本史组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G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石源华汪伪政府收回租界及撤废治外法权论述C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上海档案馆日伪上海市政府档案出版社,〔〕(日)外务省日本外交年表和主要文书()G〔〕复旦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教研组中国近代对外关系史资料选辑(第二分册下卷)G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周佛海周佛海日记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屋奎二蒋总统秘录M台湾中央日报出版社〔〕(加拿大)大卫巴雷特GV基特森就日占区年度政治形势给英国外交部的报告A单富粮英国外交档案有关汪精卫“和平运动”及汪政权的部分历史档案文件C民国档案(责任编辑孙国军)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7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