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

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doc

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

用我旳愛填满你的生活
2017-11-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第卷第期(年第期)湖j民族学院(哲学社会科学版)JoinhalofHulJciInstituteforNationalities(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s)NOVoNOo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干平上I(恩施州民族研究所,湖北恩施)摘要:武陵地区的族际通婚经历了四个历史时期,其族际通婚曲线发展的历史轨迹,揭示了该地区民族关系曲折发展的历史过程族际通婚范围逐渐扩大,对象逐渐增多的发展规律,揭示了该地区民族关系由恶性循环逐渐向良性循环发展演变的客观规律关键词:武陵地区族际通婚民族关系演变过程中图分类号:C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民族社会学认为,族际通婚是衡量民族关系的一个重要指标,它能够反映民族关系的深层次状况笔者拟从族际通婚考察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认为族际通婚是测度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晴雨表,它能够适时反映该地区民族关系的真实状况本文通过论述武陵地区四个不同历史阶段的族际通婚情况,分析该地区民族关系发展演变的过程和规律,认为武陵地区族际通婚曲线发展的历史轨迹,揭示了该地区民族关系曲折发展的历史过程族际通婚范围逐渐扩大,对象逐渐增多的发展规律,揭示了该地区民族关系由恶性循环逐渐向良性循环发展演变的客观规律一,先秦时期的族际通婚和民族关系先秦时期,武陵地区的族际通婚以上层统治者之问的个体通婚为主,以局部地区的规模通婚为辅据文献记载,最迟从楚共王在位时,巴楚公室就已联姻通婚《华阳国志巴志》载:"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封于巴"《左传昭公十三年》载:"共王无冢嫡,有宠子五人,无适立焉乃大有事于群望,而祈日:'请神择于五人者,使主社稷'乃遍以璧见于群望日:'当璧而拜者,神所立也,淮敢违之'既乃与巴姬密埋璧于大室之庭,使五人齐,而长人拜"因周代有"妇人称国及姓"之制J,因此上述记载不仅证明楚共王曾娶巴姬为妻,而且反映巴姬及其子在楚国十分得宠另据《华阳国志巴志》载:巴在"战国时尝与楚婚"表明巴楚之间的通婚柱战国初期仍然得到延续从考古资料分析,巴楚量室通婚推动了民间通婚的初步发展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峡江地区多次发现巴楚共处一地的文化遗址和墓葬,表明在巴楚杂居的峡江地区,已产生了民间的规模通婚,形成了一定规模的民族融合,否则她以形成具有巴楚文化特质的巴楚文化,因此有学者认为"民族融合的结果"是巴楚文化的四个主要威因之一,"民族间的联姻通婚"是巴楚文化的四个主要特征之一Llj由此判断,由于春秋战国时瑚巴楚公室联姻的延续与发展,在巴楚杂居之地确己形成一定范围的规模通婚这就意味着春秋战国时巴楚之间既有上层统治者之间的个体通婚,又有下层百姓的规模通婚通过上述材料,可以判定这一时期的巴楚关系具有时战时和的时代特征楚共王娶巴姬为妻,并允许她参加选择楚国王室接班人,证明春秋末期巴楚之问已暂时结束长期相互争斗的战争状态,转入和睦相处的和平状态,相互关系比较亲密,客观上是反映春秋末期巴楚关系亲密的一个重要标志战国初期巴楚之间的联姻通婚,同样证明巴楚关系在战国初期由数相攻伐的战争状态暂时转入和平状态,是巴楚关系由战争转入和平的一个重要标志以上收稿日期:作者简介:王平(一),男,土家族,湖北建始人,湖北省普通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湖北民族学院南方少数民族研究中心研究员,现主要研究方向为土家族历史与文化研究两则记载,充分说明每当巴楚两族经过长期的战争之后,就会通过上层统治者之间的联姻通婚改善相互之间的关系,折射出巴楚关系时战时和的客观规律巴楚民间的规模通婚,客观上反映了巴楚两族人民的友好关系得到发展的史实,表明尽管巴楚统治者之间长期处于战争状态,但巴楚人民却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结下了友好关系,通过相互通婚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文化交融,实现了一定规模的民族融合秦巴之间同样存在通婚关系秦灭巴后,即以秦女下嫁巴人首领,藉以表示对他们的笼络据此可知,秦灭巴之后,秦巴之间的君臣隶属关系得到巩固发展,标志着巴人已正式成为秦的臣民,巴人首领成为秦重点笼络的对象之一究其原因,是因为秦国消灭了巴国之后,为了实现统一中国的目的,需要维持在巴国故地的统治秩序,因统治暂时无法深入,于是采取秦女下嫁巴人首领等方式,加强对巴人首领的笼络尽管通婚对象和范围受到严格的限制,无法形成像巴楚之间那样的双向通婚和规模通婚,但它毕竟加强了武陵地区的巴人与中原王朝的政治联系,由此带动了相互问的经济交往,文化交流,促进了后世巴人与汉人之间的民族融合二,秦汉至唐宋时期的族际通婚和民族关系秦汉至唐宋时期,武陵地区的族际通婚以下层百姓的规模通婚为主,以上层统治者之间的个体通婚为辅秦至隋,中原王朝统治者与武陵地区少数民族(主要是巴人)首领之间的个体通婚得到延续与发展秦统一中国之后,在武陵地区实行与全国统一的郡县制度,并根据该地区的特点实行了"以巴氏蛮夷君长,世尚秦女"的特殊措施,出现了"虽有君名,仍令其君长治之"的局面显然,前者类似于汉代和唐代的"和亲",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是秦笼络巴人遗存势力和土着势力的一种重要手段,后者已由单向通婚演变为双向通婚,扩大了通婚的对象与范围,是隋笼络武陵地区少数民族首领的一种重要措施与此同时,武陵地区各族人民之间的规模通婚得到进一步发展秦汉之后,武陵地区逐步形成了以汉族迁入,巴人迁出为主要特征的族群互动格局在此过程中,迁出武陵地区的巴人长期与汉族通婚,最终融合于汉族之中世居武陵地区的巴人亦与汉族长期通婚,使部分汉族逐渐融合于巴人之中,他们还与该地区的土着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长期通婚,大约于宋代形成了土家族这个新的族体因此,土l家族的形成是巴人与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长期通婚的结果,是民族融合的产物自世纪年代以来,学者们围绕土家族族源相继提出了以巴人说,湘西土着说,江西迁来说,乌蛮说,濮人说,多元说等为代表的十多种学说,这就从根本上反映了土家族族源的复杂性和多元性,说明土家族先民在历史上存在广泛的族际通婚,最终实现了民族融合如五代时,以彭缄为首的江西彭氏进入湘西地区,他们长期与湘西土着民族通婚,最终成为湘西土着民族的强宗大姓,构成土家族的一个重要支系很显然,江西彭氏由汉族演变为土家族是在族际通婚基础上的民族融合又如,先秦时期进入武陵地区的濮人,也与巴人长期通婚,最终融合于巴人之中,成为土家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然,苗族在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也与其他民族存在通婚关系如宋代部分中原的汉族在北方少数民族的挤压之下进入武陵地区,使苗汉杂居的局面不断扩大,从而扩大了苗汉问的婚姻往来关系可见,各民族间的规模通婚促进了土家族的形成和苗族的发展壮大通过上述材料,可以判定这一时期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具有纵横交错的时代特征秦巴联姻反映了秦巴之间的君臣隶属关系得到进一步巩固发展,说明秦已采取通婚等手段加强对武陵地区少数民族首领的笼络,利用他们实施对该地区的统治,从而奠定了武陵地区少数民族与中原王朝统治者之间政治关系的历史基础这一时期各族人民之间的规模通婚,反映了武陵地区的各族人民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友好关系不断加强,互相交往不断增强,初步显现该地区民族关系的历史主流尽管该地区的少数民族人民与封建王朝统治者之间存在尖锐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但各族人民之间由于经济交往不断加强,文化交流日益频繁,通过族际通婚实现了一定规模的民族融合,相互问的友好关系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三,元明清至民国时期的族际通婚和民族关系元明清至民国时期,武陵地区的规模通婚得到更进一步发展,个体联姻通婚已逐步消失这一时期,武陵地区的族际通婚具有不平衡发展的显着特征,突出地表现在时间,空间和通婚主体三个方面从时间上看,由于受到封建王朝民族政策的影响,这一时期的族际通婚呈现曲线发展的特征元朝建立之后,蒙古贵族在全国实行民族等级制度,进一步加深了各民族之间的不平等,客观上成为阻碍武陵地区各民族平等通婚的藩篱明代实行鼓励通婚的政策,促进了武陵地区族际通婚的顺利发展以唐崖覃氏为例,他们是驻守唐崖千户所的一支蒙古族军队,长期与当地土着覃氏通婚,大约于元末明初融合于土家族之中形成的J明代中期,覃鼎夫人田氏"尝朝拜四川峨嵋山,随侍奴婢百余人,沿途皆为择配"以上二例,足以说明鄂西南土家族已与其他民族普遍存在通婚关系明代之后,苗汉通婚的盛行成为湘西北地区族际通婚的主流,这是武陵地区族际通婚的一个显着特点据文献记载,杨,施,彭,张,洪等汉族迁入湘西后,长期与当地的吴,龙,廖,石,麻等五姓苗族通婚,最终融合于苗族之中J在共同反封建的斗争中,苗汉人民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得到进一步巩固,通婚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可见,明代武陵地区的族际通婚已出现了高潮清政府不仅禁止满汉通婚,而且出于对苗汉人民反抗斗争的害怕,于雍正五年(年)首次提出禁止苗汉通婚后因受到苗族人民的持续反抗而被迫于雍正八年(年)下令弛禁,于是苗汉通婚得以恢复与发展后来,由于苗汉人民联合反抗斗争的加强,清政府又于嘉庆和道光年间多次重申"旧例",重新禁止苗汉通婚,从而严重阻碍了苗汉通婚的正常发展但是,苗汉婚姻又冲破了清政府的藩篱,迅速地恢复和发展起来鸦片战争前夕,苗汉通婚已一如既往,村村皆是,甚至连屯丁练勇们也置禁令于不顾,"多与苗人联婚……大干例禁"J此后,清政府对苗汉再未绝对禁止辛亥革命后,苗汉通婚则更加普遍可见,清王朝的几次禁婚阻碍了苗汉通婚的正常发展,出现了几次低谷从空间上看,由于民族矛盾的尖锐程度不同,族际通婚具有明显的地域差异鄂西南,渝东南等民族矛盾相对缓和的地方,比湘西北,黔东北等民族矛盾相对突出的地方族际通婚普遍即使在同一地方族际通婚亦有地域差异,即多民族杂居地比单一民族聚居地的族际通婚普遍,最明显的是汉族与湘西苗汉杂居地的"熟苗"普遍通婚,而与腊尔山聚居区的"生苗"不通婚从通婚主体上看,由于各民族之间亲密程度不同,族际通婚具有明显的民族差异在部分地区,苗族与汉族通婚比土家族与汉族通婚普遍,土家族与汉族通婚比土家族与苗族通婚普遍O世纪O年代的社会历史调查资料显示,在改土归流前,湘西土家族多与土家族结婚,与汉族和其他族通婚的很少,在部分地方土家族与汉族是从不通婚的,而在部分多民族杂居地区,土家族与苗族,汉族则通婚普遍在鄂西南地区各民族普遍通婚,至民国时期已基本上没有民族界限,主要是受居住地域的限制通过上述材料,可以判定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具有错综复杂的时代特征一方面,复杂的民族矛盾严重破坏了各民族传统的友好关系另一方面,共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又加强了各民族的友好关系上述族际通婚的三个显着特征反映了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三个发展规律族际通婚在时间上的不平衡,反映了武陵地区民族关系具有阶段性发展的客观规律进入土司时期之后,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转入曲折发展的历史轨道,这主要是由于在元代和清代出现了民族矛盾十分尖锐的几个历史阶段,导致该地区的民族关系受到激烈的震荡和波折从元代武陵地区没有大规模的族际通婚分析,元王朝推行的民族等级制度客观上进一步强化了各民族之间的不平等,加深了民族歧视,各族人民与以蒙古贵族为主的封建王朝统治者之间既有尖锐的阶级矛盾,又有复杂的民族矛盾,反抗斗争此起彼伏,严重影响了该地区民族关系的正常发展,使其走人了低谷从明代鄂西南土家族与其他民族普遍通婚分析,表明该地区的民族矛盾相对缓和,各民族的友好关系得到加强从苗汉通婚迅速发展,清政府的几次禁婚,以及弛禁后苗汉通婚一如既往,至民国时期更加普遍分析,明清时期湘西北地区的苗汉关系出现曲折发展的格局由于大批汉族迁入武陵地区,形成了苗汉杂居的格局,因此他们之间的往来日益频繁,联系日益紧密,尤其是在共同的反封建斗争中进一步增强了友好关系,以致引起了清政府的害怕,这表明明代至清初湘西北多民族杂居地区的苗汉关系得到进一步加强清政府为了离间苗汉之间的友好关系,借以削弱他们的反抗斗争,于是几度采取禁婚措施,严重阻碍了苗汉关系的正常发展,但弛禁后苗汉关系经历了波折之后又重新回到正常发展的轨道,较之以前更加密切族际通婚在空间上的不平衡,反映了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具有地域差异的客观规律由于民族成分的结构差异,武陵地区的民族矛盾表现出明显的地域差异在民族矛盾比较尖锐的湘西北,黔东北地区,既有土家族土司与其他少数民族(主要是苗族)人民之间的矛盾,又有满汉统治者与各少数民族人民之间的矛盾,形成民族矛盾错综复杂的局面这两个地区的族际通婚率普遍低于民族矛盾相对缓和的鄂西南,渝东南地区,反映了鄂西南,渝东南地区的民族关系状况好于湘西北,黔东北地区这充分说明族际通婚率越高的地方,民族关系越好,反之亦然通婚主体的不平衡,反映了该地区的民族关系具有族际差异的客观规律明王朝完善了土司制度之后,继续以土家族统治者统治武陵地区除汉族之外的其他少数民族,尤其是深化了"以夷治夷"的策略,不仅以土兵镇压各族人民起义,而且利用土家族土司防范"生苗",进一步加深了这些民族(尤其是苗族)人民与土家族统治者之间的民族矛盾,这种矛盾又不可避免地波及到土家族与苗族人民之间,造成了土家族,苗族人民之间的隔阂与仇视,客观上促进了苗汉通婚的迅速发展,抑制了土家族苗族通婚的发展由于汉族统治者长期对土家族实行民族压迫,民族歧视和民族同化政策,使土家族人民与汉族统治者之间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逐渐激化,由此形成了土家族汉族人民之间的隔阂与仇视心理,不可避免地制约了土家族与汉族之间通婚的正常发展湘西北部分地区改土归流前土家族很少与汉族通婚,表明土家族人民不仅与汉族统治者之间存在尖锐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而且与汉族人民亦存在民族隔阂与仇视心理改土归流前湘西北部分地区苗族与汉族普遍通婚,联合反抗清王朝,表明湘西北苗汉杂居地两个民族之间的交往比较密切,友好关系得到很大程度的发展,和汉族与"生苗"之间的矛盾关系形成鲜明对比可见,族际通婚的族际差异,客观上反映了部分地区的苗汉关系好于土(家)苗关系这一史实因此,两个民族之间的族际通婚率越高,他们之间的民族关系越友好,反之亦然四,中国成立后的族际通婚和民族关系新中国成立后,武陵地区的族际通婚越来越普遍,无论是通婚对象,还是通婚半径辐射范围都发生了显着变化从世纪年代的社会历史调查资料分析,武陵地区民族交错杂居之地的族际通婚已比较普遍,单一民族聚居区的则较少,绝大部分地区仍以族内婚为主,部分民族还不同程度地保存着禁婚习俗严汝娴认为,苗族属于在一定程度上与外族通婚的民族,土家族属于与外族普遍通婚的民族陈明候认为,苗族属于在一定条件下与外族通婚,实行不严格的族内婚的民族,土家族属于对族际婚不加限制的民族这表明土家族的族际通婚率从总体上高于苗族以宣恩小茅坡营为例,这里的苗族以龙,石,冯三姓为主,至新中国成立初期仍有"一家有数子,必有一苗妇"的规定,对族际通婚不加严格限制,因此他们既与附近的土家族通婚,又与当地的苗族通婚,而附近的土家族则普遍与其他民族通婚改革开放以后,族群流动更加频繁,各民族交往日益密切,族际通婚更加普遍,族际通婚率逐渐提(高笔者年分别在龙山,咸丰的部分社区进行了族际通婚的抽样调查从龙山坡脚乡万龙村组(上家族聚居区),里耶镇太平村ll组(苗族聚居区),新城乡油菜坪村组(多民族杂居区)个社区的抽样调查显示,三个地方的族际通婚有很大的差异坡脚乡万龙村组基本上是族内婚,族内通婚率达里耶镇太平村组以族外婚为主,族际婚率近新城乡油菜坪村组以族外婚为主,族际婚率超过它表明多民族杂居区的族际通婚率不仅高于单一民族聚居区族际通婚率,而且高于当地的族内通婚率单一民族聚居区的族际通婚则相差悬殊,有的以族外婚为主,有的以族内婚为主从咸丰尖山乡唐崖村(土家族聚居区),高乐山镇官坝村(苗族聚居区),清坪乡灯笼寺村(多民族杂居区)个社区的抽样调查显示,三个地方的族际通婚同样存在一定差异咸丰尖山乡唐崖村,组以族内婚为主,族际通婚率为高乐山镇官坝村,组也以族内婚为主,族际通婚率为清坪乡灯笼寺村,组则以族外婚为主,族际通婚率为它表明多民族杂居区的族际通婚率高于单一民族聚居区,苗族聚居区的族际通婚率又高于土家族聚居区从上述调查资料可以看出,多民族杂居区的通际通婚率普遍高于单一民族聚居区,苗族聚居区的族际通婚普遍高于土家族聚居区由于龙山,咸丰的少数民族结构都以土家族为主,这就意味着土家族在本民族内选择婚姻对象的范围较广,而苗族则较窄,因此这两个地方的土家族大多选择族内婚,苗族大多选择族际婚,造成苗族的族际通婚率普遍高于土家族同样道理,在以苗族为主的其他地方,土家族的族际通婚率应该普遍高于苗族这充分说明,武陵地区的族际通婚率主要受居住地域和民族结构的制约,受族群特征(语言,宗教,风俗习惯等文化因素,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发展水平等经济因素,社会制度,社会组织形式等政治因素),历史因素(民族关系历史)的影响越来越小,呈现从聚居区向杂居区递增的发展趋势通过上述材料,可以判定在新中国成立后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的时代特征从世纪年代关于族际通婚的社会调查分析,由于新中国成立后我党实行了体现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宗旨的民族政策,消灭了封建社会的民族压迫,民族剥削,有利于逐步消除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仇视心理,促使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发生转折性的变化,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逐步形成但是,由于历史上民族矛盾还不同程度地反映到现实生活之中,民族隔阂,仇视心理不可能在短期内消除,不可避免地制约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正常发展杂居区的族际通婚较普遍,而聚居区的较少,充分反映了武陵地区新中国成立初期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不平衡性和不完整性,表明各民族在部分地区仍缺乏实质性的交往,不同程度地存在民族矛盾,民族隔阂,仇视心理仍然存在土家族的族际通婚比苗族普遍,表明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仍然存在民族差异这是因为改土归流后,随着流官制度取代土司制度,该地区各族人民与土家族统治者之间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逐渐消失,从而有利于加强土家族与其他各族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因此,土家族与其他民族普遍通婚,这充分反映土家族与其他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得到根本改善的事实如前所述,改革开放后无论在多民族杂居区,还是单一民族聚居区,族际通婚率显着提高,证明武陵地区的民族关系发生了显着的变化,即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日益巩固发展,表现在多民族杂居地区各民族间的语言,宗教,风俗习惯已相互融合,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动格局但是,在单一民族聚居区,由于受居住地域的限制,各民族之间缺乏实质性的交往,民族隔阂心理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在语言,宗教,风俗习惯等方面的差异比较明显从总体上考察,上述材料充分反映了各民族的族群界限清晰度越来越小,民族交往深度和广度越来越大,民族平等程度和民族关系改善程度越来越高,族群认同观念越来越强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族际通婚是反映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一个重要指标,不仅反映了该地区民族关系的深层次状况,而且体现了不同历史时期,可以通过武陵该地区民族关系的时代特征因此地区族际通婚率逐渐提高的发展规律,反映该地区民族关系逐渐改善的发展趋势,从而凸现其历史主流参考文献:史记吴太伯世家M谭维四巴楚文化初论,巴楚文化研究MjE京:中国三峡出版社,彭万廷三峡宜昌地带的巴楚文化R光明日报()范晔后汉书南蛮传M钱大昕潜研堂文集十六郡考M王平唐崖土司源流考J贵州民族研究,,():一l咸丰县志:卷九M民国永绥厅志苗洞M同治永绥厅志:卷三十M同治严汝娴中国少数民族婚姻家庭M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责任编辑:谢亚平Abstract:TheEvolutionoftheMinorityRelationshipsinWulinAreaViewedfromtheInterethnicalMarriageWANGPing'(InstituteforMinorityResearchofEnshiAutonomousPrefecture,Enshi,China)Abstract:TheinterethnicalmarriageinWulinareahasexperiencedfourhistoricalperiodsThecurvingdevelopmenttraceofinterethnicalmarriagehasrevealedthecurvingdevelopmentoftherelationshipsamongtheminoritygroupsinthisareaTheenlargedscopeoftheinterethnicalmarriageandthedevelopinglawwithanincreasedobjectshaveillustratedanobjectiveevolutionarylawthathastransformedfromaviciouscircletoabenignneKeyWords:Wulinareainterethnicalmarriagerelationshipsamongminoritygroupstheevolutionaryprocess{Ol=|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

从族际通婚看武陵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