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崩溃》文摘

《崩溃》文摘.doc

《崩溃》文摘

我足以致命
2019-01-1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崩溃》文摘doc》,可适用于其它领域

(原谅我,原谅我,这可能毁了你。你最好离开,你最好不要思想,但也可能这正是你所需要的。我知道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只是自私的我没法逃脱内心的纠缠,至少无法像菲茨杰莱德那样狠下心将自我解剖。我就要窒息了,我需要一个出口。)毫无疑问,所有人生都是一个垮掉的过程,但那些引发戏剧性场面的打击那些来自或似乎来自外界的巨大而突然的打击那些被你存在记忆里,承担着你的怪罪,你在脆弱的时刻会向朋友们倾诉的打击,其效果的显现倒并不十分突兀。另一种打击来自内心那些打击直到你无论怎么做都为时晚矣,直到你断然意识到在某些方面你再也不是那样好的一个人了,你才会感觉得到。第一种破坏似乎来得快而当第二种发生时,你几乎浑然不觉,却会冷不防发现端倪。测试智力是否一流,就要看头脑在同时容纳两种相反意见的情况下是否仍能运转。比方说,你既能看清事情已经毫无希望,却又打定主意要改变这种局面。这种哲学与刚成年时的我颇为合拍,那时我眼看着无法实现的事,难以置信的事,通常是“不可能的事”,居然成真。只要你有可取之处,生活就是某种听凭你主宰的东西。生活轻易就会向智力与努力,或者将二者结合的某种比例缴械投降。二十年代已然消逝,而我自己二十多岁的那段时光消逝得更早一些,随之而来的是我青少年时代的两大遗憾一是个子没有高大到(或是技术没有好到)能在大学里打橄榄球,二是没能在战争时期远赴海外终于凝固成孩提时承载英雄主义假象的白日梦,这些梦美好得足以让人在烦躁不安的夜里安枕入眠。人生的重大问题似乎已一一解决,既然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是如此艰辛,那人也就累得无法思考更高远的问题了。人生,十年前的人生,大体上是件私事。我必须在“努力无用”和“务必奋斗”这两种感觉之间保持平衡明明相信失败在所难免,却又决心非“成功”不可不仅如此,还有往昔的不散阴魂与未来的高远憧憬之间的矛盾。假如我做到这点需要经历那些司空见惯的烦恼家里的、职业的、个人的那么“自我”就会像一支箭一样,不停地从虚无射向虚无,这股力量如此之大,唯有重力才能让它最终落地。如今人的崩溃方式多种多样头脑会崩溃在这种情况下,你的决断能力会被别人夺走!身体会崩溃,此时人只能屈从于白色的医院世界,或者神经会崩溃。人生之烦扰有多种花样,等察觉到自己已经崩溃,就不是单凭一次打击造成的,那是一种缓期执行。突然间我冒出一个强烈的直觉,我得一个人呆着。我再也不想见谁谁谁了。我这辈子实在是见了太多人啦我在社交方面水准一般,但我有个很不一般的倾向:老想让我自己、我的观念、我的命运跟那些我所结识的来自各个阶层的人保持一致。我总是在拯救或被拯救单单一个上午的时间,我就能体会威灵顿在滑铁卢桥上的那番心潮起伏。我所生活的那个世界,既有莫名其妙的敌意,也有不离不弃的朋友和拥趸。然而,现在我就是想彻底孤独,所以安排了某种隔绝措施,避开日常关注。这并非郁郁寡欢的时光。我到别处去,那里人少。我发现我情绪很好,身体疲劳。我到哪里都能躺下,而且很高兴有时候一天睡觉加打盹统共能有二十个钟头,在间歇时我努力让自己绝不思考而是列单列出单子再撕碎,几百张单子:骑兵领袖,橄榄球选手,城市名称,流行歌曲,棒球投手,快乐时光,嗜好,住过的房子,退伍后穿过几套正装几双鞋子。还一一列出我喜欢过的女人,列出有多少次,我被那些从来没有在人格或能力上胜过我的人故意冷落。然后,突然间,出人意料地,我感觉好点了。听到新闻,我又像一个旧盘子那般碎裂。这就是这个故事真正的结局。究竟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只能搁置在昔日所谓“时间的子宫”中,只消说明一点:我孤零零地抱着枕头过了约莫一个钟头,渐渐意识到这两年我一直都在榨取那些并不属于我的资源,我一直在将自己的身心完完全全地抵押出去。相形之下,生活回赠我的小礼物又是什么呢一度,我曾为了追求并相信我始终能够独立自主而深感自豪。我发觉,在这两年里,为了留住某些东西一份内心的宁静,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已经对所有我喜爱的东西敬而远之从早晨刷牙到晚餐会友,其间的每一个行动都成了一桩费劲的事。我发觉我已经有好久不曾喜欢过什么人什么东西了,只是跟着别人老气横秋装腔作势地“喜欢”。我发觉即便是我对至亲的爱,如今也成了一种“试图去爱”的努力,至于那些本来就不太热络的关系一位编辑,一个烟草商,一个朋友的孩子,只不过是鉴于前期往事,我记得我“应该”去应付的人而已。就在同一个月里,诸如收音机里的声音、杂志上的广告、火车的嘶鸣、乡间的死寂统统让我心烦我看不起人们温和心软,我动不动(尽管是暗地里)就想吵架,蛮不讲理憎恨夜晚,因为晚上我睡不着,也憎恨白天,因为白天之后就是晚上。如今我谁在壁炉边,因为我知道,我越是早点精疲力竭,即便只是有点儿累,那个幸福的做噩梦的时刻就会越早到来,噩梦简直就像是一种宣泄,能让我更好地迎接新的一天。为了好歹有个依赖,我喜欢上了医生、约莫十三岁以下的小姑娘和教育良好、约莫八岁以上的男孩子。我只能和这区区几类人和谐而愉快地相处。我忘了补充一句,我也喜欢老头儿七十岁以上、脸庞看起来饱经风霜的老头,也喜欢那些一年只见一回,往日身影能出没在我记忆里的老朋友。一切都那么不近人情、萎靡不振,不是吗可是,崩溃的真正标志,孩子们,就是这样的。在所有的自然力中,生命活力是无法传递的。在那些你毫不费劲就能拥有充沛活力的岁月里,你总想把这些活力分发给别人却总是无功而返将这些比喻进一步嫁接,则活力这玩意是永远不能“拿来”的。你要么拥有它,要么就没有,这就跟健康,棕色的眼睛或者荣誉一条男中音嗓子,没什么两样。我也许可以问她讨点活力,漂漂亮亮地包装一下,准备带回家好好烹调、慢慢消化,可我根本不可能得到它即便我端着自怜自哀的罐头等上一千个小时,也无济于事。我只能从她门前走开,小心翼翼地把我自个儿想碎裂的陶器一般捧起了,走进那个悲苦的世界,在那里,我能就地取材,给自己造一个家。如今,开给那些“沉沦之辈”的标准药方是:想想那些真正穷困潦倒、身残体弱的人吧这是赐予一切多愁善感之人的全天候祝福,也是在大白天里对每个人的身心皆有裨益的忠告。然而,凌晨三点,一包先前被遗忘的旧物就和一道死亡判决具有同样的悲剧性力量,此时那药方就无济于事了在灵魂的真正的黑夜里,日复一日,永远是凌晨三点钟。在那个钟点,人总是乐于躲进婴儿般的睡梦中,什么都不用面对,时间越久越好可是,你又总是会被世上各色新朋旧友骤然惊醒。你尽可能匆匆忙忙、漫不经心地应付掉那些场合,再度躲回那梦里,盼着凭借某个伟大的物质或精神的富矿,一切都会自动调节到顺心遂意的地步。然而,随着离群索居的持续,出现富矿的几率越来越小与其说你在等待单单一种悲伤的消逝,还不如说在被迫目击一道刑罚的执行,目击你自我个性的分崩离析。如果不发疯不吃药不喝酒,这个阶段就会走进死胡同,最终被一种茫然若失的宁静所替代。此时你就能试着估算一下,有什么给清理掉了,有什么还留着。只有当这种宁静降临到我身上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体验过两次类似的经历。昔日某种想主宰他人的渴望烟消云散。我周围的生活是一个庄严的梦,给另一座城市里的某个女孩写信,成了我的人生支柱。一个男人是无法从这样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的他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最终,这个新人找到了值得关注的新事物。去年春天,一篇崭新的天空中缺少了太阳,起先这种感觉并没让我联想到十五年前或是二十年前发生的往事。渐渐地,某些同根共源的相似之处才浮现出来一张拉得太慢的弓,一根在两端同时燃烧的蜡烛一到对于不受我支配的物质资源的征用令,我就像是一个透支了银行账户的人。就起威力而言,这次打击要比前两次更猛,但类型是一样的那种感觉就好比黎明时分我站在一道荒凉的山岭上,手里攥一杆空膛步枪,靶子也倒了。没什么问题要解决唯有一片沉默,只能听见我自己呼吸的声音。在这片沉寂中,对于每一项职责我都生出强烈的推卸之意,我所有的价值观都遭到贬值。对秩序的狂热信仰,无视前因后果的对猜测和预言的热爱,技能与产业在哪里都吃得消的想法一个接一个,这些信念,以及其他信念都烟消云散。于是,一旦到了这个“沉默阶段”,我就被迫采取了一项谁也不愿意主动接受的措施:我被迫思考。上帝啊,真够麻烦的!这就好比偷偷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搬来搬去。当我第一次精疲力尽地停下来时,我就纳闷我到底有没有好好思考过。……如今再也没有”我”了我再也不能以“我”为基础建立起我的自尊了除了我那永不止息的辛勤劳作的能力之外,我似乎一无所有。失去自我的感觉真是古怪就好像一个小男孩给独自仍在一栋大房子里,此时他明明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却发觉他已经没有一件想干的事了。在先前那些文字中,我讲诉了一个特别悲观的年轻人如何经历了一场价值观的全面崩溃,直到这场崩溃发生许久之前他才有所发觉。我说到接踵而至的孤独岁月,也说到了坚持下去的必要性。我曾有过一颗心,可我能拿得准的也只有这一点了。这至少是一个起点,好让我从挣扎于期间的沼泽中爬出来:”我感故我在“曾几何时,有很多人依靠过我,他们在陷入困境时来找我,或者是从遥远的地方给我写信,打心眼里相信我的建议,相信我的人生态度。最无聊的陈词滥调制造者也好,最无耻的”拉斯普廷“也好,这些影响了许多人命运的家伙必定具有某种独特的个性,所以问题就成了这样:我为什么会变,变在哪里,那个在不知不觉间让我的热情和精力过早地不断流失的漏洞究竟在哪里。一个倍受困扰、无比沮丧的夜晚,我卷起一箱行李,跋涉千里之外,好让自己想个明白。我只想要一份绝对的安静,好认真想想我怎会渐渐对悲伤生出一种悲伤的态度,对忧郁生出一种忧郁的态度,对悲剧生出一种悲剧的态度我究竟是怎么会渐渐与我恐惧、同情的对象打成一片的。我的自我牺牲侵透在黑暗中。那些活下来的人已经实现了某种”决裂“。这是个分量很重的词儿,当你既有可能被领进一座新监狱,也有可能给押回旧牢房时,”决裂“和”越狱“就不是一回事。著名的”遁世隐居“或者”远离尘嚣“其实是困在陷阱中的远足。而”决裂“意味着你无法回头它无可逆转,因为它使得”过去不复存在。因此既然我再也无法履行生活赋予我的、或者说我赋予我自己的使命,那为什么不干脆把四年来一直在装着追求使命的这尊空虚的躯壳杀死呢我只能继续当个作家,因为这是我惟一的生活方式,可是我不会有任何努力“做人”的企图了。如今我的想法是:但凡是个敏感的成人,生来就有资格郁郁寡欢。我还认为,在一个成人的内心,那种希求气质超群的渴望,那种“不断奋斗”的渴望最终只会让这种忧郁雪上加霜这个“最终”终结了我们的青春,也终结了希望。往日的欢乐时常伴随着狂喜向我袭来,这狂喜如此强烈,以至于最亲近的人都无法与我分享,我只能带着它走开,走到静谧的大街上。小巷里,只留些许碎片,好蒸馏出精华来注入书中的只言片语我想,我的欢乐,或者说我那善于自我幻想的才能,或者随便你给个什么成为好了,是个例外。我再也不会喜欢什么邮递员,杂货商,编辑,表妹夫,反过来他们也会讨厌我,如是,生活再也不会舒心可喜了,那块“当心恶狗”的招牌已经过早地挂上了我的门。不过我也会尽力做头乖乖的畜生,但凡你扔块骨头过来,只要骨头上的肉够多,那我没准还会舔舔你的手。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

《崩溃》文摘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