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doc

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doc

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doc

上传者: 尒先玍 2017-11-12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章诒和年秋,我出生在重庆北碚李子坝的半山新村新村有两符等。

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忆父亲章伯钧与翦伯赞的交往(上)章诒和年秋,我出生在重庆北碚李子坝的半山新村新村有两幢二层小洋房,每幢可安置两家第一幢里,一号住的是庄明远,二号住的是邓初民第二幢内,三号住的是我们全家,四号住的是翦伯赞夫妇所以,章,翦两家是紧挨着的邻居如果说我从娘胎里出来,第一眼是认识了父母的话,那么,我的第二眼就是认识了翦伯赞有一天,在温暖的阳光下,母亲,姨妈和戴淑婉(即翦夫人)把我抱到院子里,仔细端详母亲突然发现我的左眼角有个小小的黑点儿,以为是早晨没把脸洗干净,便让姨妈抱着我,自己跑到卧室找了块湿毛巾,给我擦洗可那黑点儿,怎么也擦不掉翦伯母看了,立即跑回自己的房间,举着一把白色鬃毛的小刷子出来,对母亲说:”可能是毛巾太软了,我拿干净刷子试试”母亲用两只手,将我的头固定住戴淑婉就用小毛刷在我的眼角蹭来蹭去结果,黑点儿依旧还是从事幼教事业的姨妈看出来了,说:”这是块记!”后来,小黑点儿变成了一片树叶形状,颜色随之越来越淡父亲和翦伯赞还对它做过讨论父亲说:”女孩子的记挂在脸上,不如长在屁股上”翦伯赞瞪着眼睛,说:”小愚的记挂在江淮文史踊虹学家藏伯赞脸上,有什么不好!还不容易搞丢呢丢了,也好认”父亲笑了以后,我长成了大姑娘,翦伯赞见到我,也还要搬起我的脑袋”辨认”一番,严肃地说:”记还在,这丫头是小愚!”抗战时期的重庆又称陪都,党,政,军,学,文各界精英,于年前后不约而至天下之士,云合雾集起初,翦伯赞居无定所,在重庆市内搬来挪去是父亲的安徽老乡陶行知介绍他来半山新村的乍一听房子建在半山,山高坡陡,上下要走个石阶体力欠佳的翦伯赞有点发怵可陶行知说:”房子虽在半山腰,但你有好邻居呀”“谁住在那里”“紧挨着你的邻居是章伯钧还有邓初民”“去,去,我去”翦伯赞为了邻居而不惜爬山,立即搬了过来新村三面环浅山,一面临路(由北碚至重庆的公路)四周树木稀疏,梯田层叠,大多种植水稻和红薯翦伯赞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山路行走方略即上山时,每走级台阶,歇次,共歇次下山时,每走级台阶,停片刻,需停回经反复实践,很有效,亦不觉其累于是,到处推广父亲效仿,果然灵验,尽管行走,间歇的规范性和精确度远赶不上翦伯赞那时的翦伯赞和父亲都是活跃人物父亲忙着抗日民主运动,忙着把第三党的人拉在一起翦伯赞除了忙于动笔撰写《中国史纲》之外,还担任冯玉祥的历史教员,还到陶行知的育才学校讲课,还应郭沫若主持的文化工作委员会之邀,去作学术讲演但两人再忙,也总要凑在一起聊天搞政治的父亲,偏偏喜好文史翦家若有史学界的朋友来做客,父亲是一定跑去搀和去时揣上一包香烟,既不看看里面还剩几支,也不管烟丝有多劣质抽到烟雾缭绕,山穷水尽时,聚会才算结束,各自散去年,翦伯赞先后出版了《中国史纲》第一卷和《中国史论集》第一辑翦伯赞的文好,诗也好他常与郭沫若,柳亚子,田汉彼此唱和,这让站在一边却不会作诗的父亲欣羡不已当然,翦伯赞也有败笔败笔就是他在《群众》周刊上发表的《杜甫研究》”此文刊出,读者大哗”“对杜诗的误解以及这样那样的硬伤,不胜枚举”有人写了文章,一一指出其中的失误翦伯赞不作答辩,始终保持沉默年月中下旬,郭沫若写出《甲申三百年祭》,以纪念明朝灭亡周年跟着月日,翦伯赞拿出了《桃花扇底看南朝》他还写了极富革命战斗性的《评实验主义的历史观》,文章是为批判胡适而作半山新村的房子,不但是我家的住所,还是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即中国农工民主党前身,又称第三党)中央机关之所在,许多第三党骨干分子来这里接头工作,开会议事母亲大锅大锅地煮饭,请娇小玲珑却能干万分的戴淑婉过来帮着烧菜可到了晚上,住宿便成了问题像杨逸棠,郭则沉,张云川I这样一些朋友就跑到翦家或邓家去住周恩来有要事相商,会跨过台阶到我家那时的周公与民主人士在一起,说到高兴的事,他要哈哈大笑遇到麻烦,他会紧锁浓眉言至伤心处,他要落泪在重庆只呆了数月,身体一向欠佳的林彪也曾登门拜访,态度谦和而礼貌徐冰(即邢西萍)则是常客,也是食客米再糙,菜再次,他都不计较,有酒江淮文史即可如无,他便要瞪眼,还时不时骂上一句:”王八蛋”“你怎么又吃又骂,这王八蛋是指谁呀”母亲问邢西萍笑着解释道:”我骂东洋鬼子呢!都是他们搞得大家吃不上一顿好饭菜”饭菜做好,父亲就要对母亲说:”快去把老翦叫来”总之,那个时候中共和民主党派之间的关系,确实是”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在半山新村,父亲创办了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机关刊物《中华论坛》,且自任主编在发刊词里,他阐明尊重思想言论自由,维护和发扬民主的信念与态度这个半月刊既是第三党的舆论宣传工具,又具有面向社会的学术性质为此,父亲常常是自己出面向学者约稿其中,最踊跃的投稿人,就是隔壁邻居翦伯赞他的《南明史上的永历时代》,《论王莽改制及其失败》,《学术与暴力》,《春秋之义》,《两汉的尚书台与宫廷政治》,《略论搜集史料的方法》等学术论文,皆经父亲之手,刊于《中华论坛》每次交稿,翦伯赞一定要让父亲”审阅”,父亲则必拱手相谢每期刊物出来,父亲定拿数册给翦伯赞,请他转送学界朋友翦伯赞在《中华论坛》还读到邓初民的《历史,历史记载,历史科学》,《略论清代的学风与士气及其文化政策》,《中国民主运动的两条路线》,周谷城的《论民主政治之建立与官僚主义之肃清》,《英国民主运动之发展》,侯外庐的《康有为在民国初年的反民主理论》,《”五四”文化运动与”孙文学说”的关系》,《我对”亚细亚生产方式”之答案与世界历史家商榷》,胡绳的《”猛回头”“警世钟”及其作者》,施复亮的《扑灭烽火求生路》,祝世康的《当前的经济问题》,《战后经济民主化管理的我见》,陈家康的《真知与真情》,吴泽的《名教的叛徒李卓吾》,《刘伯温论元末》,《个人领袖英雄的历史作用论》,石啸冲的《环绕地中海的美苏斗争》,《看国际形势》,《国会选举的美国政治动向》,《评印度局势》,吴晗的《论中立》,夏康农的《正视弥天的战火》,《论中美商约棒喝下的第三方面》,茅盾的《关于吕梁英雄传》,秦牧的《牛羊阵》,《西园庵的挂绿》等等几期下来,《中华论坛》很受知识界中上层的欢迎,称它是”民主政治的号角”许多史学家,不仅和父亲相识,且为好友他们发表的新作,在送给翦伯赞的同时,也必送父亲记得”文革”抄家后,父亲从地板上拣起一本侯外庐的书《船山学案》,灰色封面上,毛笔楷体写着:”伯钧兄教正”封底注明:重庆三友书店发行,中华民国年月以后的年间,这本书连同翦伯赞,郭沫若等人送的书,经重庆带到上海,从上海转至香港,由香港运回北京”文革”中,父亲拿出被抄家红卫兵遗失的这本书,对我说:”人(指侯外庐)看不到了,只有看书”江淮文史“山色入江流不尽,古今一梦莫思量”我想,父亲定是回想起重庆北碚和翦伯赞等朋友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了年月,日军攻陷了围困天的衡阳后,直逼常德,桃源l月日桃源沦陷,那是翦伯赞的家乡日常德亦失守夜不成寐的他,含泪写下了着名的《常德,桃源沦陷记》:桃源,这个具有神奇传说的地方,是我的家乡在这里,我度过了我的幼年时……常德,这座洞庭湖西岸的古老的城市,在这里,我度过了我的中学时代静静的沅江,灰色的城墙,古旧的庙宇,旧式门面的商店,各式各样的手工业作坊,用石板铺成的大街小巷,自有城市以来,也许没有什么改变如果说这里也有近代的装潢,那就是有一座西班牙天主教堂的钟楼,耸立在这个古城的天空然而,这两个小县城,被攻陷时死者两万有余,伤者五千,被强奸的妇女七千多,财产损失不计其数父亲阅后很激动对翦伯赞说:”把稿子给我吧!把它登在《中华论坛》上”在重庆,父亲穿着件旧长衫,白天东奔西跑,搞社会活动,夜里伏案奋笔,写政论文章凡是由父亲署名的文章,不求他人代笔翦伯赞很佩服,对母亲说:”伯钧是个干大事的人”那时还真有件大事,就是改民主政团同盟为中国民主同盟它由三党,三派以及社会贤达(即今日之无党派民主人士)组成酝酿筹建期中,针对同盟的纲领,章程,领导人选等诸多棘手的事,只能以沟通,调停,甚至妥协的方式去解决在这个过程里,父亲是中坚力量每遇难题,常和翦伯赞研究,商量而翦伯赞在应对现实政治方面,表现出的燮理阴阳的智慧,令父亲在经历了较场口事件,李闻事件,下关事件等白色恐怖事件后,年月日,民盟中央常委(左起)章伯钧,沈钧儒,罗隆基举行记者招待会表示,民盟争取民主与和平的行动,绝不会因国民党政府的镇压而退缩非常佩服,叹道:”说老翦是个历史学家,那是低估了他年月,旧政协在重庆国民政府礼堂召开,出席会议的有国民党,共产党,民盟,青年党和无党派人士共人民盟由张澜,罗隆基,张君劢,张东荪,沈钧儒,张申府,黄炎培,梁漱溟,章伯钧人组成代表团父亲与罗隆基两人是宪法草案组成员,他还担任国民大会组成员在天的会议期间,工作量大,要动脑筋的事情也多,急需建立一条和中共的联络渠道于是,身为民盟中央常务委员兼组织委员会主任的父亲,提议聘请翦伯赞担任民盟出席政协的顾问此议立即获得通过,在月O日给他发了聘书应该说,翦伯赞从重庆的半山新村起步,长期周旋于民盟,中共之间,成为一个统战高手也就从这里开始,他既要徘徊于历史科学的殿堂,又要穿梭于现实政治的庙廊,且于同一时刻进l江淮文史人两个不同的社会文化圈子为靠拢,联络中国的名流,高士,贤达,俊杰一起抗日并对付老蒋,当时的中共要的就是像翦伯赞这种复合式,应用性的高级人才但对翦伯赞而言,身为史家而心系革命或者说心为史家而身系革命,无论判定为前者还是断定为后者,其性格的复杂性,也就此注定其未来命运,也就此注定父母在半山新村过着又穷又忙的日子,哪里顾得上姐姐和我,常常是白天把我俩放在红薯地里饿了,两人就用手挖红薯吃一直呆到天黑,眼巴巴望着通向公路的石阶,泪汪汪地等着,等着时近黄昏,身躯瘦弱,面带倦色的母亲出现在远处,我立刻举着沾满泥巴的手,哭个不歇我人小肚皮大,一天到晚,总有饥饿感跑到厨房去翻,什么也没有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偷偷溜到翦家的厨房哈!居然让我发现一笸箩的锅巴锅巴又硬又冷,可我瞧着它就要流口水用手掰了一小块儿,塞进嘴里天哪!又香又脆,实在是太好吃了我又掰,再掰,反复地掰,且越掰越大后来,索性就拿一整块了再后来,就几块几块地拿这样,我每天都要溜到翦家的厨房去,看看有没有锅巴如有,就必偷,必吃一天,母亲叫我到她和父亲的卧室去进门,就见戴淑婉坐在藤椅上平时的她总是笑眯眯的,今天的脸上怎么一丝笑容也没有了锅巴!忽然想到了锅巴,那万恶的锅巴,害得我去偷吃它!还没开审,我的脸就红了母亲向戴淑婉努努嘴原来绷着脸的她笑着问道:”小愚,我放在厨房的锅巴,是不是你偷吃了呀”我站她跟前,羞得抬不起头”你说,是不是偷吃了”母亲的追问,比戴淑婉的声音严厉多了我点点头,眼泪就流了出来母亲厉声再问:”你为什么要去偷吃别人家的东西”“我饿,翦伯母的锅巴又太好吃”说到这里,我放声大哭戴淑婉,我的翦伯母,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母亲的眼圈也是红红的抗战胜利后,我们一家去了上海,住愚园路联安坊(现为上海市长宁区政府所在地)翦伯赞一家,先去南京,后到上海,住愚园路中实新邮因国共内战爆发,政治形势紧张,章翦两家虽同住一条马路,但不能像在重庆那样朝夕相处,随意走动了翦伯赞与妻子食宿于斗室,朴素简单,而工作却是千头万绪作为中共党员,翦伯赞和中共上海工委书记华岗保持联系,参加各种秘密活动,传达党的指示,执行党的任务作为史学家,在坐黄包车到大学授课的同时,继续写着《中国史纲》年夏,他出任大孚出版公司总编辑,出版了《中国史纲》第二卷和《中国史论集》第二辑他撰文继续批判胡适,发表《正在泛滥之史学的反动倾向》等文对北平一些注重考证,潜心学问的老史学家也作了批判,提出在今天的形势下,”研究与运动不可偏废”,即要把学术研究和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政治运动紧密地结合起来不知道别人怎样看待他,而双重身份的翦伯赞是必须这样去做,一心二用年过半百,头发半白忙,穷,累,病,他都齐了年中国学生对社会动荡局势的关注和参与,成为一种以学潮为形式的斗争态势月,翦伯赞和张志让,周谷城,夏康农,吴泽,邓初民等名教授发起成立”上海市大学教授联谊会”月初,他在父亲创办的《现代新闻》第一次座谈会上,以《现阶段的民主运动》为题作了发言(后载于该刊)正在这个时刻,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二o”血案,国民党政府使用暴力,对付请愿游行的学生义愤填膺的翦伯赞连续写出《学潮平议》,《为学生辩诬》,《陈东与靖康元年的太学生的伏阙》三篇文章《陈东与靖康元年的太学生的伏阙》一文,说的是北宋末年江淮文史发生在京城汴梁的一次太学生运动那时,金兵南下,包围了汴梁宋钦宗准备投降,罢斥主战派李纲二月初五,即京都被围的第日,陈东率太学生和京城居民O万余人拜伏于宫阙,向皇帝上书要求革除奸佞,起用主战派李纲钦宗迫于压力,恢复了李纲等人的职务,金兵撤退翦伯赞在分析了这场古代学运的起因,经过与结果之后,写道:”学生在请愿的当时,总算平安度过,但当时的权奸并没有忘记昨天的仇恨当请愿队伍解散以后,他们便开始对付学生……太学生率众伏阙,意在生变,不可不治”结局是显然的,也是必然的此后,不断发生迫害太学生的事情,陈东被杀翦伯赞最后是这样总结的:”靖康元年的太学生伏阙,已经是八百年前的历史,但二月五日却是中国知识青年应该纪念的一个日子陈东也是八百年前的人物,但是这个人物也是中国知识青年应该学习的人物”文章登在月日出版的《大学月刊》上刊物一出,夏康农就赶忙拿着它跑到联安坊,叫父亲先睹为快”好文章呀!”父亲读后,连声称赞感怀旧事之际,上海已是一片白色恐怖,民主人士成为迫害目标据说单在lO月份,上海,杭州,北平等个城市,就有多人被杀,万人列入黑名单危险似乎比死亡还要可怕民盟中央常委,西北总支负责人杜斌丞遇害的消息传来,父亲彻夜无眠他把形势估计得很严重,立即命令母亲把我和姐姐终关在家中,不准出门经验老到的父亲,一向认为:在中国,进步是点点滴滴的,艰辛又缓慢但要倒退起来,那肯定比坐飞机还要快了别说是百姓,头脑聪慧的知识分子也多被搞得措手不及果然O月民盟总部被特务包围日,中共上海地下党通知翦伯赞转移香港午,毛泽东,朱德与赴延安考察的民主人士亲切聚谈左起:傅斯午,毛泽东,章伯钧,冷通,黄炎培,褚辅成,左舜生,朱德父亲走得晚些,怕我扭住他不让走,走的当日,特意带着我去看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电影,兴奋万分看到电影里的好人受气受苦,我又泪流不止,完全忘记了身边的人和事等出了电影院,竞发现父亲没有了我嚎啕大哭,跌坐于地,谁劝都不行了天气更冷的时候,母亲带着我们也偷偷去了香港年至年,中国当代政治文化精英数百人,云集香港我们一家先住柯士甸道,后搬至胜利道翦伯赞先住在山林道,后迁居尖沙咀防海道一到香港,他即与胡绳会面,接上组织关系在继续做统战工作的同时,他在香港达德学院讲授中国历史,并兼任《文汇报》”史地周刊”的主编父亲到了香港的头等大事,就是为恢复民盟而忙碌,几乎天天不见人影那时的江淮文史我,做了培正中学(兼设小学)的一名学生年月日,中共中央在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中,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提出,召开新政协会议,筹备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月日,民革的李济深,何香凝,民盟的沈钧儒,章伯钧,民进的马叙伦,王绍鏊,农工的彭泽民,致公的陈其尤,救国会的李章达,以及蔡廷锴,谭平山,郭沫若等,联合致电毛泽东,表示拥护”口号”里的号召,共商建国大计月光斟满了志士的酒杯,诗情激荡着文人的胸怀他们已然望见了光明月日,翦伯赞在香港《华商报》举办”目前新形势与新政协”座谈会上,作了题为《拥护新政协的召开》的发言,出席座谈会的民主人士和有声望的文化人多达数十位这是中共香港工委开展新政协宣传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在中共南方局的运筹下,翦伯赞和父亲在这一年乘船离开香港等我再见到翦伯赞夫妇时,已是在年的北京了我们两家均住在北京饭店二层我家住号房间,是套间翦氏夫妇住号房间,是单间戴淑婉见到我,劈脸即问:”小愚,我家的锅巴好不好吃呀”“好吃,好吃,我还要偷吃!”我这样嚷嚷着,一头扎到她的怀里全家大笑翦伯赞刚安顿下来,即让吴晗陪同,拜访北京大学的向达,俞平伯,辅仁大学的余嘉锡等着名学者,教授这是礼节性拜访,彼此客客气气但父亲说:”这是老翦的高明之处”“你为什么说他高明呢”母亲有些不解”当然高明哪!你想呀,他从前批判那些不问政治,专心学术的人,现在这些人都要和自己共事了再说,他的’史纲’被不被这些人承认,还是个问题”翦伯赞从香港转来北京,并没有进入北大,清华,北师大,辅仁的历史系任教,是被燕京大学的社会学系聘为教授那时的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有郑天挺,向达,杨人梗,朱庆永,张政娘,余逊,邓广铭,胡钟达,杨翼骧,汪鲢等十余人这些人聚拢起来,即为胡适校长在任时的全班人马分散开来,个个皆为饱学之士年前,这些人不喜欢国民党,也没有支持共产党现在共产党执政了,恐怕也得学学马列主义吧!于是,决定让时任北大历史系系主任的郑天挺,去请马列主义史学家来校座谈应邀而来的宾客是郭沫若,翦伯赞,杜国庠,侯外庐来听讲的是北大历史系全体教师宾客本该主讲,胡适旧部理应恭听谁知半路杀出一个青年教师,对这四位来宾的学识颇不以为然,便针对奴隶制社会问题,引出对西方史学的长篇论述,竟旁若无人地讲了一个多小时会后,翦伯赞大怒出门,即愤然道:北大的会是在唱鸿门宴,幕后导演则是向达这事的确深深地伤害了翦伯赞的自尊心年月开展的”三反”运动,落实到民主党派和高等院校教授群体,便成为一个反复检查个人政治立场,学术观点和工作态度的思想改造运动身为燕京大学哲学系系主任,同时又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兼民盟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张东荪成为了运动的重点,民盟的焦点和社会的看点在燕大与他一起列为改造对象的还有校长陆志韦,以及宗教学院院长赵紫宸在这三个人里,张东荪的分量最重运动一开始,张东荪就轮流在燕大历史,哲学,国文,心理系(又称小文学院)检讨,一次又一次,次次通不过这也毫不奇怪民主观念浸入骨髓的他,从来就对”检讨,检查”之类的做法非常反感,认为这是控制思想,侵犯人权的行为鉴于张东荪的”检讨不老实坦白”和”对群众的批评置之不顾”,燕大以江淮文史节约检查委员会名义在月日这一天举行了全校师生员工批评张东荪大会,”讨论他的三次检讨”大会长达个小时,共有人发言发言的内容显然是事先安排好的,主要是对其清算历史在这个大会上,有两个人的发言引人注目一是担任燕大教务长的无党派人士翁独健,这个哈佛毕业的大蒙古史专家的发言,总共不到字,讲了不足分钟,只是希望张东荪”真诚向人民低头认罪”另一个就是已经调到历史系并有权代表历史系教师发言的翦伯赞他的讲话辞锋凌厉,指认张东荪所谓的”中国路线”完全是幌子,思想上是”一贯反苏,反共,反人民的”翦伯赞列举了以下事实作例证:(一)张东荪在年出版的《道德哲学》一书里,就说”资本主义不会灭亡,共产主义不能实现如实现则劳动者就都会饿死”又说”把马克思主义列为学说,乃人类之奇耻,是思想史上的大污点”(二)在年出版的《唯物辩证法论战》一书里,张东荪说”马克思派的企图不但不会成功,其结果只弄成既非科学又非哲学的东西,终谓四不像而已”(三)在年出版的《思想与社会》一书里,张东荪说”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民主的,结果必变成少数人的专制,而决不是无产阶级专政”除此以外,翦伯赞还揭发了张东荪私下里讲”解放三年来一直觉得不自由”等言论翦伯赞的发言意义在于为张东荪的历史问题定下了”四反”(即反苏,反共,反人民,反马列主义)基调伴随翦伯赞等人系统的揭批,是不断响起”彻底肃清反动亲美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的口号中国民主同盟”燕大”分部的全体盟员立即要求上级撤消张东荪在盟内外的职务与此同时,《新燕京》校刊特意把张东荪在《唯物辩证法论战》(年版)一书的题辞”如有人要我在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二者当中选择其一,我就会觉得这无异于选择枪毙与绞刑(柯亨语)”重新公全国政协一届一次会议期闯,部分民盟代表与周恩来合影左起:沈志远,吴晗,周恩来,沈钧儒,翦伯赞,楚图南开顿时,硝烟弥漫,人心骇然疲惫不堪的张东荪深受震动,他致函民盟中央(张澜,沈钧儒),表示如果群众还不满意他的检讨,自己愿意再作一次更深刻的交代不久,在张澜家里,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副部长邢西萍由沈钧儒和父亲陪同,与张东荪谈话张既表示悔悟,也说明许多揭发并非事实接着,经过民盟中央召开的第二十五次会议,一致决议撤消了张东荪的盟内职务张东荪又开始了检查,一次又一次,次次通不过突然,他的问题从”四反”变成了”特务”,由”思想改造”变成了”叛国罪行”别说是翦伯赞,章伯钧,就是张澜,沈钧儒也惊呆,吓傻了“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令父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年在高等学校的院系调整过程里,郑天挺被调到南开大学,清华历史系资格最老的雷海宗教授,也被弄到了南开接替郑天挺出任北大历史系系主任的,不是别人,正是翦伯赞江淮文史作为翦伯赞的老友,父亲为他高兴,但同时又很替郑天挺惋惜,对母亲说:”郑天挺从年代起,便在北大任教年代,就任北大秘书长抗战胜利还是北大秘书长,兼任史学系主任史学功底比老翦深,可南开的学术环境怎么能跟北大比可惜呀!他搞的不是马列主义史学,位子自然要让给老翦了”记得中学毕业的我决定报考大学文科的时候,父亲还说:“除了报北大历史系,你还可以报南开历史系嘛,那里有个郑天挺”我问:”他的学问有什么好”父亲说:”他的学问是遵循严格的治史之道训练和积累起来的特别是清史研究,如果你要想知道清朝的礼仪,习俗,皇室的氏族血统和八旗兵之类的问题,就去请教他”父亲还拍着胸脯说:”要是考上南开历史系,我就修书一封,让你去做郑天挺的入室弟子”“干嘛要入室”“入室弟子和一般授课,质量是大不一样的”郑天挺前脚刚走,翦伯赞即到北大赴任上任之初,曾担心自己领导不好这样一个由三部分人(胡适旧部,蒋廷黻旧部,洪业旧部)合成的北大历史系教师队伍但翦伯赞是统战高手,有调和鼎鼐的功夫很快,系里的工作就上了轨道,大家相处也还不错当然,经过院系调整,包括北大在内的高等院校恢复了秩序后来,父亲拿”鸿门宴”的事去问向达向达大叫冤枉,说:”谁敢给这四个人设鸿门宴!何况,我也不会去当舞剑之项庄哇”父亲认为向达讲的是老实话翦伯赞在行政领导工作方面还是顺利的,无论老,中,青,他都能善处但教学业务方面则显现出和北大老教授的分歧年秋季,系里讨论如何编写中国古代史教材讲稿,他主张按照自己的《中国史纲》的框架模式去编写,任何朝代都先讲经济基础再述上层建筑在上层建筑领域,先讲政治,再说军事,科技,文化但不少教师心里是反对的,觉得凭空地先讲一些经济现象,反倒使历史的脉络变得模糊不清,应当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社会的各种因素揉和在一起,作综合性论述为了让翦伯赞放弃自己的主张,聪明的邓广铭搬出了由斯大林亲自定稿的苏联官方颁布的一个关于怎样讲授历史的决议来那上面明确写道:不要把历史讲成抽象的社会发展史,而是要严格依照历史的年代顺序,具体讲授那些丰富又具体的历史事实,历史现象,历史问题,历史人物等等苏联老大哥的权威毕竟高于翦伯赞的权威,这场争论就因此而结束了把宽阔宛转的历史之河,拉址成一条干巴粗糙的社会发展线,其教学效果可想而知我的好友,O年代就读于北大历史系的曹女士说:”那时,老师讲中国古代史,总是经济基础,阶级斗争,农民起义那一套讲文化很少,甚至不讲但也有例外,邓广铭先生讲唐史,就介绍了元稹的《会真记》,还兴致勃勃地吟诵了其中的诗句’自从别后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同学们听得都入了神我当时就把这首诗记住了,一记竟是O多年”院系调整后,在知识界紧接着进行批判胡适,批判《红楼梦》,批判胡风的运动北大处在这些运动的中心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翦伯赞不能从容不迫且又游刃有余地协调和化解政治需要和学术良心之间的矛盾了他毕竟是个学者,史学家,历史的思辨能力赋予他洞察现实的眼光,善良的本性让他保持着正直,而倔强的脾气又驱动着他发出了属于自己却并不怎么符合政治要求的声音比如,年他在作”访苏(联)报告”时,说:”在卫国战争的严重时期,苏联的博物馆工作者,也没有停止科学研究工作,他们仍然积极进行考古的工作,研究艺术上的问题,并且不断地提出争取学位的论文,举行学术性的专题报告”显然,翦伯赞的这番话是针对中国高等教学机构和研究机构因政治运动而业务停摆的情况,有感而发又如,在年l月日的一次院级领导会议上,他说:”关于江淮文史学习苏联教学方法的问题,我原则上是同意的,但不是同意立刻按苏联办法全部实行,江(隆基)副校长提出的变通之法,我倒是赞成的(按:江隆基提出北大各系贯彻苏联教学法可分成三种类型全部实行,部分实行,暂不实行)有人说我工作做得少,但我夜里常常工作到点,不是为北大工作,也是在为国家工作现在学校工作安排得太多了,影响了经常性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例如目前就有调整工资,修订教学大纲,批判胡适,成立教学研究会等工作,使群众感到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我建议:第一,不要为突击性工作影响经常性工作第二,不要因为外来工作影响本位工作第三,不要因为未来的工作影响目前各种教学工作就好象天天研究如何吃饭,而实际上没有饭吃或吃得很少一样”他还说:”领导希望我们一步登天,学习苏联要’愈像愈好’”又说:”如果给了我们木船,我们还要汽船,那是我们保守但如果不给船,要我们泅水过去,那就是领导冒进了教务处说我们过去对教学的专门化注意不够是一个偏向,但我认为过去根本没有力量搞专门化”此言一出,四座皆惊有人立即将他的谈话汇报上去可以说,在北大历史系,脚踏政治,学术两只圈子的翦伯赞在竭力维护和保持两者之问的平衡,这特别体现在对青年教师的培养上他一方面引导他们学习马列主义的具体理论,另一方面则强调对历史资料的广泛搜集几年下来,到了”反右”前夕,他领导的历史系已经有了一批业务优秀的教学人才和骨干(待续)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20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