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狼塔C线攻略

狼塔C线攻略.doc

狼塔C线攻略

好好生活的可
2017-10-15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狼塔C线攻略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狼塔C线攻略狼塔C线攻略《豆丁我们走过了狼塔#第三天泡在河里的一天点早起天还没亮,居士的大火再次升起来。出来帐篷,外面繁星当空,奶奶的干嘛是这么好的天气啊,飘点雨今天绝对就顺我意思返回了。大家对待好天气的态度和我截然相反,都在庆幸,这么好的天气,一定要继续前进走出去,天气是剂强心针啊。我超级无敌郁闷,可这时谁能理解我的郁闷呢我一直认为,大家对接下来的行程,其实认识还不深。我每天睡觉前,都在翻阅攻略,读今天走过的,再把下一天要走的默默记下来。昨晚怎么看,怎么觉得我们后面肯定完不成,未知因素太多了。沙滩起床后把手机打开,调出了里面贝壳儿的游记,印象中她只是发了照片的,游记我倒没什么印象了,于是津津有味的读起来。沙滩极力推荐的这篇文章,前面走过的还好,写得比较细致,但到后面,尤其第三天的和ada的出入很大,ada的时间表我都快背下来了,说今天扎营很早的,相对来讲路程也应该很短,但贝壳儿他们出发的早但扎营时间很晚,而且游记内容异常繁杂,远不是我原来想象理解的:简单的过河过栈道,一会出了峡谷就到了。心里再次蒙上阴影,看来就算走,也不能再多耽误时间了。我起来耽误了不少时间,点多大家在外面晒帐篷晒衣服点火做饭的时候,我还在睡袋里不肯出来,就是故意要耗些时间,好把大家拖得走不了,今天一天就在这里晒太阳过去,明天原路返回。太晚走肯定预示着风险,我就这么耗,蜜蜂他们到最后肯定会因为时间不够而放弃穿越的,嗯,就这么办。我事先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时间很快过了点。我心情压抑,大家因为今天的危险也在犹豫着收拾东西,但看了贝壳儿的攻略,今天也是不能大意的一天,点点半,对我实现返回计划真是大有帮助。不过也不能太晚起床,那样太夸张了。现在所有形势都转向我的一头,我还是为昨晚和蜜蜂吵架的事耿耿于怀,想去单独找她道歉,顺便把我要返回的心事和她讲清楚,要她来最后决断,毕竟返回的决定由精神领袖提出,大家是应该不会有意见的。先把老大说服搞定,其他人就好办的多,尤其是居士和沙滩,这两位一直是最想前进的。大家都在外面烤火烤衣服吃饭拍照聊天,我钻进大帐,总算有机会和蜜蜂单独相处一会,昨天吵架的事好像早已经烟消云散,她脸上对我还是一片阳光^^她也能看出我一直有很大的心事,因为不同于以往的催人起床拔营快走,就我自己这次最慢,什么都没有收拾还。我相信蜜蜂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把我的困难一一交代了出来,也许这时心平气和的讲出,才更能体现这些困难的“实际价值”,我保持让自己不冲动,理好头绪一点点讲来,对她也是大的冲击考验:是轨迹问题,接下去没有了实际轨迹,指导轨迹在第一天就有好多是相差,公里的,参考价值不大,而这两天信号的接收又一直很糟糕,接下来都是峡谷,信号就绝对不要想了。所以我对后来的导航能力没有一丝的自信。是路况问题,接下来又是玩命栈道又是来米的雪达坂,昨天晚上还一直小雨飘飘,闹不好现在,就算没雪,栈道也会很滑,这从昨天的下降的碎石坡就可看出。而且还要不停过河,水大水小好不好过都难说。是参考攻略,多数游记可参考的都没有太大价值,而且有不同作者间相互矛盾的地方,我读了好几个人,理不出完整的头绪,对第四五天的路线没有直观的认识,说白了就是要一步一步纯靠自己摸着走了。头两天相对最简单,第一天走大沟,错不了绝对,第二天有实际轨迹居然还叫我硬是走错了两回,那么多的岔路不靠GPS我可怎么决定的了单从游记的左转右转顺流逆流,你能知道个啥是压力分担,现在一切的负担都在我这里,大家头两天的依赖性又这么强。鸟人那次分析决断怎么走,有叛逆鸟人和飞云GPS导航也是专职的碧海和叛逆两个人探路先锋更是有体力超强的伟哥和小宇,论单方面能力,这些人绝对都远在我之上,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搞定分析决断、导航外加开路呢你可有走在第一个,那种时刻提心吊胆的精神冲击是线路风险,走错了一条沟,就意味着玩完。玩命栈道过去了,就别想再回头。真出事了,就谁也别想走出去。我们现在唯一的优势是,我们不存在太弱的队友,大家都差不多,最多只能搞定自己。是天气疾病,这变幻莫测的天气,谁也拿不准,两天来每天都下午都下雨,赶上大雪的话,居士的雪套,别人的雪地行走能力,以及邵和居士、沙滩的感冒病情,都是很不确定的问题,万一有人发高烧,拉肚子,撤可没地方撤。是时间问题,贝壳儿由靠谱的商业队领队带领,夏季从早上九点走到下午六点半,这次咱们是秋天,白天时间短,按这个速度最快也是点才能拔营,快也要八点半扎营,你不觉得危险很大吗总之,再这么下去,我绝对受不了的,我要求回撤,今天营地自然休整,养好精神和体力,明天原路返回或改走A线。蜜蜂听后的第一反应,是,要不要和大家都讲一下,或者开个会。我其实是讨厌开会的,大家绝对不会赞同我的回撤,但是为了民主,还是有必要让大家都了解下我的心情。我拿这些包袱攻击蜜蜂,就是想让她也垮掉,直接宣布撤退。后来蜜蜂安慰我说不要有太大的压力,这么多人呢,总会走出去的,不过如果你真的不想走,我也无怨返回的。沉默了一会,她有点意味深长的问我,这么返回你可真的甘心唉,要我怎么说,这两天我确实走爽了,我肯定甘心,但是看你们的不甘心,我又比你们还不甘心。凭什么鸟人这队就能走出去我比他们导航差你蜜蜂的领队水平不够咱们队友体力不如他们他们就只运气好么还是干脆咱们本来就是胡闹的,和我一样根本没心思走出去蜜蜂是个有点争强好胜的人,性子有点烈,绝不轻易放弃服输,她的眼神常给我传达这样的信息。我是个懒散之人,不求什么上进,遇事爱退缩,走路更是随意,喜欢高兴了就可以,不愿意和谁争个高下。看她这样执着,我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心理矛盾已经到达了沸腾点。她只是从人情的角度为我减轻了压力,实际的困难并不会因为我心态的一些转变而有所减少。在蜜蜂再三的催促下,火炭边,聚齐了所有人,开始气氛庄重的开会。我用只字片语,表述了我的难点,大家相对之前对我的一致否决,态度又出现点缓和,看得出,伙伴们也在承受极大的压力,气氛十分压抑。几乎每个人都说了事情的两个方面,分析的都很有道理,也在我的料想之中。居士是一直坚持要走的,没雪套的他,反而信心最强,说来这么老远不容易,这么回去太窝囊了。小鱼的意见是随大家,绝对不去冒险,但也不会不明不白的在这么好的天气下就回撤。小蜜的态度不说我也最清楚,既然来了,就走走,不成再返回,凡事总要尝试,再下定论。有困难哪怕多熬几天,也是要出去的。这个想法最接近人情,但客观也是风险最大的。沙滩老大掰开揉碎给我讲道理分析线路,说要怎样怎样支持我,先分析我的难处给我减压,又摆出我们的优势,说到最后,还是要继续走,叫我放心会帮我分担。邵的意见也很关键,他先也是安抚我,然后说要澄清一个误会,开始一直以为轨迹都是实际的,之前对GPS和我的依赖实在太重了。不过遇事大家多商量,有问题总能克服的,他倾向继续前进,起码知道栈道究竟是如何险怎么过不去,再退回也无怨。最后也提到,有一票否决制,只要我不想走,全队都可以回撤的,没了GPS大家肯定不会再走了,但这东东,只我稍会用一点。此时我被摆在了一个尴尬两难的位置,心里压力空前的大,我说返回,此行肯定就此结束,大家狼狈的还要翻回达坂,一个个都挺不容易的,尤其沙滩和蜜蜂,看了好不忍心啊。但是前行不会因为我们这次会议的召开,难度而有所降低,不会因为我们敞开心扉说出了自己想法而危险度有所降低,客观事实我们无法去改变,我还是习惯性的站在了领队的角度去看问题,继续走意味着把队友带进了无穷未知的风险之中,危险伴随风险,以及未知的天气变数,我犹豫思考了良久。其实大家的态度前一天不开会,我也能摸个八九不离十的,绝对会反对我,说不能回撤。我也想好了好几套词,应付大家,劝说大家。但真等到大家情真意切的流露出自己的想法后,我又不好再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年龄阅历都在我之上,这些说法绝不只是过了一遍脑子就随便讲出来的。但我依旧无法解开心结,经常优柔寡断的我,这时还是顺民心贴人情,采取了极端盲从的方式,说,那我随大家吧。我觉得自己很失败,当时是这样认为,现在回想,也是这样。抛开最后走成的幸运,这个决定实际是错误的。把这个会议敷衍过去,其实我心里一直还是想回撤,今天走到栈道前让大家彻底死心,或者走错两段耽误进去时间,再返回到这里扎营也没什么不可。呵呵,我多坏呀,明着答应大家一起坚定信心往外走,实际还是暗中留意可能的营地,以及掐算返回的时间。走了大半天,我都是在为后撤做准备,在“停下原地休整晒一天太阳第二天攒足力气返回”和“往前探探未知玩玩死心再返回”这两个几乎平行的选择上,我看在大家的份上选了后者,当然,这只是我心理的两个选择,不是大家给我的。我不想成为所谓的“退缩者”,为了大家的目标,我宁可牺牲一些,不就是考验我的心跳么我不是没有这种牺牲精神,只是觉得好不值啊,为了一个相对我来说,略显莽撞冒进的决定。闲话不提,点我们拔营上路,沙滩居士邵小鱼蜜蜂,都抢先走在了我的前面。出发时间很晚了,大家赶路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我在最后有一搭没一搭的挨着走,心理崩溃的人,惟有尾随。不久就开始不断的过河,这水比第一天还冰凉,我换上那双张嘴的旅游鞋,走起来还不算太吃力。开始大家换鞋的时间,我就没换,一直走过去了。在河的左岸,有一处挺高的上升,迅速把谷底和马道的垂直高度抬高,这样大家都被甩远了,脚下的鞋穿着实在难受,之前几次走不动或者拌蒜,被队友超过,这时绑鞋底绑的很紧的鞋带也被我走松了,干脆停下整理。气得我一下子把鞋底扯掉,扔下了百米下湍急的河流中,见鬼去吧,单层薄底我照样能走,我就不信了。下了大坡来到一处悬空桥,很快跑过去,一直走在河谷的右边,过河的频率慢慢减小了。点时,不知不觉,我已经把后面甩得太远了,也踏上了栈道。这里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走上去先是兴奋,后也有点惊心,我急于上前看看那处绝对危险的大石头,边走边往下看锻炼胆量。忽然见到第二个居士居然在我下面几十米,带大家朝河去了。我刚有看到往下的岔路,为了避免过河我才走的上面更宽一些的岔路。把大家叫上来,又是一段辛苦的返回爬升。栈道走了来米,一个转向,突然来到一个泥泞无比的陡坡前,左手下面是碎石坡,站不住人的根本,往上这个我看了就觉得很陡,用冰镐加登山杖往上硬着走了多步,感觉四肢酸胀无比,回头看几乎不可下。坡度陡而泥巴滑,玩命上去就真下不来了。停在唯一一处略显平缓的小坡上,用冰镐开始凿路,半天胳膊和手都快抽筋了,腿和脚下也在不断吃着力,我想这样下去我坚持不了几分钟,准掉下来。就小心翼翼的退回,放下包,空身再上去凿手点和脚点。再干了一会实在是进度缓慢,在这里被困,意味着不能前进,不过还有后退的可能,或者下去走河道。之前我研究的攻略,都是走的上面的玩命栈道,没提到说下面也能走的。后来晚上再读贝壳儿的游记,她是唯一提到这一点的,不过好像也没走下面。消极返回的情绪又开始滋生。不久大家就都过来了,不单是我忌惮这个陡坡,别人也没有直接如履平地般上去的。邵比较激进,负重直接踩到我刚才上的位置,后来也是体力耗尽有点被困下不来。小鱼自告奋勇要空身上这一段,看看上面什么情况。他拿冰镐往上走了百十来米就返回了,说上面没法走,都是这么陡这么滑的坡,大包很难走的。蜜蜂要求小鱼拿冰镐修路,可那样我刚试了,进展很慢很费体力。由于从小鱼嘴里没得到太多的有用信息,沙滩老大决定亲自上去探探路,他的探路本领是大家一致公认的。费劲的上费劲的下,老大到了上面最高的垭口,说看到了一路的栈道在山的半山腰,延伸很远出去,和下面的河谷几乎一致,得出走河谷也基本可行的结论。这里来回折腾消耗进去个来小时,正合了我的意。剩下我和居士蜜蜂忙着搞创作,走不了啦,返回吧返回吧。回到岔口往下走不远,果然开始跳石头过河。邵,沙滩,小鱼平衡掌握的很好,每每可以轻巧的跳过石头而不湿鞋,但找石头也相对浪费时间,他们穿登山鞋一样的走,一直到三岔口才开始换的鞋。我比较笨,经常直来直去懒得找石头,脚下就时常蘸水。小蜜和居士换了军胶后,走的也比较快。很快来到一处三岔河,右边一条大河滚滚而下,和我们的主流回合到一起,当时想都没想就顺河而下。水太大了,深得夸张。我和居士小蜜往上走了一截才找到相对浅点的地方过去,不过这也是之前过得相对最深处了。这时好在是正午,太阳很暖,要还是和昨天一样的阴天,真会冻死我们。过到河的右边后,往前又走了相当的距离,看得出大家都在赶时间,又不断地过了几次,我都有失温的感觉了。很快被甩到最后,急切的追赶心理也让我加速体力的消耗,点了要,也该休息吃饭了。但大家没有减慢速度的迹象,河谷里太阳晒不到,阴冷异常。我大喊前面的小蜜停下到阳光处午饭,走近大家的同时,下意识看了下GPS,崩溃的发现刚才从三岔河过来这半个小时的路,是完全走错的。这段过河不下次,都是又宽又深的那种,两条大河回合到一起,那状况可想而知。心理再度起了波澜,现在原路退回营地还不晚,实际行走时间还不多。但再次趟水回去,真会要了我小命。GPS这天只到三岔河处才有信号,后来沿河往下完全是心理惯性,以为不会有错,全怪我没有及时纠正。午饭大家吃得极为简单,我脱了鞋站在冰凉的石头上瑟瑟发抖,晒太阳也不能温暖我的心。之前再次拿出攻略和GPS研究,路程还差三分之二,我又是脱鞋晒脚又是冻得反应迟钝,半天没有怎么吃东西。大家很快就搞定了午饭,收拾东西背包就要往回走,没什么等我的架势,时间真的就是生命,不能再耽误了。我这里没吃几口还一堆烂摊子,叮嘱最后先我走的小蜜,到了三岔河一定停下等我,言外之意,那里肯定要再开会,商议返回了。这样走下去,点也别想扎营。我确实已经被冻傻了,身上衣服忘了多穿,饭也没吃几口,就是一个劲的哆嗦。脚下踩着冰石头也不说穿双干袜子。傻到家了。收拾包也是极为缓慢,这个点了,估计大家是肯定也不走了。抬头看返回的蜜蜂在视野里只是个小红点,之前怎么过河都是跟着大家后面,现在由我从新面对这些,又是和新的一样,不知从哪里如何下脚,水都太大太深太凉了。后来前面彻底没人了,我更加慌神,好几个地方强渡的,还意外摔在浅河滩里一跤,湿了半边身子,那时的我心理是最崩溃的,心想万一脚崴了走不了,或者就这么被河冲走了也没人知道,发现我不在的时候,返回找也来不及了。三岔河这个最关键的点,是此次狼塔之行,我心理最崩溃的点,同时也是一个最重大的转折点。我步履蹒跚的走回到三岔河,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显然,大家继续走了,逆河而上的。我没有想象到大家会这么“无情”,说了等我也不等。三岔河是最后一个唯一有可能回撤的点,之前的心思全部集中在怎么回撤,过了这里,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大家真是要继续玩命了啊!!!我垂头继续沿路走着,刚才的落水,给我身体的打击倒是次要,无非是意料之外的有些擦伤,但给我的心理打击还是非常巨大的,我想到了居士第一天从独木桥上掉下,后来状态全无越走越P的样子。看看接下来我可如何应付今天十点扎营前这剩下三分之二的路程,以及自己心理所有深处的黑暗,无非是破罐子破摔吧。过了三岔河多米,遇到了停下来等着我的大家。所有人都停下只等我一位,这是第二回,仿佛又回到第一天我背负最狼狈的时候,心里泛起了一股浓浓的暖意,也刺激到我,我不能再如此不济了,作为领路者像什么样子!大家在这里而非三岔河口等我,已经给了我一个强烈的信号,就是要继续走!我们没有太多交流,看我过来,大家即刻上包要走,我也没说话,脚下暗自发力,要把大家天黑前带到营地,过后的几天,坚定了信心的我们也一定会走出去的,拼了!再次上路后不久,蜜蜂竟走到我的前面,给我加油鼓劲,她带平路绝对无敌的,相对之前一直在后面押队,她反冲上来的确让我意外。这样最好了,队里最慢的女士此时还有如此状态,我们其他老爷们更没有借口天黑前走不到营地了。过了一段相对复杂的路况,河谷又宽阔起来,我和蜜蜂把后面的所有人甩得非常远,这样一路走来,看到了好几处烧火的痕迹,八成可以做营地。在一处横卧的大木头前,我们停下等后队。刚才中午吃得太少了,现在又塞下去半个馕。这里风景极佳,视野空旷非常好,天空蓝得有点假,四周浓浓的秋色更是让人陶醉。我想,接下来的一半的路程要是都这么好走,今天就解决了。风景好使心情也受传染,没有了一丝之前的消极念头,已经在想霍普说的五星级营地了,还要晚上的菜谱。大家都过来后也是一起又休息了好久,再次上路大家也是信心满满。互相开着玩笑边走边聊,这段路实在是轻松愉快。后来我和沙滩逐步走到最前,路又有些不清晰了,而且河道慢慢变窄,有陡升的趋势,可能需要再找地方不断过河。沙滩的经验十分老道,过河的时候总能找到最合适的位置,事半功倍。我就是走在前面当炮灰的,每每走错退回不行的时候,沙滩就近找地过河,这样我们的配合十分默契,后队跟上我们走,也是省了不少事。一处河谷的转弯地带,遇到了此行渡河的最大障碍。我在最前已经细致的排查,而且早早定下过河的思路,但是很长距离都没有找到水浅的地方,这里河道窄水流急,上下落差的原因,有的地方已经形成小瀑布,中间无数横七竖八的大的怪石,湿滑无比绝对不能借力。沙滩在我身后米,也是左右突围困难,本已被我们甩下百米的后队,都慢慢追了上来。前面受挫耽误了不少时间,后面的人也没有好办法渡河。还是沙滩找到了一处相对浅处,小心翼翼的过去了。我随后,下水没两步,就感觉到这是一直以来最深的一处,连忙呼喊大家小心。岸上的大家此时喊我和沙滩,说左侧山上好像有栈道,可以绕过去。我已经过到一半,感觉河那边相对好走些,跟着沙滩心理也更踏实些,就让大家注意安全,自己选择。大家费力爬上了度的碎石陡坡,远看果然是条栈道。我和沙滩过去后其实还是被困在水流中央的大石上,翻上翻下十分刺激惊险,说不好就会湿身崴脚,已经没空顾别人了。大家走上栈道说好走的很,劝我们回来一起走,很快就能过去。我和沙滩商量这样一直泡在水里可不是个事,我年轻体壮过几处要险还累的要命,他这么大岁数了,肯定更困难。再顺大石头往上爬也是太玩命,硬过到河的右侧恐怕会和大家分开。就决定从新找过河点,返回与大家走栈道。这里非常耽误时间和消耗体力,我的状态也是在危险中被激发出来,才得以过来,不过中途还是因为过分用力而磕到了右腿的迎面骨,冰冻的河水早已经麻痹了伤口,没有使我发觉,后来才发现那里一直在不断的流血,止半天止不住。找了一个位置玩命抓杂草爬陡坡上了栈道,小蜜在前却欲行又止,小鱼说前面没路了,满是断崖,只能回撤一点过河。我想这下坏了,小鱼这种全队最灵活胆子最大的人都说不能走,肯定是不行了。好不容易过来又要返回去,那几个危险路段我可真不想再走啊,水实在太大太凉了。沙滩这时才爬上来,知道要返回也是郁闷的要命。我喊大家不要再自己找路,实在太危险,就随我和沙滩返回到我们的过河点,虽然难走但危险并不大。就这样,沙滩回到我们被困的石头中央,来回尝试了几次,终于过到河的右岸成功。我紧随,身后是居士、小鱼和邵。这里绝对是此行过河的最艰难点,水已经没了我的裤衩,被甩在最后的蜜蜂,我们真是替她捏把冷汗,最危险的时候又是把她甩在了最后,这里的水过了她的腰。。此时时间已经过了点,沙滩赶时间没停继续往上爬,急于把大家带出危险地带,横切一段后终于来到一座安静的小桥面前,路把我们带回河谷左侧。没有什么比桥更让我们兴奋的了,真是满载了希望。经历了刚才心有余悸的最大渡水困难,我的心情一下转为阳光,分析等高线图,沿眼前的大沟直向出去,就会到达营地。此后的栈道起起伏伏,时而上山时而下水,经历了数次上下,总算来到了高原牧场,视野变得超级开阔。我把后面又甩出好几个山头,想着到达营地早做饭,多些时间享受这五星营地。后来看大家的照片,这段上上下下的栈道几乎是空白,一张相片也没有留下,看来也是和我一样,一直暴走赶路了,速度起码每小时公里。大家对后面行程距离未知,看我走得急,估计就想追,疏不知我是故意加速的。。晚上点,我终于下到了河谷底的平坦草原上,可以望见不远处的河源峰。其实我也不知道哪个才是河源峰,后来凡是看见高点的雪山,一律这么被我们称呼,呵呵。我对照攻略里描述的,很快找到了接下来一天的库勒阿特腾阿苏达坂的入口。这里附近也有干柴,就是风有点大,不过也满足五星级营地的标准了。于是卸下大包,舒服的在草甸上先躺了一把。身体接触大地的一刻,实在是舒服死了,就势打了个滚还,呵呵。不久大家也赶到,颇费周折的一天总算结束了,按ada说原本应该最轻松的一天,被我们搞成这样,回想早上起来以及途中的那些想法,真是哭笑不得,狼塔呀狼塔,越发觉得你有味道了。这天的火烧得巨大,小鱼这变态找来了周围几百米几乎所有能烧的木材,真和不要钱的一样,都堆在一旁吓人使。这些木头又粗又干,是很好的燃料。我们在火边边烤火边做饭,每人都把今天过河湿掉的东西来烤,我的行走袜子被烧了洞,只能换过河袜子穿了,还剩一双最厚的是睡觉袜子。旅游鞋也放在火边,一会没看住就又被烧去半边,这下两只彻底对称了。由于这是第一夜在户外做饭,意味着终于可以拿菜和牛肉出来好好炒炒了,要不大帐篷里油烟和辣椒味太重。想想三天来身体上受的苦,心里上受的折磨,此时再吃到如此丰盛可口的晚餐,烤上世界上最温暖的火,真是太幸福啦^^每天扎营做饭也是户外长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晚我们虽没有开联欢会,但也为了避开玩命栈道,过了危险河流而庆祝了一番,闹到了快十二点才睡。由于营地处于河谷的中部,穿堂风吹得十分凉爽,晚上最冷时感觉帐外肯定在零度以下了。今天一天过了多次河,河水带走了身体很大部分热量,走的距离不长但我也感觉非常非常累,好在最要命的心理包袱已经彻底被甩开了,我们要专心面对后几天,坚定脚步走出去。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1

狼塔C线攻略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