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骆驼,漂泊在市场大潮中的沙漠之舟

骆驼,漂泊在市场大潮中的沙漠之舟.doc

骆驼,漂泊在市场大潮中的沙漠之舟

學會銨瀞f
2018-03-0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骆驼,漂泊在市场大潮中的沙漠之舟doc》,可适用于领域

骆驼漂泊在市场大潮中的沙漠之舟文,严橘在阿拉善骆驼可以说是在当地恶劣干旱的自然环境下上天赐给人们的稀品是草原五畜中唯一没有被人工养殖所取代而保持了“原生态”的畜种。如今这些半野生动物也躲不开市场浪潮。为了保住骆驼牧民成立的骆驼合作社在千方百计地为开发骆驼产品、开拓市场而努力着然而这个畜种尚未从禁牧政策的致命打击中逃脱出来仅存万峰的阿拉善双峰驼仍在灭绝的悬崖边徘徊。“我们现在啊就像骆驼一样被人穿上鼻棒子用绳子一牵就牵走了自己却走不了。如果我们自己有资金能自己做企业就好了有骆驼有牧民不依靠外人。”那天那老的这句话给我们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我们一行人来到阿拉善右旗巴彦浩特市拜访了阿拉善双峰驼保护协会会长、被誉为土生土长的骆驼专家和阿拉善“活地图”的那木吉勒策林老人。”骆驼可以说是阿拉善蒙族的象征人们常说蒙古族是马背民族在阿拉善蒙古族同时也是驼背上的民族。”那老对骆驼在民族文化中的地位评价极高。“可年代以后骆驼数量下降了为什么卖不上价就是原因之一。产品既然不值钱了骆驼数量也就下降了。只有想法让牧民有收益减少草场压力通过经济的力量来增强牧民的凝聚力百姓才有保护骆驼的积极性最后才有可能把骆驼保住。”增收保住骆驼的动力来源阿拉善被称为“驼乡”提起骆驼阿拉善的牧民有着其他地方人根本无从体会的深厚情感。传统上骆驼在牧民的生活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上世纪年代阿拉善双峰驼数量发展迅速最多时曾达到万峰之多然而骆驼在此后的年间急剧减少如今整个阿拉善盟只剩大约万峰骆驼了。在阿拉善骆驼保护协会和荒漠双峰驼牧民专业合作社正在为保住骆驼而开展行动:艰难起步中的合作社希望通过公平贸易的途径实现骆驼保护与牧民增收、文化保留的多赢。但这些满怀希望的人们面临的不仅有市场框架内的诸多困难就连放牧牧民最基本的生计问题这个大前提至今还得不到保障。同时骆驼保护与退牧还草、草场承包等政策的矛盾交织碰撞在一起。阿拉善骆驼保护协会是由盟、旗政府部门离退休干部、牧业科技工作者和养驼牧民组成的民间组织希望通过提高骆驼的产业化进程的途径保护骆驼最终达到保护骆驼和改善生态环境的双重目的。而合作社的一项重要职能是作为代表牧民利益的一方同驼制品加工企业谈判从成员手中统一收购驼绒、驼毛等原料供给企业并以此实现牧民增收。那老对这项功能非常看重:“和政府谈也好和企业谈也好大家起码是作为一个资产拥有者的身份进行的腰杆子也可以比没有组织硬一些。大多数企业不考虑或很少考虑牧民的增收问题企业的目标是原料。原料越多越好去年我们跑了好多企业都没谈成。人家问我们合作社能供给多少原料(我们说二三百吨吧人家嫌太少了说必须规模化规模化这方面白绒山羊就是教训骆驼万万不能再走山羊的老路了~”白绒山羊产业化的教训“羊绒企业为了利益把阿拉善的好绒和东部的次品羊绒兑起来卖只按量收购不看细度。到头来阿拉善这个优质原料产地被毁了养羊的百姓都受害了。你看鄂尔多斯集团现在干嘛去了,伊盟那边好些矿产都是鄂尔多斯投资的纯工业占到了总收益的羊绒产业才占(他们转制了~他们不能破产因为集团有万多工人需要养着但是羊绒已经打不开市场了~”那老说。“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的广告语誉满全球而在鄂尔多斯市附近的棋盘井镇空气中充满呛人的硫磺臭气目之所及尽是林立的烟囱鳞次栉比的煤电厂、焦化厂、硅化厂等各类化工厂。我们很难将这番景象和一件件柔软、轻盈、美丽的羊绒衫联系在一起。但各类化工园区内随处可见的鄂尔多斯集团的著名标志证明那老所言非虚:这家以羊绒制品起家的企业已将事业转向了开发当地丰富的矿产资源。市场不景气养山羊已经不像当年那么赚钱企业可以转制原料产地的牧民们却只能生活在不断恶化的环境中。在当地已生活了几十年的一位牧民将我们带到家附近的草场上告诉我们:“大大小小的工厂起来后这里的草场就变差了半日花《注:西鄂尔多斯特有的一种珍稀植物)前些年死了好多。从工厂那边飘过来的粉尘沾到草尖子上羊吃了就生病附近有的人家羊羔生下来就是瘫的这儿的人包括我被呛得嗓子都不好得什么病的都有。政府要让搬迁那也是得搬啊这地方越来越没法住人了。”那老认为:“山羊的老路是规模化的教训。”这个教训还要从近三十年来羊绒市场的兴衰说起。阿拉善白绒山羊与双峰驼同为地方优良畜种羊绒纤细洁白。山羊的产业化道路早就先于骆驼铺展开来。当年随着国际市场对羊绒的需求量持续上升羊绒逐渐成为了炙手可热的“软黄金”。羊绒的细度是衡量其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越细越好。据相关人士称在七八十年代阿拉善山羊绒尽管细度多在微米以下光泽度也远胜于其他地区但产绒少辽宁地区的劣质山羊绒尽管细度不佳产绒量却多得多。由于二道贩子给各类羊绒的收购差价只在三五元间各地三六九等粗细不一的羊绒只要在微米以下即为合格。为了增收(牧户的积极性集中在了尽可能多地养山羊、设法提高平均产绒量这两点上。据报道在过去多年间山羊不断增多导致草原畜群结构失衡阿拉善盟的山羊已达牲畜总量的以上超载过牧现象严重。挖草根吃的山羊从此被世人视为导致阿拉善草原退化、沙化的元凶为了提高山羊的平均产绒量当地引进外来品种进行羊种改良成功地把原本产绒量不超过两的阿拉善白绒山羊改造为平均产绒量高达斤以上的品种。以鄂尔多斯集团为龙头的高端羊绒企业实现了规模化羊绒制品热销全球。但此时当地羊绒的平均细度已经飙升至微米阿拉善羊绒不再“轻如云白如雪”畜种恢复难度也很大有畜种改良专家估计至少需要年以上。阿拉善白绒山羊失去的不仅是细度。为了减轻大量山羊在啃食过程中对草原的破坏政府大力提倡舍饲圈养引发的新问题便是羊绒原本的天然特性被舍饲圈养所干扰。合作社常务理事乌尼孟和告诉我们:“阿盟的羊绒有机鉴定常常过不了关监测报告结果显示有化学污染(原因据说同羊饲料中的添加剂、灭虫药浴、棚圈消毒都有关。”白绒山羊的教训并非个例除了羊绒制品市面上的高档被品诸如鸭绒被、蚕丝被等几乎都不再具备天然性因为鸭饲料、桑叶中的农药污染在成品中都会有残留。事实上在草原五畜中马、牛山羊、绵羊都已经实现了舍饲圈养唯有骆驼的习性最为特殊现代化集约型养殖对于它们完全失去了效力。据有关资料记载原因在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骆驼并非完全的家畜而是“半野生动物”。在同荒漠地区恶劣环境长期磨合适应的过程中骆驼走场范围很广、能采食其他牲畜无法啃食的灌木和盐碱植物无法舍饲、圈养不需要药浴注射抗生素也极少需要喂料。也正因为如此驼制品的天然性、有机性从根本上得到了保障。”所以说驼绒是无污染纯天然的生态纤维阿拉善驼绒很容易就拿到了国家纤维检测局的一级有机认证。骆驼是唯一的纯种原始品种也是唯一可以生产纯天然、有机产品的家畜。”乌尼孟和说。结果就是尽管驼绒不及羊绒细软、驼肉肉质也比牛羊肉粗糙驼制品还是成为了这个已被规模化席卷的市场中存留的最后一块净土。那老说:“合作社现在正想方设法地增加成员数目。我们希望每找到一家合适的企业都以合作社的名义让牧民入股与企业共担风险和利润卖的好大家一起分红(卖的不好大家也一起承担风险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够实现对市场的控制。”不难看出对于一个成立不久的牧民专业合作社来说这些想法中包含的诸多深思熟虑和前瞻性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白绒山羊产业化的教训正如那老所说:“只是规模化牧民得到不好处原料产地保护不好畜种也肯定保不住。”得知合作社目前已同一家驼绒制品加工厂达成了合作意向我们决定第二天前去参观。资本的难题疑难重重的合作化之路加工驼绒制品的厂家是一个小企业一行人来到厂区只见眼前是一个不大的院落里面有几栋陈旧的厂房(这就是它的全部规模了。这家公司此前主要生产初级产品即分梳好的驼绒与牧民合作的契机发生在年金融危机影响到经营之后”我们是小企业非常需要贷款。可无论从国家政策和现在商业银行的运作来看贷款都是扶强不扶弱想贷款时银行又是要政府担保、又是要个人担保、又是要企业担保给你一连串都串上了~合作社通过就业局给我们厂贷了多万的款真帮了大忙了在当年那种情况下绒能够不跌价卖出去就相当不错了。”合作社坚持的原则之一就是让骆驼的毛、肉产业化并由企业做成终端产品提高产品价格提高牧民收入。作为条件公司答应了合作社的要求通过合作社收购牧民的驼绒再做成高端产品精梳驼绒被。生产厂长首先带我们参观了化验室只见贴壁的橱柜中整齐地堆放着检验好的成品:塑料袋分装的各色驼绒。环顾室内能找到的最先进的仪器也不过一台称重用的电子天平和一架测定细度用的显微镜这里的工作人员只有一名穿白大褂的女检验员条件并不比一间普通中学的理科实验室强。待到生产车间参观时我们看到的仍是小规模惨淡经营的光景:不大的厂房内摆着十几台上了年头的分梳机在另一个车间内堆着几十件成品驼绒被。生产厂长说:“骆驼产品资源性很强整个阿拉善也不过万峰骆驼厂家每年至多生产条羊绒被市场即使再有需求也没有了。”合作社曾经同包括好几家著名大公司的众多企业谈合作最终的合作对象却是这样一家小厂也有从避免山羊绒产业化教训角度的考虑大企业尽管财大气粗但一味追求数量破坏原料产地的风险也更大。而且就是这家每年生产条驼绒被的小厂也有资本势力虎视眈眈。“中粮旗下的雪莲也来看过这里。他们看中了这里独一无二的驼绒原料想让我们用他们的商标把这里变成他们纯粹的加工基地~考虑到与合作社的合作我们老总谢绝了这厂子的一整套手续都是我们自己注册下来的从商标到质检都不容易啊。也不奇怪早以前鄂尔多斯集团什么的大企业都是这么干的就是为了霸占原料产地。”企业自身在为了开拓市场空间和与大企业博弈的过程中苦苦挣扎合作社在这其中几乎是纯义务性服务报酬分文不取还要协调牧民、企业、合作社三者之间的复杂关系。合作社坚持生产同时必须保护生态通过合作化来实现让所有的草场八股重新安排草场(用轮牧的方法把草场保护起来三是要发展骆驼文化最后则是提高骆驼畜种的品质。尽管该公司已经提出了今后给牧民返还利润的承诺甚至有让牧民入股的打算但“给多少百分比不好说产品市场能否打开还没准呢唯一的想法就是每年提高基数把市场打开的目标实现后原料价格提高没问题了利润返还到时候再说。”也就是说双方目前仍然只能停留在纸面和口头的交涉所有希望都寄托于产品市场的成功开拓。离开公司的路上乌尼孟和向我们透露其实公司和合作社成员也发生过矛盾“他们想作为合作社的成员入社但是被代表大会的牧民代表们否决了。因为之前曾经发生过公司向社员压价的事情……挺复杂。”乌尼孟和作为合作社的常务理事随身携带着厚厚的一叠文件复印件边翻阅边给我详细讲起办理、注册各种认证商标的流程和手续十几项认证、许可和总计上百万元的费用合作社的发展仍面临着重重门槛前途叵测。生计困局禁牧与发展骆驼的冲突车子停在了阿拉善首府巴彦浩特市郊几排外形整齐划一的砖房前。这里是当地的牧民定居点我们来到这里是希望了解这里的牧民对养骆驼和加入合作社的想法。年前这个嘎查的多户牧民与政府签订了禁牧协议:为了草原生态的恢复他们同意撤出原先广阔的草场搬进这些砖房生活。然而我们在坐下来同牧民聊天时听到的内容却超出了预想。牧民们说的不是养骆驼也不是怎么加入合作社而是围封转移后带来的生计困难。一个老太太上来就告诉我们他们在移民村住得很不习惯过去一家一户散落在草原上彼此间隔很远而定居点则是几十户人家聚居在一起“大家住在一起也不放牧了又没事儿做无聊得不行就开始喝酒。有人喝多了闹事和邻居也闹矛盾这些流氓就是被养出来的~“移民带来的不仅仅是拥挤的环境和人们的精神空虚对家庭经济收入的巨大影响更在牧民意料之外。禁牧补贴按照人均亩草场计算每亩地补贴元折算下来每人一年有四五万的收入听着并不少但牧民告诉我们从去年开始补贴完全不够用了。“不管你实际有多大草场现在统一改成按人均亩草场给补贴了。我们之前草场大着呢最大的一家有一万八千亩呢。从去年开始物价上涨得太厉害了~禁牧的头一年羊肉才几块钱一斤现在十几块了玉米从三四角涨到一块二了(万斤玉米就是万多块呢我们每年都要给牲口补饲料几车草也得几千块娃娃上学那更是花钱的大头。百姓过日子有很大困难啊。”看似不少的禁牧补贴在生活成本暴涨后完全无法负担移民后的日常开销严重威胁到了牧民的生计。“牧民种地不会做买卖不会搞其他的就是年轻人可以去旅馆餐厅当服务员可我们这些老汉、老婆子谁要啊,真是讨饭都没处去讨~”老太太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一句时(几乎潸然泪下。“现在还养骆驼吗,”“骆驼,盟上、镇上的领导一看到路边有骆驼就不高兴大会小会都说杀骆驼~”原来在这里养骆驼是根本不被允许的~尽管在年农业部将阿拉善双峰驼列入了国家级保护畜禽名录当地政府划定了双峰驼保护区但这种保护区是仅仅从物种基因保护的角度。通过行政命令自上而下建立的在与围封禁牧、草场承包等政策产生矛盾时它作为保护区的职能近乎于失语。当骆驼保护区和禁牧区重叠时骆驼有时可以在里面放有时不行“说不准什么时候(草原站派来的人就来撵骆驼了(追上以后直接拉走(等我们去领。我们这些人都因为骆驼进了禁牧区被草原站的人罚过罚款直接从禁牧补助里扣。人人都知道骆驼这东西追不得啊一追就要掉膘还有被追死的在围栏上挂死的被麻醉枪打死的……这种事情太多了。罚我们可以但牲口又不懂事(为什么要骑上摩托折腾骆驼呢,”这些事情让牧民们不禁纳闷:“说要保护骆驼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要是真的把骆驼变成保护动物就谁也不能追、不能撵才对啊~”为什么这些年来骆驼不断地减少,受羊绒市场行情看涨的影响(牧民养骆驼的积极性普遍下降草原上的畜群中山羊数量逐渐占据了绝对优势近些年来草原生态系统失衡导致草场退化、沙化又同山羊产业化不无关系于是围封禁牧等保护草场的政策成为了大趋势反过来又影响了骆驼的生死存亡。合作社试图通过商业途径着手解决的只是其中第一个因素却仍然避不开禁牧的政策难题。谈起这个嘎查的问题那老说:“我们合作社也想吸收他们嘎查入社他们也愿意但卡就卡在禁牧上了。这触及到政策不是合作社能解决的。”这次调查我们一行重返右旗某地一片已围封年之久的草场。在几年前编辑部为做刊就来过这同一片草场调查当时已经发现这里的牧草由于缺了牲畜啃食这一重要环节明显地返青迟、长势也差。现在情况如旧围栏内的草几乎都是死灰色的而围栏外的草场则大多葱葱郁郁。我们隔着围栏招呼附近草场上一位老牧民他急匆匆赶来神色却异常严肃知道我们说明来意后他才松了口气似的笑了说“还以为草原站的人来抓羊了”。“这儿禁牧了,”“对禁牧了。”“这是你的羊,”“对我的羊。”老人毫不讳言自己在禁牧区放牧:“禁牧哪能一直禁牲口一直不吃草嫩枝儿都发不出来~”这个道理从百姓到官员几乎尽人皆知然而这几年这种长期围封的做法仍然在毫不动摇地实施。正在这时一个穿旧西装的中年妇女又跑了过来用蒙话冲着这边气势汹汹地嚷了起来。原来她看到围栏旁的汽车和这几个陌生人也以为草原站抓羊的又来了于是打算来“理论理论”。消除误会后妇女仍激动不已。“你们不知道今年已经抓过好几次羊了~这些人专挑最好最壮的羊抓等你去领然后罚款。其他盟市的人都知道了说什么‘听说你们阿拉善的羊可神啦远远听见草原站的车来了就一起往圈里跑或者卧倒’这当然夸张但没一点影子人们干嘛这么说呢,”对于为了保护草场而实施的禁牧她也有自己的困惑:“既然禁牧是为了保护草场为什么不让我们自己来保护自己的草场我眼睁睁看着外地人来挖苁蓉和锁阳把好好的草场挖得一个一个的坑我不能管我放牧还得防着来抓羊的。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牧民靠自己的双手劳动吃饭就不行呢,难道非得让国家养起来(才叫和谐社会,”另一个和禁牧有关的故事是”夜牧”内蒙不少草场被划入禁牧区的牧民都改在晚上放牧天亮再把牲畜赶回圈里有牧民笑称“尤其是鄂尔多斯的羊已经习惯了变夜行动物了天一黑非跑出去不可天一亮羊们赶紧自动回家。”无论是养骆驼还是养羊如今牧民都普遍遭遇了禁牧。理由表面上无可置疑:太多的山羊破坏了草场所以必须在草原上大力推行舍饲圈养和围封转移政策。在这个看似顺理成章的逻辑中少有人过问牧民为什么要养那么多羊很大程度上这个起因正是牧民响应地方产业化号召的结果:也少有人讨论禁牧的效果不分情况地长期禁牧(对草场的恢复有利吗,让牧民不再放牧仅仅依靠国家补贴生活对他们又造成了怎样的冲击,在离开阿拉善右旗时我们又一次在暮色中看到了骆驼。这些庞然大物在围栏后的草场上悠然漫步(用温柔的大眼睛望向我们尔后消失在远方的夜色中。此时那老的话仿佛又一次在耳边响起:“我们正像骆驼穿个鼻棍子让人一牵就牵走了。”相比初次听到今天的所闻所见为这句话增添了更深一层的涵义双峰驼命运的缰绳(到底掌握在谁手中,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骆驼,漂泊在市场大潮中的沙漠之舟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