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理智与情感- 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doc

理智与情感- 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doc

理智与情感- 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doc

上传者: xiang周立 2018-02-14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理智与情感- 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doc》,可适用于表格/模板领域,主题内容包含理智与情感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理智与情感: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内容简介:一、叙述历史的态度与历史小说的尊严今天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强调活在符等。

理智与情感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理智与情感:为历史“正名”的方法分析内容简介:一、叙述历史的态度与历史小说的尊严今天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强调活在当下甚至试图将之泛化为现代社会‎‎普适性在世态‎‎度的人们对历史演义和演绎历史的兴趣与叙事冲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从盗墓到考古从专家坛上坛下、书论文格式论文范文毕业论文一、叙述历史的态度与历史小说的尊严今天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强调活在当下甚‎‎至试图将之泛化为现代社会普适性在世态度的‎‎人们对历史演义和演绎历史的兴趣与叙‎‎事冲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从盗墓到考古从专家坛上坛下、书里书外讲圣祖‎‎明君、贤‎‎臣高士到职业写手、业余作者掀起天雷阵阵的穿越之风。讲什么样的‎‎历史固然‎‎吸引大众的视线但更引人注目的是展开历史叙事时我有我‎‎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讲相‎‎较《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和《明朝那些‎‎事儿》的畅销现象更值得玩味的是书名本身‎‎所隐喻的态度与方式。‎‎当对历史的发问与追索由历史是什么置换为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对是什么的回答由上下五千年、国史十六讲、某某史论一变而为唐宋元‎‎明清的那些事‎‎儿我们便不难明白历史对于诸多身处当下价值多元‎‎杂糅的文化语境中充满叙述冲动‎‎的个体来说既无需膜拜为旧历史主‎‎义里绝对的客观存在也不用安放在新历史主义的‎‎讲坛上从诗学意义‎‎或文本建构的角度来审视。在那些饱含求真之欲的探讨里历史的面‎‎目如此严肃、深沉又复杂难测历史这个概念对于漫长历‎‎史进程里渺如‎‎恒河之沙的个体来说仿佛一个整体意义‎‎上的庞大固埃又仿佛幽深‎‎而神秘的黑洞或者像是时‎‎光隧道里传来的旷远的回声。平凡的个体‎‎对于巨人的每‎‎一次接触都有可能是盲人摸象式的探寻而非庖丁解牛‎‎式的全盘在握黑洞充满巨大的吸引力被深深吸引‎‎的个体却无法绝对靠近那旷远的回声引人在时光隧道里发足飞奔、寻踪觅迹然而‎‎却征途遥遥难明所终。现在对于星光灿烂的历史的天空满怀敬‎‎畏的仰望不是唯一的姿态洞穿岁月烟尘、拨开历史迷雾、寻找真相的决心与信念不是必需的准备在阐‎‎释与建构中返照我们的来路深‎‎掘历史之根汲取精神‎‎与力量重现光荣遥望梦想也不是不可或缺‎‎的理由。‎‎抛却这些之后历史就不再是意味深长的千年一叹不‎‎再是神秘艰辛的文化苦旅不用借我一生也能寻出笛声‎‎何处。历史没有那‎‎么难就像初恋那件的套路‎‎卸载看似沉重的历史意识悬置对历史的发问与追索回避史料的爬梳与甄别不过借古事的躯壳完成故事新编回到古代谈谈情、说说爱讲讲宫廷秘闻、权谋要略营造历史的梦境成全现代人的白日梦撩拨现代人内心隐秘欲望的兴奋点对于写作者来说既讨好又讨巧投大众所好又能把艰难的写‎‎作转化成便宜行事因为对于历史更多的是想象‎‎只需靠想象历史的方法便能轻易地去填充历史叙‎‎述。可是如果把实现为历史正名的写作冲动视作一部历史小说写作旅程的抵达之地那么对作者来说通向终点的道路上实则关隘重重。历史诠释的本身就是艺术用历史小说为历史正‎‎名、为历史人物正‎‎名从历史到文学同时对作者提出挑战。史料、史‎‎观、史识、史见、形象塑造、语言运用、叙事策略样样‎‎都需要作者通‎‎关。在充分占有史料的基础上如何恰当地择取剪裁如何使史实的叙‎‎述与文学的虚构水乳交‎‎融、合情又合理如何用文学之美照亮历史之‎‎真用历史之真熔铸文学之美这些既考验创作者的知识储‎‎备、艺术‎‎功力也必然需要创作者付出更多的心力。字字看来皆不易数年辛‎‎苦不寻常这部篇幅不算太长‎‎的《楚武王》前前后后竟然写‎‎了两年四‎‎个月其中的艰难的确始料不及。几度驻笔几番犹疑最后‎‎知难而进终于完稿。更为可贵的是这种有勇气的选择不是源自追求异‎‎乎众人、刻意反弹琵琶的冲动与‎‎偏执而是基于长期浸润于楚文化研‎‎究中而勃发的兴趣与热情。作者楚地楚人在楚文化的熏染陶养下又‎‎系统地研习楚地历史、文化流脉这使其对楚文化有着清醒的历史认‎‎知又不乏精神血脉深处那一份文化‎‎认同。二者共同造就了作者面对‎‎历史的思索、质疑、发问在既有的历史文献、文学创作中楚王都被‎‎丑角化、妖魔化几无例外其根源在于中原正统史观。戴上中原正‎‎统的有色眼镜则楚人莫不沐猴而冠楚‎‎王莫不小丑跳梁。其实只要‎‎稍作思考我们就会心存疑惑如此弱智的楚人楚王怎会立国八百‎‎年又怎会从方圆五十里的蕞尔小邦发展壮大为方圆五千里的东周时代的煊赫大国发问是探寻的起‎‎点作者由此希图正视历史而展开追‎‎索以历史理性和文学的情感力量消除基于偏见的误解与误读显示‎‎另一种理解历史、澄明历史的可能楚地不是化外之境楚文化并非怪‎‎力乱神楚人也有豪杰英雄、人物风‎‎流从弱小到强大从落后到领‎‎先再从中兴到衰败从辉煌到落寞其间蕴含着多少经验和教训‎‎值得后人吸取和借鉴早就到‎‎了正本清源的时候早就应该有几部正面描写楚国‎‎兴毁成败的历史小说。如果说傲慢与偏见仿佛冷‎‎雪寒冰‎‎而历史的真相或者说对于历史更合理的理解与认知就似为冰雪所覆盖‎‎的那片静寂而冷硬的冻土的‎‎话那么没有什么比理智与情感更适合充‎‎当融冰化雪、解冻驱寒、洞照历史幽深处的阳光。这次为历史正‎‎名的旅程正是一次充满理智与情感的探寻。对于一部哲理小说来说用故‎‎事或一个个形象揭示世间的真理‎‎、人生的本质、万物的普遍规律用‎‎虚构的艺术向世人吐露世界最幽深的奥秘正显示‎‎了其理性的深度而对于一部怀着严肃目的的历史小说来说对历史有所揭示不管是以还原或重塑的方式去实现都不是逐末而是不折不扣的逐本。历史理性的驱动往往潜隐在这种逐本式的追求背后并提示了作为文‎‎学的历史叙述中理智的存在。显然《楚武王》正‎‎是这样怀着严肃目的的历史小说为历史正名无疑意‎‎味着作品要用文学的方式寻找、发现并呈现历史的‎‎真相。作者汲汲于此所以虚化历史把历史打造成白烟缭‎‎绕、迷雾茫茫的迷蒙化境着力以情感激流的‎‎跌宕漫洄演绎豪情壮歌、心灵舞曲、意绪幽渺就并非其选择。同时尽管春秋战国时代群‎‎雄竞起风云‎‎变幻遥远神秘充满冲突又蕴含丰富的可能但作者‎‎也无意就此选材择料拆解拼贴组合重装搭建最‎‎瑰奇炫目的舞台‎‎用最曲折离奇的情节、匪夷所思的场面、拍案叫奇的人物把历史讲述‎‎成摄人心魄的传奇‎‎。虽然在楚国崛起的那片历史的天空之下战争、杀伐、恩仇、血债、情爱、欲念、诱惑、漂泊、死亡‎‎每一点经由‎‎文学的浪漫想象、艺术夸张成就通俗传奇的因素都不缺乏然而在作‎‎者笔下一切仍然在历‎‎史理性的范畴之内展开叙述。在这部作品里‎‎演绎历史从来不是为了把历史变成最有趣的演义很‎‎明显呈现真相或‎‎者说正名的行为离不开某种依据‎‎历史材料基于理性的判断而最大限‎‎度地传奇化历‎‎史中的人与事显然殊途异路。《楚武王》这个书名已经明确地指示出在作者那里认识一段‎‎历史从书写一个人物开始。实际上从选择叙述对象开始就显示了一个谙熟楚史、具有专业历史素养的写作者结合写作目的从历史材料出发的精心‎‎考量。楚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不少论起文治武功非楚武王独有楚文王同样颇有建树说起宫廷喋血楚武王也绝非唯一楚穆王照样不落人后讲起奇闻‎‎轶事、人生跌宕楚武王难称力压群雄一鸣惊人的楚庄王更是赫赫‎‎有名。不过既然作者不是在为最浪漫曲折的传奇挑选顶合适的男主‎‎人公也不是在为抒怀纵情的言情历史大戏寻找最佳男主角即使我‎‎们不能排除写作者的某种情感偏好稍微了解一下史料我们也能明‎‎白作者选择背后的理智所在楚武王的出现代表了楚国历史发展的转折。历代楚君中楚武王熊通第一个正式称王使楚国的发展从此后不用‎‎受北方周天子的限制他首创的县制对古代中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做‎‎出了贡献他雄才大略广开疆土使楚国由弱转强。还有什么选择‎‎会比这样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会比这样一个人物崛起的转折性的历‎‎史节点更适合体现楚王楚民自强不息、励精图治的奋斗精神更适合‎‎展现楚国由弱而强的发展之路从而廓清中原正统观的迷雾为历史‎‎正名。‎‎二、历史理性:想象的边界写作诉求往往决定了作者观察历‎‎史、呈现历史和展开叙述的角度与方式。希图为历史正名的作者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在叙述中化身为一段历史的介入者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潜入历史的罅隙中打捞碎屑般散落的细节用对细节的夸张与放大、‎‎或者以对历史细节乐此不疲的日常生‎‎活化书写消解历史的宏大、解构‎‎历史的整全感当然他也不着意于由历史人物的心灵褶皱中撷取、凸显无意识与非理性的精神片段展现历史因果链条的‎‎脆弱与荒谬。他更乐于充当历史情境中一‎‎个特殊的‎‎在场者洞悉切已然并具有充分的判断用全知全能‎‎的叙事姿态胸有成竹地带领读者展开探寻之旅。于‎‎是叙述人像是一个做足了功课的导游引领我们在深‎‎宏的历史景观‎‎中目视耳闻。他缓步徐行按照历史发展的顺时性线索方向明确‎‎路线清晰一路向我们‎‎绘声绘影地描述人事风物也时时考虑到历史‎‎旧迹对寻访者的隔膜而指点精髓要义补叙背景知识说明‎‎因果来由有时也不惮于抽身而出直接给出诉诸理性的判断和评述。我们清‎‎楚地看到阐释历史的冲动‎‎始终潜隐在故事的推进中描写与评述、‎‎说明结合的方式成为小说重要的叙事选择。叙述者从不回避以直‎‎接的评论与说明传达历史认知更进一步说基于历史理性的评价与阐述‎‎正是其实现正名诉求的有效手段‎‎与方法。因此读者在小说提供的这‎‎场楚地漫游里一边欣赏云梦春会的浪漫与激情看年轻的生命如春‎‎花般怒放一边听叙述人引经据典将云梦泽的地理位置、云梦春会的‎‎来历与习俗娓娓道来一边看‎‎熊通自刀光剑影、政治阴谋中突围而‎‎出自立为新君一边听叙述人从历史理性的角度出发评价其意义:从部落联盟体制中蜕化而来的早期楚国在弱肉强食、列强环伺的格局中求生存的愿望是第一位的。历史的理性更需要有一位精明能‎‎干、能征善战‎‎的英雄作为自己的国君而熊通正是这样一位青年英‎‎雄。这才是历史的选择!当小说写熊通在位日久‎‎武技精进政治上更加成熟同时亦对周边小国‎‎征伐不断急速扩张叙述人更是直截了当地抛出史书对熊通强暴好战有僭号称王之志的记载直发议论这当然是中原史学家们秉持周朝正统的历史观对南楚所下的不实之辞同时又给出理性的辩证分析:但也透露出某种历史的真实‎‎因为楚人自古就有楚狂的称谓熊通是楚人的代表也是典型的楚人‎‎狂亦是他的人格特征。楚先祖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曾经自立为王‎‎不久自去王号时当周厉王时代。叙述人从一开始就不满足于隐匿在故‎‎事之后仅仅把故事交给读者他总是乐于亲自出面在事件、人物和‎‎读者之间建立理解的桥梁直接面对‎‎读者解说、评析引领读者触摸‎‎历史、理解历史。于是在情节推动、事件勾连的间隙‎‎里插入的评述‎‎时时令投入故事的读者反抽而出令其得以站在历史舞台之外立于‎‎视野更宏阔的高远处向那台上上演着的‎‎人物风流、金戈铁马、情仇‎‎爱恨、劳作征伐以审视的姿态投去遥远的一瞥。显然叙述人并不希‎‎望这趟历‎‎史之旅中的人们仅仅流连于历史片段中的风情淹没在碎片‎‎式的细节里而恰恰希望借由基于历史理性的‎‎把握为他们建构起一种‎‎历史的整全感勾勒出完整的历史逻辑链条展现历史发展中的合理‎‎与必然使其‎‎在文学的叙述中获得具有可信度的历史认知。除了小说中的评述与议论直接有效地传达正名式的历‎‎史阐释外值得注意的‎‎是小说里对于历史的文学演绎和想象始终以对历史的合理的理解为‎‎支撑或者说‎‎对于历史的合理的理解为小说的虚构与想象限定了边界、提供了框架。作品里对于历史的阐释始终交融于‎‎文学的叙述之中‎‎尤其是那些对于楚武王的认知与理解最容易产生争议的部分。熊通掌‎‎国后重兵征申、‎‎一举灭权国、两番伐随等一系列对外征伐是《楚武‎‎王》中颇为吃重的章节然而作者不只为战争而写战争‎‎以暴力诗学‎‎展现刀光剑影、死亡极境而寄望于借血腥、杀戮来增添历史故事的精‎‎彩也无意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把楚武王一再发动的战‎‎争和燃起的战‎‎火描写成一个雄强的王者在本能与原欲驱‎‎动下挥发男性荷尔蒙的结果。作者当然了解通俗传奇中‎‎的卖点也从不排斥和回避历史中的偶然然而他更乐‎‎于坚守一个专业研究者的历史意识和历史理性揭示事‎‎件与事件间的因果探寻动机。所以他在这些故事与场‎‎面的描述中往‎‎往提供富有阐释功能的细节。比如熊通发‎‎兵平斗缗之叛前与臣下有‎‎这样一番交流。熊通端起长‎‎案上的茶杯一口喝尽接着道: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启草莽。迄今已历一十五世蕞尔小邦列强环伺其中艰险自可想见。然而‎‎楚国先祖不甘沉沦斗氏、成氏、蒍氏多家老世族联手经营外抗强敌内抚众生西开濮庸东伐扬‎‎越整军经武未敢稍有懈怠。楚国民众众志成‎‎城誓死抗争硬是在弱肉强食之际堪堪地生存下来。多‎‎少血泪‎‎流成了江水莫不是为了楚国的强大为了楚‎‎国民众能够安居乐业。‎‎值此乱世灭国的滋味不好受啊‎‎!亡国奴的滋味不好受啊!汉阳姬姓、姜姓小国‎‎墨守成规不思进取相继被列强消灭殷鉴不远楚‎‎国可想步其后尘作者借熊通之口提示我们这一系列的征伐除了归因于楚武王强暴好战这一传统史书‎‎富有偏见的解释外还存在另一种可能的合理理解熊通固然雄心勃勃壮心不已然而连续的征伐背后更有客观历史条件的驱策诸侯割据、众强环伺之时主‎‎动扩张谋求发展乃生机所在、出路所在。熊通的选择绝非个人意气背后有更深层的历史原因。历史是人‎‎的历史历史当然不会缺少人之情性和个体生命的温度但是人又何尝不是历史中的人人的选择也‎‎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选择。熊通的一番诛心之论大家听得‎‎心惊肉跳。沉默良‎‎久众人一齐抬头看着熊通:君上下令征伐吧!还是细节从另一‎‎个角度丰富了我们的历史认知:楚武王绝非嗜血好战而屡屡出兵而是基于对楚国实际处境的清晰判断制定发展战略也不是以暴君之淫‎‎威胁迫臣‎‎下屈从盲目的战争无论是对外扩张还是平叛他恰恰是以‎‎清醒的认知获得了臣子的理解形成统一意识‎‎他绝不是在政治上盲动处于孤立之境而是‎‎赢得了充分的支持。倘若熊通好战且暴为何连续‎‎征伐却未尽失人心、千夫所指、孤立无援叙述者通过这样的‎‎细节岂非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葛兆光先‎‎生在《中国思想史导论》中指出:以往我们常常‎‎把连接我们与过去之间的历史叙述给忽略了仿佛‎‎我们可以直接穿透历史叙述与过去发生关系因而历史‎‎叙述仿佛是一‎‎面透明无碍的玻璃常常被忽略不计而后现代历史学则帮助我们认‎‎识到所谓的历史其实‎‎是借助一类特别的写作出来的话语而达到的‎‎与过去的某种关系。历史是被叙述出来的。对于历史小说而‎‎言叙述‎‎的地位与意义则更加凸显它甚至天然地与虚构、特定艺术形式的呈‎‎现交融在一起以文学方式‎‎展开的历史叙述怎样也不会成为透明无碍‎‎的玻璃更像是重演事件和铺陈各种人生形式的荧幕不过《‎‎楚武王》中对于历史细节的文学叙述并非以天马行空的想象来填补观察资‎‎料的空白相反正是正名的诉求‎‎决定了作者如何展开想象和提供细节并由此完美地传达出自己对于历史的理解、判断。熊通灭权国之后‎‎随即设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县权县这是其载入史册的重要政治创‎‎举。可是熊通一举灭掉权国是纯‎‎粹心血来潮是一味好战逞强‎‎作者同样在史籍记载之外用合理的想象于历史框架的细部填入‎‎丰富的细节通过对于细节的描写传达出不乏历史理性的认知。熊通率车‎‎兵伐申失败。兵败后的战场一片‎‎凄寂。唐河两岸的春雾映衬着熊通战‎‎场失利的暗淡心情。他手抚楚公家秉戈自觉此役无功自己难辞其‎‎咎。可是在斗缗、熊率且比相继就此次失利提出迥然不同的对策后一代雄主迅速调整心态冷静分‎‎析采纳合理建议当机立断‎‎决定回军途中灭权国显示出伐弱强楚不可动摇的决心。他眉头紧锁突‎‎然虎目圆睁道:权国新君性情高傲耽于声色横征暴敛民怨沸反。只要示之以弱令其麻痹玩忽乘其不备伺机进攻仍然不乏胜算。如能灭掉权国可算躬行天罚。这段描写充分显示了熊‎‎通政治上的成熟灭权并非单为施暴逞强而是审‎‎时度势之后扭转战败颓势的战略。且如熊通所言‎‎权国君王荒淫无德民不聊生对权开战代天施‎‎罚灭除一个无道的政权难道没有合理性精心设计的‎‎情节为正名的意图提供了富有说服力的支‎‎撑:对熊通不可简单以暴君论之相反他‎‎对楚国的崛起有清醒的谋划和战略性考量战争包括灭权是其中重要的部分而这一系列的征伐也不能全然归结为不义之战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熊通善于为征伐提供道义上的合理名‎‎义出师有因也出‎‎征有名。布克哈特曾说:我在历史上所构筑的并不是批判或沉思的结果而是力图填补观察资料中的空白的想象的结果。显然深具历史研究素养的作者在小说中充分展示了基于历史理性的想象的结果并由此构筑了一条探索历史之真的文学路径。三、情感:理性的限度但是历史学家并不‎‎只是给予我们‎‎一系列按一定的编年史‎‎次序排列的事件。对他来说这些事件仅仅是外壳他在这外壳之下寻找着一种人类的和文化的生活一种‎‎具有行动与激‎‎情、问题与答案、张力与缓解的生活。历史学家不可能为所有这一切‎‎而发明新的语言和新的‎‎逻辑。他不可能不用一般的语词来思考或说话。但是他在他的概念和语词里注入了他自己的内在情感从‎‎而给了它‎‎们一种新的含意和新的色彩个人生活的色彩。按照这样的判断既然‎‎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也需要调动个人经‎‎验与灌注内在情感来对历史上的‎‎他人经验与事件作出判断、展开叙述那么有其确定的诗性本质有‎‎其超离的美学追求的历史文学在打开时光隧道引领读者返回历史深‎‎处寻幽探胜时就更有理由用情感、激情‎‎、个人经验在文学性的叙述‎‎中绘出丰富的精神图景铺展生动的生活画卷用妙笔状写情感的温‎‎度、生命‎‎的韧度与心灵的幽深、宽广令人驻足流连纵情千古。《‎‎楚武王》中并不缺乏这样的迷人风景。尽管作‎‎者言明立意围绕楚国的‎‎兴衰成败撰写历史小说乃是源于作为一个谙熟楚史、楚文化的专业‎‎研究者为历史‎‎正名的冲动但是这种冲动并不是受历史理性的绝对支‎‎配在完全依凭历史文献、查考事实严格还原历‎‎史的框框内左冲右‎‎突呈现严谨却枯瘦的历史文本而是与另一种发自肺腑、作为一个‎‎有历史的文学痴爱‎‎者再自然不过的抒发自我的冲动交融在一起激扬‎‎滚涌而至月涌大江流的阔大、深厚《楚武王》中自然也‎‎有我的自叙成‎‎分有我成长和行走的人生经验。作者少时便倾心于文学的缪斯进‎‎入大学专研历史后治‎‎现当代文学评论与研究历史与文学在作者的‎‎学养、研究经历和生命经历中本就浑然贯通。这种贯通使得‎‎在历史小‎‎说中寻求历史理性与文学的诗性的完美结合既成为写作者清醒的写‎‎作意识又是其发乎自然的‎‎内在追求因为在内心深处一直葆有‎‎一片文学的蓝天。起笔之初作者就确定不移地追求历史中的诗希图挥洒诗性、浇注诗情。听着细雨敲打窗棂轻风吹拂铁马急雪扑打灯笼浪涛拍抚海岸无眠的深宵内心总会涌动急管繁弦这应该是一本‎‎饱含爱恋、青春、理想、奋斗和正义的书。于是‎‎投入个人的生命经验去贴近历史人物倾力塑造具‎‎有独特文化内涵的活生生的生命写出历史中的人的爱恋、青春、理想、奋斗就‎‎成为了作者的追求。内心总有波澜的作者不能不灌注情感于笔尖写楚武王的行动与激情、写他面对的问题‎‎与寻求答案的艰辛融自我的成长经验与对理想的坚持于楚武王披荆斩棘、排除艰险、强国兴邦的奋斗历程中。从这样的生命经验去体认、去书写的楚武王从一‎‎出场就不是政治上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不是天生的阴谋家抑或屈居王兄之下、心有不甘蓄谋篡权的野‎‎心家而是一个具有爱国情怀与政治理想走过青春走‎‎向成熟的一代雄才一身英雄气。王兄蚡冒在位熊通虽遭防范然而心无怨怼低调行事主掌大风堂‎‎力行职‎‎事楚庸之战建奇功营‎‎救斗伯比智计‎‎出众却不居功不自傲而是勤练武术精修兵法。‎‎他与斗伯比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不作趁危夺位之谋‎‎而论立国决胜‎‎之策底定江汉重整江山组建车兵‎‎强国富民方可大出于天‎‎下。代有传奇只是主角已‎‎换时势固然造就英雄但英雄也未尝不‎‎可以造时势‎‎思楚之危势谋国之未来天地豪情壮志满怀。理想‎‎与才略的化合产生出惊人的政治能量和超凡的政治智慧‎‎:前途莫测不妄动不贪权为奸所害身处危境仍以国为重宁舍己而免内乱形势逼人退无可退‎‎则当机立断顺势而为果断继位列强环伺‎‎善谋敢战拓疆辟土求生存谋发展。历史的理性更需‎‎要有一位精明强干、能征善战的英雄作为自己的国君。‎‎作者笔下的熊通正是具备了能力‎‎也怀有高远政治理想的‎‎英雄。作者更通过在一系列具体历史事件中展‎‎现的英雄‎‎的性格、行动与抉择去表现这个英雄的追求顺应历史潮‎‎流的方向他用自己的努力迎来命运的垂青历史选择‎‎了他而他凭借睿‎‎智、勇气与无与伦比的行动力造就时‎‎势开创历史。同时这个英雄‎‎的奋斗之路也正是由于‎‎熔铸了作者自身对理想的坚执而产生动人的力‎‎量。现在与历史的互动今与古的交流生命经验对生命经验的交融‎‎从另一层面上实现了对历史的正名楚‎‎人自有英雄出。孤星血泪、卓然独立是英雄投效名主、忠义无双、共成大业也是英雄作者并不‎‎打算集中全副笔墨刻画孤身一人、举柱擎天式的英‎‎雄人物而立意裹挟着情感的浪花写一群肝胆相照‎‎勇往直前共赴大业的英才与雄杰绘出英雄气‎‎长。远见卓识、志存高远的斗伯比武艺惊人、心念故‎‎国、为国远谋的斗仲比风华正茂而置生死于度外‎‎、血染疆场的斗廉江山代有才人出楚地自古多英雄。这群天地男儿百折而不悔追‎‎随着楚武王熊通的‎‎追求、理想与他的政治抱负只‎‎为楚国在周室衰微群雄争霸的时代发奋图强屹立一方。英雄不仅是一‎‎个名称更是‎‎一种气质甚至拼死护主的忠仆琴伯轻视生死、杀奸抗暴、后来成‎‎为楚武王之妃的卢妫也‎‎都充满慨然之气令人动容。无情未必真英‎‎雄有情如何不丈夫何况楚地地理条件与气候条件优越没有物质‎‎上过于沉重的担忧、羁縻楚人才能在精‎‎神上多奇思幻想在情感上‎‎多浪漫绮思。写楚地楚人、为楚之历史正名只走笔政治斗争、战争‎‎风云抛‎‎开楚人在精神情感上的文化特质必然大为逊色。对楚文化‎‎有着深刻体察与认同希望写出青春、爱恋的‎‎作者怎么会容忍这样的‎‎缺失他恰恰以此为重要线索写出一片风光旖旎、浑朴率真、瑰奇‎‎绚丽。在历史‎‎事件与历史事件勾连的空白处、在史实与史实对接的缝‎‎隙间作者以大胆又合理的文学想象挥笔其间渲‎‎染出浪漫的色彩与‎‎氛围。这种浪漫就来自于作者‎‎用怀着青春激情的笔调写出旖旎之‎‎爱、原欲之真、神巫之奇。陨候宫内人如冠玉、青春洋溢的斗伯比‎‎与姬荷再见倾心风情万种的少女、心旌动摇的少年陷入痴狂而迷醉‎‎的爱恋身心相合人生自是有情痴‎‎只因为于斗伯比而言如果世‎‎界上真有一种东西可以历经沧桑而不褪色可以饱尝苦难而备感温‎‎馨那就是少年时代得到的真情关爱‎‎那就是少年时代的那个大眼睛‎‎小妹。鱼游在水里花开在风里青春那么美正在于爱得那么真。‎‎楚武王的公主容兰对少年英武的斗廉初见钟情一往而深。斗廉战死‎‎殉国容兰痛不欲生后在斗祁的包容下‎‎平静地经历婚姻生活逐渐‎‎领悟爱的真谛、体会平淡中的温情。青春不褪色就在于恋得那么深。云梦春‎‎潮云梦会青年男女眉目传情追欢逐野尽享情爱没有‎‎后世礼法的约束只有顺应天时、和谐阴阳的‎‎认可作者纵笔而歌年‎‎轻男女的快乐像天空那样高远像云梦泽那样深广写熊通与‎‎几位女性的爱欲缱‎‎绻这种对于本能的快乐的追求不是淫邪歪道‎‎而是春秋时代的时俗折射的乃是我们的祖先在华‎‎夏文明青春期的原欲之‎‎真。神巫文化是楚文化的重要部分也是独特之质。如何把神巫文化‎‎的呈现有机地‎‎融合到历史事件的叙述、历史人物的书写中是对作者‎‎艺术功力的考验但同时也最能见出作者的匠心。‎‎在这一点上作者无‎‎疑显露了自己的巧思与运用技巧的能力。他放弃对神巫文化做单列式‎‎地展现或简单的背‎‎景化处理而是将之编织进历史事件的过程、人物‎‎命运的起伏个体情感的跌宕之中使神巫文化与历史‎‎叙事有机相溶。楚武王宠婢小致寻巫求孕反遭迷奸侮辱与下女月容被逐宫外‎‎月容情人观海及全家被‎‎杀。祸种就此埋下。月容流落宫外苦修巫术成为女巫灵仙。王子公子元作为熊通的庶出之子面对继‎‎统之争‎‎为全身避祸受巫师指点决意职事巫祝既可出入庙堂又可在巫‎‎风盛行的楚国凝聚民心襄‎‎国事于是跟随月容习巫有了交集。此‎‎后登堂入室的月容既协助巫尹公子元力行巫‎‎职抚慰亡灵又‎‎癫狂纵欲更处心积虑为旧情人报仇最终刺杀了一代英雄楚武王。作者‎‎巧妙运用神巫文化这条线索连通朝与野、宫廷内与外‎‎民风民俗与政‎‎治斗争串起王子间的权力分配王权的‎‎继承与传续牵起人的情与‎‎欲甚至用它写就楚武王命‎‎运的结局赋予作品以传奇的色彩。公子‎‎元的选择显‎‎示了神巫文化在民间流行和因此具有的重要地位小致‎‎受辱无疑又揭出神巫文化中的糟粕。神巫文化不仅牵系‎‎人心所向、民‎‎风民情甚至楚武王对巫祝的态度也经历‎‎了由反对到宽容乃至依赖的‎‎变化。作者绝不直接评述优‎‎劣好坏然而情节设计本身已经足够显示‎‎神巫文化具有‎‎的复杂性与丰富性还有它瑰奇的魅力。实际上盛行‎‎于楚地的神巫文化岂非本就与楚人的生命千丝万连‎‎早就深潜‎‎在楚人的生命体验与情感世界之内爱恋、理想、浪漫总是天然地与青春绾系在一起。小说中的楚武王熊通从一出场到晚年身亡没有流露过一丝暮气他的性格自始至终都是坚毅强韧雄心勃勃‎‎精力旺盛充满豪情。这种富有青春进取之态的精神特质从不曾改变即使年近八十仍要‎‎带兵亲征直‎‎至殒命征途死于在路上。在作者的笔下似乎难见青年、中年、老年熊通的差别他的整个生命仿佛只奏响过一支曲子那就是青春之歌。在青春之歌的旋律‎‎中楚武王将强国兴邦的政治理想的火把一直燃烧到生命尽头。从斗伯比、斗仲比、若‎‎英、姬荷到斗廉、斗丹、容兰青春的圆舞曲代代相传青春的爱恋、奋斗总是与青春的身影相伴。事实上在楚武王的带领下在英才‎‎勇士的努力之下不断崛起的楚国不正是处在自己发展历史中的青‎‎春期吗作者有什么理由不写出这崛起的王国青春的姿态和深藏的青春能量呢作者以动情的笔调摹写的英雄之气、旖旎之爱、‎‎神巫之奇、浪漫之情共同造就了楚国崛起的历史阶段的‎‎青春之美。情感使历史理性具有了温度也为理‎‎性提供了限度使历史不至与诗分道而行。这样为历史正名就不是简单的用文献资料的现代‎‎译文进行证明而是个人与历史的问答个体与历史的对话个人生命与历史中曾有过的生命经‎‎验的互动与交流这是需要文学去发现、开掘的另‎‎一种事实。于是我们欣喜地看到当作者抛弃历史叙事中一味个人化的追求而转为化个人生‎‎命进历史叙事用诗意情怀去感知历史去再现历‎‎史为历史正名的实践里就既有了史料支撑又兼‎‎具了情感的认同。‎‎历史在这里不再是工具化的存在‎‎不再是现实政治斗争的宫廷版不‎‎再是以古代斗‎‎争哲学打通现代处世技巧的生存谋略的文学版。历‎‎史小说也绝不是借助历史的夹缝和幽暗的角落上演‎‎暴力和血腥的狂欢并‎‎不因为历史一词所具有的距‎‎离而带来的安全性借由历史秀下限、以‎‎文字的方‎‎式描写恶之花。历史小说里人物的追求仍然可以‎‎是理想和‎‎奋斗。借由历史叙事我们回望过去认清‎‎来路所希望的还可以是用‎‎期待的目光迎接未来这‎‎是《楚武王》对历史小说叙事品格与尊严的持‎‎守。作者以清醒又热诚的写作姿态对历史小说书写的最‎‎炫流行风给出‎‎了严正的启示理解历史文学应该把‎‎它统一到追问生活意义和历史意‎‎识的叙事本体的高‎‎度上这一点是不应被今天的写作者抛弃和忘记的‎‎。这部着意正本清源的历史小说借用一部流行电影的名字来说可谓非常幸运作品的品质不仅根‎‎植于有价值的叙事选择还因作者展开历史书写的能力而获得保障能力与选择共同赋予作品以光彩。摆在我们面前的《楚武王》证明了作者有足够‎‎的能力不致使坚持理想力量的叙事选择沦为想象历史的方法而是呈现为令人欣赏的文学现实。这样的现实是我们期待历史小说摆脱了历史叙事的‎‎流行模式与机械复制后不断奉献于读者面前的。内容简介:所谓的大文学史观就是跨越出将文学‎‎作为纯艺术探索的产品在广泛的社会历史联系中‎‎发现文学创作的意义和趣味。对于狭隘的纯文学理‎‎想而言饱含了社会历史诸多诉求的文学思想不可不谓‎‎大然而大又不等于没有艺术原则不等于取消文‎‎学自论文格式论文范文毕业论文所谓的大文‎‎学史观就是跨越出将文学作为纯艺术探索的产品在广泛的社会历史联系中发现文学创作的意义和趣味。对于狭隘的纯文学理想而言饱含了社会历史诸多诉求的文学思想不可不谓大然而大又不等于没有艺术原则不等于取消文学自身的独立价值再‎‎广博的社会关怀也必须以文‎‎学自己的方式来完成。‎‎从大文学史观出发可以帮助我们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民国特征、共和国特征有比较清晰的把握也‎‎有助于我们深入认识现代中国影响深远的革命文学的历史谱系及精神结构。一中国的‎‎世纪是革命的世纪关于革命理想‎‎的文学在绝大‎‎多数时间里一直居社会意识的主流。不仅年以后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在发展壮大中日益‎‎成为中国现代文学的主流决定了世纪下半叶中国文学的整体面貌而且革命之于文学的思维更是渊源深厚。从梁启超以文学诸界革命拉开近代文学序幕到陈独秀以《文学革命论》、‎‎胡适以《建设的文学革命论》拉开现代文学‎‎序幕革命常常就是文学变革、发展的旗帜和动力世纪中国文学‎‎的几乎每一次变动都与革命紧密相关。即便在告别革命的诉求出现之‎‎后革命依然成为‎‎我们绕不开的关键词而新‎‎的对社会公平、正义的‎‎追求和对底层命运的关怀又一再将革命文化的价值凸显‎‎出来。不能深‎‎刻理解这种精神现象与话语形式就无法真正理解现代的中国。现代‎‎中国对革命文学关注、‎‎阐释和批评最初出现在文学研究会成员在相‎‎关杂志的讨论中同时革命文学也为邓中夏、萧‎‎楚女、沈泽民等早‎‎期共产党人所倡导经过年创造社、太阳社发动的论战而影响日盛。年代的左翼文学使得革命文学的批评具有‎‎了完整的理论形态而年代的延安文学‎‎的发展则使得我们的革命文学批评有了新的标准和立场这样的标准、立场到新中国成立后更‎‎有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不仅对革命文学本身的批‎‎评形态开始固定而且也成为了对所有文‎‎学样式展‎‎开批评的标准。至此一方面是革命文学的历史价‎‎值获得了‎‎空前的肯定但是另一方面也难免模式化‎‎和单一化甚至充满了以论‎‎代史或者说以立场代‎‎替文学研‎‎究的严重缺陷。到文革时期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连左翼文学本身也陷入了被批判、被否‎‎定的冤狱。对现代革命文学的科学研究是在‎‎新时期以后逐步走上正轨的虽然中间一度因为自由主义文学的再评价、因为保守主义思潮的复苏而有所削弱但从整体上看其学术的发展还是‎‎稳定的、健康‎‎的。一方面表现在包括左翼文学、延安文学的大量历史文献都不断获得整理、保存和出版另外一方面关于现代革命文学的发生发展的诸多方面都得以‎‎挖掘和阐述例如革命文学演变的基本历史革命文学发生的日本资‎‎源问题、俄苏资源问题革命文学的基本理论主张的历史价值以及局‎‎限性等等。最近年随着国外文化研究方法的引入学界又进‎‎一步注意到了革命文学与现代中国社会历史的各种复杂关系从而为‎‎这一课题的研究打开了新的思路例如早期革命文学、左翼文学与商‎‎业消费之间的关系延安边区的各种社会关系经济形态乃至军事斗‎‎争模式如何内在地影响了文学的细节等。总之到今天无论是基础史‎‎料的整理还是理论方法的丰富‎‎都为我们进一步的研究‎‎奠定了较好的基础。当然对现代中国革命文‎‎学这样一个宏富、庞大而复杂的对象目前依然还‎‎存在较多的盲区‎‎其研究方法也存在进一步完善和改进之处。其表现有三:第一现代中国革命文学的家谱尚待进一‎‎步厘清。我们‎‎习惯于将革命文学的起点定义在年也‎‎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兴起和‎‎论争往前追溯早期的革命文学倡导也主要突出了邓中夏、萧‎‎楚女、沈泽民等早期共产党人的作用。但是认真清点我们会发现这虽‎‎然呈现了革命文学的主‎‎流但是却忽略了这一文学理想的其他艺术形‎‎态而且因为这样的忽略而对革命文学的理解陷入‎‎单一和简略。现在可以继续追问的是:其一政治革命之外的知识分子群体同样是革命文学最早的‎‎倡导者他们的主张和‎‎思路有何特点其二作为近代以来在中‎‎国影响深远的概念与思维革命并不为一个政治群体所独有包括国民党在内的政治势‎‎力也以革命自我标‎‎榜而且在国民革命当中广州与武汉的国民党报刊也一度标举革命‎‎文学的旗‎‎帜虽然这样的标举并不能最后改变它专制独裁的非革命乃‎‎至反革命的本质但毕竟也构成了现‎‎代中国革命话语的一部分这样‎‎的现象长期为我们所忽视并不利于梳理现代中国革命文化的格‎‎局。其三鉴于近现代以来中国革命‎‎各自不同的阶段性参与这些革‎‎命事件的文学‎‎家的理念也有差异需要我们系统整理。从革命史的进‎‎程而言现代中国的辛亥革命文学、国民‎‎革命文学、早期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苏区文学、左联时期文学、抗战国统区的左翼文学、延安及‎‎解放区文学的理念和形态都值得我们重新梳理。在‎‎梳理中需要填补那‎‎些历史的盲区完善我们的革命‎‎文学谱系。第二革命文学自身组成及流变的情况有待深入剖析。将革命文‎‎学描述为从左翼到延安不断发展壮大的历程揭示苏俄革命文学理念‎‎之于中国的影响进而总结中国革命文学最终在中国革命实践中如何‎‎成熟和定型这是我们曾经的思路。现在看来这样的思路有可能导‎‎致我们对于这一文学形态的各种复杂性、矛盾性的忽略从而让阐释‎‎和研究都局限于一定的表层失去了不断深入勘探的可能性与趣味性。首先革‎‎命文学是不是一种本质固定的文学显然不是这正如‎‎中国革命活动本身就在不断探索、不断受‎‎挫又不断发展一样作为现代中国文学现象之一种革命文学也置身于现代社会的各种生存环境与生存理念的冲击、浸润和矛盾激荡之中因应不‎‎同的国家历史情态而变化出不同的姿态。其次不同政治集团的革命文学理念的差异与对‎‎抗这对现代中国文学产生了怎样的内在影响再次同一政治方向上的革命文学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的自我调整。例如左翼文学与苏区文‎‎学、延安文学‎‎的相通相异之处左翼文学内部的差异性总之这样的研究将有可能在一个更为宽‎‎阔的视野中展示中国现代革命文学与革命思维的丰富性当然也包括挖掘这一革命文化的正面价‎‎值以及某些深刻的历史教训。通过对革命文学史的‎‎尽力复原和爬梳完成新的中国现代文学史史料的积累和整理为将来进一步的细致研究奠定基‎‎础通过引入现代中国的具体历史情境为视野又借助‎‎大文学的观察分析方式可以为现代中国文学的研究确立新‎‎的学术方‎‎式。三要开拓现代中国革命文学研究的新空间也有必要形成一系列方法论的突破和创新。从总体上看我觉得新的研‎‎究应该尽量避免先验的理论预设尽可能返回现代中国历史的现场在充分爬梳、整理和分析原始文献与‎‎第一手材料的基础上对革命文学的来龙去脉、内部构成、历史谱系、思想艺术形态进行科学、客观的归纳和反思。文献整理和分析对于现代文‎‎学研究的基础性。自近代以来的‎‎剧烈的动荡实际上让我们的诸多现代文献处于较古典文献更为糟糕‎‎的损毁状态国内政治集团的殊死搏斗国际军事斗争的惨烈还包‎‎括同一政治集团内部的倾轧对历史材料的保存、焚毁与利用都带有‎‎更大的随意性中国现代文学的史料也就不可能在一个稳定连续的制‎‎度之下获得有序的保存和整理。对于意识形态色彩强烈的革命文学更‎‎是如此不仅有国民党独裁专制时期的查禁也有建国后政治运动年‎‎代的破坏虽然新的整理工作在新时期以后持续进行且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但是现代文献印刷质量的不良性已经使得一大批文献接近生命的最后期限不能借此获得最有价值的文献不仅对课题研究十分不利对未来学术的发展更造成不无弥补的损失。动荡年代形成的区‎‎域分割也让我们的某些文献局限于特定的保存空间对使用造成了诸‎‎多的不便。如苏区文学史料至今仍然相当匮乏抗战国统区左翼文学‎‎的整理搜集也存在相当的局限。例如过去我们仅仅重视大后方文协‎‎周围的文学创作至于大后方边缘的西南联大的文学活动却不够注意这些年来西南联大引起了相当‎‎的关注但我们对大后方其他左翼文学青年的创作还是相当陌生如当时重庆北碚受胡风影响的复旦大学青年作家群成都平原作家群他们在《诗垦地》、《中国学生导报》、《平原》上的作品到今天也无人问津甚至根本就无法进入文学史研究的视‎‎野。政治意识形态斗争的复杂性和特殊性也造成了革命文‎‎学版本问题有时是为了规避独裁专制的封锁有时是为了革命斗争‎‎策略的需要一些左翼作家不得不在‎‎文字方面做多种调整和处理而‎‎所有这些处理在新中国以后的出版文献中却很可能再次调整不回到‎‎历史的现场发现原始的文献就不足以反映革命文学生存的原貌‎‎体察这一文学追求所历经的种种艰难洞‎‎悉历史存在的丰富。知识社会学的研究方法的合理性。知识社会学即Wissenssoziologie德国哲学家马克斯舍勒年首先使用这一词‎‎汇从此知识社会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确立了起来。年代以后知识社会学问题再次成为西方社会科学研究中的‎‎焦点。其研究方法的要点在于:对研究对象的考察特别注意揭示它与各种社会文化的相互关‎‎系着重分析研究对象所置身的复杂的社会文化力量是怎样从不同的‎‎方向上构成了对它的牵引和塑造。显‎‎然现代中国的革命文学就是各‎‎种不同的社会力量推动、牵引和促进的结果将革命文学置放于现代‎‎中国社会发展的综合性因素当中可以更科学、客观、丰富地揭示问‎‎题避免过去以论代史、结论预设的种种‎‎弊端。在西方知识社会学的‎‎发生演变史上马克思的确就是为知识社会学给出了一条基本原理‎‎即所有知‎‎识都是由社会决定的。正如知识社会学代表人物曼海姆所指‎‎出的那样事实上知识社会学是与马克思同‎‎时出现:马克思深奥的提示直指问题的‎‎核心。通过知识社会学式的场域研究、历史文化的考察真切地发现了诸多为过去研究所忽略的现代文学的真问题例如民国经济状况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关系、民国著作权法与现代翻译文学的关系‎‎等等。实践证明返回国家历史的具体情态在文‎‎学现象背后的宽广的历史语境中分析问题将深刻地揭示现代文学发生发展的诸多秘密。当然正如每一种研究方式都有它不可避免的局限一样知识社会学的视野与方法也有它的限度。具体到中国现代革命文学的阐释起码有两个方面的局限值得我们注‎‎意。其一是关系结构与知识创造本身的能动性问‎‎题。知识社会学的长处在于分析一种知识现象与整‎‎个社会文化的关系梳理它们彼此间的结构这样‎‎的研究有可能将一切分析的对象都认定为特定结构下理所当然的产物从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作为知识创造者的各种能动性与主动性因此而陷入到文化决定论的泥沼之中。因此在实际的研究中我们不能因此忽略现代中国知识分子面对种种文化关系‎‎之时的独立思考与独立选择更不能忽视广大知识‎‎分子自身的生命体验。革命文学不仅仅是对历史的‎‎适应更是对历史的反抗和突围两者辩证关系需‎‎要认真对待。其二便是知识社会学本身的难题。‎‎知识社会学常‎‎常用一种对称的态度看待谬误和真理从而容易模糊了价值的指向。‎‎作为一个现代的知识分‎‎子必须为中国的现代历史的过程做出自己的‎‎贡献尤其对革命文学这样充满真理性的追问更不能回避‎‎我们的严‎‎肃态度我们不能因为沉醉于各种关系结构的分析而认为所有的文‎‎化现象都没有历史价值的区‎‎别。在这里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神应该构‎‎成对专业知识分子角色的调整甚至批判。当然这首先是一种自‎‎我的反省与批判。大文学史观之于‎‎现代文学研究的特殊意义。所谓大文学就是突破对‎‎纯文学、为艺术而艺术的迷信将文学的价值和意义定位在广泛的社会历史的联系当中将文学的趣味的精神魅力与之承担的社会责任、历史使命有机结合。显然在诸多社会问题亟待解决的现代中国文学毫无疑问地承担了这样的义务并且也在事实上‎‎以这样的塑造体现自己的历史形象革命文学更是如此。考察这‎‎样的文学现象我们理应自觉地秉持大文学视野以此为标准衡量文学的价值。秉持‎‎大文学史观也就‎‎意味着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应该把对文学的关注融入‎‎对社会历史的总体发展格局之中将文学的阐释之旅融通于‎‎寻找历史‎‎真相之旅。这里有现代中国政治理想的真相‎‎经济生态的真相也有‎‎社会文化整体发展的深刻烙印。‎‎与历史对话将赋予文学以深度与政治对话将‎‎赋予文学以热度与经济对话将赋予文学以坚韧的现实生‎‎存品格。当然秉持大文学史观我们最终关注的还是作品也就是‎‎说所有文学与社会历史的对话并不意味着我们要离弃文学作品直‎‎接讨论现代中国的历史、政治与经济恰恰相反进入文学之外是为了最终返回文学之内。这里的内不是抽象的本质化的事物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文学作品本身。也就是说‎‎对所有历史文化的考察、分‎‎析并不是要确立我们新的‎‎历史学、社会学、政治学与经济学而是‎‎深化和完善文‎‎学作品的阐释学。四鉴于对现代革命文学的研‎‎究已经属于我们学术的重要传统并且在若干方面取得了重要的成果由‎‎此我们新的研究就不应该再是面面俱到的文学史的建构而应针对‎‎目前研究的薄弱环节加以重点深入。我们新研究的重点是在现代知识‎‎分子深度精神的层面上寻找革命意识发生发展和转化的内在逻辑‎‎即不再把一个一个的革命文学现象作片段式的讲述而是挖掘其内在‎‎的联通也不再将现代政治革命‎‎与知识分子的自我拯救切割开来将革命视作历史的另类或异常处境而是在历史的统一逻辑中梳理中国精神的整体流变也不夸大党派之争的绝对性而是辩证地发现矛盾双方‎‎的统一。如此一来对革命文学讨论也就进入到了精神世界的深层‎‎需要我们新的历史材料的支撑也期待一系列新的解释。这样的研究最终将绘制出现代中国革命文学的全新图谱勾勒新的历史变化的‎‎轨迹对革命文化、革命思维、革命艺术在现代中国社会中位置和深‎‎厚渊源都作出崭新的说明。归纳起来深究精神深层的革命思维、凝‎‎结在一系列基本革命思想上的革命意识‎‎剖析革命文化与现代中国其他社会文化的互动关系以新的历史事实填补革命文学发展线索中的盲区是我们的重点。当然在我看来新的研‎‎究也存在若干难点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部分历史文献长期缺乏保护和整理已经‎‎损毁、遗失‎‎给进一步的研究带来了困难。新的研‎‎究涉及大量原始文献的搜集整理增加了研究的难‎‎度。如苏区革命文献因为战争的关系许多当时‎‎的文宣材料已经难以获得再如抗战时期的文学文献在当时有限的印刷条件和保存条件下已‎‎经难以见到例如路翎早期创作及七月派作家在重庆报刊发表的一些创作重庆复旦大学进步作家在当时创办的影响甚大的各种壁报等。二是学术研究中如何处理还原历史与坚持历‎‎史正义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通常我们通过历史材‎‎料的广泛搜集和呈现达到最广泛地揭示历史丰富性和复杂性的目的即所谓还原历史这的确有利于排除概念先行、以论代史的弊端。‎‎但是所有的学术研究都不可能是没有态度的尤其是面对革命文学这‎‎样一个本身就充满正义价值的历史现象更不可能佯作客观实则虚‎‎无的姿态。如何在尊重历史和把持价值间取得辩证的平衡需要我们‎‎更为科学严谨的学术态度。当然任何学术的新开拓都必然面临一个‎‎克服难题的过程恰恰是随着这些难题的克服我们的研究才可能产‎‎生自身的突破价值新的学术空间因此而出现。这至少也有四个引人‎‎注目的方面:新的文献史料的发现‎‎和整理分析。新的研究首先将尝试完成以下几‎‎个方面的文献搜集和整理弥补目前现代文学文献的不足:苏区革命文学文献。苏‎‎区的红色戏剧、歌谣及文艺宣传政策史料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重要文献也是理解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下文艺发展的珍贵遗产因为‎‎战争和动乱这一部分文献遗失甚多需要进‎‎行抢救性搜集新研究将努力在这方面有重要收获为将来的苏区文学研究奠定重要的基础。近年来对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后国民党推行的文学活动已经有较多的研究包括民族主义‎‎文学运动、三民主义文学主张等但是对于国‎‎民革命期间最早的革命文学活动却很少触及‎‎这不利于我们认识现代中国革命文学的丰富性与复杂性也影响了我们对于国民党文艺思想发展演变的深入把握对整个中国革命思维如何发生和变异的理解更有妨碍。我们的研究更应该‎‎通过历史文献的搜集再现这方面的基本面貌‎‎例如广州《民国日报》副刊学汇、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汉口《民国日‎‎报》副刊、《中央日报》及其副刊‎‎等。开启革命文学研究的新课题与‎‎新方向。包括革命文学与其他社‎‎会文化现象的内在关系研究。革命文学研究也将获得更细致化的拓‎‎展:如革命文学基本概念与关键词研究。第一次触及国民党革命文学思想研究这一研究有助于我们对国民党文学思想的整‎‎体把握认识它如何从革命文学到民族主义文‎‎学、三民主义文学的发展演变并折射出现代‎‎政党集团与现代文学关系的诸多面相。新的文学史演变规律的发现‎‎。如从五四文学革命到革命文学‎‎的演进从启蒙到救亡‎‎的过渡以及启蒙与救亡之间的互通关系延‎‎安文学与国统区文学的互动等在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内在精神的流变‎‎中发掘文学发展的更细微的线索。方法论的价值。新时期以来外来文学批评方法的引入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固有的封闭状态带给我们一个全新‎‎的文学景‎‎观但是时至今日我们也发现大量西方术语和概念的流行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我们‎‎对自身问题的深入发现而中国文学研究的学术主‎‎体性更是无法建立。新的研究既然强调返回现‎‎代中国的历史情境努‎‎力梳理包括词语概念在内的中国作家的思维形式和话语模式那么‎‎就有可能尝试一种突破既从对外来批评研究方法的简单移用转为逐‎‎步探索我们自己的研究方法包‎‎括理论表述形式。在研究中我们首‎‎先将从追踪现代革命文学的实际使用基本概念入手进而考订文学谱系发掘原始文献等工作在最大的程度上呈现中国现代文学现象自身的存在方式及自我的理性表达方式这样就有可能突破‎‎生搬硬套外来批评模式的研究习见模式通过‎‎强调回到现代中国历史情境探索属于中国历‎‎史自己的解释方法和叙述方法。包括我们所‎‎引述的知识社‎‎会学的研究方法也绝对要避免生吞活剥更多的属于视野上的启迪作为我们认‎‎真阅读中国近现代史料的一种精神推动而不是生硬搬‎‎用其某些结论。内容简介:‎‎领导力是立体的不是单面的。相对而论强有力的领导者‎‎在意识到全维度领导力需求的时‎‎候不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完成领‎‎导力的建设也能按照领导力的需要弥补自己的不足。领导力的长‎‎度:领导者需‎‎要具有对于行业、形势与关键要素发展论文格式论文范文毕业论文领导力是立体的不是单面的。相对而论强‎‎有力的领导者‎‎在意识到全维度领导力需求的时候不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完成领导力‎‎的建设也能按照领导力的‎‎需要弥补自己的不足。领导力的长度:领导者需要具有对于行业、形势与关键要‎‎素发展的长远预期并建立有自己适当的预测‎‎系统从而能够对于组织与运动的发展方向做出负有远见的判断。领导者的长度表现在能够发现通常的业务操作者不会重视或者难以顾及的具有未来重要性的关键事物并给予适当的培育与关注从而培育自己的超前竞争力。人们‎‎会争论未来竞争力对于当前资源的占据领导‎‎者也需要能够适当地解决资源分布规‎‎则。领导力的高度:能够站在超越本组织、‎‎本行业、本领域的基础上发现关系本组织与‎‎本行业发展的条件、挑战、机会与联系。有高度的领导者善于寻找发现问题与处理问题的独特角度从而提供某些思考与解决问题的特殊途径与做法。领导力高度与领导力创新往往有很‎‎大的联系很多草根创业者往往缺乏领导力高‎‎度从而导致组织在一定的发展阶段之后陷入‎‎瓶颈。领导力的宽度:规模业‎‎务与事务的管理与领导‎‎需要多样的技能、风格、才具的‎‎人才的参与与合作领导者需要最大限度‎‎地发现、协调、容纳这样的‎‎人才为这样的人才提供适当的生存与发挥空间。有宽度的领导者未‎‎必样样是能人但是能接纳与融入更多样的能人从而让组织能力具‎‎有丰沛性与多样性。有宽度的领导者往往让人感到他们很懂得欣‎‎赏人才也会懂得界定人们之间的适当的行动范围有不拘一格‎‎的特点又‎‎有基本的原则性。他们往往是一些让很多种人很喜欢与‎‎他或者她一起‎‎工作的人格类型。领导力的厚度:‎‎领导者享有自然的尊崇因为他们的位置特点与他们拥有的资源决定力。领导者的厚度要求在上的领导者具有对于在下者的体察‎‎力在自己有明确的选择与主张的时候又要有对于异见的体察与容纳‎‎能力。在上者的谦卑有才者的学习权威者的让步得理者的体谅有意识地分享资源慷慨的牺牲有胆魄的为他人担当这些都在‎‎加强领导者的德望。尽管领导者的厚度往往是传统领导者很强调的‎‎特色在新一代领导者中有厚度的领导者呈现出格外的魅力与稀少‎‎性。关键词:儒家,礼治,思想考据学与龚自珍的诗文创作关键词:规律,特色,艺术试论高职教育教学方法的历史变革及其特征(‎‎关键词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27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