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

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doc

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

Renata洁莹
2019-06-2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在人类文明史上,养生可谓永恒的话题。从古至今,人们殚精竭虑、锲而不舍地探索与寻找如何养生的途径,企望以此达到完美人生应至的生存状态。五禽戏即是华佗养生探索实践的结晶,不仅为历代民众的身心健康作出了积极贡献,而且对后世的健身养生功法,特别是健身气功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可见五禽戏在中国养生健身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本文拟以历史资料为线索,参照相关文献及现代健身理论,对华佗五禽戏蕴涵的文化机理加以揭示。一、以动物为模型是受天道自然观的影响天道自然观是汉魏之际的社会主流思潮,是冲出了“天人感应观”的神学禁锢后,所产生的科学的自然观。所谓天道自然,就是指万物都有自己的本性,这个本性乃是它们各自的“自然”而按照自然本性去行事就是合乎“天道”,即“法则自然”。按照天道自然观,运动导引的目的就是要恢复人的自然本性,即健康长寿,因为人在不断地偏离自己的自然本性。要想恢复它就得法于道。“物类相致”,人所应有的自然本性,在与人相类的物那里也应该有。自然界中具备健康长寿之特性、与人的生命特征相类的,自然就是那些可以呼吸的动物了。因此,通过效仿那些动物的行为特征,自然就可以帮助人恢复自己的本性。据此推测,华佗以动物为模型创编五禽戏,就是从动物的活动特征中获得了启示。当然,这种以模仿动物的特征作为导引健身的方法并非起源于华佗,在其前的《淮南子》中就有模仿六种动物活动特征的导引方法。而早在《庄子·刻意》中也已提到“熊经鸟伸”在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汉墓帛画中,也有题为“鹞背”“龙登”“熊经”等的导引图谱,种种事实说明仿生养生的现象已普遍存在。华佗同样选择以模仿动物的特征作为导引健身祛病的方法,正是与他所处的时代刚从“天人感应观”的神学禁锢中走出,天道自然观重新获得生机的历史锲机有关。二、中医理论是创编五禽戏的思想源泉华佗说“人体欲得劳动,但不当使极尔。”意思是说人应当多用力和动作,但不能达到极限或过度,这样就可以保持肌体的健康了。这是针对“静”而提出的“动”以养生的思想。动静关系正是阴阳关系的体现,而体现人体阴阳关系的中介是“气血”。汉代时期,阴阳观念成为了医学理论体系形成的认识论前提。当时最有代表性的医学著作《黄帝内经》提出,阴阳平衡是人体健康的本质。人体内的阴阳平衡是通过筋脉舒和与气血通畅的状况表现出来的。若气血失畅,脏腑经络之气闭阻不通,日久则百病丛生。要使气血通畅、筋脉舒和就应该运动。如《吕氏春秋·尽数》指出“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动也。形气亦然。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是在强调“动”的作用。这里的“动”是对过度“静”的修正,是用“动”来平衡“静”。动静平衡,也正是阴阳平衡的思想体现。既然动静之间有个平衡,那么“动”就应有个“度”,或者说有个外在的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出汗。当然,出汗也有标准,如果汗出不透或出汗之后受风、受湿邪也会发病。因此,华佗提出运动的标准是“沾濡汗出”,且出汗之后要“因上著粉”。粉,不仅有令人舒爽的感觉,还有收敛、杀菌的作用,因而可以防止风、湿的侵犯。出汗是“动”的结果,是衡量“动”的效果的标准。出汗的作用就是通畅经络,使脏腑与肌肤之间能够通达,进而宣泄体内的“虚邪贼风”。如果人体已经感受了风邪怎么办采用运动导引达到出汗以把“风邪”逼出体外是一种重要的方法,因而华佗说“体中不快,起作一禽之戏,沾濡汗出。”用的就是汗法。生活在现世、正气不足的人们,如果能经常通过运动做到出汗,就能避免邪气侵入过深而造成顽疾。这一点在《中藏经》中有所应证,书中提到:“导引则可以逐客邪于关节,按摩则可以驱浮淫于肌肉”“宜导引而不导引,则使入邪侵关节,固结难通,宜按摩而不按摩,则使入淫随肌肉久留不消”。可见华佗创编五禽戏有其明显的防病健身意图。由上可见,华佗作为一位医生,却运用导引运动的形式祛病健身,自然是与医学中的阴阳、气血理论分不开的。三、五行观念是确定五禽及其动作的直接依据“五行的规律和阴阳的对立,决定着世界上事物的一切联系、运动、转化等。”由于阴阳家的推动,五行这样一种世界观迅速得到了发展,并在汉代成为占统治地位的世界认知模式。可以说,华佗之所以能超越以往的养生家而创立完整、系统的导引健身方法,是与当时“五行世界认知模式”分不开的。(一)以五为数是受到五行理论的启示在华佗以前,没有固定的数。譬如,《庄子·刻意》仅提到“熊经”“鸟伸”二数,《淮南子·精神训》中提到“熊经”“鸟伸”“凫浴”“猨(猿)躣”“鸱视”“虎顾”六数。根据《庄子·刻意》“二数”产生的时代推论,“二数”应是阴阳思维的产物。即熊在地为阴,鸟在天为阳“熊经”在腹前为阴,“鸟伸”在背后为阳熊代表走兽,鸟代表飞禽。依此类推,“六数”“八数”“五数”也应是与古人多样的认知图式相一致的。然而,“阴阳五行学说作为解释世界上一切事物的解释模式,最终在医学中被固定和继承了下来,而在其它领域则已逐渐消失。其原因是阴阳五行学说较为正确地说明了那些生理病理现象”。而“六气”“八卦”却没有在医学领域里继承下来,因为它们不比阴阳五行学说在解释生理病理现象时更具合理性。由此可见,华佗以五为数编创五禽戏应是受到五行理论的启示,并且是对五行理论模式的具体应用。(二)根据五种动物形态特征与人五脏的对应关系选择五禽如前所述,华佗意识到运动可以通达内外,通过对形体的“动摇”,就可以使脏腑内的“谷气得消”,使“血脉流通,病不得生”。所以,他在选择五禽的时候,当是从分析动物的形态与动作特征入手,有针对性地选取具有特殊意义的动物,及其特征性的动作作为模拟的对象,这是中国古代文化“比类取象”思维方式的具体表现。在做取舍的时候还关系到古人的“顺”和“逆”的辩证思维。顺,是指顺应自然之道逆,是指逆转人自身的人化趋势,而归于自然。具体到人的健身运动来说,顺应当是顺应人体的生理规律,而人的生理规律应当与动物的一致,我们或称之为本能逆应当是增强人在日常生活中较少运用,却对健康长寿必不可少的能力,而这些能力却可以从动物身上习得。因此,华佗在选取虎、鹿、熊、猿、鸟等五禽的时候,应当是基于以下考虑:一是受到当时已经存在的一些仿生运动方法的启示。最直接的应当是《淮南子》中所提到的六禽。我们把华佗的五禽“虎、鹿、熊、猿、鸟”与《淮南子》的六禽“熊、鸟、凫、猨(猿)、鸱、虎”相比较,发现华佗的五禽少了“凫”、“鸱”两种动物,而这两种动物又同属于“禽类”,猜想可能因此就把它们相并为一,以鸟代表一类。不过又加了“鹿”。这样,每种动物就各代表一类。这样的取舍,是看到了不同类动物所具有的特殊的健身价值。二是与当时追求长生和生命主体性的文化观念有关。如选择鹿,可能与鹿象征长寿、吉祥的观念有关鸟,其最初原形应当是“鹤”,可能与飞天、羽化升仙、神仙长寿等长生不死观念有关虎,可能与其为百兽之王,象征神威与王权统治有关猿,可能与其具有灵性、神性(自由性)、人性而酷似人类有关熊,可能与其凶猛且直立如人有关。至此,可以说,华佗看到了五禽的生理规律与人的一致性,人只要按照五禽的习性去做就应当健康长寿。这是“顺”的思维。三是以人的生理条件为基础、以通畅经络、气血、筋脉,进而增进五脏六腑的功能为目的确定动作。据此,有两条逻辑线索,一条是“内线”,即以按摩五脏六腑为原则寻找相应动物特征另一条是“外线”,即以通畅经络气血为原则寻找相应动物特征,而达此目的的关键就是脊柱的运动,因为脊柱前有任脉、后有督脉,二脉连通全身经络。古人早已意识到脊柱运动的重要性,故华佗说“引挽腰体”,就是脊柱做前俯后仰地运动。然而,人体是个统一体,两条线索不可能截然分开,对脏腑锻炼的同时,自然也锻炼了脊柱,这是个整体过程。亦如华佗所说“动诸关节”,就是指对身体各部位的全面锻炼。现代生理学研究认为,脊柱里行走着复杂的神经中枢,其上与脑干相连,其下与周围神经相连。运动脊柱就对整个神经系统产生了刺激作用,其结果可导致神经的营养作用加强,同时也可促进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的联系,从而对身体产生全面的促进作用。可见,华佗正是看到了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较少主动运动脏腑和脊柱,但脏腑和脊柱的运动对健康长寿却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才采取模仿五禽的动作进行锻炼。这是“逆”的思维。(三)“戏”的命名使五禽动作以完整套式固定下来“戏”,与原始的“舞”有关。在原始社会出现的猿猴舞、雀鸟舞、熊舞等以模仿动物动作为内容的各种“舞”,《尚书》里把它叫做“百兽舞”。到汉代,“百戏”盛行,“百兽舞”又融入到了“百戏”中。东汉张衡在《西京赋》中对汉代宫廷百戏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其中提到许多由人扮演动物的假形戏,如熊戏、虎戏、猿猴戏、大象戏、大雀戏、大龟戏、大蟾蜍戏及其它不知名的奇兽演出。因而,戏在汉代泛指歌舞杂技之类的活动,具有观赏性和自娱性。以“戏”命名五禽动作,除了是把五禽戏归类为杂耍之外,还有就是把五禽戏当作了一种完整的表演形式,在演练时讲究情境性。这一点从“百戏”的表演中也可以看得出来。“百戏”表演时,每一种假形戏都有一套相应的服饰道具,表演时所演动物一边舞蹈,一边前进,喷吐彩焰的火树在前面引路,旁边还有一些小演员怪模怪样、戏乐逗弄动物。就华佗的五禽戏而言,其内容是由五组主题各异的动作构成,每组动作又由几个动作组合构成。每组动作都可以单独起到锻炼身体的作用,如华佗说“体中不快,起作一禽之戏”而五组动作全部练习,则可以达到全面健身的效果,如华佗的学生“普施行之,年九十余,耳目聪明,齿牙完坚。”可见,五禽戏不同于以往的“熊颈”“鸟伸”“鸱视”等单个动作,是一种既有复杂动作组合,又有完整理论基础的套路形式。以“戏“的形式练习动作,将练习者置于游戏与表演的情境中,把形体与内脏、身与心、人与自然有机地联系了起来。这种在自然和谐的状态下进行的运动,对于人的健身作用远远超过了单个动作的简单重复。因此,华佗以“戏”命名五禽动作,是五行理论整体观的体现,超越了宫廷“百戏”的娱乐意味,转向了健身养生领域,并使五禽动作以完整套式固定下来,为后世的健身养生开辟了先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

华佗五禽戏文化蕴涵溯源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