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金锁记》中女性悲剧命运的研究

《金锁记》中女性悲剧命运的研究.doc

《金锁记》中女性悲剧命运的研究

是我不够好吗88
2019-01-1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金锁记》中女性悲剧命运的研究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论《金锁记》中的女性悲剧命运摘要张爱玲是一个具有强烈悲剧意识的作家。她“将在权力的绵密网络中抵抗着的女性日常的斗争以‘疯女人’的形象呈现。讲述了‘家族制度’的机制和矢量中,阶级,性别、世代的桥梁母亲为什么、何时、怎样由被害者变为加害者,权力交替是如何完成的。她以苍凉凄美的叙事和书写风格使《金锁记》成为描写人性悲哀并献给没落贵族的一首苍凉凄美的挽歌,暗示了在男权文化传统中女性悲剧人生的内在宿命。关键词:《金锁记》女性悲剧中国的女人在封建社会里就是被命运的枷锁锁住的悲剧群体,她们来到世上的使命仿佛一出生就被注定了似的。在家从父,父死从兄,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老实顺从地等待自己一生的结束。正是这样的命运安排为中国的女性制造了无数悲剧,也正是对这种命运的逃避和反抗,历史上又出现了许多烈性女子,同时也产生了很多扭曲变态的形象。《金锁记》中的七巧就是从健康逐渐走向变态的人性渐失的代表而长安则是在家庭的通迫下越来越扭曲的自卑型的代表。一、女性的悲剧命运表现七巧由正常的曹大姑娘到变态的封建家长曹七巧出身寒微,性格泼辣,尽管有着小市民的粗野、庸俗,但毕竟是健康阳光的,对生活充满着美好的憧憬,一念之差嫁入世家望族姜公馆,她的人生便被改写。首先,她卑微的出身和粗俗的言语,成为姜家上下嘲笑的话柄,连丫头都不把她当人看。名为姜家二奶奶,实际上并未被姜家接受。其次,她的丈夫是个坐起来没有三岁孩子高的骨痨病人,终日躺在病榻上靠着药物和鸦片得以苟延残喘。一个如花女子常年累月守着一具死气沉沉的活死尸,厌恶、恐惧自不待说,她的情感世界得不到慰藉,正常的生理、心理需要得不到满足。作为姜家二奶奶,不能随便抛头露面,养在深宅大院里足不出户,唯一见到的身体健康而又风流倜傥的男子便是小叔子姜季泽,那颗饥渴的心慌不择食地爱上了他,用这份畸形的爱寄托自己的空虚,无奈平日走马章台的姜季泽却对她严叔嫂之防。种种打击让她牢骚满腹,心灰意冷,年纪轻轻就抽上了鸦片,此时的七巧已经开始变得疯疯颠颠。自从分家后,一无所能的七巧带着一对儿女独自承受着一份漫长得似乎永无尽头的日子,而钱就这么多,正是这种倚仗的恐惧使七巧一下子就抓住了黄金。这是她生存的根本,是她在世的唯一依靠。分家燃起了七巧对黄金的欲望,分家之后姜季泽的登门则破灭了她心中唯一温存的幻梦,黄金欲愈燃愈炽,情感世界在封闭和压抑中扭曲变态。哀莫大于心死,没有了感情依托,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只有无言的金钱是靠得住的。从此七巧走上了一条自虐和他虐的不归路,在内心和外界的双重压力下套上了黄金的枷锁。芝寿倍受排挤、无处可逃的儿媳芝寿是七巧的儿媳,从外族嫁入鬼气森森的曹家,按理说,应该带来一种新的气息和变化,可是她没有曹七巧的强悍和伶牙俐齿。她相貌平平,难以拢住早已野了心的丈夫性格宽厚、软弱,不敌曹七巧的淫威。虽然,她和长白的感情不是特别好,但是新婚燕尔,总还是有新鲜感的。这就让爱情饥渴的曹七巧内心失衡,以抽大烟为名留住儿子,继而引逗儿子说一些私房之事,然后在麻将桌上绘声绘色地公之于众,让亲家母无地自容,让芝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人言可畏,忠厚老实的芝寿尽管痛恨诅咒这黑白无常的世事,但是势单力孤,无力反抗,只能默默忍受着。她和长白细若游丝的爱情终于被婆婆断送,要摆脱自己悲惨的命运,芝寿只有死路一条。对于芝寿,作者惜墨如金,但是对于其中的一段景色描写,作者却极力渲染,暗示芝寿的悲惨结局。“今天晚上的月亮比哪一天都好,高高的一轮满月,万里无云,像是漆黑的天上一个白太阳。遍地的蓝影子,帐顶上也是蓝影子,她的一双脚也在那死寂的蓝影子里。”“窗外还是那使人汗毛凛凛的反常的明月漆黑的天上一个灼灼的小而白的太阳。”“月光里,她的脚没有一点血色青、绿、紫,冷去的尸身的颜色。她想死,她想死。她怕这月亮光,又不敢开灯。”芝寿的心境是灰暗的,她看到的夜晚却是亮堂堂的,一枚月亮像太阳一样照得她心惊肉跳,无处可逃。这里的月亮一反常态地像一个灼灼的太阳,可以说,这个月亮代指七巧,遍地的蓝影子意指她作为封建家长的淫威强悍且无处不在,让芝寿恐惧害怕。在月光下,她的脚没有血色,何尝不是说在婆婆和丈夫的管制下,她的生命没有亮色呢只要身在曹家,她就无路可逃。长安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女儿曹七巧出于攀比和虚荣,把长安送进学堂,使她由此看到了另一番天地,然而为了一条褥单,视财如命粗俗不堪的七巧大闹学校,让自尊心强烈的长安倍感羞辱,只好退学。退学在家的长安无所事事,封闭在一个小圈子里,一点点地萎顿沉沦,年少无知的她在母亲的诱引下用鸦片打发时间,这又吓跑了媒人,年近三十还未出阁。待到长安遇到童世舫,才初尝爱情的甜蜜。长安不同于与母亲同流合污的长白,她受过教育,追求上进,渴望新生。为了爱情,她悄悄地改变自己。然而,她在爱情上的春风得意又触动了七巧的伤疤,引起了她的嫉妒。于是七巧先用尖酸刻薄的话语像刀片一样毫不留情地杀向女儿,逼得长安退婚,然后看似无心实则有意地向童世舫暗示长安已有十年的烟龄,终于拆散了二人的好事。芝寿是可怜的,长安是可悲的,向她下毒手的刽子手是她的亲生母亲。她受到的教育少得可怜,尽管当时社会风气已经有所开化,但她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旧女子。她曾经想过反抗,但是封建礼教的熏陶和自身性格的软弱,使她抵制不了母亲的权威,“那美丽、苍凉的手势举起又放下”。曹七巧是彻底的、极端病态的,长安则是介于病态和觉悟之间的平凡的软弱的人。“她悄悄地走下楼来,玄色花绣鞋与白丝袜停留在日色昏黄的楼梯上。停了一会儿,又上去了,一级一级地走进没有光的所在”,也走进了七巧为她营造的愚昧灰暗的世界。送走童世舫,她的“脸上现出稀有的平和”,对于“这最初的也是最后的爱”,长安放弃了挣扎,平静地接受了七巧强加于她的宿命。二、悲剧的原因、时代背景中国的宗法社会是造成女性命运悲剧的现实原因,她们的悲剧是人性的悲剧,更是社会的悲剧。宗法社会下的等级制度、婚姻制度、价值观、利益观总是以一定的世俗规则或世俗标准来衡量制约着人们的。在以男权为中心的宗法社会体制中,男性是这个父权社会的统治者与主宰者,女性被囚禁在男权的樊笼里。女性在这样的体制中毫无权利,也始终无法逾越男权的统治,她们的人生除了悲剧还是悲剧。《金锁记》中,曹七巧、袁芝寿、长安以及长白的小妾这一出又一出的女性悲剧无不让人心碎。就曹七巧而言,她被哥哥嫁到姜家,婚姻上就受制于男权,虽然她不断地斗争着,而最终她却伤痕累累,成为传统宗法父权下的牺牲品与受害者,可是,作为悲剧式人物的曹七巧,在她实际上已经取得了父权地位中的权利后,又对其周围的女性实施报复,芝寿、长安以及长白小妾面对这样的权利毫无抵抗之力,除了内心的呼号与呐喊,唯有任人鱼肉。不论是曹七巧抑或是两个儿媳及女儿内心痛苦的挣扎,实质其真正的症结就是传统宗法父权对女性的迫害。《金锁记》中这一出又一出的女性悲剧其实就是宗法社会罪恶的明证,是宗法制社会造成了女性人生的悲剧。其次,在封建尊卑等级观念森严、封建旧制度与旧礼教支配一切的环境里,在封建纲常伦理思想束缚下,中国女性一直在三从四德的阴影中生活,她们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泄欲和传宗接代的工具。这就是她们存在的全部意义。作品中的女性体会不到真正的爱情和温馨的亲情,最后或走向异化或走向死亡。作品中的女性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对传统的伦理道德主动接受者,七巧的两位妯娌玳珍与兰仙就是这类人的代表一类是对传统的伦理道德想妥协而不得者,如芝寿、绢姑娘,她们委曲求全,想用忍耐来保持自己的名声、地位,试图在以祭“道德”的决心来度过自己的一生但就是这样的愿望也不能够实现,无奈之下以死来实现对这个残酷的现实的不满与愤恨另一类是不满意封建伦理道德社会千百年为妇女安排的“宿命”,为了生存而努力抗争者。但她们在痛苦的争扎中总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所推动、所决定,尽管不断的挣扎,最终都难以解脱。那无可逃遁的宿命般的归宿,给人以彻骨的悲凉。、家庭因素《金锁记》剖析的不仅是一个社会的悲剧,还是一个古老家族的悲剧,几代人的悲剧,展露了大家族的颓唐与人情的冷漠,地位的尊卑与世俗的丑恶,将人带进一种无以比拟的感伤境地。曹七巧在家族中,不仅遭受着享有主权地位的主子们的冷嘲热讽,更要痛苦地忍受着地位卑贱的奴才的无情非议,并且不可避免地受到道德的非法捆绑。在这种处境之下她是痛苦的,来自于家族的无情与冷漠,带给她的是孤独,寂寞与痛楚。构建于传统观念下的家族世态人情对于七巧来说是残酷的,她将再也唤不起人生的自娱,只能在家族的阴影下无形地接受残酷的桎梏,让灵魂冲击于传统的羁绊与理性的向往之间。她的悲剧命运,实质上都是那个视她为商品的传统宗法制赐予她的,这样的制度扼杀了她的幸福,她是这种制度下的受害者。然而,在她成为封建宗法制下悲剧式的人物之后,由一个受害者变成了一个宗法制的同谋者与施害者,她将自己痛苦的遭受施害于她周围的女性,从而使她周围的女性上演着一出又一出的人生悲剧。袁芝寿是曹七巧为儿子长白娶的正房媳妇。对于新媳妇,最让曹七巧妒忌的是儿媳正常的婚姻生活。因而,对于媳妇芝寿,曹七巧难掩内心的妒火,她死命地抓住与情欲相关的任何东西对儿媳进行报复。而对于芝寿,她无法冲破家庭的束缚,无力抗争婆婆的权威,只能在痛苦中丧失了年轻的生命,走完了她短暂而极富悲剧色彩的一生。曹七巧不仅是一位疯狂的婆婆,同时也是一位疯狂的母亲,在女儿长安的婚姻事情上则再次用类似于折磨儿媳芝寿一般破坏了女儿长安的幸福。袁芝寿也好,长安也罢,即使是曹七巧主张儿子娶的小妾最终也以自杀结束了生命。这一幕幕女性悲剧,究其原因,都是她们无法抗衡家庭的权利,无法冲破或抵御曹七巧这个实质已经在封建家庭中拥有了权利的女人,她以自己已拥有的权利来对付和欺压更弱小的女性,在她们的人生悲剧中品尝报复的快感。、个人因素首先,她们对于被安排的命运不敢表露自己的快乐、悲伤,不敢表白自己的憎恨和爱恋,更无法将自己丰富情感对象化的这种隐藏在女性自身的宿命论意识,则是导致《金锁记》中所有女性悲剧的又一内在因素。七巧对于其兄长一手安排的婚事,并没有竭力反对,相反,她彻底地承受了所有旧时代妇女的不幸。即使在她挣脱了家族势力和束缚之后也仍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幸福和爱情,这便是女主人公所体现出来的作为旧式传统封建思想浸染下的女性意识。在这种意识的规范下,七巧多是顺从被束缚、受压抑,少有抗争、求解放和个性的张扬,她丝毫呼吸不到半点反传统的新鲜空气,更不会大胆地追求个人的幸福,寻求新的人生道路,倘若不是如此,七巧也不至于一步步走向疯狂,更不至于去逼杀媳妇,毁灭儿女的情爱。当然除曹七巧之外,《金锁记》中另两个女性姜长安、芝寿也是这样。她们是标准的中国式传统闺秀,没有任何豪情壮志,只希望能安分守己地生活,她们都是异常被动的女子,甘愿逆来顺受,从未想过要反抗或者挣扎。面对不公的待遇和不合理的要求,一句反驳或不满的话都未说,更不必说誓死不从或坚决抵抗。这不是由于她们的软弱无能,而是源自于骨子里的宿命论意识,因而她们把这一切看作是天经地义,是老天的安排,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顺从。其次,当我们仔细将人物异化后的性格与原始性格相比较,那么不难发现,几乎所有悲剧人物都表现出了小心思、小手段、嫉妒、狭隘、自私等等性格弱点,而这些弱点则是在各种因素导致的人格变异后暴露出来的,如同张爱玲自己也感叹道:“女性,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的橱窗里寻找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渺小、苍白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张爱玲身为女性却不留情面地揭露了女性悲剧中的人格因素,这一方面表达了她对女性人格弱点的悲哀,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她作为女性作家的自省意识。至此,经过层层剥离,我们基本看清了《金锁记》中女性的悲剧命运。三、悲剧的意义、文学意义首先,《金锁记》的故事离奇得让人恐惧,确又真实得让人不忍面对。这是一个没有爱的故事,这是两代人的畸形人生,作品始终渗透着挥之不去的悲怆与荒凉,封建礼教和家长制的束缚与压迫,物欲、情欲的罗网,人性的自私与丑恶,这几道沉沉的枷锁,劈杀着她们的幸福,锁定了她们的悲剧。这种悲剧是以男性为中心的文化背景下一无所能的女性的必然结局。同时张爱玲从女性的视角,以当时社会小市民对金钱的占有和不择手段逐利为经,以对两性关系的压抑、禁锢、破坏为纬,浓缩了中国传统家庭的生活样式,通过人物的毁灭,实现了对封建文化的理性评判,引发了对女性悲剧命运的思索。其次,张爱玲冷静而又冷酷地描写了一个黑色的世界,将文学的视角引入女性本身,其女性取向的小说既忠实于她生存的时代,也不仅限于那个时代,整部作品弥漫的都是被“很久很久以前”曲调宣泄出的苍凉。张爱玲将女性悲剧意识的探索深入历史,深入于民族文化,深层地透视女性自身的心理屏障。她的展露和审视,比其他女作家更为彻底。她所描写的女性形象,在我们看来正如她形容的那样是一个苍凉的手势,一声重重的叹息,每一种欲望不仅是主人公付出了幸福乃至生命,而且正是这种欲望将人类悲剧不停的上演,既精彩又悲凉。张爱玲对女性悲剧心理的展露有其不可低估的意义,她那中国式的“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的苍凉,是中国现代文学创作中的一朵奇葩。第三,张爱玲在写作女性主题,表达自身对女性生存的思考时,不仅想揭露女性悲剧的根源,并且也想要为拓展女性生存空间寻找一条正确的途径。她在《金锁记》中表达的自省意识值得我们深思,女性一定要正确认识自身的人格弱点,而非通过“变性”来麻痹自己,女人必须学会承认和尊重自己,必须通过完善自身来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金锁记》是张爱玲对女性身份、女性价值、女性生存的又一次思考,她揭秘了女性的人格弱点,表现了她对女性悲剧根源的新发现,以及对新女性的精神诉求,她告诉我们女人要“喜欢男人但不依附男人,渴望爱情但不拘泥于婚姻,期待理解但又保持独立”,女人就要“自己”去解放“自己”。、现实意义《金锁记》是张爱玲最有代表性的小说,小说从心理剖析的角度,丝丝入扣地表达了作者对人性的疑惑、理解和观察,描写了洋场大家庭的颓败。小说对处于现代环境下依然存留的封建心灵的文化错位,作了深刻解剖,不仅通过主人公人性的异化过程,惊心地展示了男权社会中老中国儿女集体遭受压抑的焦虑,而且从扭曲的情欲和黄金欲的凶险可怖,展示了中国传统大家庭在现代金钱文化面前是如何地不堪一击,从而揭示了中国传统大家庭必然衰亡的心理文化因素和社根源。其次,曹七巧及其几代人的悲剧是人性扭曲的结果,是“国民灵魂”长期畸形发展的结果。张爱玲小说为我们暴露了国民的卑劣的灵魂,人性的弱点,揭露了时代的悲剧与人格的残损,让人们陷于深沉的反思之中。时至今日,“国民灵魂”再次被推进历史的旋涡,经受着现代理性更高层次的、严格的审判,剖析面更广,挖掘层次更深,带给现代的人们更加严峻的现实。国民灵魂的劣根广泛地延伸到农民、市民、军界、政界等各个阶层,涵盖了社会的各个层次,面向全体,更需要有改造全体的责任与勇气,不仅是在伦理、道德、宗法,还在思想、情感与精神等每一个方面。面对如此众多而鲜为人知的问题,不仅仅是要认识,更要全面地改造。通过张爱玲的小说,我们看到了家族阴影下隐寓的深深的人性沉思,发自情感深处的深沉反思,暴露出更多的灵魂卑琐,引发我们对于"国民灵魂"的改造问题的紧急探讨。作为时代的产物,类似《金锁记》中所表现的现象还很多,灵魂卑琐的国民还是数不胜数,需要清醒地看到,更需要理智地改造。通过张爱玲小说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直觉感应,更重要的是理性沉思,不仅仅是看到其华美的文字,更重要的是看到文字深处所掩寓的深层哲理。四、结语张爱玲作品充满了诸多无奈和没完没了的悲剧故事,这是作者对自身所无法掌握的命运臣服的自然反映。荒凉、焦虑、哀愤、凄楚、病态和压抑的心理语言,充分体现了作者矛盾的人格和动荡的时代背景。任何心理或是人物性格的形成,都来源于并反映当时的时代背景。具体到张爱玲小说,作者正是通过小说语言,诉说着残存于作者记忆中的没落的传统和家族记忆人物是虚构的,但正是通过这些虚构的人物,我们可以感受到作品真实的血肉内涵。张爱玲作品大多写作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之所以历久弥新,并且还能够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其中某个角色的影子,其魅力也许就在于她消极避世的态度里尚有“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的情怀。理解了张爱玲的悲哀,就会理解张爱玲所说的“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所蕴含的深意。“生命是这样的它有它的图案,我们惟有临摹。”即使临摹来的故事,“到底还凄凉的”。参考文献张薇薇《金锁记》中曹七巧形象分析J北方文学,何希凡张爱玲《金锁记》的性别意识与文化沉思J名作欣赏,费勇张爱玲传奇广东:广东人民出版社,周冰心回眸绝美的瞬间张爱玲评传M北京:华文出版社,刘琅,桂苓编女性的张爱玲M中国友谊出版公司,阎纯德世纪中国女作家研究M北京: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李银河虐恋亚文化M北京:今日出版社,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9

《金锁记》中女性悲剧命运的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