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关于“把”字句的语法意义,一直有比较大的争议

关于“把”字句的语法意义,一直有比较大的争议.doc

关于“把”字句的语法意义,一直有比较大的争议

海河里的鱼本尊
2018-11-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关于“把”字句的语法意义,一直有比较大的争议doc》,可适用于领域

关于“把”字句的语法意义一直有比较大的争议*从句式群看“把”字句及相关句式的语法意义施春宏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拟刊《世界汉语教学》):本文提出并运用“互动派生分析”模式讨论“把”字句及其相关句式的语法意义。文章首先指出任何特定句式义都是在特定句式系统中相对于其他句式的关系意义因此需要区分句式意义的共性与个性。在此观念下文章提出了“句式群”这一概念并通过对表达致使关系的特定句式群中相关句式派生过程的分析将“把”字句的语法意义概括为:通过某种方式凸显致事对役事施加致使性影响的结果。同时还概括了一般“被”字句(长被动句)、受事主语句、致事隐含的“被”字句(短被动句)乃至致使性施受句的语法意义。文章最后探讨了特殊句式形式和意义关系研究中的方法论问题。:互动派生分析句式群特殊句式“把”字句语法意义方法论一“把”字句语法意义研究的基本面貌及存在的某些问题关于“把”字句的语法意义一直有比较大的争议。归纳起来大体有处置说和致使说两种看法。前者由王力()首创后续者众且理解差异较大(见下)后者如薛凤生(、)、戴浩一()、Sybesma()、叶向阳()、郭锐()、胡文泽()、施春宏(a)等其中以叶文和郭文对“把”字句致使性语义结构的分析最为系统。两者内部的和相互间的主要争论都是围绕处置(disposal)和致使(causative)的内涵和外延而展开的。虽然有的分析明确指出将“把”字句的语法意义概括为处置或致使都有失妥当并进而提出新的概括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放弃对处置或致使的重新认识如提出广义处置说(如王还潘文娱宋玉柱、马真等)主观处置说(沈家煊)语法处置说(刘培玉)将处置理解为“控制性的致使”(王红旗)等。又如杨素英()认为“把”字句表现某物、某人、某事经历一个完整的变化过程,或者有终结的事件张伯江()基于构式语法理论将“把”字句“A把BVC”的整体意义概括为“由A作为起因的、针对选定对象B的、以V的方式进行的、使B实现了完全变化C的一种行为”虽未使用“致使”这一概念但基本内涵与此相关。即便是近来将“把”看作“把”字句的核心成分的研究(如冯胜利金立鑫王红旗熊仲儒Ding席留生等)也对处置的内涵有所保留。还有将“把”字句的认知结构概括为表达位移图式(张旺熹)也与此不无关联。由于处置说和致使说这两种情况各有长短而且认识到“把”字句述语动词前后的句法成分在“把”字句表达中的特殊地位(如此我们可以将这个句式群中跟汉语基本句式结构关系(SVO)比较一致的、无标记或标记度比较低的句式看作基础句式(basicconstruction)从而将它看作推导过程的起点而将其他句式都看作是派生句式(derivedconstruction)。有的派生句式是由基础句式直接推导而来有的派生句式是由其他派生句式进一步推导而来。通过这样的派生分析来研究句式系统形式和意义之间的关系时有其特定的描写和解释功能同时还能获得发现的价值。显而易见在()这个句式群中(a)是比较中性的句法结构而其他的句式都可以假定为(a)通过移位、删除、添加格位标记等句法操作手段直接或间接推导出来推导的路径是具体而明确的推导的过程正反映了语法意义的差别。三从“把”字句的构造过程看“把”字句的语法意义这里先只看“把”字句的构造过程。当然“把”字句的结构类型远比(b)复杂这里并不试图对“把”字句各种结构类型的派生过程作出系统的刻画而是重点将它跟基础句式比较从而通过对句法形式构造过程的分析来抽象出“把”字句的语法意义。根据王力()的定义他是主张“把”字句的提宾说的:“凡用助动词把目的位提到叙述词的前面以表示一种处置者叫做处置式。”传统的提宾说正是这样理解的。然而由于很多所谓的前置“宾语”不能还原提宾说因此受到普遍的质疑(如徐枢张伯江张旺熹郭锐胡文泽等)凡是从话题表达的角度来分析“把”字句的更是否定了提宾说(如Tsao薛凤生、等)。施春宏(a)也主张提宾说将“把”字句的构造过程都看作一种提宾过程。但这种提宾的认识跟传统的提宾说在理论基础、研究目标和操作程序上都是根本不同的。一般的提宾说认为所提的宾语是述语动词所支配的宾语而施文中认为这里的宾语应该是句式整合之后的役事而并不必然要求它同时是述语动词的受事(虽然常常是)同时特别关注提宾的各种类型和限制(句法的、语义的、韵律的、语用的)。我们采取提宾说主要是将这种派生手段作为是一种理论系统操作目的在于探讨相关句式的语法形式和语法意义的互动关系。如“孩子哭醒了妈妈”中的“妈妈”并不是“哭”的受事按传统的提宾说是无法用“把”字提前构成“把”字句的而按施文的逻辑“妈妈”是“哭醒”这个结构体的役事因此可以提前至于“哭”是否带宾语(受事)不是问题的根本。由于前置的役事有的能还原到宾位有的不能这样如果从“把”字句结构生成的角度来分析就有必要区分“把”字句的基本原则一致但具体规则又有差异的构造过程。有鉴于此施文中将“把”字句的构造过程分为直接派生和间接派生两种类型其中直接派生还包括选择性提宾和强制性提宾这两种方式。由于施文对这些派生类型的具体小类都已做了系统的说明这里便不再一一分析只是对这三种类型各举一例来说明基本论点。关于“把”字句的各种语义结构类型及其句法表达叶向阳()和郭锐()已经做了详细的分析本文依此同时参考施春宏(a)。黎锦熙()在图解“变式的宾位”时认为“把”字的“特别作用”在于“提前宾语”从而体现了论理的次序和文学的次序之区分。(黎锦熙:、)这或许是最早的提宾说。这种提宾说也是后来一般理解的提宾说强调述语动词在语义上支配宾语。从本质上说“提宾”说是将句法关系和语义关系相混淆了提前的应该是“役事”而非宾语即“提宾”说应为“提役事”说。不过为了与现有文献讨论的方便施春宏(a)和本文仍依传统说法叫提宾。另外是否同意提宾(提役事)的思路并不是问题的根本关键在于能否借此作出新的说明和发现。选择性派生指的是类似(a)到(b)的派生过程(b)的出现是由于需要实现某种功能凸显某个语义成分而派生出来的(a)和(b)在现代汉语句法系统中同时存在。也就是说对(a)而言它所表达的语义重点是在“踢破”这个致使事件中的役事成分“大门”上并没有对结果“坏了”做出特别的强调。而(b)不同由于役事成分“大门”前置了句末的自然焦点的位置就让给了致使事件的结果因此致使结果就得到了凸显。由此可见(b)的“把”字句是一种凸显结果的表达方式。由于句式群()整个是表达致使关系的因此我们可以初步得出这样的推论:这是它跟(a)语法意义的区别所在而这种区别来自于句法形式构造过程的差异。再来看强制性提宾的情况。强制性提宾指的是不能直接构成施受句而在句式的整合过程中只能构成“把”字句等相关标记度比较高的句式。()中没有强制性提宾的情况因为役事成分可以出现在句末。我们以(c)为例。如在表达“阿Q放扇子”致使“扇子在石凳上了”这样的语义关系时在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句法系统中不能构成(a)这样的表达而只能将“扇子”提前从而构成(b)这样的表达以及其他句式如“扇子被阿Q放在石凳上了”“扇子放在石凳上了”之类。()a.*阿Q放扇子在石凳上了b.阿Q把扇子放在石凳上了如果我们对将物体位移到终点也看作结果的话显然这里的“在石凳上”是这个致使关系的结果成分处于句末自然焦点的位置从而使其语义得到凸显。这跟(b)是一致的。因此也可以说这种“把”字句同样也是凸显致使关系的结果。强制性提宾之所以成为必然是因为在现代汉语句法系统中由于受到韵律限制役事不能跟这些结构中包含的结果成分同现于动词性成分之后而只好到动词性成分之前寻找句法位置(冯胜利)。“把”字句是这种情况下实现特定配位方式的一种选择。可以这样说役事能否“还原”到动词性成分之后不是“把”字句的语义问题而主要是现代汉语句式系统中相关成分之间的制约关系造成的而将役事置前(即传统所言的提宾)构成“把”字句正是因应这种制约条件的需要而出现的可能形式之一。另外表达(c)“阿Q放扇子致使扇子在石凳上了”这种语义关系而同时满足这种制约条件的句式还有“被”字句(“扇子被阿Q放在石凳上了”)和话题句(“扇子阿Q放在石凳上了”)等。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也许这些句式也是一种凸显结果的表达方式对此下文再行说明。无论是选择性提宾还是强制性提宾都使表示结果的成分单独出现在述语成分之后从而得到凸显。“把”字句正是一种结果凸显的句式。相比较而言选择性提宾构成的“把”字句比强制性提宾构成的“把”字句在对结果的凸显度上要更强一些。因为有对比表达的存在就更能凸显特定的功能而没有对比表达的存在主要是满足句法表达的作用这样其语义或语用凸显功能自然就减弱了。最后从“把”字句的间接派生过程来看“把”字句的语法意义。所谓“把”字句的间接派生指的是这种“把”字句来源于(致使性)动词拷贝结构。如要表达下面(a)这样的致使情景:大伙儿由于听侯宝林的相声(使因事件)结果大伙儿笑了(使果事件)其整合一般认为在无标记的情况下汉语的表达是焦点在后(focusend)。其实也许SVO都是如此。ErteschikShir()在讨论双及物构式和带to的介词释义构式在信息结构组织方面的差别时指出双及物句并不将接受者论元作为焦点而将转移的实体作为焦点而介词释义构式则正好相反接受者倾向于作为焦点而被转移实体并非焦点。这两种概括其动因基于这样的事实:焦点信息倾向于出现核心小句的句末。转引自Goldberg(:)。有的现代汉语方言中是可以出现“阿Q放扇子在石凳上”这样的表达。若如此这种方言中强制性提宾的可能性就非常小。这实际上有几个相关推论:)这种方言中“把”字句的结构化程度没有普通话高甚至可以不用“把”字句)这种方言中若用“把”字句其相对使用频率没有普通话高)这种方言中表示词汇型的致使结构比普通话丰富)这种方言动词和介宾结构的补语之间的关系比较松散因此介词虚化程度没有普通话高在语流中脱落的可能性不及普通话明显。其实推而广之英语等没有“把”字句的语言更是如此没有)和)是自然的)和)的特征则更为显明。这是类型学应该比较关注的地方。过程是这样的。由于“听”和“笑”要整合成动结式它们所支配的论元结构就需要发生整合。“听”的主体论元“大伙儿”跟“笑”的主体论元同指叠合为动结式的致事后优先提升到句首的主语位置。“听”的客体论元“侯宝林的相声”因跟使果事件的任何论元都不同指由于受到“界限原则”的限制而不能提升为动结式的役事从而占据动结式之后的宾语位置它只能在动结式之前寻找合适的句法位置而用拷贝形式来帮助提升就成了一种选择从而形成(b)这样动词拷贝句。这是表达这种致使场景的一个比较中性的句式。()a.大伙儿听侯宝林的相声致使大伙儿笑了b.大伙儿听侯宝林的相声听笑了既然使因事件是“大伙儿听侯宝林的相声”这个事件中的语义成分在理论上都有可能因凸显需要而成为致事。当“侯宝林的相声”凸显为致事时使因事件中的施动者便受到抑制而使果事件的承受者便有机会凸显出来成为役事提升到宾语位置从而形成下面这样的句法结构:()侯宝林的相声听笑了大伙儿同样这个句式的语义焦点是“大伙儿”如果要凸显结果成分就可以用“把”字句(a)来表达。当然也可以派生出“被”字句(b)等句式。()a.侯宝林的相声把大伙儿听笑了b.大伙儿被侯宝林的相声听笑了其实“听侯宝林的相声”也可以作为致事从而构成下面的句式()。为了跟一般“把”字句和“被”字句区别(a)和(b)可以分别称作拷贝式施受句(agentpatientconstructionwithacopyingform)和拷贝式“把”字句(BAconstructionwithacopyingform)。()a.听侯宝林的相声听笑了大伙儿b.听侯宝林的相声把大伙儿听笑了从(b)到(a)到()到(a)构成一个派生链(derivationalchain)。上面的()()及相关可派生的句式构成一个句式群这个句式群中的各个句式在形式和意义上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由此可见在间接派生过程里作为表达这种致使性语义关系的句式群中的一员“把”字句并非一种必然的选择。这也再次说明不能将“致使”看作“把”字句特有的语法意义当然这里用“处置”来说明就更加勉强了。我们同时也看到这些“把”字句的构造过程同样说明了“把”字句是用来凸显结果的句法结构形式。其实我们还发现在这种由动词拷贝结构而派生的构造过程中其中间环节如“侯宝林的相声听笑了大伙儿”这种句子的可接受程度并不高。而将它们改换成“把”字结构时可接受度大大提升。原因何在?从这里的比较中就能够看出“把”字句使用的根本作用了。“听笑了”本来就有一种结果表达用“把”字将“大伙儿”提前后结果就自然凸显了出来。形式和意义两相契合相得益彰。然而有学者认为“把”字句强调的是“把”后的对象成分:“某个动作行为所产生影响的对象可能有若干个,‘把’的作用就在于凸显受动作行为影响的某个对象,因为这正是说话者注意的焦点。因此,在‘把’字句里,主语也许可以省略‘把’的宾语却是不可以省略的,而且还是句子的重音所在。”(邵敬敏、赵春利)进而指出“把”字句表现出说话者强烈的“主观性”这种主观性跟沈家煊()认为“把”字句显示了说话者强烈的主观性不同这里的“主观性”是指“用‘把’来突出主观上认定的这个受动作行为影响最明显的对象”。我们认为这种分析值得商榷。首先说句子的重音在“把”后宾语上跟一般从韵律角度研究汉语句法重音的分析(冯胜利、、等)相冲突而且也不合乎一般人的语感。如果不考虑对比重音的话“把”字句的重音一般都落在句末的一个结构单位上。其次说“把”后宾语是注意的焦点也跟一般对汉语句子信息结构的分析相冲突关于各种动词拷贝句的构造过程及其致事提升的机制请参见施春宏(b、)同时笔者将对句式的构造过程及其句法、语义上的约束条件有更为系统和概括的分析这里从略。根据唐翠菊()动词拷贝句(原文称作重动句)可分为致使类(如“他吃中餐吃胖了”)和非致使类(如“他吃中餐吃多了”)。这里只讨论致使类而且也只有致使类跟“把”字句、“被”字句等句式相关。一般认为汉语的自然焦点在句末。至于“把”后宾语不能省略的问题一般都是这样认识的薛凤生()甚至借此认为“把”后宾语是“把”字句的主话题。其实这也有重新考虑的必要。王力()提到过一种“准处置式”即“把”字句中“把”和其后的宾语同时省略的情况。例如:()a.却自己吟成一律写在纸条上搓成个团子掷向宝玉跟前。(把这诗写在纸条上把这纸条搓成个团子把这团子掷向宝玉跟前。)b.你爱谁说明了就收在房里。(把他收在房里。)当然由于“把”的黏宾特性比较强不能悬空存在因此在略去“把”后宾语的同时需将“把”同时删去。其实悬空是介词等附属性标记成分的基本属性。可见“把”字句中的“把”后宾语能不能省略(包括“把”)不是表达之“实”上的要求而是我们对“把”字句“名”上的要求。省略之后就不叫“把”字句了这并不表示在语境中就不可以省略。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认为“把”字句的基本作用还是凸显致使的结果。四在句式群中考察“把”字句及相关特殊句式的语法意义上一小节通过跟施受句的比较我们将“把”字句的语法意义初步概括为:凸显致使关系的结果。然而这便引出了一个新的问题:“被”字句等句式也同样使句式中结果成分成为凸显的对象。这样就“被”字句等句式而言同样也表示这样的语法意义。凸显致使关系的结果这个语法意义只是“把”字句区别于施受句的语法意义而不是区别于“被”字句等句式的语法意义。这样就有必要进一步将“把”字句的构造特征跟“被”字句等句式的构造特征相比较。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将“把”字句放在()或()()这样的句式群中才能进一步明确它在语法意义方面的个性。这样我们就不但要考虑致使关系中的结果成分同样还要进一步考虑其他句法语义成分。先拿“把”字句和“被”字句(长被动句)来比较并以施受句做参照。现将()中相关用例重写如下:()a.阿Q踢坏了大门b.阿Q把大门踢坏了c.大门被阿Q踢坏了显然“把”字句(b)和“被”字句(c)中配位方式的根本不同就是致事和役事的句法位置不同以及由此带来的凸显侧面(profile)的差异因而呈现出来的语义结构关系便有差别。在“把”字句中致事“阿Q”作为动作“踢”的发出者在句法上居于凸出的主语位置而役事“大门”在致使关系的作用下受到了影响。这跟施受句是一致的。但上面已经分析过“把”字句跟(a)这样的施受句的不同是“把”字句凸显致使关系的结果。这样两者合起来就可以得出新的推论:而在“被”字句中役事“大门”在句法上居于凸出的主语位置而致事“阿Q”受到了降格处理这是跟“把”字句根本不同的地方。这样“被”字句表达的是役事受到致事的致使性影响。跟“把”字句相同的是它也是凸显致使关系的结果的句式。这样两者合起来就是:“被”字句凸显役事受到致事施加致使性影响的结果。.....................这样我们回过头来看(a)这样的由致事、役事构成的致使性施受句的语法意义。一般的研究都对此不加说明主要是没有将它放到句式群中来考察。由于致事在句法上比较凸出而役事“大门”在语义上比较凸显因此它的语法意义就是:致使性施受句凸显致事..........将致使性影响的结果施之于役事。..............胡文泽()对薛凤生()的这种认识做了令人信服的批评。为了说明的方便这里区分了句法凸出(syntacticprofiling)和语义凸显(semanticsalience)以及语用突显(pragmaticprominence)。在句法结构上一般认为最为凸出的是主语在语义上一般认为最为凸显的是句末。而语用突显就是某个语义成分充当焦点或话题之类。本文对语用突显未加讨论。我们再来看受事主语句以及与此相关的还有致事隐含的“被”字句(短被动句)的语法意义也就非常清楚了。由于我们假定它们来自于“被”字句因此将它跟“被”字句相比较:()a.大门被阿Q踢坏了b.大门踢坏了c.大门被踢坏了显然(b)仅是(a)删除了被降格的致事及其格位标记那么两者在语法意义上除此而外应该基本相同。因此受事主语句的语法意义是:凸显役事出现致使性影响的结果。...................而(c)仅是(a)删除了被降格的致事那么两者在语法意义上除此而外应该基本相同。因此致事隐含的“被”字句的语法意义是:凸显役事受到致使性影响的结果。......................这样基于事件结构经过概念结构、语义结构逐层抽象进而向句法结构投射的过程的分析我们在相关句式之间建立了形式和意义上的关联通过考察跟“把”字句相关的致使句式群的句法结构构造过程及其派生关系抽象出了它们共同的语法意义接着通过各个句式的配位方式的比较又进一步抽象出它们各自在语法意义上的个性特征。由此可见在特定句式群中各个句式的语法意义构成了一个具有层级关系的结构系统。当然上面刻画的各个句式的语义结构中主要考虑了致事、役事、结果在语义结构中的地位和作用对致使方式在整个致使关系中的句法和语义地位虽有提及但未加明确。其实在这个句式群的各个句式中致使方式的句法地位和语义地位是基本一致的在句法结构中都由述语动词充当(特殊情况下可以隐含)但由于相关句法和语义成分凸显侧面的不同也就影响了它在语义结构中的凸显情况。就“把”字句及致使性施受句而言致事通过某种致使方式而使役事出现某种结果而就“被”字句及受事主语句、致事隐含的“被”字句而言则是役事在致事的某种致使方式作用下而出现某种结果。至此我们可以做出进一步的系统归纳。在表达致使关系的这个句式群层级中“把”字句及相关的特殊句式的各自的语法意义及其层级关系是(为了描述的系统性图中同时将句式系统的其他句式关系也标示了出来):句式系统致使性句式群非致使性句式群{表示致使性语义关系}非致使性非致使性基础的致使性句式群派生的致使性句式群主宾句动词拷贝句{凸显致使性影响的结果}致使性致使性致事句法凸出的句式群役事句法凸出的句式群主宾句动词拷贝句{凸显结果}{凸显结果}(即致使性施受句)“把”字句“被”字句通过某种方式的作用凸显在某种方式作用下凸显这里不考虑以话题句作为它的来源问题因为这是话语平面的问题。施春宏()区分两个层面的句式:句子平面和话语平面两者的结构方式和表达功能并不完全相同。施加致使性影响的结果施加致使性影响的结果致事隐含的“被”字句受事主语句在某种方式作用下凸显在某种方式作用下凸显役事致使性影响的结果役事致使性影响的结果句式系统层级及致使性句式群的语法意义层级图注:{}中内容为某个句式群的共性语法意义中内容为某个特殊句式的个性语法意义。如果考虑跟一般研究“把”字句语法意义的文献在术语使用上接轨的方便这里的致事、役事可以径直用符号A、B表示致使方式用V表示这样“把”字句“A把BVP”的语法意义就是“通过V凸显A对B施加致使性影响的结果”余者类推。其中VP不一定就是VC对显性结果的表达而言这确实如此但对隐性结果的表达而言却非必然。(关于致使性动词拷贝句及显性结果和隐性结果的说明见下。)显然上面所概括的各种句式意义都是在结构主义分析意义的根本性原则区别性原则换个角度来看就是现实同一性原则的指导下获得的因而它们都是一种区别性意义。当比较的对象或系统有所改变时(如历时比较或跨语言比较)所概括出来的语义必然也会有所调整。如我们现在所概括出来的“把”字句的语法意义未必就是“把”字句在历时层面上所共有的意义相反它只是目前句式系统中所存在的构式意义。认识到这点很重要因为任何构式的意义都是“建构”的而不是天赋的。从结构主义的根本原则来看任何构式的意义都必须存在于而且只能存在于共时系统中。这也是可以而且必须将构式看作一个格式塔(完形)的理论基础同时也是所谓的语法分析要将形式和意义相结合的理论基础。这也就要求我们在考察构式的意义时必须同时考察它的配位方式而且必须在现实同一性中考察。没有对句式系统中各个句式配位方式的分析要想获得特定句式的确切的句式意义都是不够“现实”的。从上面对表达致使关系句式群的各个句式语义结构的分析来看这些语义结构之间实际上存在着一种拓扑(topology)关系它们的拓扑特征就是致使性语义关系各个句式之间的语义结构存在着一种派生或者说变换关系。但我们也同时看到这些句式在信息结构方面的组织是不同的即它们在句法和语义上都不是对称的。其实我们这里主张的互动派生分析并不意味着坚持不同构式之间存在着形式和意义上的对称关系(恰恰相反它将句法形式和意义的不对称关系作为基本假定)而是意在发现形式和语义上的拓扑关系并描述这种拓扑变换的过程和条件。由此我们可以从跨实例的概括(generalizationacrossinstances)提升到跨句式的概括(generalizationacrossconstructions)。其实各个句式的特殊的句法意义在句法上的表现正是人类认知过程中透视域(perspective)句法化的结果。在语言交际中特定动作行为或状态的不同参与者(participant)及其相互关系构成了一个交际场景。虽然在语言表达中整个场景都可以在观察的范围内但在不同的情景中由于观察的角度不同有的参与者及其相关关系会在认知上凸显出来即进入到透视域中有的则隐含下去或作为背景出现这样就可能采取不同的表达方式。由于语言表达的线条性语言表达并非散点透视而只能是聚焦透视。一个特殊句式就是一种特定的聚焦方式。也就是说一种致使关系激活了特定的语义场景但这种语义场景如何句法化、能否句法化从而体现特定的线条特征会因观察者观察问题的角度不同而有不同而且不同语言也不一样(受到既有语法系统的制约如汉语中“把”字句乃至相关的“被”字句、受事主语句等中的强制性提宾现象)。特定的透视域对应于特定的表达方式同时特定的透视域的出现是跟特定的语言交际系统有关的。需要指出的是特定句式群中相关句式的形式和意义是相关的但不意味着能够自由变换。两个句式之间是否能够变换还受到其他句法、语义、语用、韵律条件的制约。任何两个句式之间都存在着不对称关系正如任何两个句法成分之间(如主语和宾语、状语和补语)都存在着不对称关系一样。还需要做一点补充说明基础的致使性句式群中上文只讨论了致使性施受句而且都是不带“得”的形式。其实这个句式群还包括带“得”的致使句如“大狗叫得我心惊肉跳”它也有相应的派生句式如“大狗把我叫得心惊肉跳”“我被大狗叫得心惊肉跳”“我被叫得心惊肉跳”。同时也包括动词拷贝句如上文分析的“大伙儿听侯宝林的相声听笑了”其派生句式已如前述。另外对致事句法凸出的句式群我们只分析了“把”字句对役事句法凸出的句式群我们只分析了“被”字句及其进一步派生而出的受事主语句和致事隐含的“被”字句。这只是就现代汉语而言。如果从类型学来考虑并将历时的因素考虑进去情况将更加丰富而复杂。五汉语的结果凸显性及结果表达的句法表现与语义类型在不考虑施受句的情况下只就“把”字句、“被”字句、受事主语句及致事隐含的“被”字句这几个句式的表达系统来看它们共同的语法意义都是凸显致使的结果。这是它们的共性。如果就致使关系的表达而言从语言类型学上来考虑说汉语是结果凸显的语言(resutprominentlanguage)是比较合乎实际的。而英语没有汉语相应的“把”字句而且被动句致事(“byNP”中的NP)的句法位置跟汉语也有差异再加上词汇型致使表达比汉语丰富因此英语致使句法系统在对结果的凸显程度上显然比汉语要低得多。另外说汉语是结果凸显的语言并不意味着汉语的各个句式都是用来凸显结果的或者弱一点说汉语的基本句式是用来凸显结果的而只是说跟英语等语言相比较而言汉语在表达致使关系时有更多的凸显结果的句法形式某些句法形式对结果的凸显具有强制性。这样看来上面讨论的这些句式中至为重要的一个句法特征就是:结果成分不可或缺。至于采取何种方式来表达结果这是可以选择的但对结果的需要则是强制性的。人们在谈到“把”字句和“被”字句时经常提到的一个句法限制就是:述语动词不能是光杆动词前后总有别的成分。而这个“别的成分”正是为了因应表达结果的需要而出现的不是随便什么成分都可以的。例如(以“把”字句为例):()a.姐姐把房间打扫干净了。(动词+补语)b.他一上任就把这个学校管理得井井有条。(动词+得+补语)c.他把那本书给了我。(动词+宾语)d.这个败家子把家产都输了。(动词+了)e.大家都把看到的情况讲一讲讲讲。(动词重叠)f.他有意把小说往长里写。(状语+动词)g.他把书一扔转身就走了。(一+动词)动词前后的成分实际上就是帮助动词如何将“结果”表达出来。当然结果的呈现有的比较直接显明如例(a)中的“干净”、例(b)中的“井井有条”。这是比较常见的表达。有的结果则比较隐含如例(c)中“给了我”的结果是我有那本书例(d)中“输了”的结果是家产没了例(e)中“讲一讲讲讲”的结果把看到的情况讲了出来例(f)中“往长里写”的结果是小说变长了例(g)中的“一+扔”表示扔书这个“短暂动作及变化完成或出现了并预示着达到了某种结果或状态”(詹注意一般施受句、一般带“得”句、动词拷贝句(也有带“得”和不带“得”两种情况)都有致使性和非致使性之分而且它们之间有交叉。这是从不同角度对相关句式所作的分类。开第:)即“一”这种完成体(perfect)用法“具有某种现时相关性”(陈前瑞、王继红)。这是语法意义对句式构造的约束。而且人们还同时指出:只有在诗词歌曲等韵文中由于受到韵律的限制动词才可以单独出现如“夫妻双双把家还”“我抬起腿来把楼上”。其实这里的动作都没有完成即还没有结果。这种情况自古而今皆然(冯胜利)。就现代汉语句式系统而言它是一种特例非一般意义上的“把”字句。而且即便有的情况下出现光杆动词做谓语的情况(如范晓刘承峰等)其结果也是蕴含的而且语义的重心也在这结果之上。例如:()a.领导要求将所有的上传图片都删除。.b.这样做很容易被人误解。.需要指出的是有人或许认为“他把房子卖了”“老王把酒喝了”中并没有结果表达成分。其实不然。这从下面句子的平行关系就能看出来:()a.他把房子卖了~他把房子卖掉了b.老王把酒喝了~老王把酒喝掉了即在“他把房子卖了”“老王把酒喝了”中其中的“了”实际上是“了”和“了”合成的。“了lou”由表示完结的“了liǎo”虚化而来(马希文)朱德熙(:)将它看作动词后缀表示动作的完成。它的语义还保留着“了liǎo”的基本义。当“了”出现在祈使句中就更明显了:()a.把房子卖了!~把房子卖掉!b.把酒喝了!~把酒喝掉!这时“了”的结果语义就清楚地显示出来了。通过上面对结果的句法实现的分析可以看出结果的表达可以有显性结果(overtresult)和隐性结果(covertresult)之分两者形成了句法互补。显性结果是一种已经呈现的结果即现实结果在句法表现上相对一致都是通过述语动词后面的补语成分来表示隐性结果的句法表现则复杂多样。叶向阳()的双述“把”字句中的结果都是显性结果单述“把”字句中的虚义述补式(“把球拿住”“把信烧了(lou)”)、述宾式(“把墙炸了个洞”)也含显性结果述补省略式(“看把他高兴得”)中的结果也应该看作显性结果虽然在句法层面上没有出现但在语义结构上跟双述“把”字句没有实质性区别。而单述“把”字句中的状中式(“把东西乱扔”“把袖子往上拉”)、动词重叠(“把剩饭煮煮”)、一+动词(“把眼睛一闭”)、动词+动量词(“把衣服拽了一下”)、V+了(“把他得罪了”)则含隐性结果。由单个动词构成的“把”字句(“把时间延长把问题简单化”)这些动词的语义结构中也蕴含着结果具体说明参见叶文的详细分析。实际上显性结果和隐性结果的不同只是事件情态(aspect即体)的不同表达方式问题两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含隐性结果的表达对语境的依赖性都很强语境往往提供相关的结果内容并且这类表达常常出现于非现实语境或条件语境当中。由于我们常常没有看到隐性结果的存在所以对这些“把”字句的语法意义是否表示结果有争议。另外我们认为就致使关系而言状态的变化、位移的终点都跟一般认为的结果的呈现一样实际都是一种结果的表现。这也就是说在致使关系的表达中结果的显现方式可以多种多样既可以是句法的也可以是词汇的还可能是形态的既可以是显性的也可以是隐性的还可以是明隐实显的但不能没有结果。而且不同的句式对呈现为显性结果还是隐性结果要求也有所不同。如受事主语句很少用于“动词重叠、动词+动量词、V+了”这些单述“把”字句中。像“假洋鬼子把阿Q的头敲了一下”不能说“阿Q的头敲了一下”。可见对这些句法形式的语义特征还需要进一步分析。如果再考虑语用因素的制约问题将会更加复杂。一个句式的典型结构是逐步形成的而一旦形成以后又会逐步扩展其句法形式、语义特征、语用表现。句式形义关系和语用功能在扩展的过程中自然会出现自上而下的约束某个成分只有满足了其中的某些制约条件才得以进入句式中。这就使得特定句式既有核心的句法、语义、语用表现又逐渐向边缘扩展使特定句式在这些方面既体现出原型(prototype)特征又体现出家族相似性(familyresemblance)特征。最后说一下跟致使结果相关的述语动词问题。由于跟“把”字句相关的这个句式群是表达致使关系的因此述语动词是否是及物动词、是否有处置的意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能表达致使事件中的使因事件。例如:()a.我都站酸了双腿了b.我把双腿都站酸了c.我的双腿都被站酸了d.*双腿都被我站酸了e.双腿都被站酸了()a.孩子哭得妈妈很伤心b.孩子把妈妈哭得很伤心c.妈妈被孩子哭得很伤心d.*妈妈哭得很伤心(孩子哭妈妈很伤心)e.*孩子哭得很伤心(孩子哭妈妈很伤心)至于这两例中某些句子不能成立不是句法构造规则存在问题而是受到其他句法、语义条件的制约。使因事件跟使果事件是一体两面的关系。不能产生结果的动词是不能出现在需要凸显结果的句式中的。这也就是像“是、像”之类的关系动词不能出现在“把”字句(吕叔湘)、“被”字句、受事主语句等句式中的根本原因。六关于特殊句式形义关系研究方法论的几点思考目前学界对“把”字句语法意义的探讨大多是就“把”字句而研究“把”字句难以说明所概括的“把”字句语法意义是把字句的个性特征还是相关句式的共性特征。有鉴于此本文试图提出一种新的分析思路在提出“句式群”这一概念的基础上将“把”字句放到句式系统中来考察它跟相关句式的联系和区别从而在结构主义的基本原则(即区别性原则)的指导下分析出跟“把”字句及相关句式的语法意义。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本文采取的是互动派生分析法将结构动因和生成机制结合起来通过对相关句式构造过程的派生分析在语法形式和语法意义的互动关系中推演出“把”字句及其相关句式的语法意义并以此对句式群的语法意义层级做出跨句式的概括。这里再试图对上文所涉及的特殊句式形义关系研究中的方法论问题做出进一步的概括性说明。本文认为任何句式的语法意义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区别性意义必须在句式群中才能更充分地认识相关句式语法意义的共性和个性。这就必须遵循结构主义的基本原则:区别性原则(或者说差异性原则)。结构主义从根本上说是一种方法论(施春宏)它在强调系统、关系的基础上突出语言成分的差异性价值任何语言现象都是在现实同一性中才能获得自身的语言价值(索绪尔)。在系统中确定关系在关系中决定价值是以索绪尔为代表的结构主义关于语义性质的基本认识一个语言成分的语义实际上就是一种系统中的关系只有相关成分才能决定其价值。也就是说任何语言成分的意义都是一种区别性意义通过区别性特征而得以差异性存在。音位如此词语、语法也是如此形式上如此意义上也是如此。概括语法意义应该从这种大的背景出发。既然如此就无可避免地应该根据这样的基本原则来认识“把”字句及相关句式的句法意义。由此来看所谓的致使、处置以及对它们所作的扩展性理解都是致使性句式群或其中某些句式或某类用例的语法意义的共性而非“把”字句语法意义的个性。进一步说“致使”或“处置”不但不是“把”字句的个性而且也不是普通话的个性同样也不是汉语的个性。如构式语法的重要文献Goldgerg()重点描写了英语句式系统中的种特殊句式:双及物句式(DitransitiveConstruction)、使移句式(CausedMotionConstruction)、结果句式(ResultativeConstruction)、路径句式(WayConstruction)它们都表示致使的语法意义。GoldbergJackendoff()进一步将它们看作“构式家族”(FamilyofConstructions)。然而相对于英语的致使性构式家族“把”字句的配位方式又具有汉语的个性。同样就“处置”而言英语的Johnbrokethewindow也有很强的处置性。是否表达致使或处置这是语义结构关系的问题不是句法本身的根本问题而如何表达致使或处置则各个语言或方言的选择不尽相同同一种语言的不同发展阶段也不尽相同。“把”字句只是表达致使性语义关系的一种句法选择而已。就致使结构的句法表达而言我们认为可以将现代汉语看作是结果特征比较凸显的语言从“把”字句等相关句式的发展过程来看从古代汉语到近代汉语到现代汉语句式系统中结果特征逐渐凸显表达结果凸显的句式和方式也越来越丰富和复杂。当然在强调个性探讨的同时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特殊现象的研究过程中将共性义看作个性义的研究并非没有价值相反它具有很高的探索价值。一方面它往往是研究的必经之路另一方面它为个性研究提供了富有洞察力的观察和启发性的概括。由于我们必须在语言系统才能更清楚地认识语言形式的结构形式和结构意义因此我们必须重视句法形式和句法意义的互动关系。我们在句法研究中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强调形式和意义相结合。但我们需要在新的研究背景下进一步拓展对这种结合观点的认识。就句式意义的研究而言它离不开对特定句式的构造过程的分析否则句式意义的来源及相关句式之间语法意义的关系就不容易说清楚。同样就句法形式的研究而言它离不开对特定句式的语法意义在配位方式的选择和安排方面的考察。也就是说对句法意义的分析应该体现在句法化的过程中。这样才能形成句法形式和句法意义之间的互动关系。这种互动关系不是简单的形式和意义之间的相互验证的关系而是形式结构化和意义结构化过程中相互适应、相互推动的关系。这种互动观合乎人们将构式看作形式意义配对体的认识为如何研究语义进而研究形义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条可资借鉴的思路。当前有的从功能(认知)的角度研究句式意义时怀疑结构分析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有的形式研究则放弃了对语法意义的分析。这都未必能够达到他们所追求的充分的描写和解释。形式和意义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如同一枚钱币的两面只有将两面都认识清楚了才能认识一枚完整的钱币。当然本文所分析的形式和意义的互动关系还主要从论元结构和配位方式的互动关系考虑其实还有其他的形式和意义的互动形式还有形式内部及意义内部的要素的互动如韵律和句法形式的互动等。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对是否需要以及是否能够以基于假说演绎模式的互动派生分析法、采取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的观念来分析特殊句式的形式和意义及其关系目前还有不同的认识。本文对语法意义结构化过程的分析既是对整体论的还原也是对还原论的综合走的是精致还原主义(sophisticatedreductionism)之路(施春宏b)换个角度看也可以说是走精致整体主义(sophisticatedwholism)之路。其实选择什么样的方法论往往与研究者对研究对象的本体论承诺有关如何将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则与如何从不同角度在不同层面实现不同层次的目标有关。互动不是混合派生不是等同结合不是杂处。就方法论本身而言无所谓好坏对错关键在于通过该方法论(及其特定的分析模式)是否能够得到其他方法论不便得到的语言学意义上的概括是否能够发现其他分析模式不易发现的语言事实并做出新的预测。按科学哲学的某些观点来说就是看该理论和或方法是否具有解题有效性(Laudan)。理论范式和方法从根本上说是互补的能否结合、是否结合和如何结合受特定时空的制约。就本文的研究而言自下而上的研究指特殊句式的构造过程关心的主要是基础句式“生成”的机制自上而下是指特定句式形成以后其整体性特征会对进入到该句式的成分有句法、语义、功能及由基础句式到派生句式的进一步派生过程等方面的制约作用。两者的结合是在不同层面、不同阶段发生作用。就此而言我们认为两者是可以在一定角度上、一定程度上结合的。至于两者在更高层面如何结合的问题有待进一步论证。参考文献陈前瑞王继红()动词前“一”的体貌地位及其语法化《世界汉语教学》第期。崔希亮()“把”字句的若干句法语义问题《世界汉语教学》第期。戴浩一()以认知为基础的汉语功能语法研究收入戴浩一、薛凤生编《功能主语与汉语语法》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范晓()动词的配价与汉语的“把”字句《中国语文》第期。冯胜利()《汉语的韵律、词法与句法》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冯胜利()《汉语韵律句法学》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冯胜利()韵律结构与“把”字句的来源见HTriskova(eds)Tone,stressandrhythminspokenChinese,JournalofChineseLinguisticsMonograph:郭锐()“把”字句的语义构造和论元结构见《语言学论丛》第二十八辑北京:商务印书馆。胡文泽()也谈“把”字句的语法意义《语言研究》第期。金立鑫()“把OV在L”的语义、句法、语用分析《中国语文》第期。金立鑫()“把”字句的配价成分及其句法结构日本《现代中国语研究》第期。黎锦熙()《新著国语文法》收入黎泽渝、刘庆俄编《黎锦熙文集》上卷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刘承峰()能进入“被”“把”字句的光杆动词《中国语文》第期。刘培玉()《现代汉语把字句的多角度探究》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吕叔湘()“把”字用法的研究收入《汉语语法论文集》(增订本)北京:商务印书馆。马希文()关于动词“了”的弱化形式lou《中国语言学报》第期。马真()《简明实用汉语语法》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潘文娱()对“把”字句的进一步探讨《语言教学与研究》(试刊)第三集。邵敬敏()“把”字句及其变换句式,载《研究生论文选集语言文字分册》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邵敬敏赵春利()“致使把字句”和“省隐被字句”及其语用解释《汉语学习》第期。沈家煊()如何处置“处置式”试论“把”字句的主观性《中国语文》第期。施春宏()动结式的论元结构和配位方式研究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学位论文。施春宏()汉语句式的标记度及基本语序问题《汉语学习》第期。施春宏()动结式的论元结构的整合过程及相关问题《世界汉语教学》第期。施春宏(a)“把”字句的派生过程及其相关问题《语法研究和探索》(十三)北京:商务印书馆。施春宏(b)动结式的配价层级及相关的歧价现象《语言教学与研究》第期。施春宏()动结式致事的类型、语义性质及其句法表现《世界汉语教学》第期。施春宏(a)《汉语动结式的句法语义研究》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施春宏(b)句式研究中的派生分析及相关理论问题《世界汉语教学》第期。宋玉柱()处置新解《天津师范学院学报》第期。宋玉柱()关于“把”字句的两个问题《语文研究》第期。索绪尔(FdeSaussure)()《普通语言学教程》高名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唐翠菊()现代汉语重动句的分类《世界汉语教学》第期。王还()《“把”字句和“被”字句》上海:新知识出版社。王力()《中国现代语法》北京:商务印书馆。王红旗()动结式述补结构在“把”字句和重动句中的分布《语文研究》第期。席留生()“把”字句的认知研究河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熊仲儒()《现代汉语中的致使句式》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徐枢()《宾语和补语》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薛凤生()试论“把”字句的语义特性《语言教学与研究》第期。薛凤生()“把”字句和“被”字句的结构意义真的表示“处置”和“被动”沈家煊译戴浩一、薛凤生主编《功能主义和汉语语法》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杨素英()从情状类型看“把”字句(上)(下)《汉语学习》第、期。叶向阳()“把”字句的致使性解释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学位论文。修改后发表于《世界汉语教学》年第期。詹开第()口语里两种表示动相的格式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现代汉语研究室编《句型和动词》北京:语文出版社。张伯江()论“把”字句的句式语义《语言研究》第期。张旺熹()“把”字句的位移图式《语言教学与研究》第期。朱德熙()《语法讲义》北京:商务印书馆。Ding,PicusSizhi()StudiesonBResultativeConstruction:AComprehensiveApproachtoMandarinBSentencesMuenchen:LincomEuropaGoldberg,AdeleE()Constructions:AConstructionGrammarApproachtoArgumentStructureIllinois,Chicago:TheUniversityofChicagoPressGoldberg,AdeleERaySJackendoff()TheEnglishresultativeasafamilyofconstructionsLanguage,:Laudan,Larry()ProgressandItsProblems:TowardaTheoryofScientificGrowthCalifornia:TheRegentsoftheUniversityofCalifornia刘新民译《进步及其问题》华夏出版社年。Li,Dianyu()CausativeandresultativeconstructionsinMandarinChinese:AmultiperspectivalapproachPhDdissertation,GöteborgUniversity,SwedenSybesma,Rint()CausativesandAccomplishments:TheCaseofChineseBaDordrecht:HollandInstituteofGenerativeLinguisticsTsao,Fengfu()ATopicCommentApproachtotheBaConstructionJournalofChineseLinguistics,AStudyoftheGrammaticalMeaningsofBaconstructionanditsRelevantConstructionsfromthePerspectiveofConstructionGroupSHIChunhongAbstract:ThisarticleappliesinteractionalderivedapproachmodeltodiscussthegrammaticalmeaningsofBaconstructionanditsrelevantconstructionsItfirstpointsoutthatthemeaningofeveryconstructionisakindofrelationalmeaningtootherconstructionsinthespecialconstructionalsystemSogeneralpropertyandspecificpropertyofconstructionalmeaningsshouldbedistinguishedBasedonanewconceptof„constructiongroup,itexploresthederivingprocessofsomerelatedconstructionsinthespecificcausativeconstructiongroup,andgeneralizesthegrammaticalmeaningofBaconstruction,thatis,togiveprominencetothecausativeresultthecauseereceivesfromthecauserviaacertainmannerMoreover,itdeducesthegrammaticalmeaningsofotherrelevantconstructions,suchasgeneralBeiconstruction(longpassive),patientsubjectsentence,Beiconstructionwithoutcauser(shortpassive)aswellascausativeagentpatientsentenceFinally,thisarticleprobesintothemethodologiesinstudiesonrelationshipbetweenformandmeaningofspecificconstructionsKeyWords:interactionalderivationalapproach,constructiongroup,specificconstruction,Baconstruction,grammaticalmeaning,methodology作者简介施春宏男博士北京语言大学教授。主要研究兴趣在语法、词汇语义和语言应用方面。已发表相关论文五十余篇出版著作《语言在交际中规范》《汉语动结式的句法语义研究》《作为第二语言的汉语概说》合著有《应用语言学理论纲要》(于根元主编)等。(通讯地址: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豆丁网(DocIn)是全球优秀的CC文档销售与分享社区。豆丁允许用户上传包括pdf,doc,ppt,txt在内的数十种格式的文档文件并以FlashPlayer的形式在网页中直接展示给读者。简而言之豆丁就如同文档版的Youtube。现在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文档会上传到豆丁正基于此豆丁将致力构建全球最大的中文图书馆。豆丁努力使世界上任何人都能够自由地发挥他们的创造力。文档资料只通过少数、单一的出版物来传播的时代已经结束。现在互联网给文档资料提供了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渠道豆丁希望能够给每个独立的文档持有者利用这个新机会的方法。现在我们为原创人群提供安全、自由、民主、便利的文档发布与营销平台。借助豆丁你可以为你的文档定价并通过豆丁发表到不同博客、论坛、联盟中进行广泛传播在分享的同时获得收入回报。豆丁致力于构建全球领先的文档发布与销售平台面向世界范围提供便捷、安全、专业、有效的文档营销服务。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北美、欧洲等在内的豆丁全球分站将面向全球各地的文档拥有者和代理商提供服务帮助他们把文档发行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豆丁正在全球各地建立便捷、安全、高效的支付与兑换渠道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优质的文档交易和账务服务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1

关于“把”字句的语法意义,一直有比较大的争议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