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艾草――美美(伍美珍)

艾草――美美(伍美珍).doc

艾草――美美(伍美珍)

胡江梅 2017-12-01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艾草――美美(伍美珍)doc》,可适用于生产运营领域,主题内容包含艾草――美美(伍美珍)文伍美珍一在伦敦机场的候机大厅我看到一个竹制小工艺品是一个模型小竹笼上部有一个精巧的把手。我好奇地翻看小竹笼的底部上面果然有“符等。

艾草――美美(伍美珍)文伍美珍一在伦敦机场的候机大厅我看到一个竹制小工艺品是一个模型小竹笼上部有一个精巧的把手。我好奇地翻看小竹笼的底部上面果然有“MADEINCHINA”的标记。标价为英镑。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站在我旁边的阿松嘲笑我:“罗轩你脑子进水了,”这时机场广播正在催促飞往北京的乘客抓紧时间登机。阿松是个急性子他拉着我就说快上飞机吧。我随着阿松进入了飞机长长的甬道。美丽的空姐脸上带和职业性的微笑殷勤地向我们问好。坐下以后我才发现我的右手一直在紧紧的抓着那只小船。“喂神经病~在英国买这么土的礼物而且还是MADEINCHINA回去送人都送不掉啊~”阿松继续数落我。我不理他只是贪婪地抚摩着竹子那清凉的品质。刚才猛一看见它的时候心房就像是被一颗石子击中一般„„飞机经过滑翔进入了平稳的飞行。阿松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这家伙因为要回家的缘故兴奋了好几天没睡觉。我也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是一片竹海„„年前我岁。妈妈突然被查出有癌症而且是晚期。天以后妈妈就去世了。安葬了妈妈之后家里只剩下我和爸爸。我变得沉默寡言而且不会笑了。爸爸沉浸在他的悲伤中乡下的姑姑和姑父来看我和爸爸的时候大人们才发现了我的异样。“这孩子八成是头脑里出毛病了让他姑姑带回乡下调养一段时间吧,”我听见姑父和爸爸在商量。第二天我就跟着姑姑和姑父上了去乡下的的火车。我紧紧攥着姑姑的大手她使我重温起妈妈的温暖。妈妈一直是个温柔细心的女人或许如此才造就了她这个儿子的严重害羞和依赖性。姑姑住的地方是在浙江南部的山区这里盛产竹子所以到处都是一片又一片的竹海绿色带给我宁静的感觉。在乡里当干部的姑父很轻易地就把我安顿在乡下一所小学插班就读了。也是因为姑父的缘故也或许我只是暂时性的借读所以老师对我表现得很关照。可是老师的关照却引起班里那些男生的不快他们相当排斥我还经常欺负我。对此我忍气吞声。我的同桌艾草总是帮我她对那些欺负我的男生总怒目而视。班里的男生于是就起哄说我和艾草是“老公老婆”。艾草丝毫也不畏惧她还语气细细地安慰我说:“你别怕哦他们并不坏时间长了就好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站在一片竹海前。我呆呆地看着她我们之间相距是那么近所以她脸上细嫩的绒毛我都看得清清楚楚。艾草的肤色有玉一般的光泽她的额头宽宽的眼睛很大睫毛长长的微微向上翻翘着随着她说话的声音睫毛倏忽间一开又一合。她的下巴有点尖两旁吊着细细的两根辫稍辫稍上梆着绿色毛线绳扎成的蝴蝶结绿色毛线的辫尾也随着她说话的动作而轻轻、轻轻地扫在她的腮上„„是的这百合花一般的女生在我岁那年的秋天留下了一道永难泯灭的生命记忆。秋天那么快就过去了。山里的冬天有说不出的阴冷我非常不适应。我想念有着暖气的家更想念爸爸还有妈妈。可是爸爸却迟迟不来接我回去。我已经不习惯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受更不习惯向大人提出自己内心的要求所以我的反抗方式便是向大人赌气。姑姑让我带小火笼去上学我拒绝。其实我很喜欢那种小火笼它的外壳是用竹篾编起来的内胎是泥的里面放一些燃着的木炭轻巧地拎在手里又好玩又温暖。姑姑叹着气说你头小掘驴上课时会冻脚的~我看着姑姑手里可爱的小火笼心里犹豫动摇了两秒钟可是我还是忍着心痒痒的感觉背着书包冲出了门外。几乎每个人都带着小火笼来上学上课之前他们全都对着火笼“噗噗”地吹着火吹得白色的碳灰在空中四处飞舞。大家都很快活的样子因为这是很好玩的游戏。艾草带的是一个很旧的小火笼而且里面的木炭放得很少火也很小。上课的时候她把火笼放在桌子下面中间的位置她放一只脚在上面让我也放一只脚在上面。她放的是右脚我放的是左脚。我的左脚很暖和。上课的间隙我和艾草偶尔对视一眼我腼腆地一笑。傍晚我和艾草留下做卫生值日。艾草拿着扫帚站在桌子上掂脚扫着天花板上的灰层。桌子上摆着一盆水我正在弯腰擦着桌腿。其实扫天花板的活应当是由我来干的因为我是男生么。可是艾草不许她只让我擦桌子她笑着对我说:“我个子比你高呀~”岁的小男生身体还没长开而大我一岁的艾草个子已长到一定高度了。忽然我听到“当啷”一声接着头颈一阵冰凉然后只见那个蓝色的塑料盆一下子就扣在了我的脚上。穿着布棉鞋的脚也湿透了。“啊~罗轩怎么办,”艾草“唰”地从桌子上跳下来她惊慌失措地叫起来。原来刚才艾草不小心一脚踩翻了桌上的水盆。我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艾草像旋风一般冲到到座位上又像旋风一样冲了过来她手里提着那个小火笼:“快里面还有火呢你先烤一下~”接着她又一阵风地冲出了教室。我手里拿着小火笼不知道她要去哪里。才过了几分钟艾草又冲了进来她抱着满怀的枯树枝。“来快把桌子搬开~”她手脚极其灵活地搬开了几张桌子在教室内腾出了一块空地来然后蹲在水泥地面上把那些枯树枝堆积起来又指挥着我说:“快火笼给我~”我把火笼递给了她她拣了两根枯树枝把它们折断后放进火笼里然后专注地对着火笼“噗噗”地吹起来。我呆呆地看着艾草的侧面她的两腮急得通红面朝我这边的小辫子已跑得快要散开了。不长的时间内枯树枝就燃着了。艾草终于舒了一口气笑吟吟拉我蹲下来:“来烤烤~”火势大了起来枯树枝被烧得“噼里啪啦”直响教室里浓烟弥漫着我蹲在橘黄色温暖的火光里快乐得想笑。艾草又跑到教室外面去拣来大堆的枯树枝她和我并肩蹲在一起我们一起被烟呛得同时猛烈地咳嗽起来然后又对视一眼我终于笑了起来。“呀~”艾草惊呼一声吓了我一跳。“快把棉袄脱下烤一烤还有面鞋~”她帮我脱下棉袄认真检查了一下只有领口部位被溅湿了。而棉鞋就惨了一只湿了前半部还有一只几乎是湿透了。她把我的棉鞋放并排搁在火笼上面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袄靠近我搭一半在我身上另一半留在她自己的身上。一股少女的气息向我袭来。我小心翼翼地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我才敢悄悄地打量着艾草她身上居然没穿毛衣而是一件又大又旧、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内衣内衣的领口软塌塌地搭拉下来我赫然看见她白嫩的锁骨上方有两道像是鞭子抽过的血印。“啊~”我无意识地小声惊呼起来。艾草看看我长长的睫毛轻轻地覆盖下来:“是我„„姨打的。”“„„姨,”我终于开始吃力地说话。“恩她是我小弟的妈妈。我爸爸„„娶了她我只喊她姨不喊她妈妈~”她细细的嗓音里透出山里孩子的倔强。“你„„妈妈呢,”“我妈妈前年生病去世了。”那一瞬间我看到艾草的眼里有一道隐忍的泪光在闪动。外面天已黑透了我的棉袄已经彻底烤干只是棉鞋还半湿着艾草坚持和我交换棉鞋穿。她脱下脚上的棉鞋给我我穿进去很紧脚我不得不弯曲起自己的大拇哥。棉鞋里储存着她温暖的体温。第二天我穿上了姑姑连夜为我赶做的新棉鞋艾草的棉鞋被我用报纸包着放在书包里我要还给她。另外我还有个消息要告诉她爸爸就要来接我回去了。我悄悄地给她准备了一个小礼物那就是两截粉色的丝绸带是别人送给姑父的两个酒瓶上的我趁大人不注意偷偷地那它们解了下来揣在棉袄的口袋里。可惜艾草在整整一天里都没露面。我满怀惆怅地放学回到姑姑家爸爸已坐在那里和姑父抽着香烟在聊着天了。爸爸为我找了个继母她是个很和善也很开朗的女人一开始我有点别扭但很快我们就相处得很好我也终于喊她“妈妈”。上了高中后我和父亲的关系越来越紧张经常需要妈妈来调解我们父子俩的关系。她经常叹着气说:“你们俩性格太像了有话都喜欢闷在肚子里不肯讲出来。”在我漫长的青春期中我一直都很想念一个人。她就是艾草。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回忆起来犹如就在昨天。那两根粉色的绸带已经不知被我丢在哪里了。但它珍藏我的心里。我一直相信艾草扎上它一定很漂亮。班里的男生总喜欢议论哪个女生最美我总是想谁能比得上艾草,死党阿松问我是不是有了心上人我只是笑笑。艾草是我心里最大的一个秘密。可惜姑父早已调任到了县委姑姑和姑父一起搬了家。而我也因为功课的紧张再也没有机会回一次浙南。我因为忍受不了父亲还因为不乐观的成绩便向妈妈提出高中毕业后和阿松一起出国留学死党阿松已在办理去英国。四年的异国留学生涯使我得到了彻底的磨练。我不再是原来那个害羞、内向和固执的男孩了。而且我早已在内心与父亲和解并且给他带了一件礼物英国烟斗。另外还有一件礼物我在商场的货柜前踌躇了良久才选中了一只精美的女式手表。它或许可以代表这十年来我心底珍藏的一个愿望„„其实我的本意是想买一枚戒指。或许我还是胆小了一些~和父母团圆之后的第二天我就飞往杭州。妈妈让我带了很多东西给姑姑和姑父我从杭州又坐上长途客车去浙南山区。到达县城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姑姑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她抬头打量着我眼里闪动着泪光:“小轩啊你长这么高了~瞧还这么壮实。”姑父在一旁乐呵呵地说:“那叫做帅么~”我对姑姑说想去乡下看看那些老同学。姑父说:“没问题明天一早就派个司机送你过去~”那一晚我兴奋得难以入眠一想到就要见到艾草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司机小关就是乡下人他一边开车一边和我聊着天他说我们班的毛永明就是他表弟我乐了。毛永明就是以前那个骂我和艾草是“老公老婆”的坏小子~“你真够义气都留学生了还回来看乡下的同学~”小关由衷地夸我。那一刻我脸红了。实际上看望老同学只不过是堂而皇之的借口而已。毛永明骑着摩托赶回来了他见到我之后并不很热情只是耷拉着眼睛看了我半天才说:“哦是你~”我也直言相告说:“永明可以带我去看看艾草吗,”“你跟我来吧~”毛永明站起身来就向外面走。我挎上包大步紧跟在他的身后。永明带我走出了村外我们穿过了一片竹海来到了一座山前这时我的心里有了很不祥的预感。永明站在一个孤零零的墓前低着头。我艰难地走过去蹲下身来看清了墓碑上的字:“周艾草岁年冬”在永明家的堂屋里我抽着永明递给我的香烟闷闷地听着他告诉我的有关艾草的情况。那天艾草和我分别之后回家因为太迟又挨了继母的打之后被继母罚跪到深夜都不许睡觉。可怜的艾草就穿着半湿的棉鞋跪在天寒地冻的厨房里。到了下半夜爸爸才悄悄打开厨房门让艾草上床睡觉。第二天艾草一直躺在床上睡懒觉爸爸没去叫醒她继母抱着弟弟回娘家了爸爸想让艾草多睡睡吧~艾草睡了就一直不醒爸爸也感到有不对劲的地方这才发现艾草满脸通红烧得已经不省人事了。我离开乡下那天患了脑膜炎的艾草正在乡医院里接受抢救。又过了一天她就死了。“叔叔你哭了~”永明岁的侄子蹒跚地走过来奶声奶气地看着我。“罗轩你以后如果想来就常来啊~”永明送我走的时候真诚地对我说。我沉默地坐在小关的车上车子掠过一片又一片竹海千万次在梦里萦绕的画面此刻已真实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但是这一切已无法带给我喜悦和欢喜。我的耳旁响着小关絮絮叨叨的话语:“小孩子夭折了是不允许埋在祖坟里的父母也不会去看望她因为这里的风俗认为走在父母之前的孩子是不孝之子。”我把从伦敦机场带来的小竹笼放在了艾草的墓前。希望我珍藏十年的青春梦想可以留下来陪伴着艾草给她一点温暖使她不至于太孤单就像是十年前艾草手中的那只小火笼„„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10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