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doc

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doc

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doc

第一错乱 2017-11-12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今本《老子》和郭店楚简《老子》在文本上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就是今本《老子》第章作:老子》符等。

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楚简《老子》“绝智弃辩”章解读今本《老子》和郭店楚简《老子》在文本上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就是今本《老子》第章作:老子》和郭店楚简《老子》在文本上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就是今本《老子》第章作》中一些关键性的文字发生了变化作“绝智弃辩民利百倍。绝巧弃利盗贼亡有。绝伪弃虑民复季子。”这一变化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关注。今本《老子》所提倡的绝弃“圣、智、仁、义”在郭店楚简中被“智、辩、伪、诈”替代了这使得道家与儒家在伦理观念上的一些根本的分歧点不复存在。文本的变化本身也使得《老子》文本的解读更为复杂使得老学的研究更具有挑战性。楚简《老子》认为只要绝弃“智”“辩”“巧”“利”“伪”“虑”六者百姓才能得到更多的实惠才能消除产生盗贼的根源才能使百姓恢复到纯朴的本性。上引楚简《老子》使用了三个相同的句式即“绝X弃Y”三个句式中的X与Y的具体是什么含义学者们各有不同的理解。但以脱离具体的历史语言环境以今人思维方式猜度古人的成分较多。如果要还原楚简《老子》的本来面目就必须具体考察楚简《老子》所产生的时代及所用语汇在具体历史环境中的含义而不能以今度古。楚简老子所说三个“绝X弃Y”非常简洁精炼没有补足的说明与解释文字。正因其过于简洁所以容易造成理解上的偏差。我认为要正确理解楚简《老子》所说的三个“绝弃”必须考虑三个原则性的问题:老子》所提倡的绝弃“圣、智、仁、义”在郭店楚简中被“智、辩、伪、诈”替代了这使得道家与儒家在伦理观念上的一些根本的分歧‎‎点不复存在。文本的变化本身也使得《老子》文本的解读更为复杂使得老学的‎‎研究更具有挑战性。楚简《老子》认为只要绝弃“智”“辩”“巧”“利”“伪”“虑”六者百姓才能得到更多的实惠才能消除产生盗贼的根源才能使百姓恢复到纯朴的本性。上引楚简《老子》使用了三个相同的句式即“绝X弃Y”三个句式中的X与Y的具体是什么含义学者们各有不同的理解。但以脱离具体的历史语言环境以今人思维方式猜度古人的成分较多。如果要还原楚简《老子》的本来面目就必须具体考察楚简《老子》所产生的时代及所用语汇在具体历史环境中的含义而不能以今度古。楚简老子所说三个“绝X弃Y”非常简洁精炼没有补足的说明与解释文字。正因其过于简洁所以容易造成理解上的偏差。我认为要正确理解楚简《老子》所说的三个“绝弃”必须考虑三个原则性的问题》所说的“绝X弃Y”我们发现三组“绝X弃Y”各有侧重“绝智弃辩”立论的重心是政治问题“绝巧弃利”立论的重心是社会问题“绝伪弃虑”立论的重心是个人(心性)问题。一我们先来看第一组“绝X弃Y”:“绝智弃辩民利百倍。”“智”与“辩”在先秦文献中成对出现时一般是指从士人分化出的智士与辩士。《韩非子六反》云:韩非子六反》云》:“郑桓公将欲袭郐先问郐之豪杰、良臣、辩智、果敢之士。”所谓辩、智之士就是辩士与智士。辩士与智士是两种什么样的人黄老道家着作《鹖冠子》中有一个解释“受言结辞使辩虑事定计使智。”i辩士是指以言辞论辩、交际的士人智士则是指谋划大事而定计策的士人。辩士与智士是先秦时期从士人阶层中分化出来的两类士人或以言辞论辩政事或为执政者出谋划策其目的都是为了依附执政者谋求一定的政治与社会地位。辩士与智士由于其对执政者的依附属性使得他们的人格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扭曲先秦时期的学者们对他们颇有微词。韩非子对“智”有一个解释:鹖冠子》中有一个解释“受言结辞使辩虑事定计使智。”i辩士是指以言辞论辩、交际的士人智士则是指谋划大事而定计策的士人。辩士与智士是先秦时期从士人阶层中分化出来的两类士人或以言辞论辩政事或为执政者出谋划策其目的都是为了依附执政者谋求一定的政治与社会地位。辩士与智士由于其对执政者的依附属性使得他们的人格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扭曲先秦时期的学者们对他们颇有微词。韩非子对“智”有一个解释》“余犹恶其佻巧”注:“佻轻也。”。韩非子认为花言巧语吵吵嚷嚷、说话轻挑、经常翻悔而变化无常的人就是“智士”。黄老道家着作《鹖冠子近迭》说:鹖冠子近迭》说》说:“以数变为智……圣王之禁也。”为圣王所禁的“数变”之智就是韩非子所说的“反复”了。韩非子说“智士者未必信也为多其智因惑其信也。”iv智士因其多智所以容易反复无常不讲诚信。《庄子徐无鬼》说:庄子徐无鬼》说》提出:“依道废智。”《黄帝帛书十六经成法》则说“滑(猾)民将生妄辩用知(智)不可法组。”《庄子月去箧》:黄帝帛书十六经成法》则说“滑(猾)民将生妄辩用知(智)不可法组。”《庄子月去箧》》“绝智”而推论老子主张绝弃智慧主张回到原始无知的状态这种解释是无论如何讲不通的。老子本人及其学说本身就是智慧的化身如果说老子倡导绝弃智慧无异于说老子倡导绝弃“自我”这不是老子对智的发展自己及其学说的背叛吗,再说以老子之智慧应该能够认识到人类心是社会和人类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不可能被绝弃的。如果说老子要绝弃的是一切的聪明与智慧而主张回到原始的智慧未开的时代。这种说法未免把老子看得太没有觉悟辩士是以言辩为特长的士人。先秦时期辩士“受言结辞”为执政者效劳。受辩士言辩之风的影响先秦社会言辩之风日盛。《列子汤问》载:列子汤问》载》:“辩也者或谓之是或谓之非当者胜也。”墨家认为凡事可能通过言辩来判明是非对于治理国家有着重要意义。《墨子小取》:墨子小取》》就说:“辩乎言谈博乎道术者乎此固国家之珍而社稷之佐也。”儒家的荀子对言辩之风也发表过看法但荀子对“辩”明显持折中的看法即不贬不褒只要所辩的内容符合儒家的规范就行了。《荀子非相篇》:荀子非相篇》》提出“不贵其辩”v主张“息未辩之说”vi。《庄子缮性》说:庄子缮性》说》:“知(智)士无思虑之变则不乐辩士无谈说之序则不乐察士无凌谇之事则不乐皆囿於物者也。”智士喜欢思虑多变辩士喜欢言谈的逻辑有序察士喜欢言辞尖锐这些人都被外在事物所束缚因而不可取。辩士最先是为执政者辩论政事此风很快影响到学术界。《庄子》中所说的“儒墨相与辩”、“以坚白同异之辩”等都是指学派门第之间的言辩。“天下之学者多辩言利辞倒不求其实务以相毁以胜为故。”vii先秦学术论辩中的这种畸形现象在汉代被形容为“曲学多辩”viii这可能是道家主张“息辩”的原因之一。《文子》向被认为是“老子之义疏”由《文子》的“息辩”联系到楚简《老子》“弃辩”二者应该是相通的。楚简《老子》的所弃之“辩”就是要绝弃“言利辞倒不求其实”的辩士。在“绝智弃辩”之后楚简《老子》接着说:庄子》中所说的“儒墨相与辩”、“以坚白同异之辩”等都是指学派门第之间的言辩。“天下之学者多辩言利辞倒不求其实务以相毁以胜为故。”vii先秦学术论辩中的这种畸形现象在汉代被形容为“曲学多辩”viii这可能是道家主张“息辩”的原因之一。《文子》向被认为是“老子之义疏”由《文子》的“息辩”联系到楚简《老子》“弃辩”二者应该是相通的。楚简《老子》的所弃之“辩”就是要绝弃“言利辞倒不求其实”的辩士。在“绝智弃辩”之后楚简《老子》接着说》:“余犹恶其佻巧。”王逸释“巧”为“利也”。ix“巧”与“利”在古文献中经常出对出现如“巧口利辞”、“功利机巧”等。楚简《老子》中“绝巧利弃”也是“巧”与“利”相联而出不可将此二字割裂开来理解。在先秦文献中巧与利相关联的一些含义是一、用于技艺指工巧与利器。“巧”从工“工”有精密、灵巧义巧的本义是指技艺高明、精巧。《说文》:老子》中“绝巧利弃”也是“巧”与“利”相联而出不可将此二字割裂开来理解。在先秦文献中巧与利相关联的一些含义是一、用于技艺指工巧与利器。“巧”从工“工”有精密、灵巧义巧的本义是指技艺高明、精巧。《说文》》“刻雕众形,而不为巧。”“不为巧”是指不巧饰不文饰不矫饰。《孟子》书中孟子四次提到“巧”其中两次是指“工巧”。《离娄上》:孟子》书中孟子四次提到“巧”其中两次是指“工巧”。《离娄上》》:“孟子曰:梓匠轮舆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利从刀,从禾表示以刀断禾的意思。其本义是刀剑锋利,刀口快。楚简《老子》:老子》》昭公十七年:“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工巧与利器是相联系的。举凡一切“工巧”如建筑刻镂青铜冶铸、丝织刺绣等都需要有相应的“利器”作为工具可以说没有“利器”无以成“工巧”。前引《庄子天道》“刻雕众形,而不为巧。”“刻雕众形”须用“利器”而“巧”是利器刻雕的结果。《庄子》此句的本义是虽用利器刻雕造型但不可为之巧饰。二、用于言辞指花言巧语。《论语》记载孔子次提到“巧”字都是指“巧言”如《论语卫灵公》:庄子天道》“刻雕众形,而不为巧。”“刻雕众形”须用“利器”而“巧”是利器刻雕的结果。《庄子》此句的本义是虽用利器刻雕造型但不可为之巧饰。二、用于言辞指花言巧语。《论语》记载孔子次提到“巧”字都是指“巧言”如《论语卫灵公》》:“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可见孔子认为巧言与儒家所倡导的德、仁都是相对立的所以说巧言者乱德性少仁性。“利”由锋利的本义引申为为言辞尖锐如“利口”“利辞”“利言”等语汇中的“利”都是用其引申义。“利口”出自《论语阳货》:论语阳货》》:“枉尺而直寻者以利言也。”巧与利相关联组成“利口巧辞”“巧言利辞”“利辞巧口”等词汇如《史记仲尼弟子传》:史记仲尼弟子传》》说:“人之巧言利辞者不有夫诎诎之心则流。”三、用于心智指功利与机巧。《孟子》中四次提到巧其中两次是指心智之机巧。《孟子尽心上》:孟子》中四次提到巧其中两次是指心智之机巧。《孟子尽心上》》:“智譬则巧也。”心智机巧与多与心怀功利目的有关故而《庄子天地》云:庄子天地》云》“绝巧弃利”的“巧”“利”具体是指什么学者们的解释各种各样但多将“巧”解释为“巧智”将“利”解释为“利益”。对此我们还要作一些分析。首先楚简《老子》“绝巧”之“巧”不当是指心智的机巧因为楚简《老子》前句即云“绝智”如果“巧”为“智巧”的话则与前句意义重复。“利”也不可理解为“利益”楚简《老子》并不反对“利益”楚简《老子》云:老子》“绝巧”之“巧”不当是指心智的机巧因为楚简《老子》前句即云“绝智”如果“巧”为“智巧”的话则与前句意义重复。“利”也不可理解为“利益”楚简《老子》并不反对“利益”楚简《老子》云》绝弃智、辩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百姓得到更多的利益。如果将楚简《老子》的“弃利”理解为抛弃利益就与“民利百倍”自相矛盾了。其次楚简《老子》所说的“巧”“利”也并非是上面分析的三种含义中的第二种即言辞巧利呢,楚简《老子》前句已言“弃辩”“弃辩”之“辩”也包含指言辞巧利《鹖冠子道端》云:老子》的“弃利”理解为抛弃利益就与“民利百倍”自相矛盾了。其次楚简《老子》所说的“巧”“利”也并非是上面分析的三种含义中的第二种即言辞巧利呢,楚简《老子》前句已言“弃辩”“弃辩”之“辩”也包含指言辞巧利《鹖冠子道端》云》所言的“弃利”之“利”理解为言辞巧利的话就与前句“弃辩”意义重复了。再者“绝巧弃利”的后一句是“盗贼无有”巧言利辞与盗贼的滋生似乎没有必然的联系。综上所述楚简《老子》“绝巧弃利”的“巧”与“利”不是指心智之巧利也非指言辞之巧利。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指技艺之巧利了。老子所绝的“巧”是在工艺品上髹以文饰老子所弃的“利”是指“刻雕众形”的刻镂之事。《文子上义》引老子言:老子》“绝巧弃利”的“巧”与“利”不是指心智之巧利也非指言辞之巧利。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指技艺之巧利了。老子所绝的“巧”是在工艺品上髹以文饰老子所弃的“利”是指“刻雕众形”的刻镂之事。《文子上义》引老子言》“绝巧弃利”一句的最佳注解。楚国诗人屈原的《离骚》中说:离骚》中说》“绝巧弃利”就是要绝弃以崇尚工巧一味“追曲”的“时俗”。老子为什么提出“绝巧弃利”反对雕镂文饰,这是因为老子认为正是因为精巧手工制作出各种奇玩好物使得人们将这些东西奇货可居最终导致了盗贼的产生。楚简《老子》中两次提到盗贼将“巧”“利”、“法物”与“盗贼”联系在一起。楚简《老子》:老‎‎子》中两次提到盗贼将“巧”“利”、“法物”与“盗贼”联系在一起。楚简《老子》》说:“人多智而奇物滋起。”这两句在今本《老子》中作“人多伎艺而奇物滋起。”相比之下今本作“人多伎艺”强于“人多智”。胡寄窗说:“老子把工艺技巧认定为社会祸乱的原因他们要求废除工艺技巧甚至认为盗贼之产生也是由于工艺技巧的关系”x老子看到了社会中“盗贼多有”的不合理的现象也积极探索解决的途径但他在分析社会不合理现象产生的原因时却产生了偏差。他没有认识到引发盗贼的社会根源是社会财富的不足和贫富差距而将原因归结为百姓的多“巧”与多“利”沿着他的思路最终能找到的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只能是绝弃工艺技巧了。由于老子对产生不合理社会现象的原因的分析出现了偏差最终找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软弱无力的。与道家反对工艺巧利相反先秦显学儒、墨两家都不反对工艺巧利。孔子和孟子对于言辞的巧利与心智的巧利都是反对的唯独对于工艺的巧利则没有明确表态。孔子没有言及工艺巧利孟子虽言及但没有从否定的意义上谈论巧利。“初期儒家并不根本反对工艺之事只不赞成儒者从事工艺甚至有时还承认工艺的重要作用。墨家之推重工艺自不必说。战国后期的儒法各学派虽鄙视工艺但尚肯定工艺之社会作用。只有道家才错误地把工艺看作是社会祸乱的根源。”xi。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8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