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地狱的第十九层(二)

地狱的第十九层(二).doc

地狱的第十九层(二)

Evelyn亚平
2017-09-05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地狱的第十九层(二)doc》,可适用于职业岗位领域

地狱的第十九层(二):星期一庚寅年(虎)二月廿八午时阴转小雨~天佑网络传媒欢迎您今天是开学第周首页新闻交大学习娱乐科技电台存储下载>>详细天气情况×教学机构校内站点其他连接×土木建筑学院河海学院管理学院交通运输学院机电学院计算机与信息学院外国语学院财经学院人文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理学院航海学院应用技术学院社科部基础部体育部实验教学及设备管理处×党委组织部宣传统战部学生工作部纪委人事处教务处教育技术中心图书馆校工会校团委体改国资办离退休处科技处招生就业处人武保卫处研究生部重点办菁园小区雅园小区慧园小区知园小区西科所高教所信息技术实验中心发展规划处×重庆交通大学主页华龙网人民网重庆大学城重庆大学学生会环保协会心灵之约青年志愿者协会河海学院实验室网作业系统本科教学评估网后勤总公司大学城办基本建设处大学生素质拓展系统中国人文社区我要招聘网良师益友网我是毕业生我们重庆网学府社区网学生商务网重庆分站重庆校园广告重庆购物网重庆雏鹰网站内搜索:标题内容作者首页文化频道美文连载阅读新闻地狱的第十九层(二)日期:来源:作者:小巫婆字体:大中小地狱的第层B此刻寝室里只剩下春雨孤零零一个人她想自己也许已失去了最后的朋友。她傻傻地坐在房间里看着窗外的校园直至夜幕降临。可晚饭后依然不见清幽回来春雨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但要么无法接通要么没人接听。春雨想要跑出去找清幽的但偌大一个校园究竟到哪里去找她呢?说不定清幽已经到学校外边去了吧也可能她真有男朋友了?春雨就这么在寝室里不停地来回走着竟有些不由自主地转起了圈来就像昨天半夜里的清幽那样。春雨也被自己吓了一跳赶紧又坐回到了椅子上。晚上十点南小琴和许文雅终于回来了。她们说是去看夜间画展看来还是冲着那个传说中的帅哥老师去了。但是南小琴对清幽的离去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她自己就经常晚上不回寝室。南小琴还略带坏笑地说:“清幽会不会早就在外边有人了吧?那我们也就不便打扰她的好事了吧。”春雨瞪了南小琴一眼实在没心情和她们说话不到晚上点便早早睡下了。但她自己还是睡不着。不知不觉到后半夜了一团漆黑的寝室里静得让人窒息。春雨蜷缩在被窝里耳朵却始终听着房里的动静。她多么希望能听到清幽进门来的声音那小兔子般的脚步声轻微震动的下铺和床架„„凌晨三点清幽依然没有回来。春雨渐渐坚持不住了正当她要恍惚地睡着时忽然间听到了自己手机的短信铃声。她的手机是带有摄像功能的三星春雨攒了三个月打工的钱买的。刚买来时让同学们嫉妒了好一阵子。春雨抓起放在床头的手机发现居然是清幽发来的短信。清幽发来的是名副其实的短信总共只有三个字救救我瞬间春雨感到自己的胸口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她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手机屏幕里映出的这三个字。“救救我?”春雨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耳边似乎真的听到清幽熟悉的声音„„难道清幽出事了?她立刻又给清幽打了个电话。可清幽那边的铃声一直在响却始终无人接听。“清幽我来救你了。”春雨默默地对自己说。她着急地从上铺爬了下来打开了寝室里的电灯把南小琴和许文雅都叫醒了。两个睡得正香的女生被人叫醒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春雨把刚才收到的短信给她们两个人都看了南小琴这才明白了过来眨了眨眼睛说:“别大惊小怪了不会是她在跟你开玩笑吧?”“不清幽不是这种人她不可能骗我的。”“可你不是说她这几天变了吗?”“万一真是向我求救呢?半夜里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恶人她一个女生怎么能保护自己呢?”许文雅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可深更半夜的你能到哪里去找她呢?”但春雨的决心已定她迅速地穿好衣服便跑出了寝室。楼道里的寒风直穿而过。在这阴森的冬夜穿着厚厚外套的春雨还是浑身发抖。在经历荒村那件事以后她一度非常怕黑从来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但此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因为她知道清幽正在呼唤着她。春雨找到了值班老师向他讲述了清幽可能出事的状况。可老师也是将信将疑因为这年头学生搞的恶作剧实在太多了许多老师都被搞得晕头转向。老师先安慰一下春雨让她不要太着急因为就算是失踪报案也要超过小时。而且现在半夜里也没法召集其他人。老师说他会想办法寻找清幽的让春雨先回寝室休息。实在没有办法春雨又回到寝室里。南小琴和许文雅都已经睡着了。但她怎么也没法睡了只能心乱如麻地坐在下铺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春雨回头看了看清幽的东西发现清幽连包都没有带走。对下午清幽出门的时候除了脖子上的手机外她什么都没有带。既然清幽没有带包那也就不可能走出大学校门因为她身上可能一分钱都没有。所以清幽一定还在校园内的某处。她会在哪儿呢?春雨又仔细地回想了一遍最近十天来清幽所有的反常举动:除了没日没夜地收发短信外就是昨天下午拖着她去鬼楼还在那里拍了一张照片结果拍出了神秘的人影。鬼楼?下午清幽会不会又去鬼楼了?春雨不敢再想下去了可除此之外清幽还能去哪里呢?突然一股奇怪的冲动充满春雨的胸口她觉得自己变得勇敢无比就好像半年前那次噩梦般的荒村之旅。冲动使她在顷刻间做出了决定去鬼楼找清幽。不能等到明天必须现在就去因为清幽正在向她求救或许晚了就来不及了。春雨从自己的柜子底下找出了手电筒那是她去荒村时曾经用过的。原本以为早就被扔掉了却发现它还好好地藏着。春雨又裹上一条围巾把自己半张脸给遮住了便拿着手电筒跑出了寝室。她知道不能再去找值班老师了因为学校禁止学生私闯鬼楼向老师说无异于自投罗网。春雨只能硬着头皮溜出了女生宿舍区独自一人跑到黑夜的校园中。凌晨三点多的北风继续肆虐春雨觉得自己的胆子又和半年前一样大了。在校园路灯的指引下她一路小跑着找到了鬼楼的方向。还是像昨天下午一样她拐进了旁边那条巷道终于来到了鬼楼前。在寒冷的夜风中春雨看不清眼前鬼楼的样子手电筒的光打上去根本是杯水车薪。她松了松脸上的围巾大口地喘了几下感觉后背居然出汗了。然而春雨嗅到了风中带来的某种气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几步这里正是昨天下午清幽拍照片的位置。她下意识地向二楼的窗户看去竟发现其中一扇窗户里露出了微弱的光线。此刻春雨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因为她已经依稀地分辨出来微光正是从二楼右侧第四扇窗户发出的。而那张数码照片上出现的神秘人影也正出现在这扇窗户里。二楼右侧第四扇窗户这个房间里究竟有什么?难道真的是鬼楼?一座被封闭了很多年的房子突然在半夜里亮起了一盏微光。只有恐怖片里才有的画面如今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春雨的眼睛里。看着二楼窗户里的微光春雨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神秘的人影那个女人又是谁呢?犹豫了好一会儿春雨还是向前走了几步在手电筒的光线里照出了一扇半掩的大门。真难以置信鬼楼的大门居然开了一道缝好像专为迎接她而开着似的。可春雨明明记得昨天下午底楼这道大门是关得死死的不知是谁打开的呢?她已经来不及多想既然大门为她而开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虽然女生们一谈到鬼楼的那些传闻都会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对于经历过荒村的春雨来说这已经算不了什么了。“没关系的这不是什么鬼楼只是一栋被封闭的教学楼而已。”春雨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打气然后举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鬼楼。夜探鬼楼宛如又入古墓眼前的楼道就好像地下迷宫似的立刻扬起了一阵灰尘在手电光束之下只照出一团团白色的光点在四周的一团漆黑里给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反差。春雨在楼道里转了几圈其实她什么都没看清更不敢走进那一个个房间因为她忽然想到了电影《女巫布莱尔》的最后一个镜头。总算发现了楼梯春雨深深吸了一口气便缓缓地踩了上去来到鬼楼的二层。二楼的走廊显得干净一些春雨凭着记忆推算她要寻找的房间她沿着向右的走廊走去小心翼翼地数到了那个房间。应该就是这里了春雨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推开了房门果然有一线幽光。春雨又一次感到了彻骨的恐惧她将头伸进门里发现这是一间不大的教室在黑板上沿有一盏小日光灯照出了一小片柔和的光线。是谁开的灯?蹑手蹑脚地走进教室第一眼注意的就是那扇窗户昨天下午究竟是什么人站在这窗前呢?忽然春雨闻到了某种奇怪的气味。她穿过一排排老式课桌循着气味走到教室的最里边„„“清幽!”她控制不住自己尖叫了出来。是的清幽就躺在教室的地板上穿着下午离去时的衣服仰面朝天毫无表情长发如瀑布般散在地上。春雨立刻扑到清幽的身边才发现清幽的嘴角已流出了鲜血。刚才闻到的奇怪气味应该就是血的气味吧。她伸手摸了摸清幽的脸立刻像触电一样弹了回来清幽的身体已经凉了。恐惧的电流瞬间贯穿了春雨的全身她颤抖着跌坐在了地板上凝视着清幽平静的脸庞恐惧渐渐化为了悲伤。清幽死了。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就算春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不能不相信自己的悲伤。她仰起头看着这间空关多年的教室黑板上的日光灯继续发出昏暗的光线宛如来到另外一个世界这就是鬼楼?一点一滴的咸涩液体从眼眶中缓缓溢了出来。春雨感到自己的心沉到了无底深渊而眼睛也被泪水模糊了。突然春雨注意到了清幽的胸口那部红色的手机还亮着似乎刚才有新的短信进来。不知哪来的力量春雨下意识地抓起了清幽的手机。果然屏幕上提示有未阅读的短信。这是清幽的手机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内容是一个英文词组这是一个致命的夜晚。是的清幽死了。这也是春雨在半年来又一次亲身经历的生离死别。从此她注定要被卷入一场不可思议的颤栗体验中。凌晨时分春雨在鬼楼中意外发现了清幽的尸体后立刻报告了学校。起初值班老师不敢相信当他将信将疑地赶到鬼楼的现场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清幽的尸体随即被送往医院检查出来的死因更令人吃惊医生发现清幽的舌头被齐根咬断了口腔内大量的血块流进了气管使清幽窒息而死。惟一的可能性是自杀因为被咬断的舌头上的伤口正好与清幽的牙齿形状相吻合所以只可能是她自己咬断了舌头。这个消息让大家非常意外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嚼舌自尽”或者像传说中那样被拔了舌头?据说只有在体育比赛中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运动员在激烈的身体冲撞中不慎咬了自己舌头结果舌头或血块卡住了气管危及生命。为什么用这种奇异的方式来自杀?似乎在现实中从没有过这样的案例。即便是吃饭时不小心咬到了舌头那种钻心的疼痛也都难以忍受更何况是自己活生生地咬下来呢?清幽的死成了一个谜。而无辜的春雨也被卷入漩涡之中。从清幽出事的第二天早上起学校领导就找她谈了好几次春雨只能反复地陈述着她所知道的一切但这些事情过于离奇了即便最信任她的老师也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为了证实自己没有说谎春雨打开了寝室的电脑因为电脑里存储着那张在鬼楼前拍的照片。然而当她开机时却发现电脑中了病毒系统怎么也无法运行起来。后来请计算机系的老师来却发现硬盘里的内容都被病毒自动删除了就算送出去做硬盘恢复也未必能行。春雨又翻出了清幽留下来的数码相机又发现相机里存储的照片也已经被删除了。或许是那天把照片转到电脑里以后清幽自己删除的吧。难道在冥冥之中有某种力量在操纵着她们的命运?春雨越来越难以理解整个事件。也许那张数码照片根本就是她的幻觉从来就没有拍过?不南小琴和许文雅也明明看到过照片的嘛!可现在她们两个人都被清幽的死吓坏了不敢继续呆在死者住过的房间里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春雨只能凭借记忆回想着那张神秘的数码照片。照片背景是那栋阴森的楼房楼前是毫无表情的清幽还有二楼窗户里的人影天哪感觉像不像是遗像呢?仔细地回想一下还真的非常像啊!无论是背景的选择还是清幽的那种表情都和挂在追悼会上的遗像一样。会不会是清幽知道要死了所以才会跑到鬼楼前拍下自己的遗像?或者是故意要在照片里拍下什么特殊的信息比如二楼窗户里的影子?春雨猛地摇了摇头不愿再想下去了反正现在照片也没有了。然而虽然已确定清幽是自杀但春雨依然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质疑。她想这一回是彻底掉进了迷宫中再也找不到真相的出口了。当天下午春雨在老师陪同下去了一趟医院她还想再看一看清幽的遗容。在医院冰冷的停尸房里春雨又一次见到了清幽。此刻清幽嘴角的血迹已经没有了她的表情依然是那样安详只是变成了死人才有的苍白。一团团冷气包围着清幽的身体仿佛来自天上的仙境她不会再有任何痛苦了。凝视着清幽现在的样子春雨的眼眶不禁湿润了似乎耳边又听到了清幽的声音。春雨希望这一切都只是场噩梦可梦何时才能醒来呢?从春雨进入大学的那年起清幽就是她最要好的朋友。男生们常说她们是系里的两朵金花时时刻刻形影不离让女生们又羡慕又嫉妒。清幽在大一那年是个沉默寡言的女生似乎藏着什么心事却不愿说出来。以后的两年她开朗了许多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但后来都不了了之。因为半年前荒村那次事件春雨曾经被许多同学另眼相看好像她真的是个不祥的怪物似的。只有清幽还在帮助春雨使她迅速地恢复过来重新进入学校的正常生活。南小琴和许文雅也是在清幽的影响之下才接纳了春雨回到寝室。清幽这个惟一值得她信赖的朋友现在已变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静静地躺在眼前。只是不知道她的舌头现在是否还在口腔中?一刹那间所有的恐惧都被忘却了春雨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清幽的手臂。这是死者的手臂。手指上的感觉冰凉而僵硬。这个几天前还活生生的人她们曾共同呼吸同一寝室里的空气睡在同一张床的上下铺相隔只有咫尺之遥如今却被分隔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春雨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小时候家里有年老的亲戚死去她从来是看都不敢看一眼的。现在她触摸着清幽的手却丝毫没有感到恐惧只有眼角的泪水滑落下来滴在清幽苍白的脸上。虽然是温热的泪水但无法唤醒长眠的人。三天之后清幽的遗体被送去火化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春雨并没有去参加清幽的遗体告别仪式。人们猜测她之所以没去最后送别清幽除了害怕自己会悲伤得失态以外或许更担心别人对她指指点点的眼神。至少在周围许多人的潜意识里已经把清幽的死看作是春雨带来的厄运了。别人并不知道的是当清幽被送进火化炉的时候春雨已经在寝室里哭了一整天了。火化后的第二天清幽的妈妈来到了女儿生前的寝室她是来整理清幽的遗物的。春雨一直站在旁边默默无声地低着头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但清幽的妈妈并没有为难春雨她知道春雨是清幽最好的朋友。过去春雨曾听其他同学说过清幽还有一个比大她两岁的姐姐读的也是这所大学但不知什么原因死了。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清幽的妈妈已经失去了两个女儿她的痛苦也一定是双倍的。可清幽的妈妈几乎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静静地收拾着女儿的东西似乎所有的泪水都已经哭干了。最后遗物全都收拾进了一个大纸箱清幽的妈妈捧着箱子走下了女生楼。春雨也跟着清幽的妈妈下了楼看到她在楼下的空地用粉笔画了一个圈然后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件放到圈里。旁边已经围了许多女生她们都不明白这是在干什么。只见清幽的妈妈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条白色的睡裙这是清幽那晚中邪似的转圈时穿的睡裙。春雨这才明白她在干什么。原来是在焚烧死者的遗物将死者生前用过的东西化为灰烬寄给阴曹地府里的鬼魂使用。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都是这么处理逝者遗物的春雨记得小时候家里也烧过死去长辈的衣服。清幽的妈妈跪在圆圈旁边将死去女儿的衣服一件一件烧掉。照理说校园里是不能烧东西的特别是在天干地燥的冬天。但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制止她大家也都知道她心底的悲伤。纸箱里的遗物差不多都快烧光了春雨很熟悉被烧掉的每一样东西那些清幽穿过的衣服看过的书本甚至牙膏、牙刷之类许多七零八碎的小东西全都被扔到了圆圈里烧掉了。粉笔画出的圆圈旁边还有一个小开口大概是要把这些东西送到阴间去的通道吧。最后清幽那部红色的手机也被扔到了火堆里金属的外壳立刻烧得扭曲了起来。看着这部燃烧中的手机春雨忽然想到了最后那条短信对短信!清幽的手机中也许藏着重要的秘密。等春雨明白过来已太晚了在燃烧产生的高温下手机的内部零件都裸露了出来发出一股股刺鼻的气味。来不及了最重要的手机芯片被烧掉了。春雨叹了一口气呆呆地看着手机变成一团废铁。清幽留在寝室里的所有遗物都只剩下灰烬或扭曲的残骸了。通往阴间的火熄灭了。直到这时清幽的妈妈才落下了眼泪。真是一个苦难而坚强的母亲。在清幽的妈妈离去以后春雨依然孤零零地站在原地眼前是一个粉笔画出的圆圈里面有一摊摊烧剩下的遗迹。此刻春雨的心里在想:人的肉体毁灭了但生前用过的东西还留着比如内衣、毛巾、牙刷它们与死去的主人曾那样亲近一定还残留着主人的呼吸和影子或者就是主人生命的一部分。所以只有把这些东西给烧掉才算是真正把死者给火化了。春雨点了点头一定是这样的。刚才当她看到清幽的衣服燃着时感觉似乎清幽就在她的面前穿着那件衣服一同被火焰灼烧变成了一堆灰烬被寒风吹到了高高的空中究竟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呢?这天晚上。许文雅总算回寝室来了但南小琴还是不知躲到了什么地方。春雨总算遇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但许文雅却还给她以厌恶的眼神一个人蜷缩在床上玩着手机就是不愿意和春雨说话。春雨也不愿自讨没趣回头看看原属于清幽的下铺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床单都给烧掉了真是“人去铺空”。寝室里的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两个女生始终僵持着不说话索性早早地熄灯睡了。一想到下铺是空着的春雨就睡不着了仿佛下铺没有人睡上铺的人就会睡不稳连整个床架都会头重脚轻摇摇晃晃起来。虽然这仅仅是春雨的想像但她早已习惯了睡在清幽的上铺不知如何度过没有清幽的寒冷冬夜。裹在厚厚的被窝里春雨连喘气都不敢大声似乎有任何动静床架就会倒下去。忽然她听到对面有一阵细微的声响。是许文雅的声音。接着是一阵开门出去的脚步声半夜里许文雅出去干嘛呢?春雨又屏着呼吸等了好一会儿始终都没听到许文雅回来就算是上厕所也没那么久啊。寝室里只剩春雨一个人了外面是寒风呼啸的黑夜被窝里的她更加不敢动弹了生怕床铺会有任何轻微的抖动。突然她听到自己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这急促的短信铃声使春雨立刻联想到了清幽出事的那晚„„后背的汗又渗出来了仿佛铃声扎在了心口。犹豫了片刻之后春雨还是伸出手来把手机塞进了被窝里。现在她整个头都蒙在被子里只有手机屏幕的荧光照亮了眼睛。蜷缩在漆黑一团的被窝里看着眼前的手机屏幕就好像端着手电筒到了山洞里似的。是的就像在山洞里发现了幽灵看着这条半夜里的手机短信春雨差点尖叫了出来。这条短信竟然是清幽发出的!虽然春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短信菜单的“发件人”一栏里确确实实是“清幽”。平时她们两个人经常互发短信“清幽”在春雨手机里出现频率是最高的自然绝对不会有错。再看看这条短信发出的时间正好是两分钟以前。可是清幽不是„„不是已经死了吗?而在今天下午清幽的手机也被她妈妈烧掉了。既然连手机都不存在了那么这条短信又是如何发出的呢?即便可以把这个号码转移到别的手机上但手机的主人都已经死了几天来也没人动过这部手机怎么可能会被转移掉呢?那么惟一的可能就是幽灵发来的短信?蜷缩在被窝里的春雨又想起了那天半夜里她在床上收到清幽发来的“救救我”的短信然后就发生了那可怕的事情。可现在清幽已经变成了骨灰但还是给她最好的朋友发来了短信。这是真的吗?清幽发来的短信究竟是什么?在黑暗的被窝里春雨的手颤抖了好几分钟终于阅读了这条幽灵短信“你知道地狱的第层是什么?”又是这个致命的问题。春雨感到浑身冰凉被窝里浑浊的空气几乎让她窒息了。终于她掀开被子大口地喘了起来这时才意识到额头已布满了冷汗。寝室里依旧一团漆黑春雨穿着贴身的内衣坐在上铺已经顾不得寒冷的侵袭了。她随手打开了床头灯柔光照亮了自己的三星手机。“地狱的第层?”春雨喃喃地又复述了一遍。那天半夜清幽在寝室里转圈时也曾经说出过这个问题当时把她们几个女生都吓坏了。此刻死去的清幽又在手机短信里发来了这个问题。这究竟是什么问题呢?春雨的脸色变得煞白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思考。地狱难道清幽已经在地狱里了吗?一条来自地狱的短信?此刻春雨的脑子已经完全糊涂了说不清是惊讶还是恐惧似乎黑暗中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她拽到了混乱的迷宫之中。春雨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神经质似地说:“既然是清幽发来的短信那么我就应该回复她才对。”她又把被子裹到了身上右手拇指不停地颤抖着在手机键盘上打了几个字“清幽真的是你吗?”停顿了几秒钟后终于把这条短信回复了出去。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春雨感到了一阵虚脱不知道身处地狱的清幽能否收到?她依然裹着被子坐在上铺床头灯柔暗的光线照在脸上春雨觉得自己的脸色一定很苍白就像是迷途的羔羊„„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折磨着春雨的心脏。突然短信铃声响了起来。手机屏幕闪着荧光春雨注意到了现在的时间正好是午夜点整。她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按下了拇指看到了清幽的短信回复“欢迎你来到地狱”阅读:次录入:【评论】【推荐】【打印】上一篇:地狱的第十九层(一)下一篇:地狱的第十九层(三)招募人才|意见建议|广告及业务|联系方式|合作伙伴|部门介绍|免责声明|管理员登陆渝ICP备|教育网ms资源|天佑致力于技术普及服务交大!版权所有天佑网络工作室CopyrightcopyTianYouNetworkStudio,AllRightsReserved!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21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