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7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7.doc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7

mynameisxiaoqing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7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崇禎實錄卷之二  懷宗端皇帝(二)  崇禎二年春正月丁巳朔上御皇極殿受朝賀。  □兵渡河邊兵戒嚴。時西人來餽餉  壬戌撫治鄖陽都御史梁應澤以漢南盜告急請兵陝西巡撫都御史胡廷宴、延綏撫都御史岳和聲各奏洛川、淳化、三水、略陽、清水、成縣、韓城、宜君、中部、石泉、宜川、綏德、葭、耀、靜寧、潼關、陽平關、金鎮關諸處流賊恣掠。刑科都給事中薛國觀上言:『賊之熾也由喬應甲撫秦置盜劫不問實釀其禍。今弭盜之方在整飭吏治有先事隄防之法有臨事剪滅之法有後事懲戒之法』。上是之。  己巳固原逃兵掠涇陽。  乙亥召還禮部左侍郎孫慎行、吏部右侍郎李騰芳為禮部尚書協理詹事府事。  丙子上御太學釋奠。御彝倫堂國子祭酒孔貞運講「大禹謨」、司業倪嘉善講「易泰卦大象」上喜之。監生江旭奇伏甬道進「孝經疏義」。  裁光祿太常寺庖人及兩殿中書舍人月廩。  逃兵掠富平。  庚辰召大學士韓爌、李標、錢龍錫、吏部尚書王光永諭曰:『朕欲定附逆人罪必先正魏、崔首逆以次及附逆者。如首開諂附、傾陷、擁戴及頌美不置與未祠頌而陰行贊導者據法依律無枉無徇。卿等數日內其確定以聞』。初逆當死後上欲因臺諫言定「逆案」大學士韓爌、錢龍錫不欲廣搜樹怨僅列四、五十人以請。上不悅再令盡列以聞且曰:『皆當重治輕則削籍』。閣臣復以數十人呈進上怒不稱旨命分三等:曰稱頌、曰贊導、曰速化。且曰:『忠賢一人在內自非外廷逢迎何遽至此!其內臣同惡者亦當入之』。閣臣以「外廷不知內事」對上曰:『豈皆不知特為任怨耳』。閱日召閣臣入指黃袱所裹章疏若干曰:『此皆璫實蹟也宜盡按入之』。閣臣知勢不可止乃曰:『臣等職司輔導三尺法非所習也』。上召問吏部尚書王永光對曰:『吏部所諳考功法耳不習刑名』。乃召刑部尚書喬允升參定之。  壬午(原文誤壬子)召閣臣及刑部尚書喬允升、左都御史曹于汴於平臺問「張瑞圖、來宗道何以不在逆案」?對云:『二臣事逆無實』。上曰:『瑞圖善書為璫所愛。宗道祭崔呈秀母稱「在天之靈」其罪著矣』。問「賈繼春何以不治」?閣臣言『繼春欲善待選侍不失厚道。後雖反覆其持論亦多可取』。上曰:『惟其反覆故為小人』。於是發原奏及前紅本未入各官六十九人各令酌定。於是案列甚廣幾無遺矣。  甲申召廷臣於文華殿。先是御史毛九華劾禮部尚書溫體仁有「媚逆」詩刊本上問體仁體仁謂「臣無詩臣詩為錢謙益誣構」。又出御史任贊化論體仁疏疏所述事多褻上不懌責以挾私攻訐後必正法謫任贊化於外。  乙酉逃兵復掠涇陽執游擊李英。  二月庚寅皇長子慈烺生皇后周氏出詔告中外。  御史吳甡言:『頃以溫體仁故逐言官章允儒、房可壯、任贊化請因慶典召還』。不許。  甲午裁定驛站從刑科給事中劉懋之請也。即改劉懋為兵科給事中專管驛遞務從節省以蘇民力。  督師尚書王象晉奏言「款邊撫賞」上曰:『閫外事原不中制。酌畫具奏卿自有籌略何待會議』!又諭兵部曰:『制勝在我不得一任要挾有失國體。爾部與邊臣議之』。  丙午封右都督周奎為嘉定伯歲祿千石。  海盜李芝奇伏誅。芝奇本鄭芝龍同黨芝龍忌之擊斬之粵中。  命屯田御史清丈天津視課入為功罪設同知專責之從戶部尚書畢自嚴請也。  商洛道劉應遇率毛兵入漢中合四川吳國輔兵敗賊略陽。練兵守備黃元極擊賊馬蹶被殺猶手刃賊不置賊走漢陰遇令都司解文英同吳國輔、李標奇等追至大石川屢攻之。又夜劫其營擒斬五百餘誅渠魁數十人餘三百人走蜀。其匿漢陰山中者並自殺漢南盜平。  三月辛未廷臣上欽定「逆案」詔刊布中外共二百十八人以七等定罪:曰首逆同謀崔呈秀等六人曰結交近侍劉志選等十九人曰結交近侍次等魏廣微等十一人曰逆孽魏志德等三十五人曰諂附擁戴李實等十五人曰交結近侍末等顧秉謙等百二十八人曰祠頌施鳳來等四十四人:死、戍、罷職輕重有差。  丙子流盜掠真寧戊寅掠寧州、安化、三水。  是月插漢虎墩兔憨納款。  袁崇煥奏設東江餉司於寧遠令東江自覺華島轉餉禁登萊商舶入海。毛文龍累奏不便崇煥不聽又請自往旅順議之。  夏四月丙戌朔流盜犯涇陽、甘峪游擊高從龍擊之被殺。戊申賊走馬闌山。  朝臣時捐俸助餉上諭曰:『諸臣果真心為國興利剔弊朝廷自受其益何必捐俸言助!其悉已之』。  甲午固原盜侵犯耀州督糧道參政洪承疇令官兵、鄉勇萬餘人分十二營圍賊於雲陽幾覆之乘夜雷雨潰圍走淳化入神道嶺追斬二百餘級。  壬寅以朱熹裔孫朱卯相襲五經博士。  命以張巡、許遠配享武廟。  復顧憲成官加贈吏部右侍郎諡「端文」。  閏月丙辰朔清兵渡河官兵拒之乃退。  西人五十騎犯延綏高家堡千總王權德逐之出塞敵兵漸至合七、八百騎權德敗沒中軍任秉德、千總白慎俱死之。  丙子袁崇煥請給島餉命發四萬金。  故經略熊廷弼子兆璧乞收葬父骨上不許大學士韓爌復請之乃允。  廣東副總兵陳廷對約鄭芝龍剿盜芝龍敗歸閩不數日寇大至犯中左所近。  安南莫敬寬寇雷州旋遁。  總督朱燮元遣貴州總兵許成名由永寧復赤水衛繕城水西。安邦彥、莫德周、奢崇明等欲渡河攻赤水時乏食燮元撤兵還永寧賊遂躡其後追之川、貴大震。  五月乙酉朔日食上以欽天監分刻不合責禮部。禮部請查例修改允之。  丙午袁崇煥巡撫江(?)再宿勞軍東江。  癸丑毛文龍請餉。初文龍稱麾下兵二十餘萬朝廷為治餉。兵科給事中王夢尹、翰林〔院編〕修姜曰廣詣島閱視稱十萬及登萊道王廷試復裁之定額二萬八千人:文龍大不平遂上章求餉。  六月乙卯命汰冗員。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豐入貢。  〔先是五月〕庚戌袁崇煥至雙島毛文龍進謁慰勞甚至。戊午矯制殺文龍。崇煥自出都門至寧遠專主款於寧遠捷後即令番僧往清軍中唁問意欲議和。會罷歸未就。迨再出陛見日許上五年復遼既而懼上責效欲復修款議。惡文龍擾之乃決計斬文龍聲言折衝慮毛文龍泄其計遂身入島誘文龍至犒吏卒給餉。是日閱射崇煥列圍止文龍兵於外以部曲百人從。崇煥慰勞文龍部曲且拜三軍感泣。乃問文龍曰:『東江餉司自寧遠輸至亦甚便將軍何專邀折色召買登、萊也?且移鎮、定營制、分旅順東西約束、覈餉諸事業已申奏將軍執意不回非冒餉欺君而何』!命執之文龍欲抗議辨崇煥曰:『我今不復遼願試尚方劍以贖爾命』!又諭部曲曰:『文龍不宜殺爾輩即殺我可也』!部曲錯愕不敢動。命水營都司趙可懷以尚方劍斬之。分東江兵二萬八千人為四協副總兵毛承祿、中軍徐敷奏、游擊劉興祚、副總兵陳繼盛各領之東江諸務屬繼盛暫領之。明日祭文龍而泣遂收符印自旅順還於寧遠奏數文龍十二罪並自劾。上以文龍驕悖命崇煥安心任事且嘉諭之仍榜諭東江各島咸從寬議。文龍錢塘人世海州衛千戶既襲秩授千總。王化貞遣之襲鎮江城有功因駐皮島。當遼東破壞從島中收召遼人時時襲有所斬獲頗有功。但漸驕恣所上事多浮夸索餉又過多歲百二十萬、兵二十萬朝議多疑而厭之崇煥遂決意誅焉。  上憂旱御平臺諭百官修省自齋宿文華殿祈禱命成國公朱純臣告南郊、駙馬都尉侯拱宸告北郊、尚書畢自嚴告社稷壇、何如寵告山川壇、林欲楫告雷雨等壇。諭錦衣衛指揮使于日升、劉僑緝盜。諭給事、都御史獻直言又令中外諸臣清獄安民、開倉賑饑。丁卯大雨許百官還邸舍。  丙寅韓國公十世孫李世選奏:家藏高皇帝遺旨許以復封。大學士韓爌等驗之皆言其偽世選論死。  戊辰諭故工部尚書馮從吾祭葬。  頒太祖高皇帝「教民六諭」。  袁崇煥既殺毛文龍欲力主款因奏曰:『臣亦不諱言款即惠徼宗社之靈還侵地、歸叛人而我存朝鮮何憚不為』?御史毛羽健上言:『袁祟煥期五年□□其間方略機宜自可指陳。乃崇煥於此時未見明言曰我何以取、我何以守也上章累累乃反議款。乞皇上詳問之』。報聞。  癸酉安南莫敬卯寇欽州。  壬午命修「熹宗悊皇帝實錄」。  秋七月乙酉以司禮太監曹化淳提督東廠。  乙未召兵部尚書王洽於平臺。  都察院左都御史曹于汴議:『御史還道考核故事稱職者仍任不稱職者奏罷。邇來盡皆稱職何以激勸!今雖考至下者不過依品出外外授司道依然風釐旬宣之位豈得以不職名其黜辱哉!須別行降罰以信明旨』。  八月甲寅召北鎮撫司千戶李若璉於文華門。  戊午偽梁王奢崇明合偽大元帥安邦彥兵數萬攻永寧兵備副使劉可訓、總兵侯良柱力拒卻之。可訓在永寧出兵遏賊少失利即入城貴州兵不之救賊遂據桃江壩。庚申侯良柱、許成名約並力攻賊賊恃其山險方飲宴蜀兵乘霧進搗其寨賊倉皇接戰官兵力擊大破之。黔兵夾進賊走入鵝頂嶺徑長而愜官兵追迫矢刃驟交人馬蹙蹈傾陷亡算。  乙丑清兵合束不的入大鎮堡分二道自杏山高橋舖、自松山直薄錦州。庚午入雙臺堡。辛巳出大小凌河毀右屯衛城乃出。  九月己丑袁崇煥以清兵欲西先請駐寧遠增戍關門。至是遣參將謝尚政等往備順天巡撫都御史王元雅曰:『此虛警耳遣其眾歸』!師果不出。  己亥官兵定烏撒安邊、安民來降。  戊申吏部奏言:『皇上命汰冗員臣以為莫先於清廕。兩京三品以上及疆埸大吏例廕其子念其祖父勞勩也乃父兄罪削子弟恩廕如故。夫廕以酬勞臣非卹罪臣也。宜命驗封司清核以杜僥倖』。上是之。  奪毛文龍世廕毛雲龍除名。  斬故經略遼東楊鎬及附逆諸臣吳淳夫、田吉、李夔龍、倪文煥、梁夢環等於市。  辛亥贈故吏部尚書趙南星少保兼太子太保諡曰「忠毅」。南星子清衡自莊浪戍所赦還疏陳父冤云:『臣父南星素勵風節懷忠秉政。見忌群奸必欲殺之而後快矯詔命撫按提問追贓凌辱備至又用立枷暗殺。臣父及臣若非知府蔡官治委曲調護性命萬不能保何以得睹天日向聖明一訴冤哉!總之臣父守正為群小仇恨獨深臣父罹冤較諸臣戮辱更酷。懇乞聖慈早賜贈卹並復臣廕以慰忠魂』。上亦憫南星冤悉從所請並贈諡馮從吾、王紀、高攀龍、王圖、楊漣、周炳謨、顧憲臣、魏大中、周順昌、劉應秋等有差。逆奄當日欲殺諸臣有罪不至死者每用立枷斃之。奄黨欲殺南星授意山西巡撫郭尚友、巡按馬逢皋兩人皆南星大計所斥者也密囑真定知府蔡官治官治乃陽示荷較而陰脫之自為橐饘晝夜護持南星父子得以不死。故清衡逢人即流涕道官治更生大德云。  順天府尹劉宗周言:『陛下勵精求治宵旰非寧。時舉祖宗故事召對文華殿蓋躬勤細務朝令夕考庶幾太平立至。然程效太急不免見小利而慕近功。今日所汲汲於近功者非遼事乎?陛下銳意中興有□□□。當此三空四盡之日竭天下之力以養饑軍而軍愈驕聚天下之軍以冀一戰而戰無日此計之左也。今日所規規於小利者非理財一事乎?民力竭矣司農告匱一時所講求者皆掊克聚斂之術。近年並水旱災傷一切不問條列紛紛展轉病民。有司以掊克為循良而撫字之政絕上官以催徵為考課而斥陟之法亡:皆言利有以啟之也。功利之見動而廟堂之上不勝其煩於是名實相溷法令滋張。頃者嚴贓吏之誅自執政以下坐重典者十餘人可謂得救時之權然貪風不盡息也。貪風之不息由於導之者未盡善也』。其後國事決裂盡如宗周言。  是月巡撫陝西右僉都御史劉廣生奏報:雒川縣曹店村、宜川縣龍耳嘴各賊混天王、王子順等千餘人掠韓城之龍門渡守將失利督糧道參政洪承疇同撫院中軍李滿、都司艾穆、千總費邑宰擊破之賊走清潤。  冬十月戊午進袁崇煥太子太保。  庚午召見宣大總督魏雲中於文華殿。  戊寅清兵入大安口殺參將周鎮鎮世祿子也分入龍井口游擊王純臣、參將張安德敗走又分入馬蘭谷參將張萬春降山海關總兵趙率教以兵出援。先是薊鎮塞垣頹墮又汰兵軍伍益缺而三衛屬部清已盡收之。至是大舉臨邊巡撫順天右僉都御史王元雅遣將援馬蘭谷兵潰。己卯圍薊州。  河套憨干兒罵犯寧夏總兵尤世祿擊斬之。  十一月壬午朔京師戒嚴。  河南府推官湯開遠上言:『皇上急於求治諸臣救過不給。臨御以來明法敕罰自小臣以及大臣與眾推舉或自簡拔亡論為故為誤俱褫奪戍配不少貸甚則下獄拷追。凡於刑亂國(?)用重典矣。故諸臣欲奉公營職而慮及天威不測夢魂亦驚耳目俱熒欲鼓豪傑之氣奏精勤之理不亦難哉!至在外諸臣惕於參罰之嚴一切加派、帶徵、餘徵將無民矣民窮則易為亂。皇上寬一分在臣子即寬一分在民生。如此諸臣幸無罪矣。臣尤望皇上宮府之際推諸臣以心進退之間與諸臣以禮。申諭中外法守勿畏勿怵錦衣禁獄非有寇賊奸宄不可入:而謂大小臣工不圖報安攘者未之有也』。  丙戌清兵圍遵化遵化人內應縱火諸軍各奔救眾潰巡撫右僉都御史王元雅自縊遂進兵又取撫寧。  召廷臣平臺問「方略」命廷臣署舉分曹諮試。  丁亥都督總兵官滿桂以五千人入援上召賜玉帶、貂裘封東平侯。  三屯營副總兵朱來等夜遁。總兵朱國彥忿甚榜逃將名氏於市散貲享士北拜同婦張氏自經。  戊子巡撫四川都御史張論至瀘州水西安位乞降。  己丑諭諸臣率家人協同城守。  召戶兵大臣、錦衣衛官於平臺。  以吏部左侍郎成基命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  特命孫承宗以兵部尚書兼中殿極大學士督理兵馬控禦東陲駐通州起家陛見。  袁崇煥入薊州以故總兵朱梅、副總兵徐敷奏等守山海關參將楊春守永平游擊滿庫守遷安都司劉振華守建昌參將周宗武守豐潤游擊蔡裕守玉田昌平總兵尤世威仍還鎮護諸陵宣府總兵侯世祿守三河。保定總督劉策兵亦至令還守密雲。  辛卯遣乾清宮太監王應朝監視行營。  都督山海關趙率教入援清兵於遵化逆戰率教敗沒。  翰林院庶吉士金聲奏:『通州、昌平為京師左右翼宜以重兵掎角而天津漕糧並集防禦尤急。恐將士不足任有草澤義士曰申甫朝士多知之屢薦未用顧仗陛下威靈同申甫練敢戰之士為陛下殺賊』。上從之。申甫本游僧善小術嘗夜觀乾象云:『木星入太微垣帝座前患在踰旬』。聲疏入立召見利口稱知兵授都指揮僉書、副總兵遂作戰車。  上聞援薊兵入城命閣臣諭兵部議營城外聯絡掎角令勳戚大臣同給事中御史監守城門。  兵部尚書王洽下獄。洽不習邊事聞警倉皇無以應遵化陷再日始得報。上怒其偵探不明故罪之。  清兵值遼兵於馬伸橋戰不利。  以都城懸簾狹薄下工部尚書張鳳翔及主事史維堡、唐昌世於刑部獄。  以申用懋為兵部尚書。超擢翰林院庶吉士劉之綸為兵部右侍郎協理京營戎政。以金聲兼山東道御史監申甫軍。  令總兵滿桂、王威、黑雲龍禦□宣大總督魏雲中、宣府巡撫梁廷棟、保定巡撫劉策、河南巡撫范景文、山東巡撫王建義、山西巡撫耿如杞皆入援。詔應天、鳳陽、陝西、鄖陽、浙江各省直巡撫俱勤王入衛。  癸巳清兵破石門驛袁崇煥移營城外。初以二百騎嘗崇煥崇煥軍聞砲遽退竟日不見一騎。  甲午清兵將西越薊州崇煥引兵西拒之攻薊州取玉田、三河、香河、順義諸縣。  丁酉孫承宗入朝袁崇煥抵左安門。時戒嚴報不即入漏下始馳奏薄城下。都人競謂崇煥召□上心動。已滿桂、侯世祿等皆至京。  戊戌遣太監馮元升覈軍畢詔下戶部發餉又命太監呂直勞諸軍。  己亥賜崇煥玉帶、彩幣六祖大壽玉帶、彩幣四餘大將各緋蟒衣一襲。  戶部給各軍芻粟已饑再日私掠。  令參將劉天祿夜襲虜營至高密店知有備不得入。  諭襄城伯李守錡協理京營戎政兵部尚書李邦華、右侍郎劉之綸經理守禦事宜。特命徐光啟、李建泰指揮訓練。  庚子清兵大至侯世祿、滿桂俱屯兵德勝門世祿退避桂獨戰。城上發大砲誤傷桂兵殆盡桂負創臥關將軍廟。袁崇煥令都司戴承恩擇地廣渠門祖大壽陣於南、王承胤等陣西北、崇煥陣於西待戰。午刻有騎兵突東南力戰稍卻承胤竟徙陣南避。游擊劉應國、羅景榮、千總竇濬等帥兵追虜於運河虜酋精騎多冰陷所傷千計京兵亦傷失數百人夜收兵。上賜酒食勞軍。  詔募勇力智略之士及出奇能劫虜營、焚攻具者論功敘賞一無所靳。  壬寅開得勝門甕城屯滿桂餘兵。  癸卯清兵徙屯南海子。薄暮有旨趨督師進兵。  甲辰召袁崇煥、祖大壽、滿桂、黑雲龍及兵部尚書申用懋於平臺。崇煥不自安留中使於營自青衣玄帽入至朝中張皇□□懼朝臣冀成款。及見上上慰諭久之。崇煥懼上英明終不敢言款第力請率兵入城不許賜貂裘、銀盔甲。滿桂解衣示創上深閔之命與同出。  丙午袁崇煥求外城屯兵如滿桂例並請輔臣出援不許。  丁未清兵攻南城。  戊申袁崇煥遣鄉導任守忠以五百人持攻潛攻清兵於南海子清兵稍退。  庚戌召大臣於平臺。  是月巡撫陝西劉廣生奉命入援。適子疹對洪承疇、劉應遇而泣留八日始行。至陝州上命馳諭廣生令急殲流孽不必入衛。時大盜混天王等擾延川、米脂、清澗等縣復召前總兵杜文煥使剿之。  十二月申亥朔司禮太監沈良佐、內官太監呂直提九門及皇城門司禮太監李鳳翔總督忠勇營提督京營。  召袁崇煥、祖大壽、滿桂、黑雲龍於平臺。崇煥方遣副總兵張洪謨等躡□聞召議餉乃入見上問以殺毛文龍今反逗留何也?不能對。命下錦衣獄。賜桂等饌隨太監車天祥諭慰遼東將士命滿桂總理援兵、節制諸將馬世龍、祖大壽分理遼東兵。  桂前被流矢視之皆袁軍矢也。崇煥按兵不動物論藉藉。是日清兵移營而南。  壬子清兵圍固安知縣劉伸遁走雄縣。  李守錡奏:城上懸簾未備命杖工部郎中許觀吉、管玉音、朱長世、周長應下錦衣獄。觀吉、長世創重卒。  癸丑皇次子慈烜生。  甲寅給申甫新兵。時甫所募多市丐金聲輕信之欲倚為用識者知其必敗云。  遼東兵潰。遼兵素感崇煥恩滿桂與祖大壽又互相疑貳大壽輒率兵歸寧遠遠近大駭。  孫承宗上言:『遼東兵潰約萬五千人自通州南趨張灣。臣聞之急以手札慰諭祖大壽並傳檄三軍令游擊石柱國力諭諸將校將校多垂淚曰:「主帥已戮城上又以火砲殲我故逃避至此」!臣思大壽危疑之甚又以身貴不能受制同列故乘吏卒驚疑全軍盡潰陷人以自護非諸將盡叛也。急宜敕關內、關外兩道慰諭將領解散士卒大開生路以收人心』。上從之。大壽抵山海關宣聖諭吏卒乃安。  禁抄傳塘報。  癸亥清兵夜傳令固安趨諸部合戰明日出良鄉。  甲子孫承宗至山海關。  御史高捷劾大學士錢龍錫曰:『袁崇煥罪案自定臣不必言。獨發縱指示之龍錫不勝傷心之痛!前逮崇煥時大壽口不稱冤兩日後遂颺去此非龍錫與崇煥挑激之哉!崇煥之殺毛文龍也龍錫密語手書往來不一可覆案也。又崇煥與王洽書言「關東款議廟堂主張已有其人。文龍能協心一意自當無嫌無猜否則斬其首崇煥當效提刀之力」。伏乞推原主謀者以慰邊士心』。上曰:『輔臣佐理忠順卿無多言』!壬申錢龍錫引疾去位。  丁卯設文武經略以梁廷棟、滿桂為之各賜尚方劍營西直、安定二門。桂始屯宣武門甕城內謂援寡未可戰中使趣使亟戰桂不得已揮涕而出以五千人同孫祖壽等戰安定門外俱敗沒麻登雲、黑雲龍被執。申甫以七千人戰柳林、大井、蘆溝橋亦敗沒:都人大懼。  癸酉巡撫山東都御史耿如杞、總兵官張鴻功援兵潰於良鄉。  清兵破張灣守備房可宗遁。  乙亥總兵官馬世龍遇清兵戰於良鄉進世龍武經略賜尚方劍。  丁丑清兵入香河殺知縣任光裕攻三河不克。戊寅攻寶坻知縣史應聘拒之。  進禮部侍郎周延儒、何如寵、錢象坤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  清兵入玉田知縣楊初芳降。  庚辰兵部右侍郎劉之綸求入通州戶部主事林弘衍、參將魏都梁不納即縱兵道掠。  追卹故經略袁應泰以殉遼陽之難予祭葬贈諡。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9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