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4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4.doc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4

mynameisxiaoqing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4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崇禎實錄卷之九  懷宗端皇帝(九)  崇禎九年正月甲寅李自成攻固始別將陷靈臺。  丙辰左良玉遇李自成於閿鄉陳友福援之良玉斬九十級賊東趨江北。又別賊後至自桐柏、唐縣偪隨州。  戊午故禮部尚書孫慎行卒贈太子太保。慎行性恬退然矯矯持風節士君子皆倚重焉。天啟初爭紅丸識者韙之。  癸亥賊自霍山、六安直攻廬州飄忽千里攻廬州九日填壕穴城無遺力。知府吳太樸固守遂掠全椒破含山、巢縣圍江浦南京兵部遣浦口營提督總兵杜弘域援之。  丁卯以禮部侍郎林釬兼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  壬申別賊焚閿鄉。明日從南山而北直至潼關不得入。陳永福敗李自成於朱仙鎮走登封、密縣。  兵科給事中常自裕上言:『流寇數十萬最強無過闖王。彼多番漢降丁堅甲鐵騎兵有紀律其鋒甚銳。聞在關中攻扶風數日破之洪承疇猶在咸陽、渭水之南。  其在豫中直趨汝、蔡破光州南盧象升尚駐信陽。如此畏縮即日報斬獲不過別營小隊耳於闖勢曾無損也。今秦賊在宜君、鄜州當責秦撫豫賊在靈寶、閿鄉、盧氏、永寧當專責豫撫。而督、理兩臣宜令專圖闖王。在承疇以孫顯祖、王承恩邊兵川兵等二萬出關由汝、魯疾趨光、固遏其返家在象升以祖大樂、祖寬等關兵筸兵二萬由息、潁直奔英山、六安截其前。淮撫朱大典督楊御蕃等屯於廬、霍防其東突應撫張國維以許自強等屯於潛山、太湖防其入安慶楚撫王夢尹以秦翼明等屯於麻城、黃陂防其南衝唐、鄧、隨之棗間則鄖撫宋祖舜也』。時鄖陽、棗陽土寇並熾。  孝陵樹雷火。  二月己卯寇至太湖吏張如祥餽賊羊酒遂渡濠陷城執知縣□□□不屈自經因大殺掠。庚辰至宿松守臣先遁吏民出迎殺村人千餘。  清兵攻大同馬蓮口有大峪村諸生張桂抗死之。  甲申寇圍滁州太僕寺卿李覺斯等力拒之盧象升救之祖寬以精騎戰城南、楊世恩以步卒出城北擊敗之。寇北走鳳陽知府支應節卻之焚正陽鎮編筏渡河而北:一奔懷遠、一奔壽州餘奔潁、霍、懷遠無城不潰遂向靈壁、虹縣。總督漕運朱大典遣副總兵劉良佐、薊密游擊苗有才等戰蒙城之陳摶橋寇走亳、走歸德永寧監軍道王繼謨同副總兵祖大樂逐之。  乙酉寧夏卒饑索餉殺巡撫右僉都御史王楫兵備副使丁啟睿撫定之斬首亂七人。  淮安武舉陳啟新上言:『今天下有三大病:曰科目取人。今之為文者孝弟與堯、舜同轍仁義與孔、孟爭衡及見於政事恣其性情、任其貪酷。是政事、文章兩既相悖亦何賴乎科目取人者!曰資格用人。國初三途並用今則惟尚進士。是以明經一科明知歷任有限毋寧貪得以為子孫計。若至進士朋比橫行清華津要旦夕可致不曰俸久則曰資深。及其設施未免以位高互相觀望亦何取乎資格用人哉!曰推知行取科道。舊例選給事、御史以進士、舉人、教官等項除之今惟選用進士。彼受任時先以臺省自居凌上虐下民既不安又能已於亂乎!亦何取以推知為科道哉!唯願皇上停科目以黜虛文舉孝廉以崇實行。罷推官行取以除積橫之習蠲災傷錢糧以蘇累困之氓。而且專拜大將舉行登壇推轂之禮使其節制有司便宜行事。如此則民怨可平、天下可靖矣』!上異其言特授吏科給事中命遇事直陳無隱。其實啟新言甚庸妄當時執政覘上意欲立闢門特典以示異故令啟新伏正陽門上書託曹化淳聞之於內立致侍從使搏擊自效。乃啟新亦不之應而上之陰為內外所借終不悟也。  己亥總兵楊正芳擊賊當陽大敗之。  辛丑修太廟。  乙巳山西饑人相食。  三月丙午(原文誤丙寅)朔工部右侍郎劉宗周奏言「痛憤自艱」其略曰:『皇上以不世出之賢際中興之運即位之初銳意太平欲躋一世於唐、虞三代甚盛心也。而施為第次之間未得其於是屬意恢遼而賊臣以五年之說進至於震及宗社朝廷始有積輕士大夫之心。由此耳目參於近侍腹心寄於干城治術專尚刑名政體歸之叢脞。自廠衛司譏防而告訐之風熾詔獄及士紳而堂簾之等夷:人人救過不給而欺罔之事轉盛事事仰承獨斷而諂佞之風日長。甚者參罰之法唯核糧餉是以官愈貪、賦愈逋、民愈困而盜賊遍起皇上復設總理、設監紀遂至督、撫無權封疆之責任益輕將則日懦、兵則日驕而且勒限盡賊行間唯殺良報級以幸免無罪使生靈塗炭天下事尚忍言哉!夫皇上不過始於一念之矯枉而積漸之勢釀為厲階遂幾於莫可匡救則今日轉亂為治之機斷可識已。皇上所恃以治天下者法也而非所以法也所以法者道也。如以道則必體上天生物之心而不徒倚用風雷念祖宗學古之益而不至輕言改作。法堯、舜之舍己從人以寬大養人才法文、武之發政施仁以拊循結人心。而且還內庭以掃除之役正懦帥以失律之誅。特頒尺一之詔遣廷臣賫內帑巡行郡國為招撫使招其無罪而流亡者耑責撫鎮陳師險隘、堅壁清野聽其窮而自歸。誅渠之外不殺一人:此聖人治天下之明效也』。又言『陳啟新宜辦事黃門稍如試御史例果有奇效實授未晚。不然如名器可惜何』!疏入不報。宗周尋罷。  戊申吳甡奏言:聞喜、沁源、尋縣人饑相食。命發三萬五千金賑卹之。  庚戌福建右衛經歷吳鯤化劾故雲南巡撫右僉都御史錢士晉婪狀並及其弟大學士〔士〕升因奏辨。既以士晉已沒不問。  辛亥臨邑諸生邢王俞上足餉四議不報。  諭兵部:『勒盧象升及河南、陝西、鄖陽各巡撫剋期剿寇軍令狀奏聞』。  庚申賑南陽災民三萬金。  唐王聿鍵奏:南陽洊饑有母烹其女者。  乙丑國子祭酒倪元璐奏言:『昨見湖廣黃安縣學生鄒黃妄言薦舉列及臣名不勝駭異!陛下求言若渴本期宣隱燭幽而宵人遂以干進薄孔、孟為糠秕網簪紳為桃李。一月未久螽湧波騰。凡夫游閒失志之徒、狡獪生風之輩無不人驚蔡澤言擬千秋上藐天威下滅國紀。至吳鯤化以部民參及撫、按鄒黃以下士薦及朝紳如是而望天下宣力之臣揚眉昂首以集事致功豈可得乎』!上是之。  戊辰以孫傳庭為右僉都御史巡撫陝西。  大學士錢士升上四箴:曰寬以御眾如天之覆不兢不絿世躋仁壽。曰簡以御下若網在綱執要則逸紛更則荒。曰虛以宅心如鑑斯空以意索照億逆則窮。曰平以出政如衡斯準矯偏執中罔或不凜。  甲戌削撫治鄖陽都御史宋祖舜籍。祖舜輕寇追之失利亡其印符。  夏四月乙亥朔廣東道御史詹爾選奏言「挾私倖售」刺及陳啟新上切責之。  丙子吏部覆中外官薦舉共二百人上召對武英殿。  武生李璡奏:『致治在足國請括天下巨室報名輸官籍沒助餉』。大學士錢士升以首實籍沒衰世之政行之必立致大亂當究治遂擬旨進。溫體仁曰:『上欲通言路恐所擬太重』!遂改擬。既而士升特疏參璡上以士升密勿大臣乃同外臣要譽切責之。  壬午總兵鄧祖禹敗賊於鄖陽。  大學士錢士升乞罷許之。初溫體仁深結士升其入相也體仁有所為必力推之如用塚宰謝陞、總憲唐世濟皆體仁意士升成焉。及體仁逐文震孟頗引士升為證士升亦助體仁及進退已定謀去士升。前吳鯤化訐奏即擬嚴旨囑林釬毋泄言至是士升去位體仁實中搆之。廣東道御史詹爾選上言:『大學士錢士升引咎回籍明輔臣以執爭去也。皇上方獎許以示鼓舞之不暇顧疑以為要譽。人臣而習於名譽義所不敢出也乃人主不以名譽鼓天下使其臣爭為屍位保寵習成寡鮮廉恥之世又豈國家之利也哉!況今天下疑皇上者不少矣何也?以天下人事皇上皆中材以下之品也知常而不知變知平而不知奇。將日懦、卒日驕聖意欲假之事權也而人見億萬生靈徒以供韎韐之逗留則疑過於右武崇武試、重騎射聖意欲以助其不振也而人見絀德齊力塗則疑緩於敷文。免覲之說行皇上意在暫甦民困而或疑朝宗之大義反不值數萬之金錢駁問之事繁皇上意在痛懲奸頑而或疑明允之刑書豈能當加等之紛亂!其君子憂驅策之無當其小人懼陷累之多門明知一切苟且之政或拊心愧恨或對眾欷歔。輔臣偶因一事代天下發憤而竟鬱志以志所日與皇上處者惟此苛細刻薄不識大體之徒!毀成法而釀隱憂天下事尚忍言哉』!癸巳召文武大臣及御史詹爾選於武英殿上怒爾選詰之聲色俱厲。爾選從容廷辨不為詘。問「如何為苟且」?對曰:『即捐助一事苟且已甚』反覆數百言。且曰:『臣死不足惜皇上幸聽臣事尚可為!即不聽臣亦可留為他日之思』。上益怒欲下之獄。閣臣申救良久命頌繫直廬。明日下都察院論罪。左都御史唐世濟議罰俸上以所議涉誇並削主稿御史張三謨籍。  令天下生員、舉、貢兼習騎射。  乙酉重濬泇河成。  免上津等十五州縣田租。  大學士溫體仁等各捐俸市馬以閱視關、寧太監高起潛請之也。工部右侍郎劉宗周上言:『一歲之間捐助陵工以及城工又助馬價以是報稱萬一而時奉「急公」之旨。諸臣於此毋乃沾沾有市心:此臣所謂以利誘也。惟念皇上罷得已之役、停不急之務不徒為一切苟且之計則亦何事屑屑以言利為乎』!  盧象升自南陽、鄧州赴襄中同湖廣官兵進師。河南巡撫陳必謙亦討內鄉、淅川餘寇祖寬、李重鎮兵由荊門達荊州防其奔軼令秦翼、楊世臣等搜山祖大樂由光、鄧夾擊。時江北賊盡、河南賊少大寇俱界秦、楚萬山之中竹山知縣黃應鵬、竹溪知縣魏鎮安、鄖西知縣劉伯元俱遁。  甲午刑部尚書馮英罷以論贖藐玩也。  清兵薄宣府、大同塞下。  釋陳子壯於獄。  重慶翟昌進白兔斥之。  〔五月〕癸丑頒赦詔招撫各處盜賊令地方有司多方安插以消反側違者重治之。  清江縣南城陷二十餘丈入地深二丈有奇。  庚申(或甲寅。原文誤庚寅)逮滋陽知縣成德下錦衣獄。德性剛激出前大學士文震孟門。至是連章攻溫體仁凡十上盡發其奸狀逮至京。德少孤母張氏視甚謹至是母不勝忿日伺體仁輿出輒道詬之。德移獄刑部徵贓二千金戍延綏。  壬戌上祀北郊。  是月副總兵湯九川擊賊嵩縣敗沒。  降盜過天星安置延安復叛謀渡河入山西。李自成、老■〈犭回〉■〈犭回〉、混十萬等數部自楚、豫入商南、雒南大嶺而真定、順德王剛遺孽復作。  陝西盜混天星、九條龍等在林縣、固原分營聞過天星敗合謀犯蘭州、河州南犯全寧、安定。洪承疇以甘肅總兵柳紹宗同左光先追之乾魚池賊乃東奔。  命兵部職方司郎中包鳳起賫詔招撫群盜。  六月甲戌朔以吏部右侍郎孔貞運、禮部尚書賀逢聖、黃士俊俱兼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  乙亥大學士林釬卒。  丙子前禮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文震孟卒。  夜子刻有大星如斗色赤芒耀約十丈自西南流東聲如雷。  己亥巡撫河南陳必謙趨南陽令南陽知縣何騰蛟諭淅川賊不聽總兵解進忠自請往被殺。  清兵入喜峰口巡關御史王肇坤死之。時昌平垂陷坤悉散家人策馬冒陣死積屍北城下時暑月迄兵退始出之以殮。事聞上猶遣勘以「北城」誤奏「北門」而上心知昌平無北門也。久之贈太僕寺少卿。  清兵攻居庸關昌平北路大同總兵王樸馳援。  秋七月癸卯朔日食。  國子監祭酒倪元璐乞免許之。元璐見忌於同邑左庶子丁進因嗾誠意伯劉孔昭訐之也。  丁未清兵深入己酉清兵間道自天壽山後至昌平。降丁二千人內應城陷總兵巢丕昌降戶部主事王桂、趙悅、提督太監王希忠等皆被殺。初巡關太監及御史王肇坤開門納降丁至是卒為害。  命文武大臣分守都門。  庚戌清兵薄西山攻鞏華城守將姜瑄卻之。時謀南下偽遺副總兵黑雲龍書約內應以雲龍勇敢欲計去之。上召諭雲龍令誘清深入。雲龍出設伏西山北隅清兵知之引還良鄉。  壬子昌平叛兵薄西直門清兵屯清河抄河南出。  兵部傳檄徵山東總兵劉澤清五千人山西總兵王忠、猛如虎四千人大同總兵王樸、保定總兵董用文各五千人山永總兵祖大壽萬五千人關、寧、薊、密各總兵祖大樂、李重鎮、馬如龍共萬七千人入援。  唐王聿鍵奏請率兵勤王不許。  丙辰召廷臣於平臺問方略。時斗米三百錢上憂之戶部尚書侯恂言禁市沽。左都御史唐世濟言破格用人刑部侍郎朱大啟請立營城外方可守禦吏科都給事中顏繼祖言收養京民細弱。上諭:『急計莫若捐助』。  丁巳免應天五年以前逋租。  清兵攻寶坻入之殺知縣趙國鼎。  壬戌巡撫陝西孫傳庭擊賊盩厔擒闖王安塞、高迎祥及劉哲等。  癸亥兵部尚書張鳳翼自請總督各鎮援兵出師許之賜尚方劍給萬金賞功牌五百。以監視關寧太監高起潛為總監南援霸州遼東前鋒總兵祖大壽為提督同山海總兵張時傑屬起潛給三萬金、賞功牌千購賞格兵科給事中張第元監軍巡撫遼東方一藻守山海關。  清兵入定興殺前光祿寺少卿鹿善繼又入房山。  丙寅上聞清兵焚昌平、攻鞏華疑有歸志諭兵部聯絡京軍。  以前司禮監張雲漢、韓贊周為副提督巡城閱軍。  八月壬申朔唐王聿鍵率護軍千人勤王汝南道周以典止之不聽至裕州巡按御史楊繩武以聞命勸阻還國。  以天壽山守備魏國徵總督宣府、昌平京營御馬太監鄧良輔為分守太監鄧希詔監視中、西二協太監杜勳分守。  癸酉初昏有大星西流有聲色赤。  丙子王樸及清兵戰於涿州。  己卯清兵入文安尋入永清分攻漷縣、遂安、雄縣。  庚辰以張元佐為兵部右侍郎鎮守昌平。時太監提督天壽山者皆即日往上語閣臣曰:『內臣即日行道而侍郎三日未出何怪朕用內臣耶』!  督師兵部尚書張鳳翼、總督宣大梁廷棟及總監高起潛於涿州南(?)。  兵部奏:故輔馮銓力守涿州享士卻厥功可嘉!總督宣大梁廷棟亦盛稱之。  乙酉清兵攻香河回涿州陷順義知縣上官藎自經。明日遇邊兵蘆溝橋趨東北至懷柔、大安入西和。  丙戌清兵自香河趨河西務。  戊子召廷臣於平臺及河南道御史金光宸。初光宸參督師張鳳翼及鎮守通州兵部右侍郎仇維楨首敘內臣守禦功為借援又請罷內臣督兵上弗善也。是日上怒甚曰:『仇維楨方至通州爾即借題沽名欲因朝對』!重治之。會大雷雨上意解乃議謫。  辛丑清兵雄縣而北攻(?)陷城堡甚眾。張鳳翼自京出、梁廷棟自南至俱踵之不敢擊。鳳翼屯遷安之五重安從鄧林奇之計固壘自守。清兵出建昌冷口守將崔秉德請率兵遏其歸路總監高起潛令半渡擊之實望速歸不敢邀戰也。永平監軍劉景輝忿之欲獨出戰士民挽之不聽。乃戰遷安之棗村河夜擊殺一、二百人鳳翼在五重安經旬不出。  九月壬寅朔清兵出冷口凡次次第引歸四日始盡。高起潛等度盡退始進右門山報斬三級。  癸卯督師兵部尚書張鳳翼卒於行營或曰「懼罪飲藥」也。  清兵攻朝鮮登萊總兵官沈冬魁、登島總兵官陳洪範進師耀州北岸。  己酉以盧象升為兵部左侍郎總督各鎮援兵賜尚方劍。  庚戌清兵攻山海關之一片石、紅山溝山永巡撫馮任禦卻之。  丁巳上手諭兵部曰:『邊備難緩帑匱民窮。令兵部司官借武清侯李成名四十萬金發關、寧借駙馬都尉王昺、萬煒、冉興讓各十萬金發大同、西寧。令工部借太監田詔十萬金治冑借魏學顏五萬金治營舖:事平帑裕償之。如尚義樂助從優獎敘』。  辛酉總督宣大兵部右侍郎梁廷棟免尋卒其後刑部論辟。廷棟留心邊務喜談兵及出禦一籌莫展遂鬱鬱以沒。  辛未皇五子慈■〈火眞〉生皇貴妃田氏出也。  冬十月壬申朔禮科給事中馮元飈上言:『臣待罪禮科與聞掌故。每見鉅重諸務類多廢弛。如諡法五年一舉今或再訪而無一報曆數終古不易今持各是而滋大疑。至若「實錄」則萬世是非之衡亦一時勸懲所恃也歷朝以來雖御世長久「實錄」之成無踰數歲。今熹廟七載豈待九年!何徇何疑坐成廢閣!此固非一政一事之偷惰也』。上是之。  前工部右侍郎劉宗周上言:『臣出國門至天津始知陵園破昌平而南臣竊痛之!自己已以來無日不綢繆未雨而天下禍亂一至於此!往者袁崇煥誤國其他不過為法受過耳。小人競起而修門戶之怨舉朝士之異己者概坐煥黨次第置之重典或削籍去。自此小人進而君子退中官用事而外廷浸疏朝政日隳邊政日壞。今日之禍實己已釀成之也。且張鳳翼之溺職中樞而與之專征何以服王洽之死!丁魁楚之失事於邊而與之戴罪何以服劉策之死!今幸以二州、八縣生靈結一「飽颺」之局則廷臣之纍纍若若猶靦顏在位者又何以謝韓爌、張鳳翔、李邦華諸臣之或戍、或去!豈昔之一一為異己驅除者今不難以同己互相與乎!臣於是知小人之禍人國無已時也。皇上惡私交而臣下多以告訐進皇上錄清節而臣下多以曲謹容皇上崇厲精而臣下奔走承順以為恭皇上尚綜覈而臣下瑣屑吹求以示察。窺其用心無往不出於身家利祿。皇上不察而用之則聚天下之小人立於朝而有所不覺矣。人才之不競也非無才之患而不能用才之患也。今天下即稱乏才亦何至盡出一、二中官下!每當緩急之際必倚以大任:三協有遣通津臨德有遣。又重其體統等於總督中官總督將置總督於何地!總督無權將置撫、按於何地!是以封疆嘗試也。且小人與中官每相引重而君子獨岸然自異故自古有用小人之君子終無黨比中官之君子。皇上誠欲進君子、退小人而復用中官以參制之此今日國士品之所以日壞也。嗚呼!八年之間誰秉國成?臣不能為首輔溫體仁解矣!仰惟皇上念亂圖存首以退小人、進君子挽回世道仍急罷三協、通津之使責成中外諸臣各修職業不再以人國為僥倖。體仁所為桑榆之收庶幾在此』。疏入不報。  起守制楊嗣昌為兵部尚書。  兵科給事中宋權言:『皇上令科甲並用、內外併轉而吏部止用乙榜以充進士所不欲選之地。故各邊各衝之道臣皆乙榜而進士居閒地各邊各衝之巡撫皆外職而京官自轉京卿。雖設創法止以營私』。時廷臣力護甲科故權言及之。  甲午賜閣臣及太監曹化淳等綵幣時各進馬也。  命採銅、鐵、鉛、銀等礦以儲國用。  十一月辛丑朔上南郊告廟。  丙午敘京師城守功提督京營成國公朱純臣廕錦衣衛指揮僉事協理戎政兵部尚書陸完學進太子太保、廕正千戶太監張國元、曹化淳廕指揮僉事各世襲、賜金幣。其餘文武大臣內員陞賚有差。初曹化淳提督京營收用降丁凡城外皆稱京營降丁而所收降丁已叛於昌平矣。  己巳敘先年守黔功故巡撫李橒、巡按史永安各進一級賜金三十故總督王三善加贈太子少保立祠。  庚午下左都御史唐世濟於獄。世濟以邊才薦故兵部尚書霍維華戍上謂「逆案」概不舉用世濟欺蒙下刑部獄明年正月霍維華戍沒閏月論世濟罪戍邊。  是月廢唐王聿鍵為庶人以前擅兵入援也。  十二月辛未朔先是命吏部指奏數年銓政之弊至是吏部覆陳上切責之:以『爾部職專用人推舉不效乃反稱綱目太密使中外束手。且平時陞轉必優京卿甲科乃云京卿未必勝外官、甲科未嘗勝乙榜。如此游移豈大臣實心體國之道』!  丁酉召廷臣於平臺。時清兵十五萬騎侵朝鮮皆西人及孔有德、耿仲明為先鋒。上恐來春復至邊命邊臣增兵築堡。  是冬歲星犯執法。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9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