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2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2.doc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2

mynameisxiaoqing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2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崇禎實錄卷之七  懷宗端皇帝(七)  崇禎七年春正月壬辰降盜王剛、王之臣、通天柱等至太原挾賞巡撫戴君恩於明日設宴斬剛等各營共擒斬四百二十九人王之臣即豹五通天柱即孝義土賊也。賊黨稱「紫金梁」、老■〈犭回〉■〈犭回〉已死既而偵之在東山無恙而西山則有翻山鷂、姬關穎、掌世王三賊尋生得獻俘。而岢嵐大盜高加討號「顯通神」尤橫會大旱災饑民投賊者逾眾。  張獻忠犯信陽、鄧州。兵科給事中史可鏡請鎮筸兵數千剿楚寇控扼襄陽、德安兵部奉調鎮筸五千以施南等處兵足其數。賊盡入應山都司僉書周元儒擊敗之。  丙申刑科給事中李世祺劾大學士溫體仁、吳宗達忤旨謫世祺於外。  賊自均州掠谷城遂趨襄陽。  命司禮太監盧繼寧封朝鮮國王。  辛丑賊陷洵陽偪興安、西鄉土寇乘之漢中為震。游擊唐通剿土寇而興安賊隨破紫陽、平利、白河三縣分守道王在臺固守興安又洪承疇赴之城得全。時練國事移兵商、雒巡按御史范復粹馳赴漢中賊始奔南破鳳縣入四川。  滿城布衣魏文奎上言:『今年(甲戌)二月十六日(癸酉)曉刻月食今曆官所訂乃二月十五日(壬申)夜也八月應乙卯日食今乃以甲寅:遂令八月之望與晦並白露、秋分皆非其期訛謬尚可言哉!臣年已七十八矣謹將本年日食、月食時刻分秒詳具進覽』。命召文奎入京測驗。  辛亥煞胡堡守備葉逢春報:西人三千騎與降丁相殺自水口入犯。  甲寅鎮篁副總兵楊正芳敗賊於舊縣金沙舖。  賊攻房縣日夜毀民居門扉舁攻穴城入之又陷保康。  是月唐王聿鍵奏言:『南陽知府陳振豪於寇至張皇失措擅取儀衛守陴。崇禎五年臣捐千金繕城今城之壞尤故也。乞別選賢良』!命逮振豪下刑部獄。  南京兵部尚書呂維祺奏言:『南都、鳳、泗、承天陵寢所在宜以宿、壽、襄、葉為咽喉淮、徐則京師咽喉乞敕淮南巡撫楊一鵬急宜豫備。賊勢果東似宜移駐』。  二月壬戌以大學士溫體仁、吳宗達主試禮闈。禮科給事中吳家周劾體仁越次上不懌貶家周。  賊陷興山縣。  監視登太監魏朝以給事中莊鰲獻所上「太平十二策」內撤監視因求罷不允。貶鰲獻於外。  戊辰巡撫宣府右僉都御史焦源溥報:插漢虎墩兔憨遠徙部眾離散。  總督太監張彝憲請入覲官投冊以隆體統許之。  庚午山西提學僉事袁繼咸上言:『士以廉恥氣節為端。有廉恥然後有風格有氣節然後有事功。如總理內臣有覲官賫冊之令皇上從之特在清理文移、剔釐奸蠹非欲群臣詘膝也。乃上令一出靡然從風藩、臬、守、令參謁屏息。嗟乎!一人輯瑞萬國朝宗諸臣未覲天子之光、先拜內臣之座士大夫尚得有廉恥乎!逆璫方張是時乾兒、義子昏夜拜伏自以為羞今且白晝公庭恬不至怪!國家自覲典二百餘年未聞有此臣所為太息也!科臣李世祺劾輔臣溫體仁、吳宗達既謫世祺復罪考選文選郎中吳鳴虞使言官括囊無咎大臣無一人議其後:大臣所甚利忠臣所甚憂!又臣所為太息也』!奏入上責其越職言事摭拾浮議。既張彝憲亦奏辨謂『覲官參謁乃尊朝廷』。繼咸又上言:『尊朝廷莫大於典例。知府見藩、臬行屬禮典例也見內臣行屬禮亦典例乎?諸司至京投冊吏部各官典例也先謁內臣亦典例乎?事本典例雖坐受猶以為安事創彝憲即長揖祇增其辱』!上仍切責之。  知貢舉禮部左侍郎林釬奏言:『貢士顏茂猷作「五經義」凡二十三藝錄之恐遭於式黜之又重其才』。上以其該博命錄之繼列於榜特令一體廷試。  賊入瞿塘陷夔州殺署印同知何承光道臣周士登、通判王上儀、推官劉應侯、奉節知縣譚楚良俱遁免。  慶王上言宗祿虛設如慶城王府於崇禎六年方給萬曆二十六年之祿。上異之命追責向來所司。  戊寅蠲登、萊宿逋且賑之。  甲申上祀先農躬耕耤田。  是月海豐雨血。  山西賊自宜川渡河合降丁、饑民蔓延於澄城、郃陽間官兵斬三百餘級餘遁。會北兵至夾攻斬百五十級。遂突入商、雒十三營號十萬掠洵陽、興平流入漢川。  三月丁亥〔朔〕南京右都御史唐世濟上言:『流寇有四:一亂民、一驛卒、一饑黎、一難氓宜分別剿撫』。上善之命專委總督陳奇瑜。  辛卯上御文華殿日講畢閣臣退。命再入問「陳奇瑜今安在」?溫體仁對曰:『聞在延綏今彼請餉三十萬』。上曰:『已留新餉』。錢士升曰:『新餉雖留此時官未盡徵恐難濟急。至於難氓勢必資遣方可得生。但期以免死勢終為賊』!上低回久之乃諭曰:『近來用人拘於資格乙榜巡撫若以為怪』!因論及南宮試事曰:『近來文章俱屬浮習如董仲舒「天人三策」真文章也』!  巡撫山西右僉都御史戴君恩奏留新餉二十三萬乞准開銷又乞發內帑賑濟。命於太僕寺量給。時山西自去秋八月至今不雨大饑人相食。  己亥大學士何如寵在道屢引疾不許。刑科給事中黃紹杰奏言:『如寵棲遲里門、徘徊道路非有所疑畏則有所瞻顧也。將來君子、小人不能並立次輔溫體仁當知所自處矣。自體仁為相無歲不旱、無日不霾、無地不災、無在不盜燮理固如是乎?秉政既久窺旨必熟。故中外諸臣承奉其意如一人當用則曰此與體仁不合一事當行則曰此體仁所不樂。凡此皆召變之由。乞命體仁引咎辭位可以上回天心、下慰民望』!上責其率妄調外。  辛丑策貢士於建極殿。上特裁宸翰問以恢疆、安邊、屯田、鹽法、漕運、馬政、卹民、足兵、正士習、破資格其道安施?朕將親覽。為賜劉理順以下三百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丙午河套、插漢合犯寧夏河西玉泉營總兵馬世龍擊卻之。  夏四月丙辰朔海寇劉香掠海豐。  己未工部侍郎李遇知等請發帑金十萬賑濟陝西命戶部議之。  庚申新平堡參將馬鐵貝誘降丁入市收其弓矢詒以軍門巡邊出迎遂驅而殲之。上首功。  辛酉西人數百騎犯新平堡傳烽守備王國臣馳斬八十級西人歹打兒漢吉囊等前以三萬騎乞降。  丙寅賊在房縣婦倍於男張全昌擊斬百五十八級。  丁卯安位以兵送安邊往沾益州。  壬申西人陷保定州。  甲戌發帑金五萬命御史梁炳賑饑陝西。時山西永寧州民蘇倚哥殺父母炙而食之。  川寇三萬人退屯鄖陽之黃陽灘分三道一均州趨河南、一鄖陽趨淅川、一金漆料過河趨商、洛、盧氏張應昌戰均州五嶺山兵敗還均州。  西人陷得勝、鎮羗二堡。  丁丑賊陷兩當縣。賊攻蒼溪陷鳳縣洪承疇聞插漢犯甘肅即自漢中行。至棧道青橋驛聞賊營寧沔州庚申返褒城、至沔州援寧羗賊由陽平奔鞏昌。丁卯承疇過白水江辛未抵擺州。壬申至成縣見賊勢盛且分道一向邊方、一向漢中知府斷棧道、守雞頭岡賊不得至褒城由漢王山犯固城、洋縣官兵固守賊間往石泉溪陰又別部賊二萬趨寶雞、汧陽求撫。又湖廣賊二、三萬犯平利。蓋春夏間楚、蜀賊合於秦又盧象昇等萃兵於楚故賊盡奔漢中、興平而川賊入西鄉者二、三千又犯城固東下。是時諸賊盡入漢中、興平以接於商、雒矣。寇自五年聚於晉縱之渡河而豫、楚被害至是又還集於秦:而朝廷漫無措置失此機會良可惜也!  癸未賊往四川阻大江入西安之終南。  是月宣大收降丁五千一百九人婦女不預焉。時插漢虎墩兔憨西徙。  總督漕運楊一鵬奏言:『去冬十一月淮、泗之間方千里俱有異鳥叢集。雀喙、鷹翅、兔足、鼠爪來自西北千萬為群未嘗棲樹集於田盡食二麥:亦災異也』!  五月丙戌(原文誤丙寅)朔尚膳監太監王永祚奏:三宮膳羞歸併大庖。從之。  辛卯免浙江崇禎三年以前織造緞疋。  賊陷文縣。文縣去歲大旱入秋早霜冬無雪今春不雨斗米七錢。延綏西路數年不登。賊分部一掠鄜、延奔綏清金峪者官兵擊斬千三百餘級一掠延、慶亦擒斬數百:皆傍終南山竄入商、雒。  插漢虎墩兔憨犯寧夏總兵馬世龍拒之斬八百九十餘級。  丙申洪承疇以副總兵賀人龍劉成功等兵二千、游擊王永祥騎八百赴藍田。蓋寇出陝西之道有二:曰商、雒曰漢中、興平。時賊深入南山大峪實近省會故逐之。遂東奔綱峪川復入大山遠竄商、料來羅。其前犯西安、涇陽、三原之賊李自成、張獻忠等俱西奔盩厔、鄠二縣。  傅宗龍密陳防海之策欲盡撤皮島兵以節浮費兵科給事中常自裕言。  賊陷盧氏縣。  乙巳洪承疇自漢中西援甘肅。  練國事奏:『今日最難有五:一〔曰〕缺兵。大盜起於延綏、榆林兵力不足遂調甘肅。自寧夏喪師於靈州、甘肅喪師於涼州今防插虎尚且不足能分以剿賊乎?榆林兵止五千陳奇瑜率之而防秋又當西還則兵愈少。二曰缺餉。西安、鳳翔兵荒且留新餉即使支盡不抵三鎮之用。司府無可借餉餉將安出!三曰缺官。荒、盜頻仍有參罰戴罪、有追贓客死、有失城就逮道、府且不樂就何況有司!今官缺三十餘員何以治民、辦賊?故缺官急宜補而參罰亦宜少減也。〔四〕曰宗祿。秦俗囂悍貧宗尤甚垂涎賑金漸不可長。〔五〕曰驛遞。秦、晉驛遞例不全給。今募夫之苦更加十倍故人人思遁。凡在衝路宜全給以安其心』。  洪承疇等自盩厔、郿縣渡河抵岐山向平陽分三道。寇十餘萬承疇兵僅三千在漢中總兵左光先、游擊趙光遠兵三千四百有奇在臨鞏總兵孫顯祖兵千五百、參將卜應等兵二千在平涼副總兵艾萬年兵千人止可城守其游擊王永祥、馬獻圖分戍者不預焉。總兵張全昌等兵六千視盜所向以為援剿。  六月乙卯朔洪承疇以援甘肅上言:『漢南諸郡各接楚、蜀今大兵皆屯楚、蜀賊必偪入漢南。陝撫練國事遠駐商、雒按臣范志粹又以會城空虛而移駐。臣以邊急復離漢南。大盜回集誰為反顧』!  敘禁旅功廕太監曹化淳世襲錦衣衛正千戶袁禮、楊進朝、盧志德各百戶賜金、幣餘有差。  總兵陳洪範請滅插漢上命趣赴登州。  丙寅陳奇瑜因撫治鄖陽盧象升剿竹山、竹溪各山寇速戰斬一千七百五十三級。  賊犯郿縣為鄉兵斬溺甚眾寶雞、岐山義勇聞風率先賊敗去。  戊辰飛蝗蔽天。  己巳劉成功、柳國鎮、艾萬年等以三千人戰寧州之襄樂頗有斬獲。俄賊眾伏發被圍萬年、國鎮敗沒。  先是陳奇瑜圍李自成大部於南山車廂峽。會連雨四十日賊馬乏芻且苦濕死者過半弓矢俱脫賊大窘乃自縳乞降奇瑜許之各給免死票回籍。甲戌出山。  張全昌追賊兵敗都司田應龍、張應春死之。賊連勝益驕欲犯西安、涇陽、三原等縣洪承疇令曹文詔以三千人自寧州往援。  清兵圍大同。  陳奇瑜於峽石獅子山剿秦、晉遺賊斬七百二十五級渰五千餘人墮崖死者二千餘人。  秋七月乙酉朔降盜陷隴州陳奇瑜聞之檄各屬嚴守待命。  諭兵部禁札付加銜。  加築京城。  丙戌日食。  己丑洪承疇奏言:『賊在慶陽、西安拒敗官軍。猖獗如此大抵賊可十四、五萬明知官軍一、二萬不能四馳恃其勢眾旁伏遞進:則剿殺之難。賊皆精騎每跨雙馬官軍馬三、步七:則追逐之難。賊攻堡掠野到處可資官軍待糧轉運:則糧芻之難。賊入山負嵎官兵相待一日即誤坐一日:則時日之難』。且請鹽課銀三十萬加曹變蛟秩鼓其敵愾。遂加曹變蛟副總兵。  辛卯賊至鳳翔西關藉口奉督、撫文安插城內守臣知為巨寇詒以門不敢啟須縋城而上。先登三十六人盡殺之。陳奇瑜因借以為辭劾地方官紳撓僨撫局以激上怒命緹騎逮寶雞知縣李嘉彥及鳳翔鄉紳孫鵬等五十餘人下刑部獄。  清兵入大同張家口又入膳房堡焚龍門關。  叛兵楊國棟等擁三千騎直抵西安城下乞撫巡撫御史范復粹無計惟登陴固守。明晨練國事在鄠縣聞之馳還登南城檄賊至濠畔講。一日夜未決度不受撫必西走鄠、盩厔密檄沿途官兵飭備更設伏於盩厔境上之夾水溝。時禾茂泥淖騎不任馳伏發殲其半。國事又遣官招之諭殺渠自贖予上賞頃之一賊斬國棟以首獻。賊人人自疑互戕千餘人餘仍入南山。  壬辰清兵入保安、懷來命寧遠總兵官吳襄、山海關總兵官尤世威以兵二萬分道援大同。時遼東粗安有言巡撫方一藻、總兵祖大壽私通故移警於西。  洪承疇令曹變蛟赴三原。  癸巳京師戒嚴清兵屯膳房堡沙嶺往陽和。  乙未洪承疇趨富平轉入渭南遏各賊。  敘州定遠堡母豬龍洞聞銅鼓聲一日夜。  丁酉清兵圍宣府遇砲擊退屯深井天壽山守備王希忠以聞命亟收人畜入保。  戊戌清兵四略永寧。明日大捷。命保定巡撫丁魁楚移駐紫金關、山西巡撫戴君恩移駐雁門關、總督陳洪範移駐居庸關。  己亥命御馬太監黃鍾育、尚膳監太監王之俊、司禮監太監孫朝喜俱提督忠勇營。  清兵入鎮羌、得勝二堡。  庚子以太監孫茂霖監防紫金、倒馬二關。  大盜混世王等從鳳翔、郿縣東(?)盩厔、鄠縣云犯西安洪承疇馳一晝夜明日入西安預檄富平關兵及張全昌兵俱赴西安合擊賊。賊颺至西安之東境我兵以力疲未能出承疇恐賊自渭南、華州東出潼關先令張全昌、副總兵曹變蛟間道走渭、華遏其前。承疇出至潼關紅鄉溝追賊游擊李效祖、柏永鎮力戰自辰至申賊始卻不能出關因登山。承疇自潼關馳赴藍田欲從山後間道剿之。丙午賊覘知官兵意夜走商、雒山中。初大盜老■〈犭回〉■〈犭回〉等萬餘先踞南雒山今又益賊萬餘承疇又率張全昌、趙光遠共兵三千赴潼關大峪口截其出仍備閿鄉、靈寶諸處。而前淳化、耀州、富平賊李自成、張獻忠等東奔陷澄城縣、圍郃陽旬餘聯絡百餘里聞承疇兵至解圍由清水、秦州窺平涼、邠州矣。  清兵圍大同左衛。  盧象升追上津賊於乜家溝總兵鄧玘斬一百八十六級。  清兵破安州殺知州閆生斗。  己酉清兵至朔州圍渾源州。  庚戌(或壬子。原文誤壬戌)巡撫河南玄默撤左良玉自內鄉陳治邦、馬良文等自雒陽並赴盧氏。  插漢虎墩兔憨又犯寧夏廣武營官兵擊斬四百十六級。  湖廣總兵秦翼明至上津縣商州賊犯豐陽。豐陽古廢關地接秦、楚為鄖、襄之咽喉。豐陽後有小徑曰罩川口可通鄖西。鄖陽巡撫宋祖舜令游擊周士鳳以六百人戍罩川口翼明夜發兵架梁入賊營後昧爽分兵搗其營賊稍怯斬百四十九級。  上憂寇無已時召諭戶、兵二部:以淮撫兵及楊御蕃兵阨南畿要害護祖陵以董應文赴彰德倪寵、牟文綬兵赴山東、河南協剿以河南湖廣兵、李重鎮關兵四萬五千並赴河南令盧象昇總督征剿承天責巡按余應桂居守。如秦寇入豫洪承疇出剿西北、象昇進剿東南賊復入秦則象昇亦入關協剿。而豫賊有自中牟走洧川、有自祥符入尉氏旋突禹、許、長、葛間而豐陽關之賊不得出屯靈寶凡十三營前三營張平國往許州、王成龍往鄢陵、許文沖往尉氏大營在永寧、盧氏約九月向山東實欲誘我東備因襲汴梁也。  八月丙辰叛兵自斬其渠楊林降。  陳奇瑜報降賊解散男婦一萬三千八百七十七人斬渠魁十人俱延安、安定等縣民並令還鄉。  清兵破代州。  戊午夜李自成陷咸寧殺知縣趙躋昌洪承疇援兵至遇於城下賊棄金帛餌我兵竟西遁。  庚申張應昌擊咸陽賊斬四百九十九級俘其軍師劉某兵氣始振。  清兵分道進:東路至繁峙、中路至八角、西路至三坌。  賊陷隴州屯州城及汧隴間浹月。陳奇瑜次鳳翔令參將賀人龍等援隴州賊圍之。  少詹事文震孟請改先帝「實錄」上以冊立皇祖默定、張差實系風癲、紅丸輕進意亦忠愛諭旨即為定案不必議改。  旌唐王聿鍵助餉。  己巳清兵攻大同五日退西安堡。  清兵入啍代啍縣知縣黎壯圖降陷靈丘縣。  辛未罷總理監視太監。諭曰:『朕御極之初撤還內鎮事無大小悉委臣工。不意諸臣營私諉過罔卹民艱:廉謹者入於迂疏賢能者好為推諉居恒但有虛聲臨事均無實濟。己巳之冬京都被兵宗社震恐舉朝束手此士大夫負國家也。不得已分遣各鎮監視添設兩部總理雖一時權宜亦欲諸臣自反。邇來經制粗立兵餉稍清諸臣應亦知省自圖改悔。今將總理監視等官盡行撤回以信朕之初心。惟關、寧偪近高起潛兼監兩鎮京營內臣提督照常。所願二三臣工共體時艱!若復蹈陋轍不惟國典具存抑諸臣之忠猷何在良足恥矣』!  清兵攻保定竹帛口殺千總張修身。  甲戌召勳戚文武於平臺問堪塚宰及總憲者?令各給筆札條對吏部侍郎張捷曰:『臣之所舉與眾不同』。上許之。勳戚在殿西室、文在殿東室捷徬徨四顧大學王應熊目屬之諸臣覺其異。及問所薦則兵部尚書呂純如也。時諸臣或舉鄭三俊勳戚亦如之或舉唐世濟捷曰:『總憲世濟可塚宰非純如不可』!俄入奏力言純如之長。諸臣以純如列「逆案」不可刑科給事中姜應甲言之尤力捷失色。上問溫體仁對曰:『謝陞可』。上曰:『爾等其諦思之』!應熊故善周延儒而純如又與延儒善者體仁陰主之工科給事中范淑泰遂劾王應熊、張捷同謀黨附大肆欺擅刑科給事中吳甘來亦劾張捷計翻「逆案」純如用則邵輔忠、張樸輩皆可用矣。上責捷回奏。  乙亥召南京吏部尚書謝升為吏部尚書、右都御史唐世濟為左都御史。  刑部尚書胡應臺終養去以馮英為刑部尚書。  陳奇瑜專事招撫由城固入漢中降盜解散萬五百二十八人斬渠魁四人皆延安人也。勒降人回籍行八百里至寶雞等縣仍事殺掠官兵捕斬三百餘級。  洪承疇至富平詰朝至馬家村掩盜不備。賊先鋒高傑甚銳承疇還富平夜襲營殺二百餘人斬六十餘級高傑降於賀人龍人龍率以襲賊卻之。  己卯清兵出拒牆堡。  辛巳祖大壽以兵四千人西援命駐防薊鎮密雲。  清兵攻大同右衛。  是月有大星從狗國墜入大同兵營。  閏月乙酉清兵攻宣府萬全右衛守備常如松卻之。丁亥入萬全衛。  洪承疇遣兵擊延綏西人斬四百餘級西人遁。  己丑暹羅入貢。  清兵出塞歸計駐宣、大隃五旬□獲毋算。吳襄、尤世威分道援大同襄兵敗世威部將祖寬以七百騎戰大同北門頗有殺傷。  賊陷白水縣知縣龐瑜先遁。  甲午上御文華殿日講畢仍召閣臣曰:『敵出口宜先招撫難民援兵可撤者當盡撤之』。王應熊曰:『彼利子女、金帛耳田禾未損援兵屯駐城西刈禾牧馬民甚苦之』。錢士升亦以為言。應熊又曰:『山西崞縣賊止二十騎掠子女千餘人過代州望城上親戚相向悲啼。城上不發一矢任其飽掠而去』。上為頓足嘆息。應熊曰:『崞縣被陷稛載三百輛去後數日官兵始報恢復』。上曰:『各官俱有罪命兵部核奏』。士升曰:『賊實可擊失此機會』!何吾騶曰:『當盡徵各省糧餉以圖恢復』。士升曰:『吾騶所言是廣東事也。若江南府帑並無存留且漕糧加派江南獨溢。民力已竭不堪再困』。上又傳兵部設法市馬。  清兵出宣府歸命撤援兵。  江西、河南、雲南大旱。  壬寅陳奇瑜至鳳縣。時賊益熾北接慶陽西至鞏昌西北至邠州、長安西南則盩厔、寶雞眾殆二十萬奇瑜始悔分兵出禦而兵亦寡矣。  甲辰夜木星犯奎宿。  壬子總督宣大張宗衡、巡撫宣府焦源清、巡撫大同胡沾恩、巡撫山西戴君恩並免十月論罪俱遣戍。  九月丙辰巡按陝西御史傅永淳報:『流寇出棧道攻陷麟游、永壽即陳奇瑜棧道中所撫賊也。七月圍寶雞賺鳳翔其招撫官三十六人在鳳翔守城者皆士民誘殺之』。  丁巳應天地震。  庚申王恭廠火藥災傷斃數千餘人。  癸亥賊破扶風殺知縣王國訓。  乙丑日講官少詹事文震孟請告不允。  賑淮安、徐、和。  禮部尚書曾楚卿罷。戶科給事中姚思孝論其天啟時「要典」副總裁也。  諭兵部:『腹馬俵解祖制難以盡更仍舊本折兼收。苑馬虧額前茶馬冊報七監馬匹強半虛數今欲清補牧地牧軍、盡釐牧政各官蠹弊詳酌責成豈得空言設法!並宣、大市馬作何易買?確議具奏』。  甲戌河南寇圍榮陽、汜水及於密縣河南推官湯開遠同左良玉自郟援密寇走登封。尋入白沙新莊又覘知信陽有備自光山、羅山犯黃安、麻城自麻城趨羅田犯蘄水大營盡入黃州廣濟、黃梅告急。  兵部議大剿:河南兵入潼、華湖廣兵入商、雒四川兵入漢中、興平山西兵入韓城、蒲州。  丁丑盜掠略陽。時陝西盜一由鳳縣舊棧道還攻漢中一出略陽由陽平關入梓潼、劍州一由寧羌犯廣元。  辛巳洪承疇自平涼遣副總兵左光先等率兵間出華亭明日抵隴州賀人龍圍始解。  冬十月甲申朔兵科給事中史可鏡劾陳奇瑜報撫賊一萬三千人勒回延安似延安人專盜也。又傅永淳上言:『漢南降盜出棧道、渡渭水陷城據邑所在騷然皆由奇瑜專主招降謂盜以革心不許道塗訊詰。入一邑而邑不敢問入一郡而郡不敢問開門揖盜剿撫兩妨恐種禍不止三秦也』。  巡撫山西右僉都御史吳甡言:『禦□必須塞外若塞入而援截甚難。招安流盜更宜慎重。「書」云:「殲厥渠魁脅從罔治」。未舍渠魁而概散之者彼狼子野心勢難馴服。況邊地窮荒無居無食僅曰「免死」豈遂革心易慮』!  癸巳流盜犯黃、蘄。又河南盜掃地王等趨東南自霍山、英山分掠潛山、太湖、宿松。  乙未遼東總兵祖寬抵靈寶。時賊離城六十里混世整齊王、張獻忠皆在焉。會戰斬百二十一級。  總理戶、工二部司禮太監張彝憲改司禮監提督。  丙申上連日御經筵遇雪不輟。諭講官尚書韓日纘、姜逢元、侍郎陳子壯、少詹事文震孟、諭德姜曰廣、倪元璐、修撰劉若宰:言毋忌諱。震孟講「春秋」上論及「仲子歸瑁」震孟對曰:『此見當時朝政有缺。以是類推「春秋」之義實有裨於治道』。上然之。  丁酉命鄧玘簡精銳二千五百人屯臨洛相機剿寇餘兵還薊鎮。其延綏、寧夏、甘肅、固原援兵屬陳奇瑜調遣洪承疇標兵夾擊。其陝西、山西、河南、鄖陽、四川各巡撫俱分布要害扼截應援。  免宣府總兵張全昌、大同總兵曹文詔、山西總兵睦自強。  庚子以鄭三俊為南京吏部尚書。工部尚書周士樸以公主墳價混匿駙馬齊贊元劾之削籍以劉遵憲代之。  乙巳賊陷陳州圍靈寶官兵擊之賊奔耒陽諸山。  賊自京山間道趨顯陵明日遁入山中。時大寇聚秦中李自成在乾州招之不聽。老■〈犭回〉■〈犭回〉在武功而河南賊出永寧陷靈寶。  總兵左光先擊李自成於高陵、富平間斬四百四十餘人即還富平。自成弟戰沒屯乾州安家莊佯求撫於監軍道劉三顧真寧知縣王家永遽信之出城招諭被執失其印。三顧逆其詐早避堡上。賊有奔涇原者扼於洪承疇東奔華州、渭南者扼於趙光遠遂折入南山。時官兵三戰共斬一千二十級餘。而華陽、南原之賊夜隃山中出耒陽。  是月貢士朱陛宣卒。陛宣吳縣人萬曆壬子貢士。學行醇篤學者私諡「孝介先生」御史祁彪佳奏薦。明年贈翰林院待詔。  十一月癸丑朔陳奇瑜請各巡撫、總兵分地責成從之。時撫局大潰賊氛日熾故有是請欲分委其過也。  癸亥盡免山東五年以上逋租。  巡撫河南陳必謙率參將李雲程由洛陽趨偃師命監軍同知祖寬趨嵩、汝皆走汴之路也。時李自成自潼關奔偃師、鞏縣張獻忠等奔嵩、汝為豫、楚合寇。賊偵左良玉在偃師偽向開化漸西移犯河南良玉還救河南賊已出龍門併歸東路。  丙寅守備劉宗傅報插漢部落百餘人叩關乞市太監劉秉憲以聞。  總督漕運楊一鵬議濬泇河從之。  翰林院侍讀倪元璐上「制實八策」:曰離〔□〕交。東西勢並涇鎬之事慮在來春。宜敕樞臣秘通邊吏乘茲方合用間用疑伐其本謀使能散膠漆為水火俾疆境自危而復安:一也。其次曰繕旁邑。用兵惟知聲擊潛虛之法。備關則不趨關而趨口備口又不趨口而趨雲上度其再來必不趨雲上而趨薊又必不逼京城而抄旁郡。京城近畿玉田、三河、豐潤、平谷等邑宜及時增繕大修守具庶可堅壁清野奪其久持:二也。其次曰優守兵。頃者宣、大之役不禦不追罪由將吏嬰城力守勞在師徒今罰行賞稽能無怨心!臣查守兵月廩不及戰糧五倍援卒驕蹇猶然厚奉相提而論誠似非平。或量給賞賚勵其守氣或倍增糧額責以成功:三也。其次曰靖降人。夫既云來歸況皆散丁零眾調馭之方存乎權智。蓋不在主將甘苦與共之情而在行部番漢不分之跡使得各無猜疑自然一心歸附:四也。其次曰益寇餉。秦、晉流寇蔓延日滋苟圖必剿惟在足餉請聽兩省以舊賦之半、新賦之全留輸行間以備兵儲:五也。其次曰儲邊才。夫邊才難辦成於練習。諸凡近邊縣令惟求英茂三年見能即陞本道。自僉、臬以至藩長悉亦覈其成績而本方節鉞之才亦取諸此節鉞。無缺則加卿銜照例三年一任其子。如此則終身於戎馬軍旅之間塞責者稀而更得不次世及之恩願從亦眾:六也。其次曰奠輦轂。昔漢徙富民以實京師。今者都城匱竭不忍見聞:車戶動至傾家流商嗷然載路。重之市井亡賴以告密為佃漁一語牽連家已蕩然。凡昔所號巨賈殷家悉無兼辰之食。五方游眾無所歸依誠恐一旦告急人無固心掉臂開門勢所必有。宜急議培養無靳膏澤酌甦商之策塞告密之門汔可小康馴臻大定:七也。其次曰嚴教育。國家教官以秘館教士以辟雍。今者一入金門遂稱閒局容與焉是化有用為無用也。欲使無亡所能莫如教習古事經史、今事典故遠事祖憲近事時宜。凡所誦著悉取諸此。日省月試灼然有程。至於援納既革、貢舉將興兩雍司成略倣館條策厲多士何患功能不出:八也。又「制虛八策」:曰正根本。治之根本惟在絲綸。今六曹庶務成謀悉稟政府。便殿引對雖微言悉蒙俯採故救時之可為莫如今日。誠能體陛下之嚴察以剔蠹袪邪奉陛下之公虛以育才扶正勿以大猷付之悠忽勿以瑣務示其周詳恩怨不橫其胸好惡必循人性毋徒傷元氣而情面仍存毋浮慕精明而叢脞實甚毋以意見仇獨立之士毋以聲顏拒來告之人。如此則才識自生勳猷自著:一也。其次曰伸公議。吏部左侍郎張捷無端保奸致激群論。在今日去留非徒邪正之關實亦安危攸繫。何者?凡彼死灰竭計惟幸國家多凶。今見首功無恙即云大勢已移竿牘金錢麇興蟻至。從茲擾擾必多事端。息棼遏萌是在乾斷:二也。其次曰宣義問。夫祖考者臣庶所欲崇戴以明忠內臣者外廷所當摘剔以明異。如近日詞臣許士柔力闡先徵倘終庋閣則陛下「永言垂則」之義未彰。昨歲憲成王志道執爭內遣如久沈淪將陛下「權宜姑試」之心逾晦。斯關譽望冀留睿思:三也。其次曰一條教。卓異本求循茂而厲以考成之格於是撫、按不能治貪殘例轉本處庸凡而美以優陞之名於是公論不得問摧折。會推既咨群議而所禁乃在把持館員既重官評而敷試仍以文字。於是盈廷之語默無主閣部之取舍難憑盍求畫一以定歸趨:四也。其次曰慮久遠。夫弊必原其自始法當慮其所終。故循事始之觀則兵譁必由於將劣民亂必由於紳豪武絀必由於文尊宗辱必由於官玩。為要終之論則劣將易制而譁兵難制豪紳易制而亂民難制文吏易制而武臣難制有司易制而宗潢難制。若矯偏過平懼貽後累:五也。其次曰昭激勸。劉之綸以庶常片語而佐樞、王來聘以武第踰年而秉纛遭被非常安能不死!要在二臣之死亦有難能法應殊卹顧反寥寥天下皆謂陛下驟貴無功之人而薄酬死事之節。請自今茲懋弘斯義卹死勸生俱可致功:六也。其次曰勵名節。孔子疾沒世無稱聖人之期人以名如此。今或見人表異輒詆好名。臣惟懼世不好名所以每多敗名之事。至於在位無才皆因骨柔節墮。昔人求將略於犯顏敢諫此非虛言。原夫畏敵之情無過畏死斧鉞之與鋒鏑其為不畏豈有殊哉!摩厲之術必握其原:七也。其次曰明駕馭。督、撫大吏古之所稱「連帥」全資威重彈壓諸州。況當受時臨戎之際小形過差此可鄭重責成勿事頻加呵讓。誠恐氣失沮喪靦臨將吏勢必倉皇亂謀苟且救過:八也。疏入上復問「用間伐謀」之策。既而元璐再陳之且求上盡撤監視內臣以重邊疆不報。  禮部右侍郎陳子壯嘗謁大學士溫體仁體仁極稱「主上神聖臣下不宜異同」。子壯曰:『世宗皇帝與議禮諸臣同心並志千載一遇然祔廟之議、勳戚之獄當時臣工猶執持不已。皇上威嚴有類世宗公之恩遇孰與張桂!但以將順而廢匡救恐非「善則歸君」之道也』。體仁意沮自後遂至嫌隙。  庚辰削總督兵部右侍郎兼副都御史陳奇瑜職聽勘。先是八月陝西諸臣李玄、李遇知等奏撫寇之誤:貽害封疆、戕害生民蓋指奇瑜也。兵部尚書張鳳翼與奇瑜姻契歸罪陝西巡撫練國事逮之上命並勘奇瑜。既而李玄等復糾其罪亦逮訊之。次年論戍。  是月盧象升襲賊龍駒嶺敗績。  十二月癸未朔以乾清宮管事太監馬雲程提督京營戎政。  溫體仁乞罷不允。  甲申以司禮太監李承芳總督東廠。  賊大至鄖西又自洋、沔直至興平、洵陽、白河絡繹不絕副總兵楊正芳深入同鎮篁將張上達死之。  右庶子兼翰林院侍讀倪元路上言:『今年夏、秋之間吏、禮二部會議館員考選踰月未決。一日臣偶遇薛國觀問及之國觀云:「斯舉甚盛考法殊難」!臣偶攄臆見國觀躍然為可。又越數日忽舊塚臣李長庚貽書致詢臣即以議揭答之唯云考選一事所以難者皇上崇治行而弘文之選原屬文章。今欲歸之政府則內閣似侵主爵之權責在司銓豈館職不關綸扉之議!且法既尊治則吏部之殿、最即是定評考必以文倘內閣之高下或乖輿論。正使同堂而咨必致彼此牽制。欲求文治相準保無長短互異若此者所謂難也。愚請吏部先以治行考定之即以所定人數送閣。考選館員凡與試者悉為治行之尤在內閣即可一意徵文不必分心採望。其甲乙名次以文而定而授官高下仍準官評。拔科道之尤為館員既可尊文章於政事之上定編簡之次以部議仍是升器識於文藝之先。臣所言如此未嘗品題人物、竊定員數有把持劫制之力也。陛下即以多事斥臣臣豈有悔之』!上善之。  戊子辰刻日旁有三暈久之乃散。  丙申總督宣大楊嗣昌奏:『插漢部落實有數萬。小王子至歸化城俟正月來講賞先求開市。臣意剿之不能拒之應就其計借市馬為操縱暫示羈縻亦是一策』。命部議覆。  巡撫淮、揚御史劉興秀言:山陽、海門、沭陽、桃源、睢寧、鹽城、興化災荒乞蠲不許。  賊自徽、階突入略陽、沔縣毀秦王祖瑩游擊唐通兵敗。  總督兩廣都御史熊文燦令守道洪雲蒸、巡道康承祖同參將夏之木、張一傑往謝道山招劉香被執。上以賊渠受撫自當聽其輸誠豈有登舟往撫之理!弛備墮奸尚稱密商未嘗與知督臣節制何事?蒙昧如此!命巡按御史確覆不許飾報令文燦戴罪自效。  是月左良玉軍澠池、陳永福軍南陽鄧玘為援而山西平陽、汾州、防河之戍多逃自靈丘、廣昌徑走五臺。陝西、鄖陽各處告警云東下常德而河南為劇。兵部議徵邊兵二萬、益新餉二十五萬會合湖廣、山西討寇關中。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3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2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