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6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6.doc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6

mynameisxiaoqing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6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崇禎實錄卷之一  懷宗端皇帝(一)  諱由檢光宗第五子熹宗弟也。始封信王熹宗無子帝嗣位。  崇禎元年春正月癸亥(原文誤乙丑)朔上御皇極殿天下官來朝。  永平縣大風雨晝晦。  丁卯翰林院編修倪元璐上言:『臣以試士復命還朝竊見群臣章奏凡攻崔、魏者必引東林為並案一則曰邪黨再則曰邪黨。夫以東林為邪黨將復以何名加諸崔、魏!崔、魏而既邪黨矣向之首劾忠賢、重論呈秀者又邪黨乎?夫東林則亦天下之才藪也。其所宗主者大都稟清挺之標而或繩人過刻樹高明之幟而或持論太深。此之謂非中行則可謂之非狂狷不可。且天下之議論寧涉假借而必不可不歸於名義士人之行己寧在矯激而必不可不準諸廉隅。自以假借矯激、深咎前人於是彪虎之徒公然起而背叛名義、毀裂廉隅以至連篇頌德、匝地生祠。夫頌德不已必將勸進生祠不已必且呼嵩:而人猶寬之曰「無可奈何不得不然耳」!嗟乎!充一「無可奈何、不得不然」之心又將何所不至哉!議者能以忠厚之心曲原此輩而獨持已甚之論苛責吾徒:臣所謂「方隅未化」者此也。韓爌清忠有執上所鑑知而廷議殊有異同可為大怪!詞臣文震孟正學強骨三月居官昌言獲罪有人如此雅謂千秋。今起用之旨再下謬悠之譚日甚:臣所謂「正氣未伸」者此也。總之臣論不主調停而主別白。韓爌、文震孟不爭二臣之用舍而爭一日之是非。至海內講學書院凡經逆璫矯旨拆毀者並宜葺復如故。蓋書院、生祠相為貞勝生祠毀書院豈不當復哉』!上曰:『朕屢旨起廢務秉虛公有何「方隅未化」、「正氣未伸」!惟各書院不得倡言創復以滋紛擾』。  吏科給事中劉漢儒上言:『畿民之困自發難以來徵派無虛日。最苦者莫如招買豆料給價常少、給期常遲是名招買而實加派也。請以明年為始凡府、州、縣三分之二乞解本色』。上是之下所司。  壬申戶部尚書郭允厚言:『天津餉額米從浙江、湖廣、山東、南直而至豆從山東、北直而至道、府餉司又實董之。諸臣終歲經營軍中告匱臣考其故皆收運委官折乾入私橐甚易濟實用則無。請命所司嚴禁之』。詔曰「可」。  趣總督尚書張鳳翼赴山海關移順天巡撫都御史王應豸於喜峰口。  命司禮監斥買魏忠賢田宅因以賜第請上曰:『勿以他屬朕俟東西底定留賜第以待功臣』。因賜榜曰「策勳府」。  上御文華殿講畢諭九卿曰:『月食修省令百官條對。卿等大臣何未之見』!  因手敕示之。  兵部請移毛文龍於蓋奪(?)下廷議:移督師於關門。  辛巳命內臣俱入直非受命不許出禁門。  壬午上熹宗皇后張氏曰「懿安皇后」仍居慈慶宮頒詔於天下。  上以常州去年水災折絹有差。  癸未始御經筵。  賜外官卓異二十四人宴。  發帑金三十萬分給宣、大、東江。  命安置降丁於延綏、寧夏、甘肅、固原間。初兵部請處之山海關三屯營不許。  乙酉復故大學士劉一燝、韓爌職。  法司追論魏忠賢等上命磔忠賢尸於河間、斬崔呈秀尸於薊州又戮客氏尸天下快之。  楊維垣言:『倪元璐偏護東林疏言多悖謬』。元璐言:『自鄒元標以偽學見謗逆璫遂以真儒自命。學宮之席儼然揖宣聖為平交講學諸公而在寧有此哉!然則崔、魏乃今日對案以崔、魏定邪正譬如以鏡別妍媸。楊維垣堅守故智阻抑正人代逆璫分謗何其謬也』!上是之。  丁亥以劉廷元為兵部尚書。  太常寺卿阮大鋮請戮先朝之奸言『汪文言以細人夤緣引左光斗入王安之幕。「移宮」一疏謀傾宮眷中外迎合爭之者僅一賈繼春而旋遭放逐:此殺言官之始也。周嘉謨推重熊廷弼任為經略:此壞封疆之始也。貶霍維華以謝王安而逐戚畹、撼中宮:此又中外謀危母后之始也』。  二月癸巳朔遼東督師尚書王之臣奏:『遼地千里今欲尺寸而收之勢所不能。莫若以遼民實遼土有力者聽其自墾無力者酌借屯本為資俟秋成徵還。自寧遠以西及左、右近城者舊貫可仍。自此而東久為戎馬之場宜分三等:其近城處泉甘土沃為上者三年起科稍遠而瘠為中者五年起科至於窮邊沙鹵之場為下者永不起科』。上命即行之。  甲午上厭章奏冗長諭各衙門條奏務期簡明毋出千言外如詞意未盡或再奏以聞。  乙未諭選宮妃。  癸卯命翰林侍讀學士溫體仁直經筵日講。  甲辰黃州知府胡芳桂上八事:曰足用莫先富民富民莫先禁奢曰農工商賈各執其業而天下治曰漕政壞於旂軍之貧、運官之不肖、把總之需索曰欲安民化俗莫切於用賢令〔曰〕欲賢令莫切於郡守司道之監臨、撫按之監察曰天下臣僚善於供職者許其久任曰停止進學納附曰免當舖助餉、助工。章下所司。  四川監軍參議曹大受言:『西南土司安氏為強。所據之巢又為天險之隘水內、水外盡皆沃壤。如議剿而圖大創在相天時而參地利。安氏寓兵於農季春、仲夏民皆趨田驅之即戎必不能悉眾而來:此以實乘虛天時之不可失也。貴陽至陸廣百里一河深險天之所以限南北也。陸廣至大方百七十里賊巢碁置進退皆難。獨畢節一路諸部交通今為賊有。故欲進兵必先取畢節。據畢節則救援之路塞然後遵義、永寧同日並舉應接不暇其鋒自折:此剿之策也。但黔、蜀見兵六萬餉乏兵少不若據險扼要絕其商販禁苗仲耕鑿之利:此守之策也。不然鎮雄女官安位實為其甥令其開諭禍福。酉陽之子冉天胤曾為軍前參將向傳目把之書苟因以通安位亦便也:此議撫之策也』。章下所司。  清兵駐河上截降丁總兵官滿桂遣守備張守印以三百人潛渡河距守乃退。  蘇、松、常、鎮水災命折光祿寺白糧一年。  免楊漣、熊廷弼等誣贓復誣削諸臣劉一燝等原官誥敕。  御史高弘圖劾順天府丞劉志選、太僕寺少卿梁夢環逮之戒諭廷臣交結近侍。  罷薊遼督師王之臣命袁崇煥為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督師薊、遼、登、萊、天津移駐關門。  癸丑(原文誤癸巳)始御經筵賜講官宴及金、帛。  三月壬戌朔召王永光為吏部尚書以王在晉為刑部尚書。  甲子禁漳、泉人販海。以御史周昌晉言:「先禁海寇必先除內地之奸」故有是命。  乙丑大行皇帝發引己巳葬德陵。  大學士施鳳來、張瑞圖並免遣行人送還賜金、幣、廩役。  清兵二萬餘騎屯錦州塞以都令為嚮導攻克拱兔男青把都拔城盡有其地青把都遁免。  癸酉盜焚劍州。  丁丑奉熹宗悊皇帝神主於慈寧宮。  辛巳昧爽陝西天赤如血射牖隙皆赤。  重修「光宗皇帝實錄」成。  發帑金五十萬濟陝西軍餉。  插漢虎墩兔憨殺那木兒臺吉。  夏四月癸巳賜進士劉若宰等三百五十人及第、出身有差。  追卹故左都御史鄒元標、高攀龍、左副都御史楊漣、左僉都御史左光斗、工部尚書馮從吾、應天巡撫都御史周起元、諭德繆昌期、翰林檢討丁乾學、給事中吳國華、魏大中、太僕寺少卿周朝瑞、御史吳裕中、周宗建、黃尊素、李應升、夏之令、袁化中、吏部郎中蘇繼歐、員外郎周順昌、刑部員外郎張汶、工部郎中萬燝、陝西按察副使顧大章、揚州知府劉鐸各贈廕有差。  前大學士方從哲卒。  前少師兼太子太師、建極殿大學士葉向高卒。向高字進卿福清人以庶吉士歷禮部右侍郎進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獨相五年。時神廟久不朝章疏留中向高因事補救神廟心重之。天啟初再相。魏忠賢竊政向高欲調劑中外事權掣肘遂乞致仕。追贈太師諡「文忠」。  庚子兵科都給事中許可徵奏:清錦衣衛詭籍上從之。  許給代府全祿不為例。  命正一真人張顯庸禱雨。  召前大學士韓爌入朝。  琉球國中山王世子尚豐入貢。  甲寅冊立田氏為貴妃、袁氏為淑妃。  丙辰倪元潞上言:『「三朝要典」成於逆豎逆豎殺人則借三案群小求富貴則又借三案。故凡推慈、歸孝於先皇正其頌德稱功於義父。批根今日則眾正之黨碑免死他年即上公之鐵券。由此而觀三案者天下之共議「要典」者魏氏之私書。以臣所見惟毀之而已。假閹豎之權、役吏臣之筆亙古未聞當毀一。未易代而有編年不直書而加論斷若云規模大典則魏忠賢欲與肅皇帝爭權:悖逆非倫當毀二。矯誣先帝偽撰宸篇既不可比司馬光「資治通鑑」之書又不得援宋神宗手序為例:假竊誣妄當毀三』。上以已有「實錄」自不必復增「要典」命禮部會史館諸臣詳議具奏。  大兵以二萬騎經廣寧西援插漢。  五月辛酉朔孫之獬言「要典」必不可毀泣訴於朝御史吳煥劾其對君無禮遂引疾去。  癸亥命兵部戎政尚書霍維華署督師事代王之臣。工料給事中顏繼祖上言:『維華宵小璫熾則借璫璫敗則攻璫。擊楊、左者維華也楊、左逮而陽為救者亦維華也。以刑科給事中三年躐致尚書無敘不及有賚必加。即在維華難以自解。乞立行褫革以儆官邪』。遂罷維華行邊旋免之。命王之臣不得移鎮。  丙寅太僕寺少卿楊維垣削籍。御史鄒胤祚劾維垣為逆璫私人占氣最先、轉身最捷貪天為功、賣名市重亟宜處分故有是命。  己巳燬「三朝要典」。  朵顏衛蘇不的即長昂孫也三十六家同伯顏阿亥等部與插漢虎墩兔憨戰於敖木林插漢失利殺傷萬餘人。  許大學士李國■〈木普〉致仕。  召還曹于汴為左都御史、鄭三俊為南京戶部尚書改李邦華為兵部左侍郎。  光祿寺卿阮大鋮免。大鋮與左光斗同里有隙天啟時吏部都給事中缺宜補大鋮光斗以大鋮貪邪遂授魏大中。其後左、魏之禍皆出大鋮旨。至是御史毛羽健劾其黨邪追論削籍。  御史王相說言:『天下民力已窮其弊在有司者四:曰田糧之隱冒、曰強賊之擾害、曰豪右之欺凌、曰游惰之冗食在衙門者亦有四:曰庫藏之侵漁、曰徵解之扣除、曰僉派之騷擾、曰儀文之借取在功令者亦有四:曰加派之積欠、曰雜稅之保奸、曰防察之嚇詐、曰查盤之罪名。凡此諸弊總以竭民膏血欲除此弊惟巡方能行之其要在選擇賢令而已』。上善之。  插漢宰生等至宣府新平堡脅賞初約五十騎倏踰數百大譁。參將方諮崑誘入甕城殲之自焚關將軍廟拆牆數仞委插以自解。  巡撫登萊都御史孫國楨言:『內臣王國興擅至海上稱密旨召毛文龍蹤跡詭秘』。上謂『初撤鎮使以來朕未嘗輕遣內臣矯旨交通邊師罪不赦』。命逮國興下獄論死。  海盜鄭芝龍掠福建、浙江海上御史戴柏上言「要地宜防、奸民宜絕、私船宜禁、軍餉宜清、保甲宜申、鄉兵宜練」章下所司。  御史袁弘勳劾大學劉鴻訓入相浹旬削職、免官、引退無虛日未必盡由皇上內降且奉使朝鮮貂、參滿載。南鎮撫司僉書張道濬亦訐攻鴻訓。工科給事中顏繼祖上言:『鴻訓為先朝削奪之臣其不肯比匪黨邪天下共知。進賢、退不肖大臣職也鴻訓何罪!朝鮮一役舟壞溟渤僅以身免乃敢以悠悠之口欲移鼎鉉之重!乞諭鴻訓入直共籌安攘之策。張道濬出位亂政非重創之未有已也』。上是繼祖言。  太僕寺少卿李蕃免御史王之朝劾其為學臣時建祠也。初蕃與給事中李恒茂、御史李魯生朝號三李長安謠曰「官要起問三李」。  左僉都御史賈繼春免。天啟初繼春在臺爭「移宮」忤楊漣、左光斗削籍楊、左去中旨復繼春御史。上嗣位踰月繼春督學南畿馳疏效忠賢怙權流毒狀累遷內臺。至是劉斯變劾其變幻巧詐明年削籍。  發帑金五十萬餉邊。  西人犯延綏總兵官杜文煥拒卻之。  上召諸臣於平臺諭輔臣來宗道等曰:『票擬之事須悉心商確』。諭吏部曰:『起廢太重會推宜慎』。責戶部帑金零星邊餉措辦無術侍郎王家楨引罪遂論及邊事兵部尚書王在晉語良久上未悉命內使授筆札錄進。諭刑部曰:『天時亢旱一切用法務先平允。已出故給事中毛士龍辨疏問「果枉否」?諸臣俱曰:『士龍事屬風影望皇上寬之』!各頓首退。  乙酉諭吏、戶、兵三部曰:『昨召對九卿、科道等官輔臣劉鴻訓言「官員更調甚速若不行久任之法終鮮實效」又云「海內役繁賦重不可加派」。朕切思之:更調速則民滋擾官久任則課成功。今後藩、臬、郡、邑務擇人地相宜俱如舊制。言官薦舉人才不無過私市恩。吏部可以薦疏成冊其後隳職僨事舉主連坐。遼、黔兵事未結加派已多可將新、舊兵餉造簡明冊進呈。若有司私派省直撫、按即行參處三尺俱在斷不爾貸。司農繫軍國命脈非清嚴心計之臣豈勝厥任!至所薦畢自嚴才品兼優如戶部尚書缺可以自嚴領其職』。遂召自嚴為戶部尚書。  工部尚書劉廷元罷以李長庚為工部尚書。御史任贊化劾廷元「挺擊」時力主「風癲」廷元居京師招納權賄久有穢聲。至是始罷。  丁亥清兵攻河西、高橋、朱家窪、塔山又圍大興堡總兵朱梅禦之。越數日貽書通款邊臣不應。  插漢貴英哈為虎墩兔憨婿狡猾善用兵既死新平堡其妻兀浪哈丈率眾自得勝路入犯自洪賜、鎮川等堡拆墻入。忽報插漢至孤店三十里初不傳烽以王喇嘛僧止戰也急收保倚北關為營。遂圍大同虎墩兔屯海子灘代王同士民力守。乃分屯四營流掠渾源、懷仁、桑乾河、玉龍洞二百餘里遣人至總督張曉所脅賞曉遣西僧王哈嘛往諭。時苦旱乏水草援兵漸集乃退。冀北道副使李貞宁借帑金千八百有奇勞左衛城守軍後坐是削籍。  是月西安府城夜墜火數十大如碾、次如斗時出入民舍。民各禳之不為害七月止。  六月庚寅朔西人犯大同山陰知縣劉以南禦卻之。  壬辰禮部尚書孟紹虞致仕賜金、幣以何如寵為禮部尚書。  癸巳插漢虎墩兔憨出塞。  乙未(原文誤乙巳)上召廷臣於平臺問「插漢近狀若何」?來宗道曰:『插出口近已解嚴』。因許發帑十萬戶部侍郎王家楨曰:『已給八萬矣』。上責家楨不為預備。又以刑科給事中薛國觀疏營伍之弊令自宣讀至「關門虛冒」上稱善復以其疏示諸臣。召兵部問插漢狀王在晉對曰:『插已退矣』。上問「何以即退」?劉鴻訓曰:『寇志流掠頓兵堅城之下知其不久』。上是之。召提督京營保定侯梁世勳戒以訓練。諭科、道以「民為邦本」復出御批文冊令遍閱。  命翰林官凡值召對入侍記註。  朵顏三衛頭目束不的與虎墩兔憨搆兵總督張鳳翼檄諭之曰:『爾始祖都督完者帖木耳以來世效忠順。插漢奪爾巢穴爾聚兵報復然爾三十六家力弱又合順義王乃濟。今聞遂欲東合抑何自貽伊戚乎』?  辛丑誅錦衣衛都指揮使許顯純。  插漢虎墩兔憨欲講賞得勝口上以得勝口無險可恃狡謀叵測勿許。時上銳精邊事欲矯弊更轍以市賞日壞徒耗金錢、隳軍實因卜素沒革其賞。雖邊臣屢為插漢請勿允也。  乙巳大學士楊景辰免以預備「要典」不自安屢請告允之。  削前大學士馮銓籍並削黃運泰、閻鳴泰、周應秋、范濟世籍。  丁未議招海盜鄭芝龍。芝龍本寠人子流入海島倭主女妻之。一日挐舟亡歸無賴群附求返內地軍師納其金爽約遂寇掠海上。  召朱燮元為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都御史總督貴州、四川、湖廣、雲南、廣西軍務兼督糧餉移駐貴竹。  戶科右給事中黃承昊言:『祖宗朝邊餉止四十九萬神祖時至二百八十五萬先帝時至三百五十三萬。邇來又加六十八萬今出數共五百餘萬歲入不過三百萬即登其數已為不足。況外有節欠實計歲入僅二百萬耳戍卒安能無脫巾司農安得不仰屋乎!乞敕各邊督、撫清覈歷年增餉。至京支雜項敕各衙門各自嚴汰。又先臣葉淇變鹽法、改折色以至邊粟湧貴必復祖制開中輸邊之法。西北多曠土責有司開荒以足軍餉』。上納之。  清兵攻錦州入駱駝、大興等堡。  壬子諭閣臣曰:『朕覽御史顧其國奏騷擾累民莫甚於驛遞。朕思國家設立勘合、馬牌專為軍興及奉命使臣之用近多徇情以送親故。供應之外橫索折乾小民困極甚者賣兒鬻婦以應之。卿等傳示兵部:一倣舊例出入文武諸臣有當用勘合或當用馬牌申敕內外其餘盡禁絕之以清弊源』。  大學士來宗道免。時宗道居相無所長短倪元璐每有陳說宗道輒止之曰:『吾翰林故事惟香茗耳』。時謂之「清客宰相」。  削故大學士魏廣微爵。上謂廷臣曰:『故輔魏廣微逞臆借威箝害朝政。以國家大柄授手逆璫毒遍海內廣微實為禍首。會論僉同朕不敢私以先朝焦芳例除名為民追奪恩廕以為人臣附奸不忠者之戒』。  先是肅州城外哈罕察庫兒以三百人叩嘉峪關求賞總兵官徐家壽伏地砲以待之誘至多斃於砲綽庫兒僅以身免。於是忿恨合黃臺吉謀大舉入犯邊臣告急上以家壽啟釁妄報斬獲下臺訊。  丙辰召廷臣於平臺以御史吳玉疏錢糧積弊宣示閣臣問玉「何以不指名具聞」?玉對曰:『此弊非獨一人一事無可指名』。上曰:『然』。又出戶部右給事中黃承昊疏〔讀〕至「京支雜項錢糧」問戶部侍郎王家楨「何濫增至此」?曰:『皇祖出數少、入數多故太倉積餘七百萬內帑又亡算。後邊臣隨請隨給出入不相準』。又讀至「鹽法閣臣請復祖制開屯種引」上然之。又出宣府巡撫李養沖疏云『旗尉往來如織蹤跡難憑。不賂之恐毀言日至欲賂之愁物力難勝』上不懌。兵部尚書王在晉曰:『大同燹掠宜以按臣勘報不煩旗尉』。上曰:『疆事伏一哈麻僧講款不將輕我中國哉』?劉鴻訓曰:『講款權也』。王在晉曰:『遼釁十年東援之兵亡者不歸、歸者不伍今邊餉匱缺或至三年』。上以問王家楨對曰:『延綏缺甚』。問刑部侍郎丁啟濬以李實事:『追取空印奏本為李永貞草其墨壓硃何未具獄也』!諸臣唯唯而退。  秋七月辛酉戶科給事中韓一良上言:『皇上平臺召對有「文官不愛錢」之語然今何處非用錢之地何官非愛錢之人。皇上亦知文官不得不愛錢乎?向以錢進今安得不以錢償!內外陞選俱以賄成而吏部之始進可知也科道亦以此得之、館選亦以此得之而新進之末路可知也。今言蠹民者動歸咎於守令不廉不知州縣亦安得廉!俸薪幾何?上司督取不曰「無礙官銀」則曰「未完抵贖」要路過客動有書儀一遇考滿朝覲輦金滿車猶憂譴責:此金非天降、非地出而欲守令之廉得乎?今日之勢欲求人之獨為君子己必不能惟大為創逮其贓甚者使天下之臣視錢為污、懼錢為禍庶幾「不受錢」之風可睹矣』。次日召廷臣於平臺命韓一良誦前奏嘉獎之遂超擢一良為右僉都御史。  壬戌太白晝見。  工部主事徐爾一訟故經略熊廷弼之冤曰:『廣寧兵三十萬、糧數百萬盡屬王化貞廷弼麾下止援遼兵五千耳。且駐右屯去廣寧四百里化貞逃潰獨以五千人至大凌河付之。其與慕容垂三軍萬獨全相類奈何與化貞誤用西人同日道哉!乞賜昭雪為勞臣勸』。不聽。  癸酉召廷臣及督師尚書袁崇煥於平臺上慰勞甚至問「邊關何日可定」?崇煥應曰:『臣期五年為陛下肅清邊陲』慷慨請兵械轉餉。且曰:『邊臣效命動憂掣肘。吏部用人、兵部指揮、戶部措餉、言路持論皆與邊臣盡相呼應始可成功』。上曰:『然』賜崇煥食。出至午門朝臣問崇煥「五年期當有成算」?崇煥曰『上期望甚迫故以〔五〕年慰聖心耳』。識者嘆曰:『主曰英明後且按期責效崇煥禍不旋踵矣』!時朝議憂毛文龍難駁大學士錢龍錫過崇煥語及之遂定計出。  乙亥嚴禁私驛。  誅太監李永貞共籍銀二十九萬。  丙子再削張我續、岳駿聲、呂圖南、王珙、潘士聞籍御史王宗呂劾其黨閹也。  己卯錦州城成。  壬午海寧、蕭山大風雨海溢溺人畜亡算傷稼。  癸未賜袁崇煥尚方劍。  初廣寧塞外有炒化煖兔貴英諸部、薊鎮三協有三十六家守門諸部皆受賞。至是中外迎上旨並革其賞諸部已鬨然。會塞外饑請粟上堅不予且罪闌出者於是東邊諸部落群起颺去清遂盡收諸部而邊事不可為矣。  甲申遼東寧遠軍譁以軍糧四月不得發因大譟執巡撫右僉都御史畢自肅。自肅嘗為奏請戶部不之發悍卒露刃排幕府自肅及總兵官朱梅、推官蘇涵置譙樓上捶擊交下自肅傷殊甚括撫賞金及朋樁得二萬金不厭益譁遂借商民足五萬始解。自肅草奏引罪走中左所八月丙申自經。袁崇煥至宥首惡楊正朝、張思順誘捕其黨斬十六人治本帥罪有差。  給袁崇煥十萬金資鼓鑄仍發餉金二十萬。  丁亥誅故錦衣衛左都督田爾耕。  八月丁未上始御文華殿參詳章奏翰林、科道各二人備宣讀中書舍人二人侍班。  削邵輔忠、李精白、孫之獬、徐時泰等籍。  清兵攻黃泥窪袁崇煥令總兵官祖大壽禦之。  壬子翰林院編修吳孔嘉削籍。孔嘉以怨訐奏黃山之獄傾陷甚眾至是褫職。  山西陽和衛地震浹日不止。  九月戊午朔贈故吏部郎中夏嘉遇官及侯震暘等有差。  丁卯夜京師地震。  辛未召廷臣及督師兵部尚書王象乾於平臺問象乾「方略」對曰:『插漢虎墩兔憨與順義王卜石兔、哈喇慎、白黃臺吉俱元小王子之後。自黃臺吉與插漢鬨去歲卜石兔西走哈喇慎俱被擄白臺吉僅身免東哈部今無幾矣。朵顏衛部三十六家今日之計當聯絡與哈喇慎合可得三萬人諸部惟永邵卜最強約三十餘萬人若合卜石兔之兵可禦插漢』。上善之命徃與袁崇煥共計。象乾請發撫賞銀五萬。  庚辰諭王象乾曰:『前卿奏昔年撫賞合朵顏三十六家、布憨兔八大部費七萬金歲兩市今當倍之且至三十六萬。卿可傳示袁崇煥確察以聞』。  海盜鄭芝龍降。工部給事中顏繼祖言:『芝龍既降當責其報效今後切勿用閩人』。從之。  壬午大雷電。  癸未(原文誤癸酉。或系乙酉之誤存疑)協理戎政兵部尚書呂純如罷。  是月插漢虎墩兔憨與卜石兔、永邵卜戰私卜五榜什妻敗走屯延寧塞外窮兵追。卜石兔佯請款於督師初請款以七萬金今倍溢至十四萬邊臣不敢以聞。  旌都城孝女劉氏。民劉蘭閨女父死事母張氏不嫁年四十六母八月沒遂絕粒死之。  冬十月己丑召廷臣於文華殿以錦州軍譁、袁崇煥請餉疏示閣臣求允發。上責戶部尚書畢自嚴又曰:『崇煥前云汰兵減額今何仍也』?王在晉曰:『減汰當自來歲始』。禮部侍郎周延儒曰:『關門昔年防〔□〕今且防兵。前寧遠譁朝廷即餉之又錦州焉各邊尤而效之未知其極』!上問延儒「計將若何」?對曰:『臣非阻發帑也今雖予之當益思經久之策』。上稱善。又責給事中、御史言事皆失實:『朕召對商確諸臣率以具文畢事』。群臣皆頓首謝。尋下畢自嚴於獄削前戶部侍郎王家楨籍。  丁酉嘉興生員魏學濂訟父吏科都給事中、太常寺卿制有曰:『謂司馬楊球之既除此輩安容假銅鍉伯華而無死天下其定』。又曰:『卞壺誠奇王裒可念識歸天傳說之星寶入地萇弘之血』。士林榮之。  戊戌上〔御文華殿以〕御史李茂芳疏兵餉示閣臣李標曰:『錢糧內外互相覺察外解責成司府其議甚善』。上命戶部尚書畢自嚴覈新舊賦額詳奏入出。御史李長春論吏部積弊及革吏胥事例充餉閣臣稱善。又命御史吳玉讀其疏玉故劾王在晉失事匿不報。又劉鴻訓擅改張慶臻敕書玉亦劾之。李標請放歸在晉上曰:『事當有是非何輕去之』!因問慶臻。慶臻急顧諉中書上叱曰:『敕豈可妄增乎』!更以問群臣群臣皆謝不知。迨上閱兵部揭帖則劉鴻訓自增入也遂命吏部會推閣員。戊申兵部尚書王在晉免大學士劉鴻訓伏罪戍代州衛中書舍人田佳璧論死。  諭停刑。  癸卯(原文誤丁卯)漢南盜四百餘人自成陽、兩當薄略陽引土賊三千餘人入略陽偪漢中。官兵追至寧羗、階州後復還趨略陽拒戰執關南道中軍王道成後以追急棄道成於路。  十一月庚申會推閣員成基命、錢謙益、王永光、鄭以偉、李騰芳、孫慎行、何如寵等。尋禮部尚書溫體仁銜錢謙益密訐天啟初謙益主試浙江賄中錢千秋不宜枚卜癸亥召廷臣及體仁、謙益於文華殿相質辨。良久上曰:『體仁所言神奸結黨誰也』?曰:『謙益黨與甚眾臣不敢盡言!即枚卜之典俱自謙益主持』。吏科給事中章允儒曰:『體仁望輕如糾謙益何不在枚卜先』?體仁曰:『以卜相事大不得不為皇上慎』。允儒曰:『朋黨之說小人以陷君子先朝可鑑』!上叱之遂下錦衣衛獄削籍。禮部以錢千秋試卷呈上責謙益引罪而出命謙益回籍旋除名為民。下千秋於錦衣衛獄。周延儒亦曰:『自來會推、會議止以祖宗故事實皆一、二人主持餘無所言即言出而禍隨之矣』。上大稱善。  甲戌白水縣盜王二等合山西逃兵偽賈服掠蒲城、韓城之孝童淄川鎮。時承平久猝被兵人無固志巡撫陝西都御史胡廷宴庸耄惡聞盜杖各縣報者曰:『此饑氓也!掠至明春後自定耳』。於是各縣不以聞。盜偵知之益恣劫宜君縣獄走苜蓿溝通白水縣役楊發、蒲城王高等購邊盜王嘉胤等五、六千人聚慶陽、延安之黃隴山分三路掠鄜州、延安。  戊寅贈故刑部尚書王紀太子太保廕子入國子監。  癸未上南郊。  十二月己丑大學士韓爌入朝。  壬辰贈故都察院左都御史鄒元標官予祭葬立祠諡「忠介」。  己亥官兵剿上杭、武平盜大敗之明年二月平。  御史吳甡言:『京察在邇恐遺奸未盡借察以掩其奸。若輩非考功之法所載也:如搖動國母、偪封三王曰佐逆門戶封疆、借題殺人曰害正建祠聚斂、「要典」詆誣曰媚璫矯旨加御、一歲九遷曰速化。此輩若溷入察典非法之平。宜命部院科道彙敘前罪職名各註事實合疏請旨特賜處分其職業不修考察如例』。上是之。  辛酉周順昌子茂蘭訟冤上愍之贈順昌太常寺卿。制有曰:『碑踣元祐大升公正之群墓顯湯陰炯鑑孤忠之魄』。又曰:『學聖人之中寧存狂狷睹忠臣之報彌愧奸回』!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1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