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3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3.doc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3

mynameisxiaoqing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3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崇禎實錄卷之八  懷宗端皇帝(八)  崇禎八年春正月壬子朔左良玉於汝州、南山逐賊斬獲甚眾。  甲寅兵部職方主事賀王盛再劾溫體仁奸庸誤國謫外。  叛兵焚五臺流盜掠沔、洋、城固、南鄭。唐通戰沔縣斬二百餘級左光先戰城固斬百四十五級。  丙辰命吏部京察。  丁巳賊至固始明日城陷。  己未洪承疇以河南賊熾率標(?)三千赴之。而西安賊南至盩厔過渭掠西安、乾州又河南逸賊復入興安、漢中陷寧羗自沔、略陽轉入臨洮、鞏昌。  以姜逢元為子太保、禮部尚書。  庚申夜賊自固始薄霍丘明日內潰入殺縣丞張有俊、教諭倪可大、訓導何炳若。郾城土寇萬餘人又汾州、臨縣、彰德、林縣各土寇應之燹掠四聞。兵部議調西兵二萬五千人、北兵一萬八千人、南兵二萬二千人更鐵騎二千以張外嘉及總兵尤世威統之天津兵三千人以徐來朝統之:自臨清、濟寧赴歸德、陳州。又徵白杆羅網壩兵三千譚大孝統之由夔門赴鄖陽、河南。時南北濟師共兵七萬二人餉七十八萬六千外留湖廣新餉十三萬、四川新餉二萬。  吳甡薦張全昌、曹文詔從之釋伍自效出太原。  汝寧賊趨潁州。時河南賊分三道趨六安、趨鳳陽、趨潁掠濮州。  辛酉巡按四川御史劉宗祥上吏部左侍郎張捷囑託私札上命捷回奏。  壬戌賊陷潁州知州尹夢鰲、通判趙士寬俱闔室死之殺故兵部尚書張鶴鳴、雲南按察副使張鶴鵬、中書舍人田之應諸生遇害百餘人。  禮部尚書李康先罷以徇庇試卷也。  蠲保定、真定等府及景陵衛逋租。  潁川賊分攻六安、壽州。  甲子修南京文廟。  丙寅賊陷鳳陽。詐樹旗進香前騎後步賊大至而無(?)城遂潰。燬公私廬舍光燭百里殺知府顏容暄、推官范文英等六人武官四十一人橫屍塞道。焚皇陵樓殿燔松三十萬株殺司香太監六十餘人高牆罪宗百餘人、衛軍皆伏迎道左呼「千歲」。聞玄宮且不戒守臣秘不以聞。留守朱國樹巷戰斬二十七人立力竭死恣掠三日。  己巳鳳陽賊連營紅心、池河二驛殺守卒大掠。南京兵至賊奔西南定遠焚藕塘距全椒十八里曰石碑橋以筳蓴卜於神祠不利刳神像而去村落為墟。又大賊西返歸德睢州總兵駱舉駐師紅心驛去鳳陽六十里竟按兵不進。巡按御史吳振纓隱敗不以實聞。  許朝鮮參貨售半後不許攜次年攜參貨至不索值不應命留其貨於關外。自是貢臣不至。  哨卒出塞至五藍把喇素之地插漢虎墩妻臺戶同夷目結力麥宰生、乞慶宰生、臺什宰生駐牧約三千餘人、馬五百餘臺戶以前乞市不許再求款大同內中軍孫良弼以聞。有旨:不得輕信致有疏虞。  辛未洪承疇至潼關。有旨:命承疇既定西事即(□)。  癸酉巡按真定御史吳履中劾大學士溫體仁、王應熊及監視內臣等上切責之。  乙亥議湖廣加派。  出帑金二十萬助剿餉貯開封以援兵會集於此。出太僕寺金十萬輸西安又截本省餉十萬貯淮、揚以防寇逸。  上遵祖訓命郡王子孫有文武才能堪任用者宗人府以其名具聞朝廷考驗換授官秩其陞轉如常法。  賊陷巢縣殺知縣嚴彥芳攻舒城知縣章可誠開西門誘賊坑千人。因掠霍山、合肥、懷遠、臨淮抵廬江邑人具幣求免偽許之。夜襲城城陷。  己卯黃梅賊陷無為州又掠宿松以潛山、太湖、宿松俱無城也。  洪承疇抵河南。時南陽及廬氏、嵩縣等盜知承疇至又入潼關渭華、南山及商、雒間。承疇遣副總兵來胤昌以千二百人往戍西安又令總兵秦翼明、游來朝間道向山東徑趨徐州捍江北逸寇。  二月壬午朔趣洪承疇入河南督剿。  賊陷潛山募縣官千金得之刺不死。又至太湖縣城東有大濠知縣金珩據之以守奸人導賊渡河執知縣刺之未殊自經。丙戌城陷。賊至宿松守臣遁民畏賊迎之復殺掠無算。  洪承疇至睢州擊賊斬首甚眾。  時湖廣兵扼賊賊仍走太湖。而河南賊迫於諸路兵以南陽則過應山、隨州、棗陽以汝寧則入麻城、黃州。鳳、潁之賊入英山、霍山蘄、黃梅、潛山、廣濟、黃陂以及黃州皆擾鎮筸茅岡兵二千餘人、施南女官冉氏兵五千餘人先後至俱分戍護顯陵。官兵既東其在嵩、廬氏、靈寶、陝、鄧、淅川諸寇密邇潼關、雒南者又折入秦中雒南賊約六、七萬人咸陽、長安、盩厔等縣並遭蹂躪。有四大營屯溼陽且北渡渭河東突三水、淳化出耀州、富平、蒲城恣剽掠。其河南賊老■〈犭回〉■〈犭回〉、張獻忠等續過商州至於秦州。  命被寇州縣免崇禎七年、六年逋租和、滁、含山、全椒量蠲。  張其威率官兵救宿松賊伏發敗走把總包文達、項鼎鏞、朱士胤俱沒。吳志葵力鬥殺四十餘人賊引去。  癸巳上傳免經筵時鳳陽失事報至。  甲午逮總督漕運巡撫鳳陽左副都御史楊一鵬、巡按御史吳振纓。  倪元璐上言:『盜賊之禍震及祖陵國家大辱可謂極矣!但以今日人心所在思亂若陛下求其本謀願首發罪己之詔痛切撝謙布告天下。然此非徒空言也因是以廣宣德意除民疾苦。今民最苦無若催科。未敢興言冀停加派惟請自崇禎七年以前一應逋負悉與蠲除斷自八年督徵。有司考成亦務少寬繁瘠之鄉量以九分為率。又東南雜解擾累無紀其諸一切苟非至急如絹布、絲棉、顏料、漆油之數悉可改從折色。此二者於下誠益、於上亦未之損也。民之脫此不猶釋湯火乎!至發弊而遠追數十年之事糾章一上蔓延不休扳贓而旁及數千里之人部文一下冤號四撤。所以海內安分守株之民一夕數驚。嗟乎!誰有以民間此苦告之陛下者乎?今請發弊止推現前追贓但嚴本犯。苟是數者悉行臣言天下大悅賊氣自奪。及今不圖日蔓一日必至無地非兵、無民非賊刀劍多於牛犢阡陌決為戰場:陛下亦安得執空版而問諸燐燹之區哉!故以今日之勢為殄賊之謀即使良、平復起不能易臣此言也』。上深然之命部酌奏。  己亥命百官修省。工部主事鄭爾說上言:『修省之實刑獄太盛、賦役太繁、摧折太甚鼓舞未盡神、言路未盡輸、焦勞未盡當』。上責其輕率。  庚子御史鄧■〈金弘〉言:『治亂根原間不容髮。今者邊塞虐而叛人助之寇盜虐而客兵助之水旱虐而掊剋吏助之時而搜括時而助皇上或謂潤橐之羨而不知皆敲骨吸髓以盡人之財者也。豫徵、帶徵力辦催科皇上或謂急公之效而不知析骸易子以盡人之力者也。至於告密漸開已非殺不辜、失不經之道讞獄屢駁豈是辟弗辟、宥弗宥之心!請按崇禎七年以前官民贓犯一切平反之而且鞀鐸無虛懸謫籍無永錮:撥亂反治之道莫亟於此』!上是之。  刑部主事胡江劾溫體仁誤國鐫一級。  丙午陳子壯上言寬卹實政曰蠲租、曰清獄、曰束兵、曰卹宗、曰宥罪、曰豁贓、曰使過、曰改折、曰寬驛、曰省工、曰旌敘、曰事例。上從之惟事例不開。  清兵四萬號十萬自瀋陽西趨河套收插漢餘部。  是月洪承疇請四川撫鎮移夔門、達州進援鄖、襄、漢中湖廣撫鎮分駐承天、襄陽進援河南、南陽鄖撫移駐鄖、襄總漕移駐潁、亳近援汝寧、歸德山東撫臣移駐曹、濮、沂州近援江北、河南山西撫臣移平陽、蒲州近援靈寶、陝州陝西撫臣移商州並調度興安、漢中河南撫臣移汝陽、南陽、河南間保定撫臣總兵移駐邯鄲、磁州可南北策應。從之。  三月辛亥朔大霾晦。甲寅以天變諭修省。  賊陷麻城。  候補給事中劉含輝乞蠲陝西八年以上逋租不許。  先是江北安慶賊奔蘄、黃。洪承疇次汝寧慮其再入江北令鄧玘、尤翟文扼之曹文詔邀於光山、應、隨間賀人龍、劉成功移鳳陽之戍分駐信陽、泌陽恐其入豫也。是日賊入襄陽雙溝鎮欲寇樊城會雨唐、白二河溢阻渡從松林寺窺郢中。總兵許成名觀望不敢進。  丙寅清兵二十餘騎攻宣府水泉口。  乙亥虎墩兔憨妻囊囊臺戶率其部二千餘人歸於清謀入張家口。時虎墩兔憨已死初諸部皆在遼西領賞丁卯、戊辰西徙部眾敗散。  賊犯應山、隨州是日總兵鄧玘為叛卒殺於樊城。玘素無紀律所領蜀兵好淫掠俄騎營叛玘避樓墜火死舉營北竄。惟步卒未動仍命副總兵賈一選、周繼元領之。  是月兵科給事中常自裕上言:『皇上赫然震怒調兵七萬發餉九十三萬。然兵七萬其實不過五萬且分之各處未足遏賊。鳳陽焚劫四日而馬爌至歸德圍解三日而鄧玘來潁、亳、安、廬之賊返旆而北尤世威等信尚杳然。至賀人龍過尉氏以縣令閉門焚其關廂縣令餽數百金而去各處淫掠:所謂「賊梳軍櫛」也。唯皇上嚴飭之以信軍法』!  夏四月乙酉援剿總兵官曹文詔追賊於商州。初洪承疇囑文詔「寇必走商州宜自新安、宜陽、澠池扼之」。賊果屯商州城外二十里文詔逐之金嶺川賊據山以千騎逆我參將曹變蛟力鬥、各營夾擊卻之斬九十九級、獲十九人。  時承疇至汝州知賊必入秦令張應昌、尤文翟自鄖陽征鳳縣、兩當徽州、呂陽之賊轉赴興安、漢中自率賀人龍等自汝入秦檄文詔以會師。  丁亥福建游擊鄭芝龍合兵擊劉香於田尾遠洋香脅兵備道洪雲蒸出舡止兵雲蒸大呼曰:『我矢死報國亟擊毋失』!遂遇害。香勢蹙自焚溺死。  承運庫太監周禮言:崇禎六年、七年省直金花銀共負八十九萬命趣之。  丙申寇萬餘自肅州金里池溝距蘭州四十里焚先肅王享殿。明日掠東岡鎮距城二十里過皋蘭山。  丁酉官兵自興平抵乾州之揚河鎮擊賊敗之斬一金龍衣者云李自成之弟「過天星」也。  予故遼東總兵官寧遠伯李成梁祭葬。禮部右侍郎陳子壯上言:『成梁馳驅疆埸四十餘載先後血戰斬馘首功一萬五千級拓地七百餘里威震烜赫或以其棄地大抵謂寬奠六堡耳。臣訪遼東寬奠邊外百餘里地名張其哈喇海子中外接壤一望膏腴時邊地稍寧漢人往□出塞掘參生聚日繁。成梁再鎮遼東恐奸徒勾引為孽遣參將韓宗功收回漢人人皆重遷遂縱火焚其廬舍。催督過峻值春冰未泮人渡冰裂溺死甚眾:中朝遂有棄地之說。豈可以忠謀之未善遂沒其大功乎!古有千金市駿如此勳伐其骨雖槁其氣猶烈。若出自恩命所以作士氣而厲忠良者多矣』。上從之。  壬寅免掖縣、平度田租。  洪承疇次靈寶曹文詔自南陽至以商、雒為賊藪漢中、興平其寄徑也入潼關恐後。於是以文詔兵出閿鄉直擣商、僂儸仍自山陽、鎮安、洵陽馳興安、漢中遏其奔軼。  五月甲寅曹文詔夜至五峪寇伏險誘我文詔擊敗之。張全昌自咸陽出興平之東。明日老■〈犭回〉■〈犭回〉等距我營五十里賀人龍南入子午谷奪其南徑劉成功及游擊王永輝往東南遏其北走:遂解醴泉之圍斬二百六十四級。賊連夜渡渭河、走郿縣承疇恐其東奔即舉兵渡河走。  丁卯祖大壽聞清兵五、六千騎屯九華山即率兵至吳錦廟迎戰卻之。  乙亥大學士吳宗達致仕。  六月己卯朔朵顏三衛長昂等三十六家至會州楊樹川執哨總陳尚義求款。  兵科給事中宋學顯、御史張纘曾各劾大學士溫體仁貪擅並及王應熊。先是楊一鵬議移鎮應熊以為不必故學顯劾之。  刑科給事中何楷劾首輔溫體仁私比吳振纓、次輔王應熊私比楊一鵬於是體仁、應熊各疏辨。楷又奏:『臣奉旨於十四日而應熊疏辨先於十三日且應熊又休沐私第是旨未下而家中得旨必有交關偵伺之由:尤宜嚴詰』。上以泄旨詰應熊家人擅入閣禁並逮直日中書舍人劉天錫等各下獄降二級仍戒縱人私窺章奏者。時何吾騶不滿應熊思傾之幸錢士升力劑其間得解。  戊子西人四、五萬騎出套屯花馬池興武營分三千騎掠鹽池、常州、下馬關。  庚寅插漢虎墩兔憨妻及陝西土霸土囊等部約萬餘人俱歸於清遂率之東行其精騎仍留黃河東岸自趨朔州攻平遠路鐵山堡。  戊戌誅故總督尚書楊一鵬。巡按御史吳振纓論死既而減戍。時振纓巡視皇陵反得末減溫體仁內援力也。  丙午上御門召廷臣於階。諭諸臣才品朕未遍知今試各擬其人。於是廷臣各擬進並推在籍諸臣堪任閣員者共舉林釬、孫慎行、劉宗周命特召之。  曹文詔至娑羅寨寇大至力竭自刎。文詔敢鬥殺賊甚多為賊所畏官軍聞之奪氣。  秋七月己酉朔山西臨縣大冰雹三日種二尺餘大如鵝卵傷稼。  辛亥平谷、遵化蝗。  清兵出宣府引還。  甲子御制「小學新序」以「小學」頒天下。  甲戌以少詹事文震孟為刑部右侍郎、張至發為禮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時震孟引疾不出蓋上特簡也。體仁薦蔡奕琛、陳子壯不聽。  八月戊寅朔總督漕運劉榮嗣以駱馬湖阻運請挽黃河自宿遷至邳州開河注之計二百十里估費五十萬上切責之。  命科部各官分地督運從太監張彝憲之言也。  丙戌命諡理學遜國諸臣。  戶部奏:江西大水乞改折。不許。命撫、按加意軫卹奪俸二月。  己亥刑部浙江司員外郎胡江以撤稅監因劾體仁尤當罷斥上怒下獄削籍。  命巡撫盧象升總理直隸、河南、山東、四川、湖廣等處軍務洪承疇剿寇西北象升剿寇東南如寇入秦象升進兵合擊。其監軍道河南戴東旻、湖廣苗胙土、南直史可法各往來催運各營糧餉。  丙午上諭:『致治安民全在守令。命兩京文職三品以下、五品以上各舉堪任知府一人亡論科第貢監在內翰林科道、在外撫按司道知府官各舉州縣官一人亡論貢監吏士。過期不舉議處失舉連坐』。  九月戊申朔逮總理河道工部尚書劉榮嗣。初榮嗣以黃水濟宿遷之運既鑿而黃河故道朝暮遷徙不可以舟。於是南京刑科給事中曹景參劾之被逮。中河工部郎中胡璉坐贓多論死始首事侵費俱不由璉人頗惜之。  壬申閣臣捐助陵工。工科給事中范淑泰奏言:『陵寢失事實由楊一鵬一鵬撤防實由王應熊。使應熊不擬此旨何至失事!他人可捐助在應熊不宜捐助也』。應熊大沮上揭引罪丙戌罷。  熒惑犯太微。  冬十月辛巳巡撫登萊東江、備兵援遼恢復金復海蓋贊理軍務兼管糧餉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陳德元罷。廷推山東布政使勞永嘉會吏部請裁登撫遂並罷永嘉。時永嘉欲歸計得巡撫銜溫體仁許之知登撫且罷遂以永嘉名上。永嘉為巡撫三日解任去。  體仁因機納賄類如此。  先是吏部尚書謝陞擬陞工部都給事中許譽卿為南太常卿溫體仁難之何吾騶、文震孟在直擬旨「不必注定南北」部執如初。譽卿請告吾騶語震孟曰:『還以太常卿而去』。陞遂劾譽卿。卿家居已久遷除非過格於銓輔而震孟未之知也。庚戌吾騶以譽卿事奏辨云:『皇上詢錢士升士升當必實告』。士升因言『十月十六日謝陞參許譽卿疏御批「改票諸臣共商」臣果曰:「塚臣參疏過重」。已復述同官意於溫體仁聽首臣議。當日情事如此。今吾騶乃云首臣私詢士升臣在直幾二載與首臣公見外無交語而忽以私之名相加臣不受也』。癸丑大學士何吾騶致仕、文震孟免許譽卿削籍。震孟自恃特簡於體仁無所依附嘗與體仁論庶吉士鄭鄤當遷除拂體仁意。已擬謝陞參疏欲奪譽卿俸體仁難之震孟作色擲筆曰:『削籍科道之榮也』。體仁夕揭上明日二相同罷由在閣時相持激也。震孟素負時望上知遇甚厚乃入相僅兩月而齟齬同官不竟其用議者惜之!  上下詔罪己避殿徹樂。詔曰:『朕以涼德纘承大統。不期倚任非人遂至師徒暴露、黎庶顛連。國帑匱絀而徵調未已閭閻彫■〈支力〉而加派難停:中夜思維不勝愧憤!今年正月復致上干皇陵祖恫民仇責實在朕於是張兵措餉勒限責成。不期諸臣失算再令潰決地方復遭蹂躪生靈又罹湯火:痛心切齒其何以堪!今再調援兵、留新餉立救元元務在此舉。惟是行間文武、主客士卒勞苦饑寒深切朕念!念其風餐露宿朕不忍安臥深宮念其飲冰食粗朕不忍獨享甘旨念其披艱冒險朕不忍獨衣文繡。茲擇十月三日避居武英殿減膳徹樂除典禮外唯以青衣從事以示與我行間文武、士卒甘苦相同之意以太平之日為止。文武亦各省察往過淬勵將來上下交修用回天意。總督、總理遍告行間仰體朕心共救民命』。  十一月丁巳逮前庶吉士鄭鄤。鄤繼母大學士吳宗達女弟而鄤薄於宗達嘗揭其杖母、蒸妾事。文震孟既以鄤故忤溫體仁體仁遂發其事以宗達揭入告下鄤獄。  壬申禮部右侍郎陳子壯奏言:『宗秩改授適開僥倖之門』。上以其阻詔間親、欺妄恣肆遂下子壯於刑部獄。  十二月戊寅城鳳陽。  甲申前禮部尚書孫慎行應召至京疾甚命免陛見。  先是李自成入汝州自魯山、葉縣越光山、固始乙酉陷光州、南城。  己丑吏部尚書謝陞奏乞起廢遂列薦張士範等一百六人云:『四方多警人才實難。或情罪微有可原抑才力尚堪驅使倘蒙湔洗策勵新圖』。溫體仁力沮之事遂中止。  辛丑清兵二十五騎自昌城渡江至朝鮮脅其兵三千人。  癸卯賜唐王「祖訓」、「會典」、「五經」、「四書」、「二十一史」、「通鑑綱目」、「忠經」、「孝經」。  李自成陷和州殺知州黎弘業、御史馬如蛟等直趨江浦焚蘆州。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8

VIP

意见
反馈

免费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