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1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1.doc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1

mynameisxiaoqing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11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崇禎實錄卷之六  懷宗端皇帝(六)  崇禎六年春正月甲午朔大風霾日生兩珥。  丁酉畿南盜闖入西山距順德百里。時大隊尚在山西零騎數百分為二道:一北向西犯平縣窺固關一南向河北懷慶、衛輝盡遭蹂躪矣。丁未左良玉破賊於涉縣西坡斬其渠賊望左家旗幟皆靡然賊勢尚盛眈眈未忘中州也。進屯輝縣之百泉書院三日尋北踞林縣山中。於是趙村居民相望而起河南兵七千先後失亡殆盡良玉勢成孤注不得已邀總兵鄧玘兵禦之。  庚子運舟出天津海口颶風盡覆。  以戶部郎中史可法為江西僉事布政司參政。  癸丑曹文詔進都督同知。  留兩淮鹽課十萬充餉客兵。  大學士周延儒以宣府閱視太監王坤疏劾乞罷不允。  庚申遣催外餉十一人。  二月癸亥朔建昌軍沈學之家生豕二尾、八蹄、二身、一首。  戊辰召都察院左都御史張登諭之曰:『風紀重地向來考核御史之法不能實行。今察吏安民莫先考核。卿其勵之』!  庚午召廷臣於文華殿謂左副都御史王志道曰:『遣用內臣原非得已朕言甚明何議論之多也!昨王坤疏朕已責其率妄乃朝廷舉敕莫不牽引內臣。豈斥各官皆為內臣耶』?對曰:『王坤直劾輔臣故舉朝皇皇為紀綱法度之憂。內廷既可糾廷臣廷臣亦可糾內臣臣為法度惜非為諸臣地也』。上曰:『朕見廷臣其於國家大計不之言及唯因內臣在鎮不利奸弊乃借王坤之疏挾制朝廷誠巧佞也!且文武各臣未嘗不用因其蒙徇故勉用內臣耳』。周延儒等請上優容上色稍霽延儒曰:『志道非專論內臣實責臣等溺職』。上曰:『職掌不修噉名立論何堪憲紀』!立命志道退。  戊子山海關永平大雨水壞城郭、田舍、人畜亡算。  辛卯曹文詔擊榆林賊敗之。文詔出師屢捷惟山西總兵張應昌逗遛不進於是賊渠紫金梁、老■〈犭回〉■〈犭回〉從榆社敗北奔總兵艾萬年、賀人龍斬之。  巡撫許鼎臣因奏言:『寇黨三十萬流毒晉地五年。今西賊萬餘遁濟源山其內王屋、燕柱、析城、中條令李卑、艾人龍等從沁州、陽城、沁水入剿賀人龍、李春芳從垣曲、絳州入剿:此西路之大概也。東賊二萬餘遁輝林武陟山其內為青羊谷、赤狄囤、王莽嶺、伏牛山、碗子城、犬王莊、小西天、孫臏坡、箕山、遼山今曹文詔、孫茂林自潞安入剿猛如虎等自遼州、和順、東平入剿:此東路之大略也。太、汾西北有三閣五剛短毛賊鎮臣張應昌等任之餘如霍州之東山、趙州之休糧山、隰州之水頭鎮、石樓之花城窊、孝義之開府喬山則皆土賊易定』。疏入上心謂饑民非流寇而鼎臣亦藉以寬文法也上遂諭都察院以『民窮盜起皆由親民之官妄取民財、彌逢上官小人得志百姓愈困。敕巡按御史廣訪以聞』。  上諭吏部禮部曰:『朕惟祖宗朝求才用人原不徒憑文藝盡拘資格惟在敦尚行誼、選建賢能以佐治理。故童子必入小學遇試先核德行自入學以及釋褐必有實德方許登用。異日敗行考官並坐。至於四海之大豈無潛修碩德、積學弘才、清直剛方實堪大用者乎!更宜簡拔一、二以示風勸。若科道不必專出考選館員須應先歷推知:並當廷議垂為法守』。  三月辛亥刑科都給事中陳贊化劾大學士周延儒以游客李元功、醫官張景韶通賄命下元功鎮撫司。延儒奏辨贊化又劾延儒『前語「去輔李標上先允放余即封還原疏上遂改「留」實有回天之力」今上羲皇上人也此是何語!罪不止輕泄』。至指借停刑以罔賄利引刑科給事中李世祺為證世祺亦奏贊化言實。戶科給事中朱文煥亦劾延儒「重荷國恩毫無補救群喙交攻萬無可留」。報聞。  丙辰蜀賊攻蒼溪縣不下遂走廣元同知張鵬起等戰二郎關大敗殺守備張應甲、黃朝璽。  己未蜀賊攻百丈關守備郭霑辰、陳中敗沒。  陝州、興平等官入覲賊不得達巡按陝西御史范復粹以聞。  是月發十萬金命御史陳乾陽賑濟山西。  夏四月丙寅賊破平順縣殺知縣徐明揚。  孔有德、耿仲明由蓋州自歸於清。初仲明弟仲裕先來通鎮守登萊東江前將軍黃龍計殺之及登州破龍家在城闔門死焉。龍守旅順計有德等必逸逸必道旅順果至逆擊大有斬獲擒毛有賢、承福等。未幾清兵入旅順殺龍。  辛巳總覈各京、省積虧鹽課三百二十餘萬命有司如數解納否則指名參處。金花積負亦分見徵、帶徵勒完。  禮部尚書黃汝良上「昭代樂律志考」命付史館。  河南西路盜自輝縣入清化鎮游擊越效敗沒左良玉擒斬六十一人其武安東盜游擊陶希謙擊之亦敗沒。部臣以河南不塞太行之險揖盜使人不得無罪河南鄉紳奏請陝西總督洪承疇兼轄河南部臣欲移承疇駐潼關為三省之界監制晉、豫二撫並曹文詔、鄧玘、張應昌三鎮上不允。  命司禮監太監張其鑑、郝純仁、高養性、韓汝貴、魏伯綬等赴各倉同提督諸臣盤驗收放。  癸未承運庫太監奏緞匹欠數十萬命有司勒限輸上。  兵部請三省撫臣親在行間晉撫同曹文詔入陽沁山中、道臣王肇生同張應昌入潞安山豫撫同左良玉直入星軺驛別遣鄧玘直入少陽關保定巡撫同梁甫、周爾敬入小西天等處。其褊裨各選一知兵道府督之分剿。報可。  五月癸巳巡撫山西許鼎臣以流寇恣掠請蠲積逋並預免數年額賦不許。  戶部侍郎劉榮嗣等奏言:『調兵剿寇非守城也。近撫、鎮多設雄兵株守郡邑意以城池亡恙可逭失事之責不知賊利野掠何用攻城!此名為防寇實同縱寇。蕩平無期病全在此。請城守委有司撫、鎮率其丁壯憑高設險專主援剿』。  庚子雲南曲靖江府土舍安邊與安其爵、其祿同祖兄弟也其爵世烏撒知府其祿欲仍受霑益知州修好。巡撫蔡侃解諭之俱聽命。  以侯恂為戶部尚書。  壬寅插漢虎墩兔憨同河套五萬餘騎自清水、橫城分入守備姚之夔等不能遏臨河堡參將張問政、副總兵史開先、守備趙訪皆逃遂薄靈州總兵賀虎臣以千騎入守。乙巳出戰移入屯堡連屯數十里殺掠慘甚。上怒巡撫耿好仁尋逮之。  丙午太監張應朝調南京與胡承詔協同守備。  己酉諭兵部:『流賊蔓延各路兵將雲集一切功罪、勤惰應有監紀。特命內中軍陳大金、閆思印、謝文舉與山西內中軍孫茂霖會各撫道分入曹文詔、張應昌、左良玉、鄧玘軍中監紀功過、督催糧餉、安撫百姓仍著內庫發四萬金、素紅蟒緞四百匹、紅素千匹軍前立賞』。  壬子河套西犯延綏定邊營官兵擊斬一百二十七級。尋復犯靈州、橫城、延綏、西川降盜王成功乘邊警糾眾復叛於西川掠雙湖峪陳奇瑜、王承恩方禦插漢即分剿於王家岔斬首百四十一級。繼而承恩又擊賊於膈膊峪斬八十八級王成功殲焉。時又大雨西川平。鄧玘擊賊善陽山大敗之射死紫金梁賊奪氣。  工科給事中孫晉上言:『徐、邳而下至安山無歲不決無決不害而最劇者莫如蘇嘴、建義等處。宜亟講求疏塞之方此天下兵餉通塞之間也』。  六月辛酉朔命太監高起潛監視錦寧、張國元監視山西石塘等路綜核兵餉犒賞軍士。  乙丑川兵潰於林縣毛兵殺傷甚眾潞王告急乞撫臣駐衛輝控禦之。  丙寅賊圍湯陰敗鄉兵林、輝、涉、安等縣綿亙一山故易蔓也。又賊自陽城、垣曲來合於濟源。  紅彝犯漳州明日突攻中左所官軍失利。  插漢虎墩兔憨犯延綏。  禮部尚書東閣大學士鄭以偉卒。  庚辰大學士周延儒罷。始溫體仁與延儒深相結納延儒故力援之以進。至是體仁將奪其位太監王坤疏攻延儒舉朝爭之體仁不之助。及王志道召對上語延儒曰:『卿昨辨王坤疏日後將入史書』。體仁覘知上意故凡與延儒為難者體仁必陰助之而助延儒者皆詘焉。兼以「羲皇」語謗訕有據遂不解。命行人王芝瑞護行以歸。  甲申張彝憲以戶、工二部外逋一千七百餘萬當令科道分催。時督餉方裁故下部院酌議部院請查參完負罷不遣。  河南大旱密縣民婦生旱魃澆之乃雨。  秋七月辛卯朔大風拔木。  壬辰賊屯武安乙未賊屯彰德、汾州。命太監閆思印同張應昌合剿。汾陽知縣費甲鏸以逼迫苦供億投井死。  丙申賊陷山西樂平縣。  召兵部尚書熊明遇等於平臺以沈棨私通插漢欺擅辱國明遇對曰:『天語嚴毅臣等不勝惶懼!退而思之亦邊臣處置失平耳於天威無損也。七月朔撫臣沈棨手書曰:「青永為哈喇慎諸部現在牆下與招撫官懽然道故往諭之啟其悔心」。明旨雖嚴不亦紆邊臣之難乎!以插漢臨邊而去俱皇上威靈所及聖意云辱不過謂誓稿數語耳。漢、唐英主於塞外嫚書皆置不理即本朝款貢言語豈能盡馴邊臣卻而不奏。今此舉實不成盟中軍都司等官與之頡頏兼以捐俸犒勞為詞未聞朝廷裁處於天威何損哉』!先是插漢屯膳房堡、沙嶺時總兵王世忠、巡撫沈棨因私犒三千金插漢攢刀說誓事聞上初猶豫熊明遇力為請。上以問周延儒伏地不對者久之上乃不允以誓文中朝廷與插漢並體尋逮棨遣戍。  戊戌命行人召故大學士何如寵。  庚子敘內臣守萊功徐時得、翟升各廕錦衣衛正千戶餘陞賞有差。  湖廣守備太監魏相監視登島兵餉。  八月乙丑諭田賦定額於是戶部尚書侯恂上言:『「賦役全書」款目錯雜田畝、丁口又率不得原額增減多少何由稽考!莫若以「萬曆會計錄」為據合派遼餉另立一門庶攢造為易』。  庚午以楊一鵬為戶部尚書總理漕運、提督軍務兼巡撫鳳陽等處。  議城張家灣從戶科右給事中林正亨之言也。  丁亥流寇過靜寧攻隆德知縣費彥芳告急。固原道參政陸夢龍駐靜寧州聞警往援遣把總王珍領二百人往先遁。明日隆德陷彥芳被殺夢龍戰綏德城外陣沒。  九月壬寅命沈世奎加總兵固守皮島、檄諭朝鮮。世奎因遣參將陳龍檄皮島宣佈朝廷德意因至朝鮮。  以馮英為刑部尚書。  以南京禮部右侍郎錢士升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  是秋襄城縣莎雞來自西北群集以萬計固沙漠產今飛入塞內占者以為兵兆也。  冬十月甲子登州雨雹。  大學士徐光啟上言:『臣奉命督領修正曆法所進曆法書表者三共七十二卷日纏月離、恒星經緯、日月交食各種略備。今至五月復令知曆者推算得「各色立戍表」二十卷「日纏交食及土木火星曆指草稿」六卷。雖草創似為成全恐稽大典則用人誠不可緩。御史金聲博綜理數大理寺評事王應遴學亦通贍且數請修曆堪以委用令其共相討論可計期而竣矣』。因繳曆法、敕印。尋召李天經督修曆法。  戊辰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徐光啟卒。光啟字子先博學善星曆、兵法性行淳謹為時所推。予祭葬贈少保諡「文定」。  己卯禮部尚書林欲楫上言:『今天下所最患者曰官貪、曰民窮、曰兵弱臣請略陳之。夫官之貪〔者〕本源濁也。皇上懲請托賄賂之弊法非不嚴。顧巧者或藏徑竇、險者或捏風形直景不如端臬、窒流不如澄源使斷絕夤緣之路即澄清銓敘之法。民之窮者本業微也。國家稅額四百萬石仰給江南今江南民力竭矣。臣渡江而北濠、徐、青、齊以抵畿輔榛莽極目其民轉徙無常溝洫之制、耕耘之事不知也。宜募江南貧民就耕北方官給牛種每夫授田若干俾為世業三年始徵有司巡行阡陌疏通水利。其密邇河、淮鑿渠引之以資灌溉。使西北無不耕之田即歲漕可漸省也。兵之弱者訓練非也。今之團操徒灞上兒戲耳必欲化弱為強。宜於練兵之時寓選將之法:如十一人為一隊先召十人課其膂力、騎射、擊刺而甲之有才過十夫即補隊長。十隊為哨再試隊長有才過十隊者即補哨長。十哨為總自把總而上必久歷行間實有勞勩者方遞遷參將以至大將。將取於兵更不他索兵伏其將更不相猜。按隊而十人具按哨而百人具:所以杜虛冒也。臂指相使隊伍不亂所以寓節制也。至若孔有德尚在旅順海上隄防倍宜加毖。皮島孤懸恐難獨支宜令登撫擇南之水師兼善火器者俾與皮島犄角亦牽制之一助也』。  癸未插漢犯寧夏。  趙州賊至寧晉阻清水河不得渡南宮被掠甚慘總兵梁甫在獲鹿隃期始至賊已至柏鄉西歸五臺山矣。五臺山周圍數百里賊據顯通寺其中薪芻、糧儲皆具險阻足恃官軍號稱夾擊其實未嘗遇賊也。  論囚上素服御建極殿召閣臣商確溫體仁無所平反。陝西華亭知縣徐兆麒赴任七日城陷論棄市上頗心惻體仁默不一語竟抵法人皆冤之。  十一月癸巳進禮部左侍郎〔王〕應熊、右侍郎何吾騶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直文淵閣。  甲午參將陳龍抵朝鮮王京面諭國王王隨輸米二千石助餉特賜金綺。  乙未前順天府尹劉宗周應召至京命俟林釬、孫慎行至同見。十月二十五日見朝上責其遲緩宗周引咎乞歸。  癸卯司禮太監鄭之惠總督東廠。  甲辰插漢西哨巴兔等五十餘人來降。  洮州衛地震。  壬子定遠堡龍洞內忽銅鼓有聲甲寅又有聲。先年奢寅敗聲聞三日崇禎二年二月有聲西兵犯永。  乙卯武安、涉縣賊佯乞撫乘冰渡河陷澠池河南通判袁勳遁。四川按察使劉永祚入覲過縣失敕書及御覽文冊。賊分入河南、湖廣、漢中、興平。  十二月己未朔賊陷伊陽。  國子監進「二十一史」。  乙丑參政李天經上曆書。  庚辰賊假進香客陷鄖西縣掠遂平。  壬午敘復登州功復朱大典原官進兵部右侍郎謝三賓進太僕寺少卿。餘陞賞有差。  癸未東江石城島都司尚可喜降於清。時孔有德、耿仲明在迫力河治舟可喜因掠長山、廣鹿諸島縛都司孫奠邦、李承恩等來歸(?)。  是年陝西、山西大饑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6

VIP

意见
反馈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