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归真要道》

《归真要道》.doc

《归真要道》

wlxer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归真要道》doc》,可适用于宗教领域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归真要道》--《凡例》一.此经精理及认主精微非言语笔墨所能形容。率藉人物比喻取人易晓切勿泥于字句而生误会。疑玄妙之主而为形相之主阅者慎之。一.此经文义精微理彻根源乃明教大本归真至要唯念有志寻求而不能习学者故以汉字译之。即如阿拉伯诸经传到波斯以来必按波斯的文字翻译注解相合主上敕谕:“我不差一圣则已但差必按他教生的乡音因便解明与他们。”今亦遵此明条译其大旨欲求详细须读原经。一.人名、地名为了就其音以汉字书之。一.文语每用譬喻因为形其妙、明其义、实其事、写其情。如原叙内输舍之笔、本然形象、无加册本、认主的寄物等句即如常言德山学海口碑古剑心猿意马。其间凡两事即是一件莫误作两事相看。又如主上造化阿丹在自已的形容上。此喻阿丹仰体主上一切动静、作用受造之意。主上亲揣其泥、亲吹其命此喻主上亲显为作不用天仙作中之意。摩敏之心在主两指其中。此喻身心事业总在主上执掌任其旋转之意勿以名色疑异。经内有云:“只藉指点参悟莫在文语里搜求’一.近主之机清高无迹无可以名。故著作者假以花酒喻之以明身心契合无间于主。正谓古人有云:“情之不能尽者以景寸之景之不能尽者以情寸之。’一.每等事物每个时景皆称一世。一.额喇忽其意乃造物的真主。尊前乃指真主阈下。一.经云乃主上敕谕至圣之旨名古尔阿纳(其意应念)又名府而高纳(其意分别邪正)又名毋思哈伏(其意总部)至圣乃钦差大圣人之称其讳额哈默德(其意至受赞者因其自有以来品格尊贵又至赞主者入其号毋罕默德(其意受赞者因其道德极品无尚无加入)圣云乃其教谕。阿丹乃人祖之讳。好娃乃人祖妻之讳。以卜哩私乃邪魔首领之名。筛核、傲里耶乃清修得道者之称。字乃所以活之者名为罗憨。其主命敕命乃主之令也。为纳伏私。其常人之自性、调养之性、纵恶之性乃气质之性也名为纳伏私核哇。其智性、资性、心性乃良性也名为二格勒。其定静之性乃本善之德性名为纳伏私木秃默印纳。(德性如果穰生于先天之妙世。气质之性如果之壳生于后天之色世。圣贤之德性全足而气性微薄。即如鸡子、荔枝穰多壳薄故其德性自在易现。常人之德性衰弱而气性浊厚即如榛子、核桃穰少壳厚故其德性难以发现。背逆下类伤坏德性止由气性即如空桃、空榛总是皮壳无以发现。)一.以思喇目乃名教纲目又遵崇其教。毋思里妈纳乃遵崇之人。一.以妈纳乃归信真主之心光。自主上垂照不属造化者故能任用主上勒命的一切事业。默而里法乃认得主。讨核得乃认主止一、体主止而二位在座我不敢说出与他们不一致的结论。而后圣人说:“那是枣树。若不从别的树上接过就不能结果。’”所以穆民必须凭道长的提念才能得其气脉。授受之后长期避静、听道长的命令真机的果子方能成全。昔日圣人曾把一些上等的门人聚在一间屋子里吩咐把门关了。而后圣人高声念了三遍“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吩咐众人也照样念。而后圣人捧手念三遍睹阿其意为:“主啊!我确实传到了。’而后圣人说:“给你们报喜真主恕饶你们了。’后来行圣道的所有道长都是由提念寂克而开始就出于此一圣行。主啊!求你慈悯至圣穆罕默德以及他的教民吧。第十五篇避静清修条款《古兰经》说:“如我将四十夜约会穆萨。”穆圣说:“为主虔诚四十清晨海克默忒(觉悟)的泉眼就从他的心中显现在他的舌上。’你们知道行正道安于主的尊前全在于避静与外人断绝来往。所有的圣人与得道者最初一定都要避静才得到正意。圣人最初也喜欢避静在受命为圣之前常常在海拉一山中从事避静。办功一、二、七天、十四天或一个月回家一次。我曾在默克的海拉一山中参观圣人的静室那是一个山洞极为幽静。比如真主要将敕命之言降与穆萨圣人先命他避静四十日。四十这个数儿。在成全万物上有机密的特恩。穆圣说:“确实每一人的造化是母腹中的一点精聚四十日才成了血.又四十日成为肉又四十日吹入他的命。’又说:“海克默忒(觉悟)的泉眼在于四十清晨的虔诚作用。’真主派成阿丹的泥也是用了四十日。此数的奥妙难以尽述。避静四十天有许多条件产节其中最重要的是八件若少其一难成全正意。第一件是独坐一空房中面西、盘膝两手放在腿上沐浴举洗死人之意把静室当成自己的坟墓除换小净、上厕所、去寺随班礼拜不可出来。其房要小、黑门上挂帘不使光、声音入内以便使眼、耳清净。命苦是不被眼、耳、鼻、舌、身外五形及物质世界误导就能与非物质世界融为一体。在五形闲下来的时候就能凭记想真主、抛弃私欲把命从五形上招来的障碍除去命就恋爱非物质世界不再喜爱人和物了。第二件是常带小净。以小净为盔甲则邪魔不能侵入。穆圣说:“小净是穆民的兵器。’第三件是常念清真言。《古兰经》说:“那些人站着、坐着、躺着都是记想主的。”指的是长期。的记想。第四件长期去思虑。凡是进入心中的事都以“万物非主”将其扫去。《古兰经》说:“若你们显示你们心间所有之事或心间隐瞒之事部凭他拷算你们。’指的是去思虑。确实只要是心存思虑则不能领会妙世的滋味与主尊前的知识决不能接受一切属于命的光照与贯通的光照。第五件长期把斋。斋能去人的牵挂去人的兽欲有至大的奥妙。所以真主才说:“斋属于我我凭它亲自回赐。”第六件戒言。不可与人说话除了请求道长解明自己的蒙蔽之外不可以动一动舌头只是赞念真主。穆圣说:“凡人谨言得其脱离。’第七件察心。必须用自己的心接近道长的心向道长的心上求助。非物质世界的景相与属于真主的恩惠的香气起初从道长心的窗口才飘入门人心中。因为门人心中起初有无限的幔帐即使遵守各条件也不能面向主因为他习惯并爱恋着物质世界而内心却面向主受非物质世界的调养。若门人苦苦恳求面向道长的心到其时位凡自非物质世界达到道长的主的恩惠自道长传入门人心中。渐渐的他也就能领受真主的垂恩了。真主是将他不凭人力的清饮先放在道长的盏中而后放在至圣盏中给他们喝。《古兰经》说:“调养他们的主给他们饮清净的饮撰。’《古兰经》说:“在盏中给他们蜜调的饮撰。’诗意:我以命做的碗饮酒我从智性疯颠的事上醉了一股火焰从太阳为蛾儿的烛上到我把我在火上点着。长期把道长的志向认作是引路之人与护送之人若是出现灾难、惊恐或有使人害怕的形相进入眼帘即时仰仗道长的道德内心向道长的心上求助凡属邪魔或属自性的灾难都凭道长志向的威严与道德的恩顾可以避免。第八件是顺从。在主上与道长上都不可背逆。凡是真主降下的忧喜、苦乐、安危、开闭都要心中情愿地顺从。诗意:若是你将近我之酒倾倒在你的心中那酒就一定会将你束缚住使你不能逃离。若你要同近我一起起坐就要远离所有能吸引你的事。再说与道长相处时所见到的一切言行、一举一动都不可加以阻拦身心都顺着他的运用以恳求的眼观看他的举止不可以个人的浅见猜度。至大的条件是顺从道长的教化。如鸡与蛋鸡的作用少有不到蛋立刻就坏了也孵不成鸡了也不是好蛋了。凡是蛋在一个鸡下被孵坏了的全世界的鸡也不能再将其孵成鸡。因此门人受了一个道长的黜退所有的道长都不能成全他了。除非是门人有特殊原因或路途遥远或艰难不便或道长去世然后才可以去跟随别的道长。避静有许多礼节。一是少吃以便夜间不致于昏昏沉睡从记想主上落下但也不。要过少以致造成体弱无力。吃时也要记想真主心要在从容之中不要追随个人的喜好用记想真主之光驱除好吃的黑暗半饱时就应停止。不可多吃肉七天一次或两次每次约四、五两也不要完全忌绝恐怕导致体弱。要少睡不睡更好除是困极了身不由己地睡去。若乏、困到坐不住的程度侧卧于右肋上一时醒后马上换小净或是将头放于膝上以解除生性中的倦闷与口舌的拙钝。凡是舌头不好使时就以心记想主等待眼中所来之事凡是见到或听到什么可怕的事不可害怕要仰仗道长口念道长尊名真主就垂恩庇护他了。除作小净、或赴寺随班礼拜或与大家一同礼拜不可向别处看而只能目视前方、心与舌记想主才不致因此而散乱。主啊!求你慈悯至圣穆罕默德以及他的教民吧。第十六篇明辨先兆梦景《古兰经》说:“确实我看见了十一个星与日月我见他们都向我叩头。’穆圣说:“好梦是圣人感应的四十六分之一。’要知道行道之人若是在办功。练性、清心中越过物质世界与非物质世界他每走过一个步位就会有应和着他的特殊情况的先兆显现出来。有时是来自妙世的先兆有时则是好梦的暗示。先兆与梦是有区别的先兆是出现在半睡半醒之间或是完全清醒时它不是内受外感由思虑形成的而是真妙之机命在脱离为人的各种蒙蔽时所得到的启发。有时命的眼得到真主之光的相助所见先兆是属主的先兆穆圣说“穆民凭主的光观察。”梦境是在外五形完全停止活动之后因思虑活动而产生在心中的它都是在沉睡中才有。梦有两种:一种是杂梦。因受到身性乱想的影响与邪魔的引诱所以因内受外感就由思虑形成一个与之相适合的情景显现在心中。另一种是好梦。穆圣说:“好梦是圣人感应的四十六分之一。”前贤注解至圣为圣二十三年开始六个月主的敕命是在他的梦中降下若依此计算好梦正是为圣感应的四十六分之一。也有的圣人接受真主的敕命是有时在梦中有时醒着如一卜喇希默圣人对他的儿子说的。《古兰经》这样记载着:“确实我梦宰你献祭然后看你对此是什么意见。’他的儿子说:“父亲啊应遵主命行事。”穆圣说:“列圣的梦是真主降下的敕命。”好梦共分三种情况。头一个是所有梦见的都不必解说所见到的就是原事的前前后后。比如一卜喇希默圣人梦见宰子。第二种情况是梦的一半内容得圆梦而后才能明白一半是明白的不必。解说。如欲素伏圣人之梦十一个星是指他的十一个兄弟日、月是指他的父、母叩头则意义明白不必解说。第三种是整个梦都必须解说的。比如密斯尔君主之梦。《古兰经》说:“确实我梦见七个瘦牛吃七个肥牛。’此梦解说为:七个肥牛指七个丰年七个瘦牛指随后的七个荒年。又如狱中人的梦。《古兰经》说:“两人中的一个说:‘确实我梦见我柞酒。另一人说:‘确实我梦见把一个点心放在我头上鸟在吃它。”其解释是先头一个人是犯罪的官员他即将官复原职回到宫廷去侍奉皇帝另一个犯了大罪即将被处死鸟在啄食他尸体的头脑。必须解说的梦无论信仰者与不信仰者都有比如密斯尔君主与狱中二人之梦。这是心的眼受到命的光照射而得到的梦不是出自真主之光的垂照。如果是得到主光垂照的梦只出现在圣人、筛核与穆民的身上称为好梦。不信的人是不会有的。穆圣说:“为圣的各种能力没有一样能传到后世除了报喜讯的好梦以外。一有穆民自己梦见的或是他人为他梦见的。’据我的研究杂梦以外梦分两种:好梦、真梦。好梦出现在筛核、穆民的身上有的必须解释有的是明白的都是真主的醒悟。真梦有真正的注解或是明说的属于命的醒会无论背逆之人还是正人都会有。再说先兆也有两种。一种是归信之人与异徒都有的。因为多练性、清心、养命而得有时则是从命光的强盛状态下显现的。因此可以多少地抹去人的兽欲使他们的命从思虑的幔帐中稍得解脱命因而显现命的光照在他们心的眼中。可是这对于背逆的人来说不是成为他们认主、近主的原因却成为他们过分。迷路乃至受伤害的原因。《古兰经》说:“我从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上渐渐地使他们受到受伤害。我姑容他们确实我的刑罚是严厉的。”第二种先兆是真主在万方与性的镜于中把一切明证显现在一切信主独一的人的心眼中。《古兰经》说:“我把我的显迹在万方与他们自性中显示给他们。”然后他们就知道确实他是真主这些都是信主独一的人认识到的。所以在他们睡着时思虑就结合这种内容形成与之相合的情景或者是他的心中无一点思虑心眼就照见那些醒会的真机也就照见性的好坏与自己的品级的上升或下降《古兰经》说:“指性与端正性、醒会性之好坏的主发誓”。这种先兆对心在怀疑的人来说是渐受伤害与增加其不信的原因对信主独~的人来说是得到贵重与增进信仰的原因。《古兰经》说:“真主把定信的光降在一切穆民心中。’因为他们在保守信仰的同时又增进信仰。怀疑的人与信主独一的人的先兆各有不同。。怀疑之心。落在怀疑的幔帐中决不能看见真主独一属性的光不能摆脱他们作为人的私欲信主独一的人凭真主独一的光脱离怀疑的黑暗把为人的所有私欲用真主独一属性的光抹去得到近主的品级。诗意:什么时候我才能从“我”上脱离我与你出去只有真主长在。诗意:多有说机的舌若他说:“我是主”。他说的是真的。你知道先兆出现在行道之人的心的眼中对他有三种益处。第一件他就能认识到自身的状况了是增或减、进或退、得或失、喜或忧就知道前进途中自己的品级是升或降、高或低、真或假。因为每一件都是行道之人的思虑形成的与实际情况相合的情景所以他才认得属性、属生灵、动物、邪魔的先兆或是属天仙、属心、属命、属主的先兆。若是自身的卑劣属性如贪图、好欲、吝啬、怀恨、骄傲、恼怒、欲念等等变得严重的话思虑就以代表那一特性的动物的形象显示出来。就如贪图以鼠、蛇的形象表示好欲以猪。熊的形象表示吝啬以大猴的形相表示怀恨以狮子的形象表示高傲以虎的形象表示恼怒以鹿的形象表示欲念以驴的形象中表示兽欲以羊的形象表示动物的属性以动物的形象表示邪魔的属性以邪魔的形象表示诡计以狐狸兔儿的形象表示。若是某种动物战胜了自己就知道自己的某种欲望太烈了若是某种动物为自己所制就知道自己已克服了某种欲望若是与某种动物争斗就知道自己正在克服此种欲望上下功夫不可昏愚不可安逸。若见清流之水、江、河、湖、海、花园、绿色、清天、星斗这一切都表示着心的属性。若是见到无尽的光、无穷无尽的世界、飞空卷天地与贯通一切机密及尊前的知识这一切都是属命的品级。若是见到妙世、天仙、天盘的宽阔、万物的性命机密、第八层天、第九层天这一切都是天仙的属性与成全好事的牲。若是见到妙世微妙的光与贯通这是属主的特性与醒会敕命的指点就达到习主之性的地步。其余的与此相似。第二件属心。命与天仙的先兆。这些也都很有滋味其性从此中得到营养因此美味而把对人与物质世界的爱恋全部消除转而喜爱妙世的一切妙意真机面向寻主的世界从民中得以给养。《古兰经》说:“凡人都知道自己的饮处。’确实行圣道的乳于最初不能调养自己必须凭妙世先兆的乳汁调养命的给养也出于此。从前有一个人在侍奉道长欲素伏时叙述了一件事:“我曾侍奉过道长额哈默德。在一处道院他与大家一起坐在席上吃饮中间有一会儿他离开了他自己而后又重新归于他自身。我就问他:‘你去什么地方了广他答道:‘刚才我见到圣人来。了把饮食放在我的口中。”这就是那些调养行圣道的乳子的情景。第三件在行道中有些地方须凭妙世先兆的作用与圣人、道长的真机才能走过去。因为行道之人要走入自己的本然中是行在性、心与命的属性中可以不求别人。只是到命的交界处凭个人的能力却走不过去。因为凡是行道之人的功修.总是要生出一个“有”来而次路却设在“无”中凭“无”才能行。一切先兆必是从道长近主的垂恩中、从圣人上来的或是从真主的属性中显示出来的才能使人忘却自我。若不能真忘我则不能得到真正的永恒。行道的目标却只在于此。其先兆相连照见与主的显现、近主思维的融会贯通这几项内容将会在此后的四篇文字中一一地加以说明。主啊!求你慈悯至圣穆罕默德以及他的教民吧。第十七篇诸光显现景象《古兰经》说:“心灵所见的事不会假可是你们在穆罕默德所见的事上不理解地与他辨论确实他又一次见到了主的光辉。’穆圣说:“尽善之事是:你拜主犹如你见主。”你们知道若是心镜不断地被“万物非主”擦磨清除了禀性的锈洗去为人私欲的黑暗就受到了非物质世界的一切光。穆圣说:“确实万物都有擦磨心的擦磨是记想真主。”行道之人凭心的清光的出现渐渐就能见到光明了。最初的光多数象闪电一闪之亮。诗意:闪亮的。闪电啊!你是从真主朝房的方向发出来的。心清。的程度如果增加光的亮度也渐渐增加此后象灯烛之光而后好比星宿而后好比日月而后出现无方位的光。说明这一切道理须相当长的篇幅才能说清楚现在暂且少谈一谈以为指引。你们知道这些光产生的地方各不相同。有的产生于行道之人的命有的产生于道长近主的品级与圣人的品位有的产生于道长修成的命有的产生于主的尊前有的产生于清真言及各种赞词《古兰经X教门与归信主的心光。各种各样的功课每种上有一样光每种上有一样形状、颜色。若一切光全无幔帐全无内受外感思虑的作用其形相就不存在了显示出无色、无相、无味的特性。主上的光从这一切事物上是清净的不受任何污染。几内受外感思虑上产生的色相都被人的属性所污染。在真命那里则一切人的属性都不存在了就显现出无色无相的光亮。再说形如闪电的光多半产生于赞念记想主、小净或拜主。有时命光强了一切遮蔽它的东西就象云一样散开了命的余光就以闪电的形。象出现。昔日道长额补色哀得的一个门人去一间空屋子里作小净而后他喊叫着从屋中跑了出来说:“我见到真主了!”道长说:“不曾见识过事的人那是你小净的光。你在哪里主在哪里!”形如灯烛之光的是道长上或圣教士的光《古兰经》说:“圣人是光明的灯。’或者是学问的光《古兰经》的光归信主的心光。那个灯烛就是心凭那一切的光而明。若见到象琉璃灯笼的形象也是如此真主把心比作是灯笼。《古兰经》说:“相比他的光就如灯笼内有灯。’形如日月星辰的是属命的光照在心的天空上。若心镜清如星则命光形如星。有时见星在天上有时见星不见天。若见星在天上天即是星体星是命光按心清的程度显现若见星不见天就是心光照临或良性的光或归信主的心光清楚地出现在心中。有时性情清净如天出现在心眼中。心如日月全则心全清月缺则心中仍有污浊若心镜全清了受了命的光就象太阳出来一样。按心清的程度增加了光的亮度也就增加了有时比太阳还明亮千倍。若是太阳、月亮都出现了月是心从命光的照射下产生光亮太阳是命。虽然如此这还是在瞒帐之后显现的情况。是内受外感_的思虑把他比成太阳的形象。就象大世界从太阳那儿得到光明其光照耀全世界一样小世界的人是从命光上得到光明其光照到全身而后在知觉的作用下在体内生光。所以内受外感的思虑把命的本然比作太阳若不是内受外感的思虑的仔仕命光本无色无相。若是见到日、月、呈出现住河、海、池、井、镜中都是命光。都因为心有各种不同的情况有时能与真主的光辉相合这也合于真的谕令:“凡人近我一揸我近他一尺。”凡余辉在命幔帐之后出现在心中就象一卜喇希默圣人最初遇见过的情形。《古兰经》说:“夜幕降下来的时候他见到星。’若是他的心镜如星之清其光就象星一样出现若他的心完全清除了本性的污染全清了其光以月的形象出现。《古兰经》说:“那时间他见到月亮出现。’若他的心镜达到极清其光以太阳的形象出现。《古兰经》说:“他见太阳出来的时候说:‘这个是调养我的主这个最大。”确实他命的眼看到的是真主调养之光的余辉照在他心之镜中。这还是通过心、命的幔帐的光照所以它处于变态之中所以他才见到光有落下去的时候而后他就醒悟了。《古兰经》说:“我不喜欢一切会落下去的一光。’所谓的在幔帐之后是指因而使光呈现出不同的色相而真主的光是无色无相、清净无染的。其光是真主属性的余辉。《古兰经》说:“心见到的事决不会假。’“心若是心则不见假事。’《古兰经》说:“这个是我的主。”这意念就是从心见到的主光的余辉上产生的。心见的主光的余辉就是从这余辉上转为内心的确认他就自己说他自己属真主尊前的滋味在命中显现就凭这滋味知道心见到的属于主而不属于别的。其滋味各有不同。如从耳中得到的就象穆萨圣人一样听见。《古兰经》说:“确实我是主。’如在幔帐之后得到的还需要有凭借物。《古兰经》说:‘’从树上晓谕穆萨:‘确实我是主。’日幔帐揭去就不凭借人世的任何事物了。《古兰经》说:“真主与穆萨交谈。”如是从眼中得的这是有慢帐的有凭借物的。就象一卜喇希默圣人。《古兰经》说:“他见太阳出现的时候说:‘这是我的主。”若非真主醒领他“我是你的主”则其认主的滋味在命中不会出现舌也不敢说“这是我的主。”若是幔帐全部揭起就不凭借任何事物了就如至圣穆罕默德。《古兰经》说:“心灵见到的事绝不会假可是你们在他见到的事上不理解地与他辨论。”藕默尔大贤也有这种情况他说“我的心见到了我的主。’圣人在说明一哈洒纳(尽善)的情况时指的就是这个滋味的成就。穆圣说:“一哈洒纳是你拜主如你见主。’若是有一个人问一卜喇希默圣人:“见的那日、月、星是在内心世界见到的还是在外部世界见到的?”答:“内外一体没有不同。”心镜若是全清了有时在心的妙界凭内受外感的思虑能显现出日、月、星有时则是在物质世界中凭肉眼看见它们。凡物都能得到主的光辉并显现它就象日、月、星都受到真主的光的垂照。《古兰经》说:“主是天地之光。’确实见光的是心显光的是主这属于真主的醒悟。物质世界与非物质世界。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都为一体。有时心清到极处幔帐全部揭开就是真主的显迹出现了。《古兰经》说:“不久。我把我的一切显迹在万方与他的心中显给他们。’若观自己也观见主若观万物也观见主。凡所见到的都从其中观见主。就象大贤说的:“我不见一物则已但凡见到我在其中就观见了主。’若是幔帐全部揭起得到了不凭借任何事物的照见就能如此说:“凡是见了万物就见到主了。’若是淹在照见的海洋中照见之人的私欲就完全被扫除了只有真主的本然存在。就象竹乃得道长说的:“在本然中没有什么只有真主。’到此地步才能见到美人的俊美在人的镜中还有美人的眼。诗意:在一生中我的头在你的道路上为脚我只凭两眼端你脚下的土。如今我是你美丽容颜的镜子因此我用你的眼观看你美丽的容颜。再说各种光在每一种情况下有一种与之相适应的颜色。在怨己的情况出现蓝光这是命光与自性的黑’暗相掺从光与黑上就成了蓝光。若合性的黑暗少了命的光增加了就出现红光若命的光强就出现黄光若务性的黑暗完全扫除就出现白光若命的光与心的清相掺就出现绿光或心全清了其光就如太阳之光的余辉若心镜极清其光就象镜中的太阳光。肉眼从真主之光的余辉上决不能见他。诗意:肉眼从你的光上见不到你不能象你的本然上见你。我的心怎样才能从你那儿得到信息。因为衣服上绣的动物是死物没有思想不能知你。若真主之光照于命光之上“见”与“现”两种情况就合而为一了。如果没有命与心的幔帐搅乱真主的光就是无色相、无如何、无限无量地出现的人就会在归向独一的真主上溶会。正当此时则无起无落。无左无有、无上无下、无远无近、无时间、无处所正所谓近主尊前无早无晚此刻无天无地、无今世。无后世。诗意:光出现了!若是他出现就会带来归向的安定。太阳出来了凡人见到也就安逸了。世人反而情愿呆在忧愁的黑暗中我亮过多少年了还要亮多少年却照向何人?起初在主的恩惠的世界中俊美妙用的光在显现的品级显给各样不知有己的人在主的威严的世界中尊大的光必射向不知无己.亦不知有主的人必射向非有非无、非非有无的人此中含义不能明解当进一步参悟。起先有能焚烧的光出现。《古兰经》说:“他不存不留。”确实七层此狱属此光的余辉。俊美妙用的光有光亮而不能焚烧尊大妙用的光能焚烧而无光亮。凡是人的智慧、参悟不能明白这一切的机密。有时尊大的光是纯黑色的人的智力怎么能理解黑光智力只知道两个性质相反的事物不能合在一起。假如说人能理解那么圣人的指点也许正合此意。穆圣说:“地狱之火燃烧了几万年成为红色的又烧了几万年变为白色的又烧了几万年变为黑色的。”人的智力能理解什么是黑火吗?从真主本然的独一属性的真实中可以看到凡是.两世中的光处、暗处都是真主恩、威妙用之光的余辉。《古兰经》说:“真主是天地之光。’再说尊大的属性在不知无己亦不知有主的地步显现的是迎面涌来的清真本然的威严与永恒的尊大都在令活令死、令化令存的黑光上呈现。解除昏愚抛弃世俗也都自黑光的显现中产生。口诗意:我见了天地的隐微世界的根本我就易于超越宠、辱对我形成的障碍了。你知道那黑暗是余辉的一部分我也从其上经过了无此无彼存在白光中。圣人在请求显示万物的本然时求的是主的恩、威妙用之光的显现因为物质世界与非物质世界的一切或属于真主恩惠妙用之光的余辉或属于真主威严妙用之光的余辉。不然万物都不存在独立的“真有”“真有”只存在于古有永久的主。《古兰经》说:“主是古有永久、明显隐藏的是能知万物的。’诗意:心是真机的穰儿身体是皮儿你向命的衣服中观看你能见到知己的模样各种有踪迹之物都属于他的余辉都与他同在。主啊!求你慈悯至圣穆罕默德以及他的教民吧。第十八篇妙色开明等第《古兰经》说:“我把幔帐从你上揭起的那一天你的内眼就开明了。”穆圣说:“若是揭起光明的幔帐那一面的清净的光的余辉就把它所照到之处都焚烧了。”你们知道揭起幔帐就是使隐藏的机密显现以便开明之人可以认识到以前所不知道的玄机。真主说:“我把幔帐从你上揭起”意思是从内眼上揭去而后以前所未见的玄机就成为内眼可能看见的了。馒帐指的是物质世界J物质世界中的~切阻隔与闭塞因为有它所以人的内眼就看不见真主的俊美。穆圣说:“确实在近主上有七万个光暗的馒帐。”这七万个幔帐是七万年世界都包括在光与暗、物质与非物质的两世中。也隐含在人的心中。按每一个世界相对人来说有一个内眼开明的时刻到时就能看见那个世界了。就如属身的外五形的眼、耳、鼻、舌、身。能知一切物质世界属命的内五形的性、心、细耳力、命、核非一能知性命的一切世界。在行道之人的文风里把开明只说成在内五形所行的意思上。而后若是真诚的行道之人凭着真主的口唤与提拔从禀性低处就上升到近主的高处。凭真诚、急迫的脚步跟随着护送他前进的圣贤走上近王之路。在经过那七万个馒帐的每一个的时候适应着那一个的情况在他心中就有一个内眼开明他就发现了那个世界中的一切情景。最初是性的眼开明本着揭馒帐与性的清在一切属性的机密上就开明了此名为参悟的开明。论述的还不太全面不足以全面理解。诗意:心不要说凡是你见到的景象都能成为你的落脚处。因为许多走错路的人在此都堕落了。他们把一生的精力都用在清性与性所得的事上认为他们得到了真正的正道而对于心、命、机密、隐微所得的奥妙没有一点认识。他们从隐昧中出发在迷误的荒郊又把他人引入迷途。《古兰经》说:“他们先迷路了他们把许多人引入迷途。’如从性的开明上走过就迎来了心的开明此名为照见的开明有各种不同的光出现。而后到达机密的开明名为醒会的开明造化的机密、万物的奥妙就都一明了。诗意:为你而忧虑以致浑然忘却我心中的醒会的主为爱你而狂热以致忘却自我、抛弃私欲的主你把清净的天仙都不知道的机密悄悄告诉我的心我为此而欣喜若狂。此后出现命的开明名为通彻的开明。在这个开明的起初有清霄的开明能见天堂、地狱与天仙相见、谈话。若是命全清了从身体的浑浊上全净了那无尽的世界就开明了万物始终的理都在眼前了。此际的时光与去处的幔帐都揭去了。所以过去的岁月已往的经历此时都历历在目。对未发生的事也是如此。就如哈力色说“我见到地狱中的人喧嚷就如同我见到天堂中的人欢乐一样。’穆圣说:“天堂显现给我我见其中的人大半是穷人地狱显现给我我见其中的人大半是妇人”如今世的时光、去处的幔帐揭起后世的时光去处的幔帐也就揭起了。此时能见到身后边的东西就象见到面前的东西一样。穆圣说:“人们啊!确实我是你们的以妈目(先行之意人你们不可早于我鞠躬产头你们不可先抬起头来。确实我从前后都能看见你们。”许多感应的事在此时出现名为克喇妈忒(贵字意此贵受主赐。)即看见人的心眼与一切隐藏之事能过水火、腾空、卷地而这一切还都不值一提因为在正道与外道人上都能出现。即如圣人问酒一得之于说:“你看见什么?”他答道:“我见到水上有一个座位。’圣人说:“那是以卜哩私(魔头)的座位。’虽然如此那真感。应只出现在正道之人上因为此品级是在命的开明以后命开明时才能出现。因为命是正道、外道之人都有的而核非一是真主尊前惟独的命只给近侍真主的人。《古兰经》说:“真主把以妈纳写在他们心中凭属于他们的命成全他们。’《古兰经》调·‘真主从敕令上把命降在他意欲的奴仆上。”《古兰经》说:“我从我的敕令上把命降与你你不知道经典是什么以妈纳是什么。虽然如此我把他转成光我凭他指引我意欲之人。”意思是说真主把他尊前光明的命赐给人因为人要凭此走上通向主的世界的路。诗意:鲁思贪勇士的身躯还得是鲁思贪的名马能驮。心处于物质、物质世界的中间一半在非物质世界一半在物质世界。在非物质世界的那一面受细尔力之光照凭在物质世界的这一面把细尔力所得的余辉转到性与身体上去。细尔力在心与命的中间凭在命的那一面得命的光照。凭在心的这一面把命的真机传到心。核非一在真主的属性与命的世界的中间凭近主的那一面接受真主属性的开明凭在命的这一面将之显示于命的世界而后有了熟知真主属性的贵重这个名为属主的动静开明。此时若是凭着能知的动静开。明属主的所知就会出现若是凭着能听的动静开明听主的言语敕命就会出现若是凭着能观的动静开明心镜照见主的情况就会出现若是凭着俊美的动静开明真主的俊美表现出的滋味就会出现若是凭着尊大的动静开明真正的化除私欲的状况就能出现若是凭着独立的动静开明真主的水恒长存就会显现若是凭着止一的动静开明认主独一的信仰就会出现。其他的都与此相仿。只有本然的开明境界很高凭语言解释不出。诗意:若在喜你的巷口有我下榻之处两世的机密全部在我心中开明。真主的尊前若有我争先的心的位置全世界人所追求的我就已经全得到了。主啊!求你慈悯至圣穆罕默德以及他的教民吧。第十九篇恩威动静垂照《古兰经》说:“那时候真主把自己显与山山都碎了。穆萨晕倒在地。”穆圣说:“确实真主造化了阿丹然后在他上显现。’穆圣说:“真主向一物显现。其物就惊惧并向主叩拜。’你们知道在人的罗憨上有一个“显”时所以许多行道之人都在此处出了偏差。有一个时刻命的属性与其本然显现行道之人在此刻受了蒙蔽以为这显然是真主的特性竞认为自己见到了真主的显现。如果没有品行全美的筛核的帮助他很难摆脱这种对他有害的局面。一切道长不易将开明的真机显露只是在外人的眼中是隐蔽的。我的意思是:因为有许多徒有虚名、大言不惭的人他们被邪魔的哄诱与自性的诡计所欺骗凭着从他人口中所得到的几个蒙昧的字词就当是得到了这条路上完美的正意尝到了正人君于饮食的滋味竟以为自己已经可以运用自己所得到的知识来引领他人了。而实际上却在不认主的人之中。诗意:他们是从这几个生人上半途而废的。他们取了几个虚假的字儿在清真道路上还没有走出几步反把许多高品位的人当成是欺骗人的了。我因为想作这些旁门外道之人的试金石才从行道的一切地步与景象上多少作一些解说。使他们能把自己的事业放到此试金石上去区别因而能摆脱邪魔的引诱与自性的诡计走上正道。若是他们有求道的苦心他们就应抓住有洪福之人的衣襟在其庇护之下也能来到主的正道上。《古兰经》说:“你们应当由门进入房子中。’诗意:如果你似老鸦被臭肉污染了翅膀你什么时候才能象白鹞子一样陪伴帝王。若你象叫贴儿鸟要成为鹰的食物自己因此也就成为鹰而后才适合于停落在君王的手中。在确实寻主的人在真诚要主的。人上这是个引领是他们奔向真主的出发点。现在我求主能进一步成全解明显现及分辨命的显现与主的显现。你们知道如果心镜上的除主以外的浑浊物都被拭去达到全清的程度他就受到真主俊美的太阳的光照变为清高的本然的显世碗(以命作碗人此处说的不是指所有的清了的心都可以得到受照的洪福但此洪福却只在清了心的正鲁喜叶的显现至圣穆罕默德经历过。真主把至圣的本然全部取走将清真本然的“有”换为至圣的本然。《古兰经》说:“确实那些与穆罕默德约会的人就是与主约会的人。’这样吉庆的全美不曾赐给所有的圣人。一虽然如此但是真主把亲近这光的人倒凭这个贵重而使他贵重了。真主晓谕:“我的奴仆长期凭其功课寻求接近我而后我喜爱他。若是我喜爱他时我是他的耳、目、手、舌然后他凭我听。凭我观、凭我取、凭我言。”此吉庆属于真主清真本然显现的特恩。真主属性的显然也有两种:止妈勒即俊美者喇勒即尊大。止妈勒属性的显现也有两种:杂梯属本然的属性菲而哩属作用的属性。杂梯属性的显现又有两种:纳伏西属“体”的属性默而纳威属“用”的属性。纳伏西的属性如独一的真主特然独立。若是凭真主实有的属性显现就如竹乃得先贤说的:“身体中没有别的什么只有真主。”若是凭真主独一的属性显现就如阿卜色哀得先贤说的:“身体中没有别的什么只有真主。’若是凭真主特然独立的属性显现就如巴也资得先贤说的:“赞我清净我的事业多么伟大啊广默而纳威的属性即如知、能、要J、听等等若是凭知的属性显现就如核资儿圣人经历过的。《古兰经》说“我把我尊前的知识教给他。’卞的尊前的一切知识就出现了。若是凭着能的属性显现就如至圣穆罕默德经历过的月被他一指就分为两半敌兵被他扔的一把沙石打败。《古兰经》说:“你在投掷时并不是你在投掷而是真主在投掷。”若是凭着为的属性显现就如额补偶思妈纳先贤经历过的。他说:“三十年中真主所要的都是我要的。’若是凭着听的属性显现就象数来妈纳圣人经历过的。他说:“我从很远的地方就听见蝼蚁的声音了。”《古兰经》说:“一个楼蚁对楼蒌叶说:‘你们进洞里去不要被数来妈纳的部队践踏了。”若是凭观看的属性显现就象此诗所说。诗意:我是你美丽容颜的镜子因此我凭你的眼观看你美丽的容颜。你们知道人是真主的本然属性的镜子如镜于清净了凡是真主显现的属性都能显示在镜子中凡是镜子中出现的动作都是照镜子中的人而不是镜子的动作。这就是代主位的机密因为它是显示真主本然属性的地方。若是凭着永活的属性显现就如核资而、以勒了思两位圣人经历过的。他二人都长生不老。若是凭着言语的属性显现就如穆萨圣人经历过的。《古兰经》说:“真主与穆萨对言。’若是凭着长存的属性显现就抛弃了为人的性情定属真主的属性。《古兰经》说:“主任意抹去任意留存。’满苏儿先贤的诗意:在我与你之中只是我字挤杂我而后你凭你的仁慈把我字从中取出。再说菲而勒属性即如赐衣禄、造化、令生。令死等等。若是凭着赐衣禄的属性显现就如默而焉圣母所经历过的。《古兰经》说:“你把枣树往你上摇动它就会把新鲜的枣儿落在你跟前。”若是凭着造化的属性显现就如尔撒圣人经历过的。《古兰经》说:“你凭我的命令用泥作一个飞禽的形象而后你吹它。凭我的命令它就飞了。’若是令生的属性显现就象以卜喇希默圣人经历的。《古兰经》说:“主啊!你向我显示你是如何复生死人的。”《古兰经》说:“此后你叫它们它们就忙到你这里来。”尔撒圣人也有此经历。《古兰经》说:“若是你把死者凭我的命令取出。’若是凭着令死的属性显现就如把叶责我贤经历的当时他们看一个名叫额卜的门人那人当时叫了一声就死了。这种人若把其精力用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一定会受到伤害。这种属性于止妈勒(指恩)也带一点者喇勒(指威)的性质。者喇勒的属性也有两种:杂梯、菲而哩。菲而哩的属性在令死中已说过。杂梯的属性也分两种:者自鲁梯即威严而则毋梯即尊大。若是凭着者白鲁梯的属性显现就会出现无限的光至威至严、无色无相。光亮最初产生立即把人的属性消除把所有的踪迹消除此刻也还知道消除私欲而后若是在显现之杯内饮一点者白鲁梯的饮料就能增加行道之人爱恋主的力量。《古兰经》说:“真主使他们饮。”那一饮的滋味占据了他的本然就连是不是有自己存在也都消失了这就是色而格即如醉如痴。诗意:东方发白时其光将众星隐去。你应给他们尝那样的饮若是你把其一滴洒在勒维地狱中地狱的火也会熄灭。诗意:我不饮那不醉人的酒我不是那醉而后还能醒的醉汉你的至尊的妙用显现的那一杯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因为我与“有”、‘无”无关。而尊大的妙用显现也有两种:海依、改欲密即永活、独立岂不里呀、格哈哩即尊大、降管。若是凭着海依改欲密的属性显现就出现法那法那即无已无己成就了自高自高即长生长生。《古兰经》说:“真主将自己的光随意指给人。’这是那绝不隐的显现决不落的光照。若在止妈勒(指恩)属性的显现中是一会儿隐一会儿现。此时者喇勒(指威)属性的显现是恒定的再无变化的至珍贵的。就如道长额补色哀得在道长额补而哩的讲席上之时。额补崦哩在显现的状态中讲听讲的额补色哀得的心中喜主的念头动了并强烈起来。他站起来问道:“此事是长时间的么?额补而哩回答说:“你坐下。还不是。’他又问道长还回答不是。他又问回答仍是“不是”接下来说:“若是长时间的就属珍奇之列了。’额补色哀得大叫了一声就歌舞起来说:“这个正是珍奇这个正是珍奇厂’在此地步信就转为见见隐在即是里。不信仰和信仰的概念都不存在了近主与离别也都不存在了。诗意:面对你美丽的容颜不信仰和信仰都不存在了面对你显现的光心与命都不存在了。若是显现把我之为我从我中取走指望近主与惧怕别离也都不存在了。“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的真机在此处才显现所有的形象从面前都消失了只有主的威权占据了全身。诗意:什么时候我才能从我上脱离我与你都不存在了只是主存下了。至圣穆罕默德经历过这个真机真主曾说过《古兰经》说“你知道确实穆罕默德即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若是这个地步不出现就不能了解以下经文的真机。《古兰经》说:“你为你的罪求恕饶。”意思是说:这指的是有私欲之罪。诗意:有私欲是何等的罪!是无罪可与之相比的。穆圣说:“确实我的心受了污染确实我每日向主求恕饶七十次。’其意思是:从与人交往、传敕命、为人事而忙碌上心不免不能忘我所以圣人每天求恕饶七十次为的是消除自我。若是岂卜哩呀、而则默梯、格哈哩的属性只出现于行道之人。然后把所得的那个重又失去由此就变为痴呆的。知识就变为愚拙一这是高于知识的愚拙。诗意:珍珠在你的一生中至我把你从海中捞到岸上来你才到了我的手中。我把你放在求祈的手心里可你却从手中滚下去重新沉入海底。至圣达到此步是在接受下列经文之后。《古兰经》说:“你说:‘主啊!你增加我的知识吧!并把求祈放在手中。”穆圣说:“引领一切如醉如痴之人的主啊!你增加我的如醉如痴的狂热之情吧。’行道之人在这个似海的地步把自己的本然都淹在此海中因渴望而几乎死去。诗意:你唇中的桃花蜡是一切渴想人的心血你的眼就似我渴想你的美丽容颜时时刻刻我的眼因你的美丽容颜反变得更加干渴奇怪!他变为海海更渴了。若是真主凭着这尊大降管的属性大概显现其景象就是后世的日子那时把下述经文的亡命旗就插在万物的命门上。《古兰经》说:“万物全部坏了除是主的那一面。”真主敕命:“今。日的世界归何人执掌中’也没有一个求的人也没有一个答应的人。然后主在五鲁喜叶的属性中自己回答:“世界属独一降管的主了。’你们知道显现。开明、垂照之间有细微的区别现大略解释一下。显现有的与垂照不同也有的与垂照相同垂照也有的与显现不同也有的与显现相同。若是属主俊美的属性垂照就与显现相同若是属主尊大的属性垂照就与显现不同。因为显现有显者与受显者的区别真垂照则不分彼此合二为一。显现与垂照都离不了开明开明却可以没有显现与垂照。穆圣说:“确实真主造化了阿丹而后在他上显现。”这是连本然带一切属性显现在人祖上。道长哈哩说:“真主要展扬大能故造化天地要展扬自己故造化人祖。’真主在亲吹属自己的罗憨时就把两件贵重降在人祖身上一件是显现的机密一件是知道一切天仙的名字。《古兰经》说:“真主把一切天仙的名字教给阿丹。’《古兰经》说:“确实我使阿丹的子孙贵重。’指的就是此两种贵重这是受吉庆种子的特恩寄放在人祖的泥水里。《古兰经》说:“那时我凭我的两件恩典使他贵重。”指的就是这两个根源。代位的实施也出于此。真主以自己的本然及一切属性显现在人祖上而后他的一切属性就出现在人祖中受天仙叩头的机密也因此而起。如真主显现在人祖中叩头确实不是给人祖就如今天人们的叩头不是给朝向与天房一样只是给真主。那时是叩给身体之房的主人。再说以卜哩私只有一只眼他以此眼观看人祖所以高傲抗命看房子的主人的那一只眼是瞎的所以看不见、他因而成为受斥退之徒因为凡是不健全的都是受斥退的。其显然的种子当时隐在人祖的泥水中至穆萨圣人近主时才长出翠绿。《古兰经》说:‘’你显示给我看。’到至圣穆罕默德近主时才结出成熟的果实。《古兰经》说:“你因何不见你的主。’从此到世界的尽头乃至永久的永久凡亲近这个洪福的人在这个吉庆的果子上全都有分。(古兰经》说:“那日里一切面容都是光亮的。’主啊!求你慈悯至圣穆罕默德以及他的教民吧。第二十篇绪主不即不离《古兰经》说:“他在高白槁腮逆(亲近)步位或者还至近主。’《古兰经》说:“的实尽限至你的主。’穆圣说:“真主命令尔撒说:‘你饥饿你就见我了你单独你就近我了。”你们知道近主指的不是体近体也不属于用近体也不属于知近受知也不属于参悟近受参悟的。真主是至清高的与这一切事。无关。近主不出于我们为奴仆的这一边而是出于真主的前定的恩惠与主的提拔。道长额补哈三说:“奔向真主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从作奴仆的人到主一条是从主到他的奴仆人。前一条总是会使人迷路走在迷误中后一条则是正道使人走在正道上。穆萨圣人从自己的道路上走去《古兰经》说:“那时穆萨为我的约会而来他因此说:‘你显现给夜里升上。”所以他就过了高白稿腮逆(亲近)的地位得到至近主的品位。凡是穆罕默德身上的一丝一线都从他的本然上完全除去。《古兰经》说:“穆罕默德不是你们任何人的父亲。”主把慈悯属性的衣赐给他穿。如果他归去时他是穆罕默德如果他降生时则是慈悯。因此真主差遣他的使命是面向全人类的。《古兰经》说:“我差遣你不为什么只是为慈悯全世界。”而后至圣在完全近主、抛弃自我、一心归于真主的状态中以这个喜信教导他的’教民及人格不健全、意志不坚定的人们。对所有的人来说假如他不能把自己力量的仙马从人的七情六欲的门道中上升到命的细得勒即传旨天仙的位置他要得到近主的品位就应该把他的显耀放在万物领袖的门槛上把顺从的带系在自己命的腰中。因为至圣的门庭是没有自我的只有独一的真主凡人得到了至圣就是得到了主。《古兰经》说:‘凡人顺从圣人就是顺从真主。’《古兰经》说:“确实凡是与你订约的就是与真主订约。’诗意:没有疏远的距离你是我我是你。诗意:你的云鬓象绳儿所有的心都被柬缚着你的眼角是那样感动人心把一切人都迷坏了。主啊!我是这样爱你我抛弃了自我只有你存下。而后所有的有此洪福的人将来都要归于真主的尊前。《古兰经》说:“确实是归向真主。’在最初的命世中真主在敕命众命的时候就在命的泥中与为人的土星儿中洒下主光的肥泥了。《古兰经》说:“确实真主把人造化在黑暗里然后从光中洒与他。”当他在敕命的杯中饮的时候真主就把滋味放在他命的口中那种滋味在他命的口中将一直不会消失他的永活就凭此滋味了。那光长期地奔向自己的来处他决不与今世生活恋爱一时也不忘记那次饮及饮的地方。诗意:真正喜爱你的人是从额勒思秃之醉上起的他们因饮信仰之酒而沉醉、昏迷他们只饮此种的酒而决不追随疑问之事不以物配主因为他们是从额勒思秃的时光就以信仰之酒作为他们的追求的。譬如一滴油在海底的泥中。它从那泥中渐渐地想要离开随即它就离开泥上升到海面上把所有的海水都踩在脚下即使海中有宝物它连看也不看一眼。若是遇见另外的一点油它随即把契合的手搭在另一滴油契合的肩上二者合而为一。若是它得到主赐的洪福它能遇到近主的火焰它毫不迟疑地把自己的身躯全都交给那火焰。若是你把海水放在火前火一星儿也不与水相交水一点儿也不与火相杂。人的本然也是如此。属主的命就象油决不掺杂在今世的海洋里。确实他若是得到后世的吉庆与恩典的一滴油、他就与之相合为一因为他是属命的。若是有幸再得到真主显现的火焰他即用一个本然抓住他自己的本然放到那火上。他在假本然的“无”中就得到了真本然的有”。诗意:凡人若是在先天世界中就学会了这样的要二十格即情喜二十格的蜡烛就能在他的命中点燃着直至永久。为近主而造的那样的。心就象鹰把它的两眼从两世上闭了一眼也不看。而后那些失去近主之心的人在此处如何能忍受这种别离?因为他在那个去处是习惯于近主的因此它一时象是蜡烛因别离而在心中点燃一时又象是扑灯蛾儿在近主的灯上燃烧了自己。在抛弃自我的行院里若是斟酒的人把壶儿放下畅饮的人就凭酒将两世中的所有都买了。每一个得到恩惠的套索的人都要把它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这原是在那个地方套下的穆圣说:“吉庆之人在母腹中就吉庆了薄福之人在母腹中就薄福了。”就如逆恩的旗竿在以卜哩私(魔首)未产生以前就已经插在他的命门上了。(古兰经》说:“他原属于逆恩之徒。’刑罪的烙铁就烙在他的额头上了。’《古兰经》说:“确实我的罪刑在你上直至后世。’永恒的真主说:“不是今日偶遇的。”诗意:我衣服的这个颜色原是在以喇呢地方染来的。那个飞禽.今日在喜主的网的周围转来转去啄食着喜主的粮食子粒这个网的边缘与这个子粒的穗子是从另一个世界拿给它们的诗意:喜主的根源的宝藏属于另一个矿喜主之人的下榻之处是另一个世界那啄食二十格子粒的飞禽在两世之外的另一处巢中。喜主的火焰隐在喜主人的心中就象火星隐含于火石中在洒光之时就隐不下了。《古兰经》说:“主从光中酒与他。”“凡是被此光照到的他确实就得了正道若光从他上越过确实他就是迷误之人。’要使火石中隐含的火焰显现出来必须求助于。火镰。而后真主降下清真言这个火镰。穆圣说:“我奉命出征只为等人念·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古兰经》说:“你们多记想主将来才得脱离。”此节经文的作用就象语言的火镰打在心的石头上将隐在他两个中的喜主的火焰显现出来。而后在自性的黑暗中不可象天仙一样以轻视的眼观看人祖。众天仙是不曾见过事的小孩子。《古兰经》说:“确实我知道你们不知道的事。”如他们听见代位的名儿他们就观看但只见到合性的黑暗他们因此而惊讶!他们却不知道认主的长生水原是隐在黑暗的祖六妈踢山中。因为喜主的火焰原是从心的石与清真言的火镰中显现出来的。命的龙袍纵然是至贵重的轻清的也不能接受那火焰此处必须有那自性的黑暗的煤。所以不停留凭心、命抓住。《古兰经》说“人把它担了确实人是黑暗愚猛的。’那火是属于妙世的若是让它住在色世中也只有在人的属性上才能住下。《古兰经》说:“你们记想我我记想你们若一时得不到此滋味那妙世的客就走了。”《古兰经》说:“他们忘记主主。也就忘记他们。’不论何时从人的树上要是长出一枝为人属性的新芽真正喜主的人就会凭诚实的。手甩“万物非主”的斧子将它砍去丢在“唯有真主”的火中。那火合着真主对他的记想就把树枝的柴的本然从中取走换为火的本然把为人的一株树连同一切属性的树枝、性命的根全都送给火而后那树的全身都光亮了一株树全转为真火了。刚才是树如今都是火。这样才是真正的近主。诗意:因喜爱你如花似月的容颜我的命到了唇边即将离体而去我到了死亡的边缘我对他说:“你以讣我近你来医治我吧。”他答道:“若是你想近我你必须完全抛弃自己一点也不能留下才能全部都是我。’若是人的本然的绿树完全交给了真火一《古兰经》说:“主从绿树上把火转与你们。”一而后火以树的舌宣布:“无知的人我是火不是树。’《古兰经》说:“吉庆的地面从山凹右边的树上宣布:‘穆萨确实我是主。”即如大贤满苏儿喜主的火把身体的一株树吞没了他在没有完全浇净时还有“我是主”的这个“我”字的火焰从中燃起所以他周围的那些外人因此而合伙想杀掉他而后主的恩惠就提拔了他。《古兰经》说:“在火中的人与周围的人上都是吉庆。”诗意:我在喜爱的人上是吉庆在憎恶的人上也是吉庆。将来在这个作用下你就不能不象是沉香如果火在它的身上燃烧他就发出气味香美的叹气。火在沉香上两得吉庆因为是他把隐含的香气发挥出来。如果不是火的作用沉香与别的木头没有任何区别沉香凭着火显示出它的贵重。沉香为了感激火的缘故把它的本然放在火中说:“只愿把我全烧了。’因为我周围的人都可得到吉庆。我得吉庆?我才不配!诗意:你用我喜爱你的火把我烧了罢从烧我上你也可以获益。”他回答:“你应当象男子汉一样的舍命喜爱我的人不舍命怎么能行于’满苏儿以求恕饶的脚站起他把为人的本然完全抛弃了说:“主我把我为人的本然在你为主的上完全抛弃而后看在我近你的面子上你慈悯那些致力于杀我的人。若是我把为人的本然的树象沉香一样全交到你的火中你凭自己的恩惠以你慈悯的香气使周围致力于吉庆的人的鼻子充满芬芳。”真主醒悟满苏儿“喜爱我的火落在你为人的树里那是因为还有我是主的火焰以其树上发出因为你未曾烧净那火焰是与有自我的烟相联系的。而后你把你本然的树全都交给火把引起自我之烟的东西全部抛弃以磨灭的火烧尽自我.我才把你肉体的灰洒在江面上。把遮住俊美的幔帐全部揭起而后你那在水面上的无烟的本然就显现为‘额乐乎!额乐乎厂我将不凭人的作为的恩惠就明显地赐给世上的各种人。’《古兰经》说:“确实主不亏人一星儿。”若是人有好的行为真主将加倍赏给他大回赐。那些为喜爱主而象扑灯蛾儿一样不惜牺牲生命的人在敕谕众命的时候真主以提拔的套索套在他的脖子上所以他如今才有苦心寻主的翅膀.在真主尊大的蜡烛前、俊美的帷幔边飞翔。真主说过:“凡人近我一揸我近他一托。”在蜡烛的火焰中就有一股火焰发出迎他而来。《古兰经》说:“我近他比命还更近。”凭提拔把他抱在近主的怀中。穆圣说:“真主的一个提拔.抵得过人神所有的干办。’《古兰经》说:“宁定的纳伏私你归于你的主。’若是你凭扑蛾儿的翅膀。在真主俊美的帷幔周围飞了很长时间也不能飞到虎尾叶的空中然后你把这翅膀用于为教门争战。如《古兰经》所说:“那些人为我出征。’而后真主从光明的焰中赐给他一个翅膀使他成为尊贵的。《古兰经》说:“确实我指他们正道。’(古兰经》说:“真主以他的光指引他意欲的人。’诗意:心的这条路只凭语言无法向你说清楚近主除了抛弃自我的门你也找不到其他途径。在属于主的天空中若是你还有翅膀就把翅膀也不给你。刚才你用自己的翅膀飞你是扑灯蛾儿现在你以主的翅膀飞你与主就成为一体了。如今你是属于主的了不是没有关系的人了。不是这样!你全是主从其中把以前的你完全抛弃。正是所说的:你也是珍珠、也是蚌壳也是命也是属命的。诗意:你是命了你还以为自己是身体吗?你是水了你还以为自己是器皿吗?诗意:喜爱真主就如同血在我的皮筋下流来流去我把我的一切都抛开装的都是对主的爱我的身体都被恩爱占满了从我上只留下一个虚名儿其余的都是他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30

《归真要道》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