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杂孔门预测学

杂孔门预测学.doc

杂孔门预测学

最近真的很忙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杂孔门预测学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孔门预测学(初稿)张颂之杨春梅引言预测是人们在一定条件下依据对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着的事件的观察、思考对此一事件将来要如何发展所做出的一种陈述与判断。本文的预测学是一个含义相对宽式的概念凡是对事件预先或事先所做的推想、估计、判断、预言等都是一种预测。预测的特征是:见微而知著识乎前而知于后。《论语·述而》载:“子不语怪、力、乱、神。”怪、神不语只是表明了孔子的理性心态及其务实入世的积极人生态度。怪、神不语也不意味着怪、神之类的现象就因不语而不存在不对人们的生活与行为发生影响。其实生活在一个命运不定的动乱时代也是怪、神现象多有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预测未来成风的时代孔子及其弟子真要做到“不语怪、力、乱、神”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孔子“不语怪、力、乱、神”人们对于孔子的预测文化意向也甚少关注。怪和神属于怪异神秘之类的事既难说也难测。而预测虽对于一般人而言颇有神秘气息但却有理可循有则可依。预测与怪神在知识领域中是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论语·为政》又载孔子的自我小传及评价:“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五十而知天命的孔老夫子以其广博的文化知识和丰富的社会、人生阅历到其晚年在境界上就达到自由的高度了。体天命、谈人事孔子的话语自然具有了预测大师的意味。何况那是一个预测成风的时代孔子受时代预测风气的影响也是自然而然的。自孔子被推上圣人的祭坛后(虽然在最初这也是预测的结果《八佾》仪封人说: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孔子的历史就与历史的孔子有了相当的距离。他者的孔子越来越具有圣人气味历史的孔子也似乎越来越让人看不清道不明了。但是圣人的特点就在神与通即使说圣人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再说的动听一点:圣人上知数千岁下知数千年。圣人本身被赋予的预测功能转化为神秘人们对圣人只有敬仰与膜拜的份了圣人遂被神秘化了。这同样是混淆了神秘与预测的区分。因此我们试图通过对孔子及其弟子们的预测案例来了解孔门预测学的基本结构。孔子及弟子们的预测案例分析分析孔门预测学由于前人对此关注甚少几乎没有可依赖分析的框架我们应当首先从孔门的预测案例开始。第一、孔子的预测案例:一、历史及一些历史事件的预测孔子博学多能以诗书礼乐四科施教对门弟子先教以小六艺后教以大六艺(这里的先后主要是就时间而言的因为孔子学《易》赞易及作《春秋》显然是他晚年的事情。)大六艺中的《春秋》据说是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部编年史而《春秋》又是孔子精心制作的其中不仅有所谓的微言大义更包含着孔子的历史观。对历史及其文化的关注其着眼点是为现实或未来服务的孔子以强烈的入世心态对历史有浓厚的兴趣目的同样是为现实服务的。由于孔子对历史及宗法礼乐文化有深刻的了解因此他对历史大势就有了大胆的预测《论语·为政》:“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孔子对历史的这一预测似乎后来的历史给出了证明以至于近代以来就有人说:一世三十年百世三千年今天的历史发展还是在孔子的预言中以此证明孔子的伟大和神奇。但是春秋以来的礼崩乐坏还是有目共睹的对此孔子也是十分明白的。他针对当时的天子失序后的政局发展变化总结其以往预测其未来。《论语·季氏》:“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对孔子这一既具总结性又有预测性的话语千百年来的注经家们只看到了其中所包含的总结性意义也就顺理成章地把孔子说这句话的历史背景及时间确定了下来郑注谓此言为鲁定公初年孔子大约四十出头(参见程树德《论语集释》中华书局年版第四册第页。)却忽视了此语中的预测性含义。注经家们对此语中的十世、五世纷纷加以肯定而对陪臣三世所作的解释就不免曲解了。所以现代学者就对此语的含义说:“阳虎当身而败春秋亦无陪臣执国命三世而败的事例故此语当为孔子于阳虎事败前所作的预言。”(张秉楠《孔子传》吉林文史出版社年版第页。)此语之后的下一章孔子又说:“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孙微矣。”刘宝楠《论语正义》谓此言:“在定公五年阳虎作难之时。”从鲁国以后的历史发展看直到鲁悼公(前年)时三桓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三桓盛鲁如小侯卑于三桓之家。”(《史记·鲁周公世家》)但是鲁穆公(前年)时代三桓的势力就大减了。孔子的预测成功了。阳虎于定公九年为乱于鲁后奔亡于齐国、宋国最终奔命于晋国投靠到赵孔子依据阳虎以前的行为判定阳虎会继续作乱就说:“赵氏其世有乱乎!”(《左传》定公九年)而阳虎“逐于鲁疑于齐走而之赵赵简主迎而相之左右曰:‘虎善窃人国政何故相也?’简主曰:‘阳虎务取之我务守之。’遂执术而御之阳虎不敢为非以善事简主兴主之强几至于霸也”。(《韩非子·外储说左下》)阳虎对赵的霸业起了重要作用事实表明孔子的预测错了。孔子预测错了正表明孔子不是一个神。但是圣人的形象却需要树立树立的基础就是以拼命给孔子加上种种神奇色彩。《吕氏春秋·慎大》:“赵襄子攻翟胜老人、中人使使者来谒之襄子方食搏饭有忧色。左右曰:‘一朝而两城下此人之所以喜也今君有忧色何?’襄子曰:‘江河之大也不过三日飘风暴雨日不中须臾。今赵氏之德行无所于积一朝而两城下亡其及我乎?’孔子闻之曰:‘赵氏其昌乎!’”赵襄子攻狄是发生在前年的事已经是在孔子死(前年)后多年的事了孔子能闻之攻狄只能是地下闻之了。这一预言显然荒诞不经了。《孔子家语·好生》:“鲁公索氏将祭而亡其牲。孔子闻之曰:‘公索氏不及二年将亡。’后一年而亡。门人问曰:‘昔公索氏祭亡其祭牲而夫子曰不及必亡今过期而亡。夫子何以知其然?’孔子曰:‘夫祭者孝子所以自尽于其亲将祭而亡其牲则其余所亡者多矣。若此而不亡者未之有也。’”此事又见《说苑·权谋》文字小异不备引。鲁公索氏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从孔子的预测的事后分析看孔子的预测依据是礼乐制度这一成功的预测或许由于材料的真实性而受到人们的置疑。二、个人命运预测对自我命运的预测。孔子深通礼乐文化对文武之道有浓厚的志趣更为重要的是孔子通过对文武之道的理解使他有了天命在我的自信与自期再加上孔子具有殷商帝王血统的特殊关系及时人对孔子的天命圣人的期待这就使孔子在礼乐崩坏的春秋时代大有拨乱反正、恢复礼乐秩序的雄心壮志。为此孔子一生不停地招收门徒传授礼乐文化精神使文武之道不坠于地同时孔子更是一生席不暇暖寻求能使用他的国君。孔子虽然在培养门徒方面大有成就但是他救世的宏图大志却一直没有实现。老年的孔子在游历了十四年终于回到鲁国依然无所作为。而得意门徒颜渊继伯鱼死后又先孔子而亡使孔子感到了一丝命运的凄凉发出了“天丧予”的悲鸣。不久子路在卫国的内乱中又丧命。一系列的打击使风烛残年的孔子感到了自己生命大限的到来。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论语·述而》)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论语·子罕》)鲁哀公十四年春狩大野叔孙氏车子鉏商获兽以为不祥。仲尼视之曰:“麟也。”取之。曰:“河不出图雒不出书吾已矣夫!”颜渊死孔子曰:“天丧予!”及西狩获麟曰:“吾道穷矣!”喟然叹曰:“莫知我夫!”(《史记·孔子世家》。这一故事又见于《左传·哀公十四年》、《公羊传》、《孔子家语·辨物》、《孔丛子·记问》等))天命不给孔子任何机会也就意味着孔子的生命即将终止。孔子通过做梦已经得知先祖们要他加入先祖们的行列了:孔子蚤作负手曳杖逍遥与门歌曰:“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既歌而入当户而坐子贡闻之曰:“泰山其颓则吾将安仰?梁木其坏、哲人其萎则吾将安放夫子殆将病也。”遂趋而入。夫子曰:“赐!尔来何迟也?予畴昔之夜梦坐奠于两楹之间。夫明王不兴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殆将死也。”盖寝疾七日而没。(《礼记·檀弓上》)晚年命运的不幸、天命隐藏不显示征兆、梦的暗示等等这一切使孔子对自己“殆将死”的死神召唤做出了准确的预测。对弟子命运的预测。孔子的弟子们年龄相差悬殊其大者小孔子岁其小者则小孔子余岁但孔子似乎对日益相处的弟子们了解甚深。因此孔子对弟子们的以后发展及个人命运也就有了一些预测的推断。子路是孔子前期招收的弟子他是汴之野人重然诺办事认真又好勇斗很性格特色鲜明孔子对子路的为人处世十分了解就对子路做出了不得其死的预言。《论语·先进》:“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鲁哀公十五年卫国发生内乱时子路和高柴正效力于卫国的孔悝。“孔子闻卫乱曰:‘柴也其来由也死矣。’”(《左传》哀公十五年)孔子的预先推断终于得到了证实高柴跑了回来子路则食人之禄忠人之事死在了卫国。《说苑·杂言》又载:“孔子曰:‘丘死之后商也日益赐也日损。商也好与贤己者处赐也好说不如己者。’”此语又见《孔子家语·六本》。商即是子夏小孔子岁是孔门文学科的高弟晚年施教于西河。赐即子贡是孔门言语科的高弟一个成功的外交家和商人。从子夏施教于西河看他对孔门经学的传播起了绝大的作用孔子曾经评论“商也不及”(《论语·先进》)他的交友之道是:“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论语·子张》)这也许是孔子得出“商也好与贤己者处”而“日益”结论的缘由。但是子夏晚年因丧子而失明曾经受到曾子的激烈批评(《礼记·檀弓上》)似乎也很难得出他在德行上有多大的“日益”的结论来。子贡在守孔子丧六年后继续为官、经商“结驷连骑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夫使孔子名布扬于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史记·货殖列传》)子贡处处维护孔子的声誉对孔子的赞美达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对弘扬孔子学说起了巨大作用。我们难以断定孔子此一预测的真实性。三、其它的预测案例在文献中还时常见到一些有关孔子成功预测的案例不过这些记载多出后人之手大多缺乏可信性。试分析如下:哀公三年夏五月辛卯鲁国司铎官署发生火灾大火烧过哀公的宫室后又继续肆虐祭祀桓公、僖公的庙宇。孔子当时在陈国他听说鲁国发生了火灾就预测说:“其桓、僖乎!”(《左传》哀公三年)这一事件孔子是如何做出预测的我们不得而知因记载的可信性使孔子此一预测也变得有些可信。但这以记载说明了孔子的神奇。如果说这一事件得背后有孔子对鲁国深切的了解与关注从而能够准确地做出判断。那么《说苑·权谋》记载的孔子在齐预测周庙灾事就显然有后人捏造的成分了。“孔子与齐景公坐左右白曰:‘周使来言周庙燔。’齐景公出问曰:‘何庙也?’孔子曰:‘是釐王庙也。’景公曰:‘何以知之?’孔子曰:‘《诗》云:皇皇上帝其命不忒天之与人必报有德。祸亦如之。夫釐王变文武之制而作玄黄宫室舆马奢侈不可振也。故天殃其庙是以知之。’景公曰:‘天何不殃其身而殃其庙乎?’子曰:‘天以文王之故也若殃其身文王之祀无奈绝乎。故殃其庙以章其过也。’左右人报曰:‘周釐王庙也。’景公大惊起再拜曰:‘善哉圣人之智岂不大乎!’”此又见《孔子家语·六本》。釐王庙灾不见其他的文献记载我们不能确定此一事件的真实性釐王如何变文武之制我们也不知其情从孔子预测的理由来看天命有如此的神奇也是颇可怀疑的从景公对孔子的赞美上看更说明此为后儒的制作。《韩诗外传·卷九·第十八章》记载:“孔子出卫之东门逆姑布子卿曰:‘二三子使车避。有人将来必相我者也。志之。’姑布子卿亦曰:‘二三子引车避。有圣人将来。’孔子下步姑布子卿迎而视之五十步从而望之五十步顾子贡曰:‘是何为者也?’子贡曰:‘赐之师也所谓鲁孔丘也。’姑布子卿曰:‘是鲁孔丘欤?吾固闻之。’子贡曰:‘赐之师何如?’姑布子卿曰:‘得尧之颡舜之目禹之颈皋陶之喙。从前视之盎盎似有土者。从后视之高肩弱脊。循循固得之转广一尺四寸此惟不及四圣者也。’子贡吁然。”孔子如何得知姑布子卿将要给他相面我们不知其详。但从姑布子卿对孔子体貌的描述看这一记载显然后儒的伪作就无须分析了。《晏子春秋·外篇第八》记载:“景公为大钟将悬之。晏子、仲尼、柏常骞三人朝俱曰:‘钟将毁。’冲之果毁。公召三子者而问之。晏子对曰:‘钟大不祀先君而以燕非礼是以曰钟将毁。’仲尼曰:‘钟大而悬下冲之其气下回而上薄是以曰钟将毁。’柏常骞曰:‘今庚申雷日也音莫胜于雷是以曰钟将毁。’”外篇第八本为“不合经术”这一记载显然为后人的伪作不足信。《说苑·辨物》载:“齐有飞鸟一足来下止于殿前舒翅而跳。齐侯大怪之又使聘问孔子孔子曰:‘此名商羊急告民趣治沟渠天将大雨。’于是如之天果大雨诸国皆水齐独以安。孔子归弟子请问孔子曰:‘异时……儿又有两两相牵屈一足而跳曰:天将大雨商羊起舞。今齐获之亦其应也。夫谣之后未尝不有应随者也。’故圣人非独守道而已也睹物记也即得其应矣。”此一故事又见于《孔子家语·辨政》。这一记载也不可信。第二、孔门弟子的预测案例预测这一行为无疑是需要完备、且广播的知识在孔门中也只有高才多能的弟子才能领会到孔子这一方面的艰深。由于搜集资料不完备目前仅得知有如下几位弟子的预测事迹。一、颜回的预测颜回是孔门的第一高足乐学就道有闻一知十之能连孔子都对他的聪慧赞不绝口。颜回深得孔子学说的要义成为孔子得力的助手以致于颜回的过早去世使孔子有天丧予的绝望。以颜回的聪慧对孔子的预测本领应当有所信服、体悟这样颜回步孔子后尘具有了预测的能力。《荀子·哀公》记载:“定公问于颜渊曰:‘东野毕之善驭乎?’颜渊对曰:‘善则善矣!虽然其马将失。’定公不悦入谓左右曰:‘君子固谗人乎!’三日而校来谒:曰:‘东野毕之马失。两骖列两服入厩。’定公越席而起曰:‘趋驾召颜渊!’颜渊至。定公曰:‘前日寡人问吾子吾子曰:“东野毕之驭善则善矣!虽然其马将失。”不识吾子何以知之?’颜渊对曰:‘臣以政知之。昔舜巧于使民而造父巧于使马舜不穷其民造父不穷其马是以舜无失民造父无失马也。今东野毕之驭上车执辔衔体正矣步骤驰骋朝礼毕矣历险致远马力尽矣。然犹求马不已是以知之也。’定公曰:‘善!可得少进乎?’颜渊对曰:‘臣闻之鸟穷则啄兽穷则攫人穷则诈。自古及今未有穷其下而能无危者也。’”这一颜回预测东野毕马失的故事虽然我们难以判断它的真实性但在战国及汉代曾经广为流传又见于《韩诗外传》卷二第十二章、《新序·杂事五》、《孔子家语·颜回》等文献中。那时的人对颜回具有预测能力是没有怀疑的。《说苑·辨物》又记载颜回有通过声音预测的能力:“孔子晨立堂上闻哭者声音甚悲。孔子援琴而鼓之其音同也。孔子出而弟子有叱者。问:‘谁也?’曰:‘回也。’孔子曰:‘回何为而叱?’回曰:‘今者有哭者其音甚悲非独哭死又哭生离者。’孔子曰:‘何以知之?’回曰:‘似完山之鸟。’孔子曰:‘何如?’回曰:‘完山之鸟生四子羽翼已成乃离四海哀鸣送之为是往而不复返也。’孔子使人问哭者哭者曰:‘父死家贫卖子以葬之将与其别也。’孔子曰:‘善哉圣人也!’”这一故事又见于《孔子家语·颜回》。从孔子赞美颜回圣人来看这一故事显然是后人的伪作。但是在后儒的心中颜回作为孔门第一高足他得孔子的预测本领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二、子贡的预测子贡具有预测本领是确凿无疑的子贡将其预测能力运用于经商活动使其经商获得了空前成功为孔门游学提供经济援助对此就连孔子也不得不认可并佩服。《论语·先进》:“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子贡不仅能预测市场还能以礼预测人的生死。《左传》定公十五年载:“十五年春邾隐公来朝。子贡观焉。邾子执玉高、其容仰公受玉卑其容俯。子贡曰:‘以礼观之二君者皆有死亡焉。夫礼死生存亡之体也将左右、周旋、进退、俯仰于是乎取之朝、祀、丧、戎于是乎观之。今正月相朝而皆不度心已亡矣。嘉事不体何以能久?高、仰骄也卑、俯替也。骄近乱替近疾君为主其先亡乎!’”子贡的预测随后得到了应验“夏五月壬申公薨。仲尼曰:‘赐不幸而言中是使赐多言者也。’”从子贡小孔子岁的情况看子贡预测鲁定公将死的时候他才岁左右。看来子贡是有预测才能的以致他对定公的预测使孔子在事实面前都没有意见。而邾隐公一直到哀公二十四年失位后死于越国孔子是没有机会考验子贡预言的完整准确性的了。三、其他弟子的预测孔子当年学琴曾经深得曲意孔子知音是没有疑问的。乐又是孔门中重要的基本素质教育课程孔门中的许多弟子在孔子琴、謦、瑟等的演奏中也精通了音乐具有了知音之能。《韩诗外传》卷七第二十六章:“昔者孔子鼓瑟曾子、子贡侧门而听。曲终曾子曰:‘嗟乎!夫子瑟声殆有贪狼之志邪僻之行何其不仁趋利之甚?’子贡以为然不对而入。夫子望见子贡有谏过之色应难之状释瑟而待之。子贡以曾子之言告。子曰:‘嗟乎!夫参天下贤人也其习知音矣。乡者丘鼓瑟有鼠出游狸见于屋循梁微行造焉而避厌目曲脊求而不得。丘以瑟淫其音。参以丘为贪狼邪僻不亦宜乎。’”这一故事在《孔丛子·记义》的记载中孔子鼓的是琴两位弟子是闵子和曾子其中是闵子而不是曾子有知音之能。总之此一故事或许并不可靠但孔门中有许多弟子具有知音之能应当是说得过去的他们中佼佼者能通声预测也是可能的。孔门预测学的知识系统通过以上对孔门预测案例的分析虽然有许多案例明显是出于后人的制作但是孔门中有预测学却是肯定无疑的。那么孔门预测学的知识结构如何?在我看来构成孔门预测学的知识系统有三:一、历史学历史从其学科的知识及研究的问题看无疑是对以往事件或知识的研究但历史学提供给我们决不仅仅是陈腐的、消失的东西。历史也不是为了提供知识对此我们的先民早就有明确的认识:历史的重要功能是鉴往以知来、资治。这也是我们传统历史学最重要的功能。孔子的历史学同样体现出历史的这一重要特征。孔子身处春秋乱世目睹西周以来礼乐文化秩序的失序对一些失礼乱序的现象深恶痛绝。因此孔子一生汲汲所求的是如何能够恢复原有的礼乐秩序但当他奔波一生而最终没有结果的时候对历史的总结就成了孔子晚年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孔子“笔则笔削则削”完成了寄寓他微言大义的《春秋》一书。通过对宗法礼乐文化的历史考察使孔子对历史充满了了解出自信“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论语·八佾》)虽然古远的历史不足征但由历史发展而来的周代文化却是就在眼前“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论语·八佾》)“从周”的孔子对礼乐秩序一片赞美相反对礼乐失序则痛加斥责。礼乐原则就成了当时人立身安命的依据是判定一个人或家族兴亡的依据。此一类的预言在春秋人的话语中比比皆是。孔子预测历史大势及三桓的衰微子贡预测定公和邾隐公两人将死都是依据的礼乐原则。二、易学《易》是一部渊源颇古的占筮之书孔子学《易》并以《易》为六艺之一教授弟子。《论语·述而》载:“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论语·子路》:“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史记·孔子世家》亦谓夫子晚而好《易》。马王堆帛书《要》亦载:“夫子老而好《易》居则在席行则在橐。”孔子学《易》重在德义。《要》:“子曰:‘《易》我復(後)其祝卜矣我观其德义耳也。’”《要》又记载孔子论损益二卦其事复见于《淮南子·人间》、《说苑·敬慎》、《孔子家语·六本》等这些记载同样说明孔子读《易》在其哲理。但是《易》毕竟是一部占卜用书孔子难道就不会受占筮的影响?相传文王演《周易》以孔子的博学及对历史的了解他对殷周之际的故事也一定熟悉。《要》记载:孔子说:“文王仁不得其志以成其虑纣乃无道讳而辟咎然后易始兴也。”由此子贡就对《易》中的筮法影响对孔子发起了置疑:“子赣曰:‘夫子亦信其筮乎?’子曰:‘吾百占而七十当唯周梁山之占也亦必从其多者而已矣。’”虽然我们不知道梁山之占的意义是什么但从孔子自己的表白中他能“百占而七十当”这说明孔子对《易》的占筮法则是十分精通的。孔子精通筮法我们还可以从其他一些文献中得到证明《吕氏春秋·壹行》载:“孔子卜得贲。孔子曰:‘不吉。’子贡曰:‘夫贲亦好矣何谓不吉乎?’孔子曰:‘夫白而白黑而黑夫贲又何好乎!’”孔子占筮得贲卦的故事又见于《孔子家语·好生》:“孔子常自筮其卦得贲焉愀然有不平之状。子张进曰:‘师闻卜者得贲卦吉也而夫子之色有不平何也?’孔子对曰:‘以其离邪在周易山下有火谓之贲非正色之卦也。夫质也黑白宜正焉。今得贲非吾兆也吾闻丹漆不文白玉不雕何也?质有余不受饰故也。’”这又见《说苑·反质》。虽然这些故事的细节不同但孔子卜得贲卦的事迹一定曾经广为流传。而且孔子认为他所卜得的贲卦不吉。《易》作为占筮之书其占筮之事多有预测、预言的性质孔子把《易》纳入孔门的预测学知识结构中并以此偶尔预测一下也许是可能的。何况《易》本身的预测性质不能不对孔门的预测发生影响。三、传统其它预测术在传统文化中诸种数术充斥在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就是在孔子生活的时代影响后世的诸种数术大致都已经出现。诸种数术占卜预测知识的出现为人们在乱世无常的生存状态中寻找一丝心灵的安慰提供了方便。这些数术知识或许自然而无意地侵入到了孔门的预测知识结构中丰富了孔门预测学的知识结构。我们仅从孔子及其弟子们的预测案例中就可发现孔门的预测已经受当时的声占(即通过声音占卜预测如孔门的音乐预测、听声预测等)梦占(即通过做梦预测)、相术等占卜预测的深深影响。孔门预测学的影响孔门的预测学就是在孔门中也属于蔽而不彰的。但是预测作为文化中的一种存在形式却一直在文化的洪流中生机勃勃孔门预测学的遗风在后世儒家那里也时常有所体现。一、历史预测。准确说是建立在历史知识基础上的对未来世变的预测在后来的中国文化中大有市场历史学的兴盛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历史能给人们提供此后发展、变化的信息大胆者则能依据历史乃至现实预测未来。通鉴是为了资治。历史学的目光似乎从来没有把注意力停留在古代相反却对现实和未来一直充满着信心与渴望。以历史预测世道及其治乱的事例在漫长的历史中可以说是史不绝书。对历史大势的准确预测会极大地影响历史的进程。二、易学。《周易》在传统文化中地位特殊它不仅是儒家的经典而且也是道家的经典。就是仅从儒家的角度看易学本身无论如何说都摆脱不了预测的神秘气氛虽然许多后世儒生从易得到哲理的启示由此而形成义理派但是象数派却也从两汉一直到现代都没有消退。象数派在两汉无疑是充分发挥易学的预测功能宋代以后象数派在论证大历史观上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样是一种预测或预言。一般的儒生对《周易》的预测功能并不陌生可以说由《周易》所体现的预测功能一直是历代儒生毕生熟悉演练的。此外在义理派和象数派之外民间的易学也一直流传不息其预测功能影响着大众的日常生活。有关《周易》的一些著作如《易林》就把孔子及其弟子纳入到其预测的历史故事中这不仅反映了孔门预测学对易学的深刻影响同时易学中的孔门预测事例也反过来加深了周易预测的可信性。三、儒本身的文化内涵似乎在通一物一事不知为儒者之耻。所谓的大儒对于世间的事似乎没有不知道的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通万物明世变识世理。儒的这种通识性质使他对传统文化中包含各种方术的九流小数如阴阳、五行、种种相术等都有所关注认为是道之一面这对诸种文化的传演是有积极意义的。四、孔门预测神话对孔子儒学的影响孔子的预测水平公正说来似乎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在孔门中预测能力值得称赞也许是子贡他不仅在经商活动中取得了极大成功而且在预测定公将死的事情上事后也是得到了孔子的赞许。相比于弟子孔子的预测就有能有不能了。然而孔子自他生前就已经被人预测为“木铎”、天命圣人再加上孔门弟子对孔子的极力鼓吹孔子在儒家门徒及社会中影响和地位大为提升在儒家门徒遍天下的时代孔子就严严成了一个教主。到汉代儒学独尊孔子的教主地位由民间的升为官方的更为重要的是泛滥的谶纬学拼命制作着孔子的天命神话及预言神话孔子成了天命的代言人。孔子此时已经是一个早在数百年前就已预测过秦汉历史而被历史发展证明是正确的预言天才孔子由此获得了不可动摇的地位。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6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