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实践论

实践论.doc

实践论

风尘秀吉
2018-09-0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实践论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

实践论论认识和实践的关系--知和行的关系(一九三七年七月)毛泽东马克思以前的唯物论离开人的社会性离开人的历史发展去观察认识问题因此不能了解认识对社会实践的依赖关系即认识对生产和阶级斗争的依赖关系。首先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人类的生产活动是最基本的的实践活动是决定其他一切活动的东西。人的认识主要地依赖于物质的生产活动逐渐地了解自然的现象、自然的性质、自然的规律性、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且经过生产活动也在各种不同程度上逐渐地认识了人与人的一定的相互关系。一切这些知识离开生产活动是不能得到的。在没有阶级的社会中每个人以社会一员的资格同其他社会成员协力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从事生产活动以解决人类物质生活问题。在各种阶级的社会中各阶级的社会成员则又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从事生产活动以解决人类物质生活问题。这是人的认识发展的基本来源。人的社会实践不限于生产活动一种形式还有多种其他的形式阶级斗争政治生活科学和艺术的活动总之社会实际生活的一切领域都是社会的人所参加的。因此人的认识在物质生活以外还从政治生活文化生活中(与物质生活密切联系)在各种不同程度上知道人和人的各种关系。其中尤以各种形式的阶级斗争给予人的认识发展以深刻的影响。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人类社会的生产活动是一步又一步地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因此人们的认识不论对于自然界方面对于社会方面也都是一步又一步地由低级向高级发展即由浅入深由片面到更多的方面。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大家对于社会的历史只能限于片面的了解这一方面是由于剥削阶级的偏见经常歪曲社会的历史另方面则由于生产规模的狭小限制了人们的眼界。人们能够对于社会历史的发展作全面的历史的了解把对于社会的认识变成了科学这是到了伴随巨大生产力--大工业而出现近代无产阶级的时候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实际的情形是这样的只有在社会实践过程中(物质生产过程中阶级斗争过程中科学实验过程中)人们达到了思想中所预想的结果时人们的认识才被证实了。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人们经过失败之后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所谓“失败者成功之母”“吃一堑长一智”就是这个道理。辨证唯物论的认识论把实践提到第一的地位认为人的认识一点也不能离开实践排斥一切否认实践重要性、使认识离开实践的错误理论。列宁这样说过:“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因为它不但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辨证唯物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辨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实践的观点是辨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然而人的认识究竟怎样从实践产生而又服务于实践呢?这只要看一看认识的发展过程就会明了的。原来人在实践过程中开始只是看到过程中各个事物的现象方面看到各个事物的片面看到各个事物之间的外部联系。例如有些外面的人们到延安来考察头一二天他们看到了延安的地形、街道、屋宇接触了许多的人参加了宴会、晚会和群众大会听到了各种说话看到了各种文件这些就是事物的现象事物的各个片面以及这些事物的外部联系。这叫做认识的感性阶段就是感觉和印象的阶段。也就是延安这些各别的事物作用于考察团先生们的感官引起他们的感觉在他们的脑子中生起了许多的印象以及这些印象间的大概的外部的联系这是认识的第一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人们还不能造成深刻的概念作出合乎论理(即合乎逻辑)的结论。社会实践的继续使人们在实践中引起感觉和印象的东西反复了多次于是在人们的脑子里生起了一个认识过程的突变(即飞跃)产生了概念。概念这种东西已经不是事物的现象不是事物的各个片面不是它们的外部联系而是抓住了事物的本质事物的全体事物的内部联系了概念同感觉不但是数量上的差别而且有了性质上的差别。循此继进使用判断和推理的方法就可产生合乎论理的结论来。《三国演义》上所谓“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我们普通说话所谓“让我想一想”就是人在脑子中运用概念以作判断和推理的工夫。这是认识的第二个阶段。外来的考察团先生们在他们集合了各种资料加上他们“想了一想”之后他们就能作出“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是彻底的、诚恳的和真实的”这样一个判断了。在他们作出这个判断之后如果他们对于团结救国也是真实的话那末他们就够进一步作出这样的结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能够成功的。”这个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在人们对于一个事物的整个认识过程中是更重要的阶段也就是理性认识的阶段。认识的真正任务在于经过感觉而到达于思维到达于逐步了解客观事物的内部矛盾了解它的规律性了解这一过程和那一过程的内部联系即到达于论理的认识。重复地说论理的认识所以和感性的认识不同是因为感性的认识是属于事物之片面的、现象的、外部联系的东西论理的认识则推进了一大步到达了事物的全体的、本质的、内部联系的东西到达了暴露周围世界的内在的矛盾因而能在周围世界的总体上在周围世界一切方面的内部联系上去把握周围世界的发展。这种基于实践的由浅入深的辨证唯物论的关于认识发展过程的理论在马克思主义以前是没有一个人这样解决过的。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第一次正确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唯物地而且辨证地指出了认识的深化的运动指出了社会的人在他们的生产和阶级斗争的复杂的、经常反复的实践中由感性认识到论理认识的推移的运动。列宁说过:“物质的抽象自然规律的抽象价值的抽象以及其他等等一句话一切科学的(正确的、郑重的、非瞎说的)抽象都更深刻、更正确、更完全地反映着自然。”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认识过程中两个阶段的特性在低级阶段认识表现为感性的在高级阶段认识表现为论理的但任何阶段都是统一的认识过程的阶段。感性和理性二者的性质不同但又不是互相分离的它们在实践的基础上统一起来了。我们的实践证明: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更深刻地感觉它。感觉只解决现象问题理论才解决本质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一点也不能离开实践。无论何人要认识什么事物除了同那个事物接触即生活于(实践于)那个事物的环境中是没有法子解决的。不能在封建社会就预先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规律因为资本主义还未出现还无这种实践。马克思主义只能是资本主义的产物。马克思不能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就预先具体地认识帝国主义时代的某些特异的规律因为帝国主义这个资本主义最后阶段还未到来还无这种实践只有列宁和斯大林才能担当此项任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之所以能够作出他们的理论除了他们的天才条件之外主要地是他们亲自参加了当时的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没有这后一个条件任何天才也是不能成功的。“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在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只能是一句空话在技术发达的现代虽然可以实现这些话然而真正亲知的是天下实践着的人那些人在他们的实践中间取得了“知”经过文字和技术的传达而到达于“秀才”之手秀才乃能间接地“知天下事”。如果要直接地认识某种或某些事物便只有亲身参加于变革现实、变革某种或某些事物的实践的斗争中才能触到那种或那些事物的现象也只有在亲身参加变各现实的实践的斗争中才能暴露那种或那些事物的本质而理解它们。这是任何人实际上走着的认识路程不是有些人故意歪曲地说些反对的话罢了。世上最可笑的是那些“知识里手”有了道听途说的一知半解便自封为“天下第一”适足见其不自量而已。知识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问题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决定地需要的倒是其反面--诚实和谦逊的态度。你要有知识你就得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变革梨子亲口吃一吃。你要知道原子的组成同性质你就得实行物理学和化学的实验变革原子的情况。你要知道革命的理论和方法你就得参加革命。一切真知都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但人不能事事直接经验事实上多数的知识都是间接经验的东西这就是一切古代的和外域的知识。这些知识在古人在外人是直接经验的东西如果在古人外人直接经验时是符合于列宁所说的条件:“科学的抽象”是科学地反映了客观的事物那末这些知识是可靠的否则就是不可靠的。所以一个人的知识不外直接经验的和间接经验的两部分。而且在我为间接经验者在人则仍为直接经验。因此就知识的总体说来无论何种知识都是不能离开直接经验的。任何知识的来源在于人的肉体感官对客观外界的感觉否认了这个感觉否认了直接经验否认亲自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他就不是唯物论者。“知识里手”之所以可笑原因就是在这个地方。中国人有一句老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对于人们的实践是真理对于认识论也是真理。离开实践的认识是不可能的。为了明了基于变革现实的实践而产生的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运动--认识的逐渐深化的运动下面再举出几个具体的例子。无产阶级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认识在其实践的初期--破坏机器和自发斗争时期他们还只在感性认识的阶段只认识资本主义各个现象的片面及其外部的联系。这时他们还是一个所谓“自在的阶级”。但是到了他们实践的第二个时期--有意识有组织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时期由于实践由于长期斗争的经验经过马克思、恩格斯用科学的方法把这种种经验总结起来产生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用以教育无产阶级这样就使无产阶级理解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理解了社会阶级的剥削关系理解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任务这时他们就变成了一个“自为的阶级”。中国人民对于帝国主义的认识也是这样。第一阶段是表面的感性的认识阶段表现在太平天国运动和义和团运动等笼统的排外主义的斗争上。第二阶段才进到理性的认识阶段并看出了帝国主义内部和外部的各种矛盾并看出了帝国主义联合中国买办阶级和封建阶级以压榨中国人民大众的实质这种认识是从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前后才开始的。我们再来看战争。战争的领导者如果他们是一些没有战争经验的人对于一个具体的战争(例如我们过去十年的土地革命战争)的深刻的指导规律在开始阶段是不了解的。他们在开始阶段只是身历了许多作战的经验而且败战是打得很多的。然而由于这些经验(胜仗特别是败仗的经验)使他们能够理解贯串整个战争的内部的东西即那个具体战争的规律性懂得了战略和战术因而能够有把握地去指导战争。此时如果改换一个无经验的人去指导又会要在吃了一些败仗之后(有了经验之后)才能理会战争的正确的规律。常常听到一些同志在不能勇敢接受工作任务时说出的一句话:没有把握。为什么没有把握呢?因为他对于这项工作的内容和环境没有规律性的了解或者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这类工作或者接触得不多因而无从谈到这类工作的规律性。及至把工作的情况和环境给以详细分析之后他就觉得比较地有了把握愿意去做这项工作。如果这个人在这项工作中经过了一个时期他就有了这项工作的经验了而他又是一个肯虚心体察情况的人不是一个主观地、片面地、表面地看问题的人他就能够自己做出应该怎样进行工作的结论他的工作勇气也就可以大大提高了。只有那些主观地、片面地和表面地看问题的人跑到一个地方不问环境的情况不看事情的全体(事情的历史和全部现状)也不触到事情的本质(事情的性质及此一事情和其他事情的内部联系)就自以为是地发号施令起来这样的人是没有不跌交子的。由此看来认识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情属于感觉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的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论理来。这里有两个要点必须着重指明。第一个在前面已经说过的这里再重复说一说就是理性认识依赖于感性认识的问题。如果以为理性认识可以不从感性认识得来他就是一个唯心论者。哲学史上有所谓“唯理论”一派就是只承认理性的实在性不承认经验的实在性以为只有理性靠得住而感觉的经验是靠不住的这一派的错误在于颠倒了事实。理性的东西所以靠得住正是由于它来源于感性否则理性的东西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木之本而只是主观自生的靠不住的东西了。从认识过程的秩序说来感觉经验是第一的东西我们强调社会实践在认识过程中的意义就在于只有社会实践才能使人的认识开始发生开始从客观外界得到感觉经验。一个闭目塞听、同客观外界根本绝缘的人是无所谓认识的。认识开始于经验--这就是认识论的唯物论。第二是认识有待于深化认识的感性阶段有待于发展到理性阶段--这就是认识论的辩证法。如果以为认识可以停顿在低级的感性阶段以为只有感性认识可靠而理性认识是靠不住的这便是重复了历史上的“经验论”的错误。这种理论的错误在于不知道感觉材料固然是客观外界某些真实性的反映(我这里不来说经验只是所谓内省体验的那种唯心的经验论)但它们仅是片面的和表面的东西这种反映是不完全的是没有反映事物本质的。要完全地反映整个的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质反映事物的内部规律性就必须经过思考作用将丰富的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工夫造成概念和理论的系统就必须从感性认识跃进到理性认识。这种改造过的认识不是更空虚了更不可靠的认识相反只要是在认识过程中根据于实践基础而科学地改造过的东西正如列宁所说乃是更深刻、更正确、更完全地反映客观事物的东西。庸俗的事务主义家不是这样他们尊重经验而看轻理论因而不能通观客观过程的全体缺乏明确的方针没有远大的前途沾沾自喜于一得之功和一孔之见。这种人如果指导革命就会引导革命走上碰壁的地步。理性认识依赖于感性认识感性认识有待于发展到理性认识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哲学上的“唯理论”和“经验论”都不懂得认识的历史性或辩证性虽然各有片面的真理(对于唯物的唯理论和经验论而言非指唯心的唯理论和经验论)但在认识论的全体上则都是错误的。由感性到理性之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运动对于一个小的认识过程(例如对于一个事物或一件工作的认识)是如此对于一个大的认识过程(例如对于一个社会或一个革命的认识)也是如此。然而认识运动至此还没有完结。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运动如果只到理性认识为止那末还只说到问题的一半。而且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说来还只说到非十分重要的那一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认为十分重要的问题不在于懂得了客观世界的规律性因而能够解释世界而在于拿了这种对于客观规律性的认识去能动地改造世界。在马克思主义看来理论是重要的它的重要性充分地表现在列宁说过的一句话:“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然而马克思主义看重理论正是也仅仅是因为它能够指导行动。如果有了正确的理论只是把它空谈一阵束之高阁并不实行那末这种理论再好也是没有意义的。认识从实践始经过实践得到了理论的认识还须再回到实践去。认识的能动作用不但表现于从感性的认识到理性的认识之能动的飞跃更重要的还须表现于从理性的认识到革命的实践这一个飞跃。抓着了世界的规律性的认识必须把它再回到改造世界的实践中去再用到生产的实践、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以及科学实验的实践中去。这就是检验理论和发展理论的过程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继续。理论的东西之是否符合于客观真理性这个问题在前面说的由感性到理性之运动过程中是没有完全解决的也不能完全解决的。要完全地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把理性的认识再回到社会实践中去应用理论于实践看它是否能够达到预想的目的。许多自然科学理论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不但在于自然科学家们创立这些学说的时侯而且在于为尔后的科学实践所证实的时侯。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也不但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人科学地构成这些学说的时侯而且在于为尔后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的时侯。辩证唯物论之所以为普遍真理在于经过无论任何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它的范围。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所谓实践是真理的标准所谓“生活、实践底观点应该是认识论底首先的和基本的观点”理由就在这个地方。斯大林说得好:“理论若不和实践联系起来就会变成无对象的理论同样实践若不以革命理论为指南就会变成盲目的实践。”说到这里认识运动就算完成了吗?我们的答复是完成了又没有完成。社会的人们投身于变革在某一发展阶段内的某一客观过程的实践中(不论是关于变革某一自然过程的实践或变革某一社会过程的实践)由于客观过程的反映和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使得人们的认识由感性的推移到了理性的造成了大体上相应于该客观过程的法则性的思想、理论、计划或方案然后再应用这种思想、理论、计划或方案于该同一客观过程的实践如果能够实现预想的目的即将预想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在同一过程的实践中变为事实或者大体上变为事实那末对于这一具体过程的认识运动算是完成了。例如在变革自然的过程中某一工程计划的实现某一科学假想的证实某一器物的制成某一农产的收获在变革社会过程中某一罢工的胜利某一战争的胜利某一教育计划的实现都算实现了预想的目的。然而一般说来不论在变革自然或变革社会的实践中人们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毫无改变地实现出来的事是很少的。这是因为从事变革现实的人们常常受许多的限制不但常常受到科学条件和技术条件的限制而且也受着客观过程的发展及其表现程度的限制(客观过程的方面及本质尚未充分暴露)。在这种情形之下由于实践中发现前所未料的情况因而部分地改变思想、理论、计划、方案的事是常有的全部地改变的事也是有的。即是说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部分地或全部地不合于实际部分错了或全部错了的事都是有的。许多时候须反复失败过多次才能纠正错误的认识才能到达于和客观过程的规律性相符合因而才能够变主观的东西为客观的东西即在实践中得到预想的结果。但是不管怎样到了这种时候人们对于在某一发展阶段内的某一客观过程的认识运动算是完成了。然而对于过程的推移而言人们的认识运动是没有完成的。任何过程不论是属于自然界的和属于社会的由于内部的矛盾和斗争都是向前推移向前发展的人们的认识运动也应跟着推移和发展。依社会运动来说真正的革命的指导者不但在于当自己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有错误时须得善于改正如同上面已经说到的而且在于当某一客观过程已经从某一发展阶段向另一发展阶段推移转变的时候须得善于使自己和参加革命的一切人员在主观认识上也跟着推移转变即是要使新的革命任务和新的工作方案的提出适合于新的情况的变化。革命时期情况的变化是很急速的如果革命党人的认识不能随之而急速变化就不能引导革命走向胜利。然而思想落后于实际的事是常有的这是因为人的认识受了许多社会条件的限制的缘故。我们反对革命队伍中的顽固派他们的思想不能随变化了的客观情况而前进在历史上表现为右倾机会主义。这些人看不出矛盾的斗争已将客观过程推向前进了而他们的认识仍然停止在旧阶段。一切顽固党的思想都有这样的特征。他们的思想离开了社会的实践他们不能站在社会车轮的前头充任向导的工作他们只知跟在车子后面怨恨车子走得太快了企图把它向后拉开倒车。我们也反对“左”翼空谈主义。他们的思想超过客观过程的一定发展阶段有些把幻想看作真理有些则把仅在将来有现实可能性的理想勉强地放在现时来做离开了当前大多数人的实践离开了当前的现实性在行动上表现为冒险主义。唯心论和机械唯物论机会主义和冒险主义都是以主观和客观相分裂以认识和实践相脱离为特征的。以科学的社会实践为特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认识论不能不坚决反对这些错误思想。马克思主义者承认在绝对的总的宇宙发展过程中各个具体过程的发展都是相对的因而在绝对真理的长河中人们对于在各个一定发展阶段上的具体过程的认识只具有相对的真理性。无数相对的真理之总和就是绝对的真理。客观过程的发展是充满着矛盾和斗争的发展人的认识运动的发展也是充满着矛盾和斗争的发展。一切客观世界的辩证法的运动都或先或后地能够反映到人的认识中来。社会实践中的发生、发展和消灭的过程是无穷的人的认识的发生、发展和消灭的过程也是无穷的。根据于一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以从事于变革客观现实的实践一次又一次地向前人们对于客观现实的认识也就一次又一次地深化。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理。我们的结论是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知和行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反对一切离开具体历史的“左”的或右的错误思想。社会的发展到了今天的时代正确地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责任已经历史地落在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肩上。这种根据科学认识而定下来的改造世界的实践过程在世界、在中国均已到达了一个历史的时节--自有历史以来未曾有过的重大时节这就是整个儿地推翻世界和中国的黑暗面把它们转变过来成为前所未有的光明世界。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改造世界的斗争包括实现下述的任务: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改造自己的认识能力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关系。地球上已经有一部分实行了这种改造这就是苏联。他们还正在促进这种改造过程。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也都正在或将要通过这样的改造过程。所谓被改造的客观世界其中包括了一切反对改造的人们他们的被改造须要通过强迫的阶段然后才能进入自觉的阶段。世界到了全人类都自觉地改造自己和改造世界的时候那就是世界的共产主义时代。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从感性认识而能动地发展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认识而能动地指导革命实践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

实践论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