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19.8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4PPT模板

4PPT模板.txt

4PPT模板

教育资源文库
2018-06-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4PPT模板txt》,可适用于求职/职场领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在对于时局的估量和伴随而来的我们的行动问题上我们党内有一部分同志还缺少正确的认识。他们虽然相信革命高潮不可避免地要到来却不相信革命高潮有迅速到来的可能。因此他们不赞成争取江西的计划而只赞成在福建、广东、江西之间的三个边界区域的流动游击同时也没有在游击区域建立红色政权的深刻的观念因此也就没有用这种红色政权的巩固和扩大去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深刻的观念。他们似乎认为在距离革命高潮尚远的时期做这种建立政权的艰苦工作为徒劳而希望用比较轻便的流动游击方式去扩大政治影响等到全国各地争取群众的工作做好了或做到某个地步了然后再来一个全国武装起义那时把红军的力量加上去就成为全国范围的大革命。他们这种全国范围的、包括一切地方的、先争取群众后建立政权的理论是于中国革命的实情不适合的。他们的这种理论的来源主要是没有把中国是一个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这件事认清楚。如果认清了中国是一个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则一就会明白全世界何以只有中国有这种统治阶级内部互相长期混战的怪事而且何以混战一天激烈一天一天扩大一天何以始终不能有一个统一的政权。二就会明白农民问题的严重性因之也就会明白农村起义何以有现在这样的全国规模的发展。三就会明白工农民主政权这个口号的正确。四就会明白相应于全世界只有中国有统治阶级内部长期混战的一件怪事而产生出来的另一件怪事即红军和游击队的存在和发展以及伴随着红军和游击队而来的成长于四围白色政权中的小块红色区域的存在和发展(中国以外无此怪事)。五也就会明白红军、游击队和红色区域的建立和发展是半殖民地中国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农民斗争的最高形式和半殖民地农民斗争发展的必然结果并且无疑义地是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最重要因素。六也就会明白单纯的流动游击政策不能完成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任务而朱德毛泽东式、方志敏〔〕式之有根据地的有计划地建设政权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扩大人民武装的路线是经由乡赤卫队、区赤卫大队、县赤卫总队〔〕、地方红军直至正规红军这样一套办法的政权发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扩大的等等的政策无疑义地是正确的。必须这样才能树立全国革命群众的信仰如苏联之于全世界然。必须这样才能给反动统治阶级以甚大的困难动摇其基础而促进其内部的分解。也必须这样才能真正地创造红军成为将来大革命的主要工具。总而言之必须这样才能促进革命的高潮。  犯着革命急性病的同志们不切当地看大了革命的主观力量〔〕而看小了反革命力量。这种估量多半是从主观主义出发。其结果无疑地是要走上盲动主义的道路。另一方面如果把革命的主观力量看小了把反革命力量看大了这也是一种不切当的估量又必然要产生另一方面的坏结果。因此在判断中国政治形势的时候需要认识下面的这些要点:  (一)现在中国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弱但是立足于中国落后的脆弱的社会经济组织之上的反动统治阶级的一切组织(政权、武装、党派等)也是弱的。这样就可以解释现在西欧各国的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比现在中国的革命的主观力量也许要强些但因为它们的反动统治阶级的力量比中国的反动统治阶级的力量更要强大许多倍所以仍然不能即时爆发革命。现时中国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弱但是因为反革命力量也是相对地弱的所以中国革命的走向高潮一定会比西欧快。  (二)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以后革命的主观力量确实大为削弱了。剩下的一点小小的力量若仅依据某些现象来看自然要使同志们(作这样看法的同志们)发生悲观的念头。但若从实质上看便大大不然。这里用得着中国的一句老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就是说现在虽只有一点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发展会是很快的。它在中国的环境里不仅是具备了发展的可能性简直是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这在五卅运动〔〕及其以后的大革命运动已经得了充分的证明。我们看事情必须要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了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  (三)对反革命力量的估量也是这样决不可只看它的现象要去看它的实质。当湘赣边界割据的初期有些同志真正相信了当时湖南省委的不正确的估量把阶级敌人看得一钱不值:到现在还传为笑谈的所谓“十分动摇”、“恐慌万状”两句话就是那时(一九二八年五月至六月)湖南省委估量湖南的统治者鲁涤平〔〕的形容词。在这种估量之下就必然要产生政治上的盲动主义。但是到了同年十一月至去年二月(蒋桂战争〔〕尚未爆发之前)约四个月期间内敌人的第三次“会剿”〔〕临到了井冈山的时候一部分同志又有“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提出来了。其实那时英、美、日在中国的斗争已到十分露骨的地步蒋桂冯混战的形势业已形成实质上是反革命潮流开始下落革命潮流开始复兴的时候。但是在那个时候不但红军和地方党内有一种悲观的思想就是中央那时也不免为那种表面上的情况所迷惑而发生了悲观的论调。中央二月来信〔〕就是代表那时候党内悲观分析的证据。  (四)现时的客观情况还是容易给只观察当前表面现象不观察实质的同志们以迷惑。特别是我们在红军中工作的人一遇到败仗或四面被围或强敌跟追的时候往往不自觉地把这种一时的特殊的小的环境一般化扩大化起来仿佛全国全世界的形势概属未可乐观革命胜利的前途未免渺茫得很。所以有这种抓住表面抛弃实质的观察是因为他们对于一般情况的实质并没有科学地加以分析。如问中国革命高潮是否快要到来只有详细地去察看引起革命高潮的各种矛盾是否真正向前发展了才能作决定。既然国际上帝国主义相互之间、帝国主义和殖民地之间、帝国主义和它们本国的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发展了帝国主义争夺中国的需要就更迫切了。帝国主义争夺中国一迫切帝国主义和整个中国的矛盾帝国主义者相互间的矛盾就同时在中国境内发展起来因此就造成中国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一天天扩大、一天天激烈的混战中国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就日益发展起来。伴随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军阀混战而来的是赋税的加重这样就会促令广大的负担赋税者和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日益发展。伴随着帝国主义和中国民族工业的矛盾而来的是中国民族工业得不到帝国主义的让步的事实这就发展了中国资产阶级和中国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中国资本家从拚命压榨工人找出路中国工人则给以抵抗。伴随着帝国主义的商品侵略、中国商业资本的剥蚀和政府的赋税加重等项情况便使地主阶级和农民的矛盾更加深刻化即地租和高利贷的剥削更加重了农民则更加仇恨地主。因为外货的压迫、广大工农群众购买力的枯竭和政府赋税的加重使得国货商人和独立生产者日益走上破产的道路。因为反动政府在粮饷不足的条件之下无限制地增加军队并因此而使战争一天多于一天使得士兵群众经常处在困苦的环境之中。因为国家的赋税加重地主的租息加重和战祸的日广一日造成了普遍于全国的灾荒和匪祸使得广大的农民和城市贫民走上求生不得的道路。因为无钱开学许多在学学生有失学之忧因为生产落后许多毕业学生无就业之望。如果我们认识了以上这些矛盾就知道中国是处在怎样一种皇皇不可终日的局面之下处在怎样一种混乱状态之下。就知道反帝反军阀反地主的革命高潮是怎样不可避免而且是很快会要到来。中国是全国都布满了干柴很快就会燃成烈火。“星火燎原”的话正是时局发展的适当的描写。只要看一看许多地方工人罢工、农民暴动、士兵哗变、学生罢课的发展就知道这个“星星之火”距“燎原”的时期毫无疑义地是不远了。  上面的话的大意在去年四月五日前委给中央的信中就已经有了。那封信上说:  “中央此信(去年二月七日)对客观形势和主观力量的估量都太悲观了。国民党三次'进剿'井冈山〔〕表示了反革命的最高潮。然至此为止往后便是反革命潮流逐渐低落革命潮流逐渐升涨。党的战斗力组织力虽然弱如到中央所云但在反革命潮流逐渐低落的形势之下恢复一定很快党内干部分子的消极态度也会迅速消灭。群众是一定归向我们的。屠杀主义〔〕固然是为渊驱鱼改良主义也再不能号召群众了。群众对国民党的幻想一定很快地消灭。在将来的形势之下什么党派都是不能和共产党争群众的。党的六次大会〔〕所指示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是对的:革命的现时阶段是民权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党(按:应加'在大城市中'五个字)的目前任务是争取群众而不是马上举行暴动。但是革命的发展将是很快的武装暴动的宣传和准备应该采取积极的态度。在大混乱的现局之下只有积极的口号积极的态度才能领导群众。党的战斗力的恢复也一定要在这种积极态度之下才有可能。……无产阶级领导是革命胜利的唯一关键。党的无产阶级基础的建立中心区域产业支部的创造是目前党在组织方面的重要任务但是在同时农村斗争的发展小区域红色政权的建立红军的创造和扩大尤其是帮助城市斗争、促进革命潮流高涨的主要条件。所以抛弃城市斗争是错误的但是畏惧农民势力的发展以为将超过工人的势力而不利于革命如果党员中有这种意见我们以为也是错误的。因为半殖民地中国的革命只有农民斗争得不到工人的领导而失败没有农民斗争的发展超过工人的势力而不利于革命本身的。”  这封信对红军的行动策略问题有如下的答复:  “中央要我们将队伍分得很小散向农村中朱、毛离开队伍隐匿大的目标目的在于保存红军和发动群众。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以连或营为单位单独行动分散在农村中用游击的战术发动群众避免目标我们从一九二七年冬天就计划过而且多次实行过但是都失败了。因为:(一)主力红军多不是本地人和地方赤卫队来历不同。(二)分小则领导不健全恶劣环境应付不来容易失败。(三)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四)愈是恶劣环境队伍愈须集中领导者愈须坚决奋斗方能团结内部应付敌人。只有在好的环境里才好分兵游击领导者也不如在恶劣环境时的刻不能离。”  这一段话的缺点是:所举不能分兵的理由都是消极的这是很不够的。兵力集中的积极的理由是:集中了才能消灭大一点的敌人才能占领城镇。消灭了大一点的敌人占领了城镇才能发动大范围的群众建立几个县联在一块的政权。这样才能耸动远近的视听(所谓扩大政治影响)才能于促进革命高潮发生实际的效力。例如我们前年干的湘赣边界政权去年干的闽西政权〔〕都是这种兵力集中政策的结果。这是一般的原则。至于说到也有分兵的时候没有呢?也是有的。前委给中央的信上说了红军的游击战术那里面包括了近距离的分兵:  “我们三年来从斗争中所得的战术真是和古今中外的战术都不同。用我们的战术群众斗争的发动是一天比一天扩大的任何强大的敌人是奈何我们不得的。我们的战术就是游击的战术。大要说来是:'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固定区域的割据〔〕用波浪式的推进政策。强敌跟追用盘旋式的打圈子政策。''很短的时间很好的方法发动很大的群众。'这种战术正如打网要随时打开又要随时收拢。打开以争取群众收拢以应付敌人。三年以来都是用的这种战术。”  这里所谓“打开”就是指近距离的分兵。例如湘赣边界第一次打下永新时二十九团和三十一团在永新境内的分兵。又如第三次打下永新时二十八团往安福边境二十九团往莲花三十一团往吉安边界的分兵。又如去年四月至五月在赣南各县的分兵七月在闽西各县的分兵。至于远距离的分兵则要在好一点的环境和在比较健全的领导机关两个条件之下才有可能。因为分兵的目的是为了更能争取群众更能深入土地革命和建立政权更能扩大红军和地方武装。若不能达到这些目的或者反因分兵而遭受失败削弱了红军的力量例如前年八月湘赣边界分兵打郴州那样则不如不分为好。如果具备了上述两个条件那就无疑地应该分兵因为在这两个条件下分散比集中更有利。  中央二月来信的精神是不好的这封信给了四军党内一部分同志以不良影响。中央那时还有一个通告谓蒋桂战争不一定会爆发。但从此以后中央的估量和指示大体上说来就都是对的了。对于那个估量不适当的通告中央已发了一个通告去更正。对于红军的这一封信虽然没有更正但是后来的指示就没有那些悲观的论调了对于红军行动的主张也和我们的主张一致了。但是中央那个信给一部分同志的不良影响是仍然存在的。因此我觉得就在现时仍有对此问题加以解释的必要。  关于一年争取江西的计划也是去年四月前委向中央提出的后来又在于都有一次决定。当时指出的理由见之于给中央信上的如下:  “蒋桂部队在九江一带彼此逼近大战爆发即在眼前。群众斗争的恢复加上反动统治内部矛盾的扩大使革命高潮可能快要到来。在这种局面之下来布置工作我们觉得南方数省中广东湖南两省买办地主的军力太大湖南则更因党的盲动主义的错误党内党外群众几乎尽失。闽赣浙三省则另成一种形势。第一三省敌人军力最弱。浙江只有蒋伯诚〔〕的少数省防军。福建五部虽有十四团但郭〔〕旅已被击破陈卢〔〕两部均土匪军战斗力甚低陆战队两旅在沿海从前并未打过仗战斗力必不大只有张贞〔〕比较能打但据福建省委分析张亦只有两个团战力较强。且福建现在完全是混乱状态不统一。江西朱培德〔〕、熊式辉〔〕两部共有十六团比闽浙军力为强然比起湖南来就差得多。第二三省的盲动主义错误比较少。除浙江情况我们不大明了外江西福建两省党和群众的基础都比湖南好些。以江西论赣北之德安、修水、铜鼓尚有相当基础赣西宁冈、永新、莲花、遂川党和赤卫队的势力是依然存在的赣南的希望更大吉安、永丰、兴国等县的红军第二第四团有日益发展之势方志敏的红军并未消灭。这样就造成了向南昌包围的形势。我们建议中央在国民党军阀长期战争期间我们要和蒋桂两派争取江西同时兼及闽西、浙西。在三省扩大红军的数量造成群众的割据以一年为期完成此计划。”  上面争取江西的话不对的是规定一年为期。至于争取江西除开江西的本身条件之外还包含有全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条件。因为如果不相信革命高潮快要到来便决不能得到一年争取江西的结论。那个建议的缺点就是不该规定为一年因此影响到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所谓“快要”也不免伴上了一些急躁性。至于江西的主观客观条件是很值得注意的。除主观条件如给中央信上所说外客观条件现在可以明白指出的有三点:一是江西的经济主要是封建的经济商业资产阶级势力较小而地主的武装在南方各省中又比哪一省都弱。二是江西没有本省的军队向来都是外省军队来此驻防。外来军队“剿共”“剿匪”情形不熟又远非本省军队那样关系切身往往不很热心。三是距离帝国主义的影响比较远一点不比广东接近香港差不多什么都受英国的支配。我们懂得了这三点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江西的农村起义比哪一省都要普遍红军游击队比哪一省都要多了。  所谓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快要”二字作何解释这点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的问题。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在对于时局的估量和伴随而来的我们的行动问题上,我们党内有一部分同志还缺少正确的认识。他们虽然相信革命高潮不可避免地要到来,却不相信革命高潮有迅速到来的可能。因此他们不赞成争取江西的计划,而只赞成在福建、广东、江西之间的三个边界区域的流动游击,同时也没有在游击区域建立红色政权的深刻的观念,因此也就没有用这种红色政权的巩固和扩大去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深刻的观念。他们似乎认为在距离革命高潮尚远的时期做这种建立政权的艰苦工作为徒劳,而希望用比较轻便的流动游击方式去扩大政治影响,等到全国各地争取群众的工作做好了,或做到某个地步了,然后再来一个全国武装起义,那时把红军的力量加上去,就成为全国范围的大革命。他们这种全国范围的、包括一切地方的、先争取群众后建立政权的理论,是于中国革命的实情不适合的。他们的这种理论的来源,主要是没有把中国是一个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这件事认清楚。如果认清了中国是一个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互相争夺的半殖民地,则一,就会明白全世界何以只有中国有这种统治阶级内部互相长期混战的怪事,而且何以混战一天激烈一天,一天扩大一天,何以始终不能有一个统一的政权。二,就会明白农民问题的严重性,因之,也就会明白农村起义何以有现在这样的全国规模的发展。三,就会明白工农民主政权这个口号的正确。四,就会明白相应于全世界只有中国有统治阶级内部长期混战的一件怪事而产生出来的另一件怪事,即红军和游击队的存在和发展,以及伴随着红军和游击队而来的,成长于四围白色政权中的小块红色区域的存在和发展(中国以外无此怪事)。五,也就会明白红军、游击队和红色区域的建立和发展,是半殖民地中国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农民斗争的最高形式,和半殖民地农民斗争发展的必然结果;并且无疑义地是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最重要因素。六,也就会明白单纯的流动游击政策,不能完成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任务,而朱德毛泽东式、方志敏〔1〕式之有根据地的,有计划地建设政权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扩大人民武装的路线是经由乡赤卫队、区赤卫大队、县赤卫总队〔2〕、地方红军直至正规红军这样一套办法的,政权发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扩大的,等等的政策,无疑义地是正确的。必须这样,才能树立全国革命群众的信仰,如苏联之于全世界然。必须这样,才能给反动统治阶级以甚大的困难,动摇其基础而促进其内部的分解。也必须这样,才能真正地创造红军,成为将来大革命的主要工具。总而言之,必须这样,才能促进革命的高潮。

  犯着革命急性病的同志们不切当地看大了革命的主观力量〔3〕,而看小了反革命力量。这种估量,多半是从主观主义出发。其结果,无疑地是要走上盲动主义的道路。另一方面,如果把革命的主观力量看小了,把反革命力量看大了,这也是一种不切当的估量,又必然要产生另一方面的坏结果。因此,在判断中国政治形势的时候,需要认识下面的这些要点:

  (一)现在中国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弱,但是立足于中国落后的脆弱的社会经济组织之上的反动统治阶级的一切组织(政权、武装、党派等)也是弱的。这样就可以解释现在西欧各国的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比现在中国的革命的主观力量也许要强些,但因为它们的反动统治阶级的力量比中国的反动统治阶级的力量更要强大许多倍,所以仍然不能即时爆发革命。现时中国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弱,但是因为反革命力量也是相对地弱的,所以中国革命的走向高潮,一定会比西欧快。

  (二)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以后,革命的主观力量确实大为削弱了。剩下的一点小小的力量,若仅依据某些现象来看,自然要使同志们(作这样看法的同志们)发生悲观的念头。但若从实质上看,便大大不然。这里用得着中国的一句老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就是说,现在虽只有一点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发展会是很快的。它在中国的环境里不仅是具备了发展的可能性,简直是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这在五卅运动〔4〕及其以后的大革命运动已经得了充分的证明。我们看事情必须要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了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的分析方法。


  (三)对反革命力量的估量也是这样,决不可只看它的现象,要去看它的实质。当湘赣边界割据的初期,有些同志真正相信了当时湖南省委的不正确的估量,把阶级敌人看得一钱不值:到现在还传为笑谈的所谓“十分动摇”、“恐慌万状”两句话,就是那时(一九二八年五月至六月)湖南省委估量湖南的统治者鲁涤平〔5〕的形容词。在这种估量之下,就必然要产生政治上的盲动主义。但是到了同年十一月至去年二月(蒋桂战争〔6〕尚未爆发之前)约四个月期间内,敌人的第三次“会剿”〔7〕临到了井冈山的时候,一部分同志又有“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提出来了。其实,那时英、美、日在中国的斗争已到十分露骨的地步,蒋桂冯混战的形势业已形成,实质上是反革命潮流开始下落,革命潮流开始复兴的时候。但是在那个时候,不但红军和地方党内有一种悲观的思想,就是中央那时也不免为那种表面上的情况所迷惑,而发生了悲观的论调。中央二月来信〔8〕就是代表那时候党内悲观分析的证据。

  (四)现时的客观情况,还是容易给只观察当前表面现象不观察实质的同志们以迷惑。特别是我们在红军中工作的人,一遇到败仗,或四面被围,或强敌跟追的时候,往往不自觉地把这种一时的特殊的小的环境,一般化扩大化起来,仿佛全国全世界的形势概属未可乐观,革命胜利的前途未免渺茫得很。所以有这种抓住表面抛弃实质的观察,是因为他们对于一般情况的实质并没有科学地加以分析。如问中国革命高潮是否快要到来,只有详细地去察看引起革命高潮的各种矛盾是否真正向前发展了,才能作决定。既然国际上帝国主义相互之间、帝国主义和殖民地之间、帝国主义和它们本国的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发展了,帝国主义争夺中国的需要就更迫切了。帝国主义争夺中国一迫切,帝国主义和整个中国的矛盾,帝国主义者相互间的矛盾,就同时在中国境内发展起来,因此就造成中国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一天天扩大、一天天激烈的混战,中国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就日益发展起来。伴随各派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军阀混战而来的,是赋税的加重,这样就会促令广大的负担赋税者和反动统治者之间的矛盾日益发展。伴随着帝国主义和中国民族工业的矛盾而来的,是中国民族工业得不到帝国主义的让步的事实,这就发展了中国资产阶级和中国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中国资本家从拚命压榨工人找出路,中国工人则给以抵抗。伴随着帝国主义的商品侵略、中国商业资本的剥蚀和政府的赋税加重等项情况,便使地主阶级和农民的矛盾更加深刻化,即地租和高利贷的剥削更加重了,农民则更加仇恨地主。因为外货的压迫、广大工农群众购买力的枯竭和政府赋税的加重,使得国货商人和独立生产者日益走上破产的道路。因为反动政府在粮饷不足的条件之下无限制地增加军队,并因此而使战争一天多于一天,使得士兵群众经常处在困苦的环境之中。因为国家的赋税加重,地主的租息加重和战祸的日广一日,造成了普遍于全国的灾荒和匪祸,使得广大的农民和城市贫民走上求生不得的道路。因为无钱开学,许多在学学生有失学之忧;因为生产落后,许多毕业学生无就业之望。如果我们认识了以上这些矛盾,就知道中国是处在怎样一种皇皇不可终日的局面之下,处在怎样一种混乱状态之下。就知道反帝反军阀反地主的革命高潮,是怎样不可避免,而且是很快会要到来。中国是全国都布满了干柴,很快就会燃成烈火。“星火燎原”的话,正是时局发展的适当的描写。只要看一看许多地方工人罢工、农民暴动、士兵哗变、学生罢课的发展,就知道这个“星星之火”,距“燎原”的时期,毫无疑义地是不远了。

  上面的话的大意,在去年四月五日前委给中央的信中,就已经有了。那封信上说:

  “中央此信(去年二月七日)对客观形势和主观力量的估量,都太悲观了。国民党三次'进剿'井冈山〔9〕,表示了反革命的最高潮。然至此为止,往后便是反革命潮流逐渐低落,革命潮流逐渐升涨。党的战斗力组织力虽然弱如到中央所云,但在反革命潮流逐渐低落的形势之下,恢复一定很快,党内干部分子的消极态度也会迅速消灭。群众是一定归向我们的。屠杀主义〔10〕固然是为渊驱鱼,改良主义也再不能号召群众了。群众对国民党的幻想一定很快地消灭。在将来的形势之下,什么党派都是不能和共产党争群众的。党的六次大会〔11〕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4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