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9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9.doc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9

mynameisxiaoqing
2018-09-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9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崇禎實錄卷之四  懷宗端皇帝(四)  崇禎四年春正月乙亥朔上不御殿。是日風霾。  刑科給事中吳執御上言「加派之害」上責其妄言。吳執御復奏:『臣見部臣題覈云:今日生財無踰加派。夫古理財雖曰多端豈有以賦民為生財者乎』!上責其支飾。執御又言:『理財加派尚屬不得已之心而捐助、搜括二者尤難為訓』。上曰:『加派原不累貧捐助聽之好義。惟搜括滋奸若得良有司奉行、撫按稽察豈至病民』!  己卯夜盜陷保安副總兵張應昌擒斬百七十三級神一元死弟一魁領其眾。  壬午孫承宗出關由前屯、寧遠抵松、錦。庚寅由三道關歷石門、燕河關、三協十二路由石塘路過平谷經盤山入薊州而還。條上邊事曰先任封疆大臣、曰次擇八部將帥、曰薊鎮備守、曰遼鎮備戰、曰合薊遼酌戰守之宜、曰復城、曰防插上善之。於是議築大凌河兵部尚書梁廷棟實主之。既而廷棟去朝議撤工且責鎮撫丘禾嘉懼盡撤防兵。承宗曰:『不可。□至而戰上策也據見糧以計守禦中策也委空城以疲強□下策也』。  癸未流盜掠平陽。  翰林院編修黃道周奏救錢龍錫調外。初逆璫定案諸奸深憾龍錫謀借袁崇煥事報之且因龍錫羅及諸臣。周延儒、溫體仁實主之欲發自兵部尚書梁廷棟廷棟不敢任。至是道周疏上延儒意稍解。  庚寅王嘉胤渡河掠菜園溝副總兵曹文詔擊卻之。  己亥命御史吳甡賑陝西饑荒招撫流盜。諭曰:『陝西屢報饑荒小民失業甚者迫而從賊自罹鋒刃。誰非赤子顛連若斯!今特發十萬金命御史前去酌被災處次第賑給仍曉諭愚民:即被脅從若肯歸正即為良民嘉與維新一體收卹』。  罷總兵杜文煥以去冬在延川縱部將李崇榮殺鄉民曹孟孝等男婦百九十九人知縣王道行聞於按察使李天經吳甡劾之也。  上召輔臣、九卿、吏科都給事中劉漢儒、河南道御史喻思恂及各省監司於平臺。召浙江按察副使周汝弼問「浙、閩相連海寇備禦之策」對曰:『去秋寇犯海上五日即去』。問江西右布政使何應瑞、按察司僉事王繼夔「爾省宗祿何以不報」?應瑞曰:『江西山多田少瘠而且貧撫、按查覈有司尚未報耳』。問湖廣右布政杜詩、按察使范中彥「爾楚去夏何以民變」?詩曰:『定變後地方隨安』。上曰:『宜杜來患』。問福建左右布政使吳暘、陸之祺「海寇備禦若何」?暘曰:『海寇與陸寇不同故權撫之。但官兵狃撫為安賊又因撫益恣所以數年未息』。上曰:『前撫李魁奇何又殺之』?暘曰:『魁奇非鄭芝龍比。即撫不為我用。今鍾斌雖降亦不就撫』。上問「實計安在」?祺曰:『海上兵肯出死力有司團練鄉兵、多設火器以守為戰剿之不難』。上復訪熊文燦才力於暘暘奏:『文燦才膽俱優但不集思廣益視賊太易』。問河南左右布政使楊公翰、賈鴻洙曰:『收稅耗重宜斥有司』。對曰:『近奉上命已革去矣』。問廣東左右布政使陳應元、焦源溥曰:『爾省所負宣、大兵餉數十萬何也』?應元曰:『近已解納』。上曰:『宣、大重鎮兵餉急需自宜速清』。問山西按察使杜喬林流寇事對曰:『寇在平陽或在河曲近聞漸已渡河須大創之。但兵寡餉乏』!上曰:『前不言寇平乎』?曰:『山、陝隔河倏去倏來故河曲被困』。問河曲之陷曰:『賊未嘗攻失於內應』。問「導賊何人」?喬林曰:『大抵饑民為之不早圖且誤國事』。問陝西參政劉嘉遇以流寇對曰:『流寇難滅由兵餉不足』。上復詰以前報寇平曰:『寇見官兵即散退復嘯聚』。上曰:『寇亦我赤子也宜從撫』!曰:『今正用撫』。上曰:『前何以殺降者王子順』?曰:『以其授撫後復仍出掠爾』。『近寇何狀』?對曰:『一在延安一在雲巖、宜川』。上凝思久之。退問廣東左布政使陸問禮、按察使孫朝肅問禮已除南贛巡撫上曰:『南、贛多盜若何』?對:『行保甲、練兵伍庶足弭盜』。上曰:『此須實效空言何為』!問「海寇若何」?曰:『廣東海寇俱自福建突至舟大而多火器兵船難敵。但守海門不令登陸則不為害』。問「海澳歸順之利害」曰:『火器足用人未可信』。以及廣西、四川、雲南次至貴州問右布政使朱芹以安位事曰:『安位求撫督臣原責四事:一擒奢酋一獻樊虎、奢寅妻馬人、子阿甫一令送巡撫王三善之柩一責削地。安位等謂「既通九驛非得水利地方難供糧餉」。督、按二臣又不輕予故議未決耳』。已召各官諭之:『當正己率屬愛養百姓朕自有顯擢。否且不貸』!各臣退謝。又召左都御史閔洪學、左副僉都御史張捷、高弘圖至諭洪學曰:『卿初任首疏甚善未曾實行。御史巡方關繫甚重巡按賢則守臣皆賢百姓受福。若巡按不肖其誤非小』。屢命申飭回道者少上曰:『今後當行嚴覈』。又曰:『卿與吏部實心任事天下可治』。乃退。  寧武總兵孫顯祖言:『聞喜稷山賊二十餘萬日剿日益官兵不過二千奔逐不支。乞再發京營或調邊騎五、六千協剿』。命下兵部委總督專制以兵、餉並乏事竟不行。  二月乙巳朔召廷臣於平臺。  辛亥夜定邊營降丁大譟。時關餉五旬各求給散守備張天禮同游擊馬科□諭乃安。降丁仍逃二百餘人皆副總兵曹文詔所收山西降盜也。  壬子總兵賀虎臣、杜文煥等合軍圍保安神一魁勾河套千餘騎突圍出諸軍怯走。一魁糾眾數萬劫寧夏都指揮王英兵潰各道將兵棄城南奔。  戊午神一魁至慶陽破東關遊擊伍維藩等擊斬五百餘人。  庚申戶部告急請帑不許。  壬戌四川建昌玀蠻千餘人作亂。  丙寅福建流寇數千自長汀賴坑突犯瑞金縣教諭王魁春署邑事諭民兵禦卻之寇走福建古城。  流盜萬餘圍慶陽府城前鋒抵寧州寧州告急。時慶陽獨推官馬一荀已罷職楊鶴在邠、乾不即援。宜君盜趙和尚等南窺涇陽、三原、韓城、澄城各盜分犯不可計。  己巳官兵退韓城盜於葭州斬首四百六級。  壬申神一魁陷合水縣。  三月丁丑張應昌等擊神一魁敗之慶陽圍解。時議招一魁散餘黨千人。  壬午京師大風霾。  吏部尚書王永光罷以左都御史閔洪學為吏部尚書。  癸未賊首孫繼業、茹成名等六十餘人來降還合水知縣蔣應昌並保安縣印。楊鶴受之令固原知州國日強於城樓上奉御座賊跪拜呼萬歲因宣聖諭同往關將軍廟令設誓諭各解散歸伍否則歸農。自此群盜視總督如兒戲其眾數萬人皆瓣髮楊鶴遂給票令各還鄉。其豪千餘人以參將吳弘器領之駐寧塞河套恃賊前約出助神一魁絕之而宜君、雒川盜又蜂起矣。  己丑賜進士陳于泰等三百人及第、出身有差。  庚寅東川盜攻嵩明。  甲午大盜劉五、可天飛據鐵甬城混天飛、獨行狼等聚蘆保嶺眾各萬餘苦饑於是鐵甬城盜犯平涼、固原蘆保嶺盜犯耀州、涇陽、三原混天猴薄寧州分犯環縣。  賊陷武安監正吳三才遁。  己亥賊詐稱官兵襲華亭縣知縣徐兆麒遁越二日去之。時曹文詔、王性善以賊圍莊浪剿之故得乘虛入犯也。  是春遵化兵五百餘人從畿南雄縣大掠而南自臨清、濟寧入泰安又折而東北至章丘、東關。聞省城有兵乃從丁河口入海。撫按余大成、高捷俱報「海中必當溺死」時皆笑之。  曹文詔擊賊於栗園、菜溝大敗之。  夏四月丁未大敗賊於隴安。先是大盜王老虎等攻圍莊浪曹文詔、楊嘉謨遣固原都司靳桂香、游擊曹變蛟、守備李登榜等擊之。至是追及於張麻村敗賊追奔二十餘里會甘肅副總兵李鴻嗣、參將莫與京等隨固原副總兵王性善亦至又敗之。賊走長寧驛且掠且行將回向寶雞曹變蛟等邀擊於隴安斬獲甚眾賊眾尚四、五千從靜寧州、萬馬關、石門、朱家店四掠走雒水城。賊工騎射依山負險窮追甚難而平涼、隴州、華亭、武安、莊浪、靜寧等難民計數萬出掠巡撫吳甡再請賑之已無及矣。  庚戌遣大臣祭郊壇禳旱諭臣工修省。  諭兵部:申禁硝黃、鋼鐵、軍器出境下海亡論多寡俱梟示。  總兵王承恩等擊清澗賊敗之。  己未賊渠神一魁降於楊鶴鶴責數其罪俱伏謝。一魁破寧塞、新安、保安、合水、圍靖、慶陽有騎五千可充戰鶴侈其事乞賜萬金賑濟又止巡撫練國事北征。國事至中部報宜、雒盜先後斬五百二十餘級盜求撫從之。其脅從者多綏德、清澗、米脂饑民各給印票回籍其頭目隨營委都司穆處置。時言官論鶴玩寇鶴疏引咎且言『臣子嗣昌以汝州道去冬調霸州未半月復調關門。今薦人輒曰邊才一日未曆邊陲何知其堪否!臣已誤矣臣子嘗容再誤』!  辛酉上念旱釋前工部尚書張鳳翔、左副都御史易應昌、御史李長春、給事中杜齊芳、都督李如楨。  改巡檢司印為「簡」以犯御諱也。  曹文詔、馬科、曹變蛟、王世虎等克河曲斬一千五百餘級兵械騾馬以數千計。  兵部尚書梁廷棟免。  乙丑臨洮副總兵蔣一陽遇長寧逃盜於清水縣戰敗失亡數百人把總徐承斌死之都司李宮用見執。曹文詔、楊嘉謨自隴州邀盜徑抵麻鎮鎮又遺諭帖以間之盜相疑殺渠帥紅軍友。  丁卯洪承疇令守備賀人龍勞降者酒降者入謝伏兵斬三百二十人。是月降盜不粘泥擁眾脅糧賞復攻米脂、葭州守卒卻之。巡撫張福臻調王承恩同孤山堡副總兵侯拱極、都司艾萬年等共人三千令樊一蘅監之至葭州王家莊洪承疇、張應昌亦至賊分兩營以待。辛未、壬申連戰賊始遁擒渠帥李成林、劉民悅。官兵集於西川雙湖峪其間窯寨六十有四皆屬天險盡為盜藪無窺之者於是承疇令所在設防堵截。不粘泥懼率百十騎逃關山嶺馬科等擊之又逃含峪止二十七騎渡河守備孫守法、方英擒之盡殲其騎不粘泥乃降手殺賊首雙翅虎、縳獻紫金龍以自贖。  庚午盜陷始興縣執知縣荊廷鈺。  吳甡賑饑前至延安次延長寇聚城下諭以禍福委同知趙鶴年分賑圍遂解。  又至延川游盜聞之皆回受賑:時撫盜四千有奇米(?)。  五月甲戌朔上步禱南郊。己丑微雨。庚寅雨。  王承恩擊宜川賊敗之渠帥闖山虎、金翅鵬等乞降金翅鵬即王子順姪成功也餘賊走宜君其眾二萬官兵又斬二百四級。  曹變蛟等追寧塞遺賊於唐山見山勢險隘從山上下射:賊不支四潰仍奔華亭又追斬之。是役也戰張麻鎮、戰關山嶺、戰隴安司、戰楊三川、戰唐毛山先後斬一千四百餘級而寧塞之逸賊稍殺矣。  巡撫練國事趨寧塞值吳甡於魚河是日甡至榆林鎮。以晉兵遏糴斗米六錢草根木皮為盡人至相食甡因奏:『榆林者天下之雄鎮也宿將勍兵出焉非他鎮比。雜販牟利商民欣赴初無損於晉。若以防河為名而絕秦人之命恐老成謀國必不在此也』。  大盜趙四兒以萬餘人掠韓城、郃陽復窺芝川鎮靈州參將張全昌以五百人接戰三日賊走鄜州、中部。巡撫練國事復同張全昌、趙大胤夾攻大敗之。時榆林連旱四年延安饑民甚眾西安大旱練國事更請發帑賑濟不報。趙四兒尋降於清澗繼而逸去入西之永寧、石樓。  禮部尚書李騰芳致仕以黃汝良代之。以甄淑為大理寺卿。  諭刑部以矜疑欽卹唯錢龍錫不許言官屢以為請至是釋之戍定海衛。龍錫出獄周延儒即過之極言上欲加重譴調護殊艱龍錫極感之。未幾溫體仁至龍錫因述延儒語體仁曰:『上固不甚怒也』!於是聞者謂體仁質直、延儒虛偽不知體仁已陰擠延儒矣。嘉善錢士升素端謹為龍錫門人聞體仁語頗重之而輕延儒體仁遂與相結。  癸未吳執御上言:『昨見計臣疏稱歲額四百萬今加至七百萬缺額尚百六十萬則餉猶未裕也。如加派則害於民不加派則害於兵。前年遵、永之變袁崇煥、王元雅等皆以數百萬金錢狼狽失守史應聘、張星、王象雲、左應選各以一邑或破敵於狂逞之餘或坐鎮於嬰城之際。由此言之今日言餉不在創法而在擇人可知已。臣妄謂北直沿邊諸邑敕吏部選補賢能畀以本地錢糧便宜行事各隨所長訓練土兵。此法一行餉不取償於司農兵不借援於戍卒:計無便於此』。上以錢糧盡畀其本地餉兵則邊鎮奚資不聽。  丁亥宜川、雒川盜破金鎖關殺都司王廉等別部屯黃龍山劫韓城。總兵王承恩還鎮道遇賊擊敗之。  初洪承疇撫盜王子順等駐榆林巡按御史李應期誅之。上謂「賊勢獗甚招撫為非殺之良是」。命吳甡覈奏。  丁酉延綏、榆林大雨始有禾。  庚子大盜滿天星等來降選驍悍者置營中散其餘黨一萬二千餘人給免死票、路費即命其魁分勒回籍。未數月皆叛去。  壬寅流盜自合水、保安逃出者萬餘人從慶陽攻中部署印同知鄭師玄告急楊鶴遣官招之。是夜降丁內應城陷。  工部郎中李若愚請復建文帝廟號錄殉節諸臣章下禮部。  大同、襄垣等縣雨雹大如臥牛、如犬石小如拳斃人畜甚眾。  潞安■〈犭回〉民作亂於壺關、高平、陵川宣大總督張宗衡剿平之。  六月癸卯朔曹文詔擊斬王嘉胤於陽城王承恩等又敗賊於雒川。  丁未大學士錢象坤罷。  以熊明遇為兵部尚書。  山東徐州大水。  庚戌未刻臨潁縣雷雨。忽王家莊風霾壞民居壓死三人即至杜家莊傾樓拔木室廬、器用盡失飄散無跡壓死五人。風霾漸至鞏家莊長五十餘丈、廣十五丈磚瓦、磁器翔空落地亡恙鐵器皆碎。  丙辰淮安、揚、徐、濟寧大雨水壞民居、田稼。  辛酉延綏副總兵張應昌、兵備道戴君恩以賊混天猴、張孟金約齊藺二賊謀襲靖邊先邀之遇於真水川坌口賊遁追至中湖山力戰射白廣恩墜馬又射死張伏倉賊亂大敗之。  癸亥賊混天猴、獨行狼萬餘人謀攻合水縣自甘泉之甄家灣而東洪承疇率都司馬科等二千人追之。丁酉追至甘泉山中混天猴等乞降。  西人犯綏紅山官軍拒卻之。  秋七月戊寅賊入東關游擊陳光先率兵巷戰遂走之。曹文詔自慶陽以千八百騎赴救至花園寺聞砲聲疾馳賊迎戰俄四山伏起合圍文詔幾不支。文詔力鬥突圍賊始敗走追殺頗眾分路趨驛馬關。  大盜上天龍、馬老虎、獨行狼復掠鄜州列三營於太平原楊鶴、王承恩從三川驛往擊斬獨行狼、馬老虎賊潰上天龍以二千人降。吏科統事中孟國祚、曹履泰各奏撫賊欺飾之弊國祚曰:『今日招撫原迫於計之無奈借此以寬目前而賊勢益橫有此處就撫彼處猖獗。當事既欲言撫必不肯悛將至身名俱敗貽誤封疆』。履泰曰:『偷旦夕處堂之安無制伏安插之道祇有借撫以張賊之燄、以蓋賊之名官兵亦束手而不敢動將。草澤之雄窺見廟堂舉動如此天下事尚忍言哉』!  庚辰宜川知縣馬自龍出至雲巖鎮被大盜劉九思等劫去脅舁入城九思坐公署令三戶養一賊。總督楊鶴聞而檄下始出走。鄜延道張允登請寬自龍戴罪視事巡按御史吳甡糾為撫局所誤朝論諱之。  癸未逮總督陝西三邊軍務兵部右侍郎楊鶴下刑部獄明年戍袁州衛。  辛丑賊陷中部縣。先是守道翟師雍所撫盜田近菴等以六百人分駐馬欄山吳甡書止之及李老柴、獨行狼、郝臨庵等南下攻中部田近菴內應而陷。吳甡行次隆坊鎮去縣四十里隨遣總兵王承恩屯城北、副總兵趙大胤等屯城西合戰大敗之。  八月癸卯總兵賀虎臣前奉楊鶴檄剿慶陽賊劉六等計斬劉六。是日於環縣擊斬餘黨五百人西路漸平。  己酉洪承疇至平涼以鎮原賊恣掠發甘肅臨洮兵三千剿之。  清兵大舉圍大凌河城祖大壽與何可綱固守。大凌圍未解巡撫丘禾嘉、總兵宋偉、吳襄率師援之禾嘉悸怯屢易師期又與偉、襄不相能。是日遇於長山襄營先亂敗績監軍太僕寺少卿張春被執。前一日凌城食盡可綱知城且不守語遣大壽去自為文以祭死之大兵遂入凌城。張春自軍中上書請款巡撫丘禾嘉密表其事孫承宗曰:『春亦丈夫也獨不聞其妻翟氏六日不食而自經乎』!春被執求死欲殺之或勸救因幽之蕭寺中日夕給饌春終不屈。久之或攜■〈觴舟代角〉酌之春色喜即講經史大義人多就正焉。後疾卒。  吳執御論周延儒『攬權雍蔽、植黨徇私會試、廷試、館選首列多出其鄉。皇上習見延儒票擬摘發細事近於明敏遂爾推誠不知延儒陰譎之尤實借票擬以行其私』。上切責之。戊午執御再劾庚申又劾之。俱留中不報。  諭武舉試藝毋專取文藻。兵部覆試武舉奏技勇多不稱遂削前監試御史余文■〈火晉〉等籍下主試左春坊楊世芳、劉必達於獄改命侍講方逢年、編修倪元璐覆試與前榜同者三十人。時有大臣子不得與遂導上過督之。元璐覆試大臣子復不與且上章訟世芳等冤士論偉之。  先是巡按陝西御史李應期言「秦賊旋撫旋叛」御史吳甡新代上命其確察報聞。於是甡上言:『延慶地亙數千里土瘠民窮連歲旱荒盜賊蜂起。東路則王嘉胤攻破府谷渡河犯晉西路則神一元破寧塞、破柳樹澗、破安邊攻保安。一元死弟一魁繼之又破合水圍慶陽總督楊鶴本年移鎮寧州遣官招撫、安插寧塞者四千有奇餘黨郝臨菴、劉六等眾不下數萬。五月初總督離寧州賊已掠環縣、真寧之間:此保安、合水之流孽也。延安四載奇荒邊軍始亂出掠於米脂、綏德、清澗脅從甚眾幾於無民。去秋流劫延南巡撫洪承疇方控制東西兩路力不能及三月間賊掠宜川、雒水、宜君、中部等縣點燈子眾號數萬自山西回黃龍山西安北界數州縣被毒最慘:此延北邊賊流毒西安者也。總兵王承恩、榆林道臣張福臻以勤王兵五千南剿賊望風潛逃。總督移鎮耀州招安諸盜待之殊厚滿天星等臨陣降於榆林道臣亦不下數百人。賊見大兵在南遂徙而北延川、安定、清澗、綏德、米脂、吳堡、葭州雖散原籍仍復掠劫。於是有「官賊」之謠而人致恨於招撫之失策矣。點燈子眾五、六千在清澗之解家溝旋撫旋叛慶陽郝臨菴、劉六等亦受道臣周日強之撫今攻陷中部者多其眾也。又降賊獨頭虎等見大兵之來已出韓城潼關道胡其俊猶追贐錢九十萬賊復橫索一一給之惟謹。要挾重貲之說有自來矣。為今之計惟集兵南北合剿殲渠魁而餘眾自破明賞罰而士氣自鼓秦事猶可為也』。  流盜陷山西隰州、蒲州以前光祿寺少卿許鼎臣為右僉都御史巡撫山西、提督雁門等關。鼎臣上六事:蠲租、增餉、明賞罰、勸忠義、分信地、破資格大抵沿習之語識者譏之。  洪承疇駐慶陽復報乏餉大敗趙四兒於山西桑落鎮。  是月罷工部郎中孫肇興。肇興監督盔甲廠以帑詘、且積負商人因疏劾監督太監張彝憲上怒令肇興同監造太監劉守乾回奏肇興落職。  九月壬申朔山西流盜犯濟源。  神一魁復叛據寧塞縣劫參將吳弘器、縳守備范禮焚掠橫甚官兵攻圍之賊食盡其黨黃友才斬一魁以獻。  大盜獨行虎、滿天星、一丈青、上天猴等五部在宜川、雒川、韓城間恣掠副總兵趙大胤在韓城去賊營二十里不敢出戰士紳強之出報五十級驗之則率婦女首也。給事中魏呈潤劾大胤落職。  命洪承疇總督陝西三邊軍務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  乙未命太監張彝憲總理戶、工二部錢糧唐文徵提督京營戎政王坤往宣府、劉文忠往大同、劉允中往山西各監視兵餉。  趙四兒就擒。趙四兒即點燈子也起清澗、綏德逞於延綏奔突韓城、宜川、雒川往來秦、晉沿河郡縣多苦之。至是伏誅平陽稍安洪承疇力也。其黨黑煞神起又有紫金梁、老■〈犭回〉■〈犭回〉、過天星、亂世王、蠍子塊等。  冬十月辛丑朔日食。  流賊復掠慶陽。  命太監監軍王應朝往關寧張國元徃薊鎮東協、王之心中協、邵希韶西協。  庚戌官兵復中部縣。初六月王承恩屢攻不下。八月練國事繼進賊突出數百騎潰圍復勾慶陽大盜郝臨菴等引眾數千自保安鎮來援謀截我糧道楊嘉謨自耀州至曹文詔及張福臻兵俱至。至是克之。曹賊數百人陷宜川縣練國事在三水遣參將李卑馳援之賊遁。  辛亥封岷王企■〈金豐〉。  十一月丁亥以太監李奇茂監視陝西苑馬、茶馬吳直監視登島兵餉。  辛卯孫承宗還關門引疾命放歸。  命南京禮部右侍郎錢士升祭告鳳陽皇陵禮成奏言:『鳳陽土地多荒廬舍寥落岡陵灌莽一望蕭然。周咨其故皆言鳳土确瘠在江北諸郡為下下。民居皆塗茨一遇水旱棄如敝屣挈妻擔子乞活四方。戶口既已流亡逋賦因之歲積。有司束於正額不得不以逋戶之丁糧派徵於見在之賦長於是賠累愈多而見在者又轉而之他矣。昔李特之亂巴蜀乘於驅逐流民。伏祈特為蠲賑可以招流亡可以息亂萌生財固本舉積於此』。不報。  閏月戊申賊譚雄復據安塞參將李卑駐兵城外總督洪承疇以我兵若株守寧塞必至各處蠢動乃命曹文詔圍寧塞自率騎夜趨安塞城下。壬子王承恩亦自延安至即誘譚雄等五人出斬之。降丁陷甘泉縣劫餉十萬八千兩殺知縣郭永圖河西道張允登戰死。允登轉餉混天猴勾盜掠焉。洪承疇聞之遣王承恩分剿而自以四百人赴甘泉以甘泉鄜、延咽喉也。賊勢日熾承疇日不暇給矣。  癸丑夜盜陷安定縣。大盜不粘泥、張存孟等三千餘人自魚河川因內應入之。  戊午倪元璐上言:『原任右中允黃道周學行兼至今代所希。天為陛下生此人仰佐天章黼黻一代不可謂之偶然也。在今之時聞臣此說或以為疑所謂世人「貴耳賤目」。若道周死後數十年天下推之必有甚於臣言者。臣雖愚悖豈敢以身觸雷霆過情獎物即陛下釋之不誅臣亦懼為後世所笑!所以推舉本由至誠。道周而外原任順天府尹劉宗周清恬鯁介足以磨勵一世。今天下本無人得其人又不能用如此安望天下有為陛下奮其忠良者乎!陛下幸聽臣言還道周原官而出臣於外此猶棄珷玞得良玉也』。上不聽。  初東江劉興治反屠皮島。皮島舊副總兵張燾與興治內戚沈某合謀圖興治未發會登萊巡撫孫元化薦參將黃龍為東江總兵至島興治遂叛。元化以兵部尚書熊明遇督援切急從海上命參將孔有德等以三千人赴關外有德遭颶風幾斃。迨歸復命從陸不勝憤屯鄒平月餘進至吳橋亦稱兵破臨邑。壬申巡撫登萊右僉都御史孫元化欲親撫有德。初元化謂復遼土宜用遼人固遼人宜得遼將故徵遼將孔有德、耿仲明等。甲戌有德連破商河、新城巡撫余大成稱疾遣材官往諭不聽。遣中軍沈廷諭以兵往肩輿赴陣不事甲冑而敗。  是月寧武總兵孫顯祖敗賊於萬全縣乃蝎子塊所部四營也走夏縣洪水鎮佯乞撫夜襲顯祖營以有備而遁。  十二月庚午時考選科道二十餘人復核在任錢糧於是下戶部尚書畢自嚴獄熊開元、鄭友玄俱謫去。命自後考選將及先核稅糧。吏科都給事中顏繼祖上言:『諸臣已列清班復使杜門進退維谷殊為未便』。上切責之。自是郡縣益務嚴酷不知撫卹。  進祖大壽少傅左都督。大壽守大凌城被圍日久食匱、援兵不赴遂以城降既而逃歸。  甘泉賊陷宜君縣又陷葭州兵備僉事郭景嵩死之。  庚辰登萊總兵官張可大至朱橋驛值孫元化還登州言撫事已定可毋西行蓋信其不反也。可大叩其詳始知叵測可大仍西行元化竟檄止之。  乙酉孔有德攻青州。  總兵官陳洪範鎮守居庸、昌平。  庚寅孔有德攻登州至泥水山困乏矢亦盡而孫元化主撫甚力令夜丁乙登雲書諭之有德始營山下。夜攻城東南卻之。  洪承疇奏:撫賊張獻忠、羅汝才等千九百餘人。  上憂延綏賊蔓以吳甡請餉及洪承疇疏切責戶、兵二部。兵部尚書熊明遇請措二十萬金接濟秦中。  是年上念孝純太后無御容命新樂侯劉氏求子弟貌似者圖之又繪孝元太后御容於博平侯家並如前法迎入大明門。上早出百官多未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明朝明实录崇祯实录崇祯实录 明 不著撰人09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