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1000AK未整理未编龟龟多角赤上山龟 倔强17-20完

1000AK未整理未编龟龟多角赤上山龟 倔强17-20完.doc

1000AK未整理未编龟龟多角赤上山龟 倔强17-20完

euniya
2018-09-0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1000AK未整理未编龟龟多角赤上山龟 倔强17-20完doc》,可适用于文学艺术领域

#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不是对的?看着山崎阴冷投射过来的眼神看着把他们两个人团团包围住的十几个彪形大汉P的心脏强烈地撞击着胸口濒临死亡的感觉笼罩住整个空气眼前的一切好像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慢慢扩散大厅里沉闷的空气重重压下来让人喘不过气。唯一让P觉得意外明亮的是仁的背影竟然那么安静和镇定。没错和也一定在这里只是赤西仁这家伙怎么会是一个人过来?这样想着心里某名奇妙地有一点点慌张P轻轻拍了一下仁的背把声音压低了问――喂和也在这里对不对现在这是什么状况?仁没有出声只是微微把头侧过来看了一眼一脸疑问和焦急的P又慢慢把头转回去看着山崎慢慢浮上恼火神情的脸嘴角仰起微笑的弧线。被仁的眼神盯的发毛山崎终于重重拍拍面前的桌子站了起来――仁你干什么这样冲进来打伤我的手下什么意思?山崎先生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仁回答的语气淡的像白开水一样不紧不慢地撩起袖子粉红色的枪伤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底P看着那刚刚愈合不久的伤口心里突然浮起不祥的预感忍不住一把抓住仁的手臂极力压低的声音掩饰不住满满的焦急――和也和也在哪里?哈哈哈哈。山崎狰狞的笑声回响在大厅里啧啧摇着头慢慢走近仁伸手在仁明显消瘦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没错我知道什么意思知道又怎么样?你现在这算什么来要人?山崎猛的收起笑容手上的力道加重拍在仁脸上发出响亮的声音在一片安静的大厅里格外刺耳。是我是来接和也你已经拿到了你要的东西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起码的道义还是要讲的。仁没有理会山崎凶恶的眼神不紧不慢地吐出平静的话语。山崎看着仁毫不躲闪的眼神愣了一下随即慢慢收回手鼻子发出一声冷笑摇摇头――我拿到的是上里欠我的那小子是被他包的管教不严当然要付出代价杀Teruko的帐另外算。你想怎么算?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P还是看见仁的额头上细细的汗珠泛了出来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紧张。山崎眼睛弯成两道邪恶的弯线在仁的肩膀上轻轻拍拍――放心人不是你杀的不会算在你头上的。P的心猛地一抽瞪圆眼睛看着山崎看着山崎嘴里吐出的一字一句――Teruko怎么死在你面前的他也要怎么死在你面前。••••••你到底要干什么?!P终于忍不住跳出去想要揪住山崎的衣领却被仁一把拦住――山下智久你一边去。赤西仁!P涨红脸看着仁的脸仁的表情反而平静下来晃动的眸子泛着深紫的光映射在山崎的脸上――够了我知道杀了和也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你到底想要怎样?空气里的气压在慢慢上升P顺着仁的目光看去山崎的表情慢慢张开大笑起来――哈哈哈果然哥哥那么厉害弟弟也不会差的嘛好吧我就不说废话了。山崎慢慢走近仁手指向厅里正前方--只要你到teruko的灵位前谢罪磕头就可以了我马上就把人给你。P看见仁明显松了一口气没有犹豫就回答――只是这样?可以。说完就要上前却被山崎一只手臂拦住――诡异的微笑浮现在那张老奸巨猾的脸上山崎后退两步张开双腿用手指指自己的胯下猥琐的声音砸进仁和P的耳朵――从这里钻过去。••••••P看见仁的眼睛猛地睁大修长的双手在自己的身边攥成紧紧的拳头青色的血管在白皙的手背上清晰可见只是脸上还是淡淡的表情P突然发现和也深深放在心里的这个男人长了一张这么淡然的脸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的男人原来也可以在那花样美丽的脸上找到瞬间的沉重。因为是瞬间所以那沉重甚至可以比和也那一直纠结的眉心更让人压抑。赤西••••••P看着仁在光线下渐渐模糊的侧面不知道说什么好转头刚想开口骂那个摆出一张挑衅表情的山崎听见仁淡淡的声音传过来――可以只要你说话算数。赤西?P吃惊地转头看着仁仁已经松开握着的拳头跪在山崎面前深紫的眸子牢牢扣住山崎有点意外的脸――你最好说话算数。愣了两秒山崎冷笑两声――原来如此没想到拿一个男人就可以击垮你们两兄弟真不知道喜多川那老头子知道了会有什么感想哈哈哈。••••••好吧我说话算数不过。山崎的笑容邪恶起来――这么精彩的画面应该让更多的人看见吧。轻轻一挥手一旁的手下就拿来了――照相机。真是一群混蛋!!P终于骂了出来。山崎刚要开口低着头的仁低沉的声音传上来――不想让和也死的话山下智久你就给我闭嘴!老大仁少爷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我们要不要进去?不用。坐在车里透过灰色的车窗上里看着那栋轮廓有点模糊的豪宅――山崎这个混蛋这么快买房子真的就打算在东京呆下去慢慢取代自己社团的位置。狠狠吸了一口烟想起和仁最后说的话――我和你一起去。不用了哥你已经给出了很多。可是你一个人不可能把和也带回来。可能。••••••我知道山崎是什么样的人Teruko曾经对我说过不少•••••你打算怎么做?这个我只有一个要求。什么?这一次让我自己把和也带回来你不要插手拜托了。仁认真的样子让自己都有点害怕啊上里想着嘴角泛起一丝说不清意味的笑容拍拍石垣的肩膀――仁行的我上里亮太的弟弟啊。突然想起认真地看着石垣――叫你做的事做的怎么样了?恩刚才吩咐他们去做了很顺利那个贴身小情妇被吓唬吓唬就什么都说了原来那家伙真的把毒品买卖的资料都放在女人那里老大你厉害的••••••恩。上里嘴角不动声色浮起笑容慢慢把烟掐灭――我说过耍我上里亮太的人一定会死的很惨。等等。仁跪在地上刚要向山崎胯下爬去的时候山崎突然大喊一声看着仁抬起的眼神搓搓手笑起来――我想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应该先把你的小男人弄出来吧。说完没等仁和P反应过来打了一个响指一个手下点点头走进深深的走廊。是•••可以看见和也了吗?P怔怔看着那个昏暗的走廊直到那里慢慢再次出现人影那个粗壮的手下手里抱着一个纤瘦的身体慢慢走进光线里。和也!看见和也的第一眼P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不去看那腰间缠着的厚厚的纱布不去看那苍白的好像从冰库里出来的肤色不去看那没有血色的唇也不去看那布满深深浅浅吻痕的肩膀P无法忍受看见和也那无力的眼神虽然还是清澈如一汪清泉只是无力的让人心碎。那无力的眼神像被风吹落的树叶滑过P的脸在轻轻落在仁的脸上细若游丝的声音像重重的锤子砸在P的心上――仁。仁什么都没有说看着那个粗野的手下把和也重重放在沙发里和也纤瘦的手指紧紧抓着沙发背努力把身体撑起来睁大疲惫的眼睛看着仁抬高了沙哑的声音――仁为什么跪在地上?•••••••为了给你看好东西?怎么样这段时间够不够舒服想不想继续留下让大家照顾可惜啊这位大少爷今天就要带你走咯还真不舍得呢哈哈哈。妈的你这个混蛋给我闭嘴!!P实在无法忍受山崎继续说下去冲上前就给了山崎那张嚣张的脸重重一拳山崎没设防被打的差点跌倒在地。回头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恶狠狠地冲手下一挥手――给我打这个小子。低头看着视线一直停留在和也脸上的仁大声吼道――你给我快点!!看着和也惊慌疑惑的眼神仁松开紧紧一直紧紧咬的嘴唇还泛着血丝的唇慢慢放松一个明媚过阳光的笑容映在和也晃动的眼睛里。仁••••••仁不要啊不要!看着仁慢慢弯下腰双手撑在地上微卷的头发遮住了那好看的侧面随着仁往前爬行的节奏轻轻晃动着看着仁慢慢爬向一脸恼火的山崎的胯下看着旁边的手下举起手里的相机和也浑身颤抖起来几乎要爆出血管的手撑着无力的身体坐起来努力想要站起来撕碎的声音贯穿了大厅里的空气――不要你在干什么啊赤西仁!!!就像没有预兆的暴风雨一样剧痛闪电一样钻进和也的脑袋手臂像被电流穿过一样猛地失去力量和也重重跌落在地上。视线开始模糊了前方人重重叠叠地影子晃来晃去手指又开始变得无法支配。可是仁低下头的瞬间还刻在渐失的意识里。一点一点用手肘撑着身体向那个模糊的影子爬过去听不见心里的声音是不是真的传到了空气里――仁不要。一下。两下重重的拳落在肚子上背上。脸上应该很疼很疼可是P的奋力挣扎和回击不是因为疼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因为透过那些打手身体的缝隙P看见和也瘦削的身体在慢慢向仁的方向爬过去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心里的疼痛向潮水一样涌了上来模糊了视线。行了停手。山崎一声令下那些打手终于住手想要马上扑向那不再动弹的身影身上的一阵刺痛让P一个踉跄跪倒在地――见鬼这帮混蛋下手太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仁站起身来没有多看山崎一眼转身抱起和也的动作轻柔的像抱起一个熟睡的婴儿再慢慢向自己走近蹲下身――扶着我的肩膀能站起来吗?P怔怔看着仁的眼睛那双眼睛里闪动的竟然是满足和安心。哥送他们去医院。冲着从车上下来的上里仁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上里的眼神透过深色的墨镜轻轻打量着他们扫过仁怀里的和也的时候上里的嘴角还是无法自控的抽动了一下终于打开后座的车门冲仁微微一笑――进来。停了两秒把目光投向一旁鼻青脸肿的P皱皱眉头――你是谁?恩?P还没有反应过来仁转过脸来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说――你的胡子可以摘下来了。什么要几天不回家?不是吧少爷。那个我真的有事你和老妈说一声吧。可是少爷太太她•••••老妈怎么了?想起太太的交待ICE犹豫着停住隔了一会轻声说――太太在家你怎么能不回来?就说我有朋友出事了。朋友?你是说••••••是是和也。P回头看着病房里坐在床边紧紧抓着和也手的仁那背影在淡淡的光线里温柔而安静。心里突然有种沉甸甸的感觉被绷带抱着的手拿着手机真不舒服不住地想要往下滑。好了就是这样不要跟老妈说多就说我朋友有事就行了。••••••少爷。ICE的声音少有的沉重起来。恩?还可以回头吗?我是说对那个男孩子。••••••静静地拿着手机P在空荡的走廊里定格住了动作。疼不疼?一睁开眼睛和也就给了坐在床边的P一个淡淡的微笑。••••••不疼。觉得自己应该更兴奋一些可是和也醒来的太安静好像他一直都醒着一样P看着那双眼睛心里揪疼起来――病人的身体状况很差不是因为那些外伤我想他应该是服用了大量的迷幻剂美国的新品种PMA药性太强已经对神经中枢造成破坏了对生命暂时倒是没什么威胁只是精神状况会很不好还有就是身体的活动能力会下降很多控制身体的能力会越来越差这个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治好的要用特别的药物和医疗设施进行阶段性疗养••••••医生的话还在脑海里回荡P觉得和也淡淡的微笑那么沉重的压在自己的心口明明外面是难得晴朗的天气还是胸闷的要窒息。P仁呢?和也的声音让P回过神来――他说出去买些东西很快就回来。恩。和也不再说话把目光从P的脸上移到天花板长长的睫毛下眼神里晃动着P熟悉的深刻。大概和也的眼神永远都是有力的吧。看着和也的输液已经快完了P站起身来――我去叫护士•••••P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和也的声音平静的听不出情绪。••••好和也你要给谁打电话?和也接过手机冲P轻轻一笑――快去找护士吧。之后很多天都很平静可是P觉得这样的平静一点都不真实每次看见和也淡淡的微笑手碰到口袋里的手机的时候就会有不安的情绪浮上来。那天和也还了手机之后P回到自己的病房就迫不及待地翻看记录可是什么记录都没有留下为什么要删掉记录和也你要干什么?仁倒是一直在微笑那没有瑕疵的微笑几乎快要让P以为在山崎的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和也也没有提一个字只是轻轻答应着仁的要求――医生说你的身体出了一些问题需要治疗所以你以后要听话。恩我说什么你就要照着做。恩。出院后一起去澳洲然后一直在一起不再回来。•••••••恩。每次听见仁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P的心里总会沉沉浮浮因为他也一直想说――和也让我带你去美国治疗好不好。和也的身体表面上看着渐渐好起来P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人呢?你们医院怎么不会看病人啊?仁回家取东西P一个人下去办了手续上来发现病床上空空所有的惊慌涌了上来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有没有搞措今天都可以出院的人他说要出去一下我们还能拦着吗?医生不耐烦地甩开P的手瞪了P一眼一句话堵得P说不出话来。想通知仁按下几个数字终于还是关上手机。冲出医院的大门人来人往的街道哪里有还会有和也的影子?正要抓狂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喂!慌乱的接电话听见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天台有点冷风灌进衣领和也不由自主缩了一下脖子。好久没有拿枪了AK在自己的手里好像变的特别重瞄准的时候有点晃。和也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握着枪的手稳下来。瞄准那个黑色西装的背影那个侮辱了仁的人。微笑微笑仁不断冲自己微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微笑微笑自己冲仁不断微笑不告诉仁自己什么都记得只是再剧烈的头痛也不能忘记仁弯腰的瞬间不能原谅。一滴泪水顺着闭上的左眼眼角滑下轻轻扣动扳机――手指没有力气真的连扣动扳机都不行了么?和也紧紧咬住嘴唇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食指还是没有反应。手指就像被冰封住一样。突然被人轻轻从后面用一只手搂住腰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放在和也的食指上耳边是熟悉的柔软的声音――刚才的电话说弄错了应该是金色西装你来瞄准我来扣扳机。P••••••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一定要干掉这个人的为了仁对不对?P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安静。一声枪响过后P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来解决一切并不那么难。真不想松开手因为一放手搂着的这个人就要离开自己也要离开。在风里静静站了不知多久P终于决定把手抽回来却被和也有点僵硬的手按住――能帮我离开仁吗?哪里都可以越远越好。#开始冷起来了只是灌进耳朵里的只有呼呼的风声没有那个熟悉的柔软的像棉花糖一样的声音。和也因为钻进衣领的寒冷脖子轻轻缩了一下马上感觉到放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温暖的手在慢慢收紧背脊慢慢靠上P的前胸。即使隔着衣服这个缓慢发生的拥抱还是把滚烫的温度渗进和也有点僵硬的身体。和也•••••从来没有听过P这么轻声喊过自己和也不由自主点点头虽然那动作微小连自己都感觉不到。握着我的手。恩?握着我的手。P的手永远都是温热的和他的笑容一样可是和也把自己还没有从僵硬中恢复感觉的手指放在P的掌心第一个刺激到指尖神经的不是温暖是熟悉的金属触觉。明明是小小的冰凉在指尖化成刺骨的疼。以为早就不见了绕指的幸福的疼回来了。P这个•••••不要问这个为什么会在我这里。P的另一只手把和也抱的更紧一些下巴轻轻放在和也的肩膀上说话时嘴里冒出的白气在微微侧脸的和也面前萦绕――我想说的是我可以带你走带你离开仁远远离开你在病床上的时候紧紧握着你的手的一直都是仁现在这样握着你的手我可以体会到仁的感觉可是不管我们的手握得多紧掌心总是不会靠在一起中间一定会隔着一些东西和也•••••P把和也的手指紧紧握住――很凉对不对我也感觉的到你短短小小的手指只有在仁那里才能暖起来吧。和也的眼睛像安静的湖一样映照着P的微笑嘴巴微微张开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白色的气息从那缝隙里形状美好的飘出来。••••••啊两个人这样站着好像在演月九的剧集哈哈原来我也可以说出诗歌一样的句子呀总之就是――P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松开和和也紧紧握住的手。小小的戒指在P的掌心闪动明亮冰凉的色彩。和也低头伸手想拿起那枚离开自己小指很久的戒指手指动动不是很灵活。戒指叮当的清脆落地声让P的鼻子猛的有点发酸对不起~和也看看自己没有握紧戒指的手指冲P笑笑笑得很抱歉。在和也弯下腰去拾起那枚戒指之前P抢先一步把戒指拿起来虽然不想承认不过真的是害怕和也蹲下去没办法自己站起来。从医生那里已经知道山崎给和也吃的迷幻药对大脑中枢神经的破坏有多大。看着一旁的AK,刚才应该多打几枪。往和也手上套戒指的时候有点想不起来是戴在那个手指了P皱着眉头鼓鼓嘴就往无名指上套•••••你以为是结婚啊?突然传来的声音把P和和也都吓了一小跳虽然有点沙哑还是马上听出来了。仁?赤西?仁从天台入口隐蔽的角落站出来微卷的头发被风吹的有点乱看不清楚表情听到仁轻轻抽动鼻子的声音应该在那个通风口站了有段时间了。几步走到两个人面前仁把手从裤口袋里拿出来一把那个P手里还没有给和也戴上的戒指抓过和也的左手就往小指上套转过头看着P――戴在无名指上是结婚结婚了还会离婚套在小指上是永远都不会分开。••••••嘴角泛起淡淡的微笑仁转头看看躺在地上的乌黑发亮的AK夸张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弯腰拿起枪――山下智久你的话真多感冒药的钱你出。哈啊?还有和也你不会不知道一个杀手开枪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闪人吧?这位山下智久君在这里抒情你就大脑呆••••••仁的声音突然打了一个顿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说出来――大脑呆滞了么?眼神竟然会很默契的和P对上眼睛里都闪过一丝阴霾。••••••我来拿吧。了半天的三个人最后还是和也轻轻打破沉默走到仁的身边伸手想要拿过仁手里的枪。没提防被仁一把拽住衣领一颗衬衣的扣子脆弱的掉落在地和也雪白的锁骨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赤西•••••P叫了一声并不愤怒因为他看见仁的眼神分明是酸痛的溢满了心疼。龟梨和也有的时候我很想好好把你打一顿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人笨的让人恼火。从头到脚的笨蛋而且可气的是你自己没有发现这一点很想把你打聪明一点。和也睁着亮亮的眼睛看着仁眼里的潮湿任仁把自己的呼吸控制的紧紧的。不过我也是笨蛋。仁突然慢慢放松手修长的手指顺着和也的脖子滑向后脑穿进和也柔软的发间――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太少只有笨蛋和自以为聪明人的笨蛋。已经笨到这个地步了我只能要你记住一句话以前就告诉过你的话。仁轻轻把耳朵凑到和也的耳畔――你是我的玩具。玩到什么时候我做主所以••••••仁盯着和也的眼睛顿了一下――我不把你送人你就没有离开我的自由还有不能就这样坏掉。山下!啊?一直呆呆看着仁对和也说话的P没有想到仁会突然喊自己愣愣看着仁看见仁眼睛的笑意――带和也离开这里吧但是不要带他离开我所以带我和和也一起走。哈啊?P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短路可是仁的笑意并不像开玩笑――一起去美国。仁?和也抬起头看着仁仁顺势眨了一下眼睛――去修好你你看你现在笨手笨脚的连枪都开不了。仁你一直都••••••在?唔谁叫我看见这个家伙跑出医院跑的这么激动和我插身而过都看不见我。仁伸手指指前面的P又抽抽鼻子音量抬高――不过我说你这家伙可不可以不要摆那种某部电影镜头里的镜头出来?••••••P看着仁无所谓叫嚷着的样子有一种很感人的气氛被破坏的感觉。胸口被堵住上升到口腔嘴巴鼓成一个包子看见仁手里的枪被甩过来――接好这个你拿我拿和也。虽然车子的颠簸很容易让人产生睡意可是看着和也很快就歪在仁的肩膀上慢慢闭上眼睛P的心还是被揪起来――虽然可以出院可是和也的精神状态实在太让人担心。赤西•••••君。有点别扭的叫出来看见仁头也没转――像和也一样叫我仁吧。••••••仁。什么?和也可以恢复的吧?•••••••可以沉默了一会仁终于回答。我有回去问大学里的教授虽然伤害已经很深入还是能恢复只要治疗环境好会慢慢恢复的时间需要时间不过我可以等。••••••突然有点说不出话来P把视线从和也安静睡着的脸上转向窗外――四月樱花开了虽然短暂美的惨绝人寰。什么?山崎被暗杀?上里听见两个警察嘴里吐出来的几句话猛地从靠背椅里站起来凛冽的眼神射的对方说不出话来――呃••••对就是两个小时之前在ACENE饭店被暗杀当场死亡因为你和他最近有很多矛盾所以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什么意思啊?你们想说是我们老大干的吗?身后的石垣眼睛一瞪拍着桌子刚想把对面警察的领子揪住被上里喝住――住手。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警察――被什么枪射杀的?这个不是你应该了解的•••••废话什么问你就说!!石垣住嘴!上里再次挡住想要动粗的石垣回头严肃地看着他――好好查查下面的人那里有没有谁那少了一把AK。再转头拍拍脸色好像刚刚从冰箱里出来的警察的肩膀――我跟你去受惊了不好意思。少爷••••••?看着抱着一把枪的P和P背后抱着熟睡的和也疲惫但是一脸微笑的仁ICE张大嘴巴叫了一声之后半天说不出话来。老妈不在吧?P一边伸出食指放在唇上示意ICE小声一点一边小心的向房间里张望。今天倒是不在•••不过明天早上就会回来•••••那赶快让我们进去。可是•••••打扰了。ICE的话被P和仁快速流畅的动作堵在嗓子眼。仁你和和也先住ICE的房间吧。那她•••••?仁看看ICEICE正涨红着脸瞪着P因为P刚刚把枪塞进ICE那粉红粉红的衣橱现在连房间也•••••ICE你住我房间。哈啊?ICE猛地睁大眼睛。和•••••你睡吗?少爷?漫天星星飞起一个沙发垫很准地砸在ICE刚刚弄好的发型上砸出一个鸟窝――我睡地板床给你超级无敌少奶奶!••••••仁你不要介意。今天这样并不代表我会一直都是这样。总之我不会那么容易坏掉、仁擦着头发一进门就听见和也的声音和也在仁洗澡的时候已经醒了坐在ICE那张粉红的不像话的床里苍白的肌肤和晃动的眼神真的••••••有种易碎的美丽。仁愣了一下接着放下手里的毛巾展开眉头走过去轻轻把和也的脑袋抱进怀里。我知道你没有看上去这么脆弱我知道不会一直这样的。"温柔地摸着和也的头发轻轻一笑。表情慢慢缓和。睡吧。放开和也的时候仁突然轻轻一个吻落在和也的额头上惊的和也瞪大眼睛。没什么、仁淡淡笑着――其实第一次抱着你睡觉的时候就想着为什么你的头发总是遮住额头一直想在上面亲一口哈哈。说完仁伸手关掉矮柜上的夜灯房间瞬间暗了下来。钻进冒着水蜜桃香味的绒被里牢牢用手圈住和也闭上眼睛小声说――又可以这样抱着和也睡了真好。停了一会一小句话轻轻滑进和也的耳朵――要一直这样。••••••黑暗里沉默了不知道多久和也终于小声喊了一句――仁。恩?我忘记了刚刚好像打碎了一个杯子。杯子?恩好像有点疼。疼?仁伸手摸摸和也的指尖摸到一手粘粘的液体。猛地坐起身开灯抓住和也的手腕放到眼前一看原来他刚才放在被子下的手不知道怎么被割了一道大大的口子正在往外冒血。刚才怎么不说?仁恼火的叫出来。因为刚才不疼•••••什么叫刚才不疼!!!!仁吼了出来突然看见和也有点涣散的眼神和紧紧皱起的眉头心里一惊抓着和也手腕的手慢慢松开停顿几秒猛地把和也死死抱在怀里什么也不说只是死死咬住嘴唇还是没控制住打湿了和也的头发。听见仁一声吼叫P就站在门外一直站到仁无声的拥抱一直站到仁说――拿杯子?口渴对不对我倒水给你。转身向门口走来。快而恍惚地闪回自己的房间恍惚地倒在床上然后恍惚地听见一声尖叫――少爷你要死啊怎么爬上床了!然后一只脚踹在屁股上――下去啦我无敌纯洁地好不好?P被踹着动了两下身子看着天花板什么都没说在ICE踹第三下的时候猛地把ICE拉进怀里抱住――少爷你••••••正踹的ICE吓了一跳浑身僵硬被P紧紧抱着听见P软软的声音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传进自己的耳朵――有点••••难受让我抱一下就一下。少爷••••••ICE的眸子闪动着衣领后慢慢散开的潮湿很冰凉。转了个身觉得水果香味被单的温度并不能让自己觉得温暖仁感觉非常不舒服。可是分不清这不舒服是来自身体还是心里。同样的温度如果是怀里的和也可以让自己安心。和也已经熟睡了仁突然下意识地碰和也的手纱布的触感很不好一想到医生说的这么快出现了仁心里一阵发疼。。和也仁的低唤没有得到回应。和也?仁再唤一次忍不住眼睛又潮湿起来。老妈•••••这是我的两个朋友因为有些事所以先住在••••••没想到一大早老妈就会从朋友家回来P和ICE开门开的都措手不及向老妈介绍仁和和也的时候一阵结巴可是从一进门P的妈妈眼睛就牢牢盯在和也的脸上完全没有听P的话。老妈?P小声喊着和ICE面面相觑奇怪着老妈脸上出现的复杂表情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你叫什么名字?P的妈妈脸上浮现平时那温柔的可以把人融化的微笑看着和也――P的朋友?我叫龟梨和也请多指教。龟梨••••••P的妈妈微微皱起眉头想了一会突然眼睛一亮走上前抓住和也的手腕――你的右手臂上是不是有一颗黑色的痣?老妈你怎么知道和也有?P脱口而出却发现没有人理会他看过去老妈的眼神从来没有这样晃动着注视一个人现在这样看着和也和也缠着纱布的手被紧紧攥着眼神疑惑地静静看着P的妈妈――太太我们认识?一旁的仁皱着眉看着P的妈妈刚要伸手把和也的手拉过来听见P的妈妈声音里的颤抖――认识我当然认识。#怎么样问了没有?一从警署里走出来上里就向等候在外面的石垣问道。恩田中说是他把枪借给龟梨了。山崎和客户面谈的地点也是他说的?是都是他说的。上里把视线从石垣的脸上移开看着前方的空气静默了几秒抬腿向前走去走了几步抬起手冲背后跟上的石垣挥挥――那个田中处理掉。老大?是龟梨找他借的枪再说田中和龟梨的关系不错的他应该不会••••••不要废话条子总会找到他的你能保证他不会说漏嘴?••••••老大。紧紧握着方向盘一路沉默不语的石垣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一定要为龟梨和也做到这一步吗?现在你一身的麻烦是谁带来的不是田中田中只是你的一个小手下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只是因为有可能对龟梨造成威胁你就要干掉他我••••••石垣猛地踩了刹车转头大胆地直视着上里――我做不到!上里看着石垣没有说话半天探过身子伸手把石垣旁边的车门打开――不想开车就给我下去。•••••憋红脸的石垣怔怔看着面无表情的上里深深吸了一口气下了车。看着上里驾着跑车绝尘而去石垣紧紧握住拳头。ICE你真的没有听老妈说过什么关于和也的事。P双手放在头下看着天花板暖暖的灯光照得视线和声音都有点恍惚。ICE躺在床上侧过脸看着地上的P眨眨眼睛――真的没有从来没有听太太提起过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太太会有那样的反应。••••••真的很奇怪。奇怪的是老妈后来的反应那攥着和也手腕的的手一直收紧到和也终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自己和一旁皱着眉看着的仁同时冲上前的时候老妈猛地松开手看着眉反应过来地跌坐在椅子里的和也刚才眼睛里的晃动忽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不起我可能认错人了。认错人了?明明那句――认识当然认识还没有从空气中消散••••••老妈你到底在搞什么?脑子里一团乱七八糟。ICE。恩?我想吃面。现在?对就是现在。不是吧少爷晚上你吃了很多了还饿?恩就是饿觉得里面空空的。•••••P轻声应着翻个个身留给ICE一个安静的背影。ICE静静看着那个背影终于轻轻叹了一口气下床披上外套走到门口――好的我给你泡面去吃饱了就什么都不要想了。少爷现在的你想的越来越多了•••••ICE把最后的话收进心里转动门把手刚要出去站住―――太•••太?听见ICE惊讶的声音P马上从床铺里坐起来看见老妈一脸微笑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碗泡面温柔地看着自己。老妈•••••大口大口吃完老妈做的叉烧面P擦擦嘴看着老妈轻轻喊了一声。恩?P的妈妈歪歪头回应着P的眼神弯弯的眼角是无尽的温柔。那个•••••什么?那个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饿了?最后还是没有问自己想问的话没办法从小就是这样的在老妈温柔的笑容下面自己的任性永远都没有用武之地。那个啊你晚上经常会饿肚子的嘛。哦。闷闷的答了一句想问的话堵在嗓子眼很难受可是老妈已经站起身来――吃饱了吧吃饱了帮妈妈出去买点胃药。哈啊?大脑没有马上跟上老妈的节奏P睁圆了眼睛。胃有点疼。P的妈妈轻轻皱皱眉眼神里的拜托的神情让P无法拒绝。和也睡了没有?没有。你认识P的妈妈?不认识。和也的声音平淡的没有一点起伏轻轻的飘进仁的耳朵。平淡的声音让仁疑惑的情绪宁静下来侧过面看着和也的睡颜窗外的月光沿着那瘦削的轮廓滑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仁觉得那曾经冷戾冰凉的侧面好像被那片银白洗礼的柔和起来忍不住伸手过去――可是指尖不敢碰到那安静的脸上悬空顺着他的轮廓描画这那秀气的眉眼鼻唇最后轻轻的手指禁不住落在和也的头发上闭上眼睛感受着指尖在和也发间滑动的感觉。在夜的潮湿阴冷里和也身体散发的温度和气息让仁难安的情绪浮了上来在暗夜里越落越深。终于收紧手臂把和也搂进怀里――最近你太容易困了就这样吧这样很好可以随时安静地睡在我的怀里。和也没有睁开眼睛环绕着自己的气味太过熟悉下意识的转身反抱住那温暖的身体陷入更深的睡眠。异常平稳的呼吸让仁鼻子一阵发酸把头埋进和也的发间。像以前一样像现在一样像今后一样••••••你们马上离开。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仁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房间的灯就被开的大亮刺眼的灯光下相拥的两人没有遮掩的落入P妈妈的眼睛里。P的妈妈脸上细微的抖动了一下手紧紧握着门把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仁――马上离开。提高了声音。太•••太?站在P妈妈背后的ICE小声喊着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太太P才刚刚出门眼前的一切让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仁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P的妈妈――伯母你是要我们现在•••••走?是的离开这里离开智久我不想看见他的身边有你们这样的人。P的妈妈的语气冰冷的好像在冰箱里冷冻过一样把ICE和仁的表情封在空气里。仁。被房间强光和空气里冷酷的声音刺激着和也低喃着微微睁开眼睛落入眸子里的暖色灯光没有让身体温暖气氛的僵硬让意识有点恍惚他慢慢伸出缠着纱布的手抓着仁的手臂撑起身子揉揉眼睛长长的睫毛下迷离的视线和P的妈妈对上。仁看见P的妈妈瞬间从眼神到全身的颤抖起来嘴唇上的殷红没有犹豫地渗了出来目光死死挂在和也初醒的脸上――离开马上给我离开还是不行我不能看见这张脸不行不行••••••颤抖着P的妈妈冲到床边伸手拉住和也的胳膊就要把他拽起来和也被拉得一个踉跄跌在地上倒吸一口冷气抬起头看着失控的女人只是眉毛紧紧蹙在一起什么都没有说。和也!仁马上下床把抱住和也把被P的妈妈紧紧拉着的手拽了回来涨红脸吼道――你这是干什么?要我们走我们马上就走不要伤害他。太太你这是怎么了?ICE急急忙忙跑过来拉住P妈妈太太的异样让她心里浮起强烈的不安――为什么突然让他们走啊少爷回来的话••••••ICE你闭嘴。P的妈妈和仁竟然意外异口同声地喊出来ICE睁大眼睛闭上了嘴。仁站起身慢慢走到P的妈妈面前――本来我很想向你要一个解释不过•••仁深深吸了一口气――算了本来我们和P也没什么关系连他都没有什么义务让我们住在这里•••••更何况你。弯下腰低沉的一句――多谢照顾。转身走到和也面前把手伸给和也――拉住我的手我们走。恩。和也把一直放在P妈妈脸上的眼神收了回来看着仁给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好的。伸手想要握住仁伸过来的修长的手指。••••••和也?看着和也的手指从自己的手心里滑掉仁瞪大了眼睛接着两只手一起一把抓住和也僵硬的手指把自己的食指放进和也的手里焦急的小声叫出来――可以握住我的手吗?握住我的手。•••••••和也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眉毛皱了起来薄薄的嘴唇紧闭着可是谁都看的出来他在使劲细细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手指慢慢弯曲着终于在仁焦急的眼神里把仁的手指握在掌心。看着仁松一口气的样子和也露出渗着汗水的微笑。P的妈妈静静看着眼前情景先前的激动慢慢隐匿起来。被仁拉着经过P的妈妈身边的时候和也突然侧过脸看着面无表情的女人嘴角的微笑轻轻漾起――我想我还记得你。?仁和一旁的ICE疑惑地看着和也可是和也什么都没有多说静静转过脸――仁走吧。ICE。关门声响起的同时P的妈妈轻轻开口叫住手足无措想要去收拾床铺的ICE。啊太太?那个男孩我是说那个叫和也的他有病吗?这个好像是因为服用了过多禁药身体有些不好••••本来ICE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本来少爷想要带他们和我们一起回纽约治疗的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智久怎么认识他们的?哈啊?ICE抓住被子一角的手停住看着P的妈妈――这个说来话长了啊。老大我没办法下手干掉田中。站在书房的中间石垣低着头终于下定决心向靠椅里的上里开了口。空气流动的频率没有任何变化。老大居然没有生气?石垣有点惊讶地抬起头马山被上里冷冷甩过来的声音封住耳朵――知道你下不了手你回来之前我亲自动手了。什么!!石垣脱口叫了出来――老大你知道不道你现在有多麻烦?律师说了现在根本没有证明你清白的有力证据田中至少可以证明这件事和你无关你想去坐牢吗!这是你对我应该使用的语气吗!上里猛的一拍桌子高脚的水晶酒杯被震落在地变成无数的闪亮碎片刺激着石垣的瞳孔他咬牙低下头――对不起!可是•••••握紧拳头石垣的眼睛里燃烧出火焰――因为那个人吗都是因为那个人老大你要放弃整个社团放弃自己?无法冷静的身体突然被轻轻一拍抬头竟然是上里难得一见的微笑――石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相信我不会让兄弟们失望的。老大•••••被上里的微笑焊住神经石垣半天说不出话来。好大的风抬头看着天空,仁恼火的在嘴里念着。灰色的天空在乌云的笼罩下显得相当低沉,夜晚的东京散发着朦胧的金色光线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和也。和也吐着白色的气息眼神明亮的看着仁微微笑着。冬季已经过去好久了,可是气温低的好像还在冬天徘徊。好像樱花都不曾盛开。和也环抱双臂微抖着,仁见状将外套脱下,笑着披在他头上,轻轻地拥着他细瘦的肩。和也的眼睛在灯光照耀下,散发出被雨滋润的光泽。充满魅惑的湛蓝凝视着仁。然后微微一笑把头靠在仁的肩膀上微微沙哑的声音里有点无奈――虽然有点没有让我靠一下吧仁。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由红转绿人们开始挪动脚步。可是世界在脚步声里瞬时寂静下来。和也将外套披在头上用双手撑高仰起头看着站在身旁的仁的侧脸。仁的侧面一如既往的柔和美丽在大风吹乱的长发里若应若现。和也。被仁一唤和也回过神来仁正看着自己。还是先回哥哥那里吧。••••••和也摇摇头。仁看着和也的眼睛什么都没有说将和也拉向自己将他的头抱在胸前。和也每次呼吸都会流露出和动作成反比的频率。呼吸越来越急促动作越来越缓慢再不愿意去想仁都知道和也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仁静静地摸着和也的头发和也闭着眼沉默地听着仁紧张的心跳。天气这么冷快离开东京吧。老妈我回来了!动作很快地在玄关换了鞋一进门P就发现气氛的不对劲。老妈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一旁的ICE低着。不敢正视过来。出了什么事?P鼓起嘴巴轻轻把手里的要放在桌子上看着老妈抱怨着――老妈你这药真的很难买啊跑了好多个药店胃还疼吗?ICE快去倒水•••••智久――自己的名字没有包含任何感情成分地从老妈的嘴里跑出来还是第一回P怔住。冷得好像之前的拉面和微笑都是假的。老妈什么事?以后不要和那个叫和也的男孩子见面。啊?P呆呆看着老妈几秒视线慢慢从老妈的脸上移到ICE的脸上在从ICE脸上移到ICE敞开大门的房间。反应过来冲进房间――当然已经空了。老妈!!他们人呢去哪里了?P转身瞪圆眼睛看着沙发里的妈妈。我叫他们走了你不能和他们见面。P的妈妈的声音平静的好像一杯白开水。为什么他们是我的朋友!和也有病我要带他去一起回去治疗我答应他了啊老妈你到底在干什么!!••••••P的妈妈沉默的看着P脸色变得很难看许久终于抓着沙发吃力地站起身来――智久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男孩?是的!没有半秒犹豫的回答让P自己都大吃一惊ICE猛地叫出声来――少爷。陡然刹声因为看见P的妈妈的身影开始了剧烈的摇晃忙上前扶住――太太你•••••老妈你怎么了?P看见老妈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和紧紧蹙起的眉毛心里揪了起来--怎么自己会回答的这么快?可是预想的暴风雨并没有来临P的妈妈轻轻拨开ICE紧张的手站直身子看着P恢复了先前的表情嘴角泛起微笑平静的微笑――果然如此一样的眼神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老妈你在说什么?P不解地看着老妈的笑容里面隐约透出的悲伤和嘲弄让P觉得不安起来。没等再接着问下面的话老妈已经转身向房间里面走去背影有点让人担心的摇晃着ICE看着就要冲上去被P叫住――ICE和也他们呢?ICE看着P的眼神轻轻咬住嘴唇低声说――少爷偶尔你也要多关心一下太太。被清晨的阳光照醒仁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和也在床上坐起上半身精神好像好点了。不过身体还是深陷在重叠的羽毛枕里。看着窗外阳光的眼神很清澈。仁突然被那样的清澈刺到心痛不过马上给出一脸的平静――什么时候醒的?很久了。和也简单的回答着并没有看着仁仁看见和也的手里握着手机轻轻抽出来笑着看和也――给谁打电话我可以看吗?和也低头看着仁笑开――看不到了没电了。哈啊?真的没电了?仁懊恼的搬弄着手里的手机没提防和也轻轻把嘴靠上自己的唇――和也特别的清新在口中散开仁的喉头稍微动了一下不知道什么东西轻轻滚进仁的食道。含含糊糊喊了一声――和也。连自己都没有听清楚。直到淡淡的香味消散在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和也的唇离开后微微一笑。我要出去一下。不行你这样怎么能一个人出去!还没有完全从那个突然而至的吻里回过神的仁一把抓住和也的手臂什么时候纤细成这个样子•••••不行不能去。可是一阵眩晕什么都没有来的及想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床铺里恍惚间听见和也最后的声音――很快回来的很快。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对面女人的脸色苍白笑容苦涩语气脆弱的投了过来――和也轻轻笑笑口吻温柔的像悠扬的口琴――趁我还记得会来的好多东西现在正在从这里消失。和也轻轻指指自己的脑袋。怎么记得我的?你赶我走的样子和那时候一摸一样。女人的脸色愈加苍白和也的平静让她的嘴唇颤动――还会像那是那样听话吗?••••••会。和也淡淡的声音回响在小树林里。ICE你再说一遍!!P揪住ICE的衣领盯着ICE的眼睛难以置信地提高音量――是真的是太太亲口说的所以少爷你不要再去找和也了。ICE皱着脸别过脸不去看激动的P。P好笑的松开手后退着直到跌坐在沙发里老妈和老爸的情人生下的儿子这是一个身份?龟梨和也你在山下智久的生活里是这样的一个身份的存在?自己吻过的唇自己抚摸过的脸和曾经进入过的身体和自己是来自一个地方•••••难怪那么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好想深深抓进骨髓的气息。好好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少爷不要怪太太她当年只是想用这个方法让那个老爷离开那个男人结果他们还是一起••••••P的手紧紧抓着沙发看着ICE慢慢走进看着ICE递过来的纸巾视线慢慢上移看着ICE的眼睛猛地抓住ICE的手――啊疼!!!真的疼吗?甜腥顺着P的嘴角蜿蜒巨大的疼痛让ICE死死咬住嘴唇可是没有再叫出声来P模糊颤抖的声音比手背的疼痛更让ICE难受。铃―――忽然想起的电话铃声让ICE不得不推开P――少爷我去接电话。转身的瞬间被疼痛刺激的泪水忍不住顺着眼角滑下。不忍心看见P坐在沙发里沉默的样子ICE一把抓起电话――喂――冲进急症室的时候P的大脑一片空白――医生!!她怎么样?晚期肝癌现在陷入重度昏迷情况很危险估计不行了。•••••••无言的后退被医生的话拽住要往下垮的神经――病人送来的时候身上很多血迹经检验全部都不属于病人的••••••#少爷你真的不打算回美国了吗?这个还要我再说几遍?可是已经那么久了太太就那样过世什么都没有留下••••••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留下我相信P抬起头眼神晃动地看着ICE――我可以找到他。••••••ICE会继续陪我吗?会的。会不会辛苦。ICE看着P的眼睛什么都没有说轻轻走过去把手伸到P的面前。手背上的伤痕赫然呈现在阳光下――怎么会辛苦一个伤口让我做了你的太太赚的是我••••••••可是―――哎呀什么都不要说了快点进去吧仁应该等急了。ICE不等P把下面的话说完就向前走去留下P把剩下的话释放在空气里――娶你是因为你不介意我不会爱上你ICE谢谢你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爱了。今天他怎么样?还是老样子你们进去和他交流一下吧。你们倒是经常来看他他哥哥甩下治疗费时候就很久没有来过了•••••医生轻轻叹了一口气指指病房。深深吸了一口气P和ICE走进房间这个快没电了帮我充电。低低的声音传来坐在椅子上的床仁递过来一个手机微笑着像夏天的向日葵。黯淡的屏幕上一条短信安静的躺着――累了吧妈妈带你走好不好?看着屏幕闪几下短信消失P轻轻把手机盖合上弯腰看着仁清澈的眼睛――妈妈什么都没有说所以和也还在。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0

1000AK未整理未编龟龟多角赤上山龟 倔强17-20完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