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_以中国古代射艺为例_张再林

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_以中国古代射艺为例_张再林.pdf

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_以中国古代射艺为例_张再林

南山客
2019-04-06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_以中国古代射艺为例_张再林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第卷第期年月体育学刊JournalofPhysicalEducationVolNoSep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mdashmdash以中国古代射艺为例张再林(西安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陕西西安)摘要:一种以中国古老的射艺为原型的人类体育研究表明在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之间存在着可以互为发明的一致性:二者都体现了诸如ldquo知行合一rdquo、ldquo身德不二rdquo、ldquo体美兼济rdquo、ldquo身神合一rdquo等鲜明的属性和特征。这一切意味着寻本而追源人类体育宗旨并非是培养ldquo四肢发达、头脑简单rdquo的畸形的人、单向度的人而是服务于身心灵一体、真善美兼综的ldquo全人rdquo教育也即真正意义上的ldquo大学rdquo教育。因此认识到这一点不仅为我们指向了人的全面和谐发展的一条极其重要的途径也使向真正的大学之道的回归成为今人所必须直面的历史使命。关键词:体育哲学身体哲学范式体育论旨知行合一全人教育中图分类号:G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ThemutualunderstandingofbodyphilosophyandphysicaleducationmdashmdashTaketheancientartofarcheryforanexampleZHANGZailin(SchoolofHumanitiesXirsquoanJiaotongUniversityXirsquoanChina)Abstract:Thephysicaleducationresearch,focusontheancientChineseartofarchery,indicatesthatbodyphilosophyandphysicaleducationcanunderstandeachotherandhavesomecommonattributesincludingtheunityofknowledgeandpractice,bodyandmorality,bodyandaesthetics,andbodyandheavenTheaboveallmanifestsoriginallythattheintentofphysicaleducationisnottoproducedeformedandonedimensionalmanwithwelldevelopedlimbsbutsimplemindedhead,buttocultivatethewholepersonwithbody,heartandsoulincorporated,andtruth,goodandbeautysynthesized,whichistrulyldquoUniversityrdquoeducationConsequently,realizingthisisnotjusttopointoutaveryimportantwaytobeharmoniousandallroundedpersonforus,butalsomakethereturnoftruespiritsofuniversitybeourmissionKeywords:sportsphilosophyparadigmofbodyphilosophyintentofphysicaleducationunityofknowledgeandpracticewholepersoneducation收稿日期: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ldquo身体哲学视域中的中西体育思想的比较研究rdquo(BTY)。作者简介:张再林()男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中国古代身体哲学。Email:zzlxjtueducn近些年来身体哲学范式的推出为体育性质的认识提供了思辨的路引反之亦然体育学科自身的深入研究又反过来为这种身体哲学范式提供了坚实的支撑和具体的实证。下面我们将以中国古代射艺为例对这种两者的互为发明从个方面加以说明。而我们之所以以古代射艺为例不仅在于它以其举国性、竞技性、祭祀性等性质堪与古希腊经典的体育活动相媲美乃为中国传统体育之集中代表和最初原型而且还在于一如ldquo射rdquo字从ldquo身rdquo从ldquo寸rdquo而ldquo寸rdquo字乃有规矩尺度之义那样正是在射艺之中使身体的ldquo范式rdquo与体育的ldquo规律rdquo二者间的比较和互勘得以成为真正的可能。知行合一知行合一是身体最为独特也最为根本的哲学范式。这种知行合一也即梅洛庞蒂所谓的ldquo用身体DOI:jcnkicng体育学刊第卷知道rdquo、ldquo用身体理解rdquo。用梅洛庞蒂的表述来说这种ldquo用身体知道(理解)rdquo是指ldquo知觉姿态不是一个被我认识的而是在引向最佳姿态的动作中作为阶段不言明地给出的rdquo。或用梅洛庞蒂的一种更为明确的表述来说这种ldquo用身体知道(理解)rdquo是指ldquo当我的运动意向在展开时从世界得到所期待的反应时我的身体就能把握世界rdquo是指ldquo理解就是体验到我们指向的东西和呈现出的东西意向和实现之间的一致rdquo。它意味着认识就其直切人所直面的任务、人所趋向的意图而言其归根到底不过是人的行为的ldquo目的论的项rdquo。换言之一旦我们实现了自身行为的目的我们同时也就合乎对象认识的规律也即我们的行为愈合乎ldquo合目的性rdquo我们的认识也就愈合乎ldquo合规律性rdquo。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实践出真知或者说是ldquo以行显知rdquo。这样对于梅洛庞蒂来说一种仅从意识出发的基于符合论的ldquo表象型rdquo的认识论随之作古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从身体出发的基于实用论的ldquo体验型rdquo的认识论得以奠定。故当通过一扇房门时我们无须通过比较房门的宽度和我们身体的宽度借助ldquo习惯rdquo就知道ldquo我能通过rdquo当要寻找被蚊子所叮的部位时我们无须ldquo联系客观空间的坐标轴rdquo来确定位置而是依靠ldquo身境rdquo的直接感受就能迅速把手伸向被叮之处。其实这种身体的知行合一并非梅洛庞蒂孤明独发的哲学专利而是作为一种ldquo卑之无甚高论rdquo为很多人屡屡提及。在这方面它使我们想到了海德格尔著名的ldquo锤子之喻rdquo。海德格尔曾讲就ldquo看rdquo一把锤子与ldquo抡rdquo一把锤子相比较而言到底我们以哪种方式才能真正把握锤子。他的答案是我们越少对锤子ldquo瞠目凝视rdquo我们把锤子ldquo抡得越欢rdquo我们就越能与这把锤子融为一体。除此之外在中国哲学中与这种知行合一相一致的我们还看到禅宗所推出的所谓ldquo如人饮水冷暖自知rdquo的比喻罗近溪所推出的所谓ldquo举杯辄知饮水rdquo的命题还有刘蕺山之于ldquo工夫即本体rdquo思想的大力提撕。凡此种种都使身体的知行合一成为人类哲学史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谛。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说这种身体的知行合一在哲学家那里仅为一种纯思辨的命题的话那么在现代心理学家皮亚杰那里则通过一种其所谓的ldquo认识发生论rdquo的专业化的研究而使其落实为一种可以实证的地地道道的科学真理。此即皮亚杰借助于众多儿童心智发展的个案调查研究发现人类的诸如ldquo因果rdquo等诸多思维逻辑的产生和发展实际上并非先验的或后验的思维本身所导致的结果而是源于儿童ldquo游戏rdquo的ldquo行为逻辑rdquo的必然产物。这不啻决定了提升我们人类智商的真正途径与其说是让我们更多地从事于思维上的ldquo想rdquo不如说是让我们更多地着手于行为上的ldquo作rdquo。无独有偶这种知行合一亦在人类体育活动中得到有力的体现。体育之为体育体育技艺的获取更多依靠的不是坐而论道的说教而是身体力行的训练不是一味地竭尽心知、绞尽脑汁而是通过不懈躬行的辛勤的汗水来浇灌。故正如我们只能从游泳中学会游泳而非从书本上、理论概念上学会游泳那样作为中华古代体育之代表的射艺亦如此。以致于《射经》提出ldquo初学时手足身眼之法毫不可废其及后也诸法混忘意的之所在而矢无虚发rdquo。此处的ldquo诸法混忘rdquo恰恰为我们指向了射艺的最高境界它与中国古老的ldquo用兵不用兵法然而无一莫非兵法rdquo的兵法之至谛完全可以互发。而古人之所以认为射艺可以不拘泥于ldquo诸法rdquo恰恰在于古人宣称ldquo论说之出犹弓矢之发也。论之应理犹矢之中的rdquo(《论衡middot超奇》)也即坚持射艺的ldquo有的放矢rdquo的目的论决定了正由于它具有突出的行为的合目的性的ldquo的rdquo所以它同时也就自然地应了明确的认识的合规律性的ldquo理rdquo。无怪乎古人将射艺称之为ldquo射道rdquo与ldquo弓道rdquo因为ldquo道rdquo之所以为ldquo道rdquo恰恰在于ldquo道rdquo既指人趣向目的的所行之路又同时兼涵有人之于世界的认识之真理、之道理。因此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中国古老的射艺的思想与现代梅洛庞蒂身体哲学思想之深深的相契。故正如梅洛庞蒂认为认识不过是人的行为的ldquo目的论的项rdquo那样中国古老的射艺亦主张ldquo论之应理犹矢之中的rdquo即真知惟在ldquo中的rdquo之中才得以实现和彰显并从中产生了作为目的的ldquo的rdquo字(又为ldquo质rdquo字)在中国文化中既有箭靶义又有准则义、法则义这一双重义涵。前者可见之于《荀子middot劝学》ldquo是故质的张而弓矢至焉rdquo一语而后者则可见于《文心雕龙middot定势》ldquo章表奏议则准的乎典雅rdquo、《荀子middot臣道》ldquo忠信以为质rdquo、《史记middot乐书》ldquo中正无邪礼之质也rdquo诸如此类的表述。同时正如梅洛庞蒂把人的行为的ldquo目的rdquo视为生命之ldquo意向rdquo那样在中国古老的射艺中亦有所谓生命之ldquo志向rdquo说与之相应并使ldquo志rdquo与ldquo矢rdquo虽异名却同称。故古人谓ldquo射之为言者绎也或曰舍也。绎者各绎己之志也rdquo(《礼记middot射艺》)谓ldquo矢至侯中志功正也rdquo(《墨子middot经说上》)谓ldquo志犹拟也习射之矢rdquo(《既夕礼》lsquo志矢一乘rsquo郑注云)谓ldquo骨镞不翦羽谓之志rdquo(《尔雅middot释器》)如此等等即为其明证。而耐人寻味的是与中国古人这一表述一致在梅洛庞蒂那里其生命ldquo意向rdquo的概念第期张再林: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亦同样被冠以ldquo意向之弓rdquo(ldquo意向弧rdquo)的名称。这种无巧不成书不正表明对于整个人类来说ldquo开弓射箭rdquo已不再仅仅停留在一种单纯的射技的技能而是作为一种具有鲜明人的目的性的活动成为人的身体生命之为人的身体生命的真正体现和象征。这也许恰恰为我们说明中国古代的ldquo身rdquo字之所以又被书写成ldquo躬rdquo(从身从弓)字的原因。这样正如梅洛庞蒂认为我们人类所有生活实际上都是ldquo由lsquo意向之弓rsquo支撑的rdquo那样中国传统文化所强调的一切也同样是与ldquo有的放矢rdquo的原则内在勾连和相通。我们看到从中不仅在理论上产生了从《孟子》的ldquo持志说rdquo、《大学》的ldquo诚意说rdquo到王阳明的ldquo只好恶就尽了是非rdquo、刘蕺山的ldquo乃若其意则可以为善rdquo的种种高扬人的目的性的学说还为我们从实践上开出了中国禅宗的ldquo正念rdquo中国武术、气功的ldquo以意导气rdquo中国养生的ldquo抱一守中rdquo、ldquo专心致志rdquo诸如此类同样高扬人的目的性的中国工夫。于是与西方文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的是如果西方文化一如韦伯所说是通过纯粹的ldquo知识理性rdquo的追求而实现了其告别蒙昧的ldquo去魅化rdquo的话那么中国文化则是以一种以其合目的性而适成合规律性的ldquo实用理性rdquo的践履而为我们迎来了其告别蒙昧的ldquo去魅化rdquo的新世纪。惟其如此才使当西方文化在其不无盲目化的唯科学主义愈鹜愈远之际中国文化却始终在科学与人文、知识与价值、真与善之间保持着一种有机的统一以其文化所谓的ldquo道不远人rdquo而与西方文化的ldquo远人之道rdquo拉开了距离并与之迥然异趣。身德不二就身体的知行合一意味着我们的行为合乎秩序而言它导致了身体鲜明的伦理性质并使身德不二成为身体之为身体的应有之义。也就是说从意识出发也就是从眼的ldquo观念rdquo(eidos)出发从ldquo看rdquo出发①ldquo看rdquo则导致了主客二分以致于萨特提出ldquo看rdquo一个人就是把一个人对象化为物体、对象化为东西相反从身体出发也就从手的ldquo把握rdquo、ldquo触摸rdquo出发而梅洛庞蒂的ldquo左右手相互触摸rdquo、ldquo在触摸中触与被触无从区分rdquo的原理则决定了ldquo触摸rdquo导致了主体间的ldquo互体性rdquo以致于梅洛庞蒂宣称ldquo当我握另一个人的手的时候我们有他的存在的明证rdquo以致于梅洛庞蒂宣称ldquo我mdash他关系就像两性关系rdquo从而就像ldquo男性蕴含着女性rdquo那样在一个身体化的世界里实际上是ldquo没有他人rdquo或者更确切地说没有那种孑然一身、形只影单的纯粹个体化的他人的。无疑这种ldquo互体性rdquo使身体本身所固有的ldquo视人如己rdquo的伦理德性成为真正的可能并意味着对那种以ldquo身体原罪说rdquo为代表的种种祛身化的伦理观的根本彻底否定意味着业已被西方伦理学弃如敝屣的中国古老的身德不二思想在人类新时代又一次地重获新生。人们看到这种中国古老的身德不二思想不仅使古人从伦理的具身化、血缘化出发提出ldquo夫妻一体rdquo提出ldquo父子一体rdquo、ldquo昆弟一体rdquo甚至还提出与天下众生血肉相连的ldquo通天下为一身rdquo。这种中国古老的身德不二思想使古人既反对伦理德性来自上天的神谕又反对伦理德性源于康德式的先验理性化的的ldquo道德命令rdquo而是以一种伦理与生理相统一的方式将其视为一种非由外烁和我自身生命固有的ldquo良知良能rdquo。对于古人来说也正是这种来自ldquo吾身rdquo而非ldquo我思rdquo的ldquo良知良能rdquo才使我们ldquo见父自然知孝见兄自然知弟见孺子入于井自然知恻隐rdquo才使我们从ldquo敬身为大rdquo走向人伦之礼的敬人和爱人才使我们虽为肉眼凡胎的愚夫愚妇却可出凡入圣地直跻孟子所谓的ldquo人皆可以为尧舜rdquo的那种圣域虽为如慧能那样目不识丁的一介樵夫却可即身成佛地衣被着ldquo佛的王国rdquo的神恩的沐浴。人们发现这种身德不二同样也充分体现在中国古老的射艺之中。以致于可以说几乎中国古代所有的道德品质诸如正己正身、心平气和、君子之争、平等交往、反求诸己、尊敬老者以及中庸之ldquo中rdquo等等都在射艺里得以折射和反映。例如关于正己正身《射经》有所谓ldquo端身如干直臂如枝rdquo之说古人还曰ldquo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rdquo(《礼记middot射义》)故在古汉语里ldquo矢rdquo字既指箭又可引申和兼涵ldquo正直rdquo义关于心平气和《射经》提出ldquo矢量其弓弓量其力无动容无作色和其肢体调其气息一其心志谓之楷式rdquo从中与其说是为我们体现出了射手良好的心态不如说以一种ldquo诚于中形于外rdquo的方式为我们指向了ldquo志体和rdquo这一射艺的最高化境关于君子之争孔子曾说ldquo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rdquo(《论语middot八佾》)也就是说对于孔子来说射箭活动是一种有别于弱肉强食、一味竞争的ldquo不争之争rdquo它虽一决雌雄而有胜负之分却并不妨碍竞争双方以其场上相互致礼、场下觥筹交错而不失雍容大度的君子之风关于平等交往《礼记middot射义》孔颖达疏曰:ldquo此经明将射之时天子诸侯先行燕礼所以明君臣之义helliphellip燕礼者所以明君臣之义者谓臣于堂下再拜稽首升成拜君答拜似若臣尽竭其力致敬于君君施惠以报之也rdquo而这种射礼中有往有来无德不报的平等亦体体育学刊第卷现在出土的古代青铜器之射礼的铭文上这些铭文表明与《仪礼》所云相印证在竞射中负者被罚这一规定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即使天子、国君不胜依礼他们也同样难逃被罚酒的规定。关于反求诸己古人谓ldquo射求正诸己己正然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礼记middot射义》)类似的表述亦可见之于《中庸》的ldquo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rdquo之说众所周知的是在中国文化中这种ldquo反求诸己rdquo已不再仅仅停留在对ldquo射术不精rdquo的检讨而是引而申之为ldquo为仁由己rdquo的人伦之道并从中使一种为中国哲学所特有的既有别于绝对关系论又有别于绝对的唯我论的ldquo互体式的主体性rdquo精神得以真正揭晓。再如尊敬老者古人宣称ldquo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helliphellip乡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rdquo(《礼记middot射义》)ldquo先王将养老先与群臣行射礼(《行苇》郑笺言)ldquo天子诸侯则先大射后养老rdquo(段玉裁语)故如此等等均表明射礼之所以为射礼乃在于其具有鲜明ldquo内睦九族外尊事黄耇(老人)rdquo的社会功能而与中国古老的宗法伦理此唱彼和、相互呼应。这样对于古人来说射艺已不再仅仅意指援弓射箭的武艺而成为人的德性的践履和表征。由此才使古人宣称:射者仁之道也。(《礼记middot射义》)夫矢所以射远贯牢者弩力也。其所以中的剖微者正心也。(《淮南子middot泰族训》)故射者helliphellip此可以观德行矣。(《礼记middot射义》)以立德行者莫若射故圣王务焉。(《礼记middot射义》)射所以观士也。(《周礼middot地官middot乡大夫》郑玄注引郑司农云)当行射侯之礼以明善恶之教。(《古文尚书middot益稷》孔安国传曰)在这些不胜枚举的论述里古人所谓的ldquo射以立德rdquo、ldquo射以观德rdquo的思想已被表露无遗。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难理解何以古代早期射艺活动往往是与举贤任能的封侯、选士活动联系在一起以致于作为箭靶的ldquo侯rdquo字既有箭靶义又有诸侯义。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难理解何以在《礼记middot射义》所记载的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的活动中其为人们制定了如此严苛的道德至上的参赛的资格和履历以致于真正能够达标的竟然所剩无几。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难理解何以这种ldquo射以观德rdquo不仅可据以经籍还可见之于史实因为在流传至今的长田盉铭文里就为我们记载了周穆王通过射礼对邢伯进行考察并最终认定邢伯为人ldquo不奸rdquo(即恭敬不伪)这一史迹。同时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难理解何以古人提出ldquo循声而发发而不失正鹄者其唯贤者乎。若夫不肖之人则彼将安能以中rdquo(《礼记middot射义》)提出ldquo谓中多者为贤rdquo(孔颖达语)而这种以武艺释贤而非以道德释贤恰与古文中ldquo贤rdquo(賢)即ldquo臤rdquoldquo臤rdquo字作为象形字取象于手擒俘虏这一贤的原始义相契而无间。ldquo礼失则求诸野rdquo。由此可以导出的是诚如古人所说任何文明的精神都源自野蛮的体魄。因此正如高标理解万岁的儒士思想实际上是以志在ldquo士为知己者死rdquo的武侠壮举为其源头那样中国古代的射艺的道德特性亦不例外它同样是我们自身身体的武艺的身体力行的产物。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在于人类武艺行为以其攸关生死、以其直切生命自身而与旨在ldquo活着rdquo的道德的ldquo内在目的rdquo息息相通另一方面还在于就该生命自身的实现有赖于梅洛庞蒂式的ldquo互体性rdquo而言亦为人类武艺行为打上了鲜明的的道德烙印。惟其如此才使中国古人不是将兵戎相见而是将ldquo止戈为武rdquo视为武的最高化境。惟其如此才使ldquo国之大事在祀与戎rdquo也即使你死我活的战争与彬彬有礼的礼让可以在中华大地上携手并行。因此那种严格区分ldquo武射rdquo与ldquo礼射rdquo并认为从前者到后者之间存在着一种所谓的偃武修文的ldquo文化转型rdquo的观点从根本上说实际上是不成立的。这是因为无论是ldquo武射rdquo还是ldquo礼射rdquo其都与我们自身的ldquo身道rdquo须臾不可分离而这种ldquo身道rdquo决定了我们任何的身体行为既是物理的又是生理的既是为我的又是为他的既是唯武的又是唯文的。故二者之间与其说存在着一种ldquo文化转型rdquo不如说实际上二者之间乃为一脉相承的历史过程并且二者都服从于ldquo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rdquo这一ldquo文质彬彬rdquo的文明辩证。体美兼济就身体的知行合一意味着主观的合目的性与客观的合规律性的和谐而言它导致了身体突出的审美性质并使体美兼济成为身体之为身体的必然命题。为了说明这一点就不能不使我们再次回到身体哲学家梅洛庞蒂。梅洛庞蒂指出:ldquo诗和一切艺术作品一样以物体的方式存在不是以真理的方式永存。rdquo正是ldquo以物体的方式存在rdquo这一特点使梅洛庞蒂进而断言身体与艺术作品如出一辙而最为类似因为二者都是通过具体的物质形态来表现而非像科学那样通过抽象的理论概念来表现正如借助颜色的绘画和借助于音响的音乐为我们表明的那样。这使梅洛庞蒂认为画家实际上不是用ldquo心rdquo而是用ldquo身rdquo去第期张再林: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绘画这使梅洛庞蒂从身体的ldquo体验rdquo里注意到一种ldquo美学世界的逻各斯rdquo这使梅洛庞蒂之于身体的分析与之于艺术的分析是如此的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以致于使自己成为画家塞尚而非哲学家胡塞尔的无比忠实的粉丝。这样在梅洛庞蒂那里美既非是黑格尔式的ldquo理念的感性显现rdquo又非康德式的ldquo道德的象征rdquo而成为我们人类自身身体固有生命的最直接而真切的体现。故梅洛庞蒂的哲学实际上标志着一种ldquo身体美学rdquo的正式奠定。而这种奠定既代表着与长盛不衰的西方ldquo意识美学rdquo传统的彻底决裂又把为人所早已淡忘的中国古老的以身释美思想再次提到了现代哲学的议事日程。对于中国古人来说正如这种籍物表现自己的身是生命之内在与外在的统一即梅洛庞蒂的所谓的ldquo不可见者rdquo与ldquo可见者rdquo的统一那样美亦是如此。因此在《易传》那里美的身体性表现在ldquo立象以尽意rdquo的ldquo意象rdquo里作为显体的阳与作为隐体的阴的ldquo阴阳和合rdquo里在《孟子》那里美的身体性表现在ldquo充实之谓美rdquo的生命由虚至实的ldquo充实rdquo里在《大学》、《中庸》那里美的身体性表现在ldquo诚于中形于外rdquo的内外一如里、ldquo莫见乎隐莫显乎微rdquo的显微无间里在《庄子》那里美的身体性表现在ldquo以物观物rdquo的物象、物态的人化里在《礼记middot乐记》那里美的身体性表现在ldquo和顺积中英华发外rdquo的音乐里在范缜那里美的身体性表现在ldquo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rdquo的形神一体里在王夫之那里美的身体性则表现在ldquo内生而外成者性也rdquo的性和ldquo诗道性情rdquo的诗里。尽管中国思想中并没有像西方那样形成有关美的专题性论述但对于中国古人来说不言而喻的是哪里有这种无间内外的身体哪里就有美的难掩的魅力这使美已走出艺术家高雅的象牙之塔而ldquo即身而美在rdquo地成为我们每一个人自身生命固有的专利。既然中国古代的射艺乃为一种身体的践履那么它同样也难脱美的旨趣。故据史书记载一方面古人的射箭活动始终都有音乐与之相伴由此就有了《周礼middot春官middot镈师》所谓的ldquo凡祭祀鼓其金奏之乐。飨、食、宾射亦如之rdquo《周礼middot春官middot乐师》所谓的ldquo凡射王以《驺虞》为节诸侯以《貍首》为节大夫以《采蘋》为节士以《采蘩》为节rdquo如此等等之说另一方面古人的射箭活动又与舞蹈紧密联系在一起而《礼记middot内则》所谓的ldquo成童舞象学射御rdquo《周礼middot春官middot乐师》所谓的ldquo燕射帅射夫以弓矢舞rdquo《周礼middot春官middot大司乐》所谓的ldquo大射helliphellip诏诸侯以弓矢舞rdquo适可为其佐证。于是在古代援弓射箭活动里我们与其说是看到了一种ldquo力拔山兮气盖世rdquo的无人能敌的武举不如说是看到了在金鼓齐鸣、载歌载舞之中射箭活动如何成为一门ldquo行为艺术rdquo看到了ldquo乐由中出礼由外作rdquo的礼乐如何与我们亦内亦外的身体须臾不可离也即ldquo美rdquo与ldquo体rdquo如何相互兼济、融为一体。故而才使《诗经》为我们留下了这样如此传神的千古绝唱: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猗嗟娈兮!清扬婉兮舞则选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以御乱兮!(《诗经middot齐风middot猗嗟》)读着这些充满溢美之词的诗句你已经很难区分出作者到底是在讴歌一位美男子还是在讴歌一位神射手到底是在讴歌主人公健美的身体还是在讴歌其精良的射艺。其实真正的答案是此二者之得兼二者之亦此亦彼。因为无论是身的生命的内与外的统一还是射的艺术的ldquo志体合rdquo其都同样地是以美为其归趣并使二者看似两分实为一体。同时也正是从这种射艺的审美性出发才使孔子提出ldquo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rdquo(《论语middot八佾》)而这种ldquo射不主皮rdquo不仅与古人《礼记middot檀弓》所谓ldquo竹不成用瓦不成味木不成斫琴瑟张而不平竽笙备而不和rdquo这一礼的ldquo备物而不可用rdquo精神完全同旨也深契康德美学的审美的ldquo无利害rdquo、ldquo非功利rdquo之义并从中为ldquo射礼rdquo向纯粹游戏化的ldquo投壶之礼rdquo的演变提供了内在的机理和契机。也正是从这种射艺的审美性出发才使射艺与中国艺术之为艺术的所谓ldquo意象rdquo联系在一起例如依据学者的考证作为箭靶的所谓的ldquo侯rdquo象征着欲封的ldquo诸侯rdquo作为靶心的所谓ldquo鹄rdquo象征着待捕的鸟雀射得的所谓ldquo获rdquo象征着猎取禽兽弓矢的所谓ldquo矢rdquo象征着志在必得的志。这一切既使中国的射艺服从于康德美乃ldquo形式的合目的性rdquo而非ldquo实质的合目的性rdquo这一规定又为古人的ldquo意之象征rdquo而非ldquo理之显现rdquo的美学的观点提供了有力的例证。ldquo象即类也rdquo(焦循语)。而这种意之象征又使一种反本质主义的ldquo家族类似rdquo原则成为可能。这种ldquo家族类似rdquo原则告诉我们正如一个家族的每一个成员虽与其祖先各有相似之处(如有人与祖先的容貌相似有人与祖先的体态相似有人与祖先的性格气质相似如此等等)我们实际却说不出道不明他们之间的共同相似之处也即他们之间的共同本质的那样包括射艺在内的人类体育活动亦如此。虽然我们一看就知道何为体育活动何非为体育活动然而一旦让我们体育学刊第卷为各种体育活动寻找出其共同的本质规定时我们却顿时陷入到茫然失据、迷惑不解之中此即维特根斯坦所谓的ldquo只能举例不能定义rdquo。无疑认识到这一点无论对于人类体育活动性质的研究还是对于人类体育活动规范的教育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启迪。它不仅意味着人类体育活动性质的研究更多地服从审美的ldquo系谱学rdquo(geneology亦称ldquo家系学rdquo)而非科学ldquo还原论rdquo的规律而且还意味着人类体育活动规范的教育也应更多地体现为师徒相授的ldquo示范教育rdquo而非单纯理论导向的ldquo书本教育rdquo、ldquo原理教育rdquo。众所周知的是这种ldquo示范教育rdquo乃不失为最具中国特色的教育学传统。从孔子提出的所谓ldquo三人行必有我师rdquo(《论语middot述而》)、所谓ldquo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rdquo(《论语middot颜渊》)、所谓ldquo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rdquo(《论语middot雍也》)到古人强调的ldquo举一反三rdquo、ldquo触类旁通rdquo、ldquo以身作则rdquo等等以及与之相应的见之于史书流传于民间诸如尧舜、文王武王、周公、伯夷、叔齐、诸葛亮、关羽、花木兰、岳飞、文天祥这些一个个道德ldquo楷模rdquo、人物ldquo典型rdquo均为此ldquo示范教育rdquo的力证。它看似属于道德文化的教育实际上正如ldquo儒rdquo源于ldquo武rdquo那样却深深地植根于军事武化的教育之中或有史可循而更确切地一直可追溯到辟雍这一古之大学的射师之于弟子的率身垂范的ldquo身教rdquo之中。身神合一就身体的知行合一意味着天道与人道的终极性统一而言它导致了身体的宗教性质并从中使我们从身神二分走向了身神合一。梅洛庞蒂在为身下定义时曾一言以蔽之地指出我们人类的身体乃是ldquo走向世界之身rdquo。这种所谓的ldquo走向世界之身rdquo正如海德格尔坚持ldquo此在rdquo乃是ldquo在世界之中rdquo的ldquo在rdquo一样是指身作为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ldquo交织rdquo其既是我的又是非我的既是属人的又是属世界的。于是身业已成为我它合一之身、天人合一之身这使身已不再囿于我的七尺之躯、可朽之躯而一跃为无限而绵永的大千世界的体现和象征乃至ldquo我的身体一直可达到星星rdquo(梅氏引柏格森语)。用梅洛庞蒂的表述这种无限之身也即所谓ldquo身体的灵化rdquo之身而这种ldquo灵化之身rdquo以其感性中蕴含着超感性以其形而下直接形而上不仅使一种ldquo生命形而上学rdquo成为可能也标志着内在于我自身而非外在于我自身的ldquo内在超越rdquo型的神圣的真正奠定并意味着那种坚持所谓的ldquo身体原罪说rdquo的原教旨主义神学观也一并寿终正寝。在中国传统哲学里这种所谓的ldquo走向世界之身rdquo也即明儒刘蕺山所独揭和力挺的ldquo大身子rdquo之身。这种ldquo大身子rdquo之身作为与天地万物为一体、与天地万物共始终的身其与梅氏的身一样既是一种天人合一之身又为一种无限之身、超越之身而使身神不二成为中国古人身之所以为身的必然规定。故在古人那里不仅身、神二字同音又同义而且以身释神几乎成为其屡屡申述的不易之论如《管子》提出ldquo有神自在身rdquo《易传》提出ldquo神而明之存乎其人rdquo《淮南子middot本经训》提出ldquo天地宇宙一人之身也rdquo太史公提出ldquo神者生之本也rdquo(《史记middot太史公自序》)中国佛学提出ldquo即身成佛rdquo李贽提出ldquo万化根于身rdquo以致于一部中国哲学史就是一部从高悬于天的神回到亲己之切的身的历史就是一部从身神二分回到身神合一的历史。对于中国古人来说神已不再是我们自身生命命运顺昌逆亡的最高的主宰而是神、生相通地体现在作为无限可能性的我自身生命之ldquo几rdquo之中我自身生命的世代相续、生生不息之中。由此才使古人声称ldquo知几其神乎rdquo(孔子语)声称ldquo阴阳不测谓之神rdquo(《易传》)声称ldquo敕天之命惟时惟几rdquo(《尚书middot益稷》)也由此才使古人以一种ldquo天亲合一rdquo的方式把祭天与祭祖彻底地打并归一在ldquo孝子不匮rdquo的ldquo以似以续rdquo里我们安顿人的形而上和超越性的精神慰藉并为我们留下了《诗经》里所谓ldquo文王在上于昭于天rdquo、ldquo文王陟降在帝左右rdquo这样神思飞扬的不朽的诗句。同理这种身体的身神合一亦在作为中国古代体育之代表的射艺中得以生动的体现。它使古人的射艺既作为一门身体行为的实践又与礼敬神灵、神人相通的人类祭祀活动相关。《礼记middot射义》云:ldquo天子将祭必先习射于泽rdquo《仪礼middot乡射礼》郑玄注:ldquo凡祭取余获陈于泽然后卿大夫相与射也rdquo《尚书大传》谓:ldquo已祭取余获陈于泽然后卿大夫相与射rdquo。揆之上说可见无论是ldquo将祭rdquo还是ldquo已祭rdquo其都有射的活动与之相伴。又《国语middot楚语》曰:ldquo天子褅郊之事必自射其牲诸侯宗庙之事必自射其牛rdquo《淮南子middot时则训》称:ldquo季冬之月命渔师始渔天子亲往射鱼先荐寝庙rdquo《白虎通middot田猎》说:ldquo王者祭宗庙亲自取禽者何?尊重先祖必欲自射加功力也。rdquo这些论述表明无论是褅郊的ldquo祭天rdquo还是朝庙的ldquo祭祖rdquo其都有射的活动相与为伍。而古人的ldquo天祖合一rdquo思想又决定了无论是ldquo祭天rdquo还是ldquo祭祖rdquo其都殊途而同归地为我们指向了神的国度。这意味着对于古人来说惟有善射之人才能与神界真正沟通而畅通无阻从而就导致了《礼记middot射义》中所谓ldquo射中者得与于祭不中者不得与于祭rdquo这一射礼中的ldquo神第期张再林:身体哲学范式与体育论旨间的互窥恩特宠论rdquo的推出。必须强调指出的是正如古人身体中的神是以生训神的神那样古人射艺中的神亦不例外。故在后者那里神不仅体现在祖孙间的ldquo祖先崇拜rdquo里还体现在男女间的ldquo生殖崇拜rdquo里。这种ldquo生殖崇拜rdquo可见之于《吕氏春秋middot仲春纪》所记载的在ldquo高禖rdquo神的祭祀中天子为其所幸的嫔妃ldquo授以弓矢rdquo之举可见之于《礼记middot内则》所记载的ldquo子生男子设弧于门rdquo这一民间习俗(这里的ldquo设弧rdquo即ldquo垂弧rdquo而ldquo垂弧rdquo已成为古人生日的代称)。如果你对这种ldquo生殖崇拜rdquo尚觉匪夷所思的话那么你不妨放眼旁观一下其他民族民间叙事作品中有关的论述乃至你会发现ldquo开弓射箭rdquo其作为一种ldquo性隐喻rdquo已成为一种人类文化中几乎普世性的母题。其中古希腊的爱神丘比特随身佩有使人坠入爱河的ldquo神矢rdquo的故事早已为人所熟知。除此之外在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中亦有为公主择婿的条件须为神射手的传说。印度史诗是这样希腊史诗亦如此。希腊史诗《奥德修纪》为我们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即:奥德修的妻子在丈夫远征时曾备受众多求婚子弟的骚扰滋事而后来摆脱此困境的出路就在于她接受了娶妻应为神射手这一神赐之计。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说ldquo开弓射箭rdquo作为ldquo性隐喻rdquo仅仅出于古人的一种艺术的联想的话那么在当代哲学家梅洛庞蒂那里由于他把ldquo意向弧rdquo与男女两性关系内在地也逻辑地联系在一起从而标志着这种ldquo性隐喻rdquo的内在玄机的真正的破译。②在《巴黎手稿》中青年马克思也早就指出在男女两性关系中ldquo人同自然界的关系直接地包含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直接地就是人同自然界的关系rdquo。故依此之见男女两性关系作为人、自然、他人之三位一体的真正统一已不再使其仅仅停留于生理之理而是为我们指向了至极至上、有如神谕的真理。同时既然如上所述这种关系又与开弓射箭内在地联系在一起那么这意味着从两性的ldquo生殖崇拜rdquo走向ldquo弓箭崇拜rdquo乃是人类文化的应有之义。而这种ldquo弓箭崇拜rdquo在中国文化中可谓触目可及、俯拾皆是。如在中国文化中《山海经middot海内经》称ldquo少皞生般般是始为弓矢rdquo《越绝书》称ldquo皇帝作弓rdquo《易传》称ldquo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helliphellip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rdquo也即古人认为弓箭的发明乃中华文明始祖光辉的杰作该说与摩尔根把弓箭的发明视为人类蒙昧时代高阶段发端的标志之观点可谓不谋而合。如在中国文化中《礼记middot射义》提出ldquo故男子生桑弧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天地四方者男子之所有事也rdquo从而正如梅洛庞蒂是通过ldquo意向弧rdquo而ldquo走向世界rdquo那样中国古人亦是通过ldquo开弓射箭rdquo而ldquo志在四方rdquo走出ldquo穴居人rdquo那种ldquo苟且偷生rdquo的动物般的人生使自己奔向ldquo天下兴亡匹夫有责rdquo这一ldquo天下主义rdquo的博大恢弘的理想。如在中国文化中《礼记middot射义》提出ldquo射侯者射为诸侯也。射中则得为诸侯射不中则不得为诸侯rdquo《诗经middot小雅middot宾之初筵》亦提出ldquo发彼有的以祈而爵rdquo。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不是柏拉图式ldquo学而优则仕rdquo的ldquo哲学王rdquo的国度展望而是一种堪为ldquo射而优则仕rdquo的ldquo射手王rdquo的社会理想。如在中国文化中ldquo羿射十日rdquo的传说以其极尽夸张而备受质疑乃至王充为我们留下了ldquo天之去人以万里数尧(使羿)上射之安能得日rdquo(《论衡middot感虚》)这一诘致之语其实该传说为我们传达的与其说是中国古老历史中一段荒诞不经的史实不如说是中国远古ldquo弓箭崇拜rdquo文化中人们所赋予射箭活动的一种协和阴阳、扭转乾坤的神力。再如在中国文化中古人谓ldquo与鬼神会其吉凶rdquo(《易middot乾》)而这种如神附身的ldquo吉rdquo字的甲骨文却由ldquo凵rdquo内置箭头之形来表示其取象于居室中有矢故这不仅意味着先民曾把弓箭作为镇宅辟邪之物进而还把先民视弓箭有如神祇的心理和意识再揭于世。ldquo天之道其犹张弓与rdquo!所有这一切就导致了老子《道德经》中这一名言的最终的推出。它再次告诉我们正如古人坚持ldquo神者伸也rdquo(朱子语)神乎其神的ldquo神迹rdquo就体现在身体的以屈求伸里那样同理高妙无比的ldquo天道rdquo不外乎乃是对以驰求张的弓之道的写照。结论有人说惟有作为ldquo大全rdquo的上帝才是最ldquo自足rdquo的、最ldquo圆满rdquo的其实不是上帝而是人自身的身体以其集真、善、美乃至神为一身以其可自诊、自决、自动、自调、自组织、自完善完美才是最ldquo自足rdquo的、最ldquo圆满rdquo的。以致于可以说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并非冥冥之中有一个上帝而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一个身体拥有一个ldquo万物皆备于我rdquo的无所不有、无所不能的身体一个最ldquo自足rdquo的、最ldquo圆满rdquo的身体。这种最ldquo自足rdquo、最ldquo圆满rdquo的身体是无所不有、无所不能的以身体的培育为内容的人类体育也是无所不育的。于是远溯至中国古代射艺的人类体育的上述的几乎无所不包的性质表明寻本而追源人类体育的宗旨并非是培养ldquo四肢发达、头脑简单rdquo的畸体育学刊第卷形的人、单向度的人而是服务于身心灵一体、真善美兼综的ldquo全人rdquo的教育也即一如ldquo大射于大学rdquo(《礼记middot射义》孔颖达疏引郑玄语)所云真正意义上的ldquo大学rdquo教育。③因此大哉体育!伟哉体育!正是这种古老而经典的体育之旨在一个人的异化愈演愈烈的时代为我们指向了人的全面和谐发展的极其重要也极其根本的途径并且在人类的ldquo大学rdquo日渐沦为仅一技之能学习的ldquo小学rdquo之际使重返大学之道的历史使命成为人类文化必须直面的时代课题。注释:①按《巴门尼德斯篇》的译者陈康先生的解释ldquo观念rdquo(理念即eidos)一词的原意是动词的ldquo看rdquo。②关于这一点参看《知觉现象学》中的ldquo作为有性别的身体rdquo一章。③就这种ldquo大射于大学rdquo陈梦家先生指出:ldquo学校于最初期中是以习射为主的。自商以迄西周之中叶似皆如此。射到后来化为礼仪的因此和礼乐相结合成为大学的四种学科rdquo(《射于郊》载《清华学报》年期)。顾颉刚先生亦指出:ldquo孟子曰:lsquo设为庠、序、学、校以教之。helliphellip序者射也rsquo。其实非特lsquo序rsquo为肄射之地他三名皆然。lsquo校rsquo即校武之义今犹有lsquo校场rsquo之称。lsquo庠rsquo者《王制》言其制曰:lsquo耆老皆朝于庠元日习射上功rsquo是lsquo庠rsquo亦习射地也。lsquo学rsquo者《静簋铭》曰:lsquo王令(命)静嗣(司)射学宫rsquo又曰:lsquo射于大池静学(教)无斁rsquo知所谓lsquo学rsquo者亦射也学宫即司射之地耳(达巷党人叹孔子之lsquo博学rsquo而孔子以射、御之事当之即此意)rdquo(《武士与文士的蜕化》)载(《史林杂识初编》中华书局年版)。此外孔子之ldquo博学rdquo之于射艺亦可以《礼记middot射义》中ldqu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8

VIP

意见
反馈

免费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