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德][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德][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pdf

[德][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灵行正
2017-08-2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德][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pdf》,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第一卷一查拉斯图拉三十岁的时候他离开了他的故乡和故乡之湖而去住在山上。他在那里保真养晦毫不厌倦地过了十年。mdashmdash可是他的内心到底有了转变。一天早晨他黎明时起身而对着太阳说:ldquo啊你伟大的星球啊!假若你没有被你照耀的人们你的幸福何在呢?十年来你每天向我的山洞走来:假若没有我和我的鹰与蛇你会厌倦于你自己的光明和这条旧路罢。但是每天早晨我们等候着你我们取得了你的多余的光明因此我们祝福你。看啊!我像积蜜太多的蜂儿一样对于我的智慧已经厌倦了我需要伸出来领受这智慧的手。愿意赠送与布散我的智慧直到聪明的人们会再因为自己的疯狂而喜欢穷困的人们会再因为自己的财富而欢喜。因此我应当降到最深处去:好像夜间你走到海后边把光明送到下面的世界去一样。啊恩惠无边的星球啊!我要像你一样地lsquo下山rsquo去我将要去的人间是这样称呼这件事的。祝福我罢你这平静的眼睛能够不妒忌一个无量的幸福!祝福这将溢的杯儿罢!使这水呈金色流泛出来把你的祝福的回光送到任何地方去罢!看呵这杯儿又会变成空的查拉斯图拉又会再做人了。rdquo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之下山如是开始。二查拉斯图拉独自从山上下来任何人都不会遇见他。可是当他走进森林里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老者站在他的前面这老者是离开了他的神圣的茅舍来到森林里寻找树根的。他向查拉斯图拉说:ldquo这个旅行者我与他有一面之缘:很多年以前他曾经过这里。他的名字是查拉斯图拉但是他现在改变了。那时候你把你的灰搬到山上去现在你要把你的火带到谷里去吗?你不怕挨lsquo放火犯rsquo的惩罚吗?不错我认出这是查拉斯图拉。他的眼睛是纯洁的他的双唇不显露什么厌恶。他不是正像一个跳舞者似地前进着吗?查拉斯图拉是改变了他变成了一个孩子查拉斯图拉已是一个醒觉者了:你现在要到睡着的人群里去做什么呢?唉你现在竟想登陆了吗?唉你生活在孤独里时像在海里一样海载着你。你又想拖着你的躯壳这重负吗?rdquo查拉斯图拉答道:ldquo我爱人类。rdquoldquo我为什么rdquo这圣哲说ldquo逃跑到这森林里与孤独里来了呢?不正是因为我曾太爱人类吗?现在我爱上帝:我不爱人类。我觉得人是一个太不完全的物件。人类之爱很可以毁灭了我。rdquoldquo什么也不要给他们罢!rdquo这圣哲说。ldquo你毋宁取去他们一点负担而替他们掮着mdashmdash只要你高兴这样他们自然是欢喜不过了。即今你想赠与别给他们多于赏给乞丐的布施并且让他们向你请求罢。rdquoldquo不rdquo查拉斯图拉答道ldquo我不布施什么我并不穷得如此。rdquo这圣哲开始笑查拉斯图拉了他说:ldquo那么你尝试使他们接受你的宝物罢!他们不信任孤独者也不信任我们是来赠与的。在他们耳里我们的走在街上的足音响得太孤独了。好像他们夜间躺在床上听到一个人在日出以前走路一样他们自问着:这窃贼往哪里去呢?不要到人群里去留在森林里罢!毋宁回到兽群里去罢!熊归熊群鸟归鸟群mdashmdash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样呢?rdquoldquo在森林里圣哲干什么事呢?rdquo查拉斯图拉问。这圣哲答道:ldquo我制作颂诗而歌唱它们。当我制曲时我笑、我哭、我低吟:我这样赞美上帝。我用歌唱、哭、笑和低吟赞美我的上帝。可是你带了什么礼物给我们呢?rdquo查拉斯图拉听完了这些话他向这圣哲行礼道:ldquo我能够给你们什么礼物呢?请让我快点走罢那么我就不会拿去你什么东西了!rdquo于是他俩mdashmdash这圣哲和这旅行者互相告别笑得和两个孩子一样。查拉斯图拉独自走着他向自己的心说:ldquo这难道可能吗?这老圣哲在他的森林里还不曾听说上帝已经死了!rdquo三查拉斯图拉走到了一个最近的靠着森林的城市。发现市场上集着许多人:因为有人预告大家可以看到一个走软索者的献技。于是查拉斯图拉向群众说:ldquo我教你们什么是超人。人类是应当被超越的。你们曾作怎样的努力去超越他呢?直到现在一切生物都创造了高出于自己的种类难道你们愿意做这大潮流的回浪难道你们愿意返于兽类不肯超越人类吗?猿猴之于人是什么?一个讥笑或是一个痛苦的羞辱。人之于超人也应如此:一个讥笑或是一个痛苦的羞辱。你们跑完了由虫到人的长途但是在许多方面你们还是虫。从前你们是猿猴便是现在人比任何猿猴还像猿猴些。你们中间最聪明的也仅是一个植物与妖怪之矛盾和混种。但是我是教你们变成植物或妖怪吗?现在我教你们什么是超人!超人是大地之意义。让你们的意志说:超人必是大地之意义罢!兄弟们我祷求着:忠实于大地罢不要信任那些侈谈超大地的希望的人!无论有意地或无意地他们是施毒者。他们是生命之轻蔑者将死者他们自己也是中毒者。大地已经厌恶他们:让他们去罢!从前侮辱上帝是最大的亵渎现在上帝死了因之上帝之亵渎者也死了。现在最可怕的是亵渎大地是敬重lsquo不可知rsquo的心高于大地的意义!从前灵魂轻蔑肉体这种轻蔑在当时被认为是最高尚的事:mdashmdash灵魂要肉体丑瘦而饥饿。它以为这样便可以逃避肉体同时也逃避了大地。啊这灵魂自己还更丑瘦些饥饿些残忍也是它的淫乐!但是你们兄弟们请讲你们的肉体表现你们的灵魂是怎样的呢?你们的灵魂是不是贫乏、污秽与可怜的自满呢?真的人是一条不洁的河。我们要是大海才能接受一条不洁的河而不致自污。现在我教你们什么是超人:他便是这大海你们的大轻蔑可以沉没在它的怀里。你们能体验到的最伟大的事是什么呢?那便是大轻蔑之时刻。那时候你们的幸福使你们觉得讨厌你们的理智与道德也是一样。那时候你们说:lsquo我的幸福值什么!它是贫乏、污秽与可怜的自满。可是我的幸福正应当使生存有意义的!rsquo那时候你们说:lsquo我的理智值什么!它是否渴求知识像狮子贪爱捕获物一样呢?它是贫乏、污秽与可怜的自满!rsquo那时候你们说:lsquo我的道德值什么!它还不曾使我狂热过。我是怎样地疲倦于我的善于恶呵!这一切都是贫乏、污秽与可怜的自满!rsquo那时候你们说:lsquo我的正义值什么!我不觉得我是火焰与炭。但是正直者应当是火焰与炭的!rsquo那时候你们说:lsquo我的怜悯值什么!怜悯不是那钉死爱人类者的十字架吗?但是我的怜悯不是一个十字架刑。rsquo你们已经这样说过了吗?你们已经这样喊过了吗?唉!我何以不曾听到你们这样喊叫呢!这不是你们的罪恶而是你们的节制向天呼喊你们对于罪恶的厌恶向天呼喊!那将用舌头舔你们的闪电何在?那应当给你们注射的疯狂又何在?现在我教你们什么是超人:他便是这闪电这疯狂!rdquo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说完了这些话群众中的一个人叫道:ldquo我们听够了那个走软索者了让我们看看他罢。rdquo于是群众都笑查拉斯图拉。而走软索者以为大家要求他出场便开始献技。四但是查拉斯图拉看着群众觉得很惊奇。于是他又说:ldquo人类是一根系在兽与超人间的软索mdashmdash一根悬在深谷上的软索。往彼端去是危险的停在半途是危险的向后瞧望也是危险的战栗或不前进都是危险的。人类之伟大处正在它是一座桥而不是一个目的。人类之可爱处正在它是一个过程与一个没落。我爱那些只知道为没落而生活的人。因为他们是跨过桥者。我爱那些大轻蔑者。因为他们是大崇拜者射向彼岸的渴望之箭。我爱那些人他们不先向星外找寻某种理由去没落去作牺牲却为大地牺牲使大地有一日能属于超人。我爱那为建筑超人的住宅为预备好大地和动植物给超人而工作而发明的人。这样他追求着自己的没落。我爱那珍爱自己的道德的人:因为道德是没落之意志和一枝渴望的箭。我爱那个人他不保留精神的任何一部分给自己而欲整个地成为他的道德的精神:这样他精神上跨过桥。我爱那使自己的道德成为自己的倾向和命运的人:这样他可以为着他的道德或生或死。我爱那不愿有多种道德的人。一种道德胜于两种道德因为那种道德更是悬着命运的纽结。我爱那浪费灵魂的、不受谢也不致谢的人:因为他常常给予什么也不私存。我爱那个人他看见骰子有利于他而怀惭而他自问:我是一个作弊的赌博者吗?mdashmdash因为他愿意死灭。我爱那嘉言先于行为、实践多于允诺的人:因为他追求着他的没落。我爱那使未来的人生活有意义而拯救过去者的人:他愿意为现在的人死灭。我爱那惩罚上帝的人:因为他爱上帝因为他要因神怒而死灭。我爱那个人他便在受伤时灵魂还是深邃的而一个小冒险可以使他死灭:这样他将毫不迟疑过桥。我爱那因灵魂过满而忘已而万物皆备于其身的人:这样万物成为他的没落。我爱那精神与心两俱自由的人:这样他的头仅是他的心之内脏但是他的心使他没落。我爱那些人他们象沉重雨点一颗一颗地从高悬在天上的黑云下降:它们预告着闪电的到来而如预告者似地死灭。看罢我是一个闪电的预告者一颗自云中降下的重雨点:但是这闪电便是超人。rdquo五查拉斯图拉说完了这些话他看着群众沉默起来。ldquo他们站在那里rdquo他向自己的心说:ldquo他们现在开始笑了:他们全不了解我我的舌与他们的耳朵太不对劲了。难道先要撕去他们耳朵而使他们学着用眼睛听话吗?难道要喧哗得像铙钹与斋戒节的牧师一样吗?或者他们只相信口吃者罢?他们有一件自觉可炫之物。他们怎样称这使他们自炫之物呢?mdashmdash他们称它为文明这个使他们与牧羊者相异。所以他们不愿听到lsquo轻蔑rsquo这个字被用在他们身上。我应当诉诸他们的骄傲。我将向他们讲说最可轻蔑之物那便是lsquo最后的人rsquo!rdquo于是查拉斯图拉开始向群众说:ldquo人类给自己决定目的的时候到了。人类栽种最高希望之芽的时候到了。现在土壤还相当地肥沃。但是有一天它会变成不毛的瘠地任何大树不能在上面成长。不幸呵!人类不再把他的渴望之箭掷过人类去的时候近了!人类的弓弦不再能颤动的时候近了!我向你们说:你们得有一个混沌才能产生一个跳舞的星。我向你们说:你们还有一个混沌。不幸呵!人类不再产生星球的时候近了。不幸呵!最可轻蔑的人的时候近了他会不知道轻蔑自己。现在我把lsquo最后的人rsquo给你们看。lsquo爱情是什么?创造是什么?渴望是什么、星球是什么?rsquomdashmdash最后的人如是问而眼睛一开一闭着。那时候大地会变得更小些最后的人在它上面跳跃着他使一切变小。他的族类和跳蚤一样地不可断绝同时他也生活得最久。lsquo我们发现了幸福。rsquomdashmdash最后的人说而眼睛一开一闭着。他们抛弃了难于生活的地带:因为他们需要热。他们还爱邻人和邻人摩擦着:因为他们需要热。他们把病倒和怀疑当成罪恶:他们谨慎地前进。走在石上与人上而跌倒的该是疯子罢!他们随时随地吃一点毒药:给自己许多美梦。最后却吃得多些而惬意地死去。他们还工作着因为工作是一种消遣。但他们小心翼翼地不使消遣损伤自己的身体。他们不再变富些或穷些这是两件费力的事情。谁还愿意统治呢?谁又愿意服从呢?这也是两件费力的事情。这样仅有一群羊而没有牧羊者!大家平等大家的希望一致:谁有别的情感便是甘心进疯人院。lsquo从前的人都是病狂的。rsquomdashmdash他们中间的狡狯者说而眼睛一开一闭着。他们是聪明的知道一切发生的事情:这样他们不断地互相讥讪着。他们偶尔争执但立刻言归于好mdashmdash唯恐损伤了自己的胃。他们昼间有他们的小快乐夜里亦是如此:但是他们十分地珍护健康。lsquo我们发现了幸福。rsquomdashmdash最后的人说而眼睛一开一闪着。mdashmdashrdquo查拉斯图拉第一次说教被称为序篇的终止于此:因为这时候群众的呼喊与欢乐阻断了他。ldquo啊查拉斯图拉把最后的人给我们罢rdquomdashmdash他们叫道mdashmdashldquo把我们做成最后的人罢!我们把超人壁还给你!rdquo群众转舌作声地狂叫起来。但是查拉斯图拉却忧郁地向自己的心说:ldquo他们全不了解我:我的舌与他们的耳朵太不对劲了。无疑地我在山上生活得太久了我惯听树木之呼啸与溪涧之潺湲:我现在向他们讲话还和向牧羊者攀谈一样。我的灵魂平静得、光明得和旭日下的山一样。但他们当我是冷心肠和一个说刻薄话的讥讪者。他们是怎样地看着我笑呵:他们的笑里有怨恨他们笑里有冰霜。rdquo六但是这时候大家的视听都集中于一件新发生的事情上。因为这时候走软索者正开始他的表演:他从一个小门出来在软索上走着。这软索是系于两塔间张在市场和群众上面的。当他走到软索中点的时候小门又开了跳出一个彩衣的丑角似的少年这少年用迅速的步武跟随着第一个人前进ldquo快点罢跛子rdquo少年的可怕的声音喊着ldquo前进!懒骨偷路者灰白的面容!不要让我用脚使你发痒罢!你在软索上做什么!你是应当被关闭在塔里的你挡阻了本领较高者的去路!rdquomdashmdash他每说一个字便更迫近些。当他隔走软索者仅只一步时便发生了那集中全场视听的事情:mdashmdash这丑角鬼似地叫了一声从那碍着路的走软索者之头上跃过。这走软索者看见敌手胜利立刻昏乱起来:他的脚踩了空平衡棍溜出了他的掌握他手足乱舞地很快地倒向地下去。市场里的群众便像大风雨时的海:他们无秩序地乱逃着尤其是走软索者的身体将堕下的地方。但是查拉斯图拉却很镇静的那身体恰堕在他旁边面目模糊四肢不全可是还有一丝气息。过了一会走软索者清醒过来他看见查拉斯图拉跪着。ldquo你在这里做什么?rdquo他终于发言了ldquo我早就知道魔鬼会赏我一钩腿的现在他正拖我到地狱去:你要阻止他吗?rdquoldquo朋友请以我的荣誉为誓rdquo查拉斯图拉答道:ldquo你说的一切都不存在:没有魔鬼也没有地狱。你灵魂之死还比你的肉体快些:不要害怕罢!rdquo走软索者不信任地抬眼望他:ldquo如果你的话不错rdquo他接着说ldquo那么我并不因为丧失生命而真牺牲了什么。我差不多只是一匹兽人们用棍子和少量的食品使我学会了走软索。rdquoldquo不然rdquo查拉斯图拉说ldquo你使危险成为你的职业那并无可轻蔑之处。现在你殉了你的职业:所以我将亲手埋葬你。rdquo查拉斯图拉说完了话走软索者没有答话但他移动他的手像是寻找查拉斯图拉的手表示感谢。七这时候黄昏已经降临市场早为黑暗所覆盖。群众渐渐地四散因为好奇和惊怕也疲倦了。查拉斯图拉坐在死者旁的地上沉溺在思潮里:他忘却了时间。最后夜来了一阵冷风吹过这孤独者。查拉斯图拉立起来他向自己的心说:ldquo真的查拉斯图拉今天渔捕的结果太好了!他不曾捉到人倒捉到一个尸体。人生是多灾难的而且常常是无意义的:一个丑角可以成为它的致命伤。我将以生存的意义教给人们:那便是超人从人类的暗云里射出来的闪电。但是我隔他们还很辽远我的心不能诉诸他们的心。他们眼中的我是在疯人与尸体之间。夜是黑暗的查拉斯图拉之路途也是黑暗的。来罢僵硬如冰的同伴!我背负你到我将亲自埋葬你的地方去。rdquo八查拉斯图拉向自己的心说完这些话便掮了尸体开始上路。他还不曾跨到百步一个人溜到他旁边来凑着他的耳朵低低地说话。mdashmdash吓!这说话的人竟是那塔中的丑角!ldquo啊查拉斯图拉离开这个城市罢!rdquo这丑角说:ldquo恨你的人太多了。善良者正直者恨你称你为他们的仇敌他们的轻蔑者正宗信仰的信徒恨你称你为群众之洪水猛兽。人们笑你还是你的幸运:你说话实在太像一个丑角了。你把自己和这死狗结成伴侣也是你的幸运你今天的自辱救了你的性命。无论如何离开这城市罢否则我这活人明天又得跳过一个死人了。rdquo这人讲完了这些话便消失在夜里查拉斯图拉继续取黑路前进。在城门边掘坟穴的工人遇见了他:他们用火把照照他的面部认出他是查拉斯图拉而刻薄地讥讪他。ldquo查拉斯图拉背负着这死狗:了不得查拉斯图拉又变为掘坟者了!我们的手太干净不值得去埋葬这匹兽。查拉斯图拉想偷魔鬼的食物吗?去罢祝你用餐时好福气罢!只要魔鬼不是一个比你高明的偷儿就好了!他也许两个一起都偷了吃了!rdquo他们并头笑着。查拉斯图拉不回答什么向前迈步着。他沿着森林与泥地走了两个小时听到许多饿狼之呻嚎忽然他也觉得饥饿起来。他便停在一个四无邻居而内有灯光的屋子前。ldquo饥像饿强盗似地追着了我rdquo查拉斯图拉说ldquo在森林与泥地间深夜中饥饿抓住了我。我的饥饿有些奇怪的恶习。常常餐时刚过它来了今日它却整天不曾来:它曾在什么地方逗留着呢?rdquo查拉斯图拉敲敲那屋子的大门。一个老者拿着一盏灯出来他问:ldquo谁到我这里来谁到我恶睡里来了呢?rdquoldquo一个活人与一个死者。rdquo查拉斯图拉说ldquo给我一点饮食罢我昼间忘却了这件事。智慧说:飨饿者的人同时也安慰自己的灵魂。rdquo老者进去立刻拿了面包与酒出来给查拉斯图拉。ldquo这是一个对于饿者很不利的地方rdquo他说ldquo所以我便住在这里人与兽都来找我这孤独者。但是请你的同伴也喝点吃点罢他比你还疲倦些呢。rdquo查拉斯图拉说:ldquo我的同伴死了我不容易劝他做这件事。rdquoldquo这于我毫无关系rdquo老者埋怨地说ldquo谁敲我的门就得接受我给他的食物。吃罢祝你们前路平安!rdquomdashmdash接着查拉斯图拉信任着星光与路又走了两小时之久:他有夜行的习惯并且喜欢正视陲着的一切。当东方刚发白时查拉斯图已在一个前无去路的深邃的森林里。于是他把尸体放在一个和他等高的空树里mdashmdash因为他想使饿狼无法找到它mdashmdash自己便躺在地下的苔上。他立刻熟睡了肉体虽倦灵魂却是平静的。九查拉斯图拉睡得很久不但黎明连早晨也从他脸上溜过了。最后他睁开眼睛来向寂静的森林投了惊诧的一瞥又惊诧地看看自己。接着他迅速地站起来像一个忽然发现陆地的水手他叫出一声快乐的呼喊: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新的真理。他向自己的心说:ldquo一线光明在我心里破晓了我需要同伴活的同伴mdashmdash而不是任我负到无论什么地方的同伴或尸体。我需要活的同伴他们跟随我因为他们愿意跟随自己mdashmdash无论我往什么地方。一线光明在我心里破晓了:查拉斯图拉不应当向群众说话而应当向同伴说话!查拉斯图拉不应当做羊群之牧人或牧犬!从羊群里诱夺去许多小羊我是为这个来到的。群众和羊群会因我而激怒起来:查拉斯图拉愿意被牧者们视为强盗。我称他们为牧者但是他们自称为善良正直者。我称他们为牧者他们自称为正宗信仰的信徒。请看那些善良者正直者罢!谁是他们最恨的呢?他们最恨破坏他们的价值表的人破坏者法律的破坏者:mdashmdash但是这人正是创造者。请看各种信仰的信徒罢!谁是他们最恨的呢?他们最恨破坏他们的价值表的人破坏者法律的破坏者:mdashmdash但是这人正是创造者。创造者所寻找的是同伴们而不是死尸也不是羊群或信徒。创造者所寻找的是共同创造者。他们把新的价值写在新的表上。创造者所寻找的是同伴们和共同收获者:他认为一切都成熟了等待着收获。但是他缺乏百把镰刀:所以他愤怒地扯拔着穗实。创造者所寻找的是同伴们和善于磨锐镰刀的人。他们将被称为破坏者与善恶之轻蔑者。但从事收获而庆祝丰收的会是他们。查拉斯图拉所寻找的是共同创造者查拉斯图拉所寻找的是共同收获者和共同庆祝丰收者:羊群牧者与尸体于他有何用处!但是你我的第一个同伴呀在和平中安息了罢!我已经小心地把你埋在这空树里我已经把你密藏着不致为饿狼所侵害了。但是我得离开你时候已经到了。在两个黎明之间我得到一个新真理的诏示。我不应当是牧人或是掘墓者。我决不再向群众说话同时这是最末一次我向一个死者说话。我要加入创造者之群去加入那些收获者庆祝丰收者之群去我将给他们指出彩虹与超人之梯。我将唱歌给独居者和双居者倾听谁还有耳朵听不曾听过的东西我将使他的心充满着我的祝福。我向着我的目的前进我遵循着我的路途我越过踌躇者与落后者。我的前进将是他们的没落。rdquo十查拉斯图拉向自己的心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太阳已经正午了。忽然他向上投掷诘问的一瞥因为他听到天空中有尖锐的鸟叫。看呵!一个鹰浮在天空中画大圈儿悬挂着一条蛇不像一个俘获而像一个朋友:因为这蛇绕在它的颈上。ldquo这是我的鹰与蛇了!rdquo查拉斯图拉说而满心欢喜起来。ldquo太阳下最高傲的动物呵太阳下最聪明的动物呵mdashmdash它们为侦察而来的。它们想知道查拉斯图拉是否还生存着。真的我现在算是生存着吗?在人群里我遇到的危险比兽群里还多些查拉斯图拉走着危险的路途。让我的鹰与蛇指点我罢!rdquo查拉斯图拉说完了记起森林里圣哲的劝告。于是他叹息着向自己的心说:ldquo我希望我更聪明些!让我从心的深处再聪明些像蛇一样罢!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祷求我的高傲陪伴我的智慧!如果将来智慧竟舍弃了我:mdashmdash唉!它是喜欢逃遁的!mdashmdash至少我的高傲还可以和我的疯狂继续同飞罢!rdquomdashmdash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之下山如是开始。三种变形我告诉你们精神的三种变形:精神如何变成骆驼骆驼如何变成狮子最后狮子如何变成小孩。许多重负是给精神给强壮忍耐而中心崇敬的精神担载的:精神之大力要求重的和最重的负担。ldquo什么是重的?rdquo能担载的精神如是问它便骆驼似地跪下承取一个真正的重负。ldquo英雄们什么最重的?rdquo能担载的精神如是问ldquo说罢!让我载着让我的大力畅快畅快罢。rdquo自卑以损伤高傲显露疯狂以讥讪智慧:这个是不是呢?正当自己的主张庆祝胜利时而抛弃了这主张爬上高山去挑拨诱惑者:或是这个罢?以知识之果与草自养为着真理而使灵魂受饿:或是这罢?患病而拒绝安慰者交给永不会了解你的愿望之聋聩:或是这个罢?只要那是真理之水不顾污秽地跃入而不嫌恶冰冷的和发热的蛙:或是这个罢?亲善我们的轻蔑者伸手给想使我们惊怕的妖怪:或是这个罢?这一切重负勇敢的精神都担载在身上忙着向它的沙漠去象负重的骆驼忙着向沙漠去一样。但是在最寂寥的沙漠中完成了第二变形:在这里精神变成狮子他想征服自由而主宰他自己的沙漠。在这里他寻找他最后的主人:他要成为这主人这最后的上帝之仇敌他要与巨龙争胜。谁是那精神不愿称为主人与上帝的巨龙呢?ldquo你应rdquo是它的名字。但是狮子之精神说ldquo我要。rdquoldquo你应rdquo躺在路上侦候着狮子之精神它是一个放射着金光的甲兽每个鳞上有ldquo你应rdquo的金字!千年来的价值在这些鳞上放光。这最有权力的龙如是说:ldquo万物之一切价值mdashmdash它们在我身上闪耀。一切价值都已创造。而一切已创造的价值mdashmdash那就是我真的lsquo我要rsquo是不应存在的。rdquo这龙如是说。兄弟们精神之狮子用处何在呢?那谦让崇敬而能担载的骆驼不已够了吗?创造新的价值mdashmdash狮子亦不足为此:但是为着新的创造而取得自由mdashmdash这正需要狮子的力量。创造自由和一个神圣的否定以对抗义务:兄弟们这是狮子的工作。取得创造新价值的权利mdashmdash这是崇敬而能担载的精神最可怕的征服。真的这于它是一个掠夺与一个凶恶的食肉猛兽的行为。从前它曾爱ldquo你应rdquo为最神圣之物:现在它不得不在最神圣之物里找到幻谬与暴虐使它可以牺牲爱以掠夺自由:为着这种掠夺我们需要狮子。但是兄弟们请说狮子所不能做的事小孩又有何用处呢?为什么掠夺的狮子要变成小孩呢?小孩是天真与遗忘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游戏一个自转的轮一个原始的动作一个神圣的肯定。是的。为着创造之戏兄弟们一个神圣的肯定是必要的:精神现在有了他自己的意志世界之逐客又取得他自己的世界。我向你们说明了精神之三种变形:精神如何变成骆驼变成狮子最后变成小孩。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这时候他住在被称为彩牛的城里。道德的讲座人们向查拉斯图拉夸说一个智者他善于谈说睡眠与道德:因此他获得崇敬与赞颂许多少年来到他的讲座前受教。查拉斯图拉也来到智者这里和少年坐在他的讲座前于是这智者如是说:ldquo尊尚睡眠而羞涩地对待它罢!这是第一件重要的事!回避那些不能安睡而夜间醒着的人们!窃贼在睡眠之前也是羞涩的:他的脚步总是悄悄地在夜里偷过。守夜者是不逊的同时不逊地拿着他的号角。睡眠绝不是一种容易的艺术:必须有整个昼间的清醒才有夜间的熟眠。每日你必得克制你自己十次:这引起健全的疲倦这是灵魂的麻醉剂。每日你必得舒散你自己十次因为克制自己是痛苦的不舒散自己的人就不能安睡。每天你必得发现十条真理否则你会在夜间寻求真理你的灵魂会是饥饿的。每天你必得开怀大笑十次否则胃这个苦恼之父会在夜间扰乱你。很少人知道这个:但是一个人为着要有熟眠须有一切的道德。我会犯伪证罪吗?我将犯奸吗?我会贪想我邻人的使婢吗?这一切都与安眠不甚调和的。纵令你有了一切道德你还得知道一件事:合时宜地遣道德去睡眠。你须使它们不致互相争执那些小爱宠!不为着你争执你这不幸者!服从上帝亲睦邻人:安睡的条件如此。同时也与邻人的魔鬼和协!否则它会在夜间来追附你。敬重统治者而信服他们便是跛足的统治者也得这样!安睡的条件如此。权力高兴用跛足走路我有什么办法想吗?凡是牵引羊群往最绿的草地去的我总认为是最好的牧者:这样才与安眠调和。我不要许多荣誉或大财富这是自讨烦恼。但是没有美誉与小财富的人是不能安睡的。我宁愿选择一个窄狭的友群而不要一个恶劣的但是他们必得按时来而按时去。这样才与安睡调和。我对于痴子也感受很大的兴趣:他们促进睡眠。当人们承认他们有理由的时候他们是很快乐的。这样有德者的昼间便过去了。当夜间来到时我切不召唤睡眠。睡眠这一切道德的主人是不愿被召唤的!但是我反省着日间所做所想的事。我反刍着我忍耐如牛地自问你的十次自克是什么?十次舒散十条真理与十次使我开心的大笑是什么?我反省着在这四十人思念的摇篮里摇荡着。忽然睡眠这道德的主人这不奉召者竟抓着了我。睡眠轻轻敲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就沉重起来。睡眠接触着我的口我的口就张大着。真的它用轻悄的脚步溜到我身上来这最亲爱的偷儿它偷去了我的思虑:我痴笨地站着如这书案一样。但是我站不多时就已经倒下去了。rdquo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听完了智者这些话他心里暗笑起来:一线光明在他心里破晓。他向自己的心如是说:ldquo这智者的四十个思念颇有些傻劲:但是我相信他是善于睡眠的。谁是住在这智者旁边的是有幸福的!这种睡眠是传染的虽隔着一层厚墙也会传染。他的讲座放射出一种魔力。这些少年们来听这道德的说教者不是白费时间的。他的智慧告诉我们:为着夜间的安睡必须有昼间的清醒。真的如果生命原无意义而我不得不选择一个谬论时那么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值得选择的谬论了。现在我知道从前人们找寻道德的教师时人们所追求的是什么了。人们所追求的是安睡与麻醉性的道德。一切被称颂的讲座智者之智慧只是无梦的安眠:他们不知道生命还有其他的更妙的意义。这种道德的说教者现在还存在几个但那几个都不如眼前这个诚实:不过他们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他们站不多时就已经倒去下了。这些昏昏欲睡的人们被祝福因他们立刻熟睡了。rdquo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如是说。遁世者从前查拉斯图拉也曾如遁世者一样把他的幻想抛掷到人类以外去。那时候我觉得世界是一个受苦受难的上帝之作品。那时候我觉得世界是一个上帝之幻梦与奇想一个神圣的不自足者放在眼睛前的彩色的烟雾。善恶苦乐与我你mdashmdash我觉得都是创造者眼睛前的彩色的烟雾。创造者不愿再看见自己mdashmdash于是他创造了世界。受苦的人能够不看见自己的痛楚而忘却了自己这于他是一种陶醉的快乐。从前世界对于我也曾是陶醉的快乐与自我的遗忘。这世界这永不完美的、一个永恒的矛盾的略似的形象mdashmdash它的不完全的创造者的一种陶醉的快乐mdashmdash从前我曾觉得世界是这样。所以我也曾如遁世者一样把我的幻想抛掷到人类以外去。但是真正抛掷到人类以外去了吗?唉兄弟们我创造的这个上帝如其他神们一样是人类的作品与人造的疯狂!他也是人而且只是一个ldquo人rdquo与一个ldquo我rdquo的可怜的一部分罢了:他是从我自己的灰与火焰里走出来的幻影真的!他不是从天外飞来的!兄弟们以后便如何呢?我克服了痛苦着的我我把我自己的灰搬上山去我给自己发明了一种更光明的火焰。看罢!那幻影便离我远遁了!现在相信这样的幻影对于新愈者是痛苦与侮辱对于我是恶运与羞屈。我向遁世者如是说。痛苦与无能mdashmdash它们制造了别的世界和这短期的幸福之狂只有痛苦最深的人才能体验到。疲倦想以一跃致命的一跃达到最后的终结可怜的无知的它也不愿再有意志:于是它创造了神们与别的世界。相信我兄弟们!这是肉体对于肉体的失望mdashmdash它用迷路的精神之手指沿着最后的墙壁摸索着。相信我兄弟们!这是肉体对于大地的失望mdashmdash它听到存在之肚皮向它说话。于是它把头穿过最后的墙伸出去不仅是头mdashmdash它想整个地到ldquo彼岸的世界rdquo去。但这ldquo彼岸的世界rdquo是无人性的非人性的是一个无上的空虚它深藏着不给人类看见存在的肚皮如果不是用人的身份便不向人说话。真的证明存在或使它发言是很难的。但是告诉我兄弟们你不觉得最奇特的事情便是已经被证明最好的事情吗?是的这个ldquo我rdquo这个有创造性有意志而给一切以衡量与价值的ldquo我rdquo它的矛盾与混乱便最忠诚肯定了它自己的存在。这个ldquo我rdquo这最忠诚的存在便是当它沉思时狂热时或用断翼低飞时也谈着肉体还需要着肉体。这个ldquo我rdquo时时学着忠诚地说话它愈学愈能找到赞颂肉体与大地的字句。我的ldquo我rdquo教我一种新的高傲而我又教给人们:莫再把头藏在天物之沙里自由地戴着这地上的头这创造大地之意义的头罢!我教人类一个新的意志:意识地遵循着人类无心地走过的路肯定这条路是好的而莫像病人与将死者一样悄悄地离开了它!病人与将死者蔑视肉体与大地发明一些天物与赎罪之血点但是这甜而致死的毒药他们还是取自肉体与大地!他们想从不幸中自救而星球却太远了。于是他们叹息着:ldquo不幸呵为什么没有天路使我们可以偷到另一生命里和另一幸福里呢!rdquomdashmdash于是他们发明了一些诡计与血之小饮料!他们自以为脱离了肉体与大地这些忘恩的。谁给他们脱离时的痉挛与奇欢呢?还是他们的肉体与大地呢!查拉斯图拉对于病人是宽厚的。真的他不因为他们的自慰的方式或他们的忘恩负义而恼怒。让他们痊愈了超越了自己给自己一个高等的身体罢!查拉斯图拉对于新愈者也是宽厚的。他不因为他们留恋于失去的幻想半夜起来巡礼他的上帝的坟墓而恼怒我认为这些新愈者的眼泪是一种疾与身体的一种病态溺于梦想而希求着上帝的人很多是病态的他们毒恨求知者与最幼的道德:那便是诚实。他们常常后顾已过去的黑暗时候:自然那时候的疯狂与信仰都是不同的。理智的昏乱便认为是上帝之道疑惑便是罪恶。我十分清楚这些像上帝的人:他们要别人相信他们而疑惑便是罪恶。我也十分知道他们自己最相信的是什么。那真不是什么另一世界或赎罪之血点:他们最相信的是肉体他们把自己的肉体视为绝对之物。不过他们仍认为肉体是一个病物:很愿意脱去了这躯壳。所以他们倾听死亡之说教者而他们演说着另一世界。兄弟们倾听着健康的肉体的呼声罢:那是一个较忠诚较纯洁的呼声。健康完善而方正的肉体说话当然更忠诚些更纯洁些而它谈着大地的意义。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第二卷肉体的轻蔑者我有几句话要说给肉体的轻蔑者知道。我并不要他们变换什么学与教的方法我只要他们向他们自己的肉体告别mdashmdash而成为哑巴。ldquo我是肉体与灵魂。rdquomdashmdash小孩如是说。为什么他们不也作如是观呢?但是醒悟者自觉者却说:ldquo我整个地是肉体而不是其他什么灵魂是肉体某一部分的名称。rdquo肉体是一个大理智一个单一意义的复体同时是战争与和平羊群与牧者。我的兄弟你的小理智mdashmdash被你称为ldquo精神rdquo的是你的肉体的工具你的大理智的小工具与小玩物。你常说着ldquo我rdquo而以这个字自豪但是更伟大的mdashmdash而你不愿相信mdashmdash是你的肉体和它的大理智:它不言ldquo我rdquo而实行ldquo我rdquo。一切五官所感受的精神所认知的本身都没有目的。但是感觉与精神想使你相信它们是成物之目的:它们是如此虚荣的。感觉与精神不过是工具与玩物:它们的后面ldquo自己rdquo存在着。ldquo自己rdquo也使用感觉的眼睛与精神的耳朵。ldquo自己rdquo常常谛听而寻找着:它较量着克服着而破坏着。它统治着。也是ldquo我rdquo的主人。我的兄弟在你思想与感情之后立着一个强大的主宰未被认识的哲人mdashmdash那就是ldquo自己rdquo它住在你的肉体里它即是你的肉体。你肉体里的理智多于你的最高智慧中的理智。谁知道到底为什么你的肉体需要你的最高智慧呢?你的ldquo自己rdquo笑着你的ldquo我rdquo与它的骄傲的跳跃。谁知道到底为什么你的肉体需要你的最高智慧呢?你的ldquo自己rdquo笑着你的ldquo我rdquo与它的骄傲的跳跃。ldquo这些思想的跳跃与飞驰对于我是什么呢?rdquoldquo自己rdquo自语道。ldquo都只是达到我的目的的旁径罢了。我是lsquo我rsquo的极限也是lsquo我rsquo的一切观念的提示者。rdquoldquo自己rdquo向ldquo我rdquo说:ldquo品尝一点痛苦罢!rdquo于是ldquo我rdquo便痛苦起来而想如何免除痛苦。mdashmdash它必为这个目的而思考。ldquo自己rdquo向ldquo我rdquo说:ldquo品尝一点快乐罢。rdquo于是ldquo我rdquo便快乐起来而想如何常享快乐。mdashmdash它必为这个目的而思考。我想向肉体的轻蔑者说几句话。让他们轻蔑肉体罢!这正是他们对于肉体的尊敬。谁创造了尊敬与轻蔑价值与意志呢?这创造性的ldquo自己rdquo为自己创造了尊敬与轻蔑欢乐与痛苦。创造性的肉体为自己创造了精神作为它的意志之手。你们这些肉体的轻蔑者便在你们的疯狂与轻蔑中你们也是为你们的ldquo自己rdquo服务。我告诉你们:你们的ldquo自己rdquo愿意毁灭而逃避生命。它已不能做它所最愿做的事:mdashmdash创造高于自己之物。这才是它最强烈最热诚的希望。但是现在已是过迟:mdashmdash所以你们这些肉体的轻蔑者呵你们的ldquo自己rdquo愿意毁灭。因为你们的ldquo自己rdquo愿意毁灭所以你们成为肉体的轻蔑者!你们不能创造高出于你们之物。你们怨恨生命与大地但是一种不自觉的妒忌显露在你们邪射的轻蔑的目光里。肉体的轻蔑者我不会蹈你们的覆辙!你们决不是我的达到超人的桥梁!mdashmdash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快乐与热情我的兄弟如果你有一种道德而它是你的特有的道德时你切不可和其他任何人共有着它。自然你想赐予它一个佳名而抚爱它你想提提它的耳朵和它游戏。但是看罢!一旦它取得了你给它的名字而群众都共有着它的时候那么你会因这道德而成为群众与常人之一!你毋宁应该说:ldquo这使我灵魂又愁又甜的东西是不可言喻的这使我内心饥饿的是无名的。rdquo使你的道德高贵得不容许亲昵的称谓罢:如果你须读到它你不必害羞你无妨期期艾艾地说。你可以吃吃地说:ldquo这是我所珍爱的善它极使我喜悦我所需要的善正是如此。我需要它不是因为它是上帝的法律或是人类的规条或是人类的必需:它绝不是导往另一世界或天堂的指南。我爱它是地上的道德:它的智慧不多而理智更少。但是这鸟儿在我旁边建筑了他的巢:所以我温柔地爱它mdashmdash现在它在我家里孵着金卵。rdquo你应当这样期期艾艾地谈说与赞颂你的道德。从前你有许多热情而你称它们为恶。但是现在你只有你的道德它们是从热情里诞生的。你曾把你最高的目的放在这些热情里:所以它们变成了你的道德与快乐。你纵属于多怒者的肉欲者的溺信者的或睚眦必报者的族类:当你的一切热情终于会变成道德你的一切魔鬼终于变成天使。从前你的地窖里有许多野犬但是现在它们变成了鸟儿与美好的歌唱者。你用你的毒药制出了你的止痛剂你曾挤出痛苦之牛的乳汁mdashmdash现在你饮着这甜香的液体。你身上不会再诞生恶除非是多种道德之争斗所产生的恶。我的兄弟你如果是幸运的你只须有一种道德而不多于一种罢:这样你过桥更容易些。能有多种道德是一件漂亮的事但是那是一个较难忍受的命运很多人因为不堪作多种道德之战场跑到沙漠里去自杀。我的兄弟战争是恶吗?这是必要的恶妒忌毁谤与不信任在你的多种道德中也是必要的。看罢!什么是每种道德所最贪求的事呢:它要你整个的精神做他的先驱它需要你在爱憎与怒里的全部力量。道德互相妒忌而妒忌是可怕的。多种道德都可以因妒忌而死灭。为妒忌之火焰所包围的人像蝎一样终于以毒针转向自己。唉我的兄弟你从不曾看见一个道德之自谤与自杀吗?人类是应当被超越的:所以你应当珍爱你的道德:mdashmdash因为你可以因它而死灭。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苍白的罪犯你们这些法官和祭司们在牺牲没俯首以前你们当然不愿意杀戮罢?看呵!这苍白的罪犯俯首了:他眼睛里显露着他的大轻蔑。ldquo我的lsquo我rsquo是应当被超越的:我的lsquo我rsquo便是我对于人类的大轻蔑。rdquo罪犯的眼睛如是说。这是他的至高无上的时刻他的自我审判的时刻。莫让这高举着的人再降到他的低下的地位去罢!这样因自己而痛苦的人除了速死而外是无法得救的。啊法官啊你们的杀人应当由于哀矜而不由于报复你们杀人时还得留心替生命辩护。你们仅与被你们杀死的人讲和是不够的。让你们的悲哀成为对于超人的爱罢:这样你们才合法化了你们自己的不死!你们只当称他是ldquo仇敌rdquo而不是ldquo恶徒rdquo你们只当称他是ldquo病者rdquo而不是ldquo流氓rdquo你们只当称他是ldquo疯子rdquo而不是ldquo罪孽者rdquo。你赤色的法官如果你把你思想过的事高声说出来:大家会如是叫道:ldquo除却这秽物与毒液罢!rdquo但是思想与行为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行为的意象又是另一件相异的东西。因果之轮不在它们中间旋转。一个意象使这苍白的人脸色灰败。当他犯罪时他很有犯罪的能耐:可是完成以后他反不能忍受这犯罪意象了。他永远把自己当成独一行为的完成者。我称这个为疯狂:在他身上特例变成了原则。一条粉线可以使鸡儿迷惑这罪犯的一击迷惑了他可怜的理智mdashmdash我称这个为事后的疯狂。听罢法官啊!另外还有一种疯狂:而那是事前的。唉!你们还不曾深深地透视这个灵魂呢!赤色的法官如是说:ldquo为什么这罪犯杀了人呢?他想抢掠。rdquo但是我告诉你们他的灵魂需要血而全不是想抢掠:他渴求着刀之祝福。但是他可怜的理智不了解这种疯狂而决定了他的行为。ldquo血又有何价值呢?rdquo他说ldquo你不趁着机会至少抢掠一下吗?报复一下吗?rdquo他听信了他可怜的理智:他的语句如铅似地悬在他身上mdashmdash于是他杀人时也抢掠了。他不愿因自己的疯狂而怀羞。现在他的过失之铅又重压在他身上他的可怜的理智又如此地麻木瘫痪而沉重。他只要能摇摇头他的重负便会滚下来但是谁摇这个头呢?这个人是什么?他是疾病的集团这些疾病凭藉他的精神在世界上伸长着:它们想在那里寻找赃物。这个人是什么?是一串互扭着的从不和睦的野蛇mdashmdash所以它们四出在世界上找寻赃物。看这个可怜的躯壳吧!它的许多痛苦与希望它可怜的灵魂尝试去了解它们。它的灵魂以为那就是犯罪的快乐与焦急想取得刀之祝福的。现在患病的人都被当今的恶所袭击:他想用致他于痛苦之物也使别人痛苦。但从前曾有过别的时代别的善恶。从前疑惑与个人的野心都是罪恶。那时候病者变成异教徒与巫者:他们如异教徒与巫者一样使自己痛苦又使别人痛苦。我知道你们不愿听从我:你们以为这会对于你们中间的善良者有害但是你们所谓善良者于我何有呢!你们所谓善良者有许多使我生厌之物但那并不是他们的恶。我只愿他们会有一种疯狂使他们如这苍白的罪犯似地死灭!真的我愿他们的疯狂便是真理、忠信、或正义但是他们有他们的道德那便是在可怜的自满中求得长生。ldquo我是河边的栏杆谁能扶我的便扶我罢!我不是你们的拐杖。mdashmdashrdquo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诵读与写作一切写作之物我只喜爱作者用自己的心血写成的。用你的心血写作罢:你将知道心血便是精神。别人的心血是不易了解的:我恨一切以诵读为消遣的人。深知读者的人不会再给读者写作。这样的读者再有一世纪mdashmdash精神也会腐臭了。让每个人都有读书的权利不仅最后会损害了写作连思想也会被损害的。从前精神便是上帝接着变成了人现在他变成了群众。谁用心血写作格言他是不愿被人们诵读的而是给人们默记的。从这个峰巅到那个峰巅是两山间最短的距离但是你必须有长腿才能取道于此。格言应当是山之峰巅而听受这些格言的人应当是伟大高强的。轻快而纯洁的空气随时可有的危险精神里充满着快乐的恶:这一切都互相调和。我愿意魔鬼围绕着我因为我是勇敢的。勇敢驱逐鬼魅而自制许多魔鬼mdashmdash勇敢需要笑。我的感觉不再和你们的相同:我笑我下面那块云的乌黑与笨重mdashmdash只是那却是你们的激起风暴的暗云。你们希望高举时你们仰望着。我却俯视着因为我在高处。你们中间谁能又笑又在高处呢?站在最高山上的人笑看着戏台上生命里的一切真假悲剧。不顾忌的轻蔑的暴虐的mdashmdash智慧教我们如是:智慧是一个妇人只爱一个战士。你们向我说:ldquo生命是难于忍受的。rdquo那么你们为什么晨倨而夜恭呢?生命是难于忍受的:那么不要做那荏弱的样子罢!我们都是载着重负的雄驴牝驴。我们和那在一颗露珠的重压之下而颤栗着的玫瑰苞儿有什么同点呢?这是不错的:我们之爱生命并不是因为我们惯于生命而是贯于爱。爱里总有疯狂的成分。但是同样的疯狂里总有理智的成分。在我这爱生命者看来我觉得蝴蝶肥皂泡和一切在人间的与它们相似之物最了解幸福。当查拉斯图拉看见这些轻狂、美丽而好动的小灵魂他便要流泪而歌唱起来。我只能信仰一个会跳舞的上帝。当我看见我的恶魔我觉得他安详精细深沉而像煞有介事的这是严重的精神:mdashmdash万物都因它倒下。我们杀人不用愤怒而用笑。前进让我们杀了这严重的精神罢!我学会了走路:以后我便让自己跑起来。我学会了飞:以后我便不须先被推挽而更换位置。现在我轻了我飞起来我看见我在我自己的上面。一个上帝在我身上跳舞。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山上的树查拉斯图拉发现一个少年总是回避他。某晚他往彩牛城边的高山上去散步吓他看见这少年靠着树坐着疲乏的目光望着深谷。查拉斯图拉抱着这少年倚坐的那棵树说:ldquo如果我想用手去摇撼这棵树我不能够。但是我们不能看见的风却随意地摇撼它弯屈它。同样地我们也被不能看见的手所弯屈所摇撼。rdquo这少年突然地立起他说:ldquo我听到查拉斯图拉说话了我正想着他!rdquo查拉斯图拉答:ldquo你为什么惊怕呢?mdashmdash人与树是一样的。他越想向光明的高处生长他的根便越深深地伸入土里黑暗的深处去mdashmdash伸入恶里去。rdquoldquo是的伸入恶里去!rdquo少年喊叫起来。ldquo你如何能够发现我的灵魂呢?rdquo查拉斯图拉微笑地说:ldquo许多灵魂除非先被制造了是永不会被发现的。rdquoldquo是的伸入恶里去!rdquo这少年又喊叫起来。ldquo你说的全是真理查拉斯图拉。自从我想升往高处去我对自己便无信心也无人信任我mdashmdash这是何故呢?轻蔑那想升高的人。他到底想在高处做什么呢?我如何地自惭于我的升高与我的碰跌呵!我如何地讥讪我的急喘呵!我如何地恨那飞着的呵!当我在高处我是如何地疲倦呵!rdquo于是少年沉默下来。查拉斯图拉看着他俩旁边那棵树如是说:ldquo这树独自在山上高大起来它在人与兽之上成长着。如果它想说话任何人不能了解它它长得太高了。于是它等候着等候着mdashmdash等候什么呢?它住得太靠近云座了:它或许等候雷火第一击罢?rdquo查拉斯图拉说完以后这少年作激烈的手势叫道:ldquo是的查拉斯图拉你说的全是真理。我之想达到高处只是渴求我自己的没落而你便是我等候的雷火之一击!你看我罢自从你来到这里以后我成了什么?这是对于你的妒忌杀了我!rdquomdashmdash少年如是说而痛哭起来。查拉斯图拉用臂挽住他的腰把他牵走。他俩并肩地走了几分钟查拉斯图拉又如是说:ldquo我心痛极了。你的目光诉说着你所冒的危险比你的语言还清楚些。你还是不自由的你仍找寻着自由。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6

[德][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