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傅青主女科

傅青主女科.doc

傅青主女科

顺水飘流
2010-09-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傅青主女科doc》,可适用于其他资料领域

傅青主女科上卷带下篇名:白带下夫带下俱是湿症。而以"带"名者因带脉不能约束而有此病故以名之。盖带脉通于任、督任、督病而带脉始病。带脉者所以约束胞胎之系也。带脉无力则难以提系必然胎胞不固故曰带弱则胎易坠带伤则胎不牢。然而带脉之伤非独跌闪挫气已也或行房而放纵或饮酒而颠狂虽无疼痛之苦而有暗耗之害则气不能化经水而反变为带病矣。故病带着惟尼僧寡妇出嫁之女多有之而在室女则少也。况加以脾气之虚肝气之郁湿气之侵热气之逼安得不成带下之病哉!故妇人有终年累月下流白物如涕如唾不能禁止甚则臭秽者所谓白带也。夫白带乃湿盛而火衰肝郁而气弱则脾土受伤湿土之气下陷是以脾精不守不能化荣血以为经水反变成白滑之物由阴门直下欲自禁而不可得也。治法宜大补脾胃之气稍佐以舒肝之品使风木不闭塞于地中则地气自升腾于天上脾气健而湿气消自无白带之患矣。方用完带汤。    白朮(一两土炒)   山药(一两炒)      人参(二钱)      白芍(五钱炒)      车前子(三钱酒炒)  苍朮(三钱制)    甘草(一钱)      陈皮(五分)        黑芥穗(五分)     柴胡(六分)  水煎服。二剂轻四剂止六剂则白带全愈。此方脾、胃、肝三经同治之法寓补于散之中寄消于升之内开提肝木之气则肝血不燥何至下克脾土补益脾土之元则脾气不湿何难分消水气。至于补脾而兼以补胃者由里以及表也。脾非胃气之强则脾之弱不能旺是补胃正所以补脾耳。篇名:青带下妇人有带下而色青者甚则绿如绿豆汁稠粘不断其气腥臭所谓青带也。夫青带乃肝经之湿热。肝属木木色属青带下流如绿豆汁明明是肝木之病矣。但肝木最喜水润湿亦水之积似湿非肝木之所恶何以竟成青带之症?不知水为肝木之所喜而湿实肝木之所恶以湿为土之气故也。以所恶者合之所喜必有违者矣。肝之性既违则肝之气必逆。气欲上升而湿下带青欲下降两相牵掣以停住于中焦之间而走于带脉遂从阴器而出。其色青绿者正以其乘肝木之气化也。逆轻者热必轻而色青逆重者热必重而色绿。似乎治青易而治绿难然而均无所难也。解肝木之火利膀胱之水则青绿之带病均去矣。方用加减逍遥散。    茯苓(五钱)      白芍(酒炒五钱)     甘草(生用五钱)   柴胡(一钱)        茵陈(三钱)      陈皮(一钱)    栀子(三钱炒)  水煎服。二剂而色淡四剂而青绿之带绝不必过剂矣。夫道遥散之立法也乃解肝郁之药耳何以治青带若斯其神与?盖湿热留于肝经因肝气之郁也郁则必逆道遥散最能解肝之郁与逆。 郁逆之气既解则湿热难留而又益之以茵陈之利湿栀子之清热肝气得清而青绿之带又何自来!此方之所以奇而效捷也。倘仅以利湿清热治青带而置肝气于不问安有止带之日哉!篇名:黄带下妇人有带下而色黄者宛如黄茶浓汁其气腥秽所谓黄带是也。夫黄带乃任脉之湿热也。任脉本不能容水湿气安得而入而化为黄带乎?不知带脉横生通于任脉任脉直上走于唇齿唇齿之间原有不断之泉下贯于任脉以化精使任脉无热气之绕则口中之津液尽化为精以入于肾矣。惟有热邪存于下焦之间则津液不能化精而反化湿也。夫湿者土之气实水之侵热者火之气实木之生。水色本黑火色本红今湿与热合欲化红而不能欲返黑而不得煎熬成汁因变为黄色矣。此乃不从水火之化而从湿化也。所以世之人有以黄带为脾之湿热单去治脾而不得痊者是不知真水、真火合成丹邪、元邪绕于任脉、胞胎之间而化此铃色也单治脾何能痊乎!法宜补任脉之虚而清肾火之炎则庶几矣。方用易黄汤。   山药(一两炒)    芡实(一两炒)      炒黄柏(二钱盐水炒) 车前子(一钱酒炒)    白果(十枚碎)  水煎。连服四剂无不全愈。此不特治黄带方也凡有带病者均可治之而治带之黄者功更奇也。盖山药、芡实专补任脉之虚又能利水加白果引入任脉之中更为便捷所以奏功之速也。至于用黄柏清肾中之火也肾与任脉相通以相济解肾中之火即解任脉之热矣。凡带症多系脾湿初病无热但补脾土兼理冲任之气其病自愈若湿久生热必得清肾火而湿始有去路。方用黄柏车前子妙!山药芡实尤能清热生津。篇名:黑带下妇人有带下而色黑者甚则如黑豆汁其气亦腥所谓黑带也。夫黑带者乃火热之极也。或疑火色本红何以成黑?谓为下寒之极或有之。殊不知火极似水乃假象也。其症必腹中疼痛小便时如刀刺阴门必发肿面色必发红日久必黄瘦饮食必兼人口中必热渴饮以凉水少觉宽快此胃火太旺与命门膀恍 三焦之火合而熬煎所以熬干而变为炭色断是火热之极之变而非少有寒气也。此等之症不至发狂者全赖肾水与肺金无病其生生不息之气润心济胃以救之耳所以但成黑带之症是火结于下而不炎于上也。治法惟以泄火为主火热退而湿自除矣。方用利火汤。    大黄(三钱)      白朮(五钱土炒)     茯苓(三钱)      车前子(三钱酒炒)    王不留行(三钱)    黄连(三钱)    栀子(三钱炒)    知母(二钱)        石膏(五钱火段)  刘寄奴(三钱)水煎服。一剂小便疼止而通利二剂黑带变为白三剂白亦少减再三剂全愈矣。或谓此方过于迅利殊不知火盛之时用不得依违之法譬如救火之焚而少为迁缓则火势延燃不尽不止。今用黄连、石膏、栀子、知母一派寒凉之品入于大黄之中则迅速扫除。而又得王不留行与刘寄奴之利湿甚急则湿与热俱无停住之机。佐白亢以辅土茯苓以渗湿车前以利水则火退水进便成既济之封矣。病愈后当节饮食戒辛热之物调养脾土。若恃有此方病发即服必伤元气矣慎之!篇名:赤带下妇人有带下而色红者似血非血淋沥不断所谓赤带也。夫赤带亦湿病湿是土之气宜见黄白之色今不见黄白而见赤者火热故也。火色赤故带下亦赤耳。惟是带脉系于腰脐之间近乎至阴之地不宜有火。而今见火症岂其路通于命门而命门之火出而烧之耶?不知带脉通于肾而肾气通于肝。妇人忧思伤脾又加郁怒伤肝于是肝经之郁火内炽下克脾土脾土不能运化致湿热之气蕴于带脉之间而肝不藏血亦渗于带脉之内皆由脾气受伤运化无力湿热之气随气下陷同血俱下所以似血非血之形象现于其色也。其实血与湿不能两分世人以赤带属之心火误矣。治法须清肝火而扶脾气则庶几可愈。方用清肝止淋汤。    白芍(一两醋炒)   当归(一两酒洗)     生地(五钱酒炒)   阿胶(三钱白面炒)    粉丹皮(三钱)     黄柏(二钱)    牛膝(二钱)      香附(一钱酒炒)     红枣(十个)      小黑豆(一两)水煎服。一剂少止二剂又少止四剂全愈十剂不再发。此方但主补肝之血全不利脾之湿者以赤带之为病火重而湿轻也。失火之所以旺者由于血之衰补血即足以制火。且水与血合而成赤带之症竟不能辨其是湿非湿则湿亦尽化而为血矣所以治血则湿亦除又何必利湿之多事哉!此方之妙妙在纯于治血少加清火之味故奏功独奇。倘一利其湿反引火下行转难速效矣。或问曰:「先生前言助其脾土之气今但补其肝木之血何也?」不知用芍药以平肝则肝气行得舒肝气舒自不克土脾不受克则脾土自旺是平肝正所以扶脾耳又何必加人参、白儿之品以致累事哉!血崩篇名:血崩昏暗妇人有一时血崩两目黑暗昏晕在地不省人事者人莫不谓火盛动血也。然此火非实火乃虚火耳。世人一见血崩往往用止涩之品虽亦能取效于一时但不用补阴之药则虚火易于冲击恐随止随发以致经年累月不能全愈者有之。是止崩之药不可独用必须于补阴之中行土崩之法。方用固本止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朮(一两土炒焦)    黄耆(三钱生用)   当归(五钱酒洗)     黑姜(二钱)      人参(三钱)水煎服。一剂崩止十剂不再发。倘畏药味之重而减半则力薄而不能止。方妙在全不去止血而惟补血又不止补血而更补气非惟补气而更补火。盖血崩而至于黑暗昏晕则血已尽去仅存一   线之气以为护持若不急补其气以生血而先补其血而遗气则   有形之血恐不能遽生而无形之气必且至尽散此所以不先补   血而先补气也。然单补气则血又不易生单补血而不补火则血又   必凝滞而不能随气而速生。况黑姜引血归经是补中又有收敛之   妙所以同补气补血之药并用之耳。     若血崩数日血下数斗六脉俱无鼻中微微有息不可遽服   此方恐气将脱不能受峻补也。有力者用辽人参去芦三钱煎成冲   贯众炭末一钱服之待气息微旺然后服此方仍加贯众炭末一钱   无不见效无力者用无灰黄酒冲贯众炭末三钱服之待其气接神清   始可服此方。人参以党参代之临服亦加贯众炭末一钱冲入。篇名:年老血崩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血崩内文:  妇人有年老血崩者其症亦与前血崩昏暗者同人以为老妇之   虚耳谁知是不慎房帏之故乎!方用加减当归补血汤。    当归(一两酒洗)   黄耆(一两生用)     三七根末(三钱)    桑叶(十四片)     水煎服。二剂而血少止四剂不再发。然必须断欲始除根若   再犯色欲未有不重病者也。夫补血汤乃气血两补之神剂三七根   乃止血之圣药加入桑叶者所以滋肾之阴又有收敛之妙耳。但   老妇阴精既亏用此方以止其暂时之漏实有奇功而不可责其永   远之绩者以补精之味尚少也。服此四剂后再增入:    白朮(五钱)      熟地(一两)        山药(四钱)      麦冬(三钱)        北五味(一钱)     服百剂则崩漏之根可尽除矣。     亦有孀妇年老血崩者必系气冲血室原方加杭芍炭三钱贯   众炭三钱极效。篇名:少妇血崩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血崩内文:  有少妇甫娠三月即便血崩而胎亦随堕人以为挫闪受伤而   致谁知是行房不慎之过哉!治法自当以补气为主而少佐以补血   乏品斯为得之。方用固气汤。    人参(一两)      白朮(五钱土炒)     大熟地(五钱九蒸)  当归(三钱酒洗)     白茯苓(二钱)     甘草(一钱)    杜仲(三钱炒黑)   山萸肉(二钱蒸)     远志(一钱去心)   五味子(十粒炒)     水煎服。一剂而血止连服十剂全愈。此方固气而兼补血。已   去之血可以速生将脱之血可以尽摄。凡气虚而崩漏者此方   最可通治非仅治小产之崩。其最妙者不去止血而止血之味   含于补气之中也。     妊娠宜避房事不避考纵幸不至崩往往堕胎即不堕胎生子亦   难养慎之!戒之!篇名:交感出血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血崩内文:  妇人有一交合则流血不止者虽不至于血崩之甚而终年累月   不得愈未免血气两伤久则恐有血枯经闭之忧。此等之病成于   经水正来之时交合精冲血管也。夫精冲血管不过一时之伤精   出宜愈何以久而流红?不知血管最娇嫩断不可以精伤。凡妇人   受孕必于血管己净之时方保无虞。倘经水正旺彼欲涌出而精   射之则欲出之血反退而缩入既不能受精而成胎势必至集精而   化血。交感之际淫气触动其旧日之精则两相感召旧精欲出   而血亦随之而出。治法须通其胞胎之气引旧日日之集精外出而   益之以补气补精之药则血管之伤可以补完矣。方用引精止血汤   。    人参(五钱)      白朮(一两土炒)     茯苓(三钱去皮)   熟地(一两九蒸)     山萸肉(五钱蒸)   黑姜(一钱)    黄柏(五分)      芥穗(三钱)        车前子(三钱酒炒)     水煎。连服四剂愈十剂不再发。此方用参儿以补气用地萸   以补精精气既旺则血管流通加入茯苓、车前以利水与窍水   利则血管亦利又加黄柏为引直入血管之中而引夙精出于血管   之外芥穗引败血出于血管之内黑姜以止血管之口。一方之中   实有调停曲折之妙故能怯旧病而除陈苛。然必须慎房帏三月破   者始不至重伤而补者始不至重损否则不过取目前之效耳。其慎   之哉!宜寡欲。篇名:郁结血崩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血崩内文:  妇人有怀抱甚郁口干舌渴呕吐吞酸而血下崩者人皆以   火治之时而效时而不效其故何也?是不识为肝气之郁结也。   夫肝主藏血气结而血亦结何以反至崩记?盖肝之性急气结则   其急更甚更急则血不能藏故崩不免也。治法宜以开郁为主若   徒开其郁而不知平肝则肝气大开肝火更炽而血亦不能止矣   。方用平肝开郁止血汤。   白芍(一两醋炒)   白朮(一两土炒)     当归(一两酒洗)   丹皮(三钱)        三七根(三钱研末)  生地(三钱酒炒)    甘草(二钱)      黑芥穗(二钱)       柴胡(一钱)     水煎服。一剂呕吐止二剂干渴除四剂血崩愈。方中妙在白   芍之平肝柴胡之开郁白朮利腰脐则血无积住之虞。荆芥通经   络则血有归还之乐。丹皮又清骨髓之热。生地复清脏腑之炎。当   归、三七于补血之中以行止血之法自然郁结散而血崩止矣。     此方入贯仲炭三钱更妙。篇名:闪跌血崩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血崩内文:  妇人有升高坠落或闪挫受伤以致恶血下流有如血崩之状   者若以崩治非徒无益而又害之也。盖此症之状必手按之而疼   痛久之则面色痿黄形容枯搞乃是瘀血作祟并非血崩可出。   倘不知解瘀而用补涩则瘀血内攻疼无止时反致新血不得生   旧血无由化死不能悟岂不可伤哉!治法须行血以去瘀活血以   止疼则血自止而愈矣。方用逐瘀止血汤。    生地(一两酒炒)   大黄(三钱)        赤芍(三钱)      丹皮(一钱)        当归尾(五钱)     枳壳(五钱炒)    龟板(三钱醋炙)   桃仁(十粒泡炒研)     水煎服。一剂疼轻二剂疼止三剂血亦全止不必再服矣。   此方之妙妙于活血之中佐以下滞之品故逐瘀如扫而止血如   神。或疑跌闪升坠是由外而伤内虽不比内伤之重而既已血崩   则内之所伤亦不为轻何以只治其瘀而不顾气也?殊不知跌闪   升坠非由内伤以及外伤者可比。盖本实不拨去其标病可耳故   日急则治其标。     凡跌打损伤致唾血呕血皆宜如此治法若血聚胃中宜加川   厚朴一钱半姜汁炒。篇名:血海太热血崩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血崩内文:  妇人有每行人道经水即来一如血崩人以为胞胎有伤触   之以动其血也谁知是子宫血海因太热而不固乎!夫子宫即在胞胎   之下而血海又在胞胎之上。血海者冲脉也。冲脉太寒而血即亏   冲脉太热而血即沸血崩之为病正冲脉之火热也。然既由冲脉   之热则应常崩而无有止时何以行人道而始来果与肝木无恙耶   ?夫脾健则能摄血肝平则能藏血。人未入房之时君相二火寂   然不动虽冲脉独热而血亦不至外驰。及有人道之感则子宫大   开君相火动以热招热同气相求翕然齐动以鼓其精房血   海泛滥有不能止遏之势肝欲藏之而不能脾欲摄之而不得故   经水随交感而至若有声应之捷是惟火之为病也。治法必须滋阴   降火以清血海而和子宫则终身之病可半载而除矣。然必绝欲   三月而后可方用清海丸。    大熟地(一斤九蒸)  山萸(十两蒸)      山药(十两炒)    丹皮(十两)        北五味(二两炒)   麦冬肉(十两)    白朮(一斤土炒)   白芍(一斤酒炒)     龙骨(二两)      地骨皮(十两)       干桑叶(一斤)     元参(一斤)    沙参(十两)      石斛(十两)     上十四味各为细末合一处炼蜜丸桐子大早晚每服五钱   白滚水送下半载全愈。此方补阴而无浮动之虑缩血而无寒凉   之苦日计不足月计有余潜移默夺子宫清凉而血海自固。   倘不揣其本而齐其末徒以发灰、白矾黄连炭、五倍子等药末   以外治其幽隐之处则恐愈涩而愈流终必至于败亡也。可不慎与   !篇名:经水先期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先期经来者其经甚多人以为血热之极也谁知是肾   中水火太旺乎!夫火太旺则血热水太旺则血多此有余之病非   不足之症也似宜不药有喜。但过于有余子宫太热亦难受孕   更恐有烁干男精之虑过者损之谓非既济之道乎!然而火不可任   其有余而水断不可使之不足。治之法但少清其热不必泄其水也   。方用清经散。    丹皮(三钱)      地骨皮(五钱)       白芍(三钱酒炒)   大熟地(三钱九蒸)    青蒿(二钱)      白茯苓(一钱)    黄柏(五分盐水浸炒)     水煎服。二剂而火自平。此方虽是清火之品然仍是滋水之味   火泄而水不与俱泄损而益也。     又有先期经来只一、二点者人以为血热之极也谁知肾中火   旺而阴水亏乎!夫同是先期之来何以分虚实之异?盖妇人之经最   难调茍不分别细微用药鲜克有效。先期者火气之冲多寡者水   气之验故先期而来多者火热而水有余也先期而来少者火热   而水不足也。倘一见先期之来俱以为有余之热但泄火而不补水   或水火两泄之有不更增其病者乎!治之法不必泄火只专补水   水既足而火自消矣亦既济之道也。方用两地汤。    大生地(一两酒炒)  元参(一两)        白芍药(五钱酒炒)  麦冬肉(五钱)       地骨皮(三钱)     阿胶(三钱)     水煎服。四剂而经调矣。此方之用地骨、生地能清骨中之热   。骨中之热由于肾经之热清其骨髓则肾气自清而又不损伤   胃气此治之巧也。况所用诸药又纯是补水之味水盛而火自平   理也。此条与上条参观断无误治先期之病矣。篇名:经水后期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水后期而来多者人以为血虚之病也谁知非血虚乎   !盖后期之多少实有不同不可执一而论。盖后期而来少血寒   而不足后期而来多血寒而有余。夫经本于肾而其流五脏六腑   之血皆归之故经来而诸经之血尽来附益以经水行而门启不遑迅   阖诸经之血乘其隙而皆出也但血既出矣则成不足。治法宜于   补中温散之不得曰后期者俱不足也。方用温经摄血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一两酒炒)     川芎(五钱酒洗)   白朮(五钱土炒)     柴胡(五分)      五味子(三分)    续断(一钱)      肉桂(五分去粗研)     水煎服。三剂而经调矣。此方大补肝、肾脾之精与血加肉   桂以袪其寒柴胡以解其郁是补中有散而散不耗气补中有泄   而泄不损阴所以补之有益而温之收功此调经之妙药也而   摄血之仙丹也。凡经来后期者俱可用。倘元气不足加人参一、   二钱亦可。篇名:经水先后无定期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定期人以为气血之虚也谁知   是肝气之郁结乎!夫经水出诸肾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   肾郁而气必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正肾之或通或闭耳或曰肝   气郁而肾气不应未必至于如此。殊不知子母关切子病而母必有   顾复之情肝郁而肾不无缱绪之谊肝气之或开或闭即肾气之或   去或留相因而致又何疑焉。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   肝肾之郁既开而经水自有一定之期矣。方用定经汤。    菟丝子(一两酒炒)  白芍(一两酒炒)     当归(一两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药(五钱炒)    白茯苓(三钱)    芥穗(二钱炒黑)   柴胡(五分)     水煎服。二剂而经水净四剂而经期定矣。此方舒肝肾之气   非通经之药也补肝肾之精非利水之品也肝肾之气舒而精通   肝肾之精旺而水利不治之治正妙于治也。     以上调经三条辨论明晰立方微妙但恐临时或有外感内伤   不能见效有外感者宜加苏叶一钱有内伤者宜加神曲二钱(炒)   有因肉食积滞者再加东山查肉二钱(炒)临症须酌用之。若肝   气郁抑又当以逍遥散为主有热加栀炭、丹皮即加味逍遥散。篇名:经水数月一行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数月一行经者每以为常亦无或先或后之异亦无或   多或少之殊人莫不以为异而不知非异也。盖无病之人气血两   不亏损耳。然嗜欲损夭之人亦复甚多又不可不立一疗救之方以   辅之方名助仙丹。    白茯苓(五钱)     陈皮(五钱)        白朮(三钱土炒)   白芍(三钱酒炒)     山药(三钱炒)    菟丝子(二钱酒炒)    杜仲(一钱炒黑)   甘草(一钱)     河水煎服。四剂而仍如其旧不可再服也。此方平补之中实   有妙理。健脾益肾而不滞解郁清痰而不泄不损天然之气血便   是调经之大法何得用他药以冀通经哉!篇名:年老经水复行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年五十外或六、七十岁忽然行经者或下紫血块、或如   红血淋人或谓老妇行经是还少之象谁知是血崩之渐乎!夫妇   人至七七之外天癸已竭又不服济阴补阳之药如何能精满化经   一如少妇。然经不宜行而行者乃肝不藏脾不统之故也非精过   泄而动命门之火即气郁甚而发龙雷之炎二火交发而血乃奔矣   有似行经而实非经也。此等之症非大补肝脾之气与血而血安   能骤止。方用安老汤。    人参(一两)      黄耆(一两生用)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朮(五钱土炒)     当归(五钱酒洗)   山萸(五钱蒸)    阿胶(一两蛤粉炒)  黑芥穗(一钱)       甘草(一钱)      香附(五分酒炒)     木耳炭(一钱)     水煎服。一剂减二剂尤减四剂全减十剂愈。此方补益肝   脾之气气足自能生血而摄血。尤妙大补肾水水足而肝气自舒   肝舒而脾自得养肝藏之而脾统之又安有泄漏者又何虑其血崩   哉!     加贯仲炭一钱研细末以药冲服尤妙。篇名: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水忽来忽断时疼时止寒热往来者人以为血之凝   也谁知是肝气不舒乎!夫肝属木而藏血最恶风寒。妇人当行经   之际腠理大开适逢风之吹寒之袭则肝气为之闭塞而经水之   道路亦随之而俱闭由是腠理经络各皆不宣而寒热之作由是   而起。其气行于阳分则生热其气行于阴分则生寒然此犹感之轻   者也。倘外感之风寒更甚则内应之热气益深往往有热入血室   而变为如狂之症。若但往来寒热是风寒未甚而热未深耳。治法宜   补肝中之血通其郁而散其风则病随手而效所谓治风先治血   血和风自灭此其一也。方用加味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三钱酒洗)     白朮(五钱土炒)   粉丹皮(三钱)    元胡(一钱酒炒)   甘草(一钱)        柴胡(一钱)     水煎服。此方用四物以滋脾胃之阴血用柴胡、白芍、丹皮以   宣肝经之风郁用甘草白朮元胡以利腰脐而和腹疼入于表里   之间通乎经络之内用之得宜自奏功如响也。     加荆芥穗(炒黑)一钱尤妙。篇名:经水未来腹先疼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前腹疼数日而后经水行者其经来多是紫黑块人   以为寒极而然也谁知是热极而火不化乎!夫肝属木其中有火   舒则通畅郁则不扬经欲行而肝不应则抑拂其气而疼生。然经   满则不能内藏而肝中之郁火焚烧内逼经出则其火亦因之而怒   泄。其紫黑者水火两战之象也。其成块者火煎成形之状也。经   失其为经者正郁火内夺其权耳。治法似宜大泄肝中之火然泄肝   之火而不解肝之郁则热之标可去而热之本未除也其何能益   !方用宣郁通经汤。    白芍(五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丹皮(五钱)      山栀子(三钱炒)     白芥子(二钱炒研)  柴胡(一钱)    香附(一钱酒炒)   川郁金(一钱醋炒)    黄芩(一钱酒炒)   生甘草(一钱)     水煎。连服四剂下月断不先腹疼而后行经矣。此方补肝之血   而解肝之郁利肝之气而降肝之火所以奏功之速。篇名:行经后少腹疼痛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少腹疼于行经之后者人以为气血之虚也谁知是肾气   之涸乎!夫经水者乃天一之真水也满则溢而虚则闭亦其常耳   何以虚能作疼哉?盖肾水一虚则水不能生木而肝木必克脾土   木土相争则气必逆故尔作疼。治法必须以舒肝气为主而益之   以补肾之味则水足而肝气益安肝气安而逆气自顺又何疼痛之   有哉!方用调肝汤。    山药(五钱炒)    阿胶(三钱白面炒)    当归(三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山萸肉(三钱蒸熟)  巴戟(一钱盐水浸)    甘草(一钱)     水煎服。此方平调肝气既能转逆气又善止郁疼。经后之症   以此方调理最佳。不特治经后腹疼之症也。     经前经后腹痛二方极妙不可加减。若有别症亦宜此方为主   另加药味治之。原方不可减去一味。篇名:经前腹疼吐血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未行之前一二日忽然腹疼而吐血人以为火热之极也   谁知是肝气之逆乎!夫肝之性最急宜顶而不宜逆顺则气安   逆则气动血随气为行止气安则血安气动则血动亦勿怪其然   也。或谓经逆在肾不肝何以随血妄行竟至从口上出也是肝不   藏血之故乎?抑肾不纳气而然乎?殊不知少阴之火急如奔马得肝   火直冲而上其势最捷反经而为血亦至便也正不必肝不藏血   始成吐血之症但此等吐血与各经之吐血有不同者。盖各经之吐   血由内伤而成经逆而吐血乃内溢而激之使然也其症有绝异   而其气逆则一也。治法似宜平肝以顺气而不必益精以补肾矣。   虽然经逆而吐血虽不大损夫血而反复颠倒未免太伤肾气   必须于补肾之中用顺气之法始为得当。方用顶经汤。    当归(五钱酒洗)   大熟地(五钱九蒸)    白芍(二钱酒炒)   丹皮(五钱)        白茯苓(三钱)     沙参(三钱)   黑芥穗(三钱)     水煎服。一剂而吐血止二剂而经顺十剂不再发。此方于补   肾调经之中而用引血归经之品是和血之法实寓顺气之法也。   肝不逆而肾气自顺肾气既顺又何经逆之有哉!     妇人年壮吐血往往有之不可作劳症治。若认为劳症必至肝   气愈逆非劳反成劳矣。方加莆草一钱怀牛膝八分尤妙。篇名:经水将来脐下先疼痛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水将来三五日前而脐下作疼状如刀刺者或寒热交   作所下如黑豆汁人莫不以为血热之极谁知是下焦寒湿相争之   故乎!夫寒湿乃邪气也。妇人有冲任之脉居于下焦。冲为血海   任主胞胎为血室均喜正气相通最恶邪气相犯。经水由二经而   外出而寒湿满二经而内乱两相争而作疼痛邪愈盛而正气日衰   。寒气生浊而下如豆汁之黑者见北方寒水之象也。治法利其湿   而温其寒使冲任无邪气之乱脐下自无疼痛之疚矣。方用温脐化   湿汤。   白朮(一两土炒)   白茯苓(三钱)       山药(五钱炒)    巴戟肉(五钱盐水浸)    扁豆(炒捣三钱)  白果(十枚捣碎)     建莲子(三十枚不去心)     水煎服。然必须经未来前十日服之。四剂而邪气去经水调   兼可种子。此方君白朮以利腰脐之气用巴戟、白果以通任脉扁   豆、山药、莲子以卫冲脉所以寒湿扫除而经水自调可受妊矣。   倘疑腹疼为热疾妄用寒凉则冲任虚冷血海变为冰海血室反   成冰室无论难于生育而疼痛之止又安有日哉!     冲任之气宜通不宜降故化湿不用苍朮薏仁。余宜类参。篇名:经水过多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水过多行后复行面色痿黄身体倦怠而困乏愈   甚者人以为血热有余之故谁知是血虚而不归经乎!失血旺始经   多血虚当经缩。今日血虚而反多经多是何言与?殊不知血归于   经虽旺而经亦不多血不归经虽衰而经亦不少世之人见经水   过多谓是血之旺也此治之所以多错耳。倘经多果是血旺自是   健壮之体须当一行即止精力如常何至一行后而再行而困乏   无力耶!惟经多是血之虚故再行而不胜其困乏血损精散骨中   髓空所以不能色华于面也。治法宜大补血而引之归经又安有行   后复行之病哉!方用加减四物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芍(三钱酒炒)     当归(五钱酒洗)   川芎(二钱酒洗)     白朮(五钱土炒)   黑芥穗(三钱)    山萸(三钱蒸)    续断(一钱)        甘草(一钱)     水煎服。四剂而血归经矣。十剂之后加人参三钱再服十剂   下月行经适可而止矣。夫四物汤乃补血之神品加白朮荆芥   补中有利加山萸、续断止中有行加甘草以调和诸品使之   各得其宜所以血足而归经归经而血自静矣。     荆芥稼炭穗引血归经。方妙极不可轻易加减。篇名:经前泄水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经未来之前泄水三日而后行经者人以为血旺之故   谁知是脾气之虚乎!夫脾统血脾虚则不能摄血矣且脾属湿土   脾虚则土不实土不实而湿更甚所以经水将动而脾先不固   脾经所统之血欲流注于血海而湿气乘之所以先泄水而后行经   也。调经之法不在先治其水而在先治其血抑不在先治其血   而在先补其气。盖气旺而血自能生抑气旺而湿自能除且气旺而   经自能调矣。方用健固汤。    人参(五钱)      白茯苓(三钱)       白朮(一两土炒)   巴戟(五钱盐水浸)    薏苡仁(三钱炒)     水煎。连服十剂经前不泄水矣。此方补脾气以固脾血则血   摄于气之中脾气日盛自能运化其湿湿既化为乌有自然经水   调和又何至经前泄水哉!篇名:经前大便下血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妇人有行经之前一日大便先出血者人以为血崩之症谁知是   经流于大肠乎!夫大肠与行经之路各有分别何以能入乎其中?   不知胞胎之系上通心而下通肾心肾不交则胞胎之血两无所   归而心肾二经之气不来照摄听其自便所以血不走小肠而走   大肠也。治法若单止大肠之血则愈止而愈多若击动三焦之气   则更拂乱而不可止。盖经水之妄行原因心肾之不交今不使水火   之既济而徒治其胞胎则胞胎之气无所归而血安有归经之日!   故必大补其心与肾便心肾之气交而胞胎之气自不散则大肠之   血自不妄行而经自顺矣。方用顺经两安汤。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五钱酒炒)    大熟地(五钱九蒸)  山萸肉(二钱蒸)     人参(三钱)      白朮(五钱土炒)    麦冬(五钱去心)   黑芥穗(二钱)      巴戟肉(一钱盐水浸) 升麻(四分)     水煎服。二剂大肠血止而经从前阴出矣三剂经止而兼可   受妊矣。此方乃大补心肝肾三经之药全不去顾胞胎而胞胎有所   归者以心肾之气交也。盖心肾虚则其气两分心肾足则其气两合   心与肾不离而胞胎之气听命于二经之摄又安有妄动之形哉!   然则心肾不交补心肾可也又何兼补夫肝木耶?不知肝乃肾之子   心之母也补肝则肝气往来于心肾之间自然上引心而下入于肾   下引肾而上入于心不啻介绍之助也。此便心肾相交之一大法门   不特调经而然也学者其深思诸。     若大便下血过多精神短少人愈消瘦必系肝气不舒久郁   伤脾脾伤不能统血又当分别治之。方用补血汤嫩黄耆二两(生   熟各半)归身四钱(酒洗炒黑)杭芍炭二钱焦白朮五钱(   土炒)杜仲二钱(炒断丝)荆芥炭二钱姜炭二钱引用贯仲   炭一钱冲入服之四剂必获愈愈后减半再服二剂。经入大肠必当   行经之际而大便下血也初病血虽错行精神必照常若脾不统血精   神即不能照常矣用者辨之。篇名:年未老经水断出典:傅青主女科上卷\调经内文:  经云:「女子七七而天癸绝。」有年未至七七而经水先断者   人以为血枯经闭也谁知是心肝脾之气郁乎!使其血枯安能久延   于人世。医见其经水不行妄谓之血枯耳其实非血之枯乃经之   闭也。且经原非血也乃天一之水出自肾中是至阴之精而有至   阳之气故其色赤红似血而实非血所以谓之天癸。世人以经为   血此千古之误牢不可破倘果是血何不名之曰血水而曰经   水乎!经水之名者原以水出于肾乃癸干之化故以名之。无如   世人沿袭而不深思其旨皆以血视之。然则经水早断似乎肾水衰   涸。吾以为心肝脾气之郁者盖以肾水之生原不由于心肝脾而   肾水之化实有关于心肝脾。使水位之下无土气以承之则水滥灭   火肾气不能化火位之下无水气以承之则火炎炼金肾气无所   生木位之下无金气以承之则木妄破土肾气无以成。倘心肝脾   有一经之郁则其气不能入于肾中肾之气即郁而不宣矣。况心肝   脾俱郁即肾气真足而无亏尚有茹而难吐之势。则肾气本虚又   何能盈满而化经水外泄耶!经日"亢则害"此之谓也。此经之所   以闭塞有似乎血枯而实非血枯耳。治法必须散心肝脾之郁而大   补其肾水仍大补其心肝脾之气则精溢而经水自通矣。方用益经   汤。    大熟地(一两九蒸)  白朮(一两土炒)    山药(五钱炒)    当归(五钱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生枣仁(三钱捣碎)    丹皮(二钱)      沙参(三钱)        柴胡(一钱)      杜仲(一钱炒黑)     人参(二钱)     水煎。连服八剂而经通矣服三十剂而经不再闭兼可受孕。   此方心肝脾肾四经同治药也。妙在补以通之散以开之倘徒补则   郁不开而生火徒散则气益衰而耗精设或用攻坚之剂辛热之品则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下卷妊娠篇名:妊娠恶阻内文:  妇人怀娠之后恶心呕吐思酸解渴见食憎恶困倦欲卧   人皆曰妊娠恶阻也谁知肝血太燥乎!夫妇人受妊本于肾气之旺   也肾旺是以摄精然肾一受精而成娠则肾水生胎不暇化润于   五脏而肝为肾之子日食母气以舒一日无津液之养则肝气迫   索而肾水不能应则肝益急肝急则火动而逆也肝气既逆是   以呕吐恶心之症生焉。呕吐纵不至太甚而其伤气则一也。气既受   伤则肝血愈耗世人用四物汤治胎前诸症者正以其能生肝之血   也。然补肝以生血未为不佳但生血而不知生气则脾胃衰微   不胜频呕犹恐气虚则血不易生也。故于平肝补血之中加以健脾   开胃之品以生阳气则气能生血尤益胎气耳。或疑气逆而用补   气之药不益助其逆乎!不知妊娠恶阻其逆不甚且逆是因虚而   逆非因邪而逆也。因邪而逆者助其气则逆增因虚而逆者补   其气则逆转。况补气于补血之中则阴足以制阳又何虑其增逆乎   !宜用顺肝益气汤。    人参(一两)      当归(一两酒洗)     苏子(一两炒研)  白朮(三钱土炒)     茯苓(二钱)      熟地(五钱九蒸)    白芍(三钱酒炒)   麦冬(三钱去心)     陈皮(三分)      砂仁(一粒烘研)    神曲(一钱炒)     水煎。服一剂轻二剂平三剂全愈。此方平肝则肝逆除补   肾则肝燥息补气则血易生。凡胎病而少带恶阻者俱以此方投之   无不安最有益于胎妇其功更胜于四物焉。     苏子一两疑是一钱之误。篇名:妊娠浮肿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妇有至五个月肢体倦怠饮食无味先两足肿渐至遍身   头面俱肿人以为湿气便然也谁知是脾肺气虚乎!夫妊娠虽有按   月养胎之分其实不可拘于月数总以健脾补肺为大纲。盖脾统血   肺主气胎非血不荫非气不生脾健则血旺而荫胎肺清则气   旺而生子。茍肺衰则气馁气馁则不能运气于皮肤矣脾虚则血少   血少则不能运血于肢体矣。气与血两虚脾与肺失职所以饮食   难消精微不化势必至气血下陷不能升举而湿邪即乘其所虚   之处积而成浮肿症非由脾肺之气血虚而然耶。治法当补其脾之   血与肺之气不必袪湿而湿自无不去之理。方用加减补中益气汤   。    人参(五钱)      黄耆(三钱生用)    柴胡(一钱)      甘草(一分)     当归(三钱酒洗)   白朮(五钱土炒)    茯苓(一两)      升麻(三分)    陈皮(三分)     水煎。服四剂即愈十剂不再犯。夫补中益气汤之立法也原   是升提脾肺之气似乎益气而不补血然而血非气不生是补气即   所以生血。观当归补血汤用黄耆为君则较着彰明矣。况湿气乘脾   肺之虚而相犯未便大补其血恐阴太盛而招阴也。只补气而助以   利湿之品则气升而水尤易散血亦随之而生矣。然则何以重用茯   苓而至一两不凡以利湿为君乎?磋!磋!湿症而不以此药为君   将以何者为君乎!况重用茯苓于补气之中虽曰渗湿而仍是健脾   清肺之意。且凡利水之品多是耗气之药而茯苓与参朮合实补   多于利所以重用之以分湿邪即以补气血耳。篇名:妊娠少腹疼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娠少腹作疼胎动不安如有下堕之状人只知带脉无力也   谁知是脾肾之亏乎夫胞胎虽系于带脉而带脉实关于脾肾。脾   肾亏损则带脉无力胞胎即无以胜任矣。况人之脾肾亏损者非   饮食之过伤即色欲之太甚。脾肾亏则带脉急胞胎所以有下坠之   状也。然则胞胎之系通于心与肾而不通于脾补肾可也何故   补脾?然脾为后天肾为先天脾非先天之气不能化肾非后天之   气不能生补肾而不补脾则肾之精何以遽生也是补后天之脾   正所以补先天之肾也补先后二天之脾与肾正所以固胞胎之气与   血脾肾可不均补乎!方用安奠二天汤。    人参(一两去芦)   熟地(一两九蒸)    白朮(一两土炒)   山药(五钱炒)    炙草(一钱)      山萸(五钱蒸去核)    杜仲(三钱炒黑)   枸杞(二钱)    扁豆(五钱炒去皮)     水煎。服一剂而疼止二剂而胎安矣。夫胎动乃脾肾双亏之症   非大用参、朮、熟地补阴补阳之品断不能挽回于顷刻。世人往   往畏用参朮或少用以冀建功所以寡效。此方正妙在多用也。     人参一两或以党参代之无上党参者以嫩黄耆代之。篇名:妊娠口干咽疼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妇至三四个月自觉口干舌燥咽喉微痛无津以润以至   胎动不安甚则血流如经水人以为火动之极也谁知是水亏之甚   乎夫胎也者本精与血之相结可成逐月养胎古人每分经络   其实均不离肾水之养故肾水足而胎安肾水亏而胎动。虽然肾水   亏又何能动胎必肾经之火动而胎始不安耳。然而火之有余仍   是水之不足所以火炎而胎必动补水则胎自安亦所济之义也。   惟是肾水不能逮生必须滋补肺金金润则能生水而水有逢源之   乐矣。水既有源泉混混而火又何难制乎。再少加以清热之品则   胎自无不安矣。方用润燥安胎汤。    熟地(一两九蒸)   生地(三钱蒸)    炒山萸肉(五钱蒸)  麦冬(五钱去心)    五味(一钱炒)    阿胶(二钱蛤粉炒)    黄芩(二钱酒炒)   益母(二钱)     水煎。服二剂而燥息再二剂而胎安。连服十剂而胎不再动   矣。此方专填肾中之精而兼补肺。然补肺仍是补肾之意故肾经   不干燥则火不能灼胎焉有不安之理乎!     方极妙用之立应。万不可因咽病而加豆根射干等药亦不   可因过润而加云苓。篇名:妊娠吐泻腹疼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妇上吐下泻胎动欲堕腹疼难忍急不可缓此脾胃虚极   而然也。夫脾胃之气虚则胞胎无力必有崩坠之虞。况又上吐下   泻则脾与胃之气因吐泻而愈虚欲胞胎之无恙也得乎!然胞胎   疼痛而究不至下坠者何也?全赖肾气之固也。胞胎系于肾而连于   心肾气固则交于心其气通于胞胎此胞胎之所以欲坠而不得也   。且肾气能固则阴火必来生脾心气能通则心火必来援胃   脾胃虽虚而未绝则胞胎虽动而不堕可不急救其脾胃乎!然脾胃   当将绝而未绝之时只救脾胃而难遽生更宜补其心肾之火使之   生土则两相接续胎自固而安矣。方用援土固胎汤。    人参(一两)      白朮(二两土炒)    山药(一两炒)    肉桂(二钱去粗研)    制附子(五分)     续断(三钱)    杜仲(三钱炒黑)   山萸(一两蒸去核)    枸杞(三钱)      菟丝子(三钱酒炒)    砂仁(三粒炒研)  炙草(一钱)     水煎。服一剂而泄止二剂而诸病尽愈矣。此方救脾胃之土十   之八救心肾之火十之二也。救火轻于救土者岂以土欲绝而火未   甚衰乎?非也。盖土崩非重剂不能援火衰虽小剂而可助热药多   用必有太燥之虞不比温甘之品也。况胎动系土衰而非火弱何   用太热。妊娠忌桂附是恐伤胎岂可多用。小热之品计之以钱   大热之品计之以分者不过用以引火而非用以壮火也。其深   思哉!篇名:妊娠子悬胁疼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妇有怀抱忧郁以致胎动不安两胁闷而疼痛如弓上弦   人止知是子悬之病也谁知是肝气不通乎!夫养胎半系于肾水然   非肝血相助肾水实有独力难支之势。故保胎必滋肾水而肝血断   不可不顾使肝气不郁则肝之气不闭而肝之血必旺自然灌慨   胞胎合肾水而并协养胎之力。今肝气因忧郁而闭塞则胎无血荫   肾难独任而胎安得不上升以觅食此乃郁气使然也。莫认为子   之欲自悬而妄用泄子之品则得矣。治法宜开肝气之郁结补肝   血之燥干则子悬自定矣。方用解郁汤。    人参(一钱)      白朮(五钱土炒)    白茯苓(三钱)     当归(一两酒洗)    白芍(一两酒炒)   枳壳(五分炒)    砂仁(三粒炒研)  山栀子(三钱炒)    薄荷(二钱)     水煎。服一剂而闷痛除二剂而子悬定至三剂而全安。去栀   子再多服数剂不复发。此乃平肝解郁之圣药郁开则木不克土   肝平则火不妄动。方中又有健脾开胃之品自然水精四布而肝与   肾有润泽之机则胞胎自无干燥之患又何虑上悬之不愈哉!     方加薏仁三、四钱尤妙。篇名:妊娠跌损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妇有失足跌损致伤胎元腹中疼痛势如将堕者人只知   是外伤之为病也谁知有内伤之故乎!凡人内无他症胎元坚固   即或跌扑闪挫依然无恙。惟内之气血素亏故略有闪挫胎便不   安。若止作闪挫外伤治断难奏功且恐有因治而反堕者可不慎   与!必须大补气血而少加以行瘀之品则瘀散胎安矣。但大补气   血之中又宜补血之品多于补气之药则无不得之。方用救损安胎   汤。    当归(一两酒洗)   白芍(三钱酒炒)    生地(一两酒炒)   白朮(五钱土炒)    炙草(一钱)      人参(一钱)    苏木(三钱捣碎)   乳香(一钱去油)    没药(一钱去油)     水煎。服一剂而疼痛止二剂而势不下坠矣不必三剂也。此   方之妙妙在既能袪瘀而不伤胎又能补气补血而不凝滞周无   通利之害亦痊跌闪之伤有益无损大建奇功即此方与。然不   特治怀孕之闪挫也即无娠闪挫亦可用之。     即用寻常白朮土炒焦最妙以其能理气行血也。于白朮味过   甘不能理气行血用者知之篇名:妊娠小便下血病名胎漏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妇有胎不动腹不疼而小便中时常有血流出者人以为血虚   胎漏也谁知气虚不能摄血乎!夫血只能荫胎而胎中之荫血必   赖气以卫之气虚下陷则荫胎之血亦随气而陷矣。然则气虚下陷   而血未尝虚似不应与气同陷也。不知气乃血之卫血赖气以固   气虚则血无凭依无凭依必燥急燥急必生邪热血寒则静血   热则动动则外出而莫能遏又安得不下流乎!倘气不虚而血热   则必大崩而不止些微之漏矣。治法宜补其气之不足而泄其火之   有余则血不必止而自无不止矣。方用助气补漏汤。    人参(一两)      白芍(五钱酒炒)    黄芩(三钱酒炒黑)  生地(三钱酒炒黑)    益母草(一钱)     续断(二钱)    甘草(一钱)     水煎。服一剂而血止二剂再不漏矣。此方用人参以补阳气   用黄芩以泄阴火。火泄则血不热而无欲动之机气旺则血有依而无   可漏之窍气血俱旺而和协自然归经而各安其所矣又安有漏泄   之患哉!     补血不用当归妙以当归之香燥也。篇名:妊娠子鸣出典:傅青主女科下卷\妊娠内文:  妊妇怀胎至七八个月忽然儿啼腹中腰间隐隐作痛人以为   胎热之过也谁知是气虚之故乎!治宜大补其气方用扶气止啼汤   。    人参(一两)      黄耆(一两生用)    麦冬(一两去心)   当归(五钱酒洗)    橘红(五分)      甘草(一钱)    花粉(一钱)     水煎。服一剂而啼即止二剂不再啼。此方用人参、黄耆、麦   冬以补肺气使肺气旺则胞胎之气亦旺胞胎之气旺则胞中之   子气有不随母之气以为呼吸者未之有也。     黄耆用嫩黄耆不可用箭耆箭耆系北口外苜蓿根。篇名:妊娠腰腹疼渴汗燥狂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3

傅青主女科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