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瑜伽师地论中数息观的道次第

瑜伽师地论中数息观的道次第.pdf

瑜伽师地论中数息观的道次第

elma莹莹
2017-06-06 0人阅读 0 0 0 暂无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瑜伽师地论中数息观的道次第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法门寺佛学院研究生毕业论文论文题目:《瑜伽师地论》中安般禅的道次第探究论文导师:贤空法师智禅老师班级:师资A组论文提交人:释果定年月日目录前言第一章安般禅概论第一节历史源流第二节修行体系第二章解释安般禅第一节释安般禅名第二节释息的种类第三节息的生起因缘第三章修习的殊胜第四章算数修习第一节依法辨一算数差别二修习差别第二节依人辨一安住息念二能勤加行第五章悟入诸蕴修习第六章悟入缘起修习第七章悟入圣谛修习第一节悟入苦谛第二节悟入集谛第三节悟入灭谛第四节悟入道谛第八章十六胜行修习第一节阐释十六胜行第二节本论中十六胜行对照第三节十六特胜小结第四节各经论十六特胜对照第九章总结论述参考文献【内容提要】本文是一篇以《瑜伽师地论》中安般禅的修行道次第为对象、以修行为指归的探究论文。主要以《瑜伽师地论》为纲要辅以其它经论对《瑜伽师地论》中安般禅的道次第作阐释性整理比较研究。本文分九章首先是前言说明本文之研究目的、学界的研究概况、主要资料。第一章分别论述安般禅的历史源流和修行体系是从小乘发展成大乘修法。第二章解释安般禅的名义和息的种类同时还研究指出了入出息生起的因缘是最初由无明造作成为业力、业力牵引得到一世命根、由命根产生身心、身心产生呼吸、呼吸对命根产生滋养和执持。第三章论述了修习安般禅的殊胜。第四章到第八章按照修行安般禅的先后顺序分别论述了《瑜伽师地论》中安般禅的道次第。第四章算数修习是修止为后面的修观打基础。通过第五章悟入诸蕴修习、第六章悟入缘起修习、第七章悟入圣谛修习成就初果圣道进一步通过第八章十六胜行修习成就阿罗汉直达涅盘。其中对各个修行步骤作了具体的阐释和论述以及各经论对照研究。最后是总结论述《瑜伽师地论》中安般禅是一个非常完整的道次第系统。【关键词】瑜伽师地论安般禅道次第止观修行前言中国汉语系佛教的现状是:普遍对修安般禅重视程度不够。多数人忙于事务少数人研修教理多数人随缘泛泛而学少数人通达系统教理多数人学而不修或盲修而不学少数人学以资修多数人乐于谈玄说妙少数人重视禅观实践。止观禅修是实践佛法的命脉而禅观之中最基础的下手处就是二甘露门:一是数息观(即安般禅)二是不净观。正如《摩诃摩耶经·卷下》云:“佛涅盘后,,一千岁已诸比丘等闻不净观、阿那波那(即安般禅)瞋恚不欲。无量比丘若一若两思维正受。”同时修习安般禅具有很多重要意义比如通过修数息观容易入定通过悟入诸蕴修习、悟入缘起修习极串习的缘故所以知道入出息的长短相续有无等。二成就修习对于此法门的方法能长时期努力修行的缘故先得心轻安、后得身轻安能相续不断地安住一境明静而住也就是得到未到地定。对于出入息的所缘境心里很欢喜愿意趣入这个境界。如本论卷云:于此加行若修、若习、若多修习为因缘故起身轻安及心轻安证一境性于其所缘爱乐趣入。《瑜伽论记》卷七云:若依景释次第牒前众多加行为因缘故得身心轻安证一境性故知《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转者转此入出息观起身念住展转乃至起法念住。」(大正a)。《大正藏》第册第页下。上来众多观并是闻思及俱生慧因此修习得未至定名一境性也。算数修习是偏于止数数实在就是舍摩他的止修到这个程度达到了未到地定这时候是最困难的。过此难关下面就是重于毗钵舍那的观。第五章悟入诸蕴修习这是在未到地定中修毗钵舍那。当修行人不论是钝根人或利根人用算数出入息的方法保持正念善巧地修习得到未到地定以后又继续对于所取的出入息和能取的念去作意思维就有智慧深入到色受想行识的五蕴里面去。对于入息出息以及入出息所依止的身体作意思维观察就能明白五蕴里面色蕴的自相共相。悟入色蕴以后又对于能取入出息的念心法与念相应出现领纳的事情作意思维念相应的领纳就在受上开了智慧悟入受蕴的道理。念入出息的念与受相应还有普遍明了的思想你去作意思维就能悟入想蕴。在入出息的念上与念相应的思和慧能这样决定的是智慧要这样作的是思心所在这方面作意思维就悟入了行蕴。这位修行人若于入出息念不但有受想行的相应还有诸心意识明了性的心王相应在这方面去作意思维就悟入了识蕴的道理。这位修行者在色受想行识五蕴中在入出息念这个能取所取上观察若修若习若多修习安住在这里思维观察叫做已悟入色受想行识诸蕴。这叫悟入诸蕴修习。如本论卷云:如是彼于算数息念善修习已复于所取、能取二事作意思惟悟入诸蕴。云何悟入?谓于入息、出息及息所依身作意思惟「悟入色蕴」。于彼入息、出息能取念相应领纳作意思惟「悟入受蕴」。即于彼念相应等了(saMjAnanA)作意思惟「悟入想蕴」。即于彼念若念相应思及慧等作意思惟「悟入行蕴」。若于彼念相应诸心、意、识作意思惟「悟入识蕴」。如是行者于诸蕴中乃至多住名已悟入。是名「悟入诸蕴修习」。《瑜伽论记》卷七云:初总辨悟入。云于所取能取二事思惟悟入诸蕴者思惟所取入出息体及所依身悟入色蕴思惟能取念入出息同时四蕴即是悟入余之四蕴。云何悟入已下次别明悟入。泰云:如眼识缘青是名证量同时有想想无用也。起寻求心此青非黄还是共相。缘假法故是名比量。若言此极微体是青青为体故是证量境不通诸青故是自相。若言此非非青离青之外无别非非青故是假法名比量境非非青义遍一切青故名共相。又此青青为体体不相遍故是自相名证量境。非非青无无体遍一切故是共相。了此共相名等了作意思惟悟入想蕴此想同时定有识受然用微劣故不说也。悟入分成总说和别说。总说就是将五蕴分成所取能取二事。所取就是息和身这是色蕴。能取(能缘)就是受想行识四蕴。下面是别说悟入五蕴。就是一一悟入五蕴。神泰法师进一步就悟入自相共相依现比量来说明。他举例说:如眼识缘青是现量境就是证境。“同时有想”就是能缘心所法有想但想无用。到第二寻求心时开始推求此是青还是黄这里就是第六识的比量境了。因为推求的是概念就是共相。因为不是现量法境所以是缘假法概念的推比判断故是比量。什么是自相呢?就是如果缘境是青色极微本身现量时即是自相因为它不是通于所有青的共相(概念)。如果还有其他概念如非非青也是概念假法是通于一切非非青的共相。这里如果是针对等了取相的能缘心来观察思维就是悟入想蕴。这时能缘心定有其他心所法同时现起如受等。然彼不是观察对象境微弱故。依此方式便可一一悟入五蕴的差别自相和共享了。这就是悟入五蕴的修证次第。遁伦集撰《瑜伽论记》卷上:「云于所取能取二事思惟悟入诸蕴者思惟所取入出息体及所依身悟入色蕴思惟能取念入出息同时四蕴即是悟入余之四蕴。」(大正c~a)。第六章悟入缘起修习在悟入五蕴以后没有其他的颠倒迷惑对过去未来的事情和现前的境界能观察思惟能见现在能知过去未来都只有色受想行识五蕴诸蕴唯有内心的虚妄分别。虚妄分别就会发出来种种的名言分别等很多问题此时就应次第进行悟入缘起的修习。如本论卷云:若时无倒能见、能知:唯有诸蕴、唯有诸行、唯事、唯法。彼于尔时能于诸行悟入缘起。这个修行人这时候就能于诸行、唯事、唯法上悟入十二缘起的道理。那么如何才能悟入缘起的道理呢?这位在未到地定中修毘钵舍那的观行者这样去寻求、推求、观察现在的入出息依止何处而有?以什么为缘呢?这样寻求以后能正确知道这出入息是以身为它的住处为身体做增上缘有入出息能帮助身体健康。它也是以心为它的住处也为心作增上缘。如本论卷云:云何悟入?谓观行者如是寻求:此入出息何依、何缘?既寻求已如实悟入:此入出息依身、缘身、依心、缘心。又进一步推求这个身心以什么为依?以什么为缘?既寻求以后如实知道身体和心是由命根的縁而生起的。生理和心理组合在一起而不分离的那个力量叫做命根。命根的力量衰竭结束人就死亡身也就坏了心也坏了。如本论卷云:复更寻求此身、此心何依、何缘?既寻求已如实悟入:此身、此心依缘命根。又再寻求这个命根以何为依?以何为缘?既寻求以后如实的知道命根是依缘过去的业力而来的所以身心和命根都是果报生缘老死这些都是以业为它的依缘。如本论卷云:复更寻求如是命根何依、何缘?既寻求已如实悟入:如是命根依缘先行。又更寻求这个先行以何为依?以何为缘?如实知道先行是由无明来的无明缘行。无明指心里有些错误的执着所以发出来错误的行为由惑而有业、由业而有果报惑业苦。如本论卷云:复更寻求如是先行何依、何缘?既寻求已如实悟入:如是先行依缘无明。由前面推求的结果可以知道以无明为依而有行而无明又为行的增上缘。由过去世造的先行业力是命根的住处行又是命根的增上缘命根又是身心的依缘住处身心又是入出息的依缘住处。这是生死杂染流转的缘起。如本论卷云:如是了知无明依缘先行先行依缘命根命根依缘身心身心依缘入息出息。这位观行者通达生死的缘起也通达了涅盘的缘起通达无我无常的道理无明就灭了。无明灭就不再造生死业不会用取着心去造不动业和福业也不会用愚痴心去造罪业无明灭故行灭。有漏业力不活动有漏的果报命根也就没有了。命根灭了所以身心灭身心灭了出入息也灭。这是一切法不生不受一切法的境界出现了。这就是悟入了染污的缘起也悟入了清净的缘起。如本论卷云:又能了知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命根灭命根灭故身心灭身心灭故入出息灭。如是名为悟入缘起。彼于缘起悟入、多住名善习修。是名悟入缘起修习。《瑜伽论记》卷七云:先总后别。别中初寻求入出息体依缘身心次寻身心依缘命根此三即是中际生老死体同时强弱以分能生所生。复求现在命根从前际诸行所生复寻此行从无明生前际十因略举初二无明与行。上来举果寻因逆次第竟。自下顺次如是了知无明依缘先行乃至身心依缘彼息。上来于起作分悟入缘起又能了知无明灭故行灭等。复就寂灭分中悟入缘起。这位修行人由缘起悟入了多住就叫做善修善习善多修习这叫悟入缘起修习。第七章悟入圣谛修习第一节悟入苦谛在悟入缘起并善巧修习成功以后又能够正确知道诸行是众多的因缘生起的。知道没有常恒住的东西可得明白有刹那无常、一期无常、各式各样无常。这位修行人在未到地定中悟入到无常的道理就知道无论是出入息、身行、命根这一切法原来都是没有的有了因缘它才有的有了又没有这就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生老病死法是一个苦恼的境界所以由无常故苦。若有这样生老病死的苦那么这也就是无我了。因为苦表示不自在人都不愿意有苦若能自己做主不要有苦那就是有我我就是主宰的意思。不愿意苦也还是要受苦就不能自在做主那就是无我的意思。由无常通达苦由苦悟入无我无我也就是空。这就叫做由无常、苦、空、无我行先悟入四圣谛的苦谛。如本论卷云:如是彼于缘起悟入善修习已复于诸行如实了知从众缘生悟入无常。谓悟入诸行是无常故本无而有有已散灭。若是本无而有有已散灭即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若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即是其苦。若是其苦即是无我不得自在远离宰主。如是名为由无常、苦、空、无我行悟入苦谛。悟入缘起→悟入无常→本无而有有已散灭→生老病死法→苦→不得自在远离宰主→无我→由无常、苦、空、无我行悟入苦谛第二节悟入集谛又那位修行人能这样正悟入诸所有行都是众缘生起的这些生老病死其性是苦的就像人得了病是苦的得了如痈的重病是更苦。而这些苦都是因为有贪爱心集聚很多的苦恼来自作自受。这是悟入集谛集是原来什么都没有因为心一动才有苦的这叫做集。佛的大智慧告诉我们原来没有苦因为心里面有爱所以有苦了。如本论卷云:又彼如是能正悟入:诸所有行众缘生起其性是苦如病、如痈一切皆以贪爱为缘。第三节悟入灭谛若有智慧全面的消灭贪爱断舍显着的爱到微细的爱那就是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这个时候无色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是究竟的寂静没有一法来扰乱你了那是最微妙的境界这是灭谛。就是没有苦因就没有苦果就是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乃至生老死灭这是寂静微妙的境界、大安乐处一切诸佛一切圣人都在这里住。如本论卷云:又正悟入:即此能生众苦贪爱若无余断即是毕竟寂静、微妙。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这是悟入灭谛。第四节悟入道谛静坐时心里想我若能在苦集灭的境界能够通达了知用止观去观察数数的若修若习若多修习。对于众患之本的贪爱、执着心能没有剩余的完全断除。做这样的观察就是道谛也《瑜伽师地论》卷(大正b~c)。就是戒定慧。如本论卷云:我若于此如是了知、如是观见、如是多住当于贪爱能无余断。能这样观察悟入能多时间去行就能够在苦集灭道诸谛法中成就无分别的智慧。无分别的清净无漏智慧现前叫悟入圣谛修习。这就是得初果须陀洹。前面得心轻安、身轻安是未到地定现在是得初果了。如本论卷云:于此悟入能多住已于诸谛中证得现观。是名悟入圣谛修习。《瑜伽论记》卷七云:初悟入苦谛四理谓无常、苦、空、无我。了知此苦从贪所生悟入集谛又正悟入生苦贪爱无余永断悟入灭道。小结:由一切法缘起悟入无常由无常故苦由生老病死等苦悟入无我无我故空这是悟入苦谛。苦是因为贪爱心的集聚而成就这是悟入集谛。通过断除粗细的贪爱心即断除苦因而灭苦果这就悟入了灭谛。通过戒定慧、止观的方法去观察了达苦集灭的境界完全断除贪爱、执着心这就悟入了道谛。如此次第悟入苦、集、灭、道四谛成就无分别的清净无漏智慧现前即得初果见道位这就是悟入圣谛修习。第八章十六胜行修习第一节阐释十六胜行通过悟入圣谛修习成就初果圣道后接下来就要进入十六胜行修习以成就阿罗汉果。《瑜伽师地论》中的十六胜行是对《杂阿含经》中十六胜行的解释以下将主要依据《瑜伽师地论》对十六胜行的修行方法做一番释论为了便与原文对照现将《杂阿含经》中十六胜行摘录如下:念于内息系念善学念于外息系念善学。息长息短觉知一切身入息于一切身入息善学觉知一切身出息于一切身出息善学。觉知一切身行息入息于一切身行息入息善学觉知一切身行息出息于一切身行息出息善学。觉知喜觉知乐觉知心行觉知心行息入息于觉知心行息入息善学觉知心行息出息于觉知心行息出息善学。觉知心觉知心悦觉知心定觉知心解脱入息于觉知心解脱入息善学觉知心解脱出息于觉知心解脱出息善学观察无常观察断观察无欲观察灭入息于观察灭入息善学观察灭出息于观察灭出息善学是名修安那般那念身止息、心止息有觉有观寂灭、纯一明分想修习满足。(特胜对照表见本章第四节。)这位修观行者在四圣谛里边能善巧的这样修习观察对于见道所断的一切烦恼都已永久断除。见道就是见到诸法的寂灭相成就了无漏的无我智慧在这范围内应该断的烦恼就是五下分结的身见、戒取、疑三个烦恼完全断了贪瞋二个烦恼到二果三果才能渐断。唯剩下修道所断的烦恼未断就是贪瞋和五上分结还没断。为了断这些剩余的烦恼又继续进一步修十六胜行的方法十六胜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十六特胜。前面阿那波那念是在凡夫位的时候修十六胜行是得圣道以后修行的方法。所以说《瑜伽师地论》把十六胜行修习安排在最后一个是有道理的。安般禅的前几种修习已经能断除见道所断的一切烦恼却无法断除修道所断的烦恼瑜伽师认为这就要透过修习十六胜行才有可能断除。如本论卷云:如是于圣谛中善修习已于见道所断一切烦恼皆悉永断唯余修道所断烦恼为断彼故复进修习十六胜行。《大正藏》T,no,第经。《杂阿含经》卷〈经〉(大正a~b)《杂阿含经》卷〈经〉(大正a~b)SN(SVI~)SN(SVI~)《清净道论》p~《坐禅三昧经》(大正b~a)《摩诃僧祇律》卷(大正c~a)《大智度论》卷(大正a~)《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大正a)《阿毘达磨顺正理论》卷:「有余师说:若具六相远离三失或若具足修十六种殊胜行相齐此应说持息念成经说息念有十七种。」(大正a~)《成实论》卷(大正c)杨郁文着《阿含要略》p~。《瑜伽论记》卷七解释云:初即为断修惑故复进修十六胜行。言胜行者有何义耶?昔远公述:八因缘故名胜行。备法师云:是智慧性不共外道故名胜行。今解:胜前见道故名胜行。·总缘念住:念入出息。严格的说这并不是具体修法当中的一步这只是总说修十六胜行应念入出息。《瑜伽论记》卷七云:释中先列后解列中准正理论引经列十七念初总后别别有十六此论亦尔。基云:此中初总缘念住若长若短下方别举十六下问中方解。十六依四念住古来四四配之。初果圣人死了以后正见不失掉一定还是学习佛法的这才叫有学。圣人走过的道路叫做迹。这个修行人随着圣人走过的道路在这里学成功也见到第一义谛叫做见迹。这个有学见道的初果圣人已经成就了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七觉支就是见道他已经成就了这样的佛法了。在入息出息里边去作意思维又继续修学四念处为了断除剩余的没有断除的烦恼所以这位初果圣人心里面做如是念言:于念入息的时候我今能学念于入息念出息的时候我今能学念于出息都是符合戒定慧的。在十六胜行里面每一个都是有念入息、念出息所以这也等于是总说下面就是别说了。天台智者在《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七中对此总相作了详细说明把这一步等同于六妙门中随息要求念入出息时观察、调节气息的粗细、轻重、涩滑、冷暖、久近(快慢)等并指出随息优于数息。·观息长、观息短。第一胜行学观息长由鼻至脐是入息由脐至鼻是出息入息和出息时间是比较长这是“若长”。若缘入息出息为所缘境的时候心里面这样观察思惟:我今能学念长的入息、念长的出息。第二胜行学观息短中间入息、中间出息时间比较短这是“若短”。若缘中间的入息、中间的出息境时便作念言:我今能学念短入息、念短出息。入息出息的时间比较长它出现的时候。及中间入息、中间出息比较短它出现的时候能这样的了知:它是长、它是短。初果圣人修十六圣行的时候还是这样注意息的长短。这里的长短息是以正常的入出息为长息以入出息转换时的停顿为短息。《瑜伽论记》卷七说:三藏云:嘘气、吸气气息即长中间入息、中间出息暂时名短。其它经论都以力量、速度、远近为区分长短息的标准并多数以心、气关系来解释长短息产生的原因。此处以入出息为长息、中间息为短息那么凡有呼吸出入即为长息、凡有停顿即为短息。只要有呼吸就一定有入出息和中间息一律都有长短息这是其它经论不曾说过的。·观息遍身。第三胜行学观息遍身。这位修观行者在修止的时候能够觉察到全身都有入息、出息而不是只由鼻至脐、由脐至鼻而是全身的毛孔都有入出息圣人能觉了凡夫就不觉了。能觉了遍身入息出息并继续地学习遍身的入息出息。《瑜伽论记》卷七云:觉了遍身息者初观息时唯在鼻端后观成时能知彼息遍身入出故得觉名。若是这个修行人在未到地定里起毗钵舍那观的时候周遍全身的入息、出息在诸毛孔中以周遍全身的微细毛孔为所缘境起殊胜观察的时候便这么念言:我于觉了遍身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遍身入息出息有这种能力了。·观息除身行。第四胜行于息除身行。除身行是指没有入息、中间入息也没有出息、中间出息这四个息完全没有时叫做“暂停息处”此处就是没有身行。这里的“暂停息处”不是指前边说的入息之后有一个空位叫中间入息因为除身行凡夫觉察不到必须初果圣人才能觉了。《瑜伽论记》卷七云:息除身行者身行谓出入息令息除之名息除身行。第一个解释。若这个修行人在这个时候入息、中间入息这两个息都灭了出息和中间出息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入息、出息都没有了叫做空无位。或者出息、中间出息都灭了入息和中间入息还没生起这时候是出息、入息都没有了叫做空无位。在空无位的阶段远离了入息也远离了出息这个位。如此就有两个空无位空无位就是以空无(即远离位:远离了出息、远离了《大正藏》第册第页中。入息)为所缘境。这时候这个修行人缘此空无位并以此空无为境做如是观心里这么念言:入出息都是身行空无位即远离位也没有入息、出息也就是没有身行于息除身行入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入息于息除身行出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出息。第二个解释。这位修行人对于出入息的境界若修若习若多修习以此为因缘。以前没有这样连续不断地精进修入出息的时候随时有一些四大的不调或内心遇见什么不如意境界时就有很强烈的苦恼感觉随着因缘就会现前。现在由于长时期不断地修入出息念的关系把刚强苦触灭掉了心里有不同于苦触的柔软、快乐的感觉出现。这位修行人就这样作念说:于息除身行入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入息于息除身行的出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的出息。·观喜入出息第五胜行学觉了喜。又对于这阿那波那念能精进地修行人从未到地定进步到初禅或进步到第二禅时他心里就这样的观察说:对于入息、出息有喜悦的事情能觉了、发现这件事我今能不断地学习觉了喜入息出息。这是由未到地定到初禅、二禅了这时候有轻安乐有喜。入息、出息的时候有喜心里有欢喜能觉了这件事还能继续学这件事。·观乐入出息第六胜行学觉了乐这是到了第三襌入息、出息都有乐没有喜了而有乐。若是得了离喜妙乐地的第三禅时这位修行人便作念言:对于入出息有殊胜的乐触我今能学觉了乐入息出息。这个乐不是身识所觉的乐因为这个时候前五识不动了所以这个乐是第八识所任持的。第三禅以上就是第四禅了第四禅以上没有出入息所以不再去修这种对于阿那波那念的法门。所以从欲界定、未到地定乃至到第三禅这个范围内可以宣说阿那波那念的修行第四禅没有这种修行方法。·观心行入出息第七胜行觉了心行。口行是语行有寻伺才能说话寻伺是语行、出入息是身行、受和想是心行。有受有想心就活动所以有受有想就是有心。现在是觉了在入息、出息的时候心有受、有想而且能继续的学习觉了心行出息。·观息除心行入出息第八胜行息除心行。息除心行是指这位修行人要把非理作意心行灭除去在入息、出息的时候有不合道理的心行就要灭除去。这位修行人现在有这个堪能性心里面有不合道理的心行他就能灭除去。不合道理的心行比如:我见、我慢等。又像前面说的初禅、二禅的觉了喜三禅的觉了乐这个修行人或暂时忘掉了正念、有了虚妄分别。或者这时候想:初禅、二禅、三禅是我所得的有我和我所得的三禅。有了我、我所见进一步有了高慢心你们都不如我瞧不起别人。或者想:我将来是有或者将来我没有了。或者我是有形色的或者是没有形色。或者我当有想或者我当无想或者我当非有想非无想有这些虚妄分别。这个修行人生起这样不合道理的想和思想是取像思是造作。种种我慢不如理作意虚妄分别起来了叫动慢。我有、我无、我当有色、我当无色这些种种虚妄分别叫戏论。做这样种种不如理思维就是造作爱着我、我所叫贪爱。刚一生起来这样虚妄分别便能很快用佛法的正见智慧通达这是错误的。对于这个戏论不是很深的去染着因为有无我的智慧把这个正观的方便提起来便能断灭这些虚妄分别把它排除出去。把我、我所见、我慢的染污种子消灭了。这个人由于「才生起已便能速疾以慧通达不深染着方便断灭除遣变吐」的加行便这样念言:于觉了心行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心行入息出息于息除心行入息出息我今能学息除心行入息出息。能觉了心行的入息出息能够息除心行的入息出息能觉了、也能息除。大多数经论把观心行入出息和观息除心行入出息放在一起讲。因为所谓心行指的是得到初禅、二禅、三禅的喜乐之后会生起各种妄念觉察到这些妄念就是觉心行觉察到的时候也同时就以安般禅的观慧止息了这些妄念即息除心行。所谓心行本有三种内涵此处指妄念寻思。知心行即知诸心生、染、散、邪除心行即使这些心灭、不染、摄、正。如《坐禅三昧经》卷上云:受诸心行亦念息入出诸心生、灭法心染法心、不染法心散法、心摄法心正法、心邪法如是等诸心相名为心行。《瑜伽论记》卷七云:此中解心行。或有妄念起我我所及慢我当有无色等者。基公解云:此见谛名暂妄念生非六十二见中见也。若依是六十二见中见者我当有是常见。何处见谛人起常见无文修道起常见今此处即现起何惑也。又此在凡位起未见谛故无妨。若尔前见谛者作此十六胜行如何得起常见等?义曰:此十六行凡夫亦作。前言见谛者据见谛人为论非通凡夫其实通凡夫此起常见等即为证。今解:亦可圣位暂时失念起微细断常见等而非六十二见中收即以此文证也。·观心入出息第九胜行观心入出息。这位修行人在入息出息的时候发觉自己心里面有贪心、离贪心等二十种各式各样的心行他能如实了知能学习如实了知这些。小乘诸论把心寂灭作为觉心的要点而《瑜伽师地论》则把觉知心的状态作为觉心的要点。《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说当修行者觉知心的各种状况对贪等心的本性如实了知、见到识性自然会发出去除各种心行的作用达到寂静。色界四禅称为根本就是更殊胜的功德都从这里发生出来虽然它是有漏的一切无漏的三昧都从这里出来的。要得到有漏的四禅然后再修四念处有漏的四禅就变成无漏的四禅无量的功德都从这里出来得阿罗汉果、得辟支佛道、得无上菩提都是从这里出来所以称之为根本。若是成就了根本初禅、二禅、三禅这个人也决定已经成就了初禅的近分即未到地定。以未到地定做依止也可以修四念处的依这未至定为依止观察自己这一念心是何相貌他就观察出来了。心现起了就知道知道了就会觉了觉了就改变了错误。如实知、如实觉了有贪心或没有贪心或者有瞋心或者离瞋心或者有痴心或者离痴心。对于五蕴执着有我、我所就是愚痴。昏沈睡眠叫略心没有昏沉睡眠、在虚妄分别叫散心。要制止心里的浮动叫下心心里面昏沈了要发动它叫举心。或者有掉动心、或者无掉动心或者有寂静心、或者无寂静心或者有等引心、或者无等引心善修习心、不善修习心善解脱心、不善解脱心。这一共是个心对于这心都能如实知、如实觉了所以念言:于觉了心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心入息出息。对于觉了心的解释《瑜伽论记》卷七云:心中又若得根本前三静虑彼定已得初静虑近分未至依定依此观察生起十对之心名觉了心。·观喜悦心息第十胜行观喜悦心息。这位修行人在入息出息的时发觉自己心被昏沉睡眠烦恼所覆盖立刻随自己的欢喜心去观察一种净妙的境界就是观察佛法僧最殊胜的境界。这样观察时极能够善巧地表达出来劝导自己不要懈怠能够勇猛精进也会赞叹修学圣道的功德勉励自己、庆慰其心庆幸欢喜受到佛法僧的护念能够修学圣道。这样子鞭策警觉就把昏沉睡眠烦恼灭除去了。这就叫我今能学习喜悦心入息出息。所以念言:于喜悦心入息出息我今能学喜悦心入息出息。·观制持心息第十一胜行观制持心息。这位修行人在入息出息的时候若为掉举恶作所覆盖时他心能够安住在寂静、不掉动、不恶作、不去后悔这叫制持。内心需要制止保持清净的时候能够做得到。感觉到内心为掉举、恶作盖遮覆障碍他明静的清净心这是由于他的心在外面色声香味触法的境界上浮动嚣和举都是浮动。这时候他立刻把心收回来寂静安住在入出息上。这样来制伏住掉举恶作的虚妄分别心。这位修行人自己就这样地念:对于制持心的功夫把心安住在入出息上这件事我现在能这样学习制持心入息出息。·观解脱心息第十二胜行观解脱心息。前面是别说现在是总说。这位修行人念入出息时心里面有五盖现前因为他能够善修、善习、善多修习修正念远离这些盖障能够使令这五盖全部全面地远离把烦恼解脱出去。内心能消除诸盖所以心能够明静而住。这位修行人是把这个盖完全消除以后不再有这件事了。所以念言:于解脱心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解脱心入息出息。《大正藏》第册第页下。·观无常息第十三胜行观无常息。这位修行人对于能障碍修行的五盖心已经解脱了诸盖障。还有诸盖的随眠种子储藏在身心里面应该继续修学圣道来断灭它。在入息出息的时候为了解脱烦恼种子就得修无常观观察一切法刹那生灭观察诸行无常法性能灭除烦恼种子。为了断灭彼随眠种子而发起圣道让圣道的智慧现前。五蕴都是剎那剎那生灭变化的对于这样的圣道极能够微细、深入地诚恳地去观察如无常的道理去观察思惟。所以心里面这样念言:在入出息上修无常观我现在有能力在入出息上修无常观。前面说是有的时候掉举有的时候恶作有的时候昏沉睡眠那么也有这个诸盖。掉举里面也有很多有贪欲、瞋恚各式各样的这些事情。初果圣人是贪烦恼、瞋烦恼还未断尽。但是如此诸盖有时会现前这些也同于凡夫可见十六胜行非全是圣人所修也可通于在凡夫位时这样修习。所以前面忽然间执着有我、有我慢说那是忘念了忘掉了正念就会有此问题。·观断息第十四胜行观断息。断随观的断是指断界。这里有三界:第一个断界第二个离欲界第三灭界。断界是指见道所断的诸行:身见、戒取、疑这三种烦恼把这三种烦恼的种子也断了叫断界在这里思惟无我义叫断随观。·观离欲息第十五胜行观离欲息。前面是初果圣人断除我见还没能离开欲界。现在是进一步修四念处能远离欲界的五下分结:身见、戒取、疑、贪、瞋这是初果以后修道的时候把贪瞋断了叫离欲随观。在入息出息的时候能进一步地修离欲的随观。·观灭息第十六胜行观灭息。灭随观是把五上分结色界、无色界的烦恼消灭了。五上分结是指色染、无色染、掉举、慢、无明这五种烦恼灭除去了叫灭界这是有余涅盘不是无余涅盘。在入息出息的时候能修灭随观。那位修行人在过去的时候或者是依初禅、二禅、三禅或者只是依未到地定来修毘钵舍那观。他以前一部分的奢摩他已经修成功了现在修十六胜行的时候在定中学习修无常观修无常观的时候也叫做修瑜伽行。《瑜伽论记》云:又彼先时或依下三静虑或依未至依定已于奢摩他修瑜伽行者此文即许下三静虑根本方便并得作数息观不同小论唯三近分。这样通过止观熏修此清净心目的是为了希求能够解脱彼诸盖障的随眠种子。诸界是指三种界:一者断界二者离欲界三者灭界。初入圣道成就无我的智慧见到第一义谛见到诸法寂灭相的时候这时候断除去身见、戒取、疑这三种烦恼叫做断界。从来也没有断过现在是初开始断烦恼所以名为断。得了初果以后继续向前修学圣道断了五下分结里面的贪、瞋远离了欲界到了色界名为离欲界。一切爱见烦恼所依止的烦恼种子全面的灭掉了就是色界、无色界的五上分结烦恼种子灭了这时候叫灭界。这位修行人在奢摩他里面思惟断界、离欲界、灭界这三界寂静了把五下分结、五上分结全面的灭除这时候心里面是寂静了再没有烦恼贼捣乱无论什么时候心里面都是安隐的没有灾患来苦恼他。三界寂静是要修止和观才可以达到这个程度也就是修四念处、无我观、无常观。《瑜伽论记》云:欲界中间五地中作断离灭界者若依正理第七十二云:断等三界即分前说无为名解脱以为自体然三界体约假有异若约实事即无差别。云何名为约假有异?谓离贪结名为离界断余八结名为断界灭除一切贪等诸结所系事体名为灭界。何故三界如是差别?谓有漏法总略有三:一者能系而非能染二者能系亦是能染三者非二顺系染法。断此三法所证无为如次名为断等三界。今此大乘不同于彼。得了初果以后继续在入出息上修四念处修习多修习从心里面解脱了残余的修道所断的烦恼。就这样念言:于断随观、离欲随观、灭随观这三种随观入息出息我今能学断随观、离欲随观、灭随观入息出息这件事能做到了。如前修行人对于见道、修道所断一切烦恼都永久断除灭尽一切烦恼成就阿罗汉果以后更没有所应作的事情了。在五蕴上观察无常、无我的道理这个抉择已经到究竟圆满的程度。这就叫十六胜行。第二节本论中十六胜行对照《瑜伽师地论》十六胜行对照表四念处十六胜行十六胜行内容十六胜行差别◎总缘念住云何名为十六胜行?谓于念入息我今能学念于入息于念出息我今能学念于出息:问:如是十六差别云何?答:有学见迹已得四念住等于入出息所缘作意复更进修为断余结。是故念言:「于念入息我今能学念于入息于念出息我今能学念于出息。」身念处()观息长若长。若缘入息、出息境时便作念言:「我今能学念长入息、念长出息。」()观息短若短。若缘中间入息、中间出息境时便作念言:「我今能学念短入息、念短出息。」◎如入息出息长转及中间入息、中间出息短转即如是了知。如是名为:若长、若短。()观息遍身于觉了遍身入息我今能学觉了遍身入息于觉了遍身出息我今能学觉了遍身出息。若缘身中微细孔穴入息出息周遍随入诸毛孔中缘此为境起胜解时便作念言:「我于觉了遍身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遍身入息出息。」()观息除身行于息除身行入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入息于息除身行出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出息。若于是时或入息、中间入息已灭出息、中间出息未生缘入息出息空无位、入息出息远离位为境。或出息、中间出息已灭入息、中间入息未生缘出息入息空无位、出息入息远离位为境。即于此时便作念言:「于息除身行入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入息于息除身行出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出息。」◎又即于此若修、若习、若多修习为因缘故先未串习入出息时所有刚强苦触随转今已串习入出息故皆得息除有余柔软乐触随转。便作念言:「于息除身行入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入息于息除身行出息我今能学息除身行出息。」受念处()观喜入出息于觉了喜入息我今能学觉了喜入息于觉了喜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喜出息。又于如是阿那波那念勤修行者若得初静虑或得第二静虑时。便作念言:「于觉了喜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喜入息出息。」()观乐入出息于觉了乐入息我今能学觉了乐入息于觉了乐出息我今能学觉了乐出息。若得离喜第三静虑时便作念言:「于觉了乐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乐入息出息。」第三静虑已上于阿那波那念无有更修加行道理是故乃至第三静虑宣说息念加行所摄。()观心行入出息于觉了心行入息我今能学觉了心行入息于觉了心行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心行出息。(~)又即如是觉了喜者、觉了乐者或有暂时生起忘念:或谓有我、我所或发我慢或谓我当有、或谓我当无或谓我当有色、或谓我当无色或谓我当有想、或谓我当无想或谓我当非有想非无想生起如是愚痴想、思俱行种种动慢、戏论、造作、贪爱纔生起已便能速疾以慧通达不深染着方便断灭、除遣、变吐。由是加行便作念言:「于觉了心行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心行入息出息于息除心行入息出息我今能学息除心行入息出息。」()观息除心行入出息于息除心行入息我今能学息除心行入息于息除心行出息我今能学息除心行出息。《瑜伽师地论》卷(大正b~)。《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觉喜者观初二静虑地喜。觉乐者观第三静虑地乐。」(大正b~)。心念处()观心入出息于觉了心入息我今能学觉了心入息于觉了心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心出息。又若得根本第一、第二、第三静虑彼定已得初静虑近分未至依定依此观察所生起心。谓如实知、如实觉了:或有贪心、或离贪心或有瞋心、或离瞋心或有痴心、或离痴心略心、散心下心、举心有掉动心、无掉动心有寂静心、无寂静心有等引心、无等引心善修习心、不善修习心善解脱心、不善解脱心。于如是心皆如实知、如实觉了是故念言:「于觉了心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觉了心入息出息。」()观喜悦心息于喜悦心入息我今能学喜悦心入息于喜悦心出息我今能学喜悦心出息。彼若有时见为惛沈、睡眠盖覆障其心由极于内住寂止故尔时于外随缘一种净妙境界示现、教导、赞励、庆喜策发其心。是故念言:「于喜悦心入息出息我今能学喜悦心入息出息。」()观制持心息于制持心入息我今能学制持心入息于制持心出息我今能学制持心出息。彼若有时见为掉举、恶作盖覆障其心由极于外住嚣举故尔时于内安住寂静制持其心。是故念言:「于制持心入息出息我今能学制持心入息出息。」()观解脱心息于解脱心入息我今能学解脱心入息于解脱心出息我今能学解脱心出息。若时于心善修、善习、善多修习为因缘故令现行盖皆得远离于诸盖中心得清净。是故念言:「于解脱心入息出息我今能学解脱心入息出息。」法念处()观无常息于无常随观入息我今能学无常随观入息于无常随观出息我今能学无常随观出息。彼于诸盖障修道者心已解脱余有随眠复应当断。为断彼故起道现前谓于诸行无常法性极善精恳如理观察是故念言:「于无常随观入息出息我今能学无常随观入息出息。」()观断息于断随观入息我今能学断随观入息于断随观出息我今能学断随观出息。(~)又彼先时或依下三静虑、或依未至依定已于奢摩他修瑜伽行今依无常随观复于毘钵舍那修瑜伽行。如是以奢摩他、毘钵舍那熏修心已于诸界中从彼随眠而求解脱。◎云何诸界?所谓三界。一者、断界二者、离欲界三者、灭界。见道所断一切行断名为「断界」。修道所断一切行断名「离欲界」。一切依灭名为「灭界」。思惟如是三界寂静、安隐、无患修奢摩他、毘钵舍那。◎彼由修、习、多修习故从余修道所断烦恼心得解脱是故念言:「于断随观、离欲随观、灭随观入息出息我今能学断随观、离欲随观、灭随观入息出息。」()观离欲息于离欲随观入息我今能学离欲随观入息于离欲随观出息我今能学离欲随观出息。()观灭息于灭随观入息我今能学灭随观入息于灭随观出息我今能学灭随观出息。明究竟果如是彼于见、修所断一切烦恼皆永断故成阿罗汉诸漏永尽此后更无所应作事于所决择已得究竟。◎是名「十六胜行」。第三节十六特胜小结窥基法师把十六特胜与四念处四四相配第一到第四观身、第五到第八观受、第九到十二观心、第十三到十六观法这种相配法与天台智者大师的观点是一致的。值得一提的是传统四念处观法是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但我们无法从第一组中观察到不净原因是《瑜伽师地论》卷(大正b~)。《瑜伽师地论》卷(大正c~c)。《瑜伽师地论》卷(大正a~)。《杂阿含经》卷〈经〉:「谓圣弟子止、观俱修得诸解脱界。」阿难复问上座:「云何诸解脱界?」上座答言:「尊者阿难!若断界无欲界灭界是名诸解脱界。」尊者阿难复问上座:「云何断界乃至灭界?」上座答言:「尊者阿难!断一切行是名断界断除爱欲是无欲界一切行灭是名灭界。」(大正b~c)《瑜伽师地论》卷(大正a~)《阿毘达磨俱舍论》卷(大正a~)《阿毘达磨顺正理论》卷(大正a~)。《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大正b~)。安般禅法是佛陀为了对治比丘修不净观后产生自杀行为而说的所以无法从呼吸中看到任何不净。光是第一胜行就已经超过算数修习了过算数地因为它完全不再数息只是随观呼吸出入的随息。第十胜行并非由于禅定产生轻安后而随观内心所生的喜悦。这里的喜悦是指:行者一直向内观照有时被昏沉睡眠盖所覆此时必须发起方便于外境随缘一种净妙境界来策励自己的心令心远离黑暗的昏沉盖。第十一胜行刚好与前一种情况相反即行者太向外攀缘喧嚣热闹的缘故有时被掉举恶作盖所蔽故必须让心向内安住、制持其心、保持寂静。在修完前十二胜行后心已于诸五盖障获得解脱但还留下随眠烦恼没有断除这是为什么还要进修第十三胜行的原因。第十三到第十六胜行分别是观察无常、断、离欲、灭无常是观察诸行无常法性如理观察。此观成就时行者将从随眠烦恼中解脱出来。经由无常观断除随眠烦恼后最后三胜行的断界、离欲界、灭界马上自动呈现出来。《瑜伽师地论》还认为前十二胜行从念息长短到令心解脱是偏于修止从最后四个胜行观无常到观灭是偏于修观、真正断除烦恼。十六胜行的修习全然能使一个人证得阿罗汉果这一点瑜伽论明确给予保证。如果能很好修完十六胜行以后就没有什么需要再修的了因为已经证得阿罗汉的缘故。对于十六胜行的修习果位成就《瑜伽论记》云:问此十六行至于何位方得修作?远法师云:约通言之始从异生至无学果并作此观。若别相说初四始观在五停心成在四念次八并在于念处位后四从暖至无学果。天台智者大师认为十六特胜是亦有漏亦无漏禅并认为不需要完全修足十六步才悟道利根人只需要修证到其中的二三步就可悟道。《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七云:今明悟道未必应须具十六或得三二特胜即便得悟亦利根者初随息时觉悟无常即便悟道此随人不定也。从初以来俱发根本定故名亦有漏于中观行破析不著名亦无漏故云特胜是亦有漏亦无漏禅。第四节各经论十六特胜对照下文将依据历史发展顺序把十六特胜的十六个步骤在经论中的各种异说择要列表如下:各经论所载十六特胜对照表十六特胜增一阿含经卷杂阿含经第经杂阿含经第经中阿含经第、经舍利弗阿毗昙论卷解脱道论卷清净道论大毗婆沙论卷顺正理论卷成实论卷修行地道经卷瑜伽论卷大乘义章卷坐禅三昧经卷上达摩多罗禅经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法界次第初门卷上之下知息长短念内外息知入出息知入出息知息长念入出息知息长念入出息念入出息念息长知息长观息长念息长念息长知息长知息入知息入知息冷暖知息长短知息长短知息长短知息短知息长短知息短念息长短念息长短念息短知息短观息短念息短念息短知息短知息出知息出观全身入出息觉一切身入出息知一切身行入出息知一切身入出息知息遍身知息遍身念息遍身觉遍身念息遍身知息动身观息遍身念息遍身念息遍身知息遍身知息长短知息长短观息有无觉一切身行入出息知身行休息入出息止身行入灭身行安息身行止身行入出息止身行除身行知身和释息除身行除身行除身行止身行知息遍身知息遍身《大正藏》第册第页下。《大正藏》第册第页下。覃江著:《入山捉猴:佛教安般念研究》P页四川: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年。观息从心入出觉知喜觉知喜止口行息出知喜觉知喜觉喜入出息觉喜觉喜知喜悦观喜入出息觉喜心受喜知喜除诸身行除诸身行觉知乐觉知乐知乐觉知乐觉乐入出息觉乐觉乐知安观乐入出息觉乐心受乐知乐受喜受喜觉知身行觉知心行知心行觉知心行觉心行入出息觉心行觉心行知心所趣观心行入出息觉心行受心行知心行受乐受乐觉知心行觉知心行息灭心行觉知安息心行止心行入出息止心行除心行知心柔顺观息除心行入出息除心行除心行制心行受诸心行受诸心行觉知心觉知心知心觉知心觉心入出息觉心觉心知心所觉观心入出息觉心心作喜知心心作喜心作喜觉知心悦觉知心悦令欢喜心令心喜悦令心欢喜入出息令心欢喜令心喜知心欢喜观喜悦心息令心喜心作摄知心欣悦心作摄心作摄觉知心定觉知心定令教化心令心等持令心摄持入出息令心摄持令心摄知心伏观制持心息令心摄心作解脱摄令定心作解脱心作解脱觉知心解脱觉知心解脱令解脱心令心解脱令心解脱入出息令心解脱令心解脱知心解脱观解脱心息令心解脱观无常令心解脱观无常观无常观无常观无常见无常观无常观无常观无常观无常知观无常观无常息观无常观出散观察无常观出散观出散观断观断见无欲观离欲观断观断观断知无欲观断息观断观离欲观察断观欲观离欲观无欲观无欲见灭观灭观离观离观离知观寂然观离欲息观离观随尽观察离欲观灭观灭观灭入出息观灭见出离观遣舍观灭观灭观灭知见道观灭息观灭观弃舍观察灭尽观弃舍观弃舍从表中对比可以看出十六特胜修法真正完全成形具有比较稳定的形态是从《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开始的其余各经论的说法都以此为基础在名称和顺序上略有出入。这些出入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是把念入出息作为第一步还是把念息长短作为第一步。《阿毘达磨大毘婆论》已经说明一是总相、一是别相对于实际修行没有影响。第二是《坐禅三昧经》从观出散到观弃舍这最后几步于其它经论出入较大而与天台《摩诃止观》《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一致。可见天台宗所传十六特胜安般禅是以《坐禅三昧经》为依据的。从整体上看十六特胜的修行方法在各个历史时期各个部派的传承是比较统一和完整的。第九章总结论述在佛陀的初期教法中没有数息法即使在给初学者的最开始教法中只是纯粹教导比丘们入息时正知入息出息时正知出息呼吸之间纯粹保持观照没有涉及任何数息的数目字。依据《瑜伽师地论》的一种说法是为了适应更多钝根人修习安般禅后来发展出数息法。在各经论中对数息法讲解地最清楚详细的就是《瑜伽师地论》了论中把算数修习安排在安般禅最初的教导中讲到各种数息技巧甚至达到增百为一的胜进算数这是其它经论中很难见到的详细解说。在原始佛教中往往将安般禅与其它禅法相搭配构成一些禅法体系。最早比如在《增一阿含经》卷至卷有处出现安般禅与其它禅法相搭配组成十念法门即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念休息、念安般、念身、念死。在《大智度论》中为了消除佛弟子因为修不净观和被恶魔惊吓所生的恐惧把安般禅与其它禅法相搭配组成八念法门修习即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舍、念天、念入出息、念死。在《杂阿含经》卷第经和《中阿含经》卷第经将安般禅与其它禅法相搭配组成四种禅法:不净观、慈心观、无常观、安般禅分别对治贪欲、嗔恚、我慢、多思。这到了《大安般守意经》只提到四种禅法其中无常观被因缘观取代慈心观被四无量心观代替。后来在此四观的基础上发展为五停心观加上界分别观对治我见或加上念佛观对治昏沉、多障。《瑜伽师地论》中五停心观被称为五种净行所缘卷云:云何名为净行所缘?谓不净、慈愍、缘性缘起、界差别、阿那波那念等所缘差别。在小乘有部七方便中(五停心观、别相念处、总相念处、暖、顶、忍、世第一)把安般禅看作是四念处的加行即修习安般等五停心观尤其不净、安般二甘露门证得止后当修观包括别相、总相四念处。在《中阿含经》卷第经《念处经》把观呼吸法作为四念处中身念处众多修法中的一种必须身、受、心、法一起修成才算圆满。这部经与南传长部《大念处经》相同其身念处修法包括安般禅、不净观等好几种即今日南传佛教所谓内观禅。但是到瑜伽师时代这种势态全然扭转过来观呼吸法门不再附属于四念处底下而是完完全全独立成为一个安般禅系统依着这个系统即可断除一切烦恼成就阿罗汉果。瑜伽论的十六胜行是根据《杂阿含经》而为佛陀的观法所作的诠释并有所发挥其中涵盖完整的四念处修法。这个安般禅之所以这么完备光是依赖它就能成就最终果位实在是因为瑜伽师不让观呼吸仅仅修止而是把它发展为止与观的综合系统。瑜伽师把原始佛教中一些重要的毗婆舍那观法加进安那般那念的修习诸如五蕴、缘起、四圣谛等等通过呼吸法的串习训练出专注有力的心后将心转向思维这几个重要观法使得行者悟入圣道、断除见惑成就初果。之后又在此基础上架构出十六胜行用来断除修道所断的烦恼思惑。其中与断烦恼最有关系的是最后四个胜行即观察无常、断界、离欲界、灭界。如果缺四个胜行而仅仅修前面十二个胜行只能算是修习禅定、暂伏烦恼而已。只有加上这最后四个胜行才能彻底断除烦恼。所以《瑜伽师地论》所提供的这套安般禅的修法道次第非常完整从一个初学者开始就教导算数修习慢慢引导进入其余四种修习渐渐进修一关又一关地引导行者断除烦恼增长智慧稳扎稳打毫不马虎非常深入的介绍自成一完整的系统。可以说瑜伽师使得安般禅成为一个独立的法门我们只要依靠这个法门就可以成就阿罗汉果直达涅槃。最后本次论文的完成得力于贤空法师、道伟法师、果清法师、隆慧法师、智禅老师、法辉老师、李斌诚老师等大力的关心帮助、指教辅导在此一并表示感谢!由于时间仓促、能力有限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和完善错误之处恳请诸位大德批评指正。如果其中能给他人带来少许帮助愿以此功德回向法界有情共成无上菩提!《大正藏》第册第页下。参考文献一经论典籍《大正藏》第册No《长阿含经》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大正藏》第册No《中阿含经》僧伽提婆译。《大正藏》第册No《杂阿含经》求那跋陀罗译。《大正藏》第册No《增一阿含经》僧伽提婆译。《大正藏》第册No《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支谦译。《大正藏》第册No《出曜经》竺佛念译。《大正藏》第册No《佛说大安般守意经》安士高译。《大正藏》第册No《修行地道经》众护撰竺法护译。《大正藏》第册No《坐禅三昧经》鸠摩罗什译。《大正藏》第册No《达摩多罗禅经》佛陀跋陀罗译。《大正藏》第册No《五门禅经要用法》佛陀蜜多撰昙摩蜜多译。《大正藏》第册No《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金刚智译。《大正藏》第册No《大智度论》龙树菩萨造鸠摩罗什译。《大正藏》第册No《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五百大阿罗汉等造玄奘译。《大正藏》第册No《阿毗昙心论》法胜造僧伽提婆共慧远译。《大正藏》第册No《阿毗达磨俱舍论》世亲造玄奘译。《大正藏》第册No《阿毗达磨俱舍释论》世亲造真谛译。《大正藏》第册No《阿毗达磨顺正理论》众贤造玄奘译。《大正藏》第册No《瑜伽师地论》弥勒造玄奘译。《大正藏》第册No《成唯识论》护法等造玄奘译。《大正藏》第册No《成实论》诃梨跋摩造鸠摩罗什译。《大正藏》第册No《解脱道论》优波底沙造僧伽婆罗译。《大正藏》第册No《瑜伽论记》遁伦集撰。《大正藏》第册No《瑜伽师地论略纂》窥基撰。《大正藏》第册No《摩诃止观》智顗说灌顶记。《大正藏》第册No《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智顗说法慎记灌顶再治。《大正藏》第册No《六门法门》智顗着。《大正藏》第册No《法界次第初门》智顗撰。《大正藏》第册No《天台四教仪》谛观撰。《大正藏》第册No《出三藏记集》僧佑撰。《清净道论》觉音着叶均译。二相关论著粱·僧佑撰:《出三藏记集》苏晋仁、萧炼子点校北京:中华书局年。粱·释慧皎:《高僧传》汤用彤校注北京:中华书局年。渥德尔:《印度佛教史》王世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年。吴信如:《禅定述要》北京:民族出版社年。徐梵澄译:《薄伽梵歌论》(印度)阿罗频多着北京:商务印书馆年。徐梵澄译:《五十奥义书》(修订本)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张保胜译:《薄伽梵歌》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覃江著:《入山捉猴:佛教安般念研究》四川: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年。台湾内观禅修基金会翻译小组译:《内观》(美)威廉·哈特(WilliamHart)着海南出版社年。高令印着:《中国禅学通史》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年。刘保金着:《中国佛典通论》河北教育出版社年。蓝梅着:《图解观呼吸》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年。三相关论文林崇安:《世尊时期止观法门的实践》载台湾《中华佛学学报》第期台北:中华佛学研究所年。冉云华:《敦煌文献与僧稠的禅法》载台湾《华冈佛学学报》年第期。周柔含:《安那般那十六胜行“身行”之探究》载台湾《中华佛学研究》第期台北:中华佛学研究所年第期。释见恺:《佛教禅修观息法:安那般那念书目管窥》载台湾《佛教图书馆馆讯》第期香光尼众佛学院年。黄连忠:《原始佛教禅定学的特质与意义》。释空理:《安那般那初探》释会明:《北传安那般那禅法的考察》载《闽南佛学院·研究生论文集》第一辑。释大寂:《长部·大念处经》中观呼吸法门与《瑜伽师地论》中安那般那念之比较。陈英善:《从数息观论中国佛教早期禅法》载台湾《中华佛学学报》第期台北:中华佛学研究所年。四工具书慈怡主编:《佛光大辞典》北京图书馆出版社据台湾佛光山出版社年月第版影印。《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五网络及电子资源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电子佛典(大正新修大藏经第册及第册)。佛学电子辞典中华佛典宝库下载。中华佛典宝库wwwfodiannet觉悟之路wwwdhammmaorgc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32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