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

《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pdf

《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

xytea_ch
2010-08-2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①〔德〕TW阿多诺文张慎译CSIJ}tff子Ay*后。作家应小L翼翼行事的第一条规则:对每篇文章每个章节每个段落都要仔细看看看它们是否足够清楚地表达了中心题材。谁想表迷点什么他就受此驱动以至让自己随波逐流却不对此作一番反思。人们想“在思想之中”的目的太迫切却忘记了去说那些他们想说的东西没有任何一项改善太微小和太不足挂齿以至不应当把它付诸实施。在成百上千的变化中可能每一项变化都显得是微不足道和拘泥细节的但是它们汇集在一起就能创造文本的新水平。在作删除时决不能太小气。文章的长度是无所谓的事担心写得不够长是孩子气。人们不应该把那些曾经存在过的东西和被写过的东西当作是具有存在价值的。如果许多句子表面看来改变了同一个思想那么它们常常只是标志着许多不同的起点而已这些起点想捕捉那些作者还不太了解的东西。人们应该选择最好的表达方式然后由此向前推进。在结构需要时自身能放弃富有成果的思想这才是作家的技巧。结构的满足和力量恰好对受到压抑的思想有利。就像在吃饭时人不应该吃掉最后一小口饭和喝掉最后一口酒那样否则人就会被怀疑为牛活太窘迫。谁想避免陈词滥调他就不能只局限于语词他就不想陷人粗俗的卖弄风情。世纪的伟大的法国散文对此尤为敏感。几乎没有一个词是平庸乏味的:即使在音乐中那每个单一的音色也在抵抗着损耗。最令人恶心的陈词滥调就是这样一种类型的语词联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完全和全部依赖于语词联结并借此以深化如同克劳斯(KKraus)②所尖锐抨击的那样。因为在陈词滥调中那些已经停滞的语言的河流仍在同时缓缓流动而不是作家在借助表述的精确性来进行抵抗在语言应该出现之处这些抵抗被要求着。这不仅适用于语词联结而且能扩展到全部形式的结构。比如如果一个辩证法者在每次停顿时都用“但是”这个词来开头想借此来标志那些不断前进着的思想的突变那么这个文学模式就证实了思考的非模式性目的是谎言。灌木丛并不是神圣的小树林。去解决那些纯粹是由自我领会的懒散性而产生的困难这是一项义务。在紧紧地按照对象的深度去写作这种意愿和设法独立并且自命不凡①木文译自阿多诺:《最低限度的道德来白受到伤害的生命的反思》(MininmMohaR}ioneaausdernbeachaedigtrnLeben)法兰克福美因年第版第节第页。②克劳斯()奥地利作家语言、文化、社会批判家。译者。以下均为译者注不再注明。世界哲学年第期的马虎拖沓之间人们并不能够立即作出区别:怀疑的坚持在任何时候都是有益的。谁不想对健康人类理智的愚昧做出让步谁就必须谨防从文体卜去装饰那些自身会诱导平庸的思想。洛克的平庸语言并没有为哈曼的隐秘文体提供理由。如果人们对一篇已完成的作品哪怕只提出最轻微的异议当然不管这篇作品的长短那么人们也应该非同寻常地认真对待这些异议除了它们的所有关系之外还有它们所表达的重要性。从情感卜去占据一个文本和虚荣自负会导致去缩小每一个疑虑。作为最微不足道的怀疑而被允许通行的东西可能会指出整体的客观无价值性。埃希特纳赫的跳跃行列(EchtemacherSpringprozession)③并不是世界精神的进展限制和后撤也不是辩证法的表述工具相反辩证法借助极端而自身运动并通过最外在的一致性去驱动思想直至变革而不是去训练提高思想。禁止在一个句子中做太远的冒险这种审慎的考虑通常只是社会控制的代理人从而是愚笨化的代理人。对因偏爱而表示的异议一个文本、一种表述“太美了”表示怀疑。对事情的敬畏甚或对痛苦的敬畏很容易使兰库纳(Rancune)合理化地去反对那种人他们不能忍受在语言的物化形态中与人类背道而弛的东西所留下的痕迹也就是受侮辱的痕迹。应该恶意地扼杀没有任何耻辱的此在的梦语言的爱好把耻辱记录下来如果禁止把梦作为内容去生动形象地描写的话。作家不应参与区别美的表述和客观表述的事。他既不应该相信忧虑的批评家所做的区别也不应该容忍自己这么做。如果他能够完全说出他的意见这就是美的。因其自身原因表述的美决不会是“太美了”相反它是装饰性的艺术商品化的丑陋的。谁借口忘记自我而完全献身于事情本身不纠缠表述的纯洁性他就由此暴露了事情的实质。认认真真地写出的文本就像是织布:紧凑、中心突出、透明、环环相扣、牢固。它们把一切毛禽走兽都招引到白身中。那些匆忙穿过它们的比喻成为它们营养丰富的猎获物。诸多物质向它们飞来。应该据此来判断一份草稿是否无懈可击即看它是否引用了引文。在思想打开现实性的一间小屋的地方它必须不靠主体的暴力行为而闯进下一个房间。一候其它的客体形成晶体它就要证明它与客体的关系。在它向它的特定对象投射的光线之中其他的东西开始闪闪发光。在自己的文本中作者给白己布置得像在家一样舒适。如同他把纸、书、铅笔、资料等从一个房间搬到另一个房间从而使一切都杂乱无章那样他在思想中也如此行事。对他来说思想变成了家具他依赖这些家具。对它们一会儿感觉良好一会儿大发雷霆。他轻轻地抚摩它们利用它们把它们弄得杂乱无章不断地四处搬动它们糟蹋它们。谁失去了家园写作就成为他的住所。这时他不可避免地要制造垃圾和地板L的废物像过去在家时那样。但是他却再也没有储藏容器要离开这些渣滓还真不容易。因此他把浩滓推到自己面前并且陷入那种渣滓最终将占满自己这边的危险的状况之中。让自己强硬起来去对付对自己的同情这一要求就包括了如下的技术性要求即用最外在的清醒警觉去面对思想的张力的遗留物并把作为工作的外壳所衍生的③埃希特纳赫是卢森堡大公国的一个城市。“埃希特纳赫的跳跃”是一个典故意指向前跳三步再向后跳两步《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东西把导致空泛虚无的东西把可能作为废话但在早期阶段中产生了温暖气氛的东西它曾在其中成长但现在则发出霉味并索然无味把这一切东西都消除掉。最终根本不允许作家让写作成为在家居住。彻磨双f滋滚子④。每个人都有一个来自童话的原形人只需要有足够耐心去寻找。一个美女问镜子她是否像白雪公主中的女王那样是最美丽的人。这个美女至死都爱挑剔为人十分苛刻她是按山羊的原形塑造的这个山羊不断地重复下列诗句:“我已经吃饱了我再也吃不下一片叶子了哗徉。”一个忧虑重重却又孜孜不倦的男人类似苍老得被压皱了的瘦小呆笨的女人这个女人遇见了仁慈的上帝却不认识上帝但又因为她帮助了上帝因而得到了上帝的所有赐福。还有一个人他作为小伙计周游世界以创造他自己的幸福。他战胜了许多巨人但却不得不在纽约死去。有一个人像“小红帽”那样走过城外的荒野之地给祖母送去一块蛋糕和一瓶红葡萄酒又有一个人在做爱时孩童般毫无羞耻地脱光衣服就像带着星形塔勒的少女。聪明的人领悟到他那强烈的动物灵魂不愿意与他的朋友们走向毁火于是就组成了不莱梅城市音乐家团体把他们领进强盗窝在那里用计谋骗过坏蛋们但又想回家。青蛙国王是一位不可救药的假绅士他用充满渴望的双眼仰视着公主他不能放弃期待公主来解救他的希望。Led方萦时署动一席勒的语言特征使人想起这样一位年轻人他来自社会底层带着羞怯和偏见开始在上层社会里大声呼喊想让人听见自己:既强有力又狂妄自大。德国人的长篇大论和格言警句都是模仿法国人的但又在固定的餐桌边练得娴熟。小市民们在无限的和无情的要求之中装腔作势他们把自己与他们所不曾拥有的力量视为同一的他们还靠着自命不凡来超越这种力量直至进人绝对精神和绝对恐惧之中。在所有人的壮丽辉煌和崇高之物(它为一切唯心主义者所共有它不断反人类地去践踏那些作为纯粹实存的小东西)和市民的暴力人那种单纯追求排场之间存在着一种最内在的心心相印。空虚地放声大笑勃然大怒置人于死地这都属于精神巨人的尊严。当他们说创造时他们其实意指的是痉挛的意志借此他们吹嘘自己并对这个问题恐吓说:从实践理性的优先性到对理论的仇恨只有一步之遥。这些动力就寓居在所有唯心主义的思想运动中。即使是黑格尔做出的无法估量的努力以便通过自身来摆脱这些动力他的努力也成为它们的牺牲品。想在语言里从一条原则中推导出整个世界这无异于这样一种人的行为方式这种人想篡夺权力而不是只想违抗权力。篡权者是席勒主要考虑的问题。在古典主义的神化光芒中(君权高于自然)通过有意的否定就反射出了粗俗和低劣的东西。在理想的身后紧跟着生命。仙境的玫瑰香气只是从语词上让人陶醉远比人们从对一枝玫瑰的经历中所认为的要香得多。伙种香味闻韶夹就像办公室里沁在德国童话中仙鹤是送子的鸟世界哲学年第期的烟草味狂热的月亮道具是按照暗淡的油灯制造的大学生正在它那惨淡的灯光下为考试而死记硬背。当时这种力量上的弱点已在意识形态方面暴露了所谓正在上升的市民文化的思想因为它咒骂暴政。在人道主义的最内在之处作为它真正的灵魂被囚禁的暴君在大声吼叫作为法西斯分子的这个暴君正在把世界变成地狱。作为康德主义者的席勒和歌德一样既是非感性又是感性的:就像迷恋于性的人那样更加抽象。性作为一种直接的渴望把所有的东西都变成行为的客体并巨都成为同样的客体。《强盗的阿玛丽亚》(AmaliafuerdieBande)因此露易斯像汽水那样乏味。卡萨诺瓦(Casanova)⑤笔下的妇女们不是徒劳地常常只用字母而不是名字来称呼她们之间几乎毫无区别。那些小巧的古典雕刻也同样如此它们根据萨德(Sale)⑥的机械管风琴来堆砌复杂的金字塔。但是这些性方面的野蛮行为和没有能力做出区别的某些东西就生活在唯心主义的伟大思辨体系中并把德意志的精神和德意志的野蛮相互连在一起令各种绝对命令白费力气。农民的贪婪(只因牧师的恐吓才被费力地遏制住)作为形而上学中的自律坚决地捍卫自己的权利也就是毫无例外地把一切遭遇者都归结到他们的本质上就像庄园奴隶对待被占领的城市中的妇女。纯粹的本原行动就是把袭读传送到我们头上那繁星密布的天空。然而那个长久的、凝视的目光(人和物向它才展开)却始终是这样一种目光在这种目光之中对客体的渴求被打断和被反思。毫无暴力的观察真理的一切幸运都源自于它与下述情况有关即观察者不把客体一口吞掉:既要靠近它又要保持距离。只是因为塔索(Tasso)O(心理分析家们愿意称他为一个有破坏特征的人)害怕公主并作为直接之物的不可能性的文明牺牲品而死去阿德海德(Adelheid)、克莱尔辛(laemhen)、格莱卿(Gretchen)才讲那种清楚明了和不被逼迫的语言这种语言把他们弄成对原始历史的比喻。为了刻画妇女们身上显现的充满生命力的光彩歌德付出了退却和让路的代价远不止只是在秩序的胜利面前听天由命。那种绝对的对立即感性东西和抽象东西的统一性的象征就是唐满。当克尔凯郭尔说在这个人物中感性被把握为原则那么他就触及到了感性自身的秘密。只要他还没有领悟到自我沉思他那呆板的眼光就不能摆脱那种匿名的、不幸的普遍东西普遍之物在它的否定中、在思想的支配性君权中灾难式地不断再产生自身。沦芹刃冒世码l如果一个文学家在施尼茨勒(Schnitzler)⑧的《轮舞》中温柔地接近那个可爱的少女她被描述为女清教徒的友好的对立面她会说:“走吧你不想去弹钢琴吗”她既不可能对安排聚会的目的一无所知也不会真正做出反抗。她的⑤卡萨诺瓦()意大利教士作家、士兵、间谍和外交官⑥萨德(),法国色情文学作家性虐待狂(Sadism)一词即由他的名字转化而来⑦塔索(),意大利文艺复兴末期最伟大的诗入英雄史诗《耶路撒冷的解放》的作者⑧施尼茨勒()奥地利剧作家小说家以心理分析剧知名于世《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激动要比传统的或心理学的戒条走得更远。它宣布了远古时代的性欲冷淡雌性动物在交配前的害怕交配只会给她带来痛苦。性欲是一种后到的创造性成就不比意识更古老。只要看看动物们是如何在魔力之下被迫凑到一起人们就会一眼看穿“淫欲使人想人非非”这条原则不过是一句唯心主义的谎言起码对女性来说是这样出自不自由的爱是违背女性意愿的女性只会把不自由的爱看作暴力的客体。直至工业化时代后期妇女们都一直保留这些看法小市民阶层的妇女们更甚。一方面对古代遭到的伤害仍记忆犹新另一方面生理的疼痛和直接的害怕又被文明排除了。社会一直把女性的献身归咎于牺牲者所处的境况社会把妇女从这种境况中解放出来。没有任何一个劝说一位可怜的少女与他一起外出的男人只要他还未完全迟钝会对少女行使反抗权利的细微环节做出错误判断这种反抗是一个父权制社会留给妇女的唯一特权妇女在被劝服后紧随着拒绝的简短胜利马上就要为此承担后果。妇女们知道自远古以来她们作为允许者同时又是受骗者。如果她们因此而吝音自身她们就会受到十足的欺骗。这就隐藏在对一位新手的劝告之中魏德京德(Wedekind)③把这句劝告挂在一个妓院老板娘的嘴边:“在这个世界上要想幸福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去做一切事以便让其他人尽可能幸福地生活。”自我的兴趣以不受任何限制的自我遗弃为前提条件而妇女们因其远古以来的害怕却无力面对这种不受限制的东西就像男人们自高自大目空一切那样。不仅是客观的可能性还有获取幸福的主观能力都属于自由。ArAfvo在易卜生和施特鲁韦尔(Stmwwelpeter)。之间存在着一种非常深厚的心灵和睦。‘已类似于世纪所有相册中在摄影灯闪光的瞬间全家人所流露的那种凝固僵化的表情。扎拍尔一菲利浦(ZappelPhilipp)难道不是一部真正的、幽灵们为此耗尽精力的家庭戏剧吗“母亲一言不发地环顾整个桌面”这不正描写了银行主任波克曼(Bockliianri)的太太的面部表情吗苏彭一卡斯帕尔(SuppenKaspar)的肺疹难道不全是由他父亲的罪孽和遗传下来的对罪责的记忆所引起的吗给弗里德里希这个暴君开出苦不堪言但却颇有疗效的药的人是民族的敌人是那位史托克曼(玫ockniann)博士他为此把自己的肝酱肠赏赐给狗吃。那位拿着打火机跳舞的泡林辛(Paubnehen)就是小赫尔德·王格尔(HeldeWangel)的上了色的照片这张照片出自那个岁月当时她的继母海的夫人把她独自留在家中。在教堂的塔楼上方飞翔的罗伯特(Robert)就是塔楼的建筑师本人。汉斯(Hans)向空中凝望时除了想看太阳还能是别的什么东西呢除了克莱恩·艾约尔夫(KleinEyolf)的老鼠小姐外还会有谁会把汉斯引诱到水里呢它来自拿剪刀的裁缝氏族。但是严格的文学家行为处事就像大尼古拉斯(Nikolas)他把现代的小孩照片浸在他的大墨水杯里用他们的史前史来染黑照片把它们作为烦躁不安的木偶再次拖扯出来并以此对自己进行严厉的自责⑨魏德京德仃),德国演员和剧作家是现代荒诞派戏剧的直接鼻祖。施特鲁韦尔是德国作家亨利希·霍夫曼(HHoffmann)《为岁儿童写的快乐故事和风趣图画》一书中的主人公性格徽散可爱世界哲学年第期掘只要一个人的名望下降例如易卜生就会有许多声音大声地咒骂他和他的对象骂他们太陈If了太过时了。这和年前因对娜拉和幽灵们的时髦败坏和不道德的异想天开而表示出的愤怒如出一辙。易卜生这位愤怒的公民把他的愤怒之情都释放到社会上而他又从这个社会的自身原则中借用了其坚韧不拔和理想。他为稳固的多数代表(他们愤怒地斥责民众的敌人)塑造了一座既充满激情又不受天气影响的纪念碑他们从未受到过任何曲意奉承。由此他们转为日常秩序。在理性的人对非理性的人的行为达成一致意见之处人们可以怀疑尚未了结的被推卸的东西和令人痛苦的伤痕。围绕妇女问题就是如此。通过“男性的白由竞争经济的瓦解通过妇女成为雇佣阶层的一员在雇佣阶层中妇女们和不独立的男人们一样独立通过家庭神秘色彩的消失通过性的禁区在表面上的松动妇女问题在事实上已经不再是“紧迫的”。但与此同时传统社会的继续存在又扭曲了妇女的解放。对于工人运动的崩溃来说有一点是典型性的即工人运动对妇女问题根本不子注意。在允许妇女参加一切可能的被监视的活动中就潜藏着妇女非人化的持续。在大企业里妇女始终是客体一如她们过去在家庭里那样。不仅要考虑到她们职业上的悲惨工作日还有她们在家的生活这种生活在工业化的劳动条件下不合情理地坚持封闭的、自给自足的劳动条件还要考虑到她们自身。她们完全志愿地和没有任何反抗冲动地将统治反映回去并且认同这种统治。男性社会不是去解决妇女问题而是极力扩展自己的社会原则从而使得牺牲者根本不再有能力去询问这类问题。在保证妇女们能得到一定商品的情况下她们情绪高昂地赞同自己的命运把思维留给男人污蔑所有的反思都违背了文化工业所宣扬的女性理想心安理得地任凭自己处于不自由之中她们把这种不自由视为履行自已性别的义务。这些缺陷她们不得不以此来付出代价首先是神经方面的愚笨使这种状态得以延续下去。早在易卜生的时代大多数按市民观点去想象事情的妇女们已做好准备去指责那些歇斯底里的姐妹们这些姐妹们替代她们去做毫无希望的尝试这就是逃出社会的牢狱这个牢狱只是断然地将它的四堵墙壁朝向所有的妇女们。孙女辈的人将会对这些女瘾病患者宽容地付之一笑她们决不会感到自己也被牵涉进去她们会让患者们到社会救济机构接受友好的治疗。那些幻想神奇东西的女燎病患者也被愤怒的过分卖力的女愚人所代替了她们根本不能期待灾祸的胜利。可能当时的一切都是围绕所有过时的东西而准备的。这一点不能用纯时间距离来解释而必须用历史的宣判米解释。历史宣判通过物来表达这是在考虑到早期的可能性时能打动后代的一种耻辱后代们耽误了协助这种可能性获得生命。那些已经完全实现的东西可以被忘掉并在当代得到保存。过时的东西只是那些失败了的东西是一个新生之物的未被履行的诺言。易卜生的妇女们不是平白无故地被称为“现代的”。对现代的仇恨和对过时之物的仇恨这两者如出一辙。(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劣子旅达·脚布动(HeddaGabler)者算理不能仅从其自身来解释世纪的唯美主义只有在同基本的实在性即与社会冲突的关系中才能理解它。坏的良心就根源于反道德性的基础。批判既从经济方面也从道德方面与市民社会及其标准相对抗相反留给统治阶层所能做的如果他们不想像宫廷诗人和国家供养的浪漫主义者那样轻易地沉酒于辩护性的谎言及其软弱无力之中不过是去指责那些对社会加以评判的原则也就是社会本身的道德。市民阶层的激进思想在后来者的压力下所进人的新地位不仅局限于意识形态的外观单纯被一种因自我摧毁而产生的怒气所宣扬的、固执地反抗着又随时准备投降的真理所取代。美的东西向市民的善行所发起的反叛就是对善良的反抗。善良(dieCuete)本身就是善行(dasCute)的变形。它把道德的原则从社会的原则中解脱出来把它放进私人的信念之中这样它就在双重意义上限制了道德的原则。它放弃了在道德原则中共同被设定的人的有尊严状态的现实化。它的每一个行为都是由慰藉式的听天由命所描写的东西:它的目的是减轻而不是治愈不可治愈性的意志最终和它同流合污。这样善良本身也受到限制。它的罪责就在于亲密性之中。亲密性伪装了人们之间的直接关系它跳过了这样一段距离在这段距离之中个体能保护自身并免遭普遍之物的侵犯。正是在最紧密的接触中个体痛心疾首地经历到了不能被扬弃的区别。只有陌生性才是针对异化的相反毒剂。和谐的瞬间图像(善良在其中自得其乐)因其愚蠢地否认不可调和性从而更残忍地突出了因不可调和性而带来的苦痛对趣味和顾忌的冲撞(没有一种善的行为能不这样做)产生r相同的水准美的那软弱无力的空想就反抗这种相同水准。自高度工业化社会开始以来对恶的忏悔不仅成为野蛮的预兆而且还成为善的面具。善的尊严过渡到恶因为它把一切对秩序的仇恨和嫉恨都引向自身秩序为它的卜属之人把善染成r蓝色这样它可以不受任何惩罚地继续为恶。当海达·伽布勒使居勒(,Tulle)婶婶(她的内心深处全是一片好意)受到致命的伤害时当海达·伽布勒把那顶丑陋难看的帽子有意地认作女仆的帽子时这顶帽子是为了将军女儿的名望而特意添置的不满意的人们不仅把他们对粘糊的婚姻的愤怒暴虐地发泄到毫无保护的人身上他们还对和他们有关的最好的人作孽因为他们最能看到善的耻辱。他们毫无意识地和荒谬地去反对这位老岖她崇拜马虎草率的侄子一个绝对之物。海达是牺牲品居勒则不是。美的东西〔海达被关的固定理念所控制)在嘲笑道德之前就是与道德相对立的。因为它顽固地反对切普遍之物把纯粹定在的区别规定性设定为绝对的还设定了偶然性偶然性使一个人倒露而使其他人幸免于难。在美之中那种不能被透视的特殊之物坚持自身作为标准作为唯一的普遍之物因为标准的普遍性变得太透彻可见。因此美向这种普遍性、向一切不自由之物的等同性提出挑战。但是由于它借助普遍之物又再次截断了超出那种纯粹的定在的可能性这种定在的不可透视性仅仅只是反射了坏的普遍之物的非真理性所以它自己也负有责仟。这样美就陷人了反对正义的非正义之中并且有权利去反对正义。在美之中赢世界哲学年第期弱的未来为当代的莫洛赫神(Moloch)献上了它的祭品:因为在美的王国中不存在善的东西美就使自己难以作为败诉者去证明法官有罪。美针对善的责难就是使悲剧中失去理智的英雄获得市民世俗化的形态。关于社会的否定本质的意识被禁锢在社会内部只有抽象的否定为真理担保。由于反道德指责道德中的非道德的东西即压制它就占有了它们的最内在要求:随着每一次限制每一次暴力也都消失了。因此在实际上从不放弃的市民阶层的自我批判的动机也和唯物主义的动机相重合了这些唯物主义的动机把前者带到对它自身的意识之中。月iy刃撅刃泄以瘾女性的特征和女性的理想这种特征是按照这种理想塑造而成的都是男性社会的产物。未被扭曲的自然图像是在扭曲之中作为它的对立面才产生的。在它假冒人道之处男性的社会信心十足地在妇女们中培育了她们的自身调整并且通过限制来显示自己是不留情面的大师。女性的特征正是统治阶级的实物之物的摹本。因此它和这种统治一样坏。与市民阶层的失去理智相关、因而被叫做自然的东西纯粹是社会曲解留卜的创伤。如果心理分析的这条定理是对的即妇女们把她们的生理特性当作阉割术的后果那么妇女们就在自己的神经官能症中预感到真理。当一位妇女在流经血时感到这是创伤的话她对自身的了解就比自以为是鲜花要多得多因为这对她丈夫来说正是时候。自然在它被容忍和被嵌人之处得到了保护这里并没有潜藏谎言相反在文明中为自然担保的东西从其实体来看是最远离自然的是纯粹的自己变成客体的东西。各种类型的女性它依赖于直觉总是那些一个妇女借助各种暴力借助男性暴力必须强迫自己所趋向的东西:小女人就是小男人。人们一定会有一次作为嫉妒者已经感觉到那些妇女们怎样使用她们的女性性别并按照需要而拿它们来进行冒险让她们的眼睛闪闪发光利用自己的热情以便知晓那个得到保护的、不受智力损害的无意识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它的完整无损和纯粹性正是“我”的成就审查的成就智力的成就因此它毫无反抗地听命于理性秩序的实在性原则。所有雌性的造物们都毫无例外地随大流。尼采的顽固在此找到了支撑点并且不经检验和毫无经验地从基督教文明中接受了雌性造物的图像其实除此之外他对基督教文明根本不信任这使得他的思想的努力最后又臣服于市民社会。当他谈论妇女时他沉酒于那种欺诈说“女人”(Weib)这个词。为此还提出那个不忠的建议不要忘记带I鞭子:女人自身就是鞭子的效果。自然的解放似乎应该是废除它们的自我设定。对雌性特征的颂扬包括了所有那些具有这些特征的人的屈辱。力遣蹭说句龙元反道德主义尼采为了传统的非真理东西而移动这种反道德主义其自身也陷人历史的判决之中。随着宗教的解体及其明确的哲学式世俗化那些限制的诫律已经失去了它们被确认的本质失去了它们的实体性。最初物质的生产还莫洛赫神是古代菲尼基人所信奉的火神以儿童作为献祭品克尔凯郭尔的生存概念很不发达这就使得可以有一些理由宣称还没有为所有的人准备足够的产品。谁不把政治经济学当作这样的政治经济学予以批判谁就必须坚持这条限制的原则这条原则后来被宣布是以弱者为代价的非理性的占有。这方面的客观性前提已经发生了改变。不仅社会的持不同政见者还包括被限制的市民在考虑到过剩的直接可能性时都觉得这种限制是多余的。男性道德的潜藏意义谁想活着谁就必须采取行动在此期间已经成为一句可怜的类似世纪的牧师智慧的谎言。如果在德国的小市民们还能证明自己是金色野兽的话这也不是因为其民族的特性而是源于金色的野兽性本身这个社会性的强盗在开放的民众面前就转向了土包子的行为立场转向了失去理智的愚人的行为立场转向了“短视的人”的行为立场正是为了反对这些才发明了男性道德。今犬如果博尔古亚(CesareBorgia)⑩复活的话他就和大卫·弗里德利希·施特劳斯(DFStrauss)如出一辙就会被叫作阿道夫·希特勒。为反道德性布道已经成为达尔文主义者的事情尼采藐视这些达尔文主义者他们极力把围绕生存的野蛮争斗当作生活准则加以宣扬而这样做正是因为时代不再需要他们。很久以来一个高贵的有教养的人的德行就不再是在他人面前行为举止更加得体而是对行为举止感到厌恶并且实在地去练习那种被尼采认为是惟一独具精神美的德行馈赠。今天禁欲主义的理想与年前去尽情享受以反对自由主义的压制相比包括了更大程度上的对利润经济的疯狂所做的反抗。反道德主义者最终允许自己尽可能地变得善良、温顺、非利己主义和开放就像尼采当年那样。不过在为他的未变的抵抗力进行担保时他仍一如既往地孤独就像他在带着邪恶的面具去面对标准的社会其目的是教会标准对它自身的错误性产生恐惧那些日子里那样。(TWAdomo,MinimaMoradiaReflexionenamsdembesrlwbgtenLeben,SuhrkempVerlag,,Frankfurtam!Vein责任编辑:李理)犯博尔吉业(约或G),教皇亚力山大六世的私生子。文艺复兴时代的一个重要人物克尔凯郭尔的生存概念’〔德〕TVT阿多诺文李理译此在与真理在克尔凯郭尔的所有概念中生存概念是当前最有作用的。克尔凯郭尔追问真理的最令人信服的地方看起来就在于这一追问无需独断的正题也无需思辨的反题而是、本文选译白TW阿多诺《克尔凯郭尔审美的结构》有删SS译老一书第四章。标题为译者所加因篇幅所限略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9

《最低限度的道德》第二部分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