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小三,谢谢你在床上疯狂的伺候了我老公!

小三,谢谢你在床上疯狂的伺候了我老公!.docx

小三,谢谢你在床上疯狂的伺候了我老公!

心腐烂在身体
2017-06-0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小三,谢谢你在床上疯狂的伺候了我老公!docx》,可适用于领域

小三谢谢你在床上疯狂的伺候了我老公!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往日的冰山脸也被今日的喜庆所融化溢满了柔情那俊朗的眉眼之间掩藏不住幸福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勒着马绳马蹄一步步优雅稳重地朝王府去到了王府他亲自走过来撩起喜轿的帘子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进了王府大门鞭炮声锣鼓声热闹非凡新郎新娘站在大堂上好一对儿天造地设的妙人儿!然不等众人喝彩一拜天地还没能拜下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大堂瞬时安静了下来内堂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女子一身红裳绝美的小脸上了素淡的妆容更显倾城之貌只是她脸色仍旧有些苍白走起路来不甚稳当幸得丫鬟搀扶着才能一路走来前堂宁王妃叶宋宁王顺着宾客的眼光转身过来瞧见了她原本疏朗的笑意霎时消散转瞬冰冷如寒冰叶宋不卑不亢地走上主位坐了下来宁王抿着唇冷冷道:不是身子不舒服病着么不好好在后院养着怎么到这里来了?叶宋端起一盏茶呡了一口眼中浸开淡淡的笑意道:王爷今日大喜臣妾就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得爬起来恭贺王爷北夏有规矩夫君纳妾若是得不到正室的祝福是不会幸福的因而臣妾为王爷主婚来了宾客哗然来的宾客大多都是在朝为官的但凡有点八卦的人都知道宁王妃叶宋在王府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且又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拿捏对宁王用情至深百依百顺没想到今日宁王大婚她居然主动出来了宁王脸色沉了下来定定地盯着主位上的叶宋似乎想要透过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穿她的心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既然如此便有劳了只要叶宋敢耍什么花样他保证她会死得很惨叶宋笑了笑支着下巴努努嘴又道:北夏还有个规矩妾室进门王爷也得坐在上头宁王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牵着新妾的手道:不用了本王陪南氏一起开始拜堂吧新妾姓南单名一个枢字也好叶宋道在喜婆的吆喝下那一双人幸福地拜了天地除了彼此其余的都是局外人敬茶的时候喜婆端来一盏热茶递给南枢南枢向王妃敬上柔柔道:姐姐喝茶叶宋伸手来接正好头晕脑胀久了她觉得口干舌燥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妹妹一定要好好服侍王爷才是妹妹记住了只是两手相碰时忽然一声低呼那盏热茶也不知是谁没有接稳往一边斜翻滚热的茶水倾洒了出来烫了叶宋的手背也湿了南枢的嫁裳宁王赶紧握过南枢的手紧张的问道:怎样有没有被烫到?南枢摇头泣声道:是妾身不小心惊扰了姐姐宁王用要吃人的冷眸逼视着叶宋用只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一字一顿道:叶宋不要以为本王不敢动你那样冷酷绝情的面容那样冰冷的眼神分明是在看着自己的仇人叶宋也不恼笑眯眯地看着垂头的南枢道:不好意思是姐姐手没有端稳应是姐姐给妹妹赔罪沛青再上一杯茶来身旁丫鬟忙递上一杯茶让南枢重新敬茶沛青死死咬着嘴唇垂着眼帘把一切愤怒不甘的情绪都隐藏在了眼底敬茶结束以后南枢被送去了洞房宁王立刻道:来人王妃身子不适把王妃扶下去歇息叶宋领着沛青云淡风轻地转身声音里有了一丝慵懒:不必了臣妾自己走回去就可多谢王爷关怀噢对了走了几步复又回头对宁王含笑眨眨眼好歹是你结婚别忘记让人送一桌酒菜来我院子里我也好高兴高兴说罢扬长而去那抹红色丽影恍惚间竟比嫁衣的颜色还要艳烈几分明明柔弱的身骨却挺的笔直宁王手握成拳死女人竟敢在他大婚上来捣乱回去的路上沛青抚着叶宋手背上的红痕又是心疼又是义愤填膺:小姐奴婢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那个南氏故意翻了茶杯!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叶宋睨她一眼似笑非笑:说出来有人信么?叶宋捏了捏沛青头上的发髻道:我都不急你急个毛线一想起苏宸那憋屈的脸我心里头就畅快走回去喝酒沛青被叶宋勾肩搭背地推搡着往前走偷偷瞧了她一眼嗫喏:小姐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叶宋眉头一挑柔弱的脸蛋上立刻添了一抹潇洒的光彩道:哪里不一样了?从前的小姐不会看的这么开的叶宋勾起嘴角笑那你就当从前的那个叶宋已经死了回到冷清的院子里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酒菜热气腾腾的沛青张罗好了道:小姐快来吃饭了叶宋一边喝酒一边吃肉拿着筷子指指点点:沛青过来一起吃奴婢怎能和小姐同桌今天大喜嘛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她把沛青拉过来给沛青夹菜若有所思道我听说是我拆散了苏宸和南枢?沛青反驳:胡说!小姐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小姐喜欢王爷门当户对的怎么不可以了?小姐说非王爷不嫁大将军去找皇上请旨赐婚了王爷没法娶南氏当王妃不过这也是小姐的本事!有本事那南氏也有个大将军当爹啊!你说得很对叶宋给她夹了一只鸡腿沛青弱弱瞅她一眼:小姐你真的不难过啦?我生场病差点去了老命醒来什么都忘了我还难过个屁?那苏宸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我都不记得了也没兴趣来喝酒奴婢奴婢不会喝酒不会可以学嘛酒过三巡沛青浑然忘我叶宋教她划拳她划得有模有样两人脚踩在凳子上玩得不亦乐乎沛青脸颊红红笑咧咧地问:小姐你一个大家闺秀嗝怎么会喝酒划拳啊?叶宋也是醉了道:老子做了一个梦梦里遇到一个自称是神仙的坑爹货他教的他告诉老子只要肯穿越人美胸圆屁股翘不说还有将军爹美人老公但就是不幸福!沛青补充道说罢一头栽倒不省人事叶宋摇摇晃晃爬起来踢倒了椅凳指天大骂:你诓我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下来单挑啊他娘的你还有没有道德老子要回去!天不应地也不灵叶宋愤怒地一脚踢翻长桌酒劲儿冲脑然后她四肢一瘫躺地上呼呼大睡了叶宋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旁的沛青正汲毛巾准备给她净脸呢宿醉一夜头痛欲裂沛青脸色也不怎么好絮絮叨叨道:小姐昨晚喝醉了要不是奴婢及早发现在外睡一夜又要着凉了以后小姐可不要喝那么多酒酒后伤身要是要是因为王爷就更加不值得了看来她是把她昨晚怎么醉酒的场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叶宋懒洋洋地爬在桌上喝粥没什么精神道:其实我没看上他小姐就是应该这样奴婢发觉小姐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沛青眉眼间总算有了欣慰之色对了小姐一个时辰以前南氏过来给小姐请安小姐还睡着我就没搭理她她在院子里好像一直委身福礼着叶宋一口粥呛着瞪了眼珠子:你怎么不早说!沛青一脸高傲:她不是很厉害么再怎么厉害也得向小姐低头正是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声丫鬟惊慌的低呼: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叶宋僵着面皮看了沛青一眼看吧出事了南氏的柔弱又不是没见识过连一杯茶都端不稳的人还指望她在院子里福礼一福就是一个时辰?叶宋匆匆出门一瞧果然南枢脸色苍白地晕掉了身旁丫鬟声泪俱下:王妃娘娘再怎么不待见我们夫人也不能见着夫人身子弱就这样对待她呀!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怎么向王爷交代!叶宋吩咐沛青道:快去请大夫来沛青见不可耽搁风风火火地跑了苏宸早朝回来以后才进门口就听说南枢在叶宋的碧华苑晕倒了顿时火冒三丈的朝碧华苑走来若是在平时他只会绕着走怎肯轻易踏进一步南枢正虚弱地躺在床上大夫给她把脉得出的结果是南枢身子太虚又在外面福礼太久僵了身子导致血脉不活络而引起的晕厥吃几帖药调养调养就好了大夫见王爷来王妃又在房中很上道的出去配药了沛青瑟瑟地过来就曲腿跪下还不及说半个字苏宸低低冷凝道:滚出去沛青被吓得一抖坚持说道:都是奴婢的错跟小姐无关求王爷她去抱苏宸腿的时候被苏宸一脚踢开叶宋皱了皱眉看见沛青如此轻车熟路的抱他大腿从前这种紧张时刻应该是家常便饭吧她淡定道:沛青你先出去沛青敛起裙角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咬咬嘴唇抹抹眼泪起身出去苏宸这才缓缓抬眼看向叶宋不带感情眼里满满的冰冷和厌恶叶宋自知理亏垂头道:这次是我不对让妹妹在院子里站得久了没能及早发现下次我不会让她再在我这里受委屈啪一声脆响叶宋突然顿住整个人都傻了**的发丝从肩后滑到了胸前遮住了她的侧脸侧脸火辣辣的痛她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宸苏宸的手尚且未来得及收回说完了?苏宸漠然道她她被打脸了?苏宸不屑地勾唇冷笑:从前你装出一副柔弱不堪的样子本王倒是小瞧了你!叶宋随口应了一句:也是我有点高估了你做为一个王爷竟然这么没品苏宸被她惹怒了那有力的手倏地抬起捏住了叶宋的脖子把她抵在墙上双眼冷如利剑五指收紧顿时叶宋蹬着双脚挣扎脸色憋得通红耳边阎罗般的声音响起:不要这么不知死活识趣一点本王还能让你好过一点你若是再敢伤枢儿分毫本王就杀了你就在叶宋眼前发黑的时候床上南枢忽然醒了侧目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白了挣扎着坐起来急道:王爷不可还请手下留情!苏宸手指松了叶宋得了自由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苏宸移坐到南枢床边指端摩挲过她那如画淡然的眉眼语气放得十分轻柔握了握她的手问道:怎的突然就晕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南枢虚弱地笑一笑顺势依靠进苏宸怀中摇摇头道:我没事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说到这里时笑中带着一点羞怯不过这真的不关姐姐的事王爷就不要生气了饶过她吧见苏宸和南枢你侬我侬叶宋艰难地站起来心想也没有她待下去的必要了不等苏宸发话她自己便自顾自地离开了要说那可是她的房间倒反主为客了沛青见她出来脸色赫然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就连脖子上也有明显的於痕泪眼斑斑地唏嘘:王爷打小姐了吗?叶宋满不在乎地摸了摸红肿的嘴角呲道: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以后你不能刁难南夫人这次当是长点记性都是奴婢的错沛青心疼地煮了一只滚鸡蛋给她散於边揉边哭很快苏宸便抱着南枢走出来头也不回地离开院子叶宋看着那俊秀挺拔的背影和南枢飘飘的衣裙云淡风轻道:以前我会喜欢这么个恶心的人还真够眼瞎的那淡然略有些沙的声音经风一晕开格外的悦耳好听也不知苏宸有没有听到脚下凝了一下就消失在碧华苑门口中午叶宋午休时去了碧华苑里的客房下午的时候便让沛青去找了几个下人来把她之前的房间给收拾了彼时叶宋正在院子里喝茶剥瓜子下人问她要如何收拾房间里面的用具该如何时她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脸上的和脖子上的红痕还没完全消想了想道:该扔的扔该烧的烧就把那房间空出来当一间杂物室吧明天给我换套新的家具来下人明显很为难吞吞吐吐道:可是王爷有令王妃又什么需要添度的都要经过他的同意奴才们不敢擅自做主这样啊叶宋收了瓜子让沛青把瓜子都赏给他们还拿了些水果道待会儿我自行向王爷说过了你们再去置吧下人们走出碧华苑老远以后看了看手中得来的赏赐说扔了又舍不得说吃了吧个个又有些尴尬毕竟王府里的下人对叶宋这位王妃都是心存鄙夷的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几个下人一路走着侃着对王妃都少了些介怀倒有点同情了起来其实王妃也蛮可怜的是啊王爷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一门心思放在了南夫人身上诶你们有没有觉得王妃的性子似乎跟以往不同啊像变了个人似的今天天气好一直阴阴的没有一丝阳光正是叶宋所喜欢的在躺椅上躺够了她便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带着沛青去散步这偌大的王府她还没好好地逛一逛呢景色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府里的一干下人们看见她都一脸的惊魂不定仿佛根本没想到她会出现在碧华苑外面一般逛着逛着就去了饭厅正好苏宸陪着南枢正准备用晚膳下人们不敢拦叶宋便如若无事地走了进去瞧了一眼满桌的美食佳肴似笑非笑地挑起眉道:我来没打扰到妹妹和王爷吧?苏宸眯了眯眼看着逆着光叶宋那有两分薄得透明的脸连发线都淬了一层淡淡的光泽加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着实很难让人忽视只是他越看却越讨厌怎么会早知姐姐也过来用膳妹妹应先差人过去问姐姐一声的南枢忙吩咐丫头多备了一副碗筷叶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苏宸盯着她脸色和脖子上未散去的痕迹道:看来你胆子真的很大还没长记性长了记性啊叶宋抬起脸来眯眼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脸脖子看这里不就是证明?需得好些日子才能好起来呢苏宸脸色阴沉了下来她又道不过这件事本来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再给妹妹赔个不是南枢尴尬地笑了笑道:是妹妹做得不够好我听说院子里要换什么用度还得经过王爷的同意叶宋边吃边道吃相还算斯文我想换一套家具还请王爷批准你要家具做什么?苏宸问我要搬卧房所以原先的不能用了叶宋若无其事道苏宸眉头皱着深叶宋细细看去其实他这般皱眉的样子很好看眼睛很修美鼻子很挺轮廓很分明只需往人前一站便有压倒性的优势苏宸感受到叶宋那抹探究的目光很嫌恶地垂眼避开给南枢夹菜口上随口问一句:搬卧房做什么?南枢拿筷子的手一顿苏宸怒目看过来恰好看见叶宋低下眼帘掩下了眸光徒留嘴角勾起的半抹浅笑不由一怔叶宋最后喝了一口汤饱了踢开座椅站起来解释道:妹妹不要误会我们家沛青是个偷懒的卧房积了厚厚一层灰她不打扫脏得很家具又旧想换副新的应该不要紧吧?妹妹得王爷宠爱想必家具什么的是不会介意的吧?南枢无辜地看着苏宸安慰地握了握他的手道:王爷?苏宸沉默了半晌才冷声吩咐道:明日起给王妃重新打造家具样式材质依照王妃的喜好来以后这些琐事都不必向本王上报直接报给南夫人还有从此以后南夫人身子弱见了王妃不用见礼也不用每天去给王妃请安叶宋如若无事地道:王爷既然如此迫不及待地架空我的王妃主母权利提高南夫人的地位不如让她来当王妃好了隔天工匠进府来给叶宋打造家具给的图纸款式都是最新的叶宋觉得甚好便吩咐工匠量了屋子尺寸以后打造好了送过来搬家具那天弱柳扶风的南枢过来了满院子的木屑飞扬她一进来就闷闷咳嗽叶宋笑眯眯道:这里很脏难得妹妹还肯过来见妹妹如此难受快快去外面吧脏了衣裳就不好了南枢掐着手帕放在口鼻间柔弱一笑:多谢姐姐关心我不碍事我就是想过来瞧瞧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她在院中轻轻走动地面放着杂乱的木材又不太好走动她遣了丫鬟灵月去帮沛青打扫自己则跟叶宋笑语了几句说话间南枢没注意脚下忽然被木头绊倒低呼了一声整个人都往前扑去这一扑不得了地上除了木头以外还散着不少铁钉非得把她吹弹可破的肌肤戳出几个洞来不可小姐!灵月脸色惨白大呼当是时叶宋眼疾手快立马伸手抓住了她随着手臂用力一拉另一只手搭上南枢的腰把她搂抱过来只是叶宋没干过英雄救美的事把握不好力道南枢被拉回来了以后随着那柔软的娇躯一压过来叶宋自己反倒被压得倒地尖利的铁钉偷袭了叶宋的屁股和后背顿时她便抽了口气姐姐!姐姐你没事吧!南枢惊慌失色连忙把叶宋拉起来那后背上钉了不少铁钉沛青见状连忙跑过来不客气地从南枢手里夺过叶宋的手吓得手都在颤抖问:小姐怎么样?叶宋皱了皱眉问:我后背是不是钉东西了?沛青一看直掉眼泪叶宋便道:无妨给我拔下来沛青颤抖着手一颗一颗地给她拔下每拔一颗那圆点般的血迹便浸了素色衣裳南枢见了血站不稳灵月稳稳扶住她她才不至于再次晕厥这回沛青学乖了极力忍着愤怒用僵硬的嗓音道:此处物多地杂要是伤了夫人贵体王爷又要心疼了夫人请回吧姐姐的伤南枢期期艾艾担忧不已几经落泪都是我不好连走路都走不稳害得姐姐平白为我受罪叶宋咬牙忍着后背火辣辣的痛道:没大事擦点药就好了妹妹真是个水做的人儿娇贵得很可不能经受丁点损伤王爷就是喜欢妹妹这样连路都走不稳的人妹妹要走我这里就不便相送了南枢对叶宋微微颔了颔首转身婀娜多姿地离开叶宋回房趴在床上以后才手指掐着锦被痛得眼泪都出来:沛青唔快帮我看看是不是背脊骨都断了真他娘的痛为了避免破伤风沛青不得已去取了一瓶药酒回来给叶宋擦那酒一沾到伤口就是钻心的痛叶宋掐被子的手指都快扭曲得变形痛苦得满头大汗到后来竟难以忍受低低地呜咽了起来沛青哪里见得边抹眼泪边道:真没想到那南氏会如此的心狠手辣!叶宋咬牙:嗯我也没想到苏宸对叶宋受伤一事全然不知也从不过问那日南枢回去以后见了苏宸心有余悸地说了叶宋跌倒这件事苏宸只搂着南枢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捏了捏南枢柔嫩的脸颊柔情似水地微微皱眉道:你怎的去碧华苑了?她要是欺负你怎么办?南枢娇羞地躲他的手咯咯笑道:没事的姐姐人很好才不会欺负我我也只是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没事不要去那里他把怀中不安分的女子收紧凉薄的下巴蹭着她的发低眉道饿了么我让厨房给你炖了燕窝滋补身子还温着嗯南枢娇羞地点头此生能得王爷如此眷顾枢儿何德何能傻瓜苏宸笑了那笑意流淌令满室生辉净说傻话当晚叶宋才真的是被痛得慢慢失去了理智周身都是汗涔涔的晕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四肢百骸都像是散架重组后一般提不起丝毫力气歇了几天叶宋的脸色仍旧是不好沛青无比担心握了握粉拳转身就走道:奴婢去叫王爷来!叶宋靠在床上不辨喜怒道:你是去自取其辱吗?可是小姐!沛青扭头愤恨道奴婢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姐这么受苦!叶宋笑了笑斜眼睨着她道:虽然说苏宸大婚前的事情我都不大记得了但你小姐我受他欺辱的次数应是蛮多的还怕这点儿苦?见沛青傻站着叶宋起身下床躺久了越躺越乏你陪我出去走走杨柳绿荫下午的日光已经不那么明媚了从叶缝间流泻下来泛着柔和的光泽叶宋一袭浅绿色的裙衫比新抽枝的杨柳还要翠嫩上三分长发用白玉莲花簪轻挽素净的脸上未添妆容有些病态的白脖颈纤细优美自有一种撩人的风骨所谓媚骨天成也不过如此只是常年幽闭在深苑当中无人发现无人欣赏她和沛青往小溪的这边飘然走过然而恰好这时苏宸正往小溪的那一边走来约莫是正准备去芳菲苑看南枢苏宸不经意间侧眸便看见了她冷不防眸色生寒叶宋尚且无知无觉园中空气好草木清新她的心情也不知不觉飘飞了起来在绿荫阳光底下笑得没心没肺那样璀璨干净的笑容让人过目难忘可是看进苏宸的眼里却格外的刺眼忽然间他很想知道那叶宋究竟在演什么戏还能笑得这样开心他也很想亲手把那笑容给掐灭看着就碍眼得很不知不觉他就上了小桥过来了小溪这一边叶宋在柳树下够着身折了几支柳递给沛青一些两人一边走一边跟鞭子似的甩着柳枝扇草木沛青用力扇了几下道:小姐奴婢一把这些花花草草想成是南氏可以尽情扇她的脸就觉得无比的解气叶宋笑:那你也太容易解气了些来小姐我教你更解气的说着她往花花草草猛扇一下跟着我念苏宸你这个贱人沛青有些怂:小姐这样骂王爷是大不敬叶宋睨她:你忘记他是怎么欺负我的了?尊敬这个东西是互相的沛青恍然:小姐说得很对来跟我念苏宸你这个贱人苏苏苏宸你这个贱人叶宋笑得两眼弯弯瞅着沛青憋红了脸的窘态道:放开些苏宸你这个贱人再来一次沛青胸中豪迈顺溜道:苏宸你这个贱人!苏宸在一簇**的树叶后隐了身形脸色阴沉可怖抿着唇他看了看小溪里流淌着溪水有那么一刻就快要遏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只想上前去把那女人一脚踢水里淹死!后来见叶宋跟沛青撞见了树下几个府里的丫鬟他才生生忍住没有出去有失身份王府里丫鬟众多从前叶宋还是这里唯一的主母时就不怎么管王府里的事现如今又进来一个南夫人南夫人体弱只偶尔过问一番对待下人十分体恤因而丫鬟们都觉得很轻松很自由忙完了自己的分内之事后偷偷找个地方躲起来偷一会儿闲也是极平常的事情眼下她们三三两两围坐在树下一人手里一个本子似在看书的样子且还看得津津有味连叶宋和沛青来了都没有察觉叶宋示意沛青不要出声她自个缓缓踱到丫鬟背后伸长了脖子瞅了一眼问:看什么?那丫鬟随口一句:话本别吵正紧张呢丫鬟道:好看到不行根本停不下来是么叶宋笑了一声随即弯身便从丫鬟头顶伸手下来将话本抽走给我也瞅瞅丫鬟被这举动弄得一惊还不等她发作一仰头看见叶宋的脸时什么底气都没了当即跪下:奴婢不知是王妃娘娘请王妃娘娘恕罪!别的丫鬟也都回过神来整齐跪了一排形容瑟瑟的叶宋撇这嘴翻了两翻发现这话本里头文字内容丰富且很具有故事性就跟现代的小说差不多不由兴致大起问:这些玩意儿哪儿来的?丫鬟如实应答:奴婢奴婢休沐时去集市上买的叶宋痛心疾首:上班时间怎么能插科打诨呢没收统统没收丫鬟们一脸肉疼叶宋挑了挑眉又安慰道:莫灰心好好表现本王妃还是有可能把这些本子还给你们的丫鬟们连连应是总算平复了一些然后各自退下去干活了叶宋掂了掂一沓话本跟沛青打道回苑似笑非笑道:这下有打发时间的了树下的苏宸深深看了叶宋的背影一眼有太多他疑惑的东西尽数都掩进了眼底里拂叶转身而去叶宋确实跟他之前认识的叶宋大不一样这些也都是她装出来的?可是不管怎么装他都不会对她另眼相看顶多也只是觉得那就是一只跳梁小丑而已一连数日叶宋都闭门不出全副身心地投入到形形色色的话本当中去沉醉不可自拔这一专注起来什么烦心事也没有了脸色恢复得快身子也渐痊愈一顿要吃三碗饭腰上长了二两膘等到叶宋让沛青把这些话本物归原主时她才猛然发现腰上那二两肥膘不由长吁短叹随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沛青从明早开始早睡早起晨跑锻炼不得有误沛青满脸苦相:小姐我又没有长胖也要晨跑啊?叶宋看她一眼不容置喙:怎么让你锻炼身体委屈你了吗?沛青正色:不委屈小姐为奴婢的身体状况着想奴婢感到无比的幸福!嗯很好叶宋转身就去衣柜里拾掇拾掇看看有没有简便一点可供锻炼时穿的衣裳道:你把本子还回去的时候跟那几个姑娘说一下让她们多淘一些专讲勾心斗角攻于算计的话本回来看完了以后顺带给我瞅瞅沛青不解:小姐要看那些做什么?叶宋哼哼两声:学**借鉴沛青大约明白了欢喜地捧着书本物归原主去了叶宋的衣裳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大家闺秀款不适合穿着跑步锻炼身体因而连夜她把衣服做了一些修改不必要的裙带广袖的都裁掉袖口用绸带束着领口遮得严严实实裙子改成了裤子叶宋本也是个喜欢赖床的无奈在这古代还不晓得要待多久减肥是次要打好身体根基才能做好持久战准备不然像上次被钉一下就要躺几天着实不是她的作风因而有了坚定的信念叶宋把睡梦中的沛青拽起来拖出去一起跑步了眼下时值深春清晨的空气中还泛着一丝凉草木芽尖儿上的水珠晶莹剔透呵出的气息都被寒成了一片薄薄的白雾渐渐沛青也精神了很快入了状态随叶宋一起绕着花园跑圈那漆黑如墨的长发和衣角随着叶宋跑步的动作纷纷扬扬消瘦的脸颊泛出一抹极浅淡的红晕双目在晨雾中迷离很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小小姐奴婢快不行了跑跑不动了!叶宋扬声喝道:坚持就是胜利一二一!一二一!她斗志昂扬以至于沛青何时被她落在后面的她都不知道只回头时蓦然发现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而且这条路嗳?跑错路了跑到小路上去了可是还不等她回过头停下来冷不防整个人就撞在一堵坚硬的肉墙上撞得她是头晕眼花叶宋泪眼花花地捧着额角抬起头来瞳孔在映入一抹高大颀秀身着黑衣广袖气宇轩航的冷俊人影时顿了顿随后板正了脸面上浮现出无懈可击的微笑福了福礼道:原来是王爷见她如是一副圆滑之态苏宸不由皱了眉上次苏宸打她的光景还历历在目叶宋一看见他就防备虽然是笑着的但语气里的疏离丝毫不比苏宸讨厌她来的少尤其是一看见那张好看的脸她就觉得自己的侧脸和脖子有些疼了此刻就他和她单独两人为了保险起见不至于在这处被灭口叶宋觉得还是先走为妙思及此她笑得更加的灿烂打量了一下苏宸道:看王爷这行头是打算去早朝?早朝可是大事耽搁不得就不打扰了说罢转身就准备开溜站住苏宸开口冷然淡漠地送出两个字一触即发的情绪像一把刮人的刀子站住?叶宋稍稍侧了侧头留给苏宸一个十分漂亮的侧颜天边的云层拨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霞光万丈给那张安静美好的侧颜淬上了淡淡的暖金色的光亮让苏宸竟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很快回过神来说不出的恼怒仿佛一大早起来原本心情蛮好结果没注意踩了一坨狗屎心塞他刚想发作叶宋拔腿就跑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跟躲瘟神似的躲开苏宸口中念念有词一下就飘远道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你他妈当我是傻子吗等着你来杀我啊一大早的太晦气了不是故意卡在这里实在是微信篇幅有限戳下方阅读原文就能接着看啦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4

小三,谢谢你在床上疯狂的伺候了我老公!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