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的联系和区别

“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的联系和区别.docx

“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的联系和区别

朱不群
2017-08-0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的联系和区别docx》,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的联系和区别        一般说来“爱国”与“爱国主义”两个概念的关系不是一个大问题现在郑重其事地提出来并加以学理辨析似乎是小题大做。但它毕竟是一个问题是可以进行学术探讨的而且这一探讨对于推进爱国主义学术研究深化爱国主义说理教育具有不小的意义。  一、概念辨析的必要性  “爱国”与“爱国主义”是两个常用的概念不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理论上它们出现的频率都很高。从概念使用的情况看它们通常是同时使用、交叉使用甚至混同使用。也就是说人们通常对二者不做严格区分。综观学界发表的关于爱国主义的许多教材、着作和论文基本上都没有对这两个概念做全面的理论辨析而且在实际使用过程中经常地甚至随意地加以转换。因此我们至今仍对这两个概念的关系感到不很清晰。也有学生问:爱国和爱国主义是一回事吗?我们觉得不好回答。  那么将这两个概念混同或等同使用是否合理呢?对此不能笼统回答而应区分不同场合和语境。  从日常生活领域及其语境来说“爱国”与“爱国主义”没有多大区别也没有必要做出严格的界分和限定。日常语言具有模糊性这当然是一个缺点也有可能给人们的日常交流带来麻烦但总的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日常生活语言的精确性要求较低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习惯于用模糊性理解来应对模糊性用语并有较好的语义掌握。这样可以使人们节省很大的精力便于交往的进行。没有必要让大家随时都使用精确语言特别是学术语言。因为人们的日常交流具有即时性语言的使用只要满足当下需要就好而不具有知识积累的意义。因此如果在日常交往中都用学术用语并讲究概念辨析那反而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从宣传需要和宣传语境来说对“爱国”与“爱国主义”做出概念区分并进行辨析意义也不大。宣传工作当然对语言运用颇为讲究特别是宣传性文章的写作必须高度准确否则会造成不良影响。但宣传所要求的主要不是学术上或概念上的准确而主要是思想上特别是政治上的准确。因此只要概念的思想政治内涵没有差别那么其他方面的细节差异就是次要的。“爱国”与“爱国主义”在思想政治内容上是完全一致的它们的区别主要是属于范围、层次、语言习惯、个性色彩等方面的。宣传者比较随意地使用这两个概念一般情况下仍可以较好地表达出爱国主义的思想内容并为人们所理解。而且也许能更好地达到宣传效果因为不论是理论宣传还是政策宣传都不宜搞得过于琐细和复杂而应该保持一般叙述的简明直接。  但是从学术研究的需要和语境来说对“爱国”与“爱国主义”两个概念做出区分和辨析就是十分必要的了。“爱国”与“爱国主义”毕竟是两个概念而不是一个概念它们之间是有差异的。不论这种差异有多小都是一种实际存在着的差异。而从学术眼光来说任何差异都是不能忽略的。而且这是两个常用的基本概念它们不仅在日常生活中常用而且在理论研究中也常用。许多其他的相关概念往往是建立在这两个概念的基础上的或者是从中引申出来的。如果这两个基本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不清楚相互之间经常纠缠在一起那么进一步的学术研究就会困难重重了。因此做出学理界分和辨析是推进爱国主义学术研究的需要。  同时这也是我们建构爱国主义理论的需要。学术研究不限于理论建构但包含着理论建构。尽管爱国主义学术研究中包括着非常丰富的内容涉及十分广泛的领域并分解为若干不同的任务但建构我们自己的爱国主义理论则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任务。这种理论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与中国当代实际相结合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理论。它不仅能对爱国现象进行理论的解释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服务于爱国主义教育告诉人们有关爱国的道理。要建构这样的理论大厦就需要有大量的建筑材料。其中概念就是最基本的材料。“爱国”与“爱国主义”作为两个基本的理论概念是这一理论大厦的重要基石。我们必须对其进行打磨使其更加合用。  二、概念辨析的基本框架与语境  表面看起来“爱国”与“爱国主义”是两个非常简单的概念对它们之间关系的辨析也似乎是十分简单的。其实不然。这是一种颇有理论难度的一种辨析主要原因在于这两个概念各自的大小是不确定的。也就是说不论是“爱国”一词还是“爱国主义”一词都既可以是大概念也可以是小概念既可以是广义用法也可以是狭义用法。人们在日常使用的过程中就是比较随意的。所以即使是问一下这两个概念哪个更大就是一个无法简单回答的问题。  这种概念使用上的不确定性其实也是来自生活和需要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此我们事实上也无法硬性地规定哪个概念为大或为小。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在对这两个概念进行学术研究时不能确定它们的坐标不能在一个相对稳定和确定的范围内进行比较。为此我们所做的并不是武断地确定一个坐标让它们来遵守而是把二者相遇时可能出现的情况逐项做一认定。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当“爱国”和“爱国主义”两个概念相遇时在范围大小上可以有四种情况:  第一二者都是大概念都是在最广义上使用的概念。也就是说不论是“爱国”还是“爱国主义”都是对有关爱国的全面指称。在这种情况下两个概念不能同时并用我们只能用一个来代表有关爱国的一切。如果一定要两个概念同时使用那就必须把另一个概念变成狭义或小概念。这是保持逻辑一致性的需要。当然在日常用语中人们有时不太讲究逻辑因而他们也可能同时使用两个最大概念并使二者随意互换。  第二“爱国”是大概念“爱国主义”是小概念。在这种情况下前者包括后者后者是前者的一部分。也就是说“爱国”无所不包一切有关爱国的现象及其本质都包括在内“爱国主义”只是表现其中层面较高的爱国现象。从这个意义上说只要一讲“爱国”,那么“主义”就在其中了。  第三“爱国主义”是大概念“爱国”是小概念。由于“爱国主义”更有理论色彩有时人们喜欢用“爱国主义”这样的概念并用它来概括有关爱国的一切含义。在这种情况下“爱国”被包含在“爱国主义”当中。  第四二者都是小概念。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互不隶属没有谁大谁小之分。  显然这四种情况都是可能存在的而且在人们对这两个概念的使用中也是实际地存在着的。我们对此当然都应该和可以分别地加以考察但在这里我们将重点考察最后一种情况。因为我们知道一个概念的广义用法通常是从它的狭义用法扩张而来的是由于原来的狭义含义过于强大和具有代表性而发生的外延扩展因而狭义用法作为其初始用法更能体现这个概念本来的含义和特点。因此这两个概念的区别主要在这种情况下得到最集中的体现。  三、“爱国”与“爱国主义”的联系和区别  既然人们经常把“爱国”与“爱国主义”混同使用这就说明二者之间肯定有某种共同之处。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找出这种共同之处是什么。我们首先从字面上看到二者都有“爱国”二字这说明它们的主题是一样的都是对同一种社会现象的反映和概括。而且二者的反映和概括是同向的。  在看到二者具有共同性的基础上更要注意寻找它们的不同之点。这种不同之点首先在“主义”一词上体现出来。“爱国”之后缀上了“主义”二字就成了“爱国主义”这一新概念。那么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变化呢?这种变化主要不是范围的扩大而是层次的提升。  从概念本身来看“爱国”反映的是人们对祖国热爱的事情本身不论是爱国的感情、思想还是爱国的言论和行为都是“爱国”这是现象和事实的层面。而“爱国主义”则反映的是“爱国”的“主义”属性和特征。“爱国”而成为“主义”,就说明它已经不只是原来意义的“爱国”现象了而有了进一步的延伸和升华。“主义”不是事情的本来状态而是这种状态的概括和升华。一般来说当我们说到“主义”的时候通常是从完整性、系统性、思想性、旗帜性、精神性等方面理解的。因此当我们用“主义”来标志和表达“爱国”的时候就超出了对简单事实性存在关注的层面而进入一种更高层面的把握之中。这种层面的提升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从“爱国”到“爱国主义”,是从事实层面上升到价值层面。“爱国”是一种事实或者是对事实的简单反映而“爱国主义”则体现了一种浓厚的价值评价。“主义”本身体现一种价值体现一种价值评价。它不仅是一种完整的思想而且是一种一以贯之的态度和立场一种完整的价值观。这当然并不是说“爱国”本身没有价值属性更不是说对于爱国者来说他的爱国不是一种价值立场和价值倾向事实上“爱国”本身也是一种价值事实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就包括有“爱国”,而是说与“爱国主义”相比它作为一个概念更加突出的是这个事实本身而它之作为“主义”则是凸显了价值属性。至于对“爱国主义”的价值评价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那是另一个问题需要看历史背景和条件。一般来说在国家存在与发展的历史阶段上爱国主义都意味着一种积极的评价是一种正面价值因为它对国家自身的生存和发展有利。但如果“爱国主义”被人滥用并导致了恶劣后果那么人们也可能对它持负面评价。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大讲“爱国主义”,但对二战后的德国来说这个用语带有了负面含义。至于在国家走向消亡的时候如果那时的“爱国主义”阻碍了国家消亡的进程那么它也会成为负面评价的。  其次从“爱国”到“爱国主义”,是从经验层面上升到理论层面。它表现为一种思想理论体系是对于客观存在的爱国现象的反映而且经过了理论家的加工建构起一种比较完整的理论系统。事实上“主义”一词通常都指思想体系尽管并不是每一种主义都是思想体系但人们通常的确是从思想体系角度去看待和理解“主义”的。“爱国主义”作为主义也并不都体现为思想体系它在许多时候指的是爱国的一贯的立场和态度以及情感、行为等但是它也可以形成自己的理论形态。这套理论系统需要对什么是爱国、为什么要爱国、怎样爱国等做出理论上的说明和论证。其中有些论述可能还相当复杂和深奥如关于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中爱国与爱党的关系、爱国与爱社会主义的关系等。对这种问题的解决当然需要相当高深的学术研究。  再次从“爱国”到“爱国主义”,是从言行层面上升到精神层面。这里的“精神”不是作为广义的哲学概念泛指所有的意识现象而是作为一种伦理概念特指崇高的品格或高尚的人格特质。我们常讲的“爱国主义精神”,其实就是这样的形态。“精神”和“品格”是一种抽象的东西它是无形的看不见摸不到甚至比思想理论形态更加无形而难以把握。但它并不是虚无虚幻的东西而是有自己的思想内容表现为品格、气质、作风等精神面貌。这种精神有其实际的来源它是从现实的爱国现象中从人们切实的爱国言行中体现和生发出来的。这些爱国现象可能各色各样但它们都表现出一种感人的力量都表现出爱国者承受苦难、奉献自己的崇高品格。特定的爱国现象或爱国方式可能会因为时代的变迁而成为过去但爱国主义精神则可以在不同时代得到传承和弘扬。今天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仍然需要大力弘扬我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最后从“爱国”到“爱国主义”,是从微观语境上升为宏观语境。二者的概念差异不仅表现在概念本身而且还表现于概念运用的语境。也就是说这两个概念的出现和使用往往是基于不同的语境。一般来说“爱国”是一个比较微观和具体的概念它主要用于对公民个人的思想感情和言论行为的描述。这样概念出场的语境往往更加普通、平实更接地气。而“爱国主义”则是一个更加高大上的概念是一种宏大叙事它的概括程度和价值势位更高其出场气氛也往往更加带有神圣性和崇高性。因此在党和国家领导人讲话的时候在谈论更加宏伟事物的时候如从国家意识形态战略的高度从国家意识形态建构的高度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高度谈论问题时通常是用“爱国主义”这样的概念。  四、把爱国主义研究从日常语境和宣传语境中独立出来  “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辨析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这两个概念而已。事实上它是一种研究方式的体现是一个新的开端:它要求我们对爱国主义相关的概念都进行严格的考察精纯每一个概念并以此来推进我们的爱国主义研究。可以说这是当前推进爱国主义学术研究的一条重要路径。  爱国主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在我们意识形态建设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不能说我们对爱国主义的研究不重视因为毕竟有数量巨大的论文发表也有一些着作和教材出版。但从学术角度看学理性研究还是不够充分的。大量论文简单重复不仅材料不多、思想不深没有新意而且缺少严谨而专业的学术规范。显然爱国主义研究上的学术成果与爱国主义课题的重要性是不成比例的。  问题出在哪里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前期学术基础没有打好其中就包括基本概念缺乏准确界定和辨析所以研究进行到一定程度就被概念的模糊和含混卡住了不能前进。在爱国主义研究中经常会遇到许多概念如祖国、国家、国度、民族国家、政治国家、民族、国族、民族主义、狭隘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国家主义、军国主义等。我们对这些诸如此类的概念缺少明确的学术界定和理论辨析说不清它们之间的关系。这些概念没有成为我们前进的辅助反而成了绊脚石。于是我们只能用一种笼统的话语来做大致的表达。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谈不到学术上的深入。因此我们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从每一个概念、每一个命题考察起把它们的来龙去脉弄清楚把它们的内涵外延弄清楚把它们的逻辑层次弄清楚也把它们的语境语用弄清楚。这些工作虽然耗时费力进展很慢但却是继续前进的最好起点。  对爱国主义相关概念进行学术的考察和辨析推进学理上的深化研究需要一个前提:把爱国主义研究作为一个独立的学术领域以学术的方式来推进研究和积累成果。  从一定意义上说爱国主义还未真正成为专业化学术研究的特定对象关于它的研究还没有完全确立起学术性的基本规范。或者说我国当前的爱国主义研究还没有从日常生活领域和宣传教育领域中分化出来没有成为独立的学术领域。我们现在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要让爱国主义研究从这两个领域中分化出来用学术的逻辑来推动自身的发展。  爱国主义无疑首先是一个日常生活和日常语言中的话题它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和人生经验息息相关。人们从切实经历中得知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因而用日常语言来谈论它、讨论它。这当然没有问题而且也正好说明爱国主义是一个从实际生活中走出来的研究课题。但是这也带来一个问题:人们往往不把它当作一个学术话题当作一个需要在学术殿堂里进行专业化研究的课题而是以为用日常思维就足以把握、用日常语言就足以表达的问题。许多人认为爱国的道理人人都懂不需要专门研究爱国的行为人人都会不需要行为的指导。这就导致爱国主义话题比较难于从日常生活领域中分化出来进入学术研究的领域。  同时由于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爱国主义本身还是一个宣传话题。为了开展对全国各族人民的爱国主义教育我们的报刊上会有大量的关于爱国主义的宣传文章。而且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关于爱国主义的研究论文也大多带有宣传属性。这本来也没有问题但如果研究论文只是按照宣传需要和宣传逻辑来进行那就是很大的问题了。爱国主义研究不能仅仅是一种宣传研究。  学界曾有人将思想理论领域的研究工作分为三种: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宣传研究。宣传研究是以宣传为导向的理论性研究它有学术的成分但不是纯粹的学术规范而是遵循宣传教育的逻辑。这种研究无疑是必要的有价值的但是这种研究也有很大局限它导致大量重复性研究而且它限制了学术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的爱国主义研究也没有完全从宣传领域和宣传话语中分化和独立出来成为专门的学术领域。  正由于爱国主义研究没有从日常话语和宣传话语中分化出来而获得自己独立的发展因而其研究成果停留在较低的水平上无法为日常生活中的宣传教育提供坚实有力的学术支撑。特别是在当前的时代和社会条件下爱国主义更加复杂化了爱国主义的道理也更难讲了。如果没有精深的学术研究做支撑没有长期的学术积累作为基础就不能发挥出好的教育效果。因此要突破研究的瓶颈就必须大力推进爱国主义研究的学术化和科学化也包括对相关重要概念的学术辨析。  四、把爱国主义研究从日常语境和宣传语境中独立出来  “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辨析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这两个概念而已。事实上它是一种研究方式的体现是一个新的开端:它要求我们对爱国主义相关的概念都进行严格的考察精纯每一个概念并以此来推进我们的爱国主义研究。可以说这是当前推进爱国主义学术研究的一条重要路径。  爱国主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在我们意识形态建设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不能说我们对爱国主义的研究不重视因为毕竟有数量巨大的论文发表也有一些着作和教材出版。但从学术角度看学理性研究还是不够充分的。大量论文简单重复不仅材料不多、思想不深没有新意而且缺少严谨而专业的学术规范。显然爱国主义研究上的学术成果与爱国主义课题的重要性是不成比例的。  问题出在哪里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前期学术基础没有打好其中就包括基本概念缺乏准确界定和辨析所以研究进行到一定程度就被概念的模糊和含混卡住了不能前进。在爱国主义研究中经常会遇到许多概念如祖国、国家、国度、民族国家、政治国家、民族、国族、民族主义、狭隘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国家主义、军国主义等。我们对这些诸如此类的概念缺少明确的学术界定和理论辨析说不清它们之间的关系。这些概念没有成为我们前进的辅助反而成了绊脚石。于是我们只能用一种笼统的话语来做大致的表达。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谈不到学术上的深入。因此我们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从每一个概念、每一个命题考察起把它们的来龙去脉弄清楚把它们的内涵外延弄清楚把它们的逻辑层次弄清楚也把它们的语境语用弄清楚。这些工作虽然耗时费力进展很慢但却是继续前进的最好起点。  对爱国主义相关概念进行学术的考察和辨析推进学理上的深化研究需要一个前提:把爱国主义研究作为一个独立的学术领域以学术的方式来推进研究和积累成果。  从一定意义上说爱国主义还未真正成为专业化学术研究的特定对象关于它的研究还没有完全确立起学术性的基本规范。或者说我国当前的爱国主义研究还没有从日常生活领域和宣传教育领域中分化出来没有成为独立的学术领域。我们现在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要让爱国主义研究从这两个领域中分化出来用学术的逻辑来推动自身的发展。  爱国主义无疑首先是一个日常生活和日常语言中的话题它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和人生经验息息相关。人们从切实经历中得知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因而用日常语言来谈论它、讨论它。这当然没有问题而且也正好说明爱国主义是一个从实际生活中走出来的研究课题。但是这也带来一个问题:人们往往不把它当作一个学术话题当作一个需要在学术殿堂里进行专业化研究的课题而是以为用日常思维就足以把握、用日常语言就足以表达的问题。许多人认为爱国的道理人人都懂不需要专门研究爱国的行为人人都会不需要行为的指导。这就导致爱国主义话题比较难于从日常生活领域中分化出来进入学术研究的领域。  同时由于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性爱国主义本身还是一个宣传话题。为了开展对全国各族人民的爱国主义教育我们的报刊上会有大量的关于爱国主义的宣传文章。而且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关于爱国主义的研究论文也大多带有宣传属性。这本来也没有问题但如果研究论文只是按照宣传需要和宣传逻辑来进行那就是很大的问题了。爱国主义研究不能仅仅是一种宣传研究。  学界曾有人将思想理论领域的研究工作分为三种: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宣传研究。宣传研究是以宣传为导向的理论性研究它有学术的成分但不是纯粹的学术规范而是遵循宣传教育的逻辑。这种研究无疑是必要的有价值的但是这种研究也有很大局限它导致大量重复性研究而且它限制了学术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的爱国主义研究也没有完全从宣传领域和宣传话语中分化和独立出来成为专门的学术领域。  正由于爱国主义研究没有从日常话语和宣传话语中分化出来而获得自己独立的发展因而其研究成果停留在较低的水平上无法为日常生活中的宣传教育提供坚实有力的学术支撑。特别是在当前的时代和社会条件下爱国主义更加复杂化了爱国主义的道理也更难讲了。如果没有精深的学术研究做支撑没有长期的学术积累作为基础就不能发挥出好的教育效果。因此要突破研究的瓶颈就必须大力推进爱国主义研究的学术化和科学化也包括对相关重要概念的学术辨析。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8

“爱国”与“爱国主义”概念的联系和区别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