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搬家

搬家.doc

搬家

只眼读书
2010-05-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搬家doc》,可适用于考试题库领域

搬家凌叔华自从舅舅给买到船票家里谁都忙起来。妈整天躲起来收拾东西除了吃饭会客很少见到阿乙姐已经两三天没梳头总是穿梭似的走出走入拖鞋搭刺搭刺的响到街上都听得见了。阿三满头流汗珠袖子挽得高高的不声不响的捆东西孩子打他几下都不追上去还手。廊子底下捆缚好的大箱子小匣子堆叠成几个高高低低的山堂屋里的硬木条案茶几贵妃床统统用麻布袋包裹着都靠了墙小的架大的摆着长长的一排直象一只运货船。这倒怪好玩的为什么平常不这样摆却把这许多东西分开来呢?“喂谁来坐船?”婉儿爬上靠墙放的家具一边喊。“谁要坐船来我这里买票!”英儿坐在低一级的贵妃床上叫道。静儿携着伯娘家的小妹笑嘻嘻的去打票随后跳上船。“我们不坐船爬山去!”青儿拉着小玉爬到廊下堆的箱子堆上。“枝儿来坐船吧。你可以买半票。”“坐船不好玩来跟我们爬山吧。”枝儿正坐在门槛上手里玩着拾得的一个碰了边角的破碟子浅浅的恰好给她的大花鸡装水喝见他们叫她抬头犹疑的望着。“来我接客上船”婉儿走过来要拉她青儿也跳下来叫道“还是爬山好。山上望得见桃花山的塔和阿崩的大黄牛。”话没完两边都用劲拉她手里的瓷碟便掼落地上乓的一声。“打破什么了?”妈跑出来问又说“都出去外边玩不要在里面闹这里零零碎碎多少东西……”阿乙姐也跳了出来帮着嚷“这一群小猴儿简直要拆房子了!出去玩。”她张了两臂象赶小鸡一样催促着。孩子们跳着跑了出去婉儿殿后还回头做鬼脸给阿乙姐看。枝儿弯着腰拾地上的破瓷片那已经很碎拼不成一个碟了。她委屈的噘了嘴妈看着说道:“看刮破手不要拾起吧你也出去玩玩。”“太太她还有只大花鸡呢也带着走吗?”阿乙姐忽然想起一件大事似的问道。“不带走了。”妈淡淡的答。“妈我带大花鸡走。”枝儿决定的说“把它放在我的小竹篮里我自己提着三叔叔说我可以这样带着上船。”“竹篮子盛不下你的大花鸡傻孩子。”“轮船上带不了活东西若是带猫狗还要买票呢。”阿乙姐插嘴道。“给它也买一张票。”枝儿说。“象鸡这样小东西还没有票卖呢若是你偷偷的带着他们查出来还要罚你。”“什么?”枝儿问。“他们把你的鸡拿去把你关起来。”阿乙姐鼻孔好象冲进了蚊子样的哼了两声。“她还有一匣子鸡蛋吧。”妈在收拾东西忽然想到了。“趁早拿出来吃了吧那东西带起来可麻烦死了。”阿乙姐又出坏主意。“不还要留着孵小鸡儿呢。”枝儿睁大眼望着妈她奇怪为什么妈今天倒同阿乙姐一样心思不帮着孩子了。“好孩子要听话大花鸡和鸡蛋都不能带船上人查出来是要拿走的。”妈正容说。“我不给他们”枝儿急得脸红了。“不给哼他们把你也带走把你做猪仔卖了那你就永远回不得家你不怕吗?”阿乙姐象趁愿的说。这回可把枝儿吓着了“卖去做猪仔”那倒是真可怕,永远回不得家见不了妈婉儿青儿小妹小玉许许多多人还有四婆也不能见唉那更难过了。她愈想愈没有主意脸上退了红渐渐变成青白。妈似乎看出她的为难说道“孩子脑勺子没长结实呢阿乙少逗她吧。”说着沉吟了一下“枝儿你真不舍得宰你的大花鸡也有法子我看把它送给人吧你要送给谁想一想。”“送给四婆。”枝儿立刻答道。还是妈的心儿灵这样子不是什么难题都没有了吗。“知道一定是送给四婆的这一离开有得想呢!”妈笑着点头。妈说得不错四婆喜欢枝儿正如枝儿依恋她一样。她是上了年纪头发差不多都花白的老婆子了可是还是单人住在祠堂后面的小房子里。她倒不是常常冷清清的过日子有时儿子从城里回来把一手巾包白花花的洋钱放到四婆怀里四婆就买鱼肉做许多菜出来让枝儿在那里一同吃。饭后她儿子背了小猎枪上后山打鸟枝儿就要求跟了去做背袋子捡死鸟的他们一前一后慢慢的走走渴了他给她摘一个还青的酸果或野橘子吃有一次还捉了一只斑鸠给她带回家去姊妹们见了都围着欢叫。四婆还有个女儿枝儿叫她意姐大约也是在城里有事她回来过几次有一回她带了一个捉耗子的家伙来一天捉到十几只耗子四婆说这样连耗子的孙子都得绝种猫见了都得哭吧。另一回她带了一包天津雪梨和北京蜜枣来据说这是专给四婆治咳嗽的但是四婆吃时也让枝儿先尝一口那是甜得牙根都有些酸软的东西!意姐夸过枝儿乖能陪四婆解闷送了一个香皂做的洋娃娃给她。那是同小鸭子一样胖得可爱滑溜溜的全身都是粉红色喷香的洋娃娃。她把它放到床上躺着青儿和小妹只顾围到床前不迭的伸手摸它婉儿姊喝了几回都不肯走开。那时婉儿特别同枝儿要好不到一天就做了一件小花衣服给洋娃娃穿上枝儿看见差不多喜得流泪。四婆一家都同枝儿要好连阿乙姐看了都有些眼红她冷笑的对妈说“什么都在乎有缘法那扁嘴鸭子似的老婆婆枝儿会整天跟着她‘臭猪头会遇到矇鼻子菩萨’这倒巧呢!”枝儿也是真的离不开四婆天天刚吃过早饭就溜到四婆家给她喂鸭子喂完赶鸭子下塘坐到塘边钓小鱼掏小螃蟹给鸭拌食闲下来便在四婆跟前给她拿东西解开乱了的线团穿针(四婆早就看不见针孔了)。四婆要做菜她帮到摘根去朽叶子和剥茭笋皮。烧火做饭时替她拉风箱。饭好了不等四婆让她早把自己一份碗筷整整齐齐的摆在桌上了四婆照例笑问“又吃我的青菜白饭吗?”枝儿忸怩的一笑筷子已经拿在手里了。曾有两三次被生人错认她是四婆的孙女。有时四婆出去“帮忙”枝儿只好在家吃饭这常被婉儿学着阿乙姐的声调取笑说“四婆家里的饭香干吗又跑回来呢?”大家好象跟着撇嘴的笑使她难堪。因此她听到四婆要出去帮忙她就抱着腿牵着衣角叫带她同去答应了什么话都听四婆没有法子只好带着走。在最近她们俩曾手牵手的走上满是鸟声大树林的山岗过小河时四婆脱了鞋还背起她蹚水走过对岸。那里田地原来有许多人蹲着拔东西戴着新编的黄草帽远远看去还以为许多路边菊在风地里开了花呢。四婆蹲下象大家一样拔地里的东西枝儿乖乖的就立在旁边。原来上面看着好象一颗金花菜根子上却挂着大大小小一球球的花生豆。刚拔出来时一股沙土味和着花生的香冲得人鼻子都发痒倒很有意思。扑去泥沙之后一个个摘下来往篮子里掷不多会儿一篮满了四婆捧到大篓那里重新又摘一篮。直到下了太阳大家笑嚷着散了四婆拉了枝儿要走一个老婆婆赶过来把一大捧花生都装进枝儿小围裙的两个袋子里还问里面有袋儿没有。四婆笑着答“够了再装一些就成饱肚子臭虫爬不动了。”四婆还带枝儿去过几个地方帮忙那是更有趣不过那是夏天的事记不清了。在她脑子里时时仿佛还看见那鲜红的一球球的荔枝快垂到地面随便抬头张大嘴就可以咬一个下来。还有那碧绿喷香的蒲桃和蛋黄一样颜色的黄皮果采的人骑在树枝上雨点似的掉下那些果子来四婆抱了篓子迎接孩子们欢叫着捡起掉到地上面的吃。要走时四婆就叫她提起小围裙兜着一大捧果子她一步一步踱着回去象只小水牛一样。现在枝儿要去北京了北京有这样有趣没有及她离开四婆要怎样难过在枝儿还没有想过。四婆呢一向也没有提过只昨天枝儿替她穿针时忽然叹一口气说“枝儿你去了北京没有人给我穿针了!”“你喊我我就来了。”枝儿坦然答道。“去了北京就不容易来了!”“你喊我一定来。青姐姐说北京就在圣堂山后面坐上船就到了。你站在山顶上大声叫我我会听见的。”“没这样容易小宝贝!”四婆说完接过针线来也不做活儿拉了枝儿的手散步到塘边看鸭子去。今早枝儿依了妈的话把一饼干箱的鸡蛋也拿出来捧着叫阿三给她抱着大花鸡走去四婆家。进了门枝儿把手里的小箱往四婆怀里放说“这都给你。”阿三笑嘻嘻的掷下花鸡就走一边说“四婆有这许多好东西可以请客了吧!”大花鸡在地上无聊的打转走枝儿赶忙抓了一把冷饭洒在地上。她一边看鸡吃说道“她还认生过一会儿就好了。这些蛋都是她生的你说可以生几个小鸡?”“一个蛋孵一个小鸡这里有”四婆用手指点着箱里的蛋数道“一五一十十五加上两个这里有十七个小鸡了。”唔一群小鸡象绒球样儿白的黑的黄的在地上跳来跳去够多好玩!蹲下来看原来这些绒球都有小腿小脑袋尖尖的小嘴珠子似的眼睛。喝水时小脖子一仰一俯可爱极了!枝儿脑子里浮现日前伯婆家看到的小鸡停了一会儿问道:“小鸡有耳朵没有?”“我没看见过小鸡长耳朵的。”“它怎样听见我叫它呢?”她想到前天四婆告诉她的耳朵是管听东西眼是管看东西的。“这个蛋是白鸡黑鸡?”枝儿见四婆没答她站起来摸着蛋子又问。“现在看不出来等孵出小鸡才知道。”“婉儿姐说小鸡会变大鸡这些小鸡会变大鸡吗?”“好好的喂它就会长大了象这个鸡买来时还没有这样大吧?”“不很大的买来那天就下了一个蛋我捡给妈看妈说这个鸡留着下蛋吧。是那个蛋我都知道。四婆你看。这上面擦了红胭脂的就是。这些蛋上面都叫阿三写了名字这是大哥哥这是大姐姐这是二姐三姐四姐阿三说只要一只公鸡就够了别的都要母鸡母鸡会下蛋。”枝儿很有趣的一个个指着说“这孵出来的一点小的鸡下多小的蛋儿呵?哦我知道就是那回吃的小鸽子蛋吧。”“不是鸽子蛋是鸽子下的。小鸡长大了才下蛋呢。”四婆说着盖了箱子放在盛菜的柜子里。“你们明天一定走了吗?”“妈说一定走明天清早舅舅坐船来接我们去他家玩晚上才上火轮船。今晚伯娘还叫我们都去她家吃饭连阿乙姐和阿三都去厨房里就不做饭了。”说到这里她挨到四婆身上说“我不喜欢去伯娘家吃饭婉儿姊说阿齐姐做过倒马桶的。”“你们都要去吃吗?”“妈说我们都得去还叫婉儿姊不要胡说。”四婆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等我今晚送些菜给你们吃。”过了些时四婆又拿出昨天没做的针线出来坐在靠门槛的矮竹椅上枝儿挨身站着看四婆做活计。这老婆婆不作声的样子使她记起昨天的谈话来。“四婆我去过北京没有呢?”枝儿这样小年纪的人常会问大人关于自己以前的事。“怎么没有去过你还是在北京生的呢。我头一会看见你你只懂北京话还不会说我们的话现在大概也不会说北京话了吧。”“婉儿姐会同妈说北京话我们都不懂那话怪好玩的只打嘟噜。”“北京话好听连皇上也说那样话。”“婉儿姐说皇上住在北京我们去了让爹爹带去看看他。他的房子是是金子作的地上铺的土都是金糠子。静儿姐说我们同他磕头的时候抓起一把土带回来就可以买许多东西了。”她一边用手摸着四婆的头发象四婆平日摸她的一样一边说“静儿姐答应给小玉留一半儿我统统留给你好不好?”四婆轻轻笑了笑正欲起身做午饭阿三来叫枝儿回去见客。大花鸡这时正在小院子太阳下慢宕宕走来走去地上有的一团滚圆的可爱影子跟着动。“这只鸡足有三斤吧?”阿三止步看着问。“还许有三斤半呢。是吃白米饭的鸡才能长得这样肥。”四婆答。“这样又肥又嫩的鸡有钱也买不到呢。”阿三拉着枝儿往外走一面笑说“你们年底四婆不用买鸡了可惜我走了沾不着光。”吃过午饭妈带了孩子们到各亲友家辞行一家吃一碗茶不觉赶到掌灯时方回家。伯娘家早就打发阿齐姐来催请几次了。那里菜真不少盘子挤碗儿满满的摆了一大圆桌。孩子们肘子碰肘子的嚷着要鱼要肉伯娘同妈的两双筷子飞来飞去的挟菜正在吃得热闹忽然阿齐姐喊四婆送菜来了。四婆笑嘻嘻的早走进来打开提篮捧出两个大碗往桌上送说道“本来打算多做两个菜送来的可惜来不及了。这乡下菜没什么吃头不过也算尽我一点心思。”她说完走到枝儿后面问道“你今儿下午跟妈妈出去拜客了吧好半天没到我家去。”枝儿微笑点头。妈口里称谢四婆伯娘就凑趣道:“四婆真是破费得很这一碗红烧大头鱼花钱不少了还有那一大盘也得宰两只肥鸡吧。”四婆一面谦虚笑着走了出去阿乙姐见她走后在旁低声冷笑道。“倒是这碗鱼得花好几毛钱那盘鸡还不是咱们家送去的。阿三可趁愿了早上叫他送去他只嘟噜呢!”难道真的杀了那只大花鸡了吗?四婆一向是非常好的人绝不会做出这样事来吧?不过阿乙姐这时象赢了牌九那样咧开嘴笑大家也都说这鸡肉嫩得好。“真的四婆宰了花鸡了吗?”枝儿忍不住回头问阿乙姐。“傻姑儿快吃吧吃到肚子里倒是真的带走了!”阿乙姐立刻笑答。本来枝儿已经满眼含了泪喉咙那一阵阵咸涩咽不下东西了。听到这句答话她的筷子落掉地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孩子们见她哭出声来大家却同时望着她笑阿乙姐捡起掉地的筷子给她脸上笑得更得意。枝儿无论怎说不肯接过筷子来她只低头呜呜的哭妈看不过走过来替她擦泪。哄道“不要哭不要哭枝儿是顶乖顶听话的听妈的话好好的吃饭妈更疼你……”枝儿涨红了脸还是不肯吃饭。她索性闭了眼哭。只望见那只花婆鸡满身溅了鲜血慢宕宕一步一跌的变了一大团黑东西可怕极了。“不想吃饭就别吃吧存了食反不好。”妈见孩子仍旧不接筷子所以也不逼她还说“好下地同阿乙姐回家睡觉去吧。”“不我要去问一问四婆。”枝儿忽然决心的答一边跳下椅子就要去。妈连忙拉住说“这不许去问四婆傻孩子。”“不好意思的”伯娘笑着望阿乙道“都是阿乙姐多嘴惹的祸你还不快哄好了她让你家太太吃饭。”“‘是非都为多开口’”阿乙姐叹了口气笑着抱起枝儿说“乖姑儿饶了我吧我们回家做甜茶吃去吃饱了睡觉。”枝儿见阿乙姐来抱挣脱不了心里更加着恼又不明白妈为什么不许她去问四婆却打发阿乙姐领她去睡真是委屈极了。她一路依然呜呜的伏在阿乙姐肩上哭个不迭。阿齐姐她们看着都叹说“看不出这孩子平常那么乖也会发这么大脾气!”一九二九年九月十日《新月》二卷六、七号掼(guan去声):跌喝(he去声):大声喊叫。矇(meng阳平):眼睛失明。这里指鼻病。也作“臭猪头遇到齆(weng去声)鼻子菩萨”。蒲桃:果木名。桃金娘科。常绿乔木。叶对生披针形有透明腺点。夏日开花花大白色雄蕊长多数。萼片宿存。果实为浆果圆球形或卵形淡绿或淡黄色味甜而香有种子一至二粒。海南有野生华南有栽培。喜生于近水之地。果供食用。同:给。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8

搬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