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办公文书 >求职简历 >毛姆_人性的枷锁人生的枷锁.txt

毛姆_人性的枷锁人生的枷锁.txt

上传者: 津门顽主
2065次下载 4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0-03-25 举报

简介:当前资料暂无简介!

第一章   天亮了,天色阴沉沉的。彤云低垂,寒风刺骨,眼看要飞雪花了。屋里睡着个孩子,一名女仆走了进来, 拉开窗帘。她朝对面的房子,一幢正门前筑有柱廊的灰泥房子,无意识地望了一眼,然后走到孩子床边。   "醒醒,菲利普,"她说。   她掀开被子,抱起孩子,带他下了楼。孩子迷迷糊糊的,还未醒透。   "你妈妈要你去哩,"她说。   她来到下面一层楼,推开一间屋子的房门,将小孩抱到床前。床上躺着一位妇人,是孩子的母亲。她张开 双臂,让孩子依偎在自己身边。孩子没问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将他唤醒。妇人吻吻孩子的眼睛,并用那双纤弱的 小手,隔着孩子的白法兰绒睡衣,抚摩他温暖的身子。她让孩子贴紧自己的身子。   "还困吗,宝贝?"她说。   她的声音轻轻悠悠,仿佛是从远处飘来。孩子没有应声,只是惬意地微微一笑,躺在这张暖和的大床上, 又被温柔的双臂搂着,感到有种说不出的快意。孩子紧偎着母亲,蜷起身子,想让自己缩得更小些;他睡意矇 眬地吻着母亲。不一会,他阖上眼皮,酣然入梦了。医生走过来,站在床前。   "噢,别现在就把他抱走,"妇人悲戚地说。   医生神情严肃地望着她,没有答话。妇人心里明白医生不会让孩子在她身边呆多久的,她又一次亲亲孩子 ;她抚摸着孩子的身体,手指轻轻下持,最后触到孩子的下肢;她把右脚捏在手里,抚弄着那五个小脚趾。接 着又慢慢地把手伸到左脚上。她抽搭了一声。   "怎么啦?"医生说,"你累了。"   她摇摇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眼泪沿着双颊扑籁而下。医生弯下身子。   "让我来抱他。"   她心力交瘁,无力违拗医生的意愿,只得任他抱走了孩子。医生把孩子交还给保姆。   "最好还是把孩子送回自己的床上去。"   "好的,先生。"   仍在呼呼熟睡的孩子被抱开了。做母亲的这时万箭钻心,低声呜咽起来。   "可怜的孩子,不知他将来会怎么样呢?"   侍候产妇的看护在一旁好言劝慰,想让她平静下来。隔了一会,她由于精疲力竭而停止了哭泣。医生走到 房间另一侧的一张桌子跟前,桌上有具死婴,用毛巾蒙着。他揭开毛巾看了看。虽然医生的身子被屏风遮住, 但床上的产妇还是猜着了他在干什么。   "是女的还是男的?"她低声问看护。   "又是个男孩。"   妇人没有再吭声。不一会,孩子的保姆回来了。她走到床头前。   "菲利普少爷睡得很香,"她说。   一阵沉默。医生又给病人搭脉。   "我想这会儿没我的事了,"他说。"早饭后我再来。"   "让我领您出去,"孩子的保姆说。   他们默然不语地步下楼梯。到了门厅,医生收住脚步。   "你们派人去请凯里太太的大伯了,是吗?"   "是的,先生。"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到这儿?"   "不知道,先生,我正在等电报。"   "那小孩怎么办?我觉得最好把他领开去。"   "沃特金小姐说她愿意照看孩子,先生。"   "这位小姐是谁?"   "是孩子的教母,先生。您认为凯里太太的病还能好吗,先生?"

第1页

  医生摇摇头。 目 录下一章 □[英]威廉·萨默赛特·毛姆/著 张柏然 张增健 倪俊/译 第二章   一个星期之后。翁斯洛花园街上的沃特金小姐公馆。菲利普正坐在客厅的地板上。他没有兄弟姐妹,已习 惯于独个儿玩耍取乐。客厅里摆满了厚实的家具,每张长沙发上都有三只大靠垫。每张安乐椅上也放着一只椅 垫。菲利普把这些软垫全拿过来,又借助于几张轻巧而易于挪动的镀金雕花靠背椅,煞费苦心地搭成个洞穴。 他藏身在这儿,就可以躲开那些潜伏在帷幔后面的印第安人。菲利普把耳朵贴近地板,谛听野牛群在草原上狂 奔疾驰。不一会儿,他听见门打开了,赶紧销声敛息,生怕被人发现;但是,一只有力的手猛地拖开靠背椅, 软垫纷纷跌落在地。   "淘气鬼,你要惹沃特金小姐生气啦。"   "你好啊,埃玛?"他说。   保姆弯下腰吻了吻他,然后将软垫抖抖干净,一只只放回原处。   "我该回家了,是吗?"他问道。   "是呀,我特地来领你的。"   "你穿了件新衣裙哩。"   这是一八八五年。她身上穿一件黑天鹅绒裙袍,腰里衬着裙撑,窄袖削肩,裙子上镶了三条宽荷叶边;头 上戴一顶系有天鹅绒饰带的黑色无边帽。她犹豫起来。她原以为孩子一见面,一定会提出那个问题,结果压根 儿没提,这一来,她预先准备好的回答也就无从出口了。   "你不想问问你妈妈身体好吗?"最后她只好自己这么说了。   "噢,我忘了。妈妈身体好吗?"   埃玛这会儿胸有成竹。   "你妈妈身体很好,也很快活。"   "哦,我真高兴。"   "你妈妈已经去了,你再也见不着她了。"   菲利普没听懂她的意思。   "为什么见不着了?"   "你妈妈已在天国里了。"   埃玛失声痛哭,菲利普虽不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跟着号喝起来。埃玛是个高身材、宽骨架的妇人, 一头金头,长得粗眉大眼。她是德文郡人,尽管在伦敦帮佣多年,却始终乡音未改。她这么一哭可真动了感情 ,难以自禁;她一把将孩子紧搂在怀里。她心头隐隐生出一股怜悯之情:这可怜的孩子被剥夺了他在人世间唯 一的爱,那种自古至今纯属无私的爱。眼看着非得把他交到陌生人手里,真有点叫人心寒。过了不多一会儿, 她渐渐平静下来。   "你威廉大伯正等着见你呢,"她说,"去对沃特金小姐说声再见,我们要回家了。"   "我不想去说什么再见,"他回答说。出于本能,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在哭鼻子。   "好吧,那就快上楼去拿帽子。"   菲利普拿了帽子,回到楼下,埃玛正在门厅里等着。菲利普听到餐室后面的书房里有人在说话。他站定身

第2页

子。他明白是沃特金小姐和她姐姐在同朋友谈心;他这个九岁的孩子似乎感到,要是自己这时候闯进去,说不 定她们会为他伤心难过的。   "我想我还是应该去对沃特金小姐说声再见。"   "我想也是去说一声的好,"埃玛说。   "那你就进去通报说我来了,"他说。   菲利普希望能充分利用这次机会。埃玛敲敲门,走了进去。他听见她说:   "小姐,菲利普少爷向您告别来了。"   谈话声戛然而止;菲利普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亨丽埃塔。沃特金是个身材敦实的女子,脸色红润,头发 是染过的。在那个年头,染发颇招物议,记得教母刚把头发染了的那阵子,菲利普在自己家里就听到过不少闲 话。沃特金小姐和姐姐住在一起。这位姐姐乐天知命,打算就此安心养老了。有两位菲利普不认识的太太正在 这儿作客,她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菲利普。   "我可怜的孩子。"沃特金小姐说着张开了双臂。   她呜呜哭了起来。菲利普这会儿明白过来为什么她刚才没在家吃午饭,为什么今天她要穿一身黑衣。沃特 金小姐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我得回家去了,"菲利普最后这么说。   菲利普从沃特金小姐怀里脱出身来;她又一次来了亲这孩子。然后,菲利普走到教母的姐姐跟前,也对她 说了声再见。陌生太太中的一位问菲利普是否可以让她吻一下,菲利普一本正经地表示可以。虽说他在不住流 眼泪,但是对于眼前这种由自己引起的伤感场面,倒觉得挺带劲的。他很乐意再在这儿多呆一会,让她们在自 己身上淋漓尽致地发泄一通,不过又感到她们巴不得自己快点走开,于是便推说埃玛正在等他,径自走出了书 房。埃玛已到地下室同她的女友拉家常去了,菲利普就守在楼梯平台处等她。他能听到亨丽埃塔·沃特金的说 话声音。   "他母亲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想到她竟这么去了,心里真受不了。"   "你本来就不该去参加葬礼,亨丽埃塔,"她姐姐说,"我知道你去了会难过的。"   一位女客接口了。   "可怜的小家伙,就这么孤苦伶仃地活在人世上,想想也可怕。我见他走路腿还有点瘸呢!"   "是呀,他生下来一只脚就是畸形的。因为这个,他母亲生前可伤心哩。"   这时,埃玛回来了。他们叫了一辆马车,埃玛将去处告诉了车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威廉·萨默赛特·毛姆/著 张柏然 张增健 倪俊/译 第三章   凯里太太去世时住的那所房子,坐落在肯辛顿区一条沉闷却颇体面的大街上,地处诺丁希尔门和高街之间 。马车到了那儿以后,埃玛就把菲利普领进客厅。他伯父正在给赠送花圈的亲友写信致谢。有一只送来迟了, 没赶上葬礼,这会儿仍装在纸盒里,搁在门厅桌子上。   "菲利普少爷来了,"埃玛说。   凯里先生慢腾腾地站起身来同小孩握手,一转念,又弯下腰在孩子额头上亲了亲。凯里先生的个头中等偏 下,身子开始发福。他蓄着长发,有意让它盖住光秃的头顶。胡子刮得光光的,五官端正,不难想象,他年轻 时相貌一定很帅。他的表链上挂着一枚金质十字架。

第3页

相关资料推荐

  • 名称/格式
  • 下载次数
  • 资料大小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327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