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论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视野.pdf

论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视野.pdf

论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视野.pdf

sigiriya 2014-04-26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论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视野pdf》,可适用于自然科学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旅游学刊第卷.年第期论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视野赵红梅(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云南昆明)摘要目前国内旅游文化研究已进入了瓶颈阶段。尽管有近部与旅符等。

旅游学刊第卷.年第期论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视野赵红梅(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云南昆明)摘要目前国内旅游文化研究已进入了瓶颈阶段。尽管有近部与旅游文化相关的著作和教材以及大量学术论文但A~在各种意义上使用“旅游文化”这一词I旅游文化的内涵与外延仍模糊不定。文章在追溯国内外旅游文化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文化的发生层面来界定和框限旅游文化并在内涵、特性、功能层面上对旅游文化与一般文化进行比较分析进而指出未来的旅游文化研究可以运用文化人类学传统民族志方法来获取第一手资料。同时文章旨在反思国内旅游文化研究的概念误区并尝试以文化人类学视角来廓清旅游文化的外延将旅游文化视为文化生产与再生产的结果为旅游文化内涵的明确化、具体化做抛砖引玉的前期思考。关键词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再建构中图分类号F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l一Doi:./i.issn....年初谢彦君发表《旅游文化及其相关范畴、命题的理论透视》一文批判地评述了国内部“旅游文化学”教材或著作的内容结构指出学术界苦心经营的“旅游文化”学科到头来仍在“文化旅游资源”领域里徘徊。从某种意义上讲国内的旅游文化学是建构在教材和论文之上的几乎每年都有新著或新论问世。例如年有两部新版本【基金项目本研究受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旅游文化与族群认同基于丽江旅游的人类学考察”(XMZ)和教育部高等学校特色专业建设项目(TS)资助。ThisstudywassupportedbygrantsfromtheNationalSocialScienceFoundationofChina(toZHAOHongmei)(No.XMZ)andtheMinistryofEducationofChina(toLIWei)(No.TS).收稿日期修订日期作者简介赵红梅(一)女重庆人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为人类学与旅游文化Email:hongmeizhaoyn.COnl的旅游文化学教材面世:其一是沈祖祥的《旅游文化学》主张将旅游文化视为一种独立的、已经形成的文化现象来分析虽然跨学科地借鉴了组织学、发生学和历史学理论但其内容偏重历史结构依然是“三体说”的旧套其二是谢春山的《旅游文化学》创辟地从旅游文化的主体观、环境观、时间观、区域观、效应观、实践观来组织全书在很大程度上呈现出旅游文化的不同面相但该书架构的一大缺陷在于旅游文化内涵的模糊化。谢彦君认为教科书的知识是来自足够数量的专著的积累而专著的积累又离不开更多数量的探索性学术论文的积累。探索性研究体现在诸多方面例如概念的更替、观点的创新、理论的建构或方法的引介等。就旅游文化研究来看若无跨学科视野的襄助单从旅游学的角度窥探旅游文化现象难免误读旅游文化奢谈探索性研究。文化人类学是一门以文化研究为旨趣的学科它关注文化的多样性有相当成熟的理论积淀和案例研究对旅游文化研究有参照和启示价值。鉴于此本文尝试在回溯国内外既往旅游文化研究之基础上建构文化人类学视野下的旅游文化观并大致勾勒旅游文化的外延。l旅游文化研究述评国内研究述评在CNKI输入主题词“旅游文化”得到的搜索结果显示从年到年月日止共有相关论文篇其中~年篇~年篇~年篇~年篇年篇。撇开年不计仅从数量上看~年的年问旅游文化研究呈飞速递增之势。这种状态令人困惑胜于可喜因为我们不清楚到底是缘自旅游文化研究的必要性还是旅游文化研究的低门槛。为此本文从中挑选出与旅游文化直接相关的文章约篇逐一阅读以赵红梅I论旅游文化第卷年第期摸索其研究的规律或特征。世纪年代是旅游文化研究的启蒙阶段文章篇其中还有几篇是报刊文章或著作节选。多数文章以界定或框限旅游文化为旨归例如俞慈韵()、晏亚仙()、陈辽()、魏小安()、喻学才()、窦石()等但最早对旅游文化下定义的是《中国大百科全书人文地理学》()。今天看来这些旅游文化定义的外延太过宽泛与其他文化类型存在广面的叠合在某种意义上是为后续研究埋下暗礁导致研究者与旅游文化本质一再失之交臂。世纪年代亦见证了国内一种新研究取向的兴起即旅游文化史的研究。年月首届“全国山水旅游文学讨论会”在安徽九华山召开会议收到专著部论文篇主要探讨中国山水旅游文学与中国文化的关系。其中喻学才的《山以贤称境缘人胜中国旅游文化的重人传统》是典型的对旅游文化历史的追溯。。。会议无疑激发了旅游学界对中国历史上旅游文化的集体热情此后在故纸堆里翻寻古人旅游态度、价值观、旅游行为、旅游文学、旅游名人等的研究虽谈不上洋洋大观但亦绵延不息。世纪年代至年的研究难以分年代考察因为旅游文化概念的悬而未决导致了研究的迂回曲折事实上直至最近一两年仍有人在世纪年代的定义中踯躅不前。换言之这余年的研究存在大量重复与雷同稍微有些创辟的论文一发表而从者甚众欲从罗织繁复的论文里找出某种观点或说法的原创实非易事因为不注明出处者甚多另一方面相当数量的论文属于乘兴而作未全面研读之前的研究成果因此往往是在“雨伞发明之后再一次发明雨伞”。这属于学术伦理问题并非仅见于旅游文化研究但这种状况却同时成为旅游文化研究滞步不前的原因和结果之一。不过从年至今旅游文化研究仍显现出四种重要的倾向。其一旅游文化概念的持续探讨包括旅游文化的属性、特征、主体的论证以及旅游文化、历史文化、文化旅游与旅游资源文化之间的辨析。其二旅游文化学发凡之研究数量不多内容以呼吁、论证为主但与之相呼应的是旅游文化学教材与著作的次第问世这些论著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旅游文化学学科确立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但亦凸显和加剧了旅游文化内涵的模糊性和混乱性最终导致旅游文化概念与旅游文化学的研究对象无法吻合的尴尬局面。其三旅游文化开发之研究。诸如此类的文章在数量上几乎成为主流因为严重混淆旅游文化、文化旅游资源与文化旅游的概念这些研究迟早会被打上“末流”的标签。其四旅游文化研究的综述。国内旅游文化研究最不乏综述类文章从年至今年不下l篇之数显见地“研究的研究”胜于“研究”。其中晏鲤波等()所总结的旅游文化定义的“总和论”、“碰撞论”、“交际论”与“收缩论”颇能反映众说纷纭的研究现状。概观之国内旅游文化研究近O多年来仍在旅游文化概念上打转甚至连旅游文化学的研究对象都还未达成共识。毛桃青曾呼吁“旅游文化应有自己的学科地位”而今看来有何地位可言旅游文化研究之所以走了一段长长的弯路根源在于对旅游文化的误读。于光远先生的那句话“旅游不仅是一种经济生活而且也是一种文化生活旅游业不仅是一种经济事业而且也是一种文化事业”从一开始就被误用老先生提醒世人不要忽略旅游现象的文化属性但显然追随者将旅游的文化属性与旅游文化划了等号。此后一发不可收文化旅游被认为集旅游文化属性之大成而旅游文化往往被视为重要的旅游吸引物致使文化旅游资源或产品成为旅游文化的载体进而被当作旅游文化本身。这种状况导致两个彼此关联的认知误区:其一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就是旅游文化的开发开发的对象与结果均为旅游文化旅游文化既是旅游资源亦是旅游程度的表征其二文化旅游的相对成功促成旅游规划或开发中近乎偏执的“文化崇拜”举凡旅游吸引物都应被输入、创造或添加文化属性如此方显吸引力。因此有大量文章在探讨如何开发旅游文化或评价某地的旅游文化如何实质上却是对文化旅游资源、产品现状或潜力的论证。姑且不论文化旅游资源、产品是否隶属旅游文化范畴该研究倾向非但使旅游文化狭隘化和静态化且完全逃避了对旅游文化的主体人的研究。尽管学界对旅游文化的认识日渐清晰但作为一个相对严肃的学科术语其理论认知与实践运用是脱节的。出于论证的需要本文在繁杂的论文丛中荜路蓝缕找出我们能共享某些观点、思路的研究一是为表明本文的立场二是为彰显一些笔者所认为的真知灼见。其实早在世纪年代就有研究者发出不同的声音。年“首届中国旅游文化学术研讨会”收到论文篇关于旅游文化定义的“总和论”与“碰撞论”在此次会议出台多数与会者认同旅游文化具有综合性、地域性与继承性的特征旅游学刊第卷t年第期会议最有价值部分在于旅游文化的具体内容有三种看法:)旅游文化是与旅游三要素(主体、客体、媒体)相关的内容)由三要素“碰撞”所产生的“文化质”来确定旅游文化的内容)旅游文化由表层结构与深层结构组成前者指旅游景观或设施后者指复杂的旅游者心理。三种看法都是旅游文化认知的基础其中第二种极有借鉴价值但鲜有人重视。唐友波等()从文化学视野分析了旅游现象指出旅游行为与旅游过程给“三体”带来了文化上的影响形成了新的文化因素。郑本法()在《旅游文化刍议》一文中从社会学角度来解读旅游文化并圈定其内容内容有待商榷但其观点值得珍视即旅游文化与一般文化的共性在于它们都是由人们创造出来的普遍存在的人为现象旅游文化是与旅游活动相关的社会文化但与旅游活动相关的社会文化却不一定都是旅游文化。肖洪根()在反思世纪年代的三个旅游文化定义的基础上再次提出“碰撞说”该定义更强调旅游文化的动态性或者说在场性(onsite)肖还拆解了贾法里(Jafari)的旅游者模式图从旅游前、旅途中、旅游中与旅游后四个时空环节谈论旅游文化存在的可能性。贾祥春()指出旅游文化并非旅游和文化的简单相加而是一种全新而独立的文化形态。王德刚()强调旅游活动是旅游文化产生的前提这一认识提纲挈领最低限度起到了阻止将旅游文化视为单纯的静态存在或作为发展目标的作用。上述文章的共同点在于都认同旅游文化的创造性这使得旅游文化的外延悄然收缩一些其他文化类型被排除于无形。但真正以驳斥姿态直面这一事实的是沙向军()沙反诘道:是不是卷入旅游活动的文化形态都属于旅游文化呢他使用排除法勾勒了旅游文化形态的组成他不认为民族文化、宗教文化、生活文化、山水建筑文化等属于旅游文化的范畴例如宗教文化的原生文化特征就远强于旅游文化特征。这些观点犹如涓涓细流流淌在世纪年代但在世纪却险些断流。世纪年问相关研究论文达余篇但承续上述研究轨迹者风毛麟角有些研究者明确同意旅游文化区别于文化旅游资源但具体论证时依然捋不清楚。事实上有些范畴的研究可以暂告一段落比如旅游文化研究的综述可以止于恒占伟()或晏鲤波、庄兴成()旅游文化与文化旅游的比较研究早该止于徐菊凤()旅游文化的开发研究若去掉“旅游”二字会更妥当些。同时旅游文化外延与内涵的研究应该持续下去或者说应以谢春山、邹本涛()的《旅游介入文化研究》一文为起点展开讨论“旅游介入文化”这一概念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旅游文化的多主体性问题。该二人又在《旅游文化新论》()中将旅游文化的结构分为旅游体验文化与旅游介入文化基本上将旅游文化控制在“被创造文化”的范畴内。此外尽管多学科介入一直是被鼓励的做法但少有人尝试。世纪年代以来有唐友波等()、李世众()、王立()等从文化学、人类学视角来剖析过旅游文化这种尝试值得嘉许但影响不大。例如王立()借用文化人类学的文化因子、文化丛、文化圈与文化区概念来整合所谓的旅游文化内容而实际上只不过是对人文旅游资源的文化人类学分类而已。世纪伊始一些人类学者加入进来杨慧等主编的《旅游、人类学与中国社会》挑选了几篇国内人类学者的论文表露出人类学对旅游文化的研究旨趣例如张展鸿的《旅游人类学与古迹保存》段颖、杨慧的《权力边缘的曼春满旅游作为现代性与民族意识的个案研究》彭兆荣的《体验差异:民族志旅游与人类学知识》白莲《历史记与民族旅游满族身份重新建构的个案研究》瞿明安的《族群认同与文化适应云南民族村村民的实证研究》等。年人类学者彭兆荣参与到旅游文化的专题探讨之中他显然更关注大众旅游背景下的旅游文化认为旅游绝非简单意义的人群流动而是一种特殊的文化表述、表达与表演范式它深刻触及到现代社会的内部构造既包括东道主社会亦包括客源地社会该视角充分体现人类学的整体观将旅游文化置于更宽泛语境之中加以认识。国外研究述评国外旅游文化研究体现了申葆嘉所指出的“重应用轻基础”的倾向其“高度分散各行其是”的研究作风比国内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文在发行范围最广的《旅游研究纪事》(AnnalsofTourismResearch)中以“touristicculture”(旅游文化)为关键词搜索找到篇相关论文除一篇书评和几篇基础研究论文外其余均是风格各异的案例研究。就旅游文化的基础性研究来看《旅游研究纪事》创刊人贾法里是一位开拓者。他的《旅游模式:社会文化面相》(TourismModels:TheSocioculturalAspects)一文有建构旅游知识体系的抱负明确指出当地人、旅游者与目的地文化会融合而产生一种新赵红梅I论旅游文化第卷年第期文化对旅游文化的整合态势简直呼之欲出。对此英国学者博尼费斯(Boniface)评论道据贾法里的观点整个旅游领域似乎都弥漫着旅游文化这凸显了旅游的整体性但贾法里所设计的旅游文化却没有将相关社区纳入整体之中考虑。因此博尼费斯建议旅游文化研究应考虑如下问题:旅游文化是否作为一个整体(entity)存在旅游文化的功能是易变还是稳定旅游文化所占据的地位对旅游发展是有益还是有害。科恩(Cohen)亦做过这方面的尝试他将一些类型的旅游文化命名为“旅游艺术”认为这是一片“糊涂的田野”混杂了民族艺术、商业艺术、纪念品与美术品等要素特征。这些不同类型和杂交形式的旅游艺术是四种商业化的对象:)互补型商业化)替代型商业化)蚕食型商业化)复原型商业化。科恩对商业化的解读说明旅游艺术是动态而适应的它涉及:主题与设计的调适以更好迎合旅游趣味和期望旅游产品的标准化艺术作品的简化旅游对象的微缩化与放大化机器制品对传统材料的替代实用品变成装饰品等。这些无疑都是旅游文化的内容但是用旅游艺术替代旅游文化显然以偏概全。还有人置疑旅游文化的存在弗罗利克(Frohlich)撰文疾呼“有旅游文化这样的东西吗”他历数旅游给历史遗迹带来的种种物理、环境与文化效应彻底否定旅游的存在价值殊不知他所控诉的正是旅游文化的内容。这反倒提醒学界应警惕对旅游文化的负面情绪对研究而言认识一种旅游文化比谩骂指责要明智得多。就国内学界对旅游文化的模糊认识来看大量国外的案例研究都应归属于旅游文化的范畴。据此揣测国外旅游文化研究大都处于“先生孩子不取名字”的状态故绝大多数论文有旅游文化之实而无旅游文化之名。例如:《东道主与游客》所收录的论文中三分之二都揭示了不同的旅游文化现象即便是纳什(Nash)那篇《作为一种帝国主义形式的旅游》(TourismasaFormofImperialism)檄文亦揭示出作为强势文化群体的旅游者的行为模式z格雷本(Graburn)的论文集《人类学与旅游时代》里至少有篇属于旅游文化研究例如《第四世界的艺术品》、《旅游:神圣的旅程》、《旅游与色情业》、《日本国内旅游的物质象征》等。旅游的社会学研究亦是如此。以科恩为例年由巫宁等翻译出版的《旅游社会学纵论》收录科恩的篇论文其中《逃离富庶生活的游民:关于漂泊者旅游现象的注释》、《在犹太人一阿拉伯人混居社区中的阿拉伯男孩与年轻女游客》、《从乌托邦神话变成消费品的太平洋诸岛:天堂的觉醒》等都有典型的旅游文化研究基调。概观之这些浩如烟海的案例研究主要聚焦两大方面:其一东道主对旅游吸引物的生产、再生产与营销研究其二不同类型的旅游者行为、体验模式研究。国外旅游文化基础性研究的集大成者是一部编著《旅游文化旅行与理论的转型》(TouringCultures:TransformationofTravelandTheory)由罗杰克与厄里(Rojek&Urry)于年主编出版。除序言外该书共收录篇论文。在序言里两位编者明确指出当今社会的人群、文化和物(objects)的移动性特征而旅游与文化之所以必须并置而谈是出于三个重要原因:其一社会的文化化(cuhuralizationofsociety)因为之前泾渭分明的社会与文化领域如今却纵横贯通。其二文化创新横扫一切樊篱(包括历史和政治的)许多曾被坚守的边界荡然无存。其三旅游实践自身的文化化趋势以及其对“被旅游”社区的一系列深远影响。该书的参写者敏锐地捕捉到一些旅游文化现象包括旅游景观的社会建构、物的流动、麦当劳迪斯尼化与后现代旅游、旅游产品的展演、遗产认同与真实性、旅游与摄影艺术等。其中《旅游文化》(TheCultureofTourism)一文是点睛之作作者克雷克(Craik)将旅游文化分为四类:)旅游产品之文化特性的最大化)旅游体验的再规定)对旅游之文化效应的注重)对旅游企业自身文化变迁的应对。坦率而言这类关于旅游文化内容的表述与我们对旅游文化的理解有很大偏差克雷克随后关于旅游文化的构成的论述亦令人不知所以归根结底他注重的是旅游文化效应。克雷克认为旅游文化深受文化旅游的影响和限定尤其是在后者蓄意要提升吸引物与体验以吸引新旅游人群的时候。他认为要达致这一目标有两条策略可运用:一是为旅游业和旅游者而模塑文化(mouldingculturefortourismandtourists)二是为文化而塑造旅游业和旅游者(mouldingtourismandtouristsforculture)。前者指开发特色旅游产品意在旅游例如:)旅游艺术对博物馆与画廊的展演、服务和产品的再定位)激发旅游者的节日莎士比亚节、电影节或土著文化节后者指调适旅游吸引物和潜在目的地以整合或提升文化特色意在文化类似于丽江“旅游搭台文化唱戏”的倡导。尽管克雷克未能明确勾勒旅游文化的轮廓但他关于“旅游文化、文化旅游与旅游者背景文化旅游学刊第卷年第期的关系远胜过旅游目的地文化”的观点却引人深思。研究结论纵观旅游文化的研究国内外学界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偏好与倾向。国内学界自世纪年代以来一直行进在旅游文化本体的认知之路上旅游文化学教材的纷呈迭出反而折射出“江湖未能一统”的现状。国内人类学者对旅游文化现象的兴致不过是对国外旅游人类学研究之风的承袭但就旅游文化学本身的学科构建而言跨学科的案例研究与其说是一种增益勿宁说是一种提醒。与中国旅游学界执着于旅游文化学的学科地位不同早在世纪年代国外学界就一头扎进旅游文化现象的海洋从不同面相进行基于学科分野的研究他们识别出文化商品化、文化真实性、游客凝视、旅游族群性、另类旅游行为、人造景观、麦当劳化、均质化等多种旅游文化并加以实证分析。但国外学者好像并不在乎这些现象是否被冠以旅游文化之名他们注重现象的文化解释而疏于界定现象本身。两相比较很难权衡孰优孰劣但国内高等旅游教育却对旅游文化的认知提出特殊要求即旅游文化的内涵与外延必须予以界定旅游文化学才有存在的前提和学科基础。迄今旅游文化在国内仍是个含糊其辞的高频用语。但在纷繁芜杂的旅游文化研究中有一股微弱的研究力量一直试图廓清旅游文化的外延这是一项有意义且有分量的工作它照亮旅游文化的认知困境促使研究者借用跨学科的文化观来审视旅游文化看它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文化。文化人类学视野下的旅游文化旅游文化的再界定之前晏鲤波等将国内学界的旅游文化定义归纳为四类:总和论、碰撞论、交际论与收缩论而笔者较为倾向碰撞论与收缩论。碰撞论以肖洪根为代表他认为“旅游文化是以广义的旅游主体为中心以跨文化交际为媒介在丰富多样的旅游活动中进发出来的形式复杂广泛的各种文化行为表征的总和。”笔者看重该定义的两点:其一作者提出“广义的旅游主体”概念暗示旅游“三体论”值得商榷其二作者将旅游文化的产生描述成“进发”这个动词隐喻某种创造性无形中界定了旅游文化的范围。沙向军强调“旅游文化的全部意义在于文化交流凡是体现交流这个最终和最核心现象和价值的各种内生和外化形态才是旅游文化”。晏鲤波等称沙的定义为收缩论而事实上它与肖的碰撞论没什么本质区别。两个定义都未忽略旅游文化与文化接触的直接联系旅游文化之所以产生根源在于以旅游吸引力为纽带的不同文化群体的交聚。因此着眼于旅游文化的发生层面无疑最能阐明旅游文化的性质与内容。此外陈岗、黄震方在《基于意义及其均衡理论的旅游文化形成与变迁机制研究》一文独辟蹊径结合符号人类学中“意义”的概念与利益相关者概念以“意义均衡”理论解释了旅游文化的发生与变迁机制该文不失为一个大的贡献启迪我们从意义系统来思考旅游文化。当代美国新兴人类学家拉斯特(Lassiter)如是界定文化:在人类学意义上文化是一个共享和协调的意义系统这一系统是由人们通过阐释经验和产生行为而习得并付诸实践的知识所获知的。在美国最受欢迎的两本人类学教材里文化被理解为共享与协调的意义系统人们用它来解释经验生成行为以行为反映意义。这些定义关照到文化自身的生产与再生产意涵凑巧提供了旅游文化的界定思路使我们免于殚精竭虑之苦。基于此笔者认为:在人类学意义上旅游文化是多元文化主体在相互接触中所形成的自我协调的意义系统这一系统是由各介入主体围绕旅游活动而创造产生。首先文化人类学关注文化问题与文化接触该定义正是从文化接触的切面来思索旅游文化的形成因此这是个立足于文化人类学的定义。其次多元文化主体是广义的旅游主体包括旅游者在内的一切旅游介入者通过他们丰富多彩的旅游活动旅游文化才得以产生。再次将旅游文化定格在发生或形成阶段有利于其内涵与外延的框限。最后界定旅游文化是一个自我协调的意义系统原因在于多元主体存在的事实任一主体都可能在文化接触中进发创造性的旅游活动从而收获其欲寻求的意义亦因各取所需的价值张力使得旅游文化是一个自我协调的意义系统。事实上“文化”本身即意味社会生活是“被建构的”并且易变、多样和短暂。该说法适用于旅游文化旅游是一种被建构的生活方式旅游文化是被建构的文化系统其存在意义一直处于调适的平衡之中。一本是美国人类学家康拉德菲利普科塔克的《人类学:人类多样性的探索》(Anthropology:TheExplorationofHumanDiversity)(第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另一本是威廉哈维兰的《文化人类学》(CulturalAnthropology)(第版)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赵红梅I论旅游文化第卷年第期将旅游文化的外延控制在发生或创造的层面表明它是相对独立的文化自有其独特意涵不能把其他文化内容随意纳入旅游文化囊中。首先我们强调旅游文化的内在发生或形成不包括旅游业所借助或依赖的外部文化形式如建筑、遗迹、器物等有形文化或如信仰、节庆、音乐等无形文化自有其文化归属和原生文化特征因此不属于旅游文化。其次是确认一些存在的旅游文化或许可起到窥斑见豹的效果。例如“舞台真实”、迪斯尼麦当劳化、复古之风、天堂化或旅游行为的模式化等都是在发生或创造的范畴之内而这些现象则是旅游多元主体在意义系统中合力作用的结果。可见旅游文化一直处于被生产和再生产的过程之中不断有新文化元素涌现以标识旅游活动的特殊性。谢春山、邹本涛()提出的旅游体验文化与旅游介入文化很大程度上包揽了发生、创造层面上的旅游文化但如何细分旅游体验文化则需要进一步的探讨。文化人类学的研究对象与旅游文化世纪年代美国人类学家克拉克洪(Kluckhohn)将人类学作为研究人类相似性和差异性的科学这一看法得到多数人类学者的推崇并推衍出文化人类学是以文化多样性为对象的人文科学。文化人类学者最为关注“异文化”或“他者”(other)即远方的文化多样性这使得他们必须借助长时间的田野调查来获取这些以族(ethnic)为边界的文化群体的第一手材料。因此像印加文化、阿兹特克文化、苗文化、罗姆人(吉普赛人)、努尔人、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等都成了人类学研究的经典对象。但文化多样性不只是简单体现在文化的承载和区分单位族群(ethnicgroup)身上它可具体化为如下内容:生计模式、社会组织、婚姻家庭、亲属制度、宗教信仰、艺术、文化变迁等。换言之文化人类学研究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之间关系的多种可能性并做出描述、分析、阐释和解释。故而文化人类学承诺要在人类所有的复杂性中去理解人类的存在状况这表明文化人类学本质上是一门在特殊文化中研究一般文化的学科。照字面来看很难看出旅游文化在文化人类学的研究对象里将跻身何处因为旅游文化虽为人类所创造但它与文化人类学的研究对象在概念、性质和功能上既相合又相异。首先人类学对于其主要研究对象文化的定义仍处于见仁见智的状态几乎每位人类学家都能提出一个“孤芳自赏”的文化概念。年美国人类学家克鲁伯与克拉克洪(Kroeber&Kluckhohn)合撰《文化:对于观念与定义的评论》(Culture:ACriticalReviewofConceptsandDefinitions)一书对从年至年O年间出现的种文化定义进行回顾和评析因此克鲁伯认为正是文化人类学家发现了文化。但时至世纪我们仍旧一筹莫展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与学科领域的多种文化概念。考虑到比较分析的便利选用克鲁伯与克拉克洪于年提出的文化定义来对照旅游文化。该定义如下:文化是由外显与内隐的行为模式构成这种行为模式通过象征符号而获致和传递文化代表了人类群体的显著成就包括它们在人造器物中的体现文化的核心部分是传统观念(即历史地获得和选择的)尤其是它们所带的价值观文化体系一方面可以看作是活动的产物另一方面则是进一步活动的决定因素”。这个定义概括了文化的两种状态:静态与动态有形与无形。静态指人类群体的显著成就和传统观念动态指行为模式有形指人造器物等显著成就无形指传统观念、价值观、宇宙观以及通过象征符号而获致和传递的行为模式。该定义还通过文化体系与人类活动的辩证关系暗示了文化的生产性。整个定义表明既定人群与文化内容的隶属关系说明文化与文化主体彼此界定的特性从而揭示文化是人类多元生活方式的表征。比对之下会发现旅游文化的性质与上述定义大致吻合。其一旅游文化不啻为一种外显与内隐的行为模式至于它是否通过象征符号而获致和传递还需大量案例研究予以支撑但厄里已经将旅游人群形容为一支符号大军在全世界翻找各种标志这无疑会导致旅游对象的符号化。其二在某种意义上旅游文化有可能体现人类群体的成就例如有形的旅游建筑、主题公园或无形的旅游创意等但前提是它们产生了积极的旅游效应并与一般文化价值相契合。其三旅游文化虽算不上一种传统但它携带丰富的价值观并有可能制造意义感如格尔兹所言旅游文化亦是由人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它是一套协调的意义系统各相关主体可从中寻求价值或意义感。其四旅游文化是活动的产物亦是进一步活动的决定因素活动是关键词各文化主体之旅游活动的张力使旅游文化得以产生。无论是行为模式、人类成就、意义系统还是所谓活动方面旅游文化所指涉的内容都比其他类型的具体文化要狭窄得多。旅游学刊第卷年第期其次文化人类学的文化具有一些公认的特性:第一文化是共享的。文化是一套共享的理想、价值和行为准则共享主体可以是性别群体、年龄群体、特定阶层、族群、民族或国家。第二文化是习得的。习得途径包括纵向濡化与横向传播。第三文化是象征的。怀特(White)认为文化起源于人类获得了使用象征符号的能力即发明或赋予物品或事件某种意义并相应掌握和欣赏这种意义的能力。第四文化是整合的。为发挥功能文化的各个方面必定合理地整合在一起。比对之下会发现:第一旅游文化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共享一是旅游文化的持有者来自多元文化背景包括旅游者、当地人、旅游从业者、旅游经营者、旅游开发者等不像多数文化具有单一的主体二是无论从地域还是主体上看共享范围很难划定。假定旅游文化是被共享的那么是基于旅游方式、动机、行为、供给还是效应被共享这是值得推敲的问题。第二旅游文化是否是习得的须一分为二地看。一方面郭栩东、傅吉新指出旅游文化是一种传统且必需应时而变姑且不论作者以旅游文化偷换了旅游行为的概念先看旅游是不是作为传统而被潜移默化地传承。王淑良梳理了绵延不绝的中国旅游史从原始的游踪到有迹可寻的游学、宦游、玄游、仙游、巡游、山水田园游或风景名胜游表明旅游行为由来已久但这不足以说明中国很早就有大行于民间的大众旅游。在这一点上中国并不比世界诸国更特殊彭顺生中肯指出:至世纪中期广大劳动人民在主观上缺乏对旅行度假的要求和习惯客观上亦无能力参加旅行活动因此这一漫长历史时段的旅游活动没有普遍的社会意义。但一些类似传统的旅游精神流传了下来在现代旅游者的行为模式上有所反映。因此世纪年代出现的旅游文化史研究有知古鉴今的作用例如喻学才《中国旅游文化的附会传统研究》一文中的附会传统就属于典型的旅游文化现象虽然它在现代社会的普及性远胜于古代。另一方面若从文化接触和传播的角度看旅游文化存在被采借、整合甚至复制的可能这是旅游文化中的“多样性的一致化”(unityindiversity)现象但与继承或习得无甚关系。第三毫无疑问旅游文化是象征的从旅游行为的意义、旅游吸引物的生产与再生产、旅游行为的模式化都可见人类的符号性。简言之不同类型的介入者都在旅游中制造并收获相应的意义。第四旅游文化是否具有整合的特性要从两方面来看:其一旅游文化作为部分是否整合于客源地社会与目的地社会其二旅游文化作为整体其构成部分之间是否有机协调存在两种情况:适应的旅游文化与适应不良的旅游文化。据经验事实判断旅游文化与目的地社会的整合相对困难而旅游文化本身的整合特性表现在以文化变迁为特征的调适过程里。最后在人类学意义上文化基本上是确保一群人生活持久幸福的维持体系为达致这一目标在改变了的条件下它要保持适应它必须能够变化。首先旅游文化的功能要从旅游者与旅游目的地两方面来考量。从旅游者层面来看旅游文化既是旅游吸引力的表征亦是适应旅游者偏好的产物它具有满足旅游审美、追新求异、娱乐、舒适感、逃避等功能从旅游业层面来看旅游文化既是旅游世界的边界亦是旅游业赖以生存的基础它具有获取社会和经济效益、提升地方感、保护地方或民族文化等功能。譬如“舞台真实”它既为旅游者展现了目的地社区的特色文化又在一定程度上拦截了旅游人群对原生文化可能产生的侵扰从而保护了当地人原有的生活秩序和样态。反之当旅游文化不能适应旅游需求与旅游供给的变化时它将产生对旅游者和旅游业而言的负功能。其次要看旅游文化是否作为一个相对整体在起作用。文化是由它自身创造而成的人的存在使文化过程的存在成为可能但文化过程本身的性质和行为是由它自身决定的它依赖于它自身的原则并受它自身的规律所支配。旅游文化是相对于“居住文化”的一个整体其过程的性质、行为、活动等本应受其自身规律的宰制但旅游文化自身产生、发展、调适、被接受或被淘汰的过程被供求之问的经济或文化规律所决定。因此旅游需求随时将旅游文化置于“改变了的条件”之下旅游文化被要求随时应变。这一潜在规律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其文化功能的短暂性与脆弱性结果是无论旅游者或旅游业都不能长期维持对旅游文化的依赖性因为旅游文化在功能满足上尚未表现出普遍而明显的稳定性不同旅游文化元素之间的结构还不完善。这一方面表明旅游文化具有稳定不足而应变有余的功能特性另一方面表明旅游文化并不是作为一个整体在独立起作用其功能效应被旅游客源地和目的地所深刻影响。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方法与旅游文化文化人类学以民族志(ethnography)研究为标志民族志作为研究手段指基于田野调查工作的学术范式田野工作包括:)选择特定社区)进行至赵红梅l论旅游文化第卷年第期少一年的实地调查)能够使用当地的语言)先以“文化主体的内部眼界”(主位观点)去看待文化最终达成对调查对象的客观认识(客位观点)。民族志作为研究成果指的是一种特殊的文本形式它是田野调查基础之上的文字表述。旅游文化的生产、创造与成型是一个不短的过程并且在不同旅游目的地有不同表现因此对旅游文化的识别、认知与阐释最好不要依赖于二手材料而应该进行实地调查搜集第一手资料。从这一点来看旅游文化的未来研究可以建立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但亦不必过分拘泥于规范譬如至少一年的调查期限就勿需恪守这是对农业社会的调查要求一年正好一个生产周期至于掌握当地语言则须视情况而定假如是调查民族旅游地区的文化变迁而当地不通行汉语或找不到合适的翻译时就需要调查者本人懂得当地语言。就谢春山、邹本涛对旅游文化本体的分类而言旅游介入文化主要关涉旅游目的地尤其民族旅游目的地类似的固定社区是文化人类学擅长的调查对象有一套完备的调查步骤、内容和规范可保证基本的资料搜集。但不同的是旅游民族志调查更关注文化元素在旅游中的动态呈现比如设计、再现、创造、表述或表演等因而参与观察的方法会行之有效但有难度涉及经营者、政府主管人员等主体时难度更大。旅游体验文化的对象是旅游者这些非社区人口是一片“流动的田野”对于文化人类学研究来说这样的调查对象很“另类”。格雷本在《旅游民族志》一文中探讨了几种调查方法:)充当旅游者混在旅游团队或旅游队群中做参与式观察)做一个出色的导游随时观察其反应或行为方式)非参与式观察在旅游者结束旅行后做面谈探讨旅游体验、照片、纪念品等。当然必要时也可辅以问卷调查以扩大调查面。总体上民族志方法虽然有信息新颖真实可靠的好处但运用到旅游文化研究上是有难度的对文化人类学者如此对非文化人类学者更是如此。民族志方法的主位观(emie)与客位观(etic)与其说是方法勿宁说是学科素养。主位观强调调查中应重视调查对象的看法客位观强调应重视调查者自身的看法和判断。文化人类学者往往更看重主位观点因为它是文化持有者自身对文化现象的看法或理解更值得被尊重。因此在大量民族志文本里经常有连篇累牍的“当地人如是说”这便是文化人类所看重的文化之于文化主体的意义域。相比之下客位观运用得更普遍事实上调查者更容易凌驾于调查对象之上而轻易下结论这便体现出主位观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譬如相似的旅游行为可能是出于不同的文化动机“驴友群”自我的看法必定不同于局外人的看法。假如我们认定旅游文化是一个意义体系的话就一定要弄清楚旅游活动对于每一类介入主体的意义所在。研究结论综上旅游文化是文化人类学视角下的一种特殊文化它是旅游这一特殊生活方式的文化表征它具有满足人们特殊生活需求的功能但其功能的实现受客源地和目的地文化的影响很大。旅游文化表明人类存在的复杂性透过旅游文化可以再度审视人类的存在状态而要了解旅游文化发生、形成与演变的规律可借助文化人类学的民族志研究方法从主位观的角度去获取关于特定旅游文化现象的第一手资料如此方可逐渐积累起对旅游文化的客位认知。总结对旅游文化的研究国内外学术界持之以不同路径。国外学界以分析旅游文化现象与案例为主旨而疏于或未及做理论概括国内学界反其道而行之似乎必须在透彻认识旅游文化后方能铺陈到具体的旅游文化现象上来。国内学界这种空中楼阁式的概念或智识建构部分地源自旅游文化学学科建构的工具性与迫切性研究者意识到欲使旅游文化学获得名正言顺的地位就非得先界定旅游文化才行。“先取名字”固然有先声夺人的功效但“孩子”迟迟不生结果只能是集体在“名字”上做文章反而使学科地位风雨飘摇。客观而言在国内旅游发展的浩荡之势下产生了大量有旅游文化之实而无旅游文化之名的研究成果。这正是在企及学科地位的旅游文化学的困境:一方面相当数量的论文或无学科归属或曲意攀附其他学科而旅游文化学对之却无整合之力另一方面旅游实践中的许多案例未曾在文化视野下考察和解读。这是旅游文化研究的致命之弊导致旅游文化的本体至今模糊不分明。因此国外学界的研究方向值得国内借鉴在大量现象、案例的搜集和分析之基础上或许旅游文化的内涵会渐渐清晰起来。旅游文化是一种新兴的、特殊的文化类型仅在旅游学范畴内予以认知是有局限的跨学科介入是为必要之举。文化人类学奉文化研究为圭臬该学旅游学刊第卷年第期TourismTribuneVo.No..O科所积累的关于文化内涵、特性及功能的认知有助于旅游文化的再界定、再解读和再认识。倘若将旅游文化的外延限定在发生(生产或再生产)层面那么旅游文化和人类学对文化的传统认知是有区隔的这就要求对旅游文化的内容、共性、功能乃至结构方面做更深层次的探索与总结方能最终确立旅游文化的本体。但倘若不做类似限定则旅游文化可能轻易染指其他领域如宗教、建筑、艺术、遗产等而导致其本体的泛化或是相反成为其他相应学科瓜分的研究对象。两难之下笔者仍旧认为前者会有所作为虽然文化人类学能否有益于旅游文化的认知并不在我们的把握之内但以田野调查方法为基础的一手资料搜集法应该会对作为整体的旅游文化研究做出些许贡献。总体上国内旅游文化研究并不缺少概念的思辨缺少的是明智的思辨路径和对具体旅游文化现象有意识的攫取、分析和认知。因此笔者谨做抛砖引玉之事宜不揣鲁莽地再次建构旅游文化的概念恳请方家批评指正。同时更亟待国内学界早日从概念思辨的泥沼中拨出多关注正在发生的旅游文化从诸多现象中剖析旅游多元主体的行为特征及其意义域明确旅游文化的内涵从而为抽象旅游文化的共性、功能与结构奠定认识论基础。参考文献(References)XieYanjunZhouGuangpeng.TheoreticalprobeintotourismculturerelatedconceptsandsomeviewpointsJ.TourismScience():.谢彦君周广鹏.旅游文化及其相关范畴、命题的理论透视J.旅游科学():.ShenZuxiang.CuhurologyofTour~mM.Fuzhou:FujianPeople’sPublishingHouse..沈祖祥.旅游文化学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XieChunshan.CuhurologyofTourismMBeijing:HigherEducationPress..谢春山旅游文化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XieYanjun.IssueofteachingmaterialschangesintourismhighereducationJ.TourismTribune():.谢彦君.中国旅游高等教育中的教材建设问题J.旅游学刊():.YuXuecaiReviewofthefirstsymposiumofChinesetravelliteratureofmountainsandwaters.J.TourismTribune():.喻学才.首届全国山水旅游文学讨论会综述J.旅游学刊():.YuXuecai.“Mountainsknownforvirtueplacestoodforcelebrity”:theoverestimatedhumanbeingtraditioninChinesecultureoftourismJ.JournalofHubeiUniversity():.喻学才.“山以贤称境缘人胜”中国旅游文OO化的重人传统J.湖北大学学报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11
2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