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问 爱问共享资料 爱问分类
首页 >娱乐、生活 >图片 >做我的宝贝+番外 BY:晓渠.txt

做我的宝贝+番外 BY:晓渠.txt

上传者: zjr5358230
70次下载 0人收藏 暂无简介 简介 2014-04-04 举报

简介:dd

做我的宝贝+番外 BY: 晓渠(男男生子)   1   “你不能停一会儿?我有事儿和你商量。”   正午的大太阳照进宽敞的办公室,尽管空调开的很大,杨凡仍然热得烦躁。再看他大哥杨牧坐在高大的办 公桌后面,电脑上敲啊敲,接着讲电话,现在又埋头写个没完没了,完全不打算答理自己,终于忍不住说出口   “你进来半天了,自己不说话,怪谁啊?”杨牧的声音非常低沉,带着不容抗拒的自信和庄严。   “嗯......这个事儿是真的不好说。”杨凡心里琢磨了很多遍,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说。   “那你慢慢想。等我开完会再说吧!”杨牧起身收拾东西,按着通话键对秘书说,“我十分钟后到三十楼 会议室。”   “我还没说完,你去哪儿啊?”杨凡一着急,差点儿跳起来,“你就知道开你的破会,家里出了大事了!   “有大事你早痛快说了,吞吞吐吐的,你大嫂又耍什么把戏呢?”   “我告诉你吧!”杨凡皱着眉,一付豁出去的模样:“冬冬他,怀孕了!”   杨凡在心里估计着大哥暴跳如雷的杀伤力,对方却沉默了大概十几秒钟,却“扑嗤”笑了。   “你把今天当愚人节过了是不是?那你自个儿好好玩吧!我不奉陪了。”   说完大步流星地往门口走。   “谁有心情拿这个开玩笑?冬冬和陈教授签了合约,自愿做男性生育项目研究的实验品!”   如同晴天霹雳在头顶炸开,杨牧强壮的背影停在门前,许久没有动。过了好一会儿,声音沉沉地传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   杨凡说出去,觉得仿佛卸下了千斤的担子。这个秘密他独自背了好久,冬冬恳求他不要高诉老大,他却一 直犹豫,这么大的事儿,家里一向老大做主。直到今天,他得知那个实验其实潜在着很多危险,冬冬的体质根 本撑不过去的时候,他决定跟杨牧坦白了。这样重大的责任,也只有老大敢承担。   “我早知道医学院有这个项目,年初的时候听说他们找到了愿意合作的人,因为我不是那个组的,所以不 了解具体细节。我知道是冬冬的时候,他已经接受了受精卵移植进体内的人造子宫,医学上讲,他已经怀孕了 。”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四月份。”   “那现在已经快四个月了?”

第1页

  “嗯。”   杨牧忽然一甩手,手中的文件飞了出去,击中了饮水机,竟然把庞大的机器给打翻了。杨凡的心里格蹬一 下收紧,恐怕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   “你怎么才和我说?啊?都四个月了还跟我说干什么?”杨牧咆哮着,整张脸都因为暴怒而涨红着。   “冬冬一直央求我别和你说。你知道他从小到大,谁跟他说过不字啊?”   “那你现在怎么又说了?啊?你不如就一直帮他隐瞒下去多好?到时候把孩子抱过来,跟我说,你做大伯 了。那叫惊喜啊!”   “老大,你别生气。那个实验是很危险的,冬冬的体质不能接受全身麻醉,也就是说,他将来不能剖腹产 ,项目里的人工产道要借由‘后面’。你最了解,冬冬的‘后面’连做那个的时候都会受伤。这个计划对他来 说,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做不了主,我不知道怎么阻止他。才来找你商量啊!”   杨牧听了,心惊胆战,却又万分沮丧,他慢慢挪到沙发上,沉重地坐下去,   “你说他现在怎么这么任性?怎么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那还不是你的责任?”杨凡脱口而出。   “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任性是你这些年给宠的,他现在偏执也是你忽然结婚给逼的。所以,他就是你的责任了,你说这事儿 该怎么办吧?”   杨牧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脑子从刚才的愤怒和惊吓中迅速冷静下来。转眼间,事情就整理清楚 了。   “这个孩子是不能留的,对吗?”   他不带任何感情地问杨凡。   冬和从7-11走出来,手里拎了一大桶牛奶。四五点钟的太阳还是很大,他穿的米白色的卡其布长裤有 些热。过了马路,慢悠悠走到楼下的他,忽然停住脚步。楼前停着那辆熟悉的黑色陆虎,阳光下骄傲地闪着光 。那个靠在车上抽烟的男人,大概从很远处就盯着自己,如今目光交碰,冬和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揣摩着:   “他知道了吗?二哥应该不会说。”   无论如何,脸上装着什么也没有,走过去,低眉敛目,小声地叫了声:   “哥。”   杨牧老远就看见他,穿着白衬衣,浅色的裤子,走路低头的习惯也没有改。他的心里慕然一动。他曾经和

第2页

这个孩子那么亲密,如今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却那么陌生和冷淡。他很快掐了烟,打开车门,   “上车。”   冬和透过打开的车门看见里面开车的,是二哥杨凡。他知道了,原来,他还是知道了。他刚才装作无所谓 的脸上,莫名地,慌张起来,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带着颤音:   “我晚上还有事情,我,我不去。”他边说边退,转身就要跑。   杨牧一步窜上去,手臂拦腰横住冬和的腰身,另一只手小心地护住冬和的头,把整个人塞进车后座。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我不去!你让我下车!我要下车!”   他试着去开车门的时候,车飞快地启动了。车门窗“扑扑”地都自动上了锁。   “别浪费力气了。”身边的杨牧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和我商量?”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冬和不再挣扎,强做镇定地说。   “好,好,很好。”杨牧直视着冬和的眼睛,多漂亮的一双眼睛,以前总是装满了微笑和羞涩,如今却象 头受惊的小鹿,慌张又倔强。“既然你不和我商量,我也就不用和你商量了。这个孩子不能留。”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的孩子,我自己决定要不要留。”   “凭我是你大哥,凭你是我养大的,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是死是活我高兴,你让我下车。”   “不可能。”   杨牧不再说话。车里的气压低到极点。冬和的心扑扑跳得很难受,他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只能反 复在心里说:   “宝宝别怕,爸爸会保护你,别怕,别怕,爸爸和宝宝都不害怕。”   他等着车停,等着逃跑的机会。   车子停在杨凡诊所的后门。这是一座日占时盖的洋楼,从后门的防火梯可以直接进入到二楼杨凡的办公室 ,而那间办公室连接着一间小型的手术室。现在是下班时间,诊所已经关门了,一个人也没有。   车子还没停,杨牧就箍紧了冬和的腰,车门一打开,他把冬和抗在肩膀上,快速地从防火梯进入办公室。 冬和忽然一个头晕,已经给甩上肩膀,再想挣扎,却惹来一阵难受的腹痛。他意识到孩子给压到了,于是不敢 移动。   杨凡锁上了所有的门窗,引导着他们走进手术室。杨牧小心放下冬和:   “我说过你的孩子不能留,这个手术,你老不老实做?”

第3页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资料阅读排行

该用户的其它资料

关闭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关闭

提示

提交成功!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我们将尽快核实并处理您的举报信息。

关闭

提示

提交失败!

您的举报信息提交失败,请重试!

关闭

提示

重复举报!

亲爱的用户!感觉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请勿重复举报噢!

全屏 缩小 放大
收藏
资料评价:

/ 138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
关闭

温馨提示

感谢您对爱问共享资料的支持,精彩活动将尽快为您呈现,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