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未来形而上学导论

未来形而上学导论.doc

未来形而上学导论

悖论熊猫
2014-03-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未来形而上学导论doc》,可适用于哲学、历史领域

未来形而上学导论作者:康德庞景仁译导言本《导论》不是为学生用的而是为未来的教师用的即使未来的教师也不应该指望用它来系统地阐述一门现成的科学而应该首先用来发掘这门科学。对有些学者来说哲学史(古代的和近代的)本身就是他们的哲学。这本《导论》不是为他们写的。他们应该等到那些致力于从理性本身的源泉进行探讨的人把工作完成之后向世人宣告已经做出了什么事情。否则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可说的什么东西都是以前早已说过了的而且实在说来这种说法和一种万灵的预言一样对于将来也永远有效因为人类理智多少世纪以来已经用各种方式思考过了数不尽的东西而任何一种新东西都儿乎没有不和旧东西相似的。我的目的是要说服所有那些认为形而上学有研究价值的人让他们相信把他们的工作暂停下来非常必要把至今所做的一切东西都看做是没曾做过并且首先提出“象形而上学这种东西究竟是不是可能的”这一问题。如果它是科学为什么它不能象其他科学一样得到普偏、持久的承认?如果它不是科学为什么它竟能继续不断地以科学自封并且使人类理智寄以无限希望而始终没有能够得到满足?不管是证明我们自己的有知也罢或者无知也罢我们必须一劳永逸地弄清这一所谓科学的性质因为我们再不能更久地停留在目前这种状况上了。其他一切科学都不停在发展而偏偏自命为智慧的化身、人人都来求教的这门学问却老是原地踏步不前这似乎有些不近情理。同时它的追随者们已经东零西散自信有足够的能力在其他科学上发挥才能的人们谁也不愿意拿自己名誉在这上面冒风险。而一些不学无术的人在这上面却大言不惭地做出一种决定性的评论这是因为在这个领域里实在说来人们还不掌握确实可靠的衡量标准用以区别什么是真知灼见什么是无稽之谈。但是当人们看到一门科学经过长期努力之后得到长足发展而惊叹不已时有人竟想到要提出象这样的一门科学究竟是不是可能的以及是怎样可能的这样问题这本来是不足为奇的因为人类理性非常爱好建设不只一次地把一座塔建成了以后又拆掉以便察看一下地基情况如何。明智起来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算太晚的不过考查如果做得大晚工作进行起来总会是更困难一些的。一种科学是不是可能的这种问法首先就意味着人们怀疑某种科学的实在性然而这种怀疑会冒犯了一些人他们的全部财富也许就建筑在这种假想的宝贝上因此谁要对这门科学表示怀疑谁就必定遭到各方面的反对。有些人为他们的古老的财富而骄傲自满认为他们的财富就是由于古老才是合法的他们将会手捧他们的形而上学课本对这种怀疑加之以白眼。另外一些人看到的是他们似乎在别的什么地方也看到过这东西他们对这种怀疑将无从理解。于是一时无论什么都一如既往好象任何足以令人对即将到来的变化感到惶惑或者寄以希望的事都没有发生似的。虽然如此我敢预言本《导论》的善于独立思考的读者们将不公怀疑他们至今所拥有的这门科学而且继而会完全相信除非具备了这里所提出的它的可能性所根据的条件否则它就不能存在既然条件从来没有具备因此象形而上学这种东西就还不曾有过。不过由于它密切关系着普遍的人类理性的利益而被不断地要求着{Rusticusexspectat,dumdefluatamnisatilleLabituret,labeturinonmevolubilisaevumHorat乡下佬等候在河边企望着河水流干而河水流啊、流啊永远流个不完。贺拉斯康德原注}他们将承认它必不可免地要按照一种前所未闻的方案做一次根本的改革或者甚至另起炉灶尽管人们一时反对这种做法。自从洛克《人类理智论》和莱布尼茨《人类理智新论》出版以来善至尽可能追溯到自从有形而上学以来对于这一科学的命运来说它所遭受的没有什么能比休谟所给予的打击更为致命。休摸并没有给这一类知识带来什么光明不过他却打出来一颗火星如果这颗火星遇到一个易燃的火捻而这个星星之火又得到小心翼翼的护养并且让它着起来的话从这个火星是能得出光明来的。体谟主要是从形而上学的一个单一的然而是很重要的概念即因果连结概念(以及由之而来的力、作用等等派生概念)出发的。他向理性提出质问因为理性自以为这个概念是从它内部产生的。他要理性回答他:理性有什么权利把事物想成是如果一个什么事物定立了另外一个什么事物也必然随之而定立因为因果概念的意思就是指这个说的。休谟无可辩驳地论证说:理性决不可能先天地并且假借概念来思维这样一种含有必然性的结合。不可理解的是:由于这一事物存在怎么另一事物也必然存这种连结它的概念怎么能是来自先天的。他因而断言:理性在这一概念上完全弄错了错把这一概念看成是自己的孩子而实际上这个孩子不过是想象力的私生子想象力由经验而受孕之后把某些表象放在联想律下边并且把由之而产生的主观的必然性即习惯性算做是来自观察的一种客观的必然性。因而他又断言:理性并没有能力即使一般地去思维这样的连结否则它的诸概念就会纯粹是一些虚构而它的一切所谓先天知识就都不过是一些打上错误烙印的普通经验了这就等于说没有也不可能有形而上学这样的东西。{虽然如此休谟也还是把这种有破坏性的哲学叫做形而上学并且认为它有很大价值。他说:“形而上学和道德学是最重要的科学部门数学和物理学的重要性还不及它们的一半。”(见休谟《人性论》第四部分德译本第l页。)不过这位见解高明的人只注意了它的消极作用即它可以节制思辩理性的过分要求以便制止使人类陷于迷乱的许许多多无尽无休的讨厌的争论但是这样一来假如日理性的最重要的一些前景被去掉了的话他就忽视了由之而来的实际危害因为只有这些前景才能使意志的一切努力有其最崇高的目的。康德原注}他的结论尽管下得仓卒、不正确但至少以观察为根据而这种观察本来是值得当时一些有识之士一起动手把这问题按照他所提出来的想法有可能解决得比较顺利一些使这门科学很快地得到根本改革。然而形而上学一向遭遇到的厄运决定了休谟得不到任何人的理解。他的论敌里德、奥斯瓦尔德、毕提、以及后来普里斯特列等人{里德(ThomasReidO)、奥斯瓦尔德(JamesOswardl)、毕提(JamesBeattieO)都是英国苏格兰学派哲学家。这个学派的特点是推崇“良知”(即正常人的正确判断能力)反对休谟的观念说。普里斯特列(JosephPriestley)是英国哲学家兼科学家氧的发现者他和休谟实际上都是继承英国唯物主义者培根和霍布斯的经验论的路线不过休谟从经验论向主观唯心主义方向发展而普里斯特列从经验论向唯物主又方向发展这是他反对休谟的原因。译者}完全弄错了问题之所在偏偏把他所怀疑的东西认为是他所赞成的而反过来把他心里从来没有想到要怀疑的东西却大张旗鼓地、甚至时常是厚颜无耻地加以论证他们对他的趋向于改革的表示非常漠视以致一切仍保持旧观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看到这一切实在不能不令人感到痛心。问题不在于因果概念是否正确、有用以及对整个自然知识说来是否必不可少(因为在这方面休谟从来没有怀疑过)而是在于这个概念是否能先天地被理性所思维是否具有一种独立于一切经验的内在真理从而是否具有一种更为广泛的、不为经验的对象所局限的使用价值这才是休谟所期待要解决的问题。这仅仅仪是概念的根源问题而不是它的必不可少的使用问题。根源问题一旦确定概念的使用条件问题以及适用的范围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然而为了圆满地解决这个问题这位杰出人物的论敌们本来应该深入到理性的性质里边去钻研因为理性之所司就在于纯思维然而这对他们说来是不相宜的。他们妄自尊大不去做任何考察研究竟发明了一个更为省事的办法即向良知求教。不错具有一种正直的(或者象近来火们所称的那样:平凡的)良知确是一个伟天的天赋。不过这种良知是必须用事实通过慎思熟虑、合乎理性的思想和言论去表现的而不是在说不出什么道理以自圆其说时用来象祈求神谕那样去求救的。等到考察研究和科学都无能为力时(而不是在这以前)去向良知求救这是新时代的巧妙发明之用这种办法最浅薄的大言不惭之徒保险能同最深刻的思想家进行挑战并且还能招架一番。不过火们只要稍微做一点考察研究就不会去找这个窍门。而且认真看起来向良知求救就是请求群盲来判断群盲的捧场是哲学家为之脸红而走江湖的假药骗子却感到光荣而自以为了不起的事情。我想休谟也完全可以和毕提一样要求良知的但是除此而外他还要求一种批判的理性(毕提肯定没有这一点)这种批判的理性控制良知使良知不去进行思辩或者当问题只在于思辩时限制它去做任何决定因为它对它自己的论据是不能自圆其说的。只有在这条条件之下它才不失其为良知。凿子和槌子可以在木工中使用对于铜刻这就要用腐刻针。良知和思辩理智一样二者都各有其用前者用于在经验里边马上要使用的判断上后者用于凡是要一般地、纯粹用概念来进行判断的地方比如在形而上学里。在形而上学里良知(常当做反义词使用)是决不能去做判断的。我坦率地承认就是休谟的提示在多年以前首先打破了我教条主义的迷梦并且在我对思辩哲学的研究上给我指出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我根本不赞成他的结论。他之所以达成那样的结论纯粹由于他没有从问题的全面着眼而仅仅采取了问题的一个片面假如不看全面这个片面是不能说明任何东西的。如果我们从别人传授给我们的一个基础稳固的然而是未经发挥的思想出发那么我们由矛坚持不懈的深思熟虑就能够希望比那位见解高明的人更前进一步多亏他的第一颗火星我们才有了这个光明。因此我首先试一下看看休谟的反驳意见能不能用于一般接着我就看出:因果连结概念决不是理智用以先天地思维事物连结的唯一概念相反形而上学完全是由象这样的一些概念做成的。我试求确定它们的数目我如愿以偿地成功了我把它们归结为是来自一个原理的然后我就对这些概念进行演绎这些概念我已确知它们不是象休谟所害怕的那样来自经验而是来自纯粹理智。这个演绎对我的这位见解高明的前辈来说似乎是不可能的在他以外也没有人曾经想到过虽然人人都信心十足地使用这些概念而不曾过问它们的客观有效性究竟根据什么。这个演绎我说是所从事过的形而上学事业中最难的而最糟糕的是现有的形而上学在这上面对我一点帮助都没有因为形而上学首先必须根据这个演绎才有其可能性。但是当我不仅在纯粹理性的个别方面而且也在它的全部能力上成功地解决了休谟的问题之后我就能够稳步地、虽然一直非常缓慢地前进以便最后全而地根据一般原理来规定纯粹理性的全部领域包括它的界线和内容。对形而上学来说为了根据一种可靠的方案来建立它的体系这是非常需要的。但是我怕休谟的问题用尽可能大的规模(比如用《纯粹理性批判》的规模)摆出来会和问题本身在它第一次被提出来时一样得不到解决。因为那样的解决将会受到不恰当的评断因为大家不理解它而大家之所以不理解它是因为大家尽管肯把书翻阅一遍却不愿从头到尾对它反复加以思考而大家之所以不愿费那么大气力是因为这个著作干燥、晦涩、不合乎现有的一切概念尤其是过于冗长。虽然如此我承认我却没有想到会从一位哲学家的嘴里听到这样的一些抱怨说它缺乏通俗性、乏味、不流畅因为它关系到一种受到高度评价的、必不可少的如识的存在性问题这种知识必须根据有严格准确性的一些最严谨的规律才能建立起来。时间长了是会通俗化起来的但一开始还不行。然而至于说到某种程度的晦涩(它部分的原因是方案太大不容易使人一眼就看到主要论点而这些论点在这一研究中又是很重要的)这个抱怨是正确的我就是想通过现在这个《导论》来纠正这一点。前一部著作{指《纯粹理性批判》译者}是论述线性粹理性能力的全部领域和范围的仍然是基础而《导论》仅仅做为该著作的预备课因为在能够设想使形而上学出现之前或者甚至在抱有这样的一种渺茫的希望之前该《批判》必须全面地建立成为系统的、最详尽的科学才行。古老的、陈旧的知识当火们从它们原来的联系中把它们提出来给它们穿上一套式样新奇的服装并且冠上一个新的名称时它们就转化成为新的知识。这是人们长久理来就司察见惯了的事。大部分读者所期待于一述《批判》的也不是别的。不过本《导论》将使他们看出它完全是一门新的科学关矛这门科学以前任何人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就连它的概念都是前所未闻的而至今除了休谟的怀疑所能给的启发以外没有什么现成的东西能够对它有用即使休谟也没有料到可能有这样的一种正规的科学而为了安全起见他是把他的船弄到岸上(弄到怀疑论上)来让它躺在那里腐朽下去的。至于我却不采取这样做法我是给它一个驾驶员这个驾驶员根据从地球的知识里得来的航海图的可靠原理并且备有一张详细的航海图和一个罗盘针就可以安全地驾驶这只船随心逝欲地到什么地方去。人们想象可以用自以为已经获得的、但其实在性又恰恰是首先必须绝对加以怀疑的知识就能评断这样一门新科学。这门科学是完全孤立无援的并且在它那一门类里又是唯一无二的。这样做只能使人们由于言辞相似而以为看到哪里都是早已知道了的东西只不过一切都被表达得很不象样不合情理而且一塌糊涂罢了这是因为人们所依据的不是著者的思想而是他们自己的、由于长期的习惯而成了天性的思想方式。不过著作的篇幅冗长(这决定于这门科学本身而不决定于阐述)以及由之而来的无法避免的干燥无味和严格的准确性这些特点无疑对于这个事业本身来说可以是非常有利的而对于著作本身来说却肯定是不利的。并不是一切人的文笔都能有休谟的那样漂亮同时又那样动人或者有门德尔松{MosesMendelssobn德国哲学家译者}的那样深刻司时又那样秀丽的。至于通俗性我可以自夸我的目的如仅是草拟一个纲要交给别人去完成我不是一心为我从事了这么久的这门科学的利益着想那么我是能够使我的阐述具有这种优点的。再说我并不巴望早受欢迎而宁愿期待虽晚然而持久的称赞那是要有很大毅力要具备不小的忘我精神的。制订纲要这往往是一种华而不实、虚张声势的精神工作人们通过它来表现一种有创造性的天才的神气所要求的是连自己也给不出的东西所责备的是连自己也不能做得更好的事所提出的是连自己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的东西。然而对于一般理性批刺的一个完善的计划假如不是象通常那样仅仅表白一些虔诚的愿望的话那么所要求的就要比人们想象的更多些。而纯粹理性是如此孤立无援本身又是如此浑然一体的一个领域以致牵其一发就不能不动其全身不把每一部分的位置和它对其余部分的影响首先确定下来我们就一筹莫展因为任何外部的东西都不能订正我们内部的判断每一部分的有效性和使用都取决于它在理性本身里边同某余各部分的关系就如同在一个有机物体的结构里每一个肢体的目的只能从整体的总概念中得出来一样。因此关于这样的一种批判可以说假如不是把纯粹理性连它的最细小的各部分都全部完成了以后它就永远不能是可靠的东西并且在这个能力的领域里必须是要么就全部规定要么就什么也不规定。然而象这样的一种仅仅是纲要的东西假如说它在《纯粹理性批判》之前是不可理解的、不可信赖的并且是浚有用处的话那么在《纯粹理性批判》之后它就只能是更为有用的。因为这样人们就能一眼窥其全貌把这门科学中的主要重点一一加以检查并且对于阐述上的许多方面处理得比原著最初编写时更好一些。本书就是在原著完成之后编写的一个纲要是按照分析法写的而原著不得不用综合叙述法以便使本门科学得以把它的全部环节作为一种完全特殊的认识能力的结构从它们的自然结合上介绍出来。如果有谁对于我作为导论而放在一切未来形而上学之前的这全纲要仍然觉得晦涩的活鄂就请他考虑到并不是每人都非研究形而上学不可要考虑到许多人在一些楞靠的甚至是深奥的、更能结合直观的科学里边能够成功地发挥他们的天才而一到用纯粹抽象的概念来迸行考察时就无能为力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应该把他们的天才用到别的方面上去但是谁要从事评论形而上学或者尤某是从事编写一种形而上学谁就必须满足这里所提出的要求:要么采纳我的意见要么就彻底反对它用另外一种来代替它(因为要回避它是不可能的)。最后要考虑到受到如此责难的晦涩性(它时常被用做懒惰或无能的借口)也有它的用处。即然凡是在别的科学上不敢说话的人在形而上学问题上却派头十足地夸夸其淡大言不惭地妄加评论这是因为在这里他们的无知应该说同其他人的有知没有显著的区别然而同真正批制的原则却绝然有别而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借用维吉尔{Virgilius(公元前)古罗马诗人。译者}的诗句说:IgnavumfucospecusapraesepibusarcentVirg(工蜂从蜂巢里把那些游手好闲的雄蜂赶出去。维吉尔)前言论一切形而上学知识的特点第一节形而上学的源泉如果想要把一种知识建立成为科学那就必须首先能够准确地规定出没有任何一种别的科学与之有共同之处的、它所特有的不同之点否则各种科学之间的界线就分不清楚各种科学的任何一种就不能彻底地按其性质来对待了。这些特点可以是对象的不同或者是知识源泉的不同或者是知识种类的不同或者是不止一种甚至是全部的不同兼而有之。一种可能的科学和它的领域的概念首先就根据这些特点。先说形而上学知识的源泉。形而上学知识这一概念本身就说明它不能是经验的。形而上学知识的原理(不仅包括公理也包括基本概念)因而一定不是来自经验的因为它必须不是形而下的(物理学的)知识而是形而上的知识也就是经验以外的知识。这样一来它就既不能根据作为真正物理学的源泉的外经验也不能根据作为经验心理学的基础的内经验。所以它是先天的知识或者说是出于纯粹理智和纯粹理性的知识。不过讲到这里它同纯粹数学仍然区别不开因此就必须把它叫做纯粹哲学知识。至于这一术语的意义请参看《批判》第页起{《纯粹理性批判》德文第二版第页起二、先验方法论第一章第二节。康德在那里讲哲学知识和数学如识二者的区别某中主要的是:“哲学知识是从概念得来的理性知识数学知识是从概念的构造得来的理性知识。”“哲学知识只是在一般中看个别数学知识是在个别中看一般。”译者}在那里理性的这两种使用上的区别解释得很明白很充分。关于形而上学的源泉就讲到这里为止。第二节 唯一可以称之为形而上学的一种知识甲、综合判断和分析判断之间的一般区别形而上学知识只应包含先天判断这是它的源泉的特点所决定的。不过各种判断无论某来源以及其逻辑形式如何都按其内容而有所不同。按其内容它们或者仅仅是解释性的对知识的内容毫无增加或者是扩展性的对已有的知识有所增加。前者可以称之为分析判断后者可以称之为综合判断。分析判断在谓项里面所说到的实际上没有不是在主项的概念里面想到过的虽然不是那么清楚也不是那么有意识。当我说:“一切物体都是有广延的”。我一点都没有把我关于物体的概念加以扩大而只是对它加以分析因为在做出判断之前广延已经在这个概念里被实际想到了虽然并没有明白说出来所以这个判断是分析判断。相反“某些物体是有重量的”这一命题却在它的谓项里面包含了物体的一般概念里所没有实际想到的东西它给我的概念增加了一点东西从而扩大了我的知识所以这个判断就必须称之为综合判断。乙、一切分析判断的共同原理是矛盾律一切分析判断完全根据矛盾律而且就其性质来说都是先天知识不论给它们作为材料用的概念是不是经验的。因为一个肯定的分析判断的谓项既然事先已经在主项的概念里被想到了那么丛主项里否定它就不能不陷于矛盾同样道理在一个否定的分析判断里它的反面也必然要从主项而被否定当然也是根据矛盾律。下面两个命题就是这样:一切物体都是有广延的没有物体是没有广延的(单一的)。就是由于这个道理一切分析命题都是先天判断即使它们的概念是经验的。比如黄金是一种黄色金属因为为了知道这个我在我的黄金的概念(这个概念是:这个物体是黄色的是金属)以外不需要更多的经验:因为我的概念恰好就是这个我只要对它加以分析就够了用不着在它以外再去找别的什么东西。丙、综合判断除矛盾律外还要求另外一种原理有后天综合判断这是来自经验的但是也有确乎是先天的综合判断是来自纯粹理智和纯粹理性的。二者有一点是一致的即决不能只根据分折原则即矛盾律还要求一种完全不同的原则尽管永远必须符合矛盾律不论从什么原则得出来的因为无论什么都不能违背矛盾律尽管并非任何东西都是能从它推出来的。我先把综合判断归类一下。经验判断{“经验判断”和“经验的判断”在康德看来是有区别的。参看第十八节。译者}永远是综合判断。让一个分析判断以经验为根据那是不合情理的因为我用不着超出我的概念去做这种判断也用不着从经验去证明它。一个物体是有广延的这是一个先天确立了的命题并不是一个经验判断。因为在借助于经验以前我在概念里早已具有我的判断的一切条件我只要按照矛盾律从这个概念里抽出谓项来就够了这样判断的必然性也就同时被意识到了这种必然性是经验无从教导我的。数学判断全都是综合判断。这一事实尽管是千真万确的并且在某后果上非常重要却似乎一向为人类理性的分折家们所完全忽视甚至同他们所料想的恰恰相反。由于看到数学家们的推论都是按照矛盾律迸行的(这是任何一种无可置疑的可靠性的本性所要求的)人们就以为[数学的]基本原理也是通过矛盾律来认识的。这是非常错误的。因为一个综合命题固然要根据矛盾律才能被理解但是必须有另外一个综合命题做为前提由那个命题才能推出这个命题来而永远不能只通过这个定律本身来理解。首先必须注意的是:真正的数学命题永远不是经验的判断而是先天的判断因为带有必然性这种必然性不是从经验中所能得到的。如果大家不同意我这种说法那么好吧我就把我的命题限制在纯粹数学上纯粹数学这一概念本身就说明它包含的不是经验的知识而是纯粹先天的知识。大家可以把=这个命题先想成是一个分析命题是按照矛盾律从“七”与“五”之和这一概念得来的。然而经过迸一步检查就可以看出“”与“”之和这一概念所包含的只是两个数目之合而为一绝对想不出把二者合起来的那个数目是什么。“十二”这一概念是决不能仅仅由于我想到“七”与“五”之和而能想出来的不管我把我关于象这样的一个可能的和数的概念分析多久我也找不出“十二”来。我们必须超出这些概念借助相当于这两个数目之一的直观比如说用五个指头或者(象塞格纳在他的《算学》{Segner:《数学入门》1773年(第二版)。译者}里所用的那样)用五个点把直观所给的“五”的各单位一个、一个地加到“七”的概念上去。这样我们就通过=这个命题实际上扩大了我们的概念并且在第一个概念上加上了一个新的概念而这全新的概念是在第一个概念里所没有想到过的。因此算学命题永远是综合的而且随着我们所采取的数字越大就越明显因为那样我们就看得清楚无论我们把我们的概念翻转多少遍如果不借助于直观而只是一个劲儿地把我们的概念分析来分析去我们是一辈子也得不到和数的。纯粹几何学的一切公理也同样不是分析的。“直线是两点之间最短的线”这是一个综合命题因为我关于“直”的概念决不包含量只包含质。所以“最短”这一概念完全是加上去的用任何分析都不能从直线的概念里得出来在这上面必须借助于直观只有直观能使综合成为可能。几何学家们所订立的其他一些原理虽然实际上是分析的并且是根据矛盾律的不过作为同一命题它们只做为在方法上连接之用而不做为原理之用比如a=a全等于其自身或者(ab)>a全大于分。而即使是这些命题尽管单从概念上来说它们被认为是有效的但在数学上它们之所以被承认也仅仅是因为它们能够在直观里被表象出来。{俞磊注:康德这里所举的例子有些肤浅但如果不能从最基本的逻辑原理得出整个数学的话数学命题就是综合的。近代以来有许多人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始终没有人能够仅从逻辑原理导出数学这些工作最终的结果只能从一些极端抽象的“公理”来导出整个数学。这样康德的“数学命题是综合命题”的说法实际上是被现代数学所承认的了。}我们平常相信这样无可置疑的判断其谓项巳经包含在我们的概念里了因而这种判断是分析判断。实际上这不过是同语反复。我们是应该把某一个谓项用思想加到已有的概念上去的并且这种必然性就结合在概念上。然而问题并不在于我应该把什么东西思想到已有的概念上去而在于我们在送些概念里实际上(虽然是模糊地)思想到什么东西而且这样就显出是谓项必然结合到那些概念上去不过不是直接地而是借助于一种必须加进来的直观。{德国哲学家法伊欣格尔(vaihinger,)曾指出:“印刷者把‘纯粹数学知识的实质……’一直到‘这才做成形而上学的基本内容’为止的这几段错误地排在第四节里这几段是同第二段的节尾‘而是借助于一种必须加进来的直观’在逻辑上紧密相接的。”这个意见是正确的。德文施米特版就是根据伊欣格尔的此意见把这五段提到这里。译者}纯粹数学知识的实质和它同其他一切先天知识相区分的特点在于决不是通过概念得出来的而永远只是通过构造概念得出来的(见《批判》第页{《纯粹理性批判》德文第二版第页二、先验方法论第一章第一节。“数学知识是从概念的构造得出来的理性知识。构造一个概念意即先天地提供出与概念相对应的直观来。”译者})。数学在命题里必须超出概念达到与这个概念相对应的直观所包含的东西因此数学命题都是综合的永远不能、也不应该能过概念的解析(也就是通过分析)来得到。我不能不指出:忽视了这种很自然的、看起来是微不足道的意见这给哲学带来了什么样的危害。休谟感到作为一个哲学家的本分应该把目光放在全部纯粹的先天知识的领域上人类理智就是在这个领域要求这样巨大的产业的这时但恰恰这时他却毫不在意地从这块国土上割下全部而且是最重要的一个省份纯粹数学因为他想:数学的性质姑且说数学的宪法是以完全不同的原则为根据的即单独根据矛盾律。并且即使他没有象我现在这样把命题正式地、普遍地区分开来或者使用同样的名称但是他等于说:纯粹数学只包含分析命题而形而上学则包含先天综合命题。在这上面他就大错而特错了而且对他的整个观点来说这个错误有着决定性的不良结果。假如不是犯了这个错误他本来可以把关于我们的综合判断的来源问题远远扩展到他的形而上学因果性概念以外去甚至扩展到数学的先天可能性上因为他一定会把数学也看做是综合判断。那样一来他就决不能把他的形而上学命题仅仅以经验为根据免得把纯粹数学公理出归之于经验而象他这样高明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同形而上学结伴会使数学不致冒受虐待的风险因为对形而上学的打击也一定会落到数学身上而这并不是也不可能是他的意图。这样一来这位高明人就必然会考虑我们目前所考虑的而他的不可模拟的漂亮文笔会使这些考虑得到无穷收盆。{德文施米特版和卡勒斯(PCarus)的英译本、巴克斯(EBBax)的英译本里没有“”但是德文舒尔茨(Schulz)版和吉布兰(Gibelin)的法文译本在这里却保留了这个“”按照内容这里应该有“”译者}真正的形而上学判断全都是综合判断。必须把属于形而上学的判断同真正的形而上学判断区分开来。很多属于形而上学的判断是分析判断这些判断对形而上学判断来说只是一些工具而形而上学判断才是这门科学的唯一目的它们永远是综合判断。因为如果概念是属于形而上学的比如“实体”这一概念那么单单从分析这些概念而做出来的判断也必然是属于形而上学的让如“实体仅仅是做为主体而存在的东西”等等我们通过几个这样的分析判断来探讨概念的定义。但是分析形而上学所包含的纯粹理智概念同分析任何别的、不属于形而上学的、甚至是经验的概念(比如:空气是一种有弹性的流体其弹性不因任何已知的冷度而消失)在方法上是一样的。由此可见是不是真正形而上学的东西决定于概念而不决定于分析判断因为这门科学在产生先天知识上是有某种特殊的东西这个特点使之能同其他理性知识区分开来。这样“在事物中的一切实体都是常住不变的”这一命题就是一个综合的、真正的形而上学命题。如果人们把构成形而上学的材料和工具的先天概念事先按照一定的原则聚到一起那么对这些概念的分析就有很大的价值人们因此就可以把它当做一个特殊部分当做一种philosophiadefinitiva[解说哲学]来讲解它只包含属于形而上学的一些分析命题应该同构成形而上学本身的一切综合命题分别对待。实际上这些分析只有在形而上学上也就是在有关综合命题时才有很大用处。这些综合命题应该是由原先分析了的那些概念产生的。总结本节:形而上学只管先天综合命题而且只有先天综合命题才是形而上学的目的。为此形而上学固然需要对它的概念从而对分析判断进行多次的分析但是所用的方法和在其他任何一个知识种类里所用的方法没有什么不同即只求通过分析来使概念明晰起来。不过不单纯根据概念同时也根据直观来产生先天知识以及最后当然是在哲学知识上产生先天综合命题这才做成形而上学的基本内容。第三节附释关于分析判断和综合判断的一般区分对于批判人类理智来说这一区分是必不可少的因而在这方面值得被称做是典范的虽然我不知道它会在别的方面有什么大用处。而且我就是在这里看出了为什么教条主义哲学家们(他们一向在形而上学本身里而不是在它以外一般是在纯粹理性的法则里寻找形而上学判断的源泉)忽视了这一显而易见的区分以及为什么杰出的伏尔夫和他的英明的追随者包姆葛尔顿{ChristianWolff(ll)AlexanderBaumgarten(ll)德国莱布尼茨伏尔夫学派的唯心主义哲学家。译者}能够在矛盾律里寻找充足理由律的证明而充足理由律显然是综合的。相反在洛克的《人类理解论》里我碰到了这种区分的迹象。因为在该书第四卷第三章第九节及其次各节他谈到了表象在判断里各种连结与其源泉他把其中一种放在同一或矛盾里(分析判断)把另外一种放在观念在一个主体中的并存里(综合制断)在这以后他在第十节里承认我们对后者的(先天)知识是非常狭窄的凡乎没有什么。不过在他关于这一类知识所说的话里准确的、可以做成规律的东西大少了以致人们连休谟也在内对这一类命题不加考虑那是毫不为奇的。因为这样一些一般的然而是确定的原理是不容易从别人那里学到的那些人他们对于这些原理连自己也还仅仅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一点。人们必须首先用自己的思考来达到这些原理然后在别处在他们当初确实没有遇到的地方也就遇到了它们因为当初连著者们自己都还不知道象这样的一种想法曾经是他们的意见的根据。自己从来不做独立思考的人们当别人在早已被说过的、虽然在一向没有人看出过的地方把这一切事情给他们指出来以后他们却具有足够的英明去发现这些事情!《导论》的总问题第四节形而上学究竟是可能的吗?如果真有在科学上能站得住的形而上学如果人们可以说:这就是形而上学{施米特版里把这一段也随其他五段一起放在第二节里但是根据内容这一段仍应留在这里。译者}你只要拿去学就行了它将以一种不可拒抗、确然无疑的方式使你相信它的真理。如果情形是这样那么这个问题就提得多余了因而也就只剩下面一个问题这问题与其说是为了论证形而上学本身的存在性还不如说是为了证验我们的目光是否敏锐。这问题就是:“形而上学是怎样可能的以及理性怎样来着手达到它。”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理性的运气并不算好。没有一本书可以象介绍一本欧几里德几何学那样介绍说:这就是形而上学你们可以在这里找到这门科学的最主要的目的即用纯粹理性的一些原理来论证出关于至高无上的存在体和来世的知识。因为我们固然能够指出很多确然无疑、从未被人反驳过的命题不过这些命题都是分析命题它们与其说是有关扩大知识的命题还不如说是有关形而上学的材料和为建筑这门科学所用的工具的命题而在形而上学上扩大知识才是我们的真正目的(见第二节丙)。即使你们做出一些综合命题(比如充足理由律)然而你们从来也没有单用理性、从先天的角度上来证明这些命题而你们本来是应该这样做的。不过人们可以容忍你们然而尽管如此当你们想把这些命题用在你们的主要目的上时你们所主张的东西也总是不合适、不确定的因为无论什么时候这一种形而上学同那一种形而上学不是在主张上就是在主张的证明上总是互相矛盾的这样形而上学本身就摧毁了它被持久承认的资格。不仅如此为了实现这门科学而做的一切尝试也无疑曾经是怀疑论这么早出现的首要原因。按照怀疑论的观点理性对待它自身苛酷到如此程度以致怀疑论不是从别处而恰恰是从对理性的最重要的向往得不到满足而感到完全灰心失望这一点上产生的。因为人们早在系统地向自然界发问之前就向抽象理性发问那时理性早已在某种程度上通过普遍经验被使用着因为理性永远在我们眼前而自然法则却一般是通过一种辛勤的探索才能得到的。形而上学就是如此它象泡沫一样漂浮在表面上一掬取出来就破灭了。但是在表面上立刻又出来一个新的泡沫。有些人一直热心掬取泡沫而另一些人不去在深处寻找现象的原因却自作聪明嘲笑前一些人白费力气。因此由于对教条主义它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感到了厌烦同样由于对怀疑论它什么都不向我们保证甚至连自甘于无知这种坦率态度都不敢承也感到了厌烦由于受到我们需要的知识的重要性的促使最后由于长时期的经验使我们对我们认为已经具有的、或在纯粹理性的标题下提供给我们的一切知识发生怀疑于是我们只剩下一个批判的问题可问了而根据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就能规定我们未来的做法。这个问题就是:形而上学究竟是可能的的吗?不过这个问题必须不是用对某种现有的形而上学的某些主张所持的怀疑意见来回答(因为我们还没有承认任何一种形而上学)而是从一种科学仅仅是尚在可能中的概念上来回答。在《纯粹理性批判》里我对这个问题是用综合的办法来处理的也就是说我在纯粹理性本身里迸行了研究并且力求在这个源泉本身里进行过一些原理来确定它的成分和它的纯粹使用的法则。这个工作是艰巨的它要求一个果敢的读者用思想逐步深入到这样一个体系中去这个体系不根据任何材料同时也不依靠任何事实而只根据理性本身力求从理性原始萌芽中开展出知识来。相反《导论》应该是预备课它应该与其说是阐述这门科学本身不如说是指出人们需要做计么事情来尽可能地实现这门科学。因此它必须依靠人们已经知道的东西人们可以有信心地从那里出发追溯到人们还不知道的源泉而这源泉的发现将不仅给我们解释我们巳经知道的东西同时也将使我们看到从那里发源的许许多多知识。因而《导论》的方法特别是为一种未来的形而上学做准备的那些肉容将是分析的。然而幸运的是:虽然我们不能承认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是实有的但是我们有确实把握能说某些纯粹先天综合知识是实有的、既定的例如纯粹数学和纯粹自然科学因为这两种科学所包含的命题都是或者单独通过理性而带有无可置疑的可靠性或者一般公认是来自经验却又独立于经验的。这样我们就至少具有某种无可争辩的先天综合知识并且不需要问它是本是可能的(因为它是实有的)而只需要问它是怎样可能的以便从既定知识的可能性的原理中也能够得出其余一切知识的可能性来。《导论》的总问题第五节从纯粹理性得来的知识是怎样可能的?以一我们看到了分析判断和综合判断二者之间的重大区别。分析命题的可能性容易理解因为它完全是根据矛盾律的。后天综合命题也就是说那些从经验得出来的命题它们的可能性也不需要加以特别解释因为经验不过是知觉的不断积累(综合)。因此就只剩下先天综合命题了它们的可能性必须去寻找或检查因为这种可能性不是根据矛盾律而是必须根据别的原理的。然而我们在这里首先不需要追求这样一些命题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不需要问它们是不是可能的因为象这样的命题有很多它们具有实在既定的、无可争辩的可靠性。并且既然我们现在所用的方法应该是分析方法那么我们将从这种综合的、然而是纯粹的理性知识是实有的这一点出发。不过随后我们必须检查这种可能性的根据问这种知识是怎样可能的以便我们能够根据它的可能性的一些原理来确定它的使用条件它的范围和界线。一切都拿它做为根据的这个真正的问题如果严格准确地表示出来就是:先天综合命题是怎样可能的?为了通俗起见我在前面把这全问题表示得稍微不同一些把它做为是对从纯粹理性得来的知识的一个提问。我很可以这样做一次这对于我们所寻求的理解并没有害处因为既然在这里需要对待的只是形而上学和它的源泉问题那么我希望人们要象前面所提起过的注意那样千万记住:当我们在这里谈到从纯粹理性得来的知识时我们不是指分析的知识而是指综合的知识说的。{有些术语科学初兴时就使用随着知识不断迸展已经变成古典术语了现在难免不够用、不恰当了给予更合适的新意义又难免有同旧意义混淆起来的危险。分析法是跟综合法相反的。分析法和分析命题完全不同。分析法的意思仅仅是说:我们追求一个东西把这个东西当成是既定的由此上升到使这个东西得以成为可能的唯一条件。在这种方法里我们经常只用综合命题。数学分析就是这样。不如把分析法叫做倒退法好些这样它就同综合法或前进法有所区别。况且“分析法”这一名称还指逻辑学上的一个主要部分指同辩证法相反的真理的逻辑而不考虑属于这种知识是分析的还是综合的。康德原注}形而上学站得住或站不住从而它是否能够存在就看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尽管有人把他们的形而上学主张说得天花乱坠尽管他们用一批批的结论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只要他们不能首先对这个问题给以满意的答复我就有权说:这一切都是徒劳无益毫无根据的哲学都是虚假的智慧。你通过纯粹理性说话并且以为似乎是创造了一些先天知识你在那里边不仅是分解了已有的概念同时也提出一些新的连结这些连结既不根据矛盾律而你认为又不根据任何经验那么你是怎样达到这个结果的呢?你将怎样证实这样的一些主张呢?向良知求救让它来支持你那是不行的因为良知这种见证人它的权威不过是在于人云亦云而已。Quodcunqueostendismihisic,incredulusodiHorat(凡是你这样指出给我看的我都僧不过而且讨厌。贺拉斯)然而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尽管它是必不可少的却很困难而人们之所以经过这么长时间竟没有想办法去回答这个问题其主要原因固然在于人们甚至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问题能够提得出来不过还有一个次要原因那就是:令人满意地回答这一问题比起一本篇幅最长、一出版就保证它的著者名垂不朽的形而上学著作来需要付出更为坚毅、更为深刻、更为艰苦的思考。同时任何一个用心的读者当他反复思索了这个问题的各种要求时他一定一开始就被困难所吓倒认为这是解决不了的而且假如不是实际上存在这些先天纯粹综合知识的话就会认为先天综合知识是完全不可能的。实际上休谟所遇到的情况就是这样虽然他远远没有体会到问题在这里所提出的以及所必须提出的普遍性假如说问题的回答必须是对全部形而上学有决定意义的话。因为这位高明人说在一个概念提供给我时我怎么可能超出这个概念并且在这个概念上而连结上它所不包含的另外一个概念就好象那个概念必然地属于这个概念一样?只有经验才能供给我们这样的连结(这就是他丛困难中得出来的结论而他把困难认为是不可能解决的)凡是象这样假想出来的必然性换言之凡是被认为先天知识的都不过是人们长时期的习惯使然这种习惯把某种事情认为是真的从而把主观的必然性当成了客观的必然性。假如我的读者们对于我在这个问题的解决上将给他们带来的困难和麻烦有所抱怨的话那么他们可以自己来用一种让较简易的办法解决它到那时他们也许会对于为他们而进行一种如此深刻的研究工作的人表示感激并且对于这个问题之很容易(就其性质而首)得到解决反而表示某种程度的惊讶。而为了全面地(用数学家们给这个词的意义来说即在任何情况下都充分)解决这个问题并且最后象读者们将在这里看到的那样用分析形式把这个问题阐述出来我还是用了不少年的工夫的。因此一切形而上学家都要庄严地、依法地把他们的工作搁下来一直搁到他们把“先天综合知识是怎样可能的?”这个问题圆满地回答出来时为止。因为如果他们在纯粹理性的名又下有什么东西要提供给我们的话他们应该呈递的信任状就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如果他们不具备这种信任状他们就只好等一些受骗多次的明理人把他们赶出去用不着另外检查他们所提供的是什么。相反如果他们还希望继续他们的职业不是把它当做一种科学那样而是把它当做一种健康的、适合于良知的演说艺术那样按理说就不能阻止他们干这种营生。那时他们将用一种合理信念的谦虚言词说话他们要承认他们不许超出可能的经验界线之外的任何东西连做些猜测都不许更不要说知道什么了。他们只有接受(不是为思辩之用思辩是他们所必须放弃的而是为实践之用)在生活中指导理智和意志的什么事情这种事情是可能的、甚至是必不可少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被叫做有用的、明智的人如果他们放弃了形而上学家这一头衔那就更好了因为形而上学家是一些愿意从事思辩哲学的人而且由于问题在于先天判断那么淡而无味的似是而非之论就是不能信赖的(因为人们认为先天知道了的东西它本身就宣告了它是必然的)因此不能容许这些人玩弄臆测他们的主张必须是:要么是科学要么就什么也不是。可以说必然先于一切形而上学而存在的全部先验哲学它本身就是对于在这里提出的问题的全面解决而这种解决是经过系统的安排和详尽的阐发的因此至今我们还不具备先验哲学因为挂着它的名字的东西真正说来只是形而上学的一部分而这一科学是首先使形而上学成为可能的因而就一定存在于形而上学之先。因此当一种完整的、同时又得不到其他科学的任何帮助因而本身是崭新的科学有必要对一个唯一问题给予一种圆满的答复时如果这种解决带来一些麻烦和困难尤某是某种程度的晦涩不明那是没有什么奇怪的。我们现在按照分析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把象这样一些来自纯粹理性的如识是实有的这件事做为前提。这样做时我们只能借助于理论知识(在这里只涉及理论知识)中两种科学:纯粹数学和纯粹自然科学。因为只有这两种科学能在直观里给我们提供对象从而当这两种科学里有某种先天知识时能具体地给我们指出这种知识的真实性或者这种知识同客体的具体符合性也就是它的实在性从那里我们就能用分析方法前进到它的可能性的根据上去。这一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工作因为全面的考虑不仅结合事实而且从事实出发如果用综合方法事实就必须完全抽象地从概念里得出来。但是为了从这些实有的同时也是很有根据的纯粹先天知识出发上升到一种可能的、我们正在寻求的即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的知识我们的主要问题是我们必须谈到使之发生的东西也就是它所根据的纯粹是天然的(虽然它的真实性并不是无可置疑的)先天知识(这种知识编写出来通常就称之为形而上学虽然它的可能性还有待于去做批判的检查)简言之我们必须谈到这种科学的自然条件。这样先验的主要问题就将分为下列四个问题来逐步给以答复:纯粹数学是怎样可能的?纯粹自然科学是怎样可能的?一般形而上学是怎样可能的?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是怎样可能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些问题的解决虽然主要是为了阐述《批判》一书的基本内容然而却也有它值得注意的特点。那就是从理性本身去寻找这些已有的科学的源泉以便通过事实本身来考察和衡量理性先天认识事物的能力。这样做对这些科学来说如果不是在它们的内容上至少是在它们的正当使用上是有好处的并且在从它们的共同来源把光明投给一个更高一级的问题上的同时它们也提供了机会使它们自己的性质也得到更好的阐明。第一编纯粹数学是怎样可能的?第六节这是一个已经被肯定了的巨大知识部门现在有一个惊人的广阔天地而将来还会有一个不可限量的发展前途。它具有完全无可置疑的可靠性也就是说具有绝对的必然性它不根据任何经验因而它是理性的一种纯粹产物此外它又完全是综合的。“那么人类理性怎么可熊产生出象这样的一种完全先天的知识呢?”这种能力既然不根据也不可能根据经验那么难道不能假定它是根据先天的知识吗?难道不能假定这种先天的如识的要据是深深隐蔽着然而通过其结果(如果人们努力从结果向某来源去追寻的话)就会暴露出来的吗?第七节但是我们看到一切数学知识都有这样的特点即它必须首先在直观里提供它的概念。然而这种直观是先天的也就是说它不是经验的直观而是纯粹的直观。不这样做它就寸步难行。因此数学的判断永远是直观的判断而哲学却要以仅仅是从概念中抽绎出来的论证性的判断为满足因为哲学的无可置疑的学说虽然可以通过直观来说明却永远不能从直观推论出来。观察一下数学的性质就会看出来它的可能性的第一的、最高的条件是:数学必须根据纯粹直观在纯直观里它才能够具体地然而却是先天地把它的一切概念提供出来或者象人们所说那样把这些概念构造出来。{参看纯《粹理性批判》第页康德原注[德文第二版第页:“数学知识是从概念的构造得出来的理性如识。构造一个概念意即先天地提供出来与概念相对应的直观。”译者注]}如果我们能够发现这种纯直观及其可能性我们就会很容易解释先天综合命题在纯粹数学里是怎样可能的从而也会很容易解释这种科学本身是怎样可能的。因为经验的直观使我们得以毫无困难地扩大概念我们用直观的一个对象所构造的上述这些概念其新谓项是直观本身在经验里所综合展示的。既然经验的直观能扩大概念寻么纯直观也同样能做到这一点不同的是:在后一种情况下先天综合判断是可靠的而且是毫无疑问的而在前一种情况下它只有后天的、经验的可靠性。因为一个是只包含偶然经验的直观里所有的东西而另一个却是包含纯直观里所必然有的东西因为纯直观作为先天直观在一切经验或个别知觉之先就已经同概念不可分割地结合在一起了。第八节这一步走了以后困难似乎是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因为问题现在是这样了:“怎样可能先天直观什么东西?”直观这种表象是直接根据对象的出现而产生的因此似乎不可能先天、原始地去直观因为那样一来直观的产生就既然不会涉及以前的对象也不会涉及当前的对象因而也就不成其为直观。概念固然是这样的东西即其中有些是我们完全能够先天做出来的比如象这样的一些概念它们仅仅一般地包含对一个对象的思维而不需要我们同对象发生直接关系举例来说就象大小、原因等等概念不过即使这些概念为了使它们具有意义起见也需要有某种具体的使用也就是说需要结合到某种直观上去通过直观这些概念的一个对象才提供给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6

未来形而上学导论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