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日本公私收藏敦煌遗书叙录_二_.pdf

日本公私收藏敦煌遗书叙录_二_.pdf

日本公私收藏敦煌遗书叙录_二_.pdf

上传者: 机长阿Q 2014-03-13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日本公私收藏敦煌遗书叙录_二_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敦煌研究年第期日本公私收藏敦煌遗书叙录二施萍婷此次拟叙录京都藤井有邻馆、唐招提寺、法隆寺三家珍藏之写本情况。一、京都藤井有邻馆收藏之写本藤井有邻馆是符等。

敦煌研究年第期日本公私收藏敦煌遗书叙录二施萍婷此次拟叙录京都藤井有邻馆、唐招提寺、法隆寺三家珍藏之写本情况。一、京都藤井有邻馆收藏之写本藤井有邻馆是为了公开展览在关西财界享有盛名的藤井善助收集的东洋美术品而设立的。馆成于大正年!年月,亦即昭和元年。馆名“有邻”乃取之于《论语》“德不孤,必有邻’,,寓意日本和中国深远的“善邻”关系。其收藏品,包括铜器、砖石、玉器、陶器、漆器、佛像、印玺、文房四宝、书画等等自殷至清年间的中国工艺美术品,以种类多为收藏之特征,其中不乏国家认定的国宝和重要文物。藤井有邻馆藏敦煌遗书,国人最早作系统介绍者,当推饶宗颐先生。年,饶先生发表了《京都藤井氏有邻馆藏敦煌残卷纪略》一文,,不仅对该馆的藏品、特点做了简要的叙述,而且对其所藏敦煌遗书的来历作了详细介绍,并编就了分类简目。据饶先生说,当年有邻馆藏卷有一目录,馆长曾拿给他看,其目录之首题为“何彦异秋荤中垂藏敦煌石室唐人秘岌六十六种”,从而得知“藤井君所得者,即何氏旧物”。“何彦异于宣统二年官甘肃藩司,代理巡抚,当其任内,适学部咨陕甘总督调取敦煌经卷,着何氏收购到京。抵京后何氏先交其子巴威。时官中册数,报有卷数而无名称及行款字数,故一卷得分为二三,以符报清册之卷数。何粤威为李木斋盛铎之婿,故著英多归李氏及何氏。’,有邻馆收藏的这份目录,从首题“何彦异秋辈中垂……”这一题法来看,不是出于何彦异之手,似别人为之。京都藤井有邻馆,并馆的时间很少,每年一月、八月完全闭馆,其余各月,也只是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和第三个星期天才开放,而且只有三个小时从中午点到下午点。正因为如此,旅日期间,我曾先后五次去京都,只参观了两次。就这样,其中一次还是由日本著名学者藤枝先生亲自领我们去,才允许非开馆日进行参观的。那次只看了公开陈列的佛教造像、铜器、印玺等,敦煌遗书未被陈列,一件也没有看。藤枝先生拄着手杖为我们作指导,我们生怕累坏了先生,想看敦煌遗书之事,未敢启齿。第二次参观藤井有邻馆是年月日,这是事先选好的他们的开馆日。由于日本友人西村三郎氏的努力争取,又由于我是敦煌研究院敦煌遗书研究所的所长,有邻馆馆长藤井善三郎还特地从什么地方赶回来接待了我,并允许进库房看了敦煌遗书,但是佛经一件也没有给看,原因是有人认为他们的佛经是腰品,不便给看。“客随主便”,我不好再有什么要求,何况一共只有三小时,要想看好、看完是根本不可能的。好在事前我已从东洋文库做了目录,并复印了饶宗颐先生的《京都藤井氏有邻馆藏敦煌残卷纪略》一文,只要核对一下就行了。遗憾的是,由于太匆忙,工作做得不细。东洋文库收藏了藤井有邻馆的敦煌残卷照片,饶宗颐先生发表过简目,几十年之后,我匆匆进行了核对,现综合作个叙录,以飨敦煌学研究者。目录编号为“藤井”指藤井有邻馆“东文”指东洋文库,“饶目”指饶宗颐先生的《藤井氏所藏敦煌残卷简目》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书札类名称书信说明以“凝寒,惟十三郎”始,六行,共字。有印鉴三“合肥孔氏珍藏”、“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复”、“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藤井名称本文一东文一饶目书札类书信说明孟冬已寒,伏惟三郎尊体动止万福,师表驱役丁,未由拜奉,伏增战灼,无任下情,谨因儿吕该使往,谨奉状不宣谨状十月五日轮台守捉典傅师表有印鉴三“合肥孔氏珍藏”、“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岌”、“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名称书信说明以“阔觑累旬”起,共行。首尾均残。有印鉴一“合肥孔氏珍藏”。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名称五月二十一张季札疏本文张二兄、王大郎、阴四郎、阐二郎、陈大郎、张仓曹、王二郎、索大郎、李大口、邓大郎、阴郎、王二郎良、张三兄、张三兄扮右季札今月廿一日小供,幸请依时降驾。五月二十一日张季札疏海闰、陈堆、口逸、邓口、张口奴、阐口、张纷、王秀珍、王再兴、王良裕申时得。说明本文的最后两行系接到邀请者的签名,因而字虽清楚而难认。又,通知了十四个人,但后面签名者仅十人。有印鉴二“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名称借贷往来信札说明上部缺,残存四行,内容为“二典”与“思泰”之间有关借贷练、棉事,似有催还所贷之物的意思。有印鉴二“合肥孔氏珍藏”、“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名称燕子赋说明此件上下左右全缺,以“下碟分析燕子单贫”始,中有“乃被雀儿强夺”,知其为《燕子赋》残卷。残存十一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名称残帐四行本文陆正纳马价伍正纸价壹佰陆拾正大练口口肆佰文计陆拾肆贯叁拾叁正马价壹拾肆请得突厥纳马价及甲价贰拾正小练换得拾正纸价捌拾叁正纳进马价说明纸很薄。据池田温先生考证,此件为开元十六年庭州轮台县钱帛计会稿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书札类名称书仪说明存十六行,甚残。饶宗颐先生定名为“与四海平怀贴”,固无不妥,因后面还有“答书”,故改为《书仪》。又,饶目记曰“背书日历”,其实是杂写,但其中有四天的干支纪日。藤井名称说明一东文一饶目书札类书信存七行,以“季秋渐冷,惟都督公”开头,无落款。有印鉴三“合肥孔氏珍藏”、“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四月二十日判凭说明这是一件残判状。判文为二人所写,各有签名难认,其中一人的签字,比照别的敦煌遗书,此人是“李艺”。有印鉴一,较大,印文为“北庭都……”后半看不清,可能是“北庭都护府印”。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案为长行马两正患死帐欠准式事说明残存八行。此件东洋文库及饶先生均题为《开元七年四月九日典残状》,因文书的最后一行有“案为长行马两走患死帐欠准式事”,以此为题似更合适。文书中又有李艺的签名,其结衔为“功曹口录事参军”。有印鉴三“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岌、”“合肥孔氏珍藏”、“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瀚海军经略大使喋马军行客石抱玉本文救瀚海军经略大使碟石抱玉马军行客石抱玉,年三十四宁州罗川县,斩贼首二,获马一正,留敦五岁鞍髻一具弓一张,枪一张,刀一口,箭十三只,排一面,口子甲一领。已上物并检纳足说明背有文字,隐约可见“口口口北庭都护口紫金鱼袋阴大使口口在内”藤井一东文一饶目碟状类名称石堡守捉状说明存七行,甚残,除“石堡守捉”能认清以外,尚有“延州金明府队副王洪静”、“一人押马军”、“一人押步军”等内容。此件背有衬纸,残存佛经四行,字极佳,像西魏年间的典型写经。藤井一东文一饶目碟状类名称开元十年三月西州收马所状说明“西州收马所”,饶先生的简目作“西州牧马所”,治敦煌吐鲁番的学者亦皆称“牧马所”。然东洋文库的照片清晰可见为权马所”,后我在藤井有邻馆参观时,特别留意此事,原件亦清晰可见为“权马所”,故原文照录。此件存八行。有印鉴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合肥孔氏珍藏”、“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碟状类名称开元十六年金满县上孔目司喋本文金满县碟上孔目司开十六年税钱支开十七年用合当县管百姓行客兴胡总壹吁染佰陆拾人应见税钱总计当贰佰伍拾玖吁陆佰伍拾文捌拾伍吁陆佰伍拾文百姓说明此件仅存五行,字很好。饶先生简目题名为现据原件改今名。又,原件有“金满县印”凡将阁珍藏”收藏印一枚。“开元十六年金满县上司孔目官喋”,一枚,后来李盛铎加盖了“德化李氏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转呈酸枣戍死长行马两走事说明此件内容为酸枣戍死掉长行马两走,报告给上一级,上级又将此事转呈给北庭都护府。敦煌学者把此类文书称之为“长行马文书”,日本著名学者藤枝晃先生有专文介绍、研究此类文书。有印鉴一“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判文说明仅存五行,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文书写于纸的下部,是关于某长行马死后,对其皮、肉如何处理的批文,移录于下分明肉钱并皮分付匕一一一一马子马小丑取领附将【输纳仍喋所由任检勘处分余壹状伏依巨二二二二溶飞画押日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长行马文书说明存四行,另有一行隐约可见“李艺”及其签名画押色淡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碟状类名称开元七年三月群头赵元爽状说明存七行,状后有戍主王文口的判语四字“付所由检”。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判状开元八年三月十九日口西州为西州长行马致死事说明存八行,有李艺的签名画押。另有一行淡色字,又隐约可见口道口口口史李艺画押”。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又,背有“五十一”三字。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某年五月长行马文书说明存七行。具喋人为口张奉。“张奉”二字之前有一关键性的字不可辨。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开元十年三月二日喋说明存六行,第一行为“法曹刺兵曹口”。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开元十六年九月喋说明存六行。喋文为修理钥匙事。“主师马思思”第一个“思”字不甚清晰,抑或为“马恩思”。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师”字原文如此。然按当时的称谓,似应为“帅”。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开元十年三月一日喋说明存五行。为驴患病事。养驴人为李贞仙。有趣的是李贞仙自称“驴子李贞仙”。有批文,字拙,曰“好加疗灌。二十九巨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可能为喋状类名称三月碟状说明存五行半。判文最后有“帖坊出卖”四字,并有签名画押。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开元八年四月二十王日典杨喋状说明存六行,上下略缺。属“长行马文书”。有开元八年印鉴一方,隐约可见为“西州都督府印”。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名称收马所状说明存小字察报状九行,批文四行。收马所虞侯郁转报了开元十年三月日驴子李贞仙状,此时驴子已死。这样,驴子得病时的报告和驴子死后的报告俱全,说明当时对驴子沙漠中运输工具的重视。藤井名称说明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开元二年三娘状存六行,为三娘将东西留在焉首之事。文书上部略缺。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残片二说明无法定名。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残片一说明字模糊不清。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宗教类名称残类书说明存九整行,前一行略残,后一行只断续有半边字。内容为符坚以二十万之师拔汉襄阳,“得一人半”之事。背有佛经。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记功状说明存五行,三行大字,两行小字。大字为“注殊功第一等”六字。小字两行与记功状成倒写形式一为“朝议郎行主簿判尉蔺思口”一为“宣义郎令吕延嗣”。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杂类名称破历说明此件三家均定名为“人名录六行”。实际上这是一份发放衣物的记录,在人名下记有“鞋袜各一”等等,故而改名为“破历”。藤井缺此号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菩萨一躯白描稿说明菩萨的右上方有榜子一条,榜书已不可辨。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妙法莲花经随喜功德品第十八说明存行,背有八月五日某人给太保的陈谢状。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轮台县计帐说明存行,下部全残。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开元十年西州收马所状说明存行,有关长行马死后之处理。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合肥孔氏珍藏”印各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都司喋阴副使衙说明存行,草书,其第行为“解退后补健儿矜其熟词改补为谦谨口“,有印一枚,已不可辨。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此号名称口六守捉状本文口六守捉状上当守捉行客百姓有品押队官总壹拾壹人押队官行客左绕卫下别将上柱国王元裕押队官行客陪戍校尉前守挑州美相戍主员外置置同正员上柱国王文睐押队官行客仁勇勇副尉前守叠州露归镇副员外同正员上柱国高文千押队官百姓昭武校尉前行西州赤亭镇将员外置同正员上柱国杨守节口口队百姓陪戍校尉前安西剑末戍主员外置同正员成怀远下缺说明存七行。此状未完而断。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似无此号名称开元七年八月某押官都督状说明此件两面有字,正面九行,背面五行。正面第一、二两行和最后一行字迹与背面相同,为另一内容。正面现存情况为邓怀义以下双行小注十二公书口字十口口错口安口限王英德二十四日饼右件状上南北长行使马料断乞付给谨录喋件状如前谨碟开元七年八月日典押官都督口口口十二公书十一口书口梁君口请注意去掉第一、二、九行,则为本文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开元七年三月二十八日酸枣戍状说明存十五行,下部稍残,上部“酸枣戍”少一个“酸”字。酸枣戍屡见于敦煌吐鲁番文书,故加。戍使为刘善口。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有关长行马的状及判文说明存行,后行为判文,曰“长行马添正押官王谏状称送使回因病致死,验印及毛色、齿岁,虽同一状,破马添口事恐辣失,碟王晾依承前例,须下三状口思押。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西州收马所状说明存行,中间残。第行以后为另一件文书某年三月史犯通喋。有“德化李氏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喋状类名称开元九年长行坊状说明存行。开元九年的“九”字不甚清晰,有点像“八”。文件的最后为大字批语,曰“付医人急隙”。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宗教类名称妙法莲花经常不轻菩萨品第二十说明仅存行。藤井背一东文背一饶目碟状类名称乾宁四年百姓张德政碟说明存行。有“何彦异家藏唐人秘岌”、“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各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占卜书说明存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歌赞类名称声闻唱道文原题说明存十一行,有朱色句读。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刻本文殊师利菩萨像说明上图下文。为文殊师利菩萨牵狮子者为缠头、大胡子、皮靴,与敦煌莫高窟的牵狮者昆仑奴迥然不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碟状类名称某年三月史园通碟及批语说明存行,为长行马患死事。背有“书及允经一束以已破不堪用匡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碟状类名称大中四年十月令狐进达喋本文令狐进达应管口妻男女兄弟姐妹新妇口尼奴蟀等共叁拾肆人妻阿张男宁宁男盈盈男再盈女盐子妇娇娇弟嘉兴妻阿苏弟华奴口福子弟僧恒蟀要娘弟僧福集脾来娘弟僧福成姐尼胜福兄兴展妻阿张母韩男含奴男佛奴男归奴妹尼胜妹尼照惠埠宜宜侄男清清妻阿李母阿口弟胜奴弟君胜妹尼口妹银银奴进子右具通如前请处分件状如前谨喋大中四年十月日户令狐进达喋说明有“木斋审定”印一枚。又,兄弟的“弟”字,原文均作草字头。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宗教类名称劝善经一卷说明尾部有“贞元十九年三日下”。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宗教类名称佛顶尊胜陀罗原题题记雕印施者奉为国王万岁天下溢宁五谷丰登说明此件实际上不是印本,而是写本。背有“佛顶尊胜陀罗尼启请”原题十三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宗教类名称受八关斋戒文一卷原题说明存行。背有杂写行,内有“大顺元年”字样。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白画三塔说明三塔为一大二小。有“合肥孔氏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戊年入破历说明存二十八行,有双行小字。有“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印一方。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无此号名称戒律说明存行,前行残。藤井一东文一饶目宗教类名称式叉摩那尼六法文尾题题记大中七年三月一日尼沙弥灵妙记说明存行。藤井一东文一饶目歌赞类名称说明、十五愿不知名此件为小册子,每页行。食肉,行五更转行。五更转愿为行不知名者的内容为劝人莫杀生,莫有“木斋审定”印一枚。藤井一东文无此号一饶目书札类名称:残类书文德元年()族节官帖说明:饶宗颐先生的目录中,此件只收文德元年的文书,先生定名为《沙州族节官帖》。残类书不知名,其子目有:楼(行)、兄弟(行)、波(行)、孟坚(行)、张衡(行)、唐兴寒松赋(行)、萧瑟(行)、陆景典语(行)、东京离宫赋(行)、庄子(行)、孟子(行)。其族节官的文书,全文如下:族节文德元年十月十五日午时入沙州,押节大夫宋光庭,口使朔方押牙康元诚上下二十人十月十九中馆设口二十一送。二、唐招提寺藏软煌写经年n月初,我与刘永增、贺小萍同去京都。我和刘永增是应邀出席龙谷大学建校周年庆祝会和国际学术讨论会,贺小萍则是去见见世面。承龙谷大学的好意,会前安排我们到唐招提寺去看敦煌写经。龙谷大学派楠淳证先生接应我们去唐招提寺,他又通过法隆寺的一位和尚向唐招提寺长老提出要求,并得到允许。年过古稀的唐招提寺主持森本孝顺长老亲自热情洋溢地接待我们。更让人感动的是,长老以其僧人对佛经的虔敬,亲自为我一件一件展卷、收卷。我们席地而跪,一跪几小时,面对原先想要仔细察看的写经,我终于没有勇气提出来细看。正因为如此,这里的写经,没有做详细记录,只在我原来准备好的出版物《敦煌经展观目录》和《中国敦煌石窟写经展观目录》上做了一次核对。长老身体硬朗、精神矍砾,看完写经以后,他还再三说:“遗憾得很,今天时间太短,不然,我还保存有唐代佛像,也让你们看看”。我当时心想:即使有时间,也不敢劳神您了。现在,把核对过的写经,整理成目录如下:招提名称:妙法莲花经见宝塔品第十一说明:首尾俱缺,存九十行。纸数四。每纸xgcm,行,行字。写卷的最前面有一印,印文有一“关”字。招提名称:大般涅梁经卷第三十七(尾题)题记:大业四年二月十五日比丘慧依知五众之易迁,晓二字之难遇,谨割衣资,敬造此经一部,愿乘兹胜福,三(业)清净,四实圆明,戒慧日增,惑果消减,现在尊卑恒招福庆,七世久远永绝弃()劳,普被含生,遍沾有识,同发菩提,趣萨婆若。说明:首缺尾全,存行。天头每隔一段有一个“记”字,地脚每隔一段有“已上”二字,不知何意。经前有一印,印文为“关”字。有朱色字校勘。经文有朱色句读。纸数。每纸sxlem,行,行字。招提名称: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卷(尾题)题记:维大唐贞观十五年(年)四月八日,沙门释慈忍等,兄陈世彻等窃闻天属位重,德冠弯曼,圣善居宗,惚深泉壤。然则顾复难叙,每缠风树之怀,远感易驰,巫结寒泉之恋。伏惟开士道物,以成济为心,正法明荃,用知恩为本。慈忍等敢敦棠棣之美,预沾珠玉之欢,虽玄素道殊,而爱敬同致。既何(荷)至勤之泽,追思鞠育之劳,非藉福基,宁酬恩造,遂同发弘愿,敬写金刚般若经一百卷,罄此微诚庄严供养,当使四弘誓力通被幽明,三大业心,远津灵识,障消德满,以承无得(碍)之功,自摄济他便清有相之福。说明:首缺尾全,存行,纸数张。每纸又oem,行,(第八纸行,第九纸行),行字。从题记来看,有几个字不应是当时的写法,如:唐时书写法写本书写法思恩戳欢经经誊养显灵导得(错,应为“碍,’)招提名称:思益梵天所问经说明:首尾俱缺,存no行。纸数四。每纸又cm,行,行字。硬黄纸,乌丝栏规整,书法极佳,是典型的宫廷写经。招提名称:佛说八阳神咒经(尾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前行残。纸数四。每纸只scm,行,行字。纸好,字亦佳。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五(尾题)说明:中有子目:妙法莲华经从地踊出品第十五妙法莲华经如来寿量品第十六妙法莲华经分别功德品第十七首缺尾全,存行。纸数十九。每纸xocm,行,行字。招提名称: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五百一十一(尾题)题记:福智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前六行残。纸数十二。每纸只cm,行,行一字不等。招提名称:戒本含注一卷(首题)说明:戒本正文前有序,序文存行。就整件来说,首尾俱缺。全卷存行。纸数九。每纸火ocm,行,字数不定。序文字小,每行多字注文双行小字注。背有题签:“戒本含注”。招提名称:佛说阿弥陀经(尾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纸数四。每纸gxkm,行,行字。招提名称:中阿含经卷第九、第十(首题)说明:中有子目:中阿含未曾有法品手长者经第十手长者经第十竟中阿含未曾有法品第四竟中阿含经第十卷习相应品何义经第一何义经第一竟中阿含习相应品不思议经第二不思(议)经第二竟中阿含习相应品念经第三念经第三竟中阿含习相应品惭愧经第四惭愧经第四竟中阿含经习相应品惭愧经第五惭愧经第五竟中阿含习相应品戒经第六戒经第六竟中阿含经习相应品戒经第七戒经第七竟中阿含经习相应品恭敬经第八恭敬经第八竟中阿含经习相应品恭敬经第九恭敬经第九竟中阿含经习相应品本际经第十本际经第十竟正面存经文行,背面存经文字数左右。经文中有武周新字击粗。初一日诵行。纸数。每纸又em,约行,每行(正)、田(国)、至(人)、鬃(圣)。无乌丝栏,纸招提n名称:佛说无量寿宗要经首题:佛说大乘无量寿经尾题:佛说无量寿宗要经题记:邓英写说明:共行。纸数四。每纸xscm,行数不定,每行字数左右。招提名称:瑜伽论卷第四十四、四十五分门记(首题)题记(在卷端经题下)大中十二年四月一日沙门智慧山随听口记说明:首尾全,最后有经轴。全卷共行。纸数。每纸xcm,行,字数不定。全文的字里行间有各种标点符号。卷端下方有一纵长方印,印文不可辨。招提名称:瑜伽师地论卷第九(首题)题记:咸通五年(年)四月六日比丘仁亮笔受。(朱书)说明:卷首下部有彩色菩萨像一身。此件首尾俱全,共行。有标点,有校勘。纸数十四。每纸xscm,行,每行字数不定。招提名称:维摩洁经卷下(尾题)首题:维摩洁经香积佛品第十卷下题记:乾符三年(年)说明:中有品题:维摩洁菩萨行品第十一见阿闽佛品第十二法供养品第十三嘱累品第十四卷端有执金刚柞菩萨彩色画像一。背有题签“维摩洁经卷下”。全卷共行。纸数。每纸Xem,行,行字。招提名称:佛说佛名经说明:首尾俱缺,仅行。佛名分上下两栏书写,每个佛名上有彩色小千佛一躯。本件全长仅lem,高em。招提名称:大般涅梁经卷第二十四题记:夫大圣兴世,普润含识,是以佛弟子元显谨割衣资敬造涅梁经一部、法华经一部、无量寿经一部、胜贫经一部、药师经一部,以斯豪分会乞微愿之冥纲冲照皇柞兴隆,殊方伏化。又愿七世父母超神累阴胜果无为。现在眷属寿命延长,不遭苦横,福禄永吉,等齐三司,众耶照不二之观,群迷朗性一之游情法花口态玄肆,普及群生,同登妙果,善愿从心。刘其伦说明:保存现状未作记录。招提名称:大智度经论第八十三题记:大业元年(年)三月十五日佛弟子赵乾为亡父母敬造大智度经论一部,以此善果,先愿国柞永隆,人民福乐,当今七世父母栖神净土,(见)在家室眷属灾难断灭,法界众生,皆得正觉。由于时间短,我只粗粗将唐招提寺两次展览目录与现存写经进行了核对,基本无误。但东洋文库还拍有十一件写经的照片。我曾问过长老,他说是奈良博物馆曾拍过他们的写经。我不便多问,只好存疑。回来仔细核对,发现东洋文库拍摄的部分,正好我没有看上。后来我才悟出来:长老给我看的是他的“奉纳”经,因此在年出版的《敦煌经展观目录》的最后有“奉纳唐招提寺御影堂敦煌石室经拾伍卷先考宝珠院释法慧先批明玉院释尼妙容二亲尊灵生安乐国乃至法界平等普利昭和三十五年六月五日相似比丘孝顺谨识”的题记,而东洋文库拍摄者,系招提寺所有的写经。由于关系没有弄清,致使失掉考察的机会。好在我当年有一个简目,现一并发表。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尾题)说明:中有品题:法师功德品第十九首缺尾全,存行,但上部整个残缺一两个字。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一(尾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内容恰好全是《方便品》的渴语。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二(尾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全为《信解品》的渴语。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五(尾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下部微残。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五(尾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中间残。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七(尾题)说明:首缺尾全,但全卷下部全残,每行只有十二、三字。存行,内容为《妙音菩萨品》。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七(尾题)说明:存行。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七(尾题)说明:仅存行。招提名称:妙法莲华经卷第八(尾题)说明:首缺尾全,存行,下部微残,内容为《普贤菩萨劝发品第二十八》。招提名称:观世音经一卷(尾题)说明:存行。招提名称:观世音经(尾题)说明:存行。三、法隆寺藏敦煌写经法隆寺我去过三次,每次都是以普通观众的身份买票参观,没有事先联系。因为据我事先调查,法隆寺只有一件敦煌写经。第一次同行的有我们资料中心副主任刘永增,他日语专业出身,又多次到日本,与法隆寺的一些有身份的和尚挺熟,我们正参观复原了的金堂壁画的时候,遇见了他们中的一位。我请刘永增向他探问敦煌写经之事,他也说法隆寺只有一件,是《付法藏因缘传》,而且说此件一直陈列着,但偏巧最近不开放。就这样,此次没有看上。后来去了两次,也都没有开放。虽然只有一件,没看上,也觉得十分遗憾。法隆寺这一写卷,被日本政府列为“重要文化财”,即重要文物,因而出版物多有所介绍,如《重要文化财》、《法隆寺丝绸之路佛教文化展》等。今据介绍入目:法隆寺名称:付法藏因缘传说明:首尾俱缺。全长cm高cm。《付法藏因缘传》入传者二十三人,本卷保存了七人的传。又,传的顺序为“第十一代付法藏人马呜”、“第十二代付法藏人圣毗罗”、“第十三代付法藏人龙树菩萨”、以后是“第七代佛陀难提”、“第八代佛陀蜜多”、“第九代胁”、“第十代富那奢”。藤井有邻馆的藏品,除饶宗颐先生作过专论外,近年武汉大学的陈国灿先生也有专题介绍。我因侧重于目录学,至于其他方面,尚待研究,姑且存而不论。唐招提寺藏经,也有个鉴别真伪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从编出目录来说,首先需要知道究竟有哪些,然后第二步才是辨别真伪。尽管我有一些粗浅的看法,目前也还是想存而不论。法隆寺虽然只有一件,而且我只见了图录,但由于比较特别,倒是愿为抛砖引玉之举,略述如后。《法隆寺丝绸之路佛教文化展》一书有此件的插图,摄入了“第十二代付法藏人龙树菩萨”传的部分内容。我校对了一下现刊本,除个别字而外,出入不大。因此,不是什么“任意的抄略本’,。但是,它又与《付法藏因缘传》有明显的区别:、每个人的传前,加了“第x代付法藏人某某”的小标题、现刊本《付法藏因缘传》在讲到前者付法藏于后者时,有一段较长的“转折”,而本卷对此进行了改写、本卷小传的最后,至《天台山记》据《仙公本起传》,谓太极真人徐来勒及太极三真人在夭台山降授灵宝经于葛仙公翅。《真微仙谱户云:“太极真人徐来勒,事见仙传,真人得太极函三之妙,契中盟五法之规,居太极皇耀宫闽下,后授之灵宝宗旨”。法国康德漠先生考证指出,道藏本《太上洞玄灵宝真一劝戒轮妙经》有太极仙公问太极法师。《真灵位业图》有徐来勒图像,葛玄在夭台山从徐来勒手中得到《法轮经》(《道藏》本作《太上十二上品飞天法轮劝戒妙经)))。唐李含光《大洞经》序言,提到徐来勒可能把《太洞经》传授给葛云’汗。柳存仁先生引《真浩》卷九有“太极真人云:读道德经五千文万遍,则云驾来引”。柳先生云:“太极真人徐来勒为灵宝信仰中之仙人,据称为葛玄之师,今其言为灵宝上清两派之人引用”‘。徐来勒在灵宝系地位如此尊崇,其影响又及于上清派。《本际经》为灵宝系所出经,与《升玄内教经》关系至密,因而《本际经》卷六竟将徐来勒排名在张道陵之前。在《本际经》中,卷二《付嘱品》中有一个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徐来勒的传授《本际经》“正真秘密宝藏”的谱系。卷二有云:“尔时太极法师真人徐来勒……到太上前,长跪启曰。”又有“时徐来勒敛容正服……上白天尊”。更有“龄是太极真人白天尊曰,敢问末世,正法流行,所说言辞,随世文字,天魔异道,添揉真经,语似义乖,云何分别”徐来勒作为一个象征,提出了一个隋唐之际道教佛教大弃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即大量名相字面相似的情况下,如何区分道教与佛教及其他异道的教义。《本际经》即是试图回答这一问题的。《本际经》卷八更以徐来勒充当重玄学说的代言人。卷八《最胜品》云:“太上砖是告太极真人曰,子既受锡为都教法师,……可为大众,示因缘道。”“太极真人,住圣所住,以无畏心,欢然含笑,告(太微)帝君曰……今为卿等,略述其要,亘各善听,秘而无忘。夫十方天尊,发心之始,皆了兼忘重玄之道,得此解已,名发道意,渐渐明了,成一切智。其余诸行,皆是枝条。”可见,徐来勒作为太上道君任命的都教法师,是兼忘重玄秘密义门的主要发布者、解释者。因而在《本际经》卷十中,又谓窦子明出家学道,“从师太极真人徐来勒,字洪、元甫”。由此可知传说中的徐来勒,又可称为徐洪或徐元甫。徐来勒作为重玄义门的首席都教法师,其排名在《本际经》中当然要排在张道陵的前面。但从当时整个道教的全局来看,张道陵的尊崇地位仍然是无可置疑的。在当时的统一道教中,一种学说要取得权威,这种学说必须应与三天法师张道陵有关,所以“正一真人,三天法师”张道陵仍然是《本际经》中出场最多的神仙,见于卷一、卷三、卷四、卷六等。卷一《护国品》中以正一真人、三天法师张道陵向元始天尊提问,问到在“将来世”,对于来诣师门的求法者,“不审传授其法云何”,以此发问作为说此经的缘起。而且卷三以张道陵的“繁阳大治”为说法场景,卷四则以真多治为场景。在张天师之天师道二十四治中,繁阳治即阳平治,在蜀郡繁县界,为太玄都所在地,真多治在广汉郡新都县,此二治均属“上品八治”井。所谓“治”即早期天师道之政教合一的教区。《本际经》以此二治写入经文,是为了说明经文的权威性,这也是以承认张道陵的权威为前提。但《本际经》在提到张道陵时,常常言及他沿袭旧式教义所感到的困惑。如卷一中,O

职业精品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18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