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从认知图式看翻译理解_彭建武

从认知图式看翻译理解_彭建武.pdf

从认知图式看翻译理解_彭建武

大米
2014-03-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从认知图式看翻译理解_彭建武pdf》,可适用于外语资料领域

第卷第期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VOL№年月JournalofShandongUniversityofScienceTechnology(SocialScience)  Jun从认知图式看翻译理解Ξ彭建武(山东科技大学外语系,山东泰安 )摘 要:近年来,众多学者用图式理论对阅读和听力理解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但鲜见有人把这一理论应用于翻译。本文提出翻译理解有其独特性,译者既要了解作者的认知图式,又要关注读者的认知图式,只有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译出好作品。具体包括()认知图式与原文理解()文化缺省与理解障碍()样本示例与图式激活()图式变化与译文重构。该课题的探讨可使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认识翻译理解问题。关键词:图式理解翻译一、问题的提出认知图式(schema)研究是七十年代以来的热门话题,它改变了人们对语言理解的传统看法。关于图式的研究最早见于十八世纪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Kant)的哲学理论中,二十世纪初的格式塔心理学(GestaltPsychology)对图式理论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年Bartlett在其著作中提出“图式”这一概念。六十年代瑞士教育心理学家皮亚杰(Piaget)对“图式”概念的再次提出引起了专家的广泛关注。七十年代以来,众多语言学研究者及心理学家用它来解释外语学习和阅读的心理过程,形成了现代图式理论,国外主要代表人物有Minsky(),Rumelhart(),Carrel和Eisterhold(),Eysenck和Keane()。我国也有许多人对图式理论在英语阅读教学问题做了深入的探讨。近十年来,有人开始运用图式理论进行听力理解研究,如Long(),Liu(),ChiangandDunkel(),Rubin()。我国的黄子东()则把图式理论和关联理论相结合,对听力理解问题做了较充分的研究。但我们会发现,目前很少有人应用图式理论对翻译理解这一独特的异语理解过程做专门研究。众所周知,阅读理解和听力理解的目的是力求理解或吃透语篇的整体意义,阅读和听力理解过程中,没有必要死扣每个字与词以及细究每个话语的句法结构。“而翻译则不同,翻译时,我们必须理解文章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不能疏忽,不能顾此失彼”(唐述宗,)。翻译理解乃跨语言、跨文化的交际行为,译者对于作品所属的特有文化背景知识必须了解,而建立在语言上、心理学基础上的图式认知理论强调的正是这种背景知识在语言理解中的作用。因此,它可使我们从一个新角度认识翻译理解问题。二、翻译与理解理解是翻译过程的开始,也是翻译过程的结束。理解对译者而言,有两重含义:一是译者对原文的理解二是译者让译语读者理解。第一个理解是第二个理解的前提和依据,它具有先决性第二个理解则是第一个理解的目的和必然,同时也是对第一个理解的检验。没有第一个理解作为基础,第二个理解将是徒劳的,甚至是无益的。钱歌川在谈及第一个理解的重要性时说,“一般讨论翻译问题的人差不多都认定翻译者对原文能够了解的⋯⋯但其实并不然。我们读书正如陶渊明所说,是不求甚解的,读懂一点大意就Ξ收稿日期: 作者简介:彭建武(),男,山东平度人,副教授,英语语言文学硕士,主要从事英语专业教学与研究过去了。但到了翻译的时候就非得彻底了解不可,一字一句,都不能马虎过去”(《翻译的基础知识》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对于第二个理解的重要性,奈达指出,翻译的正确与否取决于一般读者能在何种程度上正确地理解译文,同时我们所关心的不仅仅是读者能够一般地理解译文,而且保证他对译文不会产生误解(奈达《论翻译》)。可以说,翻译中的理解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复杂的思维活动,它不但涉及对原文的透彻理解(包括对原文语法、逻辑、国情学、美学和文章风格理解),还涉及对表达原文内容的译文形式的准确把握。三、认知图式与原文理解所谓的图式,就是人们所获得的知识结构(Bartlett,AdamsandCollins,:Rumelhart,)。图式一般分为形式图式(词汇、语法方面的语言知识)和内容图式(与文章内容有关的社会文化背景知识和世界知识)。笔者认为,翻译中对原文理解正确与否与译者是否具有这两种图式有密切关系。为说明这一点,不妨先看一个例子:Beinganinvalid,JosephSedleycontentedhimselfwithabottleofclaret,besidehismaderiaatdinner,andhemanagedacoupleofplatesfullofstrawberriesandcream,andtwentyfourlittleroutcakes,thatwerelyingneglectedintheplatenearhim(VanityFairChapterⅡ)要理解这个长句的意义,译者首先要有词汇、语法等语言知识,如了解being分词句与主句可表示因果关系contenthimselfwith这个动作具有主观动机性第一个and表示递进关系,that从句具有修饰功能等。但仅靠这种知识还不够,甚至有可能造成理解失误。如Being分词分句,杨必就把它译为“乔瑟夫·塞特笠因为病着”。根据世界知识及社会行为习惯,一个生病的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胃口,把那多东西一气儿吞下,这显然违背常理。我们该怎样理解这句话呢这里,与文章内容有关的背景知识可提供给我们可靠的依据。文中在它处提到乔瑟夫是东印度的一个税官,现在在家中度假。由此可推知,invalid一词词义应为“闲居于家中”。在对整句话理解过程中,译者可通过“自下而上”(bottomup)方式搞清了句子结构和原文内在组织形式,而通过“自上而下”(topdown)方式则会使译者发现分词从句与主句间的语义矛盾,而两者的综合运用,才能真正理解invalid一词的含义,从而理顺了这句话的整体意义。由此可见,图式理解过程不仅是译者运用词汇、语法等知识对语言文字进行编码、建立意义的“自下而上”过程,也不仅是译者运用自己的生活经验、背景知识和译者与原文作者交互信息去推测和提取原文信息的自上而下过程。原作信息的不断输入导致了两种过程的交替反应,使译者推测、验证或修正的不断循环,使输入信息与译者头脑中的背景知识形成动态的相互作用,直至最后完成了对原作文章意义的了解。四、文化缺省与理解障碍上例说明,译者原来就具有与文章内容有关的情景知识,只要能借助原文线索,激活自己头脑中的图式,对原文是能够正确理解的,但下面的例子又揭示了又一种现象。最近第十届韩素音翻译大赛英译汉竞赛译“TheManintheWater”中有这样一句话:ThejetsfromWashingtonNationAirportthatnormallyswooparoundthepresidentialmonumentslikefamishedgullsare,forthemoment,emblemishedbytheonethatfellsothereisthatdetail黄禄善在译文评析中指出,不少参赛者把“thepresidentialmonuments”译成了“总统纪念碑”。这是因为一个从未到过华盛顿的人,根本不知道在华盛顿只有一座纪念碑,即华盛顿纪念碑,而其他两处建筑物则是纪念堂。译者缺少这种相关图式,也无法找到可以激活该图式的线索,当然要译错了。其实,正确的译文应该是“总统纪念建筑物群”。可见,一篇没有生词且句子结构简单的文章,也含因译者头脑中没有相关图式而产生理解障碍,这主要是由于社会文化差异,即文化缺省(culturaldefault)造成的。显然,对原文的理解过程中,除了译者与原文作者要有共同的代码,即译者要有足够的原语知识,(包括作者意图、选词用意、造句方式和谋篇含义等知识),还要对世界上的事物和它们的活动方式(包括一般常识、文化背景知识和专业知识等)有共同的假设(assumption)。五、样本示例与图式激活现代图式理论认为,图式是表征存储在记忆第期        彭建武:从认知图式看翻译理解                 中的一般概念的资料结构。它由许多槽道(slot)构成。Howard()说,当一个图式在现实世界中找到具体样本(exemplars)时,它便会被激活(activated)或被示例化(instantiations)。MarkhanLatham()也说,当新信息和存在的背景知识相互作用融合并被放至适当的槽道时,图式便被激活。但有时可能头脑中没有有关的文化背景知识或虽然有但因缺少一定的线索把它激活,这时就会出现理解受阻。这时我们可提供具体样本,达到激活读者先有知识结构的目的。他喜欢集邮而不是拉二胡。Helikescollectingstampsinsteadofplayingerhu,anancijentChineseviolin上面译文中的划线部分是原文中没有的,译者所加文字正是为了激活译语读者的相关图式。erhu作为汉语特有的语音标志符合,对于不熟悉二胡这个乐器的外国人,很难凭汉语拼音确定erhu是什么东西。这时输入的文字信号,根本没有激活英语读者相关图式。但通过进行文内意译,提供了一个具体样本(exemplars)即“voilin”,从而激活了外国人脑中的相关图式,这时外国读者脑中会迅速地出现了一个中国古老乐器的画面。该示例虽然不太确切,但从整体效果看来,还是起到了应有的交际作用。六、图式变化与译文重构现代图式理论大都强调运用图式去吸收信息。但Carrel()则从一些特殊情况中发现了图式也具有变化(schemachange)和拓展(development)的特点,他指出,一个人在接受新信息后可变换图式,也可以通过变换图式传递新信息。图式的可变性和拓展性变化对翻译有着重要的启示。由于翻译理解是一个多层面的、未完成的图式结构,它涉及对原文透彻理解,和对表达内容译文形式的准确把握,因此翻译不能仅局限于原文与译文语言的两维空间的封闭式图式之中,不应以某种特定的原作与译作作为研究对象去研究依据。翻译时不但要表现出作者的创作意图、所要表达的思想内容、感情和态度,也要尊重原文的文体、语体和风格即它表现在遣词、造句、谋篇、修辞手段等一系列方面。因此,为传达原作的某种特殊信息有时需要译者变换图式。如钱歌川对茅盾《动摇》里后段话进行了这样的翻译:原文:“很好,不用瞎操心了,我还有委员的福份呢!”“么事的桂圆”译文:“HegavemeverygoodnewsWeneednotlookfortroubleIhavethepossibilityofbeingamemberofacommittee!”“What’scommontea”在这里,钱川歌没有把“桂圆”译成“longan”,因为这样难以使外国读者从发音上把它同“committee”联系起来。译文中译者把“桂圆”图式调换成了“commontea”图式。虽然在译语读者脑中激活了不同的图式,但却达到了应有的交际效果,译语读者从译文中不难明白由于语音模糊导致了听话人的误听。从以上可看出,翻译理解过程中,不但要有扎实的语言基础,还要有较高的阅读技巧,两者相结合才能对原作的语意做准确的把握。文化背景知识是认知图式的重要组成部分,译者应对于原文作者和译文读者的认知结构作出准确的判断,及时发现可能造成的文化缺省并选择合适的理解方式加以弥补,争取激活自己和译语读者的相关图式。翻译理解困难之处就在于译者与作者处于不同的文化背景,无法检验他们的感受是否一致。本文只是从一个新的角度对翻译问题加以探讨,其中难免有不尽完善之处。但我们相信,从不同角度对翻译问题进行探讨最终会使翻译理论走向成熟。参考文献:① PatriciaLCarreletal,InteractiveApproachestoSecondlanguageReadingCambridgeUniversityPress② Cook,G,DiscourseandLiterature,OxfordUniversityPress③ 王东风文化缺省与翻译中的连贯重构外国语()④ 黄子东话题熟悉程度、语言水平和问题类型对EFL听力理解的影响:一项基于图式理论与关联理论的实验研究现代外语()⑤ 唐述宗英文翻译理解的十大障碍中国科技翻译()⑥ 奈达论翻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第卷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3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